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这感觉,磨人!/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说昨天审问结束后,郡王妃哭的很是厉害呢?眼睛红肿,红肿的!”

“你怎么知道的?”

“昨天审问结束后,郡王,郡王妃连国公府都没回,直接去了酒楼。嘿嘿…。当时,我碰巧看到了还以为郡王妃心情放松去庆贺呢?没想到是找个地方躲着哭!店小二也说,郡王妃走的时候,眼泪还在不停的掉呢!”

“是吗?看她在堂上那么淡然,我还以为对于自己的身世如何完全不以为意呢?心里当时还觉得奇怪来着,没想到…。唉,现在看来恐怕也是故作坚强呀!”

“要是事出就哭,让那些个心思扭曲的人看了,还以为她知道什么心虚呢!”

“说的也是,不过,现在事情结束了,清楚了,痛哭也很正常。毕竟,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惊吓,搁谁谁也受不了呀!”

“可不是吗!”

“唉,郡王妃也是个可怜人呀!”

“有那么一个不慈爱的母亲,还有那么一个包藏祸心的庶哥哥,过去还不知道受了多少欺负呢!”

“唉…。”

当凤英把这些话禀报给蔺芊墨后,就看到这位吃辣椒哭的眼睛依然还有些泛红的郡王妃,笑趴在了椅子上。

凤英嘴角抽了抽。

凤璟翻着手里的书,漫不经心道,“看来本郡王银子没白花,你那副吃相没白碍眼。”

“嗯嗯!你辣椒没白,眼泪没白流。果然呀,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说着,砸吧砸吧嘴,回味无穷,看着凤璟笑眯眯道,“郡王爷,下次我们还去吃吧!”

“不去!”

“郡王爷,投其所好才能讨女孩子欢心。”

凤璟听了,微微抬眸,看了她一眼,“黄白之物给着,锦衣玉食养着。最后,钱财你握着,痴肥的样子我看着!你或许满意了,可本郡王可算是人财两空了。”

“怎么会呢!嘿嘿…。”

凤璟放下手里的书,起身,“我去沐浴!”

“郡王请!”

“你一起进来!”

听到这坦然而自然的话,蔺芊墨嘴角歪了一下。

凤英面皮抖动,“属…属下告退。”说完,人疾步往外走,走的歪歪扭扭,显然受到不小的惊吓。那简单的一句话,让人脑子里火辣辣!

“我不太会搓背,也没有窥觑的爱好!所以,郡王,这个,你自己去吧!我就不跟你做伴了。”

“现在不看,要等到晚上到床上的时候让本郡王再脱一次吗?”

“什么…?”

“或者说,你隔着衣服就可以治疗。”

蔺芊墨听了恍然,抹汗,如此强势的被要求看某处,她还真是有些压力。虽然知道看凤某人裸,这是避免不了。可她还是感觉,这个由她主动提出来感觉会好些。人主动,就会有气场呀!这个,很被动。

“咳咳…。你先进去,我准备一下需要的东西。”

“嗯!”凤璟抬脚去了洗浴间。

蔺芊墨吐出一口浊气,事到临头,少许郁闷,为什么偏偏残的就是第三条腿呢?算了!她是女人,他眼下不是男人,这样挺好,安全,安全…。

开始治疗,尽快治疗,看看反应很有必要!病情清楚,反应清晰,才能少走弯路,她也能早点离开。

想着,蔺芊墨豁然起身,拿起银针盒子,迈着四方步走进洗浴间。医者和女人从来不同,哼!

“把腰露出来!”

“我已身无寸缕。”凤某人说的风轻云淡。

蔺芊墨冒汗,对着这么一个精壮的身体,全光的身体,默念,在艺术面前,思想要高洁,动机要明确,淡定是必须,“把腰从水里露出来,浸在水里我怎么下针。”

“你的意思…要我站起来?”

“起、来!”这句话,蔺芊墨自我感觉,她强势了!可惜强迫人是什么感觉,她是一点儿没享受到。

静默了片刻,凤璟没说话,只有哗啦哗啦的水声!

蔺芊墨深吸一口,弯腰,下针,随着手,眼睛时不时观察某处。看它毫无反应,蔺芊墨皱眉,银针位置微微移动。瞬时反应出现,那一瞬间的跳动,让蔺芊墨手抖了抖,真想戳瞎自己的眼…。

“你看到了什么了?”

听到凤璟的问话,蔺芊墨面无表情道,“一块肉。”

“它刚才好像动了。”

“我看到了。”

“看来你很有一手。”

“看来你身体果然没残透。”

“你在紧张!”

“呵呵…。哪有!我只是看到裸替很兴奋。”

“你很兴奋吗?遗憾,我有心无力!”

