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我等你回来/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爹?

蔺芊墨透过车帘一角瞄了一眼,看清外面的人,收回视线,转眸看着凤璟,轻揉着鼻子,带着一丝鼻音道,“不是蔺恒。”

“嗯!”

“你说,是他认错了女儿呢?还是,我又多了个爹呢?”而且,听他那叫屈的语调,真是亲爹般呀!

“你说呢?”

蔺芊墨擦起眼角疼出来的湿意,笑了笑,“所谓,穷在街头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呀!现在我是郡王妃了,连爹都多出来一个。怎么当初我被驱离京城的时候,他就没来呢?”

光天化日之下,京城闹市之中,如此张扬肆意的来认女儿?呵呵…。他这是要京城的人都知道,她蔺芊墨的亲爹来了!

而,蔺恒是被戴了绿帽了;韩暮云是红杏出墙了;她这位郡主名不副实。做郡王妃亦是名不正言顺!

要是她跟他的血相溶了,那…。韩家彻底臭了自然不用说。而,韩暮云或许难逃一死;缘由,蒙骗帝王,戏弄皇家,由着她一个野种被封郡主,这是绝对的大不敬…。

蔺家沦为笑柄!还有蔺毅谨…。这个最疼爱蔺芊墨的哥哥,也无法避免,必定被人病垢,取笑!

蔺家处境难堪,蔺恒声名狼狈,韩暮云生命堪忧,蔺毅谨境地艰难!而她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若甘于成为棋子,或许还能保住一命,如若不愿,恐怕难逃一死。

至于韩家,除了名声更臭一分,却无性命之忧!

如此来看,这次的目标是蔺家,是她!

“这里无你女儿,让开!”

“大哥,我女儿就在里面,芊墨郡主,不…应该是郡王妃,她就是小人的女儿…大哥,求你让我见我女儿一面吧!”

“信口雌黄,不知所谓。把手松开,否者,别怪我等不客气!”

“大哥,我已命不久矣,就想在临死前见我女儿一面,求求你了,让我见她一面吧!”男人哭求道。

蔺芊墨听着外面的动静,放松身体靠在车厢上,表情淡淡,“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话果然一点不假的。”

这么一个闹区,还不能轻易把人弄死。不然,不但会被人说残暴,还会成为心虚的表现。人死了,更难说清了!

“发生什么事儿了?都聚在这里干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蔺芊墨淡淡笑了,来的还真是巧,这下好了真的可以升堂辩论了。

武应看着聚集的人群,眉头皱了皱,问着,走进去,在看到被人群围在中间的马车后,脚步顿住,看清马车上面的标志后。武应直觉产生不好的预感…果然…

“大人,这个人是来认女儿的!”

“他刚才说,郡王妃就是其女!”

听到这话,武应的脸色瞬时变了,面皮紧绷。

武大人呀!前面好像聚了不少的人,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从衙门出来,一同随行的官员说了这么一句。而他官衔在这里,抹不开的责任,就顺腿过来看来一眼,没想到…娘的,被坑了!

“大人,大人…求求你帮帮我,让我见郡王妃一面吧!”

看着抱着自己腿的男人,武应差点骂娘!

就在武应快暴走的时候,车帘掀开一角,凤璟那绝美的面容露出,神色淡淡,看不出喜怒,“武大人!”

“郡王爷!”

“找大夫给他看看脑子!”

凤璟话一出,态度明了,护!

也是,蔺芊墨现在已经是郡王妃了。出现这种事,蔺芊墨难堪,凤家脸上也无光!

围观的人,盯着凤璟的脸,恍恍惚惚的想着!

武应心里松了口气,这样最好,干净利索,即可剪断。

拱手,即可应是,“下官遵命!”

“我不是疯子,大人,我真的是芊墨郡主的父亲…。墨儿,墨儿,蔺恒他不是你爹,我才是你亲生父亲呀!墨儿…你是我和韩暮云的女儿,是我的女儿…”

“把人带下去!”

