第105章 墨儿,我是你爹呀!/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家准备的两个嬷嬷,僖嫔送的六个宫女,韩暮云送的两个婢女!这些就是成亲之日蔺芊墨带来的人。

现在,她们静静的,规矩的站在门外,垂首等着主子叫,等着伺候,等着…等着看那个迫不及待献媚,主动进去要伺候主子的丫头,看她的结果,看她的命运,然后决定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找出最合适的位置!

相比剩余七个婢女的多样心思,蔺家的两个嬷嬷倒是很淡然,结果如何,对于她们来说都无差别。一来,她们年纪大了,什么乌七八糟的心思是一点儿没有。二来,伺候人的活干了这么多年,她们已经十分清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或许,也就是因为她们本分,心不大,这些年来,虽然磕磕绊绊却无大难;现在还会被相爷选中来伺候郡王妃!

人呐!既然已经做了奴才,就要学会认命!

两个嬷嬷无声感慨间,七个婢女沉默,不定等待间…门,打开,同一瞬间,一道儿粉红影子如风一样略过,而后掉落,激起点点尘…。落在她们脚下!

精心的装扮,只剩下狼狈;美艳的脸蛋,满是扭曲;红润的脸颊,只余苍白!

看着脚下之人,两个嬷嬷心里一紧,七个婢女脸色微变,身体紧绷,僵硬。虽已预感那样进去或难讨好,可如此直接的结局,还是超出了她们预料!

木子从暗处走出,看着躺在地上脸蛋艳丽,脸色灰白的女人,抬手,面无表情开口,“带下去!”

话落,两个小厮忽然而至,上前,毫不犹豫,干脆利落抬起地上人,大步离开!

几个婢女看此,头垂的更低,脸色更为紧绷。一句带下去,然后呢?是处罚?是处死?还是…生不如死?这样不确定的结果,让人心里不由更加忐忑!

不问原因,不听解释,不许求饶,并看不到结果…如此决断的做法,是郡王手段吗?

木子看着几个婢女,绷紧的身体,淡淡道,“你们是郡王妃带来的丫头,教导的话身为奴才的我不敢说。只是,在凤家,关于凤家的一些规矩,你们最还是知道一下比较好!”

几个人听了,赶紧俯身,求教,请提点。

“凤家对下人的要求不多,就四个字,令行禁止!主子开口,令则行,禁则止。守住自己的本分,办好自己的差事儿。”

“是…”几个婢女应,此刻心里任何心思都暂时被死死压下了。

屋内

一个美人,刚露一个媚笑,刚抛了个媚眼,那妖娆的身姿态还未来得及完全展现,勾引未遂,凤璟挥一挥衣袖,就这么飞了…

凤璟,完全不懂怜香惜玉之人呀!

有比较,蔺芊墨恍然感悟,凤郡王对她倒是真的很客气了!当然了,这或许跟她的含蓄,矜持有关。对凤璟,她也就是偶尔被美色迷惑的瞬间,脑子里有过那么一丝邪念,其余时间她心里,脑子可都是很本分的,手脚更是安分。

“夫人!”

“在!”凤璟一开口,蔺芊墨差点立正。

看到凤璟微挑的眉头,蔺芊墨干笑,主要是凤璟那么一挥袖,就把人给震飞了的威慑,太过震慑,让她不由怂了一下。人嘛!潜在里还是本能的欺软怕硬滴,嘿嘿…。

凤璟缓步走到蔺芊墨身前,垂眸,抬手,抚上她脸颊,光明正大的吃豆腐,脸上却是一点儿不显,浅浅淡淡道,“可是吓到了!”

蔺芊墨点头,明媚而忧伤道,“成亲第一天,丫头竟然在我面前,当着我的面魅惑我相公,实在是…。”蔺芊墨看着眼前垂首站立的丫头,婆子,幽幽沉沉道,“为她求情,显得我太傻,不管不问,显得我太狠!不过,无规矩不成方圆,她既错了,一切就按照规矩来吧!”说完,拿下凤璟放在脸颊上的大手,迈着忧伤的步伐更衣去了。

看着蔺芊墨的背影,凤璟扬眉,装模做样的丫头!

“都先下去吧!”

“是!”

丫头,婆子不敢迟疑,又赶紧退了出去。其实,伺候郡王的事一直都是木护卫在做,只是现在郡王成亲了,有郡王妃在,木护卫一个男子不好再进来。才由她们来伺候的,只是…

一早上没伺候到主子,就看到郡王爷挥手处理了一个人,还有郡王妃忧伤的无奈。最为重要的是,她们好像感觉到了郡王爷对郡王妃是真的有些在意。毕竟,如果不在意,就不会在乎郡王妃的情绪,问她是不是吓到了!

