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要死了吗?/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郡王妃,时辰不早了,老奴伺候你起身吧!”

“大爷和大奶奶已经起身了,郡王妃您该去请安了!”

“郡王妃…。”

蔺芊墨听着,头从被子里拱出来,望着床幔双眼发直。忙活着把风璟伺候走了,结果…她就在床上做了一下伸展运动,连眼睛都还没闭上,就被告知要去请安了!何其残忍,何其郁闷…

“郡王妃…。”

听着嬷嬷催促的声音,蔺芊墨转头,看着她双眼无神!如果她问,可以不去吗?老嬷嬷肯定觉得她很是奇葩。

看着蔺芊墨那灰暗的眼神,好似被谁坑了钱似的表情。老嬷嬷低头,神色不定,可是她说错什么话了吗?

“给我拿衣服过来吧!”

“是!”老嬷嬷赶紧应,虽然郡王妃的声音听起来是那样的幽幽怨怨,不过,作为奴才她表示什么都没听出来。

“郡王妃,穿这件浅红色的衣服吧,看起来喜庆!”

“好!”

“郡王妃,你看梳什么发髻好?”

“衣服已经很喜庆了,头发就梳的简单点儿吧!别太花俏了。”

“是!”

“脸上什么都不用,就这样吧!”蔺芊墨挡下丫头欲往她脸上扑粉,抹胭脂的手。

小丫头犹豫着,最终说道,“可是,王妃的气色看起来不太好!”

蔺芊墨听了没说话,看着镜子里自己明显略显苍白的脸色,一副萎靡的样子。感到十分的满意。昨天发生那么大的事,她哭的那样波涛汹涌的,今天这副样子刚好,要是红光满面的那才是奇怪呢!

*

“大爷,大奶奶,大少奶奶来了!”

听到这禀报,蔺芊墨垂眸,好嘛!郡王妃变少奶奶了,听称呼都被压了一头。

禀报完,听不到回应!

这是给她下马威吗?蔺芊墨勾唇,做凤璟妻子,她真没什么感觉。不过,这下马威一来,做儿媳妇儿的感觉忽然就来了!长见识的机会来了,她可一定要好好学习一番,都说婆媳相处可是很大的一门学问。她这算是提前实习了。

想着,蔺芊墨不自觉的背脊挺的更直了,姿势透着一股绝对的恭谦!

守在门口的丫头,婆子。从蔺芊墨进入院子的那一刻都在不着痕迹的观察着她。对于蔺芊墨她们可是一点儿都不陌生。过去关于她个各种事迹,对于她的过往却都到了耳熟能详的程度。

以前,她们也没少嘀咕,拿她的事当乐子消遣,还曾笑言;京城就是因为芊墨郡主,才会变得如此精彩。她的存在,给人平添了不少的乐趣,谈资!那个时候的蔺芊墨,凤家的主子对她没有一个看得上的。就是她们这些下人也可以随意编排,取乐!

然,谁能想到,就这么一个一无是处,不堪又愚笨的人。现在竟然摇身一变成了郡王妃,成为了凤家未来的当家主子呢!

而且,还是国公爷亲自去请的旨意,就凭这一点儿,在凤家就无人敢对蔺芊墨有一丝不敬。无论心中什么想法,凤家的主子不敢妄议,下人更是不敢显露一分。

而,从旨意下来,又忽然爆出她和九爷的事,这搁在一个女子的身上,一个水性杨花,朝三暮四的名头定是坐实了。以后也必招人唾弃,身败名裂是肯定的。

然,这种肯定在她的身上却出了例外,凤家竟然超乎意外的选着维护。更让人意外的是郡王爷竟然也同样态度。让人震惊,更让人不明。

还有昨天拿起事,虽然现在已经证实了是他人的谋算。可当时国公府的做出的反应,还有郡王爷的态度。对他人淡漠无视,对她默默守护。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国公爷认定了这个孙媳妇儿,证明了郡王爷对郡王妃的一种相信,不欲弃,就是说并不是完全无所谓呀!

看清了,不由唏嘘。蔺芊墨肯定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儿,才有了这样的造化!

这些她们做下人的看的清楚,府里的主子看的明白。相信蔺芊墨这个当事人心里也不糊涂。如此…有了国公爷的认同,郡王爷的接受。那么,她这个地位已有保障的郡王妃,以后会如何呢?会怎么样的恃宠而骄,嚣张跋扈呢!

