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巧遇/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着国公爷和凤老夫人,蔺芊墨规矩行礼,“国公爷,老夫人!”

“嗯!”国公爷淡淡点头。

“坐下吧!”老夫人亲切开口。

“是!”

“齐嬷嬷!”

“老夫人!”

“国公爷和我跟郡王妃有些体己话要说,带她们下去吧!不用在跟前伺候了。”

“是!”齐嬷嬷躬身,应,抬手带着屋内的丫头,婆子,轻步走了出去。

下人离开,屋内只剩下三人,国公爷也不绕弯,直接开口道,“凤璟身体状况如何?”

“情况不错,恢复指日可待!”

蔺芊墨说完,手猛然被老夫人抓住,紧张,激动难以克制,“你。说的可是真的?璟儿他真的…。真的能医好。”

“嗯!虽然无法完全确定最后会恢复到何种程度。但是,孕育后代应该不成问题。”

“真…真的吗?”

“嗯!”

“老…老头子你听到了吗?璟儿他…他可以有孩子…”凤老夫人说道最后声音都在发颤,眼底溢出泪花。

国公爷表现的比较矜持,“我听到了!”声音听起来很是平稳,只是那清晰颤抖的双手,清楚的泄露了心里的激动之意。

压在心里十几年的大石,背负了十多年的负罪感,连死都无法瞑目的沉重感。本以为在无希望,注定一辈子亏欠,可现在…。土埋脖子之际,竟然让他再次看到了希望,那种感觉…即死都无憾了!

“若需要什么药材尽管说。”

“好!”蔺芊墨点头,随着习惯性琢磨。要有些名贵的药材拿去卖的话,她最近这捉襟见肘的钱袋子应该很快就可装满吧!

想到那金闪闪的黄白之物,蔺芊墨眼睛随着亮了起来,“国公爷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治好郡王爷的。”说这话的时候,蔺芊墨脸上的表情只能用八个字来形容,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而对于自己的如此敛财的做法,蔺芊墨表示这是如此正常呀!俗话说,在其位谋其政,这点儿她做到了。同样的,在其位谋其利,这点儿她也不能忘记了不是!水至清则无鱼嘛!毫无负担,标准的劳逸结合!

“墨丫头,谢谢你!”

“老夫人言重了。治好郡王是我该做的,毕竟,我也并不是无所求。”黄白之物勾着心,蔺芊墨答的愈发真诚。

老夫人看着蔺芊墨依旧清亮的眼眸,心里有些复杂,知道璟儿能医好,对于离开的决定,她仍然坚持初衷不曾动摇一分吗?

既,有些话在蔺芊墨离开后,凤老夫人就不由对着国公爷说出来了,“看来,蔺芊墨对璟儿是真的没什么想法呀!”

“怎么?你觉得心里不平了?”

“多少有些不舒服,毕竟,我孙子这是被嫌弃了。这家世太好也成了被嫌弃的理由了。”

国公爷听了哼了一声,“你也不是同样抱怨过吗?说什么富贵的日子,更多的是提心吊胆,安逸没有操的心多。”

“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那你还不平什么?”确定了凤璟有治好的希望,国公爷这会儿心情大好,也很有兴致的陪着老夫人闲话家常,浪费时间。

“我这不是看璟儿在意了嘛!”凤老夫人说着叹了口气,“要说蔺芊墨,恐怕在所有人眼里恐怕都不配做这个郡王妃。她本人名声不佳,娘家又太乱,父不善,母不堪。没一处能配的上璟儿的。可我却觉得,蔺芊墨做璟儿的妻子其实挺合适的。”

国公爷听了,眉头挑了挑,饶有趣味道,“从哪里看出合适的?说来听听!”

“因为她心不大,贪欲小,人也聪明,更重要的是什么虚荣心。如此,就不会去做那,怂恿自己的夫君往上攀爬的事情来。凤家的荣华已经够了,出风头的事情已做不得了。”

“你这话,可是在说凤璟那小子耳根子软?会被魅惑丢了脑子?”就凤璟那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样儿,有一天会被女人牵着鼻子走?国公爷觉得老夫人这担心,实在是吃多了,闲的!

