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所谓爱情/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儿,我知道我配不上你!”

“云儿,我无权无势,给不了你富足,奢华的生活。可我会努力,努力读书考科举。我也有力气,我努力干活!无论怎样,我都不会让你受委屈,或许给不了你锦衣玉食,可我定可以给你一份衣食无忧!”

“云儿,嫁给我好不好!”

“云儿,不要嫁给蔺恒,他心里已有别人,你嫁给他不会幸福的!”

“云儿…。”

看着眼前男人那刻入心底的面容,过往种种如流水,点点滴滴回到脑海,映现韩暮云眼前,泪眼模糊,神色恍惚!

当年,听到他说的那些话,她是怎么回答的…。?

配不上吗?确实,她是韩家大小姐,而他,却只是她府中驯马老夫的儿子。门不当户不对,且贵贱如此明显。而她,当时却不曾犹豫,说,“我不在意你身世,只要你对我好就行!”当时的她,春心萌动,心怀美好。

保我衣食无忧吗?“嗯,我相信你!”他的承诺,她从不曾怀疑!

嫁给他吗?她羞怯,亦心动,垂首,轻轻点头,“好!”

那时的他,欣喜若狂,那欢喜的面容,回想起来还是那样清晰。而那时的她,因他的欢喜,笑颜如花,对未来充满期待。

然…。未来还未开始,就戛然而止,在接到圣旨的那一刻,一切乍然被斩断!

犹如景色交替,前一刻,她身在百花环绕,感叹美景似幻!下一刻,却已冰雪满地,冷彻刺骨!

先是圣旨下,而后母亲知晓他们的事。然后…。

她被禁足,他被赶出韩家!

母亲不听她说一个字,只绝对不容置疑,强势道,“你最好把心收回来,老老实实的待嫁。不然,别怪我心狠手辣,要了他的命!”

听到母亲的那句话,她当时被吓住了,吓得除了哭,就是求,最后妥协,她会嫁入蔺家,保证不再念着他!

“韩家一门荣耀,满门忠烈,是你父兄用性命换来的。我绝不容人抹黑,违抗圣旨那是不忠!云儿,你父兄用命换来的名头,你这个做女儿,做妹妹怎可抹杀?你这是让他们死不瞑目吗?”

“不…”她不愿抹杀父兄舍命换取的荣光。

“姐姐,你真傻,一个小厮的话你怎么可以相信?他那都是骗你的,他看上的不是你,是我们韩家的荣耀,地位。他喜欢的不是你,他喜欢的是韩家,不过是在利用你罢了!”韩暮烟当时这样说。

“不…”她不相信他是那种人。

“就算他是真的喜欢你,可你保证他能喜欢你多久?男人心,犹如那天上云,变幻莫测,触摸不到。等到他变心的那日,你剩下的是什么?除了一个贫贱的夫人名头之外,就是一辈子的吃糠咽菜的苦楚…”

想着,韩暮云满脸苍然!那些劝说的话,她不曾相信,只是,她却不敢违抗圣旨,最终结果依然。

她嫁给了蔺恒,他消失无踪!

而成亲后的日子,却被他言中,蔺恒的心被孟怜儿占据,她纵然满身富贵,却一点儿不幸福!

隔绝的距离,控制不了的相思。心中的寂寥,让她对他愈发思念!

本以为这辈子恐怕再也见不到他了,怎知…。

天意弄人,缘分未断。在蔺毅谨两岁的时候,她又遇到了他!

想念,委屈,情意,统统化为泪水,满心的压抑迸发!她泣不成声,而他轻轻拥着她,一如往日,满声情意,温柔的说了一句。其实,他一直都在等着她!

那一刻,韩暮云哭的难以自抑!因为激动,因为开心,因为她未失去他…。他的归来,让她重新感到了幸福,压抑的日子得到了救赎!

“云儿,我回来了,你愿意给我一起走吗?带着我们的女儿,我们一起离开!”

祁寒的声音,祁寒的话,把韩暮云的思绪从回忆中拉回,只是神色依然有些恍惚,“女儿?”