大奶奶或许也是同样想法,所以,首次请安就对她用上了下马威!现在,均静待蔺芊墨的反应!

随着时间的流逝,蔺芊墨神色依然,表情如初,未见不耐,未见忐忑,当然更没有丝毫要发怒的迹象。静静站着,静默不语!

这副模样,丫头婆子看着神色不定,低头,若有所思,外面的人都说蔺芊墨变了,跟以前已经不同了。她们本来还半信半疑。可现在看来,或许真的已经不同了吧!

“少奶奶,让你久等了,快快请来…。”

看到从屋里出来的婆子,听着她那热切的话语。蔺芊墨淡淡一笑,久吗?才半个小时而已嘛!她华丽的晕倒姿势才刚刚想到第十种。其实,她还可以再站半个小时,只要他们有耐性。可惜,他们这耐性差了些,连累晕的时间都不够。

“都是老奴笨手笨脚的,不小心把茶水洒在了奶奶身上,劳累大奶奶又重新换了一次衣服,还劳的少奶奶多等了这么久!这都是老奴的错,还望少奶奶不要怪罪才好呀!”

蔺芊墨听了,对于怪不怪罪的话不予回应,只是轻笑着,十分温和道,“嬷嬷贵姓?”

吴嬷嬷听了,眉心一跳,什么意思?要记住她,等着过后把怒气撒在她身上吗?吴嬷嬷暗腹,冷笑,面上却是丝毫不显,“不敢当少奶奶一个贵字,老奴贱姓吴!”

“吴嬷嬷!”

“是!”

“进去吧!别让母亲久等了!”

听到蔺芊墨的话,看着她那浅笑盈盈的模样,吴嬷嬷眼神闪了闪,眼里划过什么,不再多说什么,垂首,“少奶奶请!”

蔺芊墨颔首,“有劳!”

“不敢!”

吴嬷嬷跟在蔺芊墨身后,看着她不急不缓,走的稳稳的脚步,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或许,这位少奶奶,跟二小姐所说的并不相同!

“父亲,母亲!”蔺芊墨微微俯身,规矩十足。

“嗯,起来吧!”肖氏声音淡淡,透着淡漠。

“嗯!”凤腾淡淡应了一声,未多说一个字。

“是!”蔺芊墨还未站直,那不愉,冷厉的质问声响起。

“郡主可是没看到我吗?”

这是要找茬呀!就是看到你了,也不可能给你也随着行礼。熊孩子…

蔺芊墨动作未有一丝停顿,站直,抬头,眼眸看向凤嫣,勾唇,笑的软软,和和,“二妹妹。”

“不敢当,叫我二小姐就好!”

蔺芊墨听了,笑容更加柔和,“如果二小姐喜欢我这样称呼,我很愿意服从。不过…。我只是担心让外人听了,会觉得我们姑嫂不亲近!”

“我和你本来就不亲近!”

“我们只是不熟,怎么会不亲近呢?你是相公嫡妹妹,我也是拿二小姐当亲妹妹的,以后我们可是最亲的人!”蔺芊墨很是好脾气地说着凤嫣最不爱听的话。果然…这动听的话,凤嫣听了脸色更难看了。

“谁跟你是最亲的…”

“嫣儿!”凤腾皱眉。

肖氏看凤腾面露不愉,适时开口,“嫣儿,不得无礼!”

“娘…。”凤嫣不忿的话,在看到凤腾皱起的眉头后,悄然顿住了,抿嘴,“知道了!”

“璟儿呢?”

“回母亲,相公上朝去了!”

肖氏听了,为凤腾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不由道,“早上天气有些凉!”

“母亲说的是,以后早起,媳妇儿一定记得给相公多加一件衣服。”她是多么受教的媳妇儿呀!

肖氏听了点头,“嗯!”

凤嫣却是意见多多,开口即训斥道,“这种事儿还用娘提醒你吗?早上天气凉这傻子也知道,不用交代你也该给哥哥添加衣服,这么点儿小事儿都想不到吗?真是没脑子!”

傻子?没脑子?这尖锐,刻薄!

蔺芊墨抬眸,看向凤嫣,眨眼,“没脑子吗?夫君也说我笨笨的,所以才会总是被人算计,欺负!”

我不生气,我认同了你对我的评价,承认了自己的笨。那你呢?

凤嫣脸色即刻沉了下来,“蔺芊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说我欺负你吗?”

这还用我说吗?