“大人,大人我说的都是真话呀!”男人挣扎着,大叫着,“我可以证明的…。”

余下还没说出,被凤璟清淡的声音打断,“武应,把他带到衙门,好好看守。另外通知蔺家!”

“是!”

“我不去衙门,我不去…。”说着,用力挣扎起来。

凤璟看着,抬脚走下马车,气氛莫名一静,不疾不徐,波澜不起,一种气势,威慑压人!

缓步走到男人身前,垂眸,看着他,淡淡道,“现在不是你要认女儿,而是本郡王要说法。本郡王的妻子,绝不容置喙,抹黑!”

“郡王爷,我没浑说,也不敢瞎说,郡王妃他真的是我的女儿!”男子看着凤璟说的铿锵余力,眼神不闪不避。

凤璟看了,脸上没什么情绪,“是真话,是谎言,很快就会知道了!武应…。”

“郡王!”

“衙门开放,护好他的安全!”

“是!”

凤璟说完,上车,而后离开。

围观的人看着,神色不定,衙门开放,这是要公开审理吗?国公府这是一点不避讳最后的结果吗?万一…万一,蔺芊墨要真不是蔺恒女儿呢?那…肯定又是一场乱呀!

国公府的马车走远,武应听着周边百姓的窃窃私语声音,眼眸沉的能滴出水来。如果最后真的问出什么不好的问来,那他这个大理寺卿恐怕也真的要坐到头了!该死的…。

“大人!”

“把人带回去!”

“是!”

事出,迅速铺开!

皇宫

赫连昌听到消息,阴郁了好几天的心情,忽然就舒缓了不少!

“顺喜儿!”

“老奴在!”

“告诉武应,此事儿定要查了水落石出。郡主血脉不容混肴,郡王妃名誉不容诋毁,让他好好的查…”

“是!”

“另外,你代朕去看着点儿。有什么情况及时回来禀报!”

顺喜儿垂首听着,眼神闪了闪,看着点儿?

“记住,朕要知道真实的结果!”

闻言,孙喜儿明了,这是要他监督着,防止凤家,蔺家出暗招,不准许最后结果随着他们的意愿来决定。

“老奴遵令!”

顺喜儿领命退下!

赫连昌低头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嗯!今天这茶水味道不错!

另一边,贤妃听到消息,并探到顺喜儿带着何种命令出宫后,沈蓉勾唇一笑。

皇上动不得凤家,却挡不住他在凤家遭遇风波的时候,在后面挑点儿火。

虽然这点小波动,完全撼动不了凤家分毫,却不妨碍皇上他心里感到愉快!

“蔺芊墨要真的是野种,那可就真的有趣了。”

桂嬷嬷跪坐在贤妃脚边,轻轻的给她捶着腿,听到这话,轻声道,“这结果,恐怕国公府怕是不准许出现!”

“如果事情没闹大,如若皇上不参与。那一切都是国公府说了算,可是现在…。在人尽皆知的情况下,如果不清不楚的结束,那才是引人猜疑,留下非议,这并不是聪明的做法。”贤妃心情颇好,脸上挂着柔和的笑意,“而且,郡王爷不是说了嘛!开放衙门。这也就是说,他们可是一点都不准备避讳。”

桂嬷嬷听了神色不定,“这万一要是真的,那…。”

“就是因为这样才有趣。众目睽睽之下,皇上的眼皮子底下,想做些什么可是那么容易的。这个时候纵然国公府权势滔天,凤郡王手段再多,怕是也难以施展。”沈蓉说着,脸上笑意变淡,神色莫测,“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凤璟竟然率先提出公开审理,呵呵…。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魄力呀!”

“或许,凤郡王是相信韩暮云,她没那个胆子做出那种不堪的事情?所以才敢如此不遮掩不掩的?”

“相信?国公府不会随便相信任何一个人。就本宫来看,凤郡王此举,给蔺芊墨的不是极端的维护,就是彻底的毁灭!”

“娘娘,你的意思是?”