祁寒看着韩暮云眼眸似水,温柔满溢,“就是墨儿呀!”

闻言,韩暮云怔忪!

蔺芊墨起身,看向武应,“武大人,我想去方便一下!”

“呃…。来人,带郡王妃去后衙!”

“是!”

蔺芊墨微微颔首,提步离开。

堂上的局面继续一团乱麻,顺喜儿在一侧静静的看着。

韩暮云这个祁寒认,并互有情愫这不容置疑!

看了一眼两人泪目相望的样子,顺喜儿微微侧目,看向蔺恒。虽蔺恒极力压抑,可从那扶在椅把上青筋暴起的手,还有那绷的紧紧的嘴角,清晰可以窥探出,蔺恒滔天的怒火,难忍的羞辱。如此来看,蔺恒恐怕也是第一次知晓,韩暮云有一个心上人存在吧!

也是,要是蔺恒早知晓,一定忍不了,早就和韩暮云分道扬镳了。这绿帽子,野孩子的,天下没有那个男人受得了。太监也受不了,对食的宫女敢三心二意,他也忍不得…顺喜儿默默的以己度人!虽然,比对有差异,可感觉应该都是一样的。

无声叹了口气,蔺恒的此刻的感受,顺喜儿表示很明白,想着,转眸看另一边。看到凤璟那风轻云淡,波澜不起的面容,顺喜儿脑子里那乱七八糟的想法瞬时一空,即刻垂眸。叹。凤郡王那表情,除了空白,还是空白,丝毫看不出一丝情绪。

面对这么一张脸,赏心悦目之余,更多的应该是闹心吧!难怪皇上每次召见凤郡王之后,就即刻挥退身边伺候的人,开始怒骂国公府,骂国公爷那个爱装腔作势的老狐狸,教出了一个不会变脸的面瘫孙子,天天这么一副荣辱不惊的脸,让人无论赏,还是罚,都体会不到什么乐趣!

顺喜儿这个近身伺候的人,每次听到皇上那怨气的话,都不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反省他的表情会不会太过单一了?

蔺家

“姨娘,要不我们也派人偷偷的去看一下吧!这样干等着,太急人了!”蔺纤雨不停的来回走动,看着孟怜儿心里亟不可待。

孟怜儿倒是十分淡然,平静道,“这个时候宜静不宜动,你祖父知道了会不高兴!”十几年她都等了,都熬了,还差这么一会儿吗?她虽然心里也急,却不会在这个时候乱了分寸。而且…孟怜儿垂眸,或许最后结果无论如何,都不会跟她有太大的关系。

听到或许会惹蔺昦不高兴,蔺纤雨那按耐不住的心里,克制了一分,眼里压抑不住的期待,兴奋,“姨娘,你说,这事儿最后会如何呢?”

“很快就会知道了,你不用急!”

“怎么能不急嘛!”蔺纤雨心潮澎湃,激动难掩,“等到韩暮云被休,姨娘被扶正,我可就是嫡女了,正儿八经的相府嫡女!等到那个时候谁还敢小看我!”

孟怜儿听了,看着她,正色道,“还未确定的事情,还是不要轻易下结论。你也稳重一些,不要信口就说!”

“哪里还未确定?这是已经板上钉钉了!韩暮云都已经跟人苟合了,难道父亲还会要她不成?”

“你父亲就算不要她,也不一定会扶我做正室!”

“姨娘,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你总说丧气话呀?”蔺纤雨嘟嘴,不愉。

孟怜儿勾唇,涩涩,“不是我不自信,而是…。孟家已不再是过去的孟家了。我做了正室,给你父亲带不来一点儿好处。”

对于蔺恒,孟怜儿还是很了解的。蔺恒,他野心很大,对仕途,官位看的很重。现在,他被降职,绝不会就此认命。反而会激起更大的雄心,可是他却已不再年轻,想要再次做大,靠一步一步的努力获取已经很难了。

他若不放弃,就一定会另辟它图。可靠着蔺相希望恐怕不大。在自家得不到萌荫,那么,找一个有力的妻家作为助力就很有必要了。

蔺纤雨听了即刻反驳,完全不认同孟怜儿的想法,“姨娘,父亲可不是那样的人。而且你忘了父亲为什么跟韩暮云之间这么僵了吗?除了因为父亲心里有你,还有一部分原因,还不就是韩暮云带来的那些好处,抹杀了父亲的努力,让父亲赶到被羞辱了才会如此的吗?所以呀!父亲可绝对不是一个依仗女人的人!”