蔺芊墨去更衣间出来,看到凤璟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软椅上静静的翻着一本书看,闲适,自在的很,见蔺芊墨出来,看了她一眼,道“帮我束发!”

蔺芊墨听了挑了挑眉,诚实道,“我不太会梳!”

“一回生二回熟。”

闻言,蔺芊墨也没说什么,拿起镜台上的梳子,开始给凤璟梳头!男子的发髻,应该不难梳。

柔软,滑顺,干净,清爽。一个男人头发如此…蔺芊墨不由看了一眼自己的头发,叹,长相不及,头发也败北了。情何以堪!

只是,这柔软的头发,跟他性情可真是一点不像!心里的小不平衡,让蔺芊墨吹毛求疵的找缺点,心里默默吐槽。

头上的痛意,让凤璟不由放下手里的书,抬眸,透过镜子看向那个正在给他梳头的女人。梳头的动作确实不熟练,不过,梳的很认真,认真的透着一股怨气,好似跟他头发有仇般!

感受着被扯痛的头皮,看着在他头上作乱的两只小手,凤璟感觉,用这样的方法让她熟悉自己,或许并不是一种明智的决定。

当手里的发髻成型,蔺芊墨嘴巴抽了一下,而后仍不住抿嘴笑了,轻轻抬眸,偷偷看去,呃…。视线在镜子里跟那清淡的视线相撞!

干笑…。被抓了个现行!

看着自己头上的那个乱糟糟的鼓起,凤璟神色淡淡,“玩儿的可高兴?”

“呵…呵呵…好像没梳好。”说着,把凤璟头发散开,开开叫人进来。

蔺芊墨话落下,一个婆子疾步走了进来,恭敬道,“郡王妃,有什么吩咐?”

“给郡王爷梳头!”

嬷嬷听了,微微抬头,有些犹豫。

“叫木子进来,然后叫人过来给郡王妃梳头。”

“是!”

凤璟吩咐着,蔺芊墨低着头站在一边,安安静静的做一个以为夫为天的贤妻!

梳洗好,简单的吃了点早饭。开始成亲后,首先也必须要做的一件事儿。请安,认亲…

蔺芊墨随着凤璟进入正院的时候,在外面,隐约可见屋子里已经站了不少的人。明显都在等他们。

看此,蔺芊墨垂眸,人妻虽然是有名无实,可媳妇儿这职业却是实打实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看来她多少还是上些心的好。

“国公爷,老夫人,郡王和郡王妃来了!”

“嗯!让他们进来!”

凤璟走进来,看到地上那两个红色的软垫儿,眉头动了动,什么没说,抬脚走过去,在国公爷,老夫人面前站定,撩起衣摆,自然的跪了下去。

蔺芊墨看此,垂眸,随着轻轻跪了下来。

“孙儿给祖父,祖母请安。”说完,磕头。

“孙媳给祖父,祖母请安!”蔺芊墨比葫芦画瓢,就是磕头什么的让人有些蛋疼。

“嗯!”国公爷点头,透着威严。

“好,好…”老夫人声音里带着欢喜,拿出两个红包递给她们,“赶紧起来吧!”

“是!”

两人站起,国公爷从袖带里拿出一个玉佩,递给凤璟。

看到那个玉佩,所有人脸色抑制不住都有了一些变化,而蔺芊墨清楚的感到屋内刚略带躁动的氛围,即可沉寂了下来。

“你也成家了,是大人了,而我也老了,以后这个家就交给你了。”国公爷说的干脆利索,风轻云淡,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听言,蔺芊墨垂眸,这是要交权吗?这玉佩一收,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以后掌家的人就是凤璟了!难怪,这气氛就有些变味了。

凤璟看了一眼,伸手接过,不咸不淡道,“是,祖父!”

看着凤璟这表情,国公爷心里刚生出来的那点感慨什么的,一下子烟消云散了。他真是脑抽了,竟然还指望看到凤璟意外,激动的样子!

