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好想挠死他/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芊墨无意识转动手里的筷子,静默!韩暮云会如何,她无感觉。只是…。

“等到蔺毅谨归来,面对韩暮云的身亡。你说,他会是什么感觉呢?”

“我不是他,确定不了他的想法!”

蔺芊墨听了微笑,带着一丝怅然,“她活着,他心里有怨!她死了,临死却无缘再见。那时心里的怨,会不会成为一种抹不去的遗憾呢?”

“或许,他并不在意。”

蔺芊墨摇头,“有的时候,怨也是因为在意!蔺毅谨对韩暮云失望过,心凉过,可也敬爱过。父母跟孩子之间的情,跟一般的亲情不同,跟爱情,友情也不一样。因为父母很难替代,他们给予的爱,无私时无人可取代;而他们给予的伤害,留下的痕迹也难以抚平。最深的爱,最痛的伤,母亲于孩子,孩子于母亲其实都一样。很难做到无所谓!”

蔺芊墨淡淡道,“韩暮云在的时候,蔺毅谨对她或许有各种抱怨。可,一旦她不在了。那个时候,他回忆起来也许已记不起她的亏欠,反而总是不由想到她的好。毕竟,韩暮云对蔺毅谨真心的疼爱过。他记得越清,心里的遗憾就会越重!人总是这样,等到彻底失去时,缅怀的总是她好的一面。”

“有的时候,偏偏是因为不够完美,反而才是最大的完美。就如韩暮云和祁寒的爱,就是因为无法在一起,他们才总是幻想出,如若他们生活在一起会是何等的幸福,如何的完美。其实,如若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只会叹一声,也不过如此。因为,幻想总是过于美好,而现实却只是油盐酱醋茶!”

凤璟静静听着,自动屏退那最后一段不知道是感叹之言,还是说给他听的,意有所指之言。只淡淡道,“蔺毅谨如此,那你呢?”

蔺芊墨抬眸,看着凤璟,“向往过母亲的疼爱,切身的体会之后,叹息过于母爱无缘。她活着的时候,我觉得那是一个麻烦,她死了,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庆贺的。”

去留随意,她淡然无谓。

“不在乎韩暮云的生死,只在意蔺毅谨的感受!”足够的凉薄,也极端的极致!舍了的,弃的彻底;在意的,护的彻底!

蔺芊墨没说话!

凤璟抬手,缓缓抚上蔺芊墨勃颈处,清淡的眼眸,灿若琉璃,又暗若深潭!

蔺芊墨皱眉。

手指触摸到蔺芊墨脖颈肌肤,凤璟缓缓开口,“白皙,细嫩,漂亮,却又如此纤弱;让人想亲吻,却又想捏碎;想得到你极致的在意,却又不喜你那太过倔强的性情。”声音磁沉,轻缓,魅惑,又冰冷,“明明是个麻烦,却偏偏又如此撩人心动!”

这样带着杀意的表白,作为女人听了以后该作何反应呢?是说他帅呆了?还是该表示自己其实已经被吓傻了?

“郡王爷,如果以后想吓唬人,你可以什么都不用说,直接拿黄白之物出来,我保证晕!”

“没情趣的丫头!”

听到这句话,再看凤璟那淡的跟水一样的表情,蔺芊墨咧嘴,觉得牙疼,“郡王的情趣,就跟您老的风度一样,真切不懂!”蔺芊墨说完,拉下凤璟的手,起身往内间走去。

直到蔺芊墨背影消失,凤璟收回视线,垂眸,看着自己身体某处,一个碰触出现的异动,眉头微挑,是药到病除,一针见效?还是…

书上那身无寸缕的男女,第一次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了脑海中,只是人物已有所不同。第一次清楚了解男人的欲望,竟然是在饭桌上?面对蔺芊墨,他这是要步入随处都可能情动的程度吗?想着,凤璟不由按了按眉心…。挫败的狼狈不堪!

韩家

看着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呼吸微弱,毫无生机,随时都有可能撒手西去的女人。蔺恒除了厌恶之外,再无其他感觉。

蔺纤柔站在一边,脸绷的紧紧的,嘴巴紧抿,眼圈有些泛红,可却无泪!她不想韩暮云死,因为她还没定亲,因为会少了一个护着她的人。可她也不想韩暮云活,一个不慈,又跟野男人有染,苟合的母。只会拖她的后腿,给她抹黑,完全无法给她添彩,更会给她的亲事儿添加阻碍!