蔺芊墨看着凤嫣,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满满的无奈。

“蔺芊墨…。”

“够了!”

“爹爹…。”

凤腾看了她一眼,虽什么都没说,可凤嫣看着那凤腾那清淡的眼睛,心里却发怯的厉害,低头,嗫嗫不敢放肆!

这个时候要为凤嫣说好话求情吗?不,说了凤嫣不会领情。说不定还会适得其反,肖氏会认为她是做作的虚假。毕竟,凤嫣刚才那尖利的字眼,谁听了都不会感觉舒服!

可若什么都不说,那就是在幸灾乐祸,是心胸狭隘。这样的嫂子,这样的媳妇儿,现在已经跟她们离了心,存了怨!可是…。她们怎么想她怎么一点儿都不在意呢?不过,比起明面上玩儿厉害,她还是觉得背后来软刀子更好!所以…。

蔺芊墨从袖带里拿出一个手链,虽不名贵,却很是精巧,精致可爱,“这是昨天郡王爷看到买的,可是昨天回来天色晚了,今天郡王爷又早早的出了门,所以,就让我带来了。”说着,递给凤嫣,轻轻一笑,“送给二妹妹!”

黑着脸的凤嫣听了,表情变得惊疑不定,“给我的?”

“嗯!”

确认,“我哥哥买的?送给我的?”

“嗯!”

确定了,凤嫣不敢相信,惊喜难掩,尖酸刻薄统统不见了,伸手从蔺芊墨的手里抓过手链,高兴不已,“娘,爹爹,你们看,哥哥给我买的!”

看着凤嫣高兴的样子,肖氏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很漂亮!”

“是吧!是吧!嘻嘻…。娘,你帮我戴上!”

“好!”

“娘,哥哥这还是第一次给我买礼物呢!”

“怎么?这是对你哥哥有意见了?”

“才没有呢!嘻嘻…。娘,你看,很合适我是不是!”

“嗯!很好看!”

凤嫣听了笑的更开心了,“哥哥眼光真好!”

看着心情大好,已忘乎所以的凤嫣,凤腾转眸看向蔺芊墨,却看到蔺芊墨也正看着他。

嘴角含笑,目光清明,透彻,不怒,不惊,淡然而随意!

看此,凤腾神色微动,“刚才嫣儿无撞了!”

这话能附和吗?绝对不能。而且,凤腾能纵容凤嫣来这么一出,对于凤嫣的疼爱显而易见。不过,能疼爱女儿,也不能随意当她是软柿子随意捏着玩儿。

蔺芊墨轻轻一笑,“唇齿之间,不是我碰到你,就是你咬到我,磕磕绊绊在所难免!”唇齿之间从来都是相互的,今日我受伤,来日就有可能是你受疼。

潜意的话,凤腾听明白了,如此,也感觉真实,完全的包容才让人感到虚假。不过,这种你来我往的性格。这种当着他这个爹的面,警告他女儿的话。凤腾却并不欣赏…

“磕磕绊绊再说难免吗?”

听出了凤腾的不快,蔺芊墨避而不答,笑容加深,只道“郡王曾说,身为凤家人,首先要学会的就是护短。见了父亲,我恍然感觉,郡王这话是由何而来了!”

这话是挖苦吗?是说他是非不看,只懂得护女吗?凤腾眉头微扬,“你是指着我是非不分?”

蔺芊墨摇头,“不,我是感觉,父亲能护着凤家女,同样也会护着凤家媳。”

这是拍马屁!凤腾不由感到好笑,“或许吧!不过…。”凤腾没说完。

蔺芊墨含笑接下,“不过这并不容易!要得父亲,母亲的维护,就一定要明白,就算兄弟姐妹之间,有再多的磕磕绊绊,最终还是要懂得家和方能万事兴!”

“凡是都是说起来容易!”好听话,谁都会说。

“父亲说的是,有的时候明白,却并不容易做到。这一点儿在二小姐刚才说我无脑的时候,我已深刻的体会到了!”蔺芊墨点头,深以为然。

凤腾听了,不由笑了。

凤嫣和肖氏,看着凤腾脸上的笑意,两人眼里均是露出惊色。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凤嫣看着蔺芊墨神色不定,这女人到底说了什么,竟然能让父亲露出笑容?