“此事公开审理,真实性绝对,结果一旦出来,不会有人质疑。蔺芊墨是蔺恒之女,她的身世,不会再留下一丝惹人猜疑之处。反之,如若她是野种。那么,凤家失了颜面,蔺芊墨怕是难逃一死!这中间,就看国公府,凤郡王会怎么做了!”

“应该会护着吧!在蔺芊墨和九皇爷的事出来并得到证实的时候,国公府还能依然坚持迎娶蔺芊墨。想来,对她还是很看重的。”

“是看重,还是为了颜面,很快就会知道了!”沈蓉看着自己手指上精致的蔻丹,淡淡道,“不过,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这个自称蔺芊墨之父的人恐怕都难逃一死。”

那个男人会死,对于这一点儿,桂嬷嬷倒是一点儿都不怀疑。因为,韩家,蔺家,包括凤家。因为他的一闹,均都不同程度的折了面子。所以,他们怎么会准许他活着。

“有人豁出命去来这么一出。想要不声不响,不动声色的了结过去,怕是不可能了!”

***

马车上,蔺芊墨静静的看着外面,不言不语,脸上没什么表情,眼里也看不出丝毫情绪,窥探不出一丝想法。

凤璟闭目养神,亦沉默不语。

“茶叶蛋,五香茶叶蛋!”

“来呀,热乎乎的包子出炉了!”

“老板,来碗混沌!”

“好嘞,来喽…。”

“木子…。”

“吁…”马车停下,木子声音在车厢边响起,“郡王妃,有什么吩咐?”

“去帮我买几个茶叶蛋来。”

“呃…是!”

“给你钱!”

“属下有。”说完,走开了。

凤璟缓缓睁开眼眸,看了她一眼,“饿了?”

“嗯!”

“不担心吗?”

“担心呀!所以才吃东西。吃饱了,脑子或许能转的更快些。”

“遇到危机,为什么不试着喊救命呢?”

“我喊过,只是大部分时候都没有救星出现。”蔺芊墨浅浅一笑,“不过,这次情况不错,最起码我能确定凤郡王最起码是站在我这边的。”

凤璟身体未好,她还很有用处!

做个有用的人,比做谁的王妃,谁的妻子,让人更有安全感一些。无法休弃,轻易不会被舍弃,这样很好!

凤璟听了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王妃,给您!”

蔺芊墨接过木子手里的茶叶蛋,温热的触感,沉香的味道,让蔺芊墨嘴角溢出一抹笑意,“谢谢!”

“不敢!”

衬着油纸,蔺芊墨把茶叶蛋直接放在腿上,剥开一个,咬了一口,点头,“嗯!很好吃!”说着,拿起一个递过去,看向凤璟,“要尝尝吗?”

“不用!”

蔺芊墨点头,吃着,道,“郡王爷,回府之前,能不能先去一个地方!”

凤璟静默!

韩家

韩老夫人帮躺在榻上,韩暮云,韩暮莺两人相对而坐。母女三人,明明是最紧密的人,此刻却冷寂的可怕。

“韩暮云,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韩暮莺看着韩暮云,眼里满是冷厉,声音透着尖锐。

韩暮云面色淡漠,“让你和韩暮烟共事一夫,这不是我的意思,是母亲的意思。”

“让我跟韩暮烟共侍一夫?”韩暮莺看着韩暮云,脸上满是嘲弄,冷笑,“韩暮烟勾引我丈夫,谋害你女儿。你不站在我这边也就算了,竟然还帮着她谋算我?韩暮云你可真是好样的!”

韩暮云听了面色沉沉,“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无辜,谋害蔺芊墨的可不止是她一个,你也是有份的!”

韩暮莺听了,忽然笑了,“怎么?你这是替蔺芊墨抱不平吗?你这副样子真好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慈母呢!”

“韩暮莺…”

“既然知道是我们做的,你这个做母亲的倒是拿出点慈母的魄力出来呀!有本事把韩暮烟弄死,给你女儿报仇呀!”

“弄死她?那你呢?”