“呵。呵呵…”蔺芊墨收针,一句不说,转身走了出去,走到浴室门口,悠长的一声叹息传来…

“男人看了女人,就一定要负责。女人看了男人,男人还要负责!无道理…。”

这话明显是说给她听的。蔺芊墨抿嘴,男人看了女人就可以纳了。女人看了男人,也可以都纳了吗?无道理个毛!

想着,蔺芊墨脑子一歪,她都看了谁呀?杨志的胸,柱子的腿,九爷的腹,凤璟的…全部!要是看一眼就纳,那她现在也三妻四妾了吧!

“臣夫给妻主请安!”

“嗯,起…”

诡邪的画面入脑,风中凌乱,蔺芊墨咯咯笑了起来,笑过,摇头,瘪嘴,“这么多,还真养不起!”养男人,被男人养,那个好?不用选,傻缺,有钱也不养男人!

而男人养着你,那也是要求多多呀!既想你管好家,又想你生好娃!万恶的男人呀…。她哥哥除外!

韩家

“告诉我,蔺芊墨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

看着韩暮云双眼红肿,却异样冷静的样子,韩老夫人嘴角颤抖,想否认,可想到抵赖不认,栽赃蔺芊墨的后果…韩老夫人心里憋闷的厉害,却不敢挑战凤家权威,闭上眼睛,最终点头!

韩老夫人的承认,韩暮云的毁灭!压死骆驼的最好一根稻草。

韩暮云摇摇欲坠,脸色死寂般的白,“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云儿…。”

“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欺骗我?”戾气,低吼,泪水喷涌!

“云儿。别,别激动!”

听到韩老夫人的话,韩暮云笑了,笑的泪水飞溅,满脸讥讽,冰冷,“别激动?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告诉我要冷静,要无所谓吗?呵呵呵,呵呵…我爱的男人,因我的懦弱,弄得叫破人亡;我的女儿,因为我的心虚,食毒十多年…”

“云儿…”

“你让我离开祁寒,说是为了我一辈子的安逸。我应了,结果你却杀了他全家。”

“你让我喂毒给蔺芊墨,说是为了我以后的安稳不能留下后患,我允了,结果一切都是你在骗我。”

“你让我嫁给蔺恒,说违抗圣旨是不忠,说不能抹黑父兄舍命换来的荣耀。你这话,我也听了!可结果呢?”

“爱我的男人,恨我;亲生的女儿,恨我;拼尽全力守护的韩家,倒了;我听你的,信你的,而你却毁了我的一生…”

韩暮云再也承受不住,血气上涌,攻心,一口血红喷出,眼前景物晃动,往事历历再现,映现眼前…

“云儿,嫁给我好吗?”温润的男子,眼里满是柔情,带着忐忑,让人悸动!

可她,拒绝了!

“娘,你看桂花糕,哥哥给我买的,好甜!娘,你尝尝…”粉雕玉琢的娃娃,捧着桂花糕,递在她嘴边,笑的那样天真无邪,眼里满是濡幕,惹人疼惜!

可她,让她滚!

“因为你,我家破人亡,生不如死,韩暮云,我恨你…”温润的男子,柔情不再,只剩冰冷!

“痴肥不堪,浑浑噩噩,喂毒亲女,何以为母!”濡幕不再,只余清冷!

“祁寒,不要恨我…墨儿,对不起…。”对不起…呢喃,话说出才恍然发现她过去错的有多离谱。

眼睛缓缓闭上,眼泪顺着眼角滑落,爱了不该爱的,恨了不该恨的,她的悲剧其实都是她一手造成!

“云儿…啊啊,来人,来人…。”

听到耳边自己母亲的惊恐的叫声,韩暮云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渐渐失去意识!

蔺家

在听到这是一场因为复仇生出的谋算时,孟怜儿并未有多意外。如若真是要认女,就绝对不会弄得如此大张旗鼓,人尽皆知的。毕竟这并不是什么光彩事。是算计,她早已有预感。只是,她没想到的是,蔺毅慎竟然也参与了!

要毁了韩暮云,要毁了蔺芊墨!慎儿会有这种想法很正常,出手谋算她们也无可厚非。可…为什么会做的如此毫不遮掩?

孟怜儿面色紧绷,心里莫名觉得恐慌,却不是惊慌蔺恒会问罪!而是…。

“姨娘,姨娘…。”

蔺纤雨那慌乱的声音,让孟怜儿本就紧绷的神经,骤然绷的更紧,也越发,敏感,“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大…大哥…”

蔺纤雨话未出,孟怜儿脸色猛然大变,遂然起身,紧声,急切道,“你大哥怎么了?”

