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凤璟的幼稚/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蔺芊墨犹如炸了毛的猫儿一般,蓄势待发的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可在看到他手里的物件后…。爪子仍在蠢蠢欲动,却硬生生的忍住了!

不但挠不了他,还被他拿捏,她现在心里一定很憋闷!肯定在冒火…

凤璟嘴角勾起一抹清晰的弧度,体会到别样乐趣!这个时候是继续逗逗她呢?还是适可而止的给她顺顺毛呢?凤璟觉得…。他更喜欢第一种。

晃了晃手里的信函,“蔺毅谨的!”

她没瞎!看到了。

“他离开的时候写的,我担心你看了心里会伤感,所以就暂时收了起来。”

闻言,蔺芊墨扯了扯嘴角,“郡王爷,真是善解人意呀!”好想咬死他!

“要看吗?”

“要!”

凤璟问的风轻云淡,蔺芊墨应的平静自然。

“你亲我一下我就给你!”

听到这话,蔺芊墨嘴角歪了一下,真切的感到,凤璟其实真的很幼稚,不容怀疑。幼稚的可恼,幼稚的无力!

“我不会掩饰自己的喜欢!”

想到凤璟曾说过的话,蔺芊墨觉得凤璟现在确实做到了,只是表达的方式拙略的让人想哭,就如那幼儿园的小学生,以欺负人找存在感。

蔺芊墨忍不住揉了揉眉心,深深觉得无力。

“凤璟!”

“嗯!”

“您老如果真的想表达喜欢,可以换一种方式不?”

“换一种方式?那结果是否一定是成功,你一定会接受?”

“结果不好说!不过,过程回忆起来的时候最起码会愉快很多。”

“如此…。”凤璟顿了一下,看着蔺芊墨道,“你亲我两下,我就给你!”

摔!适得其反,一下变两下!

打滚?撒泼?用药?用针?各种想法在蔺芊墨脑子里过来一遍,最后…。倒在软椅上闭上眼睛开始装死!

打滚,撒泼,显得咱太幼稚,也太无能!不屑用。

用药,用针,一时解气了,只是结果肯定不好,不明智,也不理智!

聪明人不能做蠢事儿,所以…咱忍,忍!

凤璟看了,扬眉,淡淡道,“看来你或许能猜到信的内容。其实,也没什么要紧的事。”

凤璟话出,看到蔺芊墨眼眸颤了一下。

那几不可见的动静,凤璟看在眼里,继续道,“信我确实已经看过了。”

蔺芊墨手指动了动。

“确定他无事,看不看信也不重要了。”说完,把信放在长椅上。

静默!

“确定不看吗?”

蔺芊墨不说话!

凤璟却很有兴致,自言自语道,“不,你肯定是要看的!而且,我能感觉到你现在沉默,是欲伺机而动,琢磨着怎么把信偷过去。所以,我不予把信再带到身上。”凤璟说着,把信拿起,“凤和…。”

“郡王!”

“这封信函你拿着,除我之外,任何人…。嗯…。”

凤和命令听到一半,忽然听到凤璟的疑似闷痛的闷哼声,心里不由一凛,“郡王…。”

“凤璟,你个幼稚鬼,阴黑货,流氓仙,二皮,混球,人前仙,人后色…。”

听到这一连串的形容地痞流氓的形容词从蔺芊墨的口中吐出!凤和…。张着嘴巴,定住,忽然忘了刚才他要说什么了!

随着蔺芊墨的低骂,凤璟的笑声溢出,低沉,浑厚,清晰,也陌生…。

凤和眼眸睁大,郡王他…。在笑!凤璟轻笑,浅笑,这些凤和都见过,可如此真切,放松的笑声还是第一次。不由让凤和感到有些吃惊。而惊讶过后,凤和开始疑惑,望天…。会这样笑,是因为挨了骂!这正常吗?

“嗯…痛,轻点…”

这委曲求全的话出,凤和抽!蔺芊墨怒,“闭嘴,你个二货!”

“女人,你真重!”

“重怎么没压死你!”咬牙切齿,“信呢?”