“你把韩暮烟弄死,我任凭你处置!怎么样?有没有这个胆子?”

韩暮云听了抿嘴!

韩老夫人支吾,“闭…。闭嘴!”

看韩暮云沉默下来,韩暮莺嗤笑,“有你这样的母亲,蔺芊墨她可真是不幸。当然了,有我们这样的姨母,她也够倒霉的。”

韩暮莺那自嘲的话,听得韩暮云,韩老夫人脸色更是难看。

“少…少说别的…”韩老夫人眼睛紧紧的盯着韩暮云,“说正事儿!”

看着韩老夫人,韩暮云心里满是凉意,眼里溢出苍凉。

面对韩暮云的目光,韩老夫人心里不是滋味,却依然坚持,“说。说吧!”

听到这话,韩暮云抑制不住感到悲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油然而生,为了韩暮烟,韩暮莺,她的母亲竟然威胁她。如此,她这个女儿于她算是什么?就因为她是老大,所以,任何事儿她都理当让步,都理当付出吗?

韩暮云嘴里发苦,眼睛发涩,可神色却愈发坚硬,或许是习惯了骄傲,很多时候已经忘了如何哭诉。压下心中那蔓延的酸涩,面无表情道,“如果你想程家重新接纳你,我可以帮你。但是,你就必须同意和韩暮烟共事一夫。”

闻言,韩暮莺猛地站了起来,面色冷硬,“韩暮云,你在威胁我?”

韩暮云冷笑,“韩暮莺你搞清楚,我这是在帮你!而且,那也是母亲的意思。”

听言,韩暮莺转眸,看向韩老夫人,毫不掩饰她的愤怒,“我为了帮韩暮烟落得这样下场,现在,你还要逼着我接纳她?你,你到底还是不是我娘?怎么可以这样待我?”

“莺…。莺儿。听你姐说,说…。”

“母亲的意思;韩暮烟已经失身于程曦,又被贬为贱民,若不留在程家。那么,她必定会孤老一生,母亲不想看她那样…”

“不想看到她那样,那我呢?就可以看着我受这屈辱…?”

“你也一样!如果不想成为弃妇,不想家里的几个孩子认他人为母,不想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无父,就只能回程家。男人免不了的三妻四妾,程曦身边多一个韩暮烟对你来说并无天大差别。而且,你和寒暮烟是姐妹,只要你们聪明些,放下愁怨,相扶相持,以后程家早晚都是你们说了算!这也算是两全其美。”

韩暮云面无表情说完,韩暮莺脸上只剩下讥笑,人却平静了下来。放下愁怨?相扶相持?对于韩暮莺来说,绝对做不到。

不过,有些事儿她也看清楚了。那就是,韩老夫人是不可能放弃韩暮烟的。所以,她现在能做的只有退一步,因为她必须回程家。不然,她就会落的如韩暮云所说的那样,成为弃夫,孩子认他人为母,受尽欺负。

还有韩暮烟,现在已经留在了程家,如此,她继续执拗下去对自己没好处,说不定还正好如了韩暮烟的愿,让她理所当然的鸟占鹊巢。

想着,韩暮莺吐出一口浊气。为了以后她不介意先退步一步。等到她回到程家后,哼!韩暮烟你等着…。

“好,我答应!”

听到韩暮莺的回答,韩老夫人大大松了口气。韩暮云却是一点儿表情都没有。

“不过,我想知道你准备用什么办法让我回程家。”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自会看着办,你在家等消息就好。”

“是吗?那,我就在家恭贺姐姐佳音了…”

韩暮莺话刚落下,门口胡嬷嬷充满惊慌的声音传来。

“夫人,夫人…。”

“你身边的嬷嬷可是越来越懂规矩了。”

对于韩暮莺的嘲弄,韩暮云充耳不闻,冷漠开口,“进来!”

“夫人…。”

“何事如此惊慌?”

“夫人…。今…今日有个男人在大街上公然拦着了国公府的马车,说…。”胡嬷嬷说着,顿住,语言与之,眼里是掩饰不了的慌张,惊骇。

“说什么?”