有韩暮云这样一个不堪的母亲在,高门那些夫人,哪个还会看上,喜欢她?蔺纤柔此刻,对韩暮云无任何留恋,只有愤恨!

韩暮云是疼了她十多年,护着了她十多年,可那又如何?身为母亲对儿女不都是如此。护着孩子那是应该的,可因为自己的私欲,敢偷人,为此拖累儿女,几乎毁了女儿一辈子的母亲,恐怕这世上韩暮云是唯一的一个吧!

“人我已经看过了,告辞!”蔺恒说完,甩手转手欲离开。

蔺纤柔抿嘴,转身,跟在蔺恒身后,准备离开。

“站…站住!”

对于韩老夫人的话,蔺恒充耳不闻。蔺纤柔脚步顿了顿,见蔺恒没有停下的意思,也随着走了出去。

韩暮云已经这样了。现在,她能指望的恐怕只有蔺恒了。所以,任何或许会惹蔺恒不高兴的事情她都不会做!

“蔺…蔺恒…”韩老夫人激动,奈何说话不利索,要说的话有很多,却说不出。

“姐夫,我觉得你最好还是等一会儿的好!”韩暮莺开心,不急不缓道,“我已经派人去了风家请蔺芊墨,她应该马上就快到了。或许,凤郡王也会跟着一起过来也说不定!”

闻言,蔺恒脚步不由顿住。

韩暮莺看了嘴角轻扬,满满的嘲讽,“蔺大人还是再等等吧!不为韩暮云,为了你最重要的仕途着想。我觉得蔺大人还是看清楚郡王妃对韩暮云的态度比较好。免得你跟郡王妃意见不一致,到时候在闹出什么矛盾来!蔺大人,你说呢?”

蔺恒没说话,蔺芊墨对韩暮云的态度,他是想探究清楚。不过…凭着韩暮云过去对蔺芊墨做下的那些事儿。蔺恒感觉,对于韩暮云,蔺芊墨的感觉应该跟他差不多,痛恨不已,死了才痛快!想着,不由转眸看了一眼蔺纤柔…。这个韩暮云最疼爱的女儿,尚且都是如此态度,更何况是蔺芊墨了!

感觉到蔺恒的注视,蔺纤柔抬眸,瞬时眼泪汪汪,犹如被遗弃的小动物,“爹爹…”

蔺恒看着面无表情,“如果你舍不得你的母亲,可以留在这里!”

见蔺恒误会,蔺纤柔即刻摇头,急声道,“女儿是为父亲感到委屈,父亲这么好,可母亲她竟然…。”余下的话,蔺纤柔聪明的没说完。只是低头垂泪,愤愤不平!

有些话蔺恒肯定不愿意听,有些事儿蔺恒毕竟不想被提及。所以,点到即止!

看着蔺纤柔为自己抱不平的样子,蔺恒心里嗤笑,腹诽;韩暮云这话你可听到了?你面临生死之际,你最疼爱的女儿,却在用讨伐你,来讨好我。呵呵…你最好是听到吧,那样才能死不瞑目!

蔺恒看了蔺纤柔一眼,即收回视线,抬脚,重新走进屋内。

蔺纤柔看了,低着头,默默的跟了过去!

看着在蔺恒身后跟尾巴似的,努力跟蔺恒保持一致的蔺纤柔。韩暮莺抚着肚子,冷冷一笑,“蔺纤柔,既然无心就不要守在这里了,出去吧!”

蔺纤柔抿嘴,没动!

“滚出去!”

韩暮莺这话出,蔺纤柔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青白交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哎呦,现在连姨母都不叫了呀!怎么?现在看韩家落寞了,不堪了。你这位一直在我们面前讨巧卖乖,装可爱的外甥女,就这么迫不及待要跟我们撇清关系了么?”韩暮莺眼里满是讥讽,“果然是个有奶才是娘的主儿,狼心狗肺!”

