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休书/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芊墨话落,被被熟悉的温暖包裹,虽然仍然略显担保,却让人感到安心。

“墨儿…。等你回门哥哥再走吧!好不好?”

听出蔺毅谨声音里满满的不舍,蔺芊墨垂眸,摇头,伸手环抱住凌毅谨腰身,“出门在外,注意安全!”

他的不舍,抵不过蔺芊墨的坚持,最终妥协,“我知道!”

“有钱的时候,锦衣玉食,没钱的时候,吃糠咽菜,不要挑食,填饱肚子最重要。”

“嗯!”

“创业成功了,那是本事;失败了,那是长见识,不要太过失落,也不要感到负担。”

“嗯!”

“出去朋友多交,美女少看!”

“嗯!”

“如果看到心仪的女人,要先确定人家有没有相公,有没有心上人。别先动了心,迷了眼,结果却被揍了。”

“好!”

“碰到大姑娘小媳妇的献殷勤,自我感觉不要太好,首先要确定人家是不是在玩儿美人计,是真的看上了你的脸蛋了,还是瞄上你了口袋里了。”

“嗯!”

“不过,如果碰到好的,也千万不要错过。”

“好!”

“别乱动心,别乱好心,别忘了吃饭,要记得想我!”

“好…。”蔺毅谨声音已染上颤音。

蔺芊墨听了,头往蔺毅谨怀里拱了拱,而后退开,抬头,看着他,摆手,“好了,男子汉大丈夫的,别腻腻歪歪的,赶紧走吧!”

少年听了,瘪嘴,也不知道腻腻歪歪的是谁!

凤璟静静看着,表情依旧。

“墨儿,哥哥一定尽快回来。”蔺毅谨轻抚着蔺芊墨柔嫩的小脸,眼里满是不舍,是放不下。可是就算再放不下,他也必须离开。因为现在的他就算留下,也护不了她,反而会成为她的负累。

“好!”

“你也要好好的…”

“喂喂,你们够了没?”少年不耐了,脸上满是怨气,“你们在臭显摆什么?欺负我孤家寡人一个是不是?”

蔺芊墨看着少年,对着蔺毅谨正色道,“哥,回来之前记得把这小子给卖了。”

“臭女人,你说什么?”少年跳脚。有些他这辈子都不愿想起的事,这女人偏偏一再提及。这死女人,善解人意什么的,她身上恐怕一点儿都没有。

“我说,走的时候记得把你那张脸给我抹黑点儿。都已经吃过一次亏了,别臭显摆了。让我哥跟着你,这张脸最让人心焦。”

蔺芊墨那嫌弃的样子,气的少年脸发青,“蔺芊墨…”

“我耳朵很好,不用这么大声。出门在外要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别什么事儿都这么着急上火的。让人看着怎么这么靠不住呢!”

“你觉得小爷靠不住?那正好,咱们一拍两散!”

“哎呀,一句话还撂桃子了,你还真是有本事。真是让人长见识!”

“闭上嘴巴吧你!听你说话,没有一次不让人冒火的。”

“给我把人护好了!”

“不放心就别让他跟我走。”

“事成了,你们怎么样都无所谓。万一不成,你们偷蒙拐骗也要命给我保住了。”

少年听了觉得自己被小看了,不过,同时也好奇了。眼睛在蔺芊墨,蔺毅谨的身上扫了扫,“有你这么一个妹妹,你哥哥竟然还能这么木。倒是实在难得呀!”

“你这张男生女相,漂亮迷人的脸,我倒是觉得更少见!”

“蔺芊墨,你这个死女人!”

看到少年又急了,蔺芊墨笑了。这家伙的脸不能提,漂亮两个字更不能说,说了就跳脚,屡试不爽!

不过,他这么一闹腾。离别之际,那淡淡的伤感倒是消散了很多。

“好了,你们准备一下就走吧!”

“好!”

“哥,好好保重!”