孟怜儿听言,垂眸,眼底划过一抹嗤笑,只是刚才显露的情绪却已完全收敛起来。说她不该跟纤雨说这个。既,叹了口气,“孟家如此,我只是担心令你父亲蒙羞!”

“父亲才不会那样呢!你没听到父亲对韩暮云说的那些话吗?在父亲心里对你可是一直很是愧疚的,而且,在父亲心里你才是他的正妻。所以,等到韩暮云被休后,姨娘就是正妻绝对无疑!”

孟怜儿笑了笑,“希望如此吧!”

只是…孟怜儿却感觉,她为正妻很渺茫,几乎没什么希望。除了孟家已经落败之外,还有就是毅慎已经完全毁了,更重要的是蔺芊墨,这个跟她有过多怨怼的郡王妃,恐怕不会容许她坐上主母的位置!

而,蔺恒现在正需要助力,他不会为了她,去跟郡王妃抗衡的。如此…。十多年的等待,到头来恐怕不过只是一场空而已!

或许,在她为妾的那天,命数就已定了。

***

听着祁寒说过往,说他的思念,说他对她的情意,听他说他对女儿的愧疚…。

韩暮云泪流满面,脸色却越来越白。看着祁寒,眼里是沉痛,是受伤,是不明!

“祁寒,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韩暮云哽咽。

看着她难以承受的样子,祁寒脸上是歉疚,“我知道自己或许不该说,甚至不该再出现,可是…。我想你,也想墨儿,我恐怕活不久了,我只想在离开人世的时候见你们一面。云儿,对不起,就让我自私一次吧!”话说完,两行清泪随着落下。

看着祁寒脸上的泪水,韩暮云眼泪流的更凶了,嘴巴动了动,最后除了呜咽声,什么也没说出。

“祁公子,我不知道你受了谁的指示,为何要这么做?不过,看着你跟我夫人就是旧识的份上,我也不想再探究什么!但是,郡王妃是我的女儿,这一点儿我这个做父亲的,很肯定,也很确定。所以,有些话适可而止吧!不然,再继续问下去对你可是没有一点儿好处。”

蔺恒开口,语气肯定,态度坚定,只是看着祁寒的眼神,却有着压抑不住的沉冷,隐含威胁。

祁寒听了,看着蔺恒脸上满是愤然,冷冷一笑,“蔺大人,你不用明着装大度,也不用暗里说威胁。我既然来到了这里,就没什么可顾忌的了,就算你出了这衙门口就弄死我也不惧,也不意外。不过,关于墨儿,她是小民的女儿,这一点儿哪怕是我死了也不会改变。”

蔺恒听完,几乎牙根儿都要咬碎了。不过,他却不能发作,要忍着,就算喉咙里已涌出腥甜也要默默咽下,忍着!

武应坐在上面听着。眼睛看着蔺恒,妻子对这另外一个男人痛哭流涕,听着别的男人口口声声说你养的孩子是他的,这…。蔺恒到现在还未吐血真是不容易呀!娘的,太考验定力了…。

顺喜儿见武应一直皱眉,深思,就是不开口!那明显装死的态度,让顺喜儿牙疼,想到皇上的交代,硬着头皮开口,戾声道,“祁公子,你口口声声说郡王妃是你的女儿,你可知道你说这话可是要负责任的!一个弄不好那是要掉脑袋的。”

“小民知道!小民清楚这其中的严重性,所以,更是不敢妄言一句,刚才所言句句属实。”

“口说无凭…。”

“我可以证明!”

顺喜儿听了没再说话。局面打开就好,其他他也不想多说。

武应看着,不得不开口,沉沉道,“什么证据?”