“韩暮莺…”

啪…。

蔺纤柔话出,韩暮莺干脆利索挥巴掌。

“你…。”刚开口,下巴被韩暮莺紧紧扣住!

“蔺纤柔,我韩家就是变得再不堪,我韩暮莺再落寞,也不是你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小妖精,可以随意欺辱的。”

小妖精?这字眼让蔺纤柔脸色乍红,乍青,“放开我…”

蔺纤柔的挣扎,让韩暮莺手上的力道加大,长长的指甲掐入蔺纤柔的那娇嫩的肉里,眼神阴鸷,冷凝,嘴角带笑,满满的恶毒,“再敢多说一句不敬的话,我就撕了你这张嘴,我说道做到,不信你可以试试!”说完,猛地甩开蔺纤柔。

“呜…。”蔺纤柔倒在地上,看着手心里擦破的痕迹,眼泪掉落,抬头,恨恨看着韩暮莺。

那眼神,那作态,看的韩暮莺笑了出来,“哎呦,还会玩儿手段了呀!我都没用力,你这故意摔在地上是给谁看呀?给你父亲么!知道他因为韩暮云恼上了韩家,你也赶紧做出这副样子,表示仇视韩家么?呵呵…。人不大,心眼倒是不少。可惜呀…。”

韩暮莺摇头,很有兴致的挑拨离间,“可惜,你这副识时务的样子。蔺大人看了心里绝对不会感到安慰的,他只会更加远着你!因为他会想,韩暮云过去对你这个女儿多好,简直就是掏心掏肺呀!可她现在倒霉了,马上就快死了,你这个女儿是怎么回报她的?躲之不及,恨不得她立马早死。这样完全不记情,只求好处,没了益出,即刻就能翻脸的没心没肺之人。谁脑子有病才会对你好,对你付出…”

韩暮莺说着,饶有兴致,心情颇好的欣赏着蔺纤柔那青白交错,愤然又慌乱的神色,“呵呵…。蔺四小姐,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讨好不了蔺大人,反而让你的父亲更好的看清楚了你的本质!翻脸如翻书,有奶便是娘,冷酷无情,冷心冷肺!这些词用来形容你再恰当不过了。”

“呜呜呜…。现在母亲不在了,你们就开始欺辱我这个没了娘的女儿,你们…。”

“你母亲她是快不行了,可还没死呢!装可怜装到都可以诅咒自己的娘了,你可真是好样的。”

“你…。”

“别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真他娘的腻歪。邓嬷嬷,把人给我拉出去,看着碍眼死!”韩暮莺满脸嫌恶,说话更是完全不留情面。

邓嬷嬷垂眸,走到蔺纤柔跟前,“四小姐,请!”

“爹爹…。”蔺纤柔委曲求全的求助声。

蔺恒却是未看一眼,只是看着韩暮莺,面色沉沉,眼里满是冷笑,“怎么?这是在为韩暮云抱不平吗?”

“呵…我跟她姐妹情没那么深。”韩暮莺抚着肚子,清淡道,“我只是看着蔺纤柔那副作态太碍眼。也不想肚子里的孩子变得跟她一样,所以,你以后少出现在我面前,不然…。”

韩暮莺勾唇,恶意满满,“不然,我以后只要出门,一定在那些个夫人的面前,表示我对你深深的喜爱。被我这么一个心狠毒辣的姨母如此喜欢,想来,那些夫人对你印象一定会更好的。”

韩暮莺话出,蔺纤柔脸黑如墨,咬牙切齿,恨不得咬她两口。

韩暮莺欣赏着,笑的怡然自得。

门外,蔺芊墨抬头看着凤璟,扬眉,“没想到这位韩三小姐,是如此真性情的人。”

凤璟听了,不咸不淡道,“当初她帮着韩暮烟想要你命的时候,也是如此真性情!”

蔺芊墨听了勾唇,“帮着姐妹,多仗义呀!”

“不记得受的痛了,还是已经忘了药的苦了?”

蔺芊墨听言,咧嘴,那苦哈哈的味道记忆犹新,“可惜,如此仗义的人跟我不是一伙,而是来对付我,真遗憾呀!”

