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是算计?还是真实?/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璟,蔺芊墨的马车刚进城门,蔺府的下人就拦在了车前。

“小的见过郡王,见过郡王妃!”

“起来吧!”

小厮起身,垂首,直接禀报道,“郡王妃,相爷命小的过来,请郡王妃回蔺府一趟。”

蔺芊墨听了毫不意外,看着凤璟道,“郡王,我回去一趟!”说完,欲下车。

“一起吧!”

闻言,蔺芊墨下车的动作一顿。

“我去会省去很多不必要的耽搁,必要话说完,多余的话无需多听。”

蔺芊墨听了明白。他们时间并不是很多,现在需要想的是如何应对,而不是多余的辩论。蔺家某些个咋咋呼呼的废话没必要听。她一个人回去,会被质问。可凤璟跟着无人敢放肆!

而且,现在蔺家,凤家的动向,肯定被很多人关注着。凤璟一起去,也是明确了凤家的态度。如此,在审问时,在问话上也会斟酌很多。

明了,蔺芊墨重新坐好,承情,“郡王爷,谢谢!”

“嗯!”

蔺家

当消息传到蔺家时,瞬时引起了一片哗然,均是惊呆了,吓傻了!而蔺恒是彻底爆发了。最看重的儿子残了,奋斗了几十年的官职降了。现在,又被说妻子红杏出墙了!这样接踵而至的冲击,让蔺恒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彻底失控了。

韩暮云回来之前,院子里的物件,房间里的东西,被蔺恒毁了个干净,砸了个彻底。而在韩暮云回来之后,她口未开,话未说,直接就挨了几个大耳光。

蔺恒一句话都不想听,直接上手了!心里的狂躁,在看到韩暮云的那一瞬间全部被点燃。烧的眼睛发红,理智全无,暴虐,阴鸷全现,沉积,压抑在心里几十年的怨怼,一夕全出。

“因为你,我心仪的女人做成了妾,我成了背信弃义,软弱无能之人。”

“因为你,我努力,奋力多年得到的侍郎位置。却因为娶你这个公主,我的努力,成了被施舍,被言都是因为你我才得。而我成了靠妻萌阴的无用之人。”

“因为你,慎儿残了,毁了。我十几年的付出再次化为灰烬,只落得一片埋怨。”

“心仪的女人,我给不了正妻的名分;看重的儿子,我给不了嫡出的身份。都是因为你,我成了软弱的男人,成了无用的父亲!”

“可现在,我多年的隐忍,付出。换来的是什么?换来的是仕途全毁,还有这满头的绿。”

“韩暮云,你毁我一切,我今天要你以死,向我赎罪!”最后一句,声音冰冷,沉戾,手紧紧扣住韩暮云脖颈,杀意尽显。

听着蔺恒那愤恨的话语,一字一句,韩暮云只感可笑。他的软弱,都是她的错?圣旨已下,她不过是遵旨,他不敢抗旨。她的认命,他的遵从…。明明是两个人的服从,为何现在错的只有她一个,为何全部的错要有她来担?

感受着脖子上那灼热,却又冰冷的五指,感到心口的窒息,韩暮云嘴角却扬起一抹笑意来,苍凉而悲哀。也许就这样死了也挺好。不用面对韩家那一摊子,不用面对儿女的冷漠,不用再和蔺恒继续熬着,彼此怨怼。而蔺恒,夫杀妻,他这辈子也算彻底的,真正的毁了!

十几年的夫妻,一辈子的怨怼!她死,他毁…。

如此,也挺好,真的挺好…。

一直以温文尔雅,稳重温和形象示人的蔺恒,忽然的狂暴,吓呆了院中所有人,看他砸东西,无人敢靠近,听到怒骂狂大韩暮云,心惊胆战更无人敢上前。直到他掐上韩暮云脖,听到他要她命,直到韩暮云脸色开始发紫,猛然意识到蔺恒真的不是说说,他是来真的…

这认知,让人腿发软,却也遂然反应过来,不敢上前阻拦,只是拔腿往蔺昦院子跑去!

无法呼吸,却不想挣扎!

眼前开始变黑,意识开始模糊,小时候的岁月忽然映现,那样无忧,无虑,亦无愁…。父亲的脸,哥哥的脸,还有那个人的…。

一直思念,却从不敢去想的人,那个给她温暖,让她感到美好,却又负罪一生的人!