“禀大人,芊墨郡主的背后腰处有一块拇指大的胎记…。”

听到这话,蔺恒脸色沉的已经能滴出水来了。

武应皱眉,“很多人都背后都有胎记,这有什么奇怪的!”

“可芊墨郡主的胎记不同,就算十多年过去了,可小民依然可以确定,芊墨郡主身上的胎记,隐约是蝴蝶形状的。”

武应听了凝眉!

“祁家很多孩子出生,身上都带有那种胎记。小民身上也有,跟芊墨郡主是相同的位置,相同的形状。而且,小民喝了参汤身上还会出很多红印。这一点儿跟芊墨郡主也是相同的。如果大人怀疑,可以验证一下。”

祁寒说完,一时无人说话,只有韩暮云压抑的低哭声。

静默,良久,武应看向韩暮云开口,“蔺夫人,你可有什么要说的吗?”

韩暮云没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祁寒,眼里有太多的不懂,心痛!

祁寒眼里盈满悲切,“云儿,我一辈子无妻,无子,只是为你我从不曾后悔。可是现在我时日无多,只想在临死前听墨儿喊我一声父亲。不然,我这一生活的太过遗憾了!”

韩暮云捂着心口,痛的抽搐!

“我这辈子太懦弱,太无能。喜欢你却不敢带你走,明知道你不幸福,却不敢为你对上蔺恒。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冷待,看着你在蔺家受尽屈辱。默默的守了一辈子,伤了你,也苦了我自己。”

祁寒满目苍夷,“云儿,不是你辜负了我,而是我辜负你。如果我能勇敢一些,或许我们的结果就会不同!只可惜,我明白的太晚了。只是遗憾时光不能倒流,不然,我一定带你离开,远离这些纷纷扰扰!”

祁寒话落,韩暮云痛哭出声,“祁寒…呜呜呜…。”

韩暮云这一声!无形的印证了很多东西。

蔺恒豁然起身,张口,冷怒的话未出,被一个清冷的声音打断。

“祁公子,你既然是来认女儿的。那,这情话是不是说的太多了些呢?”蔺芊墨缓缓从内间走出,神色淡淡。

“墨儿…。”

“我们不熟,这亲近的称呼不合适!”

“郡王妃…。”祁寒眼里满是苦涩。

蔺芊墨淡淡一笑,随手拿起一个椅子,放在祁寒身边,“坐着说话吧!”

“墨…。不,郡王妃,我跪着…跪着就好!”蔺芊墨的一个举动,祁寒激动难掩。

“坐着吧!这样说话方便!”

“好…好…”祁寒起身,跪的太久,不由踉跄了一下…

“小心!”韩暮云下意识的一句话,清晰的紧张,落入所有眼里。

蔺恒太阳穴处青筋暴起,蔺芊墨淡淡看了韩暮云一眼。

“无碍…无碍…”祁寒看着韩暮云,眼光柔柔,透着满足。

“武大人,我可以问祁公子几个问题吗?”

“自然!”

“你喝参汤起红点吗?”

“是!”

“身上也有一个蝴蝶形状的胎记是吗?”

“是!”

“可以验证一下吗?”

“可以!”

“好,武大人,可以让人去买支人参回来吗?”

“嗯!虎子,你去买。”

“是,大人!”

衙役领命离开,蔺芊墨看着祁寒道,“可以看看你身上的胎记吗?”

祁寒犹豫片刻,看着蔺芊墨起身,背对着她,褪去上衣。腰间红色的胎记映入眼帘!

蔺芊墨看着,静默,片刻,坦承不讳,道“确实跟我的一样。”说着微微一顿,抬眸,勾唇,“可惜,是个假的!”

听到蔺芊墨的话,所有人愣了一下,凤璟眉头微扬。

祁寒苦笑,“墨儿,胎记如何会有假!”

蔺芊墨看着他笑了笑,也不多说,看向凤英,“你去药铺买几味药材回来,最好是新鲜刚摘的…。”

凤英听着一一记下,而后领命离开。

“祁公子,你现在离开还不晚。”

“墨儿,我知道你不想认我这个父亲。可是…。”

“如果你坚持,那就这样吧!”