“郡王爷,郡王妃…”邓嬷嬷看到两个人,赶紧上前请安。

被赶出来的蔺纤柔看到两人,眼泪瞬时掉了下来,“郡王爷…姐姐。”

那绵长的声调,蔺芊墨倒牙,酸!听着这么娇滴滴的声音,凤璟是什么感觉?抬头,看向凤璟…

头仰起的那一瞬,腰上忽然一紧,身体被圈住,落入一个精壮却也陌生的怀抱中,同时一抹阴影俯下,唇上既多了一抹温润!

干燥,炙热,气息淡淡,干爽清香…

动作霸道,粗蛮,强势,吞没,吸允,深入,不错过任何一个角落,遂然不及,极具攻略!

深沉的触感,蔺芊墨脑子有片刻空白。回神那瞬,眉心猛跳,手抬,脚动,同时身上禁锢一松,男人退开,除了那尤显深谙的眼眸,其余仍旧一身的风轻云淡!

“软,香,甜!很喜欢!”声音低暗,意味深长,意有所指,满满的荡漾!

“凤、璟…”蔺芊墨咬牙,深呼吸,呼吸间,那完全某人的味道。面皮紧绷,脸色黑。

男人勾唇一笑,眉目如画,“我在外面等你!”说完,转身,离开。那姿态…

衣抉飘飘,长袖飞舞,身姿俊挺,犹如画中仙,松中竹,君子倜傥,又风流!

蔺芊墨看着磨牙,手松了又紧,握了又握,十指爪都在痒!好想挠死他…

院子里已剩下的为数不多的下人,均已完全石化,被凤郡王那一火热,又极致大胆,豪放的举动给惊呆了!那说起来都令人羞涩的事,凤郡王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做了!

丫头们羞的满脸通红,却有极度羡艳!

婆子们都是过来人,惊骇之余,不由唏嘘,凤郡王这对蔺芊墨是有多中意呀,这热情的…

当遇到对自己的女人有企图心的异性时,这个时候男人的亲吻,是宣示他的主权!

而,当遇到对自己有企图心的人时,男人的亲吻,是宣示他已有了主权人。

凤璟是在告诉某些人,他已经是蔺芊墨的丈夫,这就是他现在的身份!

只是凤璟到底是何用意,蔺芊墨暂时并没感觉到。

蔺纤柔惊了,呆了,羞了,最后只剩下极致的嫉妒了!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就是想骂蔺芊墨不知羞耻…。

“郡…。郡王妃,请入内吧!”受到刚才那一幕的冲击,邓嬷嬷这会儿说话也不由有些结巴。

听到邓嬷嬷的声音,蔺纤柔那本快脱口而出的怒骂,骤然咽下,理智回笼!低头,手攥紧,她不能得罪蔺芊墨,最起码现在不能…

“姐姐…”

听着蔺纤柔绵软的声音,看着她那满副依赖的模样,蔺芊墨神色淡淡,什么都没说,抬脚走了进去。

蔺芊墨的不予理会让蔺纤柔眼眸划过一抹沉冷,又极快的消失,站在原地未动。

“你来了!”韩暮莺看到蔺芊墨,很是自然的打招呼。

“嗯!”

蔺恒看了蔺芊墨一眼,嘴巴动了动,又沉默下去。

蔺芊墨走到床前,看着床上面色灰白的女人,如果就这样不管,应该熬不过一天吧!

“蔺…蔺芊墨…”

蔺芊墨转头,看着连说话都吃力的韩老夫人,面色淡淡。

“对…对不起你的…是我!你…你要恨就恨我。你…你母亲她。她是无辜的!”

蔺芊墨听了,淡淡道,“让我来只是为了说这些吗?”蔺芊墨可不觉得韩老夫人是那种懂得忏悔的人。

韩老夫人听言,嘴巴哆哆嗦嗦道,“我…。”

“你母亲若挺不过役了,韩家希望她能葬入蔺家墓地。”韩暮莺干脆的接过韩老夫人的话,直接了当道。

蔺恒这是不同意,所以给她说,想让她利用郡王妃的身份来压制蔺恒,迫使他同意吧!

明白其用意,蔺芊墨也没太大反应,“我不参与意见。”

这答案,没人意外。且蔺芊墨的态度,比他们预想的还有柔和些。

“只…只要能让你母亲入蔺家墓,我…任由你们处置!”