“说…说他是芊墨郡主的亲生父亲;说芊墨郡主是您…您和他的女儿…。!”

胡嬷嬷话出,满室皆静,死寂般的静。

韩暮云眼眸圆睁,脸色青白交错!

韩老夫人面皮颤抖,哆哆嗦嗦,做不出什么表情。

韩暮莺扬眉,神色不定,“他是蔺芊墨的亲生父亲?这个他,是谁?”

“老奴,不…不清楚!”

不清楚,那就证明那人真的不是蔺恒,如此…。“这意思是,他说你家夫人红杏出墙…”

“韩暮莺你给我闭嘴!”韩暮云低吼。

见韩暮云发怒,韩暮莺淡漠道,“我只是替你把事情问清楚!不过,看来蔺家这下又要热闹了。不知道蔺大人会怎么替姐姐辩护?”

“闭嘴!”

韩暮莺耸肩,倒是也没继续跟她对着干。

韩暮云深吸一口气,沉怒道,“那个人现在在哪里?”

“被大理寺卿带到衙门了,是郡王爷的命令!”

韩暮云听了面色缓和了一分。

“郡王爷吩咐大理寺卿,尽快查明此事儿,并要公开审问。”

闻言,韩暮云脸色又沉了下去。

“公开审问?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审问的,直接把人打死不就得了。这样审问下去,就算你家夫人什么都没做,也够难堪的。”韩暮莺听了,轻抚着肚子,不咸不淡道。

那种事不关己的态度,看的韩暮云心里怒火翻涌,压制不下,起身,面无表情看着她,眼里盈满阴冷,“如果我就此毁了。那么你,回程家的事这辈子都将如法如愿了。”

闻言,韩暮莺面色一僵。

韩暮云冷冷一笑,“到时候你就看着程曦和韩暮烟相亲相爱,看着自己的孩子在韩暮烟的手下残喘苟活吧!”说完,不看韩暮莺一眼,抬脚离开。

“老夫人,老夫人你怎么了…老夫人…”

“韩暮云你可真是好本事儿呀!”

听到后面的传来的惊呼声,韩暮云脚步微微一顿,可也只是一个停顿,而后,头也不回,疾步离开。

***

凤璟随着蔺芊墨来到城外一空旷的院子,看着这落败的院落,凤璟不知蔺芊墨来这里意为何?不过,也没问。

而蔺芊墨也没说,抬脚走到东厢,走到门口,还未碰触到门,门豁然从里面打开。

那一瞬间,木子已挡在凤璟身前,戒备姿态尽显。

门打开,身影现,怒骂出!

“臭女人,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你还知道出现呀!”

这话出,凤璟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

木子抬眸看去。少年,十六七岁,身高适中,略显单薄,样貌…看清样貌,木子眼眸不由闪了闪,唇红齿白,凤眼樱唇,美丽非常…如果不听声音,单看样貌,还很是雌雄难辨!

蔺芊墨却没什么反应,习以为常的样子,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我这么久没来,你怎么也还没死呀!”

“臭女…。他们是谁?”声音透着清晰的不喜,脸上带着防备。

“放心吧!他们喜欢的都是女人,看不上你的。”

蔺芊墨话出,眼前的少年脸瞬时黑了下来,咬牙,“死女人,你再给我提这件事儿,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哎呀,我好怕呀!”蔺芊墨哆嗦一下,而后,迈着四方步进屋了。

少年磨牙,对着空气在她身后乱挥拳,泄愤!

听到蔺芊墨刚才的话,再看少年的反应。凤璟想到那个为了一个怜儿身残的孟凌。难怪找不到,原来被蔺芊墨藏到这里来了!

“伸胳膊!”

蔺芊墨开口,少年瞪了她一眼,也不迟疑,胳膊伸出,任由蔺芊墨为他探脉,只是眼睛紧紧的盯着凤璟,木子二人,防备之色满满。

片刻,蔺芊墨松开手。

少年开口,有些紧张,带着期待,“怎么样?”