而屋里其他人看到凤璟把玉佩收下,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虽然早就想到国公爷会把这个家交给凤璟,可等到真的到这一天了,他们还是难掩失落。

但是,却没人敢说什么。一来清楚国公爷的脾气,二来,凤璟是长房嫡孙,也是名正言顺。而且,凤璟的优秀,他们也是有目共睹的。不过,凤璟也不是十全十美的,而他最大的缺陷,也是致命,就是他的身体…。

凤璟无子嗣,对于他们来说,以后还有无限可能,凤家最后掌家人到底是谁,还真是不一定。而这种想法,在知道凤璟伤了身体的那天,在很多人脑子里都已经冒了头,在心里扎了根。

这是大家心照不宣,同时心里都存在一个共同存在。只是,国公爷还活着,无人敢做那出头鸟,无人敢轻易冒头。既,凤家现在看起来兄友弟恭和乐一片。只是这种平和到底会维持多久,就不得而知了!

或许,对于某些事儿,国公爷心里也早已通透。所以,他才会在凤璟成亲第一天就把掌家的权利交给了。所以,他才会想在他活着的时候千方百计的治好凤璟。不放过任何一丝希望,哪怕担上一些麻烦,比如应下蔺芊墨的条件交换!

不过,真心高兴的人也不是没有。凤璟之父,凤腾!凤璟之母,肖氏!两人眼里均露出一丝欣慰。

只是,凤腾更多了一丝复杂色,他本是凤家第四代名正言顺的掌家人,然注定与当家无缘,因为这残破的身体,扛不住凤家的重担!此时,难免有些失落。

看丈夫脸色不是很好,肖氏脸上的笑意也淡了下来。

凤璟胞妹,凤嫣此刻无复杂的心思,就是单纯的欢喜。高兴的连带看蔺芊墨也顺眼了不少。

“父亲,母亲!”

“媳妇给父亲,母亲请安!”

“起来,起来。”凤腾声音有些无力,神色倒是柔和,把两个红包递过去,“以后,要相护相敬,同心百年!”

“谢父亲!”

肖氏就说了一句,“以后,好好过日子!”

“是!”

“哥,嫂子!”

哥透着亲近,嫂子带着不情愿!这语气差异太明显。蔺芊墨抬眸看了一眼凤嫣,见她正对着自己皱眉,蔺芊墨浅浅一笑,甜甜道,“妹妹!”

明明是示好,可落在凤嫣耳里却是挑衅。冷哼,刚进门就敢跟她对着干,蔺芊墨你好样的。

“郡主客气了!”

得,嫂子直接变郡主了!看来,小姑子很不好伺候。凤嫣让她想起来蔺纤柔,油盐不进,好赖不分,一时有些手痒。

凤璟看了凤嫣一眼,什么都没说,继续领着蔺芊墨认亲。

三个叔叔,三个婶婶,四个堂哥,五个堂弟,三个堂妹一一见过。还有两个未来的姑姑,两个堂姐,一个嫡姐一一被提过,如此,一大家子蔺芊墨也算是都知道的差不多了,嘴巴干了,低头看着手里的红包,轻轻笑了,辛苦也是有收获的,不错…。

看着蔺芊墨拿着红包,微微上扬的嘴角,凤璟微微侧目,除了爱吃,还爱财!

“好了,时辰也不早了,你们还要进宫谢恩,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国公爷开口,认亲到此结束。蔺芊墨心里无声叹了口气,这里的戏结束了,宫里还有一出。

九皇府

皇上送几个美人给赫连逸到底是什么意思,影七等人心知肚明,不外乎是试探。或许,好多人都是这样想的。

只是,当看清那个五个女人的样貌后,影七等人的眉头皱了起来,赫连逸淡淡的笑了!

五个女人,十四到十六的年纪,跟蔺芊墨相仿的年纪。男人嘛!都喜欢年轻的,这没什么奇怪的,也不意外。然,让人觉得压抑的是,这几个人的身上,竟然均能或多或少的看到蔺芊墨的影子。

眉眼,姿容,总是有一处让人不由想到蔺芊墨。

“看来,皇上为了本王,真是费了不少的心力呀!”赫连逸嘴角带笑,眼里却无一丝笑意。找几个相似的人放在他眼前,这是要不断勾起他心里的那点念想,让他忘不掉,然后,生出掠夺的想法吧!

为了得到遗旨,为了看他和凤家对上。赫连昌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呀!不过,这手段还真说不上多高明。然,不可否认的是,这确实影响到了赫连逸的情绪。

“主子,这些人怎么处置?”

在影七的眼里,凡是能给主子添堵的人,连安置都不需要,理所应当直接处置就对了。

赫连逸淡淡道,“皇上想看本王的反应,你觉得本王怎么做才是最合适的呢?”