“嗯!等我回来…”回来,为你撑起一片天。

“好…。”

***

坐在回城的马车上,蔺芊墨从袖袋里拿出一个木簪,静静看着。

“蔺毅谨送的?”

“嗯!他看不见的那段日子雕的,送给我的及笄礼物。雕了很多,也被他扔了很多,只有这根被他留下了。不过,却没给我。或许他觉得这根被他留下的也不好看吧。所以,送了我别的。”

蔺芊墨说着笑了笑,可她最喜欢的却是这个。

他做的这些,他从来不曾提及,如果不是她发现蔺毅谨手上大大小小,新旧不断的划伤。她或许不会知道有这根发簪的存在。

什么是亲人,就是在你不在身边时,会挂念。你生死未知时也依旧想念的人。

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说她已经死了,只有蔺毅谨听着,心里想的却是她的及笄礼物。就算是死了,她这个妹妹依然在他心里未曾消失。一种默默的思念。

“他对你很重要!”

“他是我牵挂的人!”前世今生,第一个令人牵挂的人。

“他应该很开心。”

“我也很开心。”蔺芊墨轻抚着发簪上扭曲的纹络,眼底流淌过淡淡柔光。得到是难得,付出是幸福。因为有他,关于亲情她有了一份圆满。

抬手,把发簪插入发髻,抬头,看着凤璟,浅笑问,“好看吗?”

凤璟看着,摇头,“不好看!”

蔺芊墨听了笑了,意味深长,“不是不好看,只是不搭配我现在的装扮而已。可对我来说,不合适的是衣服,却不是发簪!”

闻言,凤璟眼帘微动。

“郡王爷,还记得过来之前,你问我想要什么好处吗?”

“嗯!”

“那,可以奖励我一样东西吗?”

“你想要什么?”

“休书!”

蔺芊墨话出,感觉马车跑歪了了一下。凤璟静默,看着蔺芊墨,良久,开口,淡淡道,“你察觉到了?”

闻言,蔺芊墨眼眸微闪,没说话!

“坦白说,我自己也有些意外。不过,就现在的结果来看,我好像步了九爷的后尘。”

蔺芊墨听了垂眸。果然,不是她的错觉吗?

“其实,你会察觉,我并不意外,因为我一直未曾掩饰。而,你会拒绝,也在意料之中,因为九爷的先例在。不过,你也无需为此戒备,因为我并不欲强求。”

蔺芊墨听了抬眸。

凤璟淡淡道,“男女之事,讲究的是你情我愿。我不会屈就自己去喜欢谁,以己度人,我也不会胁迫谁来喜欢我。现在既是缘,我亦不想把它变成怨!吃力不讨好,费力落埋怨,这样的事我也不喜欢去做。过程很麻烦,结果不如愿。”

蔺芊墨听言,嘴角溢出一丝浅笑,“恕我矫情,听着郡王的坦白,我莫名感觉并不轻松。反而有种…。我若放下戒备,郡王欲攻其不备之感!疏忽大意,兵之大忌!”

闻言,凤璟扬眉,看着她,忽而露出一抹清晰的笑容,如花绽放…。一种愉悦,一种真切,一种生动,一种…受宠若惊!

蔺芊墨眼神微闪。

凤璟,一种景色,完美景致。却犹如天上云,遥不可及。亦犹如画中人,惊艳却不真实。因为感受不到喜怒,看不到情绪,亦探究不到波动。

所以,对于凤璟的表现出的异样,蔺芊墨早已感觉到,却在看到凤璟时总是生出一种飘忽的感觉。因为,那太不真实,犹如那不食人间烟火的画中仙,猛然动了凡心,且对象隐约还是她?一个好吃,爱财,偶尔流氓无赖的凡人。感觉太不搭,哪哪儿都不搭…。

偶尔的怀疑,首先怀疑的却是自己是不是太自恋了?什么时候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了?