“大,大哥…”

“他怎么了?是不是出事儿了?”

蔺纤雨摇头,喘着气道,“我大哥他回来了!”

闻言,孟怜儿一怔,“什么?”

“是真的!现在大哥正在祖父那里呢!”

“我去看看!”说着,孟怜儿疾步往外走去。

蔺纤雨跟在后面,激动,又期待!大哥都回来了,那姨娘是不是马上就要被扶正了呀!她马上就要是蔺家嫡女了吗?心砰砰跳,迫不及待,蔺纤柔看着她以后还敢不敢拿着身份在她面前嚣张!

蔺纤雨满怀期待,孟怜儿却是完全相反,心里忐忑到了极点。

书房

“祖父,父亲!”

蔺毅慎半靠在软椅生被下人抬着进来,看着蔺昦,蔺恒,脸上带着浅笑,一如既往。

“嗯!”蔺昦点头,对于他的突然回来未有太大反应。

蔺恒皱着眉头,看着他,眼里没有了以往的慈爱之色,染上一抹暗沉。

蔺毅慎看了,淡淡一笑,“这次的事情,可是让父亲恼了孩儿了。”

蔺恒不答,只问,“为什么这么做?”

对于蔺恒的问题,蔺毅慎坦承不讳,答,“就如祁寒说的那样,我想让韩暮云死,想让蔺芊墨亡!呵呵…可惜,结果却并不如愿。不过,我也并不太意外。蔺芊墨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再次确认了!”

这坦诚的话,蔺恒听了,眉头皱的更紧了。一时看不透蔺毅慎的想法。

蔺昦皱了皱眉,没说话!

“父亲不用多猜,儿子说这些没有人逼迫,是我自己不想再遮掩什么,因为已经没必要了!”

听到这句话,蔺恒眼眸微颤。

蔺毅慎却前所未有的淡然,“现在事情既然都捅破了,我想衙门的人应该会到蔺家来找我问话,所以,我就先回来了,省的你们再麻烦着派人去接我。”

蔺恒听了抿嘴!蔺毅慎他这是不想活了吗?

“大少爷可在里面吗?”

“大少爷正在里面跟相爷,大爷说话,二姨娘你稍等。”

“好,好…”应着好,声音里却是掩饰不住的焦灼,担心。

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蔺毅慎垂眸,眼底划过一抹无奈,而后消失无踪,抬头,神色如常,嘴角带着淡笑,“祖父,父亲,我先出去了!”

“嗯!”

蔺毅慎被两个强壮的小厮抬出去,那完全残弱的样子,蔺恒看着脸色变幻不定。

“慎儿!”

“姨娘…”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就是好久没见姨娘了,就回来看看你!”

“你派个人回来说一声就行,姨娘自会过去,你又何必特意跑回来一趟!”二姨娘声音微微发颤。

“呵呵…反正我闲着也没事儿,动弹,动弹挺好!”

“慎儿。”

“走吧。”

“好!”

声音消失,脚步走远。蔺昦看着张虎,道,“派人看好大少爷。”

“是!”张虎领命离开。屋内剩下蔺昦,蔺恒父子,气氛一时沉寂。

蔺昦不说话,蔺恒沉默良久,开口,语气坚决,“父亲,儿子要休妻!”

蔺昦听了没什么表情,只道,“然后呢?”

“我现在还没想。”

“休了她,再娶吗?”

蔺恒沉默!

蔺昦面色冷硬,“你要娶,要休,我都没意见。不过,有一个必须的前提条件。”

蔺恒听了抬眸。

蔺昦看着他,声音沉沉,“必须离开京城!”

闻言,蔺恒脸色一变。

“你声誉已毁,仕途已尽,留在京城也不过是苦苦挣扎!再娶,也不过是给蔺家再添一乱。离京,官途虽无法再做大,可还有一个平稳。再成家,也还有一个平顺。这是你最好的,也是仅有的出路。”

蔺恒听了嘴巴绷成一条直线,满满的不甘。

蔺昦看了,重重叹了口气,“恒儿,为父年事已高,护不了你们太久了。就是现在,很多事儿我也已有心无力了。或许,只有退一步才能保你们一个安稳。所以,趁着现在还有退路,离开吧…。”

蔺恒不说话。

蔺昦声音低下,“皇上年事逐年衰老,很多事儿都会逐渐冒出。如果蔺家还只是一个相府,或许你还有机会选择站队,还会被诸皇子客气几分,我们蔺家纵然有权,却影响不大。可现在…蔺家牵上了凤家。蔺家地位水涨船高,同时也意味着危机越大。无人强迫凤家站队,但却一定有人胁迫蔺家表态。自来帝王交替,总是伴着一片血色,运气好,一族富贵,反之,稍有差池,万劫不复!乱世出,安世隐,这话说的是武将,不是我们文官。”

蔺昦意味深长,循循善诱,“现在离开,等待乱期过去。那时有的是机会。只要你在现任上做出成绩,再得凤家抚照,到时你想谋取一个高官之位也并非难事,恒儿,心急则乱,看清局势,来日方长呀!”