韩暮云感到她快死了,死了挺好,死了,终于能与他相见了!

眼角溢出一滴泪珠,嘴角扬起一抹笑意,面对死亡,无留恋,只有解脱…

嘭…。

“唔…。”

“咳咳咳…。咳咳…。”

破碎的声音,痛呼,猛咳…。同时而起。

蔺恒捂着胳膊,痛的面部微颤。韩暮云倒在地上,本能大口吸着气,伴随着剧烈的咳。

韩暮云意识渐渐恢复,睁开双眸,眼睛泛着红丝,水色,看向门口处。

蔺恒理智回笼,嘴巴紧抿,面色依旧阴沉,扶着胳膊,转头看外面!

男子衣抉飘飘,绝美俊颜,面色平淡。

女子黑发飞舞,美丽精致,神色清淡。

父母的厮杀,于她,好似只是一场闹剧!

看着蔺恒那变幻不定却夹杂着冰冷的目光,看着韩暮云那狼狈却依旧冷漠的眼神。蔺芊墨收回视线,抬脚离开。

凤璟未同去,转身,往蔺芊墨以前所住的院子而去。

蔺纤柔听到丫头的禀报,铁青着一张脸,疾步往韩暮云的院子跑去。

蔺恒要杀了韩暮云…。蔺纤柔震惊,也慌乱。她虽然气恼韩暮云,恼恨韩家惹出的这些麻烦。可也只是生气,对于韩暮云,她可是一点儿想她死的想法都没有。

因为韩暮云是她母亲,就算她死了,这些已经发生的事情也抹不去,她这个女儿同样会被人病垢。既然改变不了什么,她死了有何用。不但无用,而且对她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韩暮云死了,在蔺家恐怕没有人会再真心护着她。韩暮云死了,蔺恒肯定会再娶。不,说不得,孟怜儿会直接被扶正,蔺纤雨,蔺纤涟就会成为嫡女。而她…。优势别劣势,孟氏母女肯定不会让她好过的。

更重要的是,她现在还没定亲,要是韩暮云死了,她就要守孝,三年…。三年她都要快十七了…那时候还有什么好亲事。就算是有也绝对落不到她头上。因为没人会给她谋算。

如若孟怜儿真的成了正室,她的亲事就会落在孟怜儿的手里。孟怜儿不会给她打算,一点儿不会,她只会拿捏她,怎么把她变得更惨怎么来!

蔺纤柔想着,脸色越发难看,心里更为慌乱,脚步迈的更快。韩暮云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给郡王爷请安!”

“见过郡王爷!”

听到忽然传来的声音,听到那称呼,正在疾走的蔺纤柔心头猛然一跳,脚步瞬时停住,抬头,看去…。最近不时出现在梦中,映现脑海中的男人,遂然映入蔺纤柔眼帘!

尊贵的身份,俊美的面容,高高在上的男人,能给予你安全,安逸,富贵,并能让你享受尊崇,倍感优越的的男人。

心跳,骤然加剧!心里,忽然觉得委屈!亦觉得不甘。

如果有他,谁还敢欺她,她还有什么可害怕。就如蔺芊墨,过去那样不堪,可因为有了他赋予的身份,无人再敢说蔺芊墨一句不是,反而对她百般巴结,恭维!一切的改变,不都是因为眼前的男人吗?

如果有他相护,她蔺纤柔还何惧孟怜儿一个小小的妾室,还何需为韩家那些个是是非非,流言不堪,感到烦恼!

同是蔺家女,同是嫡出,比起蔺芊墨,她何止强百倍。可,为何却是蔺芊墨成了他的妻,得到了他的维护?

面对各种连续不断的风波,蔺纤柔深深感到不安。面对蔺芊墨的安稳,幸福。蔺纤柔感到不平,不甘,更嫉妒!

对于蔺芊墨,蔺纤柔心态一直未变,只是面对凤璟,变得更加极端。

心思变化,脚步向前,微转,走向凤璟!

“郡王爷!”柔柔的语调,娇娇怯怯,泫然欲泣,闻之不由心生怜爱。再配上那慌乱无措的表情,纤柔的姿态,惹人呵护!