看国公爷那不以为然的样子,老夫人瞪眼,“虽然璟儿很聪明,可枕头风听的多了,谁能保证他不会一时想岔一分?世事无绝对,凡事难免有万一!就如你当初带璟儿去战场的时候,也是信誓旦旦的给保证,绝对不会让璟儿受一点点损伤的。可结果呢?璟儿差点没把小命都丢掉,一辈子也都几乎断送在你手里!”

凤老夫人说到这个,就开始冒火。反正也确定了凤璟身体可以医治。如此,也不再跟过去一样顾忌着国公爷的心情,有些话总是忍着不说了。

现在是毫不犹豫的提及禁忌,毫不留情的开始往国公爷身上捅刀子,“过去的教训,还明晃晃的在哪里摆着,你现在又跟摆出一副绝对不可能的姿态来!怎么?又觉得是我瞎操心,认为我想的多余?又想跟我说那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吗?”

凤老夫人忽然发难,打的国公爷一个措手不及!看着凤老夫人绷着一张脸问罪的样子。国公爷很想嚣张,威严的说一句‘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可嘴巴却张不开。在凤璟的事上,他有亏!现在被人拿着这个事训,心里很是恼火,如果是别人国公爷肯定早就跳起来,抬脚又挥手了。

可当这个人是跟了他几十年的老妻时。国公爷就有些发虚了,毕竟当初的保证是对着她做的,现在,说什么都是矮了一截!

见国公爷瞪着眼睛,抿着嘴,那明显不忿的样子。凤老夫人看着,觉得她很有必要咄咄逼人一次。如此,凤老夫人沉着脸,屏退什么通情达理,沉声道,“怎么不说话了?”

“顾氏,你给我差不多就行了!”看着凤老夫人那凶悍的样子,国公爷觉得新鲜,也闹心!不就是这么一件事儿没做好吗?过去那些个丰功伟业,在她眼里还不够赎罪的。

还有,就算不满意他,也不用非得这么跟训儿子似的训他吧!娘的,什么夫纲,他算是彻底没有了。老了,老了,媳妇儿造反了!曾经那个娇滴滴的媳妇儿去哪里了?

“哎呦,都说嫁夫随夫。没想到我这才开口说了几句不中意的话,国公爷您老就直接把我归成顾家人了!怎么?这就急着撇清关系了?这泼皮似的老婆子就不是你凤家的媳了?不准备认了是吧!”

听到这话,国公爷气笑了,“你这老婆子,还学会胡搅蛮缠了,少给我打蛇上棍。”

凤老夫人听了哼了一声。

“好,好,你说,我听着行不行?”

“我这顾家女的话,国公爷听了不觉得多余吗?”

闻言,国公爷扯着胡须不由笑了起来,“顾家女的话,顾家婿来听,那是恰到好处呀!”

凤老夫人听言,横了他一眼,“我可不是在给你说笑。”

“是,是,我洗耳恭听行了吧!”

凤老夫人听了,也适可而止不再说那些多余的,正色道,“有时候很多灾祸都起源一个贪。蔺芊墨不贪这是一个极大的难得,妻心稳,夫少难!还有,她跟蔺家关系淡,也够凉薄,以后也就少了一份牵扯,辅助娘家的心大概也不会有多少。如此,也让人放心不少。”

国公爷听了点头,这些他倒是认同!

“还有,最关键的是璟儿喜欢。那孩子性子太寡淡,遇到一个能够让他挂心的人并不容易。夫妻过日子,男人太无心,女人就无法安心,时间久了这家就会变得不安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乱子。所以,既然是过日子,还是找个合心的好。什么家世,名头,那都是给外人看的。两人合心才是最重要的,心稳,家才稳!”

凤老夫人风风雨雨的一辈子,经历了很多,也看透了很多。女人也是人,就是再贤惠的女人,要让她守着一个无心无情的男人过一辈子,也会生出怨怼。

“本来,作为凤家掌家人,凤璟的压力已够大。如果妻子再不跟他一条心,生出什么内乱。那,于凤家,于凤璟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国公爷听了静默,男人跟女人考虑问题总是不同。就国公爷来看,女人想要安逸,富贵的生活,又想要男人完全的宠爱。这…根本就是难男人嘛!所以,女人要是生出什么怨怼之心,那就是不知足,是太贪心。不过,这些腹诽的话,他自然不会傻到说出来。

虽然有些个不赞同,却也知道这些事儿不见得不会发生。人性贪婪,有的时候无法避免呀!

“看来,你对蔺芊墨很中意呀!”