影七听了神色微动,“主子你的意思是…?”

“这个时候连生气都是一种在意的表现。所以,漠视最合适。”

影七听言,垂眸,“属下知道了!”

“暂时把她们放在后院。”

“是!”

影二闪身出现,“主子!”

“说!”

“西域那边刚传来消息,昭和大皇子,二皇子途径那里的时候,忽然病倒了。”

赫连逸听了眼帘微动,“病倒了吗?”

“好像是得了什么怪病,不定时发作!发作之时浑身抽搐,痛苦异常!而,不发病时跟平常无异。”

影七听了,神色不定,“这病,倒是稀奇!”死了亏,活着痛。

“但是有传言说,昭和大皇子和二皇子那不是病,而是被西域的人下了毒。毕竟,是巧合在他们的地方出事儿的。所以,有怀疑的理由。”

影七听言,若有所思,有种有人在离间昭和,西域关系的感觉。天下分三国,大瀚俱首为王,兵强马壮!昭和,西域为进贡之国,俯首称臣,获得一安。

只是时间久了,难保两国不会生出异心来!

西域,昭和,国小人少,并不足畏惧。但,如若他们结盟,联合,对于大瀚来说就是绝对的隐患。

他们联合,大瀚难安。反之,他们分崩,于大瀚才是利!现在,他们这种局面,影七不由想可是赫连昌的一计?

“你们可是觉得这件事儿或许跟大瀚有关系?”

赫连逸问,影七,影二点头,如实道,“是!”

“那,你们觉得是谁所为?”

“属下觉得,应该是皇上!”影七道。

影二持不同意见,“属下觉得应该是国公府!”

“说说你们的理由!”

“昭和,西域乱,皇上才能安心攘内。”

影七说完,赫连逸看向影二。

影二开口,正色道,“影七的这种想法属下也有,不过…属下觉得,如果真是皇上动的手。那么,昭和大皇子,二皇子应该不是这种半死不活的情况,而是应该丧命西域才是。”这样才符合赫连昌狠霸的做法。半死不活的折磨,他没那个耐性,人死了对于他来说才算彻底。

赫连逸听完,没给答案,抬了抬手!

影七,影二看此,躬身退下。

赫连逸静默,片刻,起身,拿起笔在宣纸上写下几个大字,皇权!兵权!

看着上面的字,神色莫测!

皇权,看似至高无上,可若无兵马相互,其实不堪一击。

而兵权…。皇权七寸处的存在!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凤家,站在赫连家咽喉处的位置。剔除,必伤己!

不能轻易除之,就只有掌控!

只是,凤璟…。赫连逸眼底极快的划过一抹煞气,却有瞬间隐匿。

放弃,他无法习惯!强制压抑,反而加深执念!墨儿,他该拿她怎么办?

凤璟,如刺在喉…。

***

给皇上,皇后谢过恩,听了一些透着满满善意的嘱咐,收到一些打赏,宫里这场戏很是平稳的结束了。

蔺芊墨跟在凤璟身边,快走出皇宫的时候,忍不住伸手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颊,卖笑真是力气活儿。想着,转眸看了一眼凤璟,这家伙一直一种表情可真是省力呀!

“看什么?”

“凤郡王长的真迷人!”

凤璟听言,转眸看了蔺芊墨一眼,“你在调戏我!”

抽,“这是夸赞!”

“要我礼尚往来吗?如果要,我可以勉为其难!”

“不、用!”

“看来,你很清楚自己身上很难找到优点。这也算是一种自知之明的表现,挺好!”

蔺芊墨听了,心里习惯性开始憋闷。同时开始沉思,她从来不觉得自己嘴笨,可为什么跟凤璟说话的时候,她总是被噎的哪个呢?十次有八次都落于下风!

其实,抬扛这事,输了不少钱,赢了不得钱。要说输赢也无所谓,没什么好在乎的。可是这心里憋火呀!而且,她和凤璟恐怕还要相处一段日子,避不开。那,如果以后每次开口都这样,她肯定会内伤的。

蔺芊墨觉得有必要找找原因,她可不想憋闷死。

“凤郡王,郡王妃!”

听到声音,蔺芊墨收起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抬头…

“三殿下!”凤璟淡淡道。

蔺芊墨微俯身,“三殿下安!”

赫连珏脸上挂着笑意,柔声道,“郡王妃不必多礼。”

“谢殿下!”蔺芊墨起身,不再说话,安静的站在凤璟身边。

“殿下可是要进宫?”