韩老夫人的话,蔺恒嗤笑,完全不屑一顾。

“看来,她会如此信任你,也并不是没有缘由!”蔺芊墨淡淡道。韩老夫人不是一个冷漠的母亲,相反她很维护自己的孩子,只可惜,她却并不是个成功的母亲。

韩老夫人闻言,眼里溢出痛色。蔺芊墨一句难听的未说,可这一句却比任何话都刺人心。韩暮云若死,她几乎算是凶手。白发人送黑发人,已够残忍,孩子还是因自己而死,无法承受之重…。

“凤英!”

“郡王妃!”

“请蔺大人,韩三小姐出去一下!”

“是!”凤英颔首,“两位请!”

蔺恒看了蔺芊墨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出去。

韩暮莺亦是一言未发,随着离开了。

下人也很有眼色的退下去了。

走出屋子,韩暮莺看着守在门口的凤英,对着蔺恒轻轻一笑,低声道,“蔺大人,凤郡王对蔺芊墨的在意你也看到了。如此,必要的时候蔺大人还是退一步的好。”

蔺恒听了哼了一声,不予理会。

韩暮莺一点儿也不生气,继续道,“蔺芊墨对韩暮云没什么感情,同样的,对你这位父亲也同样没多少情义。你想借着蔺芊墨的身份,抬高自己,怕是没那么容易。反倒是蔺芊墨,她若想甩开你这个父亲会更容易些。”

韩暮莺神色莫测,道,“你惹得她不耐了,她随意的揪出你一点儿事,然后说,以后随母。那…就算不彻底跟你脱离关系,也可以再不挨着你。反正韩暮云已不在了,她这样可算是两边都清净了。还有蔺毅谨,她和蔺芊墨的关系可是很好的。从此,兄妹两个相互依靠,荣华富贵可真的都给你无关了。”

“韩暮莺,你看清楚,我可不是你身边那些丫头,婆子。可任你忽悠!”蔺恒冷笑,“说来说去,不就是想让韩暮云入我蔺家墓吗?我告诉你,不可能!”

“蔺大人可真是固执呀!你不让韩暮云入蔺家,这对蔺芊墨,蔺毅谨来说,有个死了夫家都不认的娘亲。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他们怕是不会赞同!眼前或许不显,可时间久了,那些个非议的话听得多了,肯定会对你这个父亲生出意见的。”

“那样一个水性杨花,不干不净的娘。没有了,对于他们来说才是彻底的干净。”

“怕是不尽然吧!韩暮云就算再不堪,那也是他们的母亲。百善孝为先,他们太冷漠可是…。”

“百善孝为先!既然你也知道这句话。那么,对于我这位父亲,及时的给他们清出令他们蒙羞之人,不让他们为难。对此,他们应该会知道好歹!”蔺恒不咸不淡道。说完,不再跟韩暮莺多缠,抬脚走开了。

韩暮莺看着蔺恒的背影,冷笑,呸…

暗道;看来,蔺恒以后恐怕会极致的用那个孝字,来压制蔺毅谨,还有蔺芊墨吧!

想着,韩暮莺眼睛眯了眯,皱眉。蔺恒,蔺毅谨,蔺芊墨,毕竟是亲父子,亲父女!以后会如何,还真难说。万一…

要是太他们太和睦了,那对于她来说可真说不上是好事儿呀!也因此她才会极力想让韩暮云入蔺家墓。

入了蔺家墓,韩暮云就还是蔺家人。如此,她也还是蔺芊墨,蔺毅谨的姨母。就算完全没情意,可占着一个身份,对她也很有利的!最起码,要对付她的时候,若不想被人非议太过无情,他们也会顾虑一些,思量三分!

可是,蔺恒态度如此坚决,蔺芊墨要真是推开,撒手完全不管。那…事情可真是不好办!

凤家

“璟儿呢?”

“跟蔺芊墨两人出去了!”

凤腾听了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他怎么不知道,凤璟还有如此黏人的一面?