对于九爷的喜欢,蔺芊墨意外之余,倒是也不惊奇,或许是见多了京城各种闺秀的高贵,忽然就觉得她这种粗莽之女也挺有趣了。只是一时的好奇而已。

可凤璟若是如此…。也是感到新奇,好奇?难不成他们见多了规矩的,忽然就都觉得这没规矩的女人好了?

看着蔺疑惑不定的样子,凤璟脸上笑意残留,放松身体靠在车厢上,姿态慵懒,自在,“偶尔,我也曾经好奇过,我这辈子会遇到什么样的女人,会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也曾经想象过,当我对着一个女人说喜欢的时候,她会是什么反应呢?是惊喜,羞怯,还是惊讶?可是现在,我知道了…。原来,感情有的时候不是选择题,更是一个可以相互分析的问题。”

蔺芊墨轻笑,坦承不讳,“确实想不通!”

“其实很简单。因为你很聪明,也足够的凉薄。作为一个大家族的主母,你很适合,让人可以放心。同时,也是最容易让人产生意动的一点儿…。你不贪恋富贵,如此就守得住贫贱,你在外漂泊一年却依然喜乐就是证明。这,令人感到放松,夫高高在上,你可夫荣妻贵。若一朝损落,你也能苦难相随。你守护蔺毅谨的样子,让人很心动!”

凤璟说的坦诚,“高门中的女人,长久的浮华,除了铸就出了她们的贵气,也腐化了她们的心态。玩儿手段,耍心机,她们均能做到玲珑百变。身在高门中,有心计并不是坏事。只是,她们却少了些韧性,太过娇贵。无法承受磨砺,同享富贵易,共担风雨难!”

蔺芊墨听完明白了,“原来都是因为我生命力太顽强了,不够娇弱!女人如花,娇花是被宠的,而我这狗尾巴花是用来共担风雨的。原来,我如此高大上!”

看来有的时候还是不要表现的太自立了。偶尔做做菟丝花很有必要。想着,蔺芊墨图拉跪坐在凤璟脚下,拉着他衣角,抬眸,柔柔怯怯,“郡王爷,小女忽然多了一个爹,我虽喜极而泣,可却实在承受不起,还请您老一定要为我做主呀!”

凤璟听了扬眉,“不是说遇到危难,不习惯喊救命吗?”

“我那只是故作顽强!”

“你本性是什么样,本郡王了解的很。不要装腔作势。”

“郡王爷,你也许不懂,其实女人是很多面的。”

“是吗?”

“是!”

“看来本郡王需要了解的还有很多。”

“咱们首先了解一下休书的写法吧!”

“确定要?”

蔺芊墨点头,“我一定会好好珍藏郡王爷的笔墨的!”

“你要,我就给!”

蔺芊墨闻言,眼睛一亮。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郡王爷请说。”

“我要一个顺其自然的机会!”

蔺芊墨不懂,“什么意思?”

“我对你的中意,不会因为你的拒绝就即可终止,人的感觉有的时候无法控制。所以,在以后的相处中,我不会掩饰我的喜欢。而你,不用忐忑,也不用过多探究。顺其自然的感受就好。在我身体恢复之后,你离开之前,给我一个答案就好!”

“什么答案!”

“对我,你是否心动,喜欢!不要隐瞒,如果喜欢,就试着接受,如果不喜,我自会送你离开。”

蔺芊墨听了没说话。

“人,不应该害怕麻烦就不敢去爱。而,最合适自己的人,光凭想象无用。只有遇到了,才会知道!如果是,就试着把握吧!”

蔺芊墨听完,沉默,静静的看着凤璟,良久,点头,“好!”

“如此甚好!”

两人说完,蔺芊墨忽然觉得轻松了不少。也或许是因为休书马上到手,少了一份忐忑,总之…感觉不坏!

而前面赶车的木子,确实完全的晕头转向。郡王不是一直都觉得蔺芊墨是个麻烦吗?怎么现在…。好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