蔺芊墨说完,没再多说,在凤璟身边坐下。

武应看着也一句不再多问。

一时沉默,静待结果!

衙役回来的很快,“大人,人参!”

“交给郡王妃吧!”

“让人直接在这里炖了吧!让后让祁公子喝一点儿看看。”

“是!”

炖着人参,凤英回来把药材拿给蔺芊墨。

蔺芊墨看了一眼,“捣碎了,只取汁!”

“是!”

屋内的人等着,看着蔺芊墨不疾不徐,不急不躁的样子。神色不定,她可知道最后的结果意味着什么吗?

“郡王妃,参汤好了!”

“给祁公子吧!”

“是!”

祁寒接过,也不多说话,参汤倒入口中。

所有人紧紧盯着,看祁寒的反应!片刻,点点红印出现…。

蔺恒手握的咯吱咯吱响,却在碰触到凤璟那清淡的眼眸后,静默了!

蔺芊墨却无太大反应,只是挑了挑眉头,饶有趣味!

“郡王妃,好了!”

看了一眼凤英碗中的药汁,“涂在他的印记出,揉搓…”

“是!”

药汁接触身体,一股异样灼热,不消片刻,惊奇的发现,祁寒身上的胎记颜色竟然开始变淡了…。

胎记,竟然真是假的!

“如果你怀疑什么,可以用它去涂你身上真正的胎记。保证,颜色绝无改变!”

看着自己腰间变淡的印记,祁寒垂眸,让人看不清神色!

“凤英!”

“郡王妃!”

“把刚才的参汤给我一碗!”

“是!”

蔺芊墨拿过参汤,喝了几口,片刻,拉起衣袖,胳膊光洁无比,无任何异样出现。

武应看着无声的松了口气。郡王妃,他头上的乌纱可都靠你了。再次逆转吧!

祁寒看着,眉头皱起!

“想不通吗?”

祁寒抬头,没说话!

“其实,我喝了参汤身上确实会出现出红点儿。不过,喝萝卜水却不会!”

蔺芊墨话出,祁寒眼眸微缩。武应等人心里一震…是萝卜!

“这里面苦苦的味道,不过是因为加了一些辅助的东西而已,却完全与人参无关!”蔺芊墨放下碗,淡淡道,“我们没有相同的胎记,也没有相同过敏的东西,就算是滴血认亲,我跟你的血也绝对不会相容。祁公子,适可而止吧!”

祁寒听了,反驳的话没说,辩解的话也没讲,只是静静看着蔺芊墨,眼眸变得沉暗,“你跟你母亲很不一样。”

“或许是因为发生了一些事儿吧!”

武应此刻不做木头了,猛然站起来,义愤填膺,公正严明,铿锵有力道,“大胆祁寒,公然玷污蔺夫人名誉,抹黑郡王妃声誉,你该当何罪!”

这一嗓子,足以让外面的一众人听得清清楚楚。

顺喜儿嘴角扯了扯,看来武应这大理寺卿的位置还能坐很久。

蔺恒面无表情,就算确定了蔺芊墨是他的女儿,可同时也确定了韩暮云和这个人也确实有私情!他没养野种,可这绿帽子戴的牢牢的。

祁寒听了武应的问话,缓缓跪下,“小民知罪,也认罪!”

“说,为什么这么做?是谁指使你的?”

“小民这么做是因不甘,是为报仇!至于指使…。呵呵…应该说是我跟蔺大公子之间的合作吧!”

祁寒话一出,武应即刻骂娘!恩怨又扯到一家人头上了,他娘的!

蔺恒终于出现了第二种情绪,眼里除了冰冷,隐忍的暴怒,再次映现出惊色,是怀疑!

“我为报仇,蔺大公子为了毁了韩暮云,毁了蔺芊墨!我们,算是不谋而合!”

韩暮云看着祁寒,无法接受,“报仇…。?”