看到凤腾皱眉,肖氏轻声道,“好像是韩氏快不行了,璟儿就随着去看看。”

听到这话,凤腾眉头松开了几分,淡淡点头,“韩氏就算再不堪,却还是蔺芊墨的母亲,凤璟随着去看看也是应当的。”

“相公说的是,我也是那么想的!”

身份在哪里摆着,就算再不愿,再不想有些过场也要走。

这话题,凤腾没什么兴致,明白了事由即转移话题,看着肖氏道,“父亲说,这次回来让我在多待些时日。”

肖氏听了,有些疑惑,“父亲可是有什么安排?”

“没有,大概是看我身体不好,不想我频繁的来回奔波吧!”

闻言,肖氏脸上溢出痛色,“夫君…”

凤腾拍了拍肖氏的手,淡淡道,“这么多年了,你也该习惯了!”

肖氏垂眸,习惯?她这辈子恐怕都无法习惯…

“既然要在家多留一段日子,你也可趁着个时间好好教导一下嫣儿!”

“教导嫣儿?夫君可是觉得嫣儿…”

“骄纵,冲动,单纯!”

听到凤腾对凤嫣的形容,肖氏勉强扯了扯嘴角,“我知道了!”

“就因为是自己的孩子,我们才不能自己忽悠自己。看的清,才能教育好!嫣儿这种性子,在家做女儿,我们可以包容她。可等到她成婚了,夫家可不会如此偏疼她。以己度人,若儿媳是嫣儿这样的性子,你可会喜欢吗?”

“我明白!我会好好跟嫣儿讲的。”

凤腾点头,淡淡道,“要让嫣儿明白,她最大的依仗不是我们,而是她哥哥凤璟,以后掌权这个家的是璟儿,可很多事也同时掌握在蔺芊墨的手里。男主外女主内,蔺芊墨在这个家的地位举足轻重。嫣儿现在给蔺芊墨不愉快,那是在给自己以后找堵。凤璟护着她,还是有时候的,日子久了,还是站在蔺芊墨这边的时候多。而且…。”

而且,蔺芊墨那人,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她要拿捏凤嫣,凤嫣恐怕只有受着的份儿!不过这话,凤腾没说!有的时候话说的太透了,反而令人心里发堵,生出更多的矛盾。点到即止就可…

其实,凤腾就那些话,肖氏听在心里已经不舒服了。不过,她也知道凤腾说的是事实。把娘家嫂子得罪狠了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就算心里不舒服,可该听进去的,肖氏还是记在心里了。

“夫君放心,我会好好教导嫣儿的。”

“嗯!”肖氏的听话,是凤腾最满意的一点儿。虽然人不是很聪明,让他费心不少。不过,凡是没有两全其美。肖氏如果太聪明了,他的日子恐怕过的不会如此平静。这样很好…

***

蔺芊墨从韩家出来,走到马车前,不由站住了,没立马上车。

蔺芊墨刚站一会儿,马车里那清润的男声传出来!

“是害羞了?还是害怕了?”听到这调侃,又挑衅的话,蔺芊墨爪子又蠢蠢欲动了。

提起裙摆,抬脚上车,进入车厢,看着靠在车厢上,悠闲,自在,又慵懒,闲适的男人,蔺芊墨咧嘴一笑,“郡王爷…。”声音甜甜腻腻!

凤璟抬眸,看着蔺芊墨,不疾不徐问道,“如此谄媚!想奸?还是想盗?”

“郡王爷,你知不知道医者除了能救人,还能…。”

“还能杀人!”

“郡王爷知道的真多!”

“你这是在警告我!”

“郡王爷真是明白人!”可惜,却总是做流氓的事。

凤璟点头,“明白!”

“如此,最、好。”

“明白,只是很多时候出乎我意料的总是控制不住。身不由己的感觉你应该懂得。”

我懂得你妹!

“凤璟,既然是条件交换,彼此还是遵守一些规矩的好。”

凤璟听了扬眉,“我很愿意如此!不过,我能遵守,你能吗?”

“这个自然!”

“是吗?”凤璟不多说,伸手从书里拿出一个物件,在蔺芊墨面前晃了晃。

看清是什么,蔺芊墨眼睛一亮。

“想要吗?”

闻言,蔺芊墨眼里的晶亮隐下,看着凤璟,嘴巴抿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