赫连珏点头,态度很是随和道,“郡王爷,什么时候有时间一起下局棋吧!”

“好!”

“那我有空可就要去府上叨扰了。”

“恭迎殿下。”

“呵呵…好了,我先进去了。”

“殿下慢走!”

寒暄过后,凤璟和蔺芊墨刚走出两步…

“凤郡王,郡王妃,稍等一下。”

闻言,凤璟,蔺芊墨顿住脚步,赫连珏返回,看着他们笑了笑,“有件事儿我差点又忘记了。”说完,从袖带了拿出一个发簪,递到蔺芊墨面前。

赫连珏的举动,让蔺芊墨微微一愣。

“郡王妃可还记得这个?”

闻言,蔺芊墨看向那个发簪,看着上面的图案,有些记忆回笼。

她被驱离京城之前,赫连珏送给她的。而她收下了。一来,那个时候她感觉自己不会再回到京城。二来,她喜欢赫连珏簪子里面放的药材。所以,她毫无压力的收下了。

不过,这簪子不是在她掉落山崖的时候,被她拿下来丢了吗?为什么又回到赫连珏的手里了。

更重要的是,这厮留着它做什么?还在这个时候拿出来还给她?还当着凤璟的面?

“郡王妃不记得了吗?”

我说不记得,你还准备帮着回忆一遍是不是?

过去和赫连珏的那些个事情,她失忆了,而赫连珏从不在意,人们现在提起来也不过是一段往事。

可现在,这厮一副追忆样是要闹哪样?是想搞得人们以为他们两情相悦过呀?还是想看人以私相授受过呀?

“郡王妃…”

赫连珏话没说,蔺芊墨拿过簪子,若有所思,“这簪子看起来很眼熟。”

“自然眼熟,因为这是郡王妃过去戴过的。”

“是吗?”

“嗯!我无意中捡到了,一直想还给郡王妃,可总是忘记。今天想到你们可能要进宫来谢恩,所以我就顺便带过来了。现在好了,物归原主!”

“谢谢三殿下。”

“不客气!”赫连珏做完好事儿,心情愉快,带着笑意走了。

凤璟看了一眼蔺芊墨手里的发簪,什么也没说。伸手握住她的手,淡淡道,“走吧!”

“呃…好!”蔺芊墨任由凤璟牵着,两人相携走出皇宫。

赫连珏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的背影,勾了勾嘴角!

马车上

凤璟看着蔺芊墨淡淡道,“有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郡王爷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你就会说?”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真话!”

“说出来的都是真话,不能说的都是秘密!”

凤璟听了点头,直接道,“发簪!”

“赫连珏送给我的。”

闻言,凤璟眉头微动,“何时?”

“我离开京城前。”

“为什么收下?”

“因为看它值钱,里面的药材还能救命!”

“除此之外,看到发簪可还能想起别的?比如,过去关于赫连珏的事情。”

“想起了很多事儿,也可以说全部的事。”

凤璟闻言,眉头微皱,脸上却无丝毫波动,“所有的事?”

“嗯!”

“比如!”

“比如,我曾经对他有多痴迷!”

“什么时候记起来的?”

蔺芊墨听了眨眼,俯身,靠近,拖着下巴看着凤璟,轻轻一笑,几不可闻道,“其实,一直都记着,失忆不过只是我说!”

闻言,凤璟眼眸微缩。她从来不曾失忆…。

两人对视,静默!

看着蔺芊墨清亮的眼眸,良久,凤璟嘴角缓缓勾起。

已经不再喜欢,就不用担心她有一天恢复记忆再记起。

“今天表现很好!”

“可有好处?”

“想要什么?”

“要…呜…”

蔺芊墨话未说完,马车忽然停下,胳膊猛然被抓住,瞬时倒在一个温热的怀里,只是某人用力过猛,蔺芊墨被撞的鼻子发疼,眼睛发红…。

凤璟皱眉,还没开口,小厮还未来得及请罪。一个缠缠绵绵,悠长又幽怨的男声传来。

“墨儿…。”

听到这声音,蔺芊墨捂着鼻子,眼睛更红了。

凤璟垂眸,揽着蔺芊墨腰身,看着她泪眼汪汪的样子,清清淡淡道,“墨儿…。看来,有些动人的话,为夫要陪着你一起再听一遍了。”

“墨儿,我可怜的女儿,我是你爹呀!呜呜…。”

听到这话,蔺芊墨眨眼,凤璟扬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