蔺府下人心里正在为蔺恒的暴怒感到惊恐,不安。此刻,乍然看到蔺纤柔这副模样,本该心生怜惜,毕竟,父母如此孩子最难自处。可现在…。众人只觉无语。

云英未嫁的女儿家,对着一个男人露出这样楚楚可怜,寻求呵护的表情是为那般?而且,这男人可是她嫡姐的相公…。

四小姐她…这是被大爷和夫人的事吓得,紧张的失了分寸。还是…对凤郡王生出了那别样念头?如果是前者,尚且勉强可说的过去。如果是后者,那…。下人低头,垂眸!

木子看了蔺纤柔一眼,面无表情,可怜吗?他只看到了贪婪!

凤璟却是一点儿反应都无,充耳不闻,目不斜视,向蔺芊墨的院子走去。

凤璟如此,蔺纤柔脸瞬时红了,意识刚才的冲动,赶紧上前,急声道,“郡王,蔺芊…。我姐姐呢?她来了吗?”这句话是为刚才的失态做解释,她是急着找凌芊墨才如此。亦是给自己一个台阶。

奈何,她人还未靠近,就已被木子拦下,话说完,凤璟人已走远。

看着凤璟的背影,蔺纤柔抿嘴。

木子看着她,冷冷淡淡道,“蔺四小姐,若想知道什么,蔺府有下人,无需特意询问郡王。”木子说完,转身离开。

无需特意…。极致的显露讽刺!

蔺纤柔的遮掩,一种欲盖弥彰!徒留可笑。

脸色青白交错,难堪至极。本该羞恼捂脸,然…蔺纤柔却没有,反而被激发了出别样的雄心。

暗恨;一个奴才也敢给她脸色看。好,很好…。

一种人,反骨而叛逆,越是不让她如何,她偏如何!

你越是不让我靠近,我就一定要靠近!等我成为你主子的哪天,我让你匍匐在我脚下给我磕头,请罪。今天你对我的不敬,来日我定让你追悔莫及!

蔺纤柔看着木子的背影,眼里满是沉冷,野心勃勃!

***

书房,蔺昦听到下人的禀报,知道蔺恒所做的事,嘴巴瞬时抿成了一条直线!

“张虎!”

“相爷!”

“你去,把大爷给我看住!告诉他,再敢给我乱动一下,我就废了他。”

张虎听言,眼眸微缩,垂首,“是。”领命,疾步离开。

张虎离开,蔺芊墨缓步走了进来。

“祖父!”

蔺昦按着眉头,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疲惫,“坐吧!”

“嗯!”

“你预备如何?”

蔺昦指的是什么,蔺芊墨心知肚明,淡淡道,“祖父觉得呢?”

“他不是!”蔺昦说的肯定,无一丝犹豫!却不是因为绝对相信,而是清楚那男人不能是蔺芊墨的父亲。无论真假,他都不是,不能是…。蔺家丢不起那个人,也担不起一些罪。

蔺芊墨郡主的头衔是皇上亲封,就算蔺家是被蒙蔽,可一个连带之罪,蔺家也担负不起。

蔺芊墨听了点头,蔺昦的态度在意料之中,“我知道了!”

“可已有了对策?”

“以不变应万变!”

“要万无一失。”

“我尽力。”

“凤家是什么态度?”

“相同!”

蔺昦闻言,心里放松了一分,“如此就好!”

“蔺夫人伤的不轻,尽快治一下吧!不然,顶着那样一张脸出去,就已经潜在的承认了什么。”

“我知道!”

“蔺大人那里,祖父也最好交代一下比较好,太过激动没什么好处。”

“这个你不用担心。”

蔺芊墨听了,也不再多说,起身,“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一些东西要准备。”

“好!”

蔺芊墨起身,走出两步,顿住,转头,看着蔺昦道,“蔺毅谨已经离开了。”

闻言,蔺昦神色微动,静默,而后点头,眼里染上一丝怅然,“离开挺好,脱离这些纷纷扰扰,他更能安下心来做事。挺好…。”

“嗯!”

“该用的东西可都给他准备了?”

“嗯!都带着。”

“那就好!”

“你休息一会儿吧!”蔺芊墨说完,抬脚离开。

蔺昦看着蔺芊墨的背影,眼里是满满的复杂。

蔺毅谨如此突然的离开,肯定不是他的本意吧!是蔺芊墨不想眼前的这场风波波及到蔺毅谨,不想他受到一分委屈,所以,才急忙把他送走的吧!