肖氏更是惊疑不定。凤腾这几年身体越发不好,人也越发沉寂,很少再有开怀的时候。可今天竟然笑了…

看着凤腾嘴角那一抹浅淡却清晰的笑意,肖氏心里酸酸的,眼睛也有些涩涩的,赶紧隐下,压下心里的酸涩,转头看向蔺芊墨,比之刚才脸色也缓和了很多,“你也别站着了,坐下了吧!”

“好!”

蔺芊墨应是,可还未坐下,凤二小姐不满的声音顿又响起来了,“不行!婆婆吃饭的时候,你要在一边伺候,这是为媳妇的基本,你连这都不知道吗?”

肖氏看了本想说些什么,可看到凤腾已悠然的开始用饭,好似乐的看蔺芊墨被为难一样。如此,肖氏嘴巴动了动又合上了。

蔺芊墨扬了扬眉,“二小姐!”

“干嘛?难道你不想做!”

“不是,我只是想说,你的手链沾到油了!”

“啊…你,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

“赶紧去清洗一下吧!不然,可是会洗不掉的。让郡王看了,也会以为你完全不珍惜他送的礼物呢!”

凤嫣一听什么都顾不得了,“娘,我先走了!”说完,麻溜的走人了。

凤腾吃饭的动作顿了顿,看着凤嫣的背影…。第一次感觉,他太久没回京城,女儿不但大了,可也傻了!

蔺家

“慎儿,你老实告诉姨娘,你为什么突然想到回来了?”

看着孟怜儿那紧张的样子,蔺毅慎叹了口气,“姨娘,你不用乱想。虽然这样子活着是有些无趣,不过我还没想过去死!”

听到蔺毅慎的话,二姨娘松了口气,同时心里也酸胀的厉害,“慎儿,你千万不要瞎想。你要有信心,姨娘会找最好的大夫一定会医好你的。”

蔺毅慎笑了笑,没说话!

那明显不相信,也不抱希望的样子,看的二姨娘眼泪瞬时掉了下来,“慎儿…。”

“姨娘不说这个了!”蔺毅慎适时转移话题,“蔺毅谨呢?”

“好像相爷让他去办什么事儿了!已经离开两天了!”

蔺毅慎听了眼睛眯了眯,“是吗?”

“怎么?可是觉得那里不对吗?”

“呵呵…。姨娘,现在有些事儿我已经不去探究了。”蔺毅慎看了一眼自己残废的腿脚,淡淡道,“因为已经没有必要了!”就算现在蔺毅谨没了,蔺家也不会由他一个残废的庶子来当家。

“慎儿…。”

“大公子…。”,门口小厮的声音,打断了二姨娘的话。

“进来吧!”

“是!”

“什么事儿?”

“大公子,二姨娘,刚才韩家来人了!”

闻言,二姨娘心头一跳,蔺毅慎淡淡道,“来做什么?”

“大夫人好像不行了!来请大爷去韩家一趟。”

“什么?”二姨娘听了不由一惊,“你说韩暮云快不行了?”这意思是,韩暮云要死了吗?

蔺毅慎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父亲怎么说?”

“大爷…本推拒了。不过,后来被相爷叫去说了些什么后,现在已经去韩家了。”

蔺毅慎听了,眼里溢出嘲弄。

二姨娘神色不定,“慎儿,你说韩暮云她真是真的快死了?还是,只是苦肉计呀?”

对韩暮云,二姨娘心里一直当她是敌人般的存在,十多年来天天都恨不得她早死。现在心愿猛然实现,二姨娘心里却觉得怪怪的。

韩暮云死了,慎儿的仇也算是报了,虽然一直没找到证据,可孟怜儿认定就是韩暮云做的。现在她死了,孟怜儿却忽然彷徨了,觉得韩暮云解脱了,而她自己却还在继续绝望的活着!

蔺毅慎没回答,若有所思,“你说蔺芊墨听到这个消息会做什么呢?”

“她?韩暮云对她那样,她的死活,蔺芊墨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吧!”

蔺毅慎听了,没说话,神色莫测!

凤家

“听说,我送了风嫣一条手链?”

“怎么样!我做的不错吧!很好的和睦了你和妹妹的关系!”

“等到她知道不是的时候会如何?”

“那说谎的也不是我,肯定是你!”

凤璟听了扬眉!

“嘿嘿…。因为你比我害羞嘛!做哥哥的都这样,送东西从来都是默默的。”所有哥哥的马屁都拍到了。

凤璟没说话!

“郡王…”

“称呼!”

“相公!”

蔺芊墨声音软软,凤璟听了看了她一眼,这声音,心里痒的厉害,因此更刺耳!