“在我身上!”

“哪里?”

“自己找!”

“你就这么喜欢被摸!”

“我不喜欢,你就不摸了?”

“谁要摸,把信给我!”

“这是命令吗?”

“岂敢!听我这娇滴滴的声音,这明显是请求,是请求!”

“牙齿咬的真响!”

“少废话!”

“女人,别太凶!”

蔺芊墨不搭理他,翻找!

凤璟斜躺在长椅上也不动,任由蔺芊墨在他身上扑腾,倒是别有一番滋味。虽然除了疼,软香温玉是什么感觉,凤璟确实没体会到。因为这女人是真的只是在扑腾,用力的扑腾…

看着蔺芊墨那凶悍的样子,蠢蠢欲动的歪念什么的还真生不出来,不第二次残恐怕就不错了!

找到信,蔺芊墨从风璟身上翻身下去,在一边坐下,还不忘优雅的整理一下裙摆,看着凤璟,刚才的凶悍消失不见,脸上扬起笑意,轻轻,柔柔“相公,今天的风真大呀!吹的人晕晕的。”说完,眨着毛茸茸的眼睛,满满的无辜道,“刚才,我没做什么失礼的事吧!”

凤璟听了眉头微扬,侧躺着,头托着头,勾唇,浅笑,邪魅满满,声音低沉,磁厚,“刚才确实有点儿事,不过,那应该只是为夫的幻觉。毕竟,风真的是太大了!我也有些晕晕的了。”

蔺芊墨听了,扯了扯嘴角,舒缓刚才因咬某人酸胀的嘴巴,垂眸,打开信函,而后…。僵了!脸色青了,黑了,紫了…。

看着蔺芊墨那多彩的表情,凤璟胸口笑意翻涌,从来清淡的表情此刻微微有些扭曲,默默移开视线,看着那纹风不动的车帘子,开口,语调悠悠长长,“今天的风,果然好大呀!”

看着空空如也的信封,再听凤璟这句话。蔺芊墨彻底体会了一把什么是关心则乱,什么是气死人不偿命!

“凤,璟…”

“夫人,刚才右边咬过了,这次咬左边吧!”凤璟指着胸口,很是好脾气地,初次展现出男人的风度,气度!

蔺芊墨倒!

早晚有一天她要把凤璟扒光了吊起来打!对于凤璟,蔺芊墨第一次有了确定的打算…。

韩家

蔺芊墨离开后,韩老夫人看着蔺恒,蔺纤柔父女。这两个等在这里明显是为了探究蔺芊墨态度,打探消息的两人。

冷漠的丈夫,自私的女儿,韩老夫人眼里溢出嗤笑,深深为自己的女儿不值!

“今天有劳蔺大人跑一趟了!”韩老夫人面无表情道,“我有些累了,就不留两位了!邓嬷嬷送他们出去。”

闻言,蔺恒眉头瞬时皱了起来。

韩老夫人的淡漠,蔺纤柔完全不在意,完全无所谓。只是…。看了蔺恒一眼,知道他这会儿想知道的是什么。蔺纤柔神色微动,抬眸,对着韩老夫人怯怯一笑,“外祖母,刚才姐姐可有说什么吗?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韩老夫人听了,冷冷一笑,满满的嘲讽,却懒得再跟蔺轻柔多说什么,明知道她是个养不熟的,还说什么呢?

“郡王妃去请御医了,等御医过来再给云儿探探脉!”

“姐姐想的周到!除此可还有别的吗?”

“至于其他…。顺其自然,听天由命吧!”韩老夫人说完,不再多说一句,闭上了眼睛。

蔺恒看着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明显不满意的表情,蔺纤柔看在眼里,继续道,“外祖母,你和姐姐在屋里待了那么久,不会就说了这两句话吧!”

“想知道什么,就去问你的郡王妃姐姐去!”韩暮莺不耐,赶人。

“姨母…。”

“滚!”