蔺芊墨没说话,抬手,银针闪现手指尖,“把衣服脱了!”

少年听了,已没有了初次听到这句话的羞怒。只嘟囔了一句,臭女人!即顺从的脱去了衣服,露出还残留着满满伤痕的上身。

蔺芊墨为少年扎针,凤璟在一边静静看着。而木子却是时不时的看向凤璟,试图向看出点什么。

然,直到蔺芊墨收针,少年穿好衣服,木子也没看出点儿什么。凤璟也未露出一丝异样神色。

“这是药,你去煎了!”

“什么药?”

“给你治疗内伤的。”

少年听了,打开,看了一眼,“怎么跟以前的不一样。”

“这个比以前的效果好!”

“那为什么以前不给我用。”

“那时你身体太虚,扛不住药效。”

少年的怀疑,在蔺芊墨这漫不经心的解释中,消散了!

“去煎药吧!”

“现在?”

“嗯!我会在这里待一会儿,正好可以看看你对药物的反应。”

“说的满嘴正经,听着都是忽悠!”

“我要是忽悠你能活着吗?”

“你就会说这个!”说完,哼了一声,还是去煎药了。

少年煎药间,凤璟静静坐着,蔺芊墨安静等着,木子站在一侧默默守护着。

时间慢慢流逝…。

“墨儿,墨儿…”

听到这个声音,蔺芊墨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起身走了出去。

“蔺毅谨!”

“墨儿…”声音里透着掩饰不住开心,还有担心,“怎么样?可还好?”

“嗯!能吃能睡,很好!”

“真的?”

“当然!也不想想你妹妹我是谁,亏谁我也不会亏自己呀!”

“就会说好听的。”

“嘿嘿…。”

“嘴巴上这是什么?”蔺毅姬说着,把蔺芊墨嘴角的一点黄色抹掉。

看着蔺毅谨手指上的东西,蔺芊墨笑了笑,“我刚吃了三个茶叶蛋。”说着,把脸凑到蔺毅谨面前,“还有没?帮我擦掉。”

蔺毅谨看着笑了,忍不住伸手在蔺芊墨娇俏的鼻子上刮了一下,“什么都没有了,就剩下漂亮了。”

“哎呦,不错,不愁我哥哥找不到媳妇儿了!”

蔺毅谨听了叹了口气,“妹妹太出色了,别的女人我现在都看不上了!发愁呀…。”

蔺芊墨听了咯咯笑了起来,“我哥眼光真好…。我身上的优点都被你看到了。”

“你有缺点吗?在哪里?”

“没有,我完美无缺!”

“我也这么觉得!”

“哈哈…。”

“臭女人,你说够了没?”

听到声音,看到门口满脸不耐的少年,蔺毅谨愣了一下,而后恢复如常,只是有些疑惑,“墨儿,他是…?”

“先进去吧!一会儿跟你说。”

“好!”

蔺毅谨走进去,看到凤璟也在,脚步顿了顿,即微微颔首,“郡王爷!”

“大舅子!”

听到这称呼,木子无声吸了一口凉气,抽了抽!

蔺毅谨面皮紧了紧,对着称呼仍然无法适应,每听一次,感觉都在提醒他,妹妹已经是别人的了,这一失落的事实!

对这称呼,蔺芊墨已经懒得说什么,因为说了凤某人也不见得听,索性不浪费那个唇舌,矫情那些没用的。

“药喝了吗?”

“喝了。”

“感觉如何?”

“除了热乎乎的没什么别的感觉!”

听了少年的回答,蔺芊墨点头,转头看向木子,“木护卫!”

“郡王妃!”

“打他!”

蔺芊墨话出,木子抬眸,少年瞪眼,“臭女人,你刚说什么?”

对于少年的质问,蔺芊墨不予回应,只是看着木子。

木子垂眸,“属下遵命!”话出,身影闪动,豁然出手…

“该死的!”少年脸色一沉,低咒一声,毫不犹豫,出手反击。

一招出,少年眼里溢出一抹惊色。

木子神色微动,再次出手。

躲避,反击!