“是,报仇!”此刻,祁寒眼里情意早已无踪,只剩下冰冷的恨意,还有疯狂,“你知道了为了你,我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吗?你知道你那个歹毒的母亲做了什么吗?家破人亡…。我家破人亡…。就因为我一时的痴心妄想,害的全家人命丧黄泉…。我的一辈子,全家人的性命!呵呵呵…。”

“不,不…。我不相信!”

“你相不相信已经不重要了。我是用了猛药才支撑到了现在!报仇,我已经没有第二次机会了,连看着那韩老毒妇死的日子都熬不到了。”

祁寒满目苍凉,恨意难消,“我只恨我当初伤的太重,来的太迟,让韩家多享了那么多年的富贵。不过,善恶到头终有报,韩家终究还是臭了,只遗憾不是出自我手。”

韩暮云听着,看着祁寒眼里的恨意,整个人如坠冰窟,眼前阵阵发黑…。

“武大人退堂吧!”凤璟淡淡开口。

“呃,是…。”武应称是,起身,“祁寒,认罪,画押,三日后判!退堂…。”

随着武应的高呼,府衙门掩上!

武应真正的松了口气。

“是你,是你,是你害死了他的家人,是你…。”韩暮云尖锐的声音忽然而起。

让人吓一跳,而看到韩暮云怒指之人,所有人神色不定。

看着韩暮云那充满恨意,完全仇视的眼眸,蔺芊墨面无表情,转头,看向武应,“武大人,可以借你这里说几句话吗?”

“呃,可以,可以…。”武应从堂上走下来,抬手,挥退了下面的衙役,自己也抬脚走了出去。

顺喜儿看了一眼凤璟,也垂着头走了出去。暗腹:龙卫应该能探的到。

蔺芊墨不看韩暮云,看向祁寒淡淡道,“祁公子这些年都不在京城吧!”

“是,我这些年身体不好,一直在外。”

“什么时候离开京城的?”

“在你快五岁的时候!”

五岁?蔺恒脸色难堪至极,竟然这么多年他都未发现。

“五岁!那个时候我应该隐隐记得些事,只是几乎都很模糊,现在更是完全想不起来了。”蔺芊墨说着,淡淡一笑,“不过,你离开这么久,对于很多事情应该一无所知吧!”

“如果我能探的到,我早就回了报仇了!”

蔺芊墨勾唇,“也是!呵呵…其实,我五岁之前很聪明,据说还很漂亮可爱。可惜,在我病了一场之后,身体就开始发虚,人也变得笨笨的了,说话不利索,还总是记不住事。病了就要吃药,不断的吃药,吃了多少饭,就吃了多少药。都说是药三分毒,或许是吃了太多的药,都说我有些痴痴呆呆的,人也肥胖不堪的。”

“不过,就算傻傻的呆呆,有些事儿却隐约还是知道的。比如,我真的是病了吗?不…。其实,我只是中毒而已。长期的慢性毒,让我死不了,却只能一辈子浑浑噩噩的!”

蔺芊墨笑容变得模糊,“祁公子,你知道我为什么会中毒吗?”

祁寒摇头!同时不懂蔺芊墨为什么给他说这个。

“因为我听到了不该听的,看到了不该看的!祁公子,你离京城的时间,其实跟我中毒的时间一样长。”

闻言,祁寒有一瞬间的怔愣。

“只是,那个时候都说你是死了。而我,都说是病了。其实,不过是你的死,让她们定了我的罪罢了…因为,我听了不该听的,被韩老夫人不容。你的死,让蔺夫人对我无法宽恕!只是,或许终究顾虑一丝母女血情,我被准许浑浑噩噩过一生,而未要了我的命。”

蔺恒听了眼睛微眯,他知道蔺芊墨中毒跟韩暮云有关,只是,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样一个原因。

她身为母亲勾搭男人,被女儿发现。男人丧了命,母亲就恨上了女儿?韩老夫人不容,那老东西当时应该是想毒死蔺芊墨的吧!毕竟,她死了,嘴巴才是最牢靠的。那样韩暮云才能真正的安全。

不过,韩暮云残留的良知,让她保了蔺芊墨一命,只是不断的给她喂毒,确保她一直痴痴傻傻的那样才安心么?也觉得那样就是为了给心爱的男人报仇了吗?自己做的孽,全部推到了蔺芊墨身上!