用心的人,总是尽心的护着一个人。

***

从蔺家离开,回凤家途中,马车上,凤璟看着蔺芊墨风轻云淡道,“蔺四小姐是你嫡妹?”

蔺芊墨不明凤璟怎么忽然回问起这个,微微好奇,点头,“嗯!”

“她对我有邪念!”

蔺芊墨:…。

“咳…。然后呢?可要我从中间牵线?”

凤璟不说话,静静看着她。

蔺芊墨摸摸鼻子,看来这话凤郡王不欣赏。

见蔺芊墨老实了,不再说废话,凤璟开口道,“她的欲望,于你无益,虽不足畏惧,却不得不防,以后让凤英跟着你。”

“谢郡王爷!”

“不要光嘴上说谢,要记在心里。”

“嗯!我一定刻入心里,化为动力,尽一切努力把郡王身体医好。”

“我的维护,换来你一句尽力医治!如此,这算是各不相欠吗?”

“这是礼尚往来!”

“巧舌如簧!”

“实话实说!”

“本郡王的维护你并不惦记!”

“郡王多多益善,我来者不拒,心怀感激。”

“只是感激,却无回报?”

“郡王在我心里是个绝对的英雄!”

“英雄?不稀罕!”

“你护我一时安,我保你一世雄风无障碍。其实,这很划算,郡王爷应该稀罕才是!”

“这么说,本郡王倒是占便宜的那个了?”

“嘿嘿…。这个嘛!郡王要是觉得过意不去,可以赏小女点儿黄白之物什么的!”

“没钱了?”

“就够买几个茶叶蛋了!”

“对蔺毅谨你倒是舍得。”

“他是我哥嘛!”

“十万两怎么来的?”

“自然是辛苦挣来的。”蔺芊墨说的铿锵有力,然得到的却是凤璟一眼嘲弄!

蔺芊墨看了完全不以为意,“反正都是良心钱。”

“坑蒙拐骗…。”

“坑过,蒙过!”

“这听着倒是一句实话!”

“在郡王眼里我好像是个混子?”

“你说呢?”

“女人是混子肯定少见。”蔺芊墨说着微微一顿,语带调侃,“不过,喜欢女混子的郡王,肯定更不多见!”

“所以,我时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喝醉了!”

“哈哈哈…。其实,郡王还是很有眼光的。毕竟,我是如此的貌美如花,郡王为之倾倒也实属平常。”

“知道本郡王不会强求,你倒是欢脱了!”

“我只是感觉,在郡王面前,我脑子又够用了!”

“前些日子不敢放肆,现在是敢了!”

蔺芊墨听了不由恍然,“原来症结在此呀!嘿嘿…。搞得我前段日子一直觉得脑子受了什么伤害。”被压迫的苦不堪言,原来在于她没有反抗呀!

木子听着马车里的对话声,神色有些复杂。郡王平时很少能说这么多话,特别是闲话。可现在对着蔺芊墨,他好像很愿意去说,这意味着什么?放松…。

蔺芊墨让郡王感到很放松。少了一份弯弯绕绕,多了一份淡淡的愉悦!这于郡王来说,很难得!

想着,木子无声谈了口气,如此也证明,郡王对蔺芊墨的那一抹在意,并不是假的了。

只是现在这种情况,明显是襄王有心神女无意呀!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

凤璟,蔺芊墨回到凤家,刚进府门!

“郡王,郡王妃,国公爷有命,让你们回来先去书房一趟。”

“嗯!”

什么都没说,直接往书房走去。

“见过郡王,郡王妃!”

看到武应,已然明了。蔺芊墨垂眸,来的如此之快,有些出于意料?这种事情,武应绝不会如此积极,难道…。蔺芊墨眼神微闪,而后恢复平淡。

“武大人,请起!”

“是!”武应起身,欲言又止,“郡王,其实下官过来是想请郡王妃去衙门一趟。”

“即刻吗?”

武大没敢称是,只道,“今日之事皇上已经知晓,所以,对此十分的关心。责令下官尽快问清楚此事儿,免得郡王妃困扰。现在喜公公已在府衙…。”

果然,皇家来了兴致,武应赶紧来开场子,看蔺家唱大戏了!

凤璟听了点头,“如此,走吧!”

听到凤璟欲一起去,武应不知道该松开一口气,还是该忐忑一分。希望郡王爷能看到他为难之处呀!

叹了口气,拱手,“郡王,郡王妃,请!”