“说!”

“今天晚上你睡榻好不好?”虽然感觉,这提议完全没通过的可能。可还忍不住问一问。

“说正事,别说笑话!”

“郡王爷,你知不知男人必备的一种东西,叫风度。”

“遗憾,我不是真正的男人!”

蔺芊墨:……说这话你是有多骄傲。

“而且,本郡王自我感觉很有风度。”

“是吗?”

“昨天在沐浴间,对你我很有想法,可我什么都没做。”

蔺芊墨听了,表情干巴巴!其实,关于凤璟的脑子里的如是想法,她还真是一点儿不想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她只能说…。

“我果然很有魅力呀!”

“男人的本能而已!”

闻言,蔺芊墨豁然起身,“凤英,我饿了,让人摆饭吧!”

凤璟看着扬眉,淡淡道,“我对你有想法你不见得高兴,我对你无反应你也不见得开心,女人…。”

“所以,郡王爷但凡这类的想法,还是深深的埋在脑子里的好。女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任性。你不懂女人,就跟我完全不懂郡王的风度一样。”蔺芊墨说完,抬着下巴走人了。

被男人幻想身体各种猥琐,没人觉得舒服!而男人裸着,看着你完全无任何想法,让人怀疑自己魅力!

凤璟看着蔺芊墨那穿着罗裙,迈着四方步的背影,“确实任性!”

吃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蔺芊墨刚刚的小抑郁瞬间得到了治愈…

“哥,哥…。”

听到这声音,蔺芊墨拿筷子的手顿了一下,看着凤璟道,“你妹妹一来,让人觉得连菜的颜色都淡了三分,希望味道没变。”

凤璟听了看了她一眼。

蔺芊墨看了,自动道,“诸如此类的想法,我以后也会深深的埋在心里。”

蔺芊墨说完,凤嫣犹如一阵风似飞了进来,“哥…”

“嗯!”

“哥,你看!”凤嫣对着凤璟晃了晃自己的手腕。

凤璟扫了一眼上面的手链,“挺好!”

“哥,真的是你送给我的呀?”

听到这句话,蔺芊墨看了凤嫣一眼。还怀疑不是凤璟送的?看来,还是挺了她这哥哥的!

“嗯!”

听到凤璟的回答,蔺芊墨丝毫不意外,夹起一块鱼放嘴巴里。聪明的男人,都知道何谓家和万事兴。

凤嫣当即笑开了花,“哥,你怎么想起给我买礼物了呀?”

“顺便!”

如此敷衍,却一点儿没有减淡凤嫣的喜悦。顺便,那也是因为哥哥想着她!

“哥,谢谢你,我很喜欢!”

“嗯!”

听着凤嫣一口一个哥的,蔺芊墨恍惚了一下,蔺毅谨现在不知道走到哪里了?不知道是不适应…。“呃…”下巴忽然被扣住,忽然遭受攻击,蔺芊墨反射性反击,脚瞬时抬起!脚踝却即刻落入一个大手中。

“蔺芊墨,你疯了,你在做什么?”

听到凤嫣的怒叫,蔺芊墨回神,对上凤璟清淡的眼眸。

凤璟对于蔺芊墨那极快的反击,反应平淡,扣住她的下巴,淡淡道,“吃到鱼刺了。”

“呃…”

凤璟松开手,蔺芊墨吐掉口中鱼块。

看着上面的鱼刺,凤嫣眼睛冒火,“蔺芊墨你个疯女人,我哥一片好心,你却踢他,你…。”

“抱歉!”过去带来的习惯。因为反应慢了,就会没命。

“对自己的夫君动手,你一句抱歉就完了?”

“凤英,送二小姐回去!”

“是!”

“哥…。”

凤璟没说话。

凤嫣牙齿咬唇,狠狠瞪了蔺芊墨一眼,转身,气哼哼的走了出去。

“看来,她对我意见很大呀!”

“太过骄纵!”

“你这话要是让她听到了,她不会生你的气,却绝对会把我跟恨的刻骨铭心。拉仇恨呀!”

“吃饭吧!”

“嗯!”

凤英回来,垂首道,“郡王,郡王妃,韩家来人了。”

蔺芊墨听言,咀嚼的动作有瞬间停顿。

“说!”

“韩暮云快不行了,想请郡王妃回去看看。”

“嗯,下去吧!”

“是!”

凤英离开,凤璟没说话,静静看着蔺芊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