高手过招,出手即知,输赢瞬息。

几招之后,少年脸上染上喜色,“好,今天就让小爷我好好陪你玩玩儿…”

两人你来我往,势均力敌!

凤璟看着,微微扬眉。

蔺芊墨嘴角溢出一丝笑意,结果超乎想象!

百招过去,输赢定,结果出,木子胜。

少年皱眉,木子脸上却带着一丝佩服之色,“少年出英雄,小兄弟如此年纪就有如此造诣,实在了得!”

少年哼了一声,对于木子的赞赏,完全不以为然,显然对着结果并不满意。不过,他现在的身体情况不宜再战,也不说话,抬脚走到蔺芊墨身边,看着她,满脸不愉,“臭女人,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对于他的问话,蔺芊墨不答,静静看着他,正色道,“想报仇吗?”

少年不说话,只是定定看着蔺芊墨。

“曾经受到的伤害,想讨回来吗?过去失去的东西,不想拿回来吗?”

少年听了,眼眸暗沉,变幻不定,“你想说什么?”

“我可以帮你!”

闻言,少年眼眸微缩,嘴角溢出嘲弄的笑意,“帮我?你有这么好心?不过,我也不需要!”

“或许,不应该说帮你,应该说合作!”

“合作?你可真谁说笑…”少年嗤笑的话没说完,就被蔺芊墨接下来的一句话,给震了一下。

“十万两银票,够吗?”

“什么意思?”

“我给你十万两,作为合作的诚意,也作为你翻身的资本。”

少年听了,紧紧的盯着蔺芊墨,试图从她脸上找出一丝说笑的痕迹。然,没有,一点都没有。她说的是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这样的认识,让少年心头一跳,面皮发紧,表情未变,可心里的激动只有他自己知道,可他仍然无法轻易相信,“为什么要帮我?”

“不是帮你,是合作!”

“合作是相互的,可我现在无任何资本。”

“不,你有!”

“我有吗?是什么?”

“你的身手,我已看到。”

少年听了眼睛微眯,“你要我做什么?”

蔺芊墨淡淡一笑,伸手拉过蔺毅谨,“帮我护着他!”

蔺芊墨话出,凤璟眼帘微动,木子神色不定。蔺毅谨手猛然收紧,心口微窒,“墨儿…!”

少年听了皱眉,“护着他?”

“对,带他离开,去一个你想去,也可以努力积攒实力的地方,同他一起!让他看看这个世界,给他一个学习的机会。同时,保他一安!”

“你的要求倒是不少!”

“你会答应!”

“呵…真可笑,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

“因为十万两能让你提前做很多事。因为…。我哥哥跟你一样,有一个想用尽全力想保护的妹妹。为此,他一直在努力。”

闻言,少年眼底闪过一抹痛色。蔺毅谨眼里划过一丝水色。

“你就这么相信我会保护好你的哥哥!”

“不,保护他,我无法完全相信任何一个人。”

“呵…。那还谈什么合作!”

“只是,我却相信,你会是最用心的那个!”

少年听了不懂,“为什么?”

“因为,你对你妹妹的感情;因为,你懂得当所有被背叛,身边唯一存在的温暖有多重要。弑…。他现在是我仅有的唯一,请您帮我保护好他!我不求你舍命相护,只求你能尽心尽力。”

“如保护一个孩子一样吗?”

“不,我哥不怕吃苦,不惧流血,他同你一样,早晚会成为一棵参天大树!而,这一路我希望你们能做到同甘共苦。”

蔺芊墨说完,从袖袋里拿出几张药方,一个钥匙,“如果受伤了,生病,就按照我药方上写的去抓药。你睡的床下有一个箱子,银票就在里面,拿上它,你们就走吧!”

虽然,蔺毅谨也计划着离开,可是这一刻来的太突然,“墨儿…。”

“哥,我等你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