蔺恒听了神色郁郁,这些道理他不是不懂。可关键是,他现在已经不年轻了。如果这个时候再隐遁。那等到新帝上位,局势稳的时候,他恐怕也已经老了,更是有心而无力了。一辈子如此平庸度过,蔺恒无法甘心。

蔺恒的沉默,无声的反对,让蔺昦眼里溢出失望,神色疲惫,“你好好想想吧!”抬手,示意他出去。

“父亲你休息吧!儿子会好好斟酌的。”蔺恒说完,抬脚离开。

蔺昦看着他的背影,重重的叹了口气。如果他继续坚持,那么,他也只有强制他离开了。就算为此伤了父子情分,也比他一条道走到黑的好。

凤家

“干嘛呀!”蔺芊墨揉着眼睛睡眼惺忪。

“天色不早了!”

蔺芊墨听了,眯着眼睛看了看窗户,那昏黄的亮度,蔺芊墨看了觉得凤璟是不是睡糊涂了,“还早呀!”

“我该上朝了!”

蔺芊墨听了,眨眼,“郡王爷辛苦了!”说着,眼睛往床上瞄了瞄,咧嘴,凤璟走了,她就可以睡床了。软榻什么的,睡觉太难受了。

看出蔺芊墨在打什么主意,凤璟没说什么,只道,“起床给我更衣!”

“好嘞!”为了睡床,蔺芊墨很是积极,从软榻上滚下来,麻溜去拿衣服。

“郡王爷,请伸胳膊!”袖子穿好。

“郡王爷,请抬胳膊!”腰带系好。

凤璟垂眸,看着在他身前跟小鸟一样,乱扑腾的女人,那欢快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是在献媚。如果真是,他倒是乐意接受,可惜,她这么高兴为伺候他更衣的初衷,却是为了睡床。如此,感不到愉悦,只感到呱噪!

“好了,哎呀,郡王爷身材可真是好,就这么随便穿穿都如此有型!”

“有型昨天晚上在洗浴间,也未见你流连忘返。”

“呵…呵呵…我那不是担心郡王爷受凉,害羞吗!”

“我走了!”

“郡王爷慢走!”九十度鞠躬,欢送!

“嗯!”

凤璟缓步走出去,听到身后的动静,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不由顿住,转头…

相公抹黑上朝,妻子抱着被子心满意足,欢天喜地的在床上打滚,就差饮酒庆贺了。还有那姿势,嚣张的四仰八叉,难看的令人发指,因为她那姿态,彰显出他是多么的多余!

凤璟眼睛眯了眯,视线落在那外露的光洁脚踝上,手不自觉握了握,那一瞬间生出捏碎的念头。

未接触的时候,这丫头是麻烦。接触后…有些招人恨呀!

不过,看着蔺芊墨那没心没肺的样子,凤璟又有了新的认知。要是抓不住这丫头的心,这辈子就算是在一起也肯定是怨偶。而且,他或许还是受气的那个!因为此刻心口就有些发堵!

强烈的视线不容忽视,蔺芊墨一凛,猛然坐起,在看到站立在门口处,竟然还未出去的凤璟后,灿灿,呵呵…“郡王爷,可是忘记了什么东西了?”

忘了削你一顿!这是凤璟脑子里的第一反应,不过在想法在脑子晃了一下就隐没。

“郡王爷…。”

“在府里的时候记得叫相公!”凤璟说着,清楚的看到蔺芊墨眉头挑了起来。看着,不咸不淡的加了一句,“我们为何成亲你清我明!但是,其余人不知。如此,亲近一些,你会少很多麻烦!”

其余人?指的是他的父母,自己现在的公婆吧!蔺芊墨拖着下巴若有所思,如果她做出以凤璟为天的贤惠样子,那么他的父母看在凤璟的份上,也会对她宽容一份么?

如若是这样还真值得考虑,毕竟,这古代婆婆要拿捏媳妇儿,还很是一拿一个准儿!反抗事儿更多。如此…

“嘿嘿…我表示爱慕,你做出维护!”

“如果不想,可以不用表示!”

摔!凤璟这厮,果然不是绅士!

“我走了!”

“请小心慢走!相公…。”

听到后面那两个悠悠长长的字眼,凤璟脚步顿了顿,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这感觉…。磨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