祁寒听着神色不定。

“只是…。”蔺芊墨看向韩暮云那满含恨意的眸子,淡淡一笑,“你大概不知道吧!我虽听到了不该听的,看到了不该看的。可是,我却未曾对韩老夫人说过!”

蔺芊墨话落,韩暮云心口猛然一窒,“你…。你说什么?”

“不记得了吗?当时你除了带着我,也带着蔺毅谨。我乱跑无意中看到了祁公子,惹得你发怒。蔺毅谨虽不知你为什么发那么大脾气,却在事后一再交代我,让我不要再乱跑,告诉我一定要乖乖的,那样母亲才会喜欢,他还会给我买桂花糕吃。为了不被母亲凶,为了那甜甜的桂花糕,我什么都不曾说过。而,五岁孩子的记忆又能有多长呢?不过,几块桂花糕的时间罢了!”

蔺芊墨说着,蹲下看看着瘫坐在地上的韩暮云,淡淡道,“我什么都不曾说过!韩老夫人会知道,是她自己发觉。而她的一句我说,却让我背负了你十多年的憎恶。她于你是慈母,我于你是恶女!你信了她的话,定了我的罪…。”

“而蔺毅谨也为此歉疚了多年。他一直认为都是因为当初没看好我,才让我从此被母亲厌。所以,他才会努力护着我。只是,该赎罪的却从来都不是他!”

蔺芊墨说完,起身,看着他们,平淡道,“你有情,却没胆量,为此家破人亡;你有意,却无勇气,为了发泄恨意喂毒亲女。你们的爱,我不懂。你们的恨,我也不懂。只是,被你们的那所谓的爱情,无辜牵连的我们,却是何其无辜!”

蔺芊墨,凤璟离开,徒留昏倒在地的韩暮云,满目灰白的祁寒,还有定定坐着,情绪不明的蔺恒!

***

马车上,凤璟看着有些蔫蔫的蔺芊墨,伸开双臂道,“如果需要安慰,我可以勉为其难抱抱你。”

蔺芊墨听了不由笑了,“郡王爷胸膛何其珍贵,我可不敢随意玷染。不过,我确实需要安慰。”说着,往凤璟身边凑了凑,讨好,“要不,郡王赏我些黄白之物吧!那玩意儿最治愈。”

“没有!”

“小气!”

“恨她吗?”

“韩暮云吗?”

“嗯!”

“不恨,也不爱!”因为过去被喂毒的那个并不是她吧!

“这样很好!”

“谢郡王夸奖!求赏赐。”

“木子!”

“郡王!”

“去悦和轩。”

“是!”

悦和轩

看着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蔺芊墨见牙不见眼。

“郡王爷,坐,吃,不要客气!”说完,自己坐下,撸起袖子,拿起筷子,那是一点儿不客气,开始大快朵颐。

动作虽然粗鲁的些,不过吃相却还不算难看…。不过,这种认知,在看到蔺芊墨猛吃辣椒,吃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时候,凤璟彻底沉默了…

“呜呜呜…。好好吃…。郡王爷你为什么不吃?”

“看着你,吃不下!”

“抱歉,辣的我眼泪控制不住…。不过,哭着吃着,好发泄,好治愈!”

凤璟抿了一口茶水,对于这话不予置评,女人吃饭吃成这样倒是第一见。

蔺芊墨又往嘴巴里塞了一颗辣椒,含糊不清解释道,“我忽然多出了一个爹,这事儿多让人惊慌呀!我总是要做点儿反应不是。而这个时候被吓哭最合适了。可是我哭不出来,所以,吃点辣椒攒点泪。”

“你可以直接抹眼上。”

“那,我情愿折磨我的嘴!呜呜呜…。真的好辣,走的时候我们可以带走一份吗?”

“不可以!”

“为什么?”

“因为你没银子!”

掏钱的发话,没钱的只能听话!

蔺芊墨听了眼泪冒的更凶了,没钱真受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