一直耷拉着眼皮的国公爷听到这里,不咸不淡的开口了,“墨丫头!”

听到国公爷如此亲近的称呼,蔺芊墨赶紧唤了一声,“祖父!”

“当初你曾祖父发家的时候,也来了很多认亲的,七大姑八大姨的,祖父见过不少。不过,这开口就自称是爹的还是第一次见,由此来看我凤家比之从前更招人了。”

“祖父说的是!”

“去吧!看看那什么老子爹痛哭流涕的样子,也算长长见识。”

蔺芊墨听了勾唇一笑,“是!”

武应听着却是直抹汗。国公爷这话已经说出来了,态度也已经表明了。如果最后他还把那人问成了郡王妃的爹!那…。他这乌纱是铁定保不住了。娘的,今年真是流年不利呀!

武应走在回衙门的路上,一直在心里默默祷告,虔诚的祈祷。那什么老子爹的赶紧暴毙吧!暴毙吧…

然,回到衙门后,看到那个跪的依旧笔直的男人,武应胸闷气短,愿望没实现,他没死!

“老奴见过郡王,郡王妃!”

“喜公公请起!”

“谢郡王!”

喜公公见过礼,在一边默默站着。

武应看着衙门正位,看着凤璟恭谦道,“郡王爷…。”

凤璟摇头,在下首的位置坐下,示意蔺芊墨坐在身侧。

蔺芊墨刚坐下,那悱恻婉转的声音再次响起,“墨儿…。”

蔺芊墨抬眸,近距离正视这个寻女的男人。

三十多岁的年纪,出于意外的俊秀,清晰可见的温雅倜傥。只是眼里却盈满了沧桑,还有期待…

看着,蔺芊墨眉头微皱。是什么样的原因促使他舍命来来此一出呢?眼里的沧桑,厚重的秘密…。让人感觉莫名不好。

“大人,蔺大人,蔺夫人来了!”

“好,请他们进来吧!”

“是!”

听到衙役的禀报,蔺芊墨清晰的看到男人的眼中划过一抹痛色,身体变得僵直!

蔺芊墨眼眸微闪,垂眸。

“武大人!”

“蔺大人,蔺夫人请坐吧!”

“好!”

“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威…武…”

“这个免了!”武应打断衙役的威呼,暗骂,也不看看这堂上都是什么人,还威武,威武个屁呀!没阳痿就不错了。

“蔺大人,蔺夫人,请你们先看一下,堂上这个男子你们可认的!”

听到武应的话,蔺恒,韩暮云看向跪在地上的男子。男人低着头,让人看不清面容。

蔺芊墨静静的看着韩暮云。

“把头抬起来!”

“是…”

男人声音出,韩暮云神色猛然一变。蔺芊墨眼睛微眯。

男人抬头…。

韩暮云眼眸瞪大,惊骇,震惊,不敢置信,难以相信,情绪一览无遗。

这样的反应…。韩暮云她认识他!

蔺恒看了男人一眼,无印象。只是,韩暮云的反应却已无声的说明了什么。蔺恒眼眸即刻沉了下来,按在椅把上的手豁然收紧,不过,他什么都没做,因为不能做。

“大人,此人我们不认得!”

听到蔺恒的话,武应没说话。只是看着韩暮云眉头,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

韩暮云认的这个男人!

“云儿,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你…。你…。”韩暮云看着眼前人,猛然起身,心里惊涛骇浪,本以为在死后才能再次相见的人,却这样活生生的出现在了面前。压抑在心里的思念,压抑在心里的负罪感,让韩暮云完全无法保持平静。

“是我,我是祁寒,你没看错,我还活着…”男人看着韩暮云,眼里满是思念,还有苦涩,眼底水色隐现。

“你还活着,你没死…。”韩暮云眼泪涌出,是激动,是感伤,情绪无法抑制。

“嗯,我没死,我还活着…”

“还活着,还活着…。”韩暮云瘫坐在地上,泪水喷涌。

本以为只是一场算计,可现在韩暮云的反应,让很多人都不再那么确定了。

让一个女人如此,不是亲人,只能是情人!

武应忍不住揉了揉眉心,如果他乌纱这次保不住,那么,他在卸任之前,他一定要把韩家给洗劫一空。他娘的…。

蔺恒嘴巴抿成了一条直线,韩暮云,他一定要活刮了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