蔺恒脸色沉了沉,看了韩暮莺一眼,目光阴沉,既转身离开。

蔺纤柔看此,一句不再多问,随着赶紧跟了过去。

走出韩家,蔺纤柔看着蔺恒,满是惭愧道,“都是女儿无用,没能帮到父亲。”

蔺恒听言,脚步一顿,“柔儿,你真的想帮为父吗?”

蔺纤柔用力点头,“女儿很想帮爹爹的,可就是…。”

蔺纤柔的话未说完,就被蔺恒打断了,“如果真想帮为父,你就留下来吧!”蔺恒说完,看到蔺纤柔眼睛瞪大了!

“父…父亲…”

蔺恒看着她,面无表情道,“你是韩暮云最疼爱的女儿,现在她病了,你这个女儿在身边给她侍疾也是应该的。”

“可是父亲…”

“怎么?你不愿意?”

“不是,女儿就是感觉这几日身体也很不适,担心会把病气再…”

“那正好,宫里御医正好在韩家,也刚好可以给你看看!”

“父亲…”

“照顾韩暮云,落一个孝女的名头,对你也有好处。”

听到这话,蔺纤柔犹豫了一下。

“好好在韩家待着。让为父不再为韩家的动向挂心了,才能有多余的心思,给你好好物测一个好的婆家来。”

这是胁迫,显而易见!

蔺纤柔嘴巴紧抿,心里委屈至极,“爹爹,你不应该用这个来压制女儿。毕竟,女儿嫁的好了,对爹爹来说并不是坏事儿,还会成为爹爹的助力!”

“有些事儿不用你特别教我怎么做!”蔺恒看着蔺纤柔,眼里无一丝为父的慈爱之意,“蔺纤柔,若想得到我的维护,就先要让我看看你自己有多少能力。这一点儿以后你最好明白。”蔺恒说完,抬脚上了马车。

“回府!”

“是!”

赶车的小厮看了一眼蔺纤柔,一句话不敢说,扬起马鞭,驱车离开。

蔺纤柔站在原地,看着完全不顾虑她的处境,就那样弃她离开的蔺恒,蔺纤柔面色青白,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韩家不堪,还敢嫌恶她;父亲无情,只会利用她;哥哥无踪,不管她;母亲疼爱她,却连累她彻底,现在将死,还不断在拖累她!

孤立无援,处处被冷待。从备受宠爱的蔺家嫡小姐,一夕变成一个处处招人嫌的人,那种极致的落差,让蔺纤柔慌乱,愤怒,更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种水深火热,处处被嫌的生活,不是应该属于蔺芊墨的吗?蔺芊墨也都已经习惯那样的日子了,也已经无所谓了,为什么不让她继续下去?为何突然要转到自己的身上来了?

蔺纤柔愤然,邪性上来,忽然觉得。她和蔺芊墨之间,好日子注定只能一个人拥有!她好了自己就会不好,反之…。只要蔺芊墨倒霉了,彻底倒霉了,自己的好日子才会来。

想着,蔺纤柔眼睛眯了起来,眼底满是阴冷,沉戾,“蔺芊墨…。”

既然没有爱自己的人,那么就找一个自己恨的人。或许,这样才有努力活下去的动力!

偏激的念头出,天堂地狱一线间!

*

“蔺芊墨真的只说了这个?”韩暮莺看着韩老夫人眼里是满满的怀疑。

“不然,还能说什么呢?”

“只给韩暮云找一个御医过来,作为女儿这态度可是够冷漠的。但,对于韩暮云这个不慈,又不堪的娘来说。蔺芊墨做的可算是恰到好处,心里的怨让人看到了,心里的那一丝情也算是顾到了。如此,倒是没什么好奇怪的,不过…。”

韩暮莺说着微微一顿,看着韩老夫人眼里满是探究,若有所思,“不过,你会如此轻易的就妥协?并连韩暮云入蔺家的事都不再提?母亲,这可完全不像是你的个性呀?”

韩老夫人满脸苦涩,苦笑道,“我拿自己的性命威胁过她,只是她完全不以为然,不但如此,还说,我若死韩家将彻底亡。呵呵…。她现在是凤家的郡王妃,又得凤家的看重,我一个无任何依仗,又落得如此惨败的老婆子,又能拿她如何呢?”

韩暮莺听了没说话。确实,现在韩家根本不能拿蔺芊墨怎么样,只是…。韩暮莺总是感觉有什么地方有些奇怪。

“三小姐,宫里的御医来了!还有,蔺大人把蔺四小姐留下了!”

闻言,韩暮莺嗤笑一声,“蔺恒这卑鄙的性子,还真是一点儿都不遮掩了,这是看我韩家无人了么?”

“我有些累了,你去看看吧!”

韩暮莺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蔺纤柔在也好,有一个乐子让自己解闷了。

“邓嬷嬷!”

“老夫人。”

“你也出去吧!我想一个人歇一会儿。”

“是!”

“把门也给我带上!”

“是!”

房门关上,屋内静了下来。韩老夫人扭头,看着躺在床上脸上依然苍白,可呼吸却已经平稳了很多的韩暮云。韩老夫人脸上露出一抹盈满苦涩的笑意,到了此刻她不得不承认,她是真的看错了人!有些事儿也做的太过偏激,狠决,决到连一丝挽回的机会都没有了。

当初,把一切推到蔺芊墨的身上。除了是真的担心她童言无忌,会乱说话给韩暮云惹出祸端之外。她也是真的动了杀心…因为蔺芊墨的郡主名头。她想,若是蔺芊墨死了,那么,她或许可以试着为蔺毅谨求个什么头衔回来!

只要蔺毅谨有了皇上亲封的头衔。那,蔺家的那个庶子就算是再出色,也影响不到蔺毅谨一分。蔺家那个二姨娘就是再猖狂,也撼动不了韩暮云半分。还有蔺恒,他再也不敢怠慢暮云,毅谨一点。

抱着这样的想法,她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蔺芊墨的身上。可惜事与愿违,蔺芊墨没死,却变得痴痴傻傻的,郡主成了傻郡主!偷鸡不成蚀把米,云儿因此暗地里被遭受了不少的嘲笑。

韩老夫人想着,不由笑了,满满的自嘲,过去她一直认为,人只要够狠就一定不会落败,可现在…。垂眸,张开手,看着手里的小瓶子,韩老夫人眼角溢出一抹浑浊的水色…

韩老夫人把药倒在口中,涩涩的味道在口中散开,耳边回荡着那女孩清淡的声音。

“为了蔺毅谨,我会试着保韩暮云一次!”

“不过你…。祸由你口出,罪自有你来担!从此…禁言吧!”

因果循环,因果报应…有的时候并不是完全不存在!

翌日

“相爷,韩暮云醒来了!”

蔺昦听了拿笔的手顿了一下,既恢复平静,“是吗?”

“不过…人痴了!”

“痴了?”

“御医说,应该是因遭受了极大的冲击所致!”

蔺昦听言没在说什么。

“还有…韩老夫人哑了!”

闻言,蔺昦眼眸微动,“哑了?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

“什么原因?”

张虎停顿片刻才道,“是四小姐…。在韩老夫人的药里动了手脚。原因是好像是韩老夫人说了四小姐什么难听之言,四小姐一时气不过,就起了心。现在,韩家以此为由,要大爷去给个说法。因为,当初是大爷强制让四小姐留下的。”

蔺昦听完,沉默,良久,只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张虎离开,蔺昦放下笔,坐在软椅上沉默不语。

凤家

蔺芊墨听到韩家的消息后,看着窗外已开始泛黄的树叶,神色淡淡。傻了吗?也许并不是什么坏事儿,这样的情况下她傻了应该更自在些吧!

其实,见死不救,对于蔺芊墨来说毫无压力。只是…。当她见死不救的人是韩暮云时,蔺毅谨心里会是什么感觉呢?他不会责怪,只是心里是否终究感到有些缺憾呢?

低头,看着手里的木簪,蔺芊墨眼底露出一丝浅淡的思念。她喜欢他用尽力气维护她的样子。可也喜欢他毫无负担,纯粹开心的笑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