“不贪心,聪明,又得璟儿心!我确实满意。就是这丫头对璟儿不上心呀!”

“我倒是觉得挺好!”

“好什么?”凤老夫人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就是想看璟儿吃瘪是吧!”

凤老夫人一语道中,国公爷瘪嘴,“过了一辈子,相互了解的太深,也并不全都是好处!”他这还没脱裤子呢!她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咳咳…。这话粗了点儿。

凤老夫人看着国公爷那憋闷样子,心里觉得舒服多了,“璟儿既然有这个心,你这个做祖父的也多少上点儿心。哪天得了闲,去见见蔺昦,蔺家那些个烂摊子,你也多少帮衬一把,省的搞出更多的乱子来,对墨丫头难做!”

“你孙媳妇可还只是名义上的,你这做祖母的就开始操心了!你可真是闲的。”

“瞧她跟蔺毅谨之间的情义,就能够看出来。墨家丫头不是无心的人,她懂得什么是以心换心。所以呀,我这个时候对她上点儿心,对璟儿也是有帮助的。”

“你看的还真是够清的,过去一直说的老花眼都是假的吧!”

凤老夫人听了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表情高冷,“我不但看的清,记得也清。过去你和某些个丫头眉来眼去的样子,我现在还记忆犹新…”

凤老夫人这话出,国公爷瞬时跳了起来,“狗屁!她们那是媚眼,可老子对她们从来都是瞪眼,哪里来的眉来眼去?我看你不但老眼昏花,记忆更是不清了。”

看着国公爷吹胡子瞪眼的样子,凤老夫人耷拉着眼皮,不搭理他了。

“说话!”

凤老夫人不开口。

国公爷冒火,“你个老婆子,老子一辈子堂堂正正,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你少说那些有的没的,坏了老子清誉。”

凤老夫人眯着眼睛,看着国公爷横眉怒目的样子,眼底划过一抹笑意,带着怀念,他这样子还真是跟年轻的时候一样,骄傲又矫情!而他或许不知道,她能死心塌地的跟他过一辈子,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他的矫情。

一个大男人,天天贞操,清誉的…。凤老夫人想到过去,有些怅然,有些好笑。只是,想到他对凤璟的教导,凤老夫人嘴角的笑意不由变得有些扭曲。就这么一个天天嚷着清誉的人,教育自己孙子长大成人的方法却是,天天送一些有色书…。

韩家

韩暮莺看着蔺恒,面无表情道,“蔺大人,蔺四小姐做出这样的事儿,你这个做父亲的总是要给个说法吧!”

蔺恒沉这脸,沉默。

“爹爹,我没做,是她们污蔑我!”蔺纤柔厉声道。

“呵…”韩暮莺冷笑一声,对于蔺纤柔的话完全不予理会,看着蔺恒,不疾不徐,有恃无恐道,“蔺大人要是觉得这是我韩家的算计,大可以去报官来查!”

蔺恒听了沉笑,韩暮莺这是知道他不会报官闹大,所以才这么说的吧。

是,韩暮莺确实是算准了蔺恒不会报官,因为蔺恒他没那么笨,在韩家的地盘查韩家的人错,那跟自跳坑没多大差别。再加上韩老夫人确实哑了,且御医也已说了,韩老夫人已无恢复,治愈的可能。

如此,要说韩老夫人为了算计蔺纤柔一个小丫头,故意毒哑了自己,这话…。恐怕怀疑的人居多,相信的人没几个。到时候查来查去,最后彻底坐实了蔺纤柔毒害韩老夫人的罪证。那,蔺恒这个强把蔺纤柔留下的人恐怕也很难说清吧!

而且,要说起来蔺恒确实很有动机。一句,蔺恒因为韩暮云的偷人之事,对韩老夫人怀恨在心既蓄意报复!这话只要一出,到时韩家什么都不用说,人们就会自动联想起更多东西来。

蔺恒他应该也清楚这一点儿吧!所以,他才不会傻到请府衙的人来为谁来主持公道。就算可以肯定官府这边是向着他的,判他赢是一定。蔺恒也不会去报官,因为赢了,他落的也不是亲清清白白,而是官官相护!如此,闹大了,闹开了,对蔺恒来说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蔺大人,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韩家现在已经这样了,已没什么好怕的了,反正该丢的早就已经丢尽了,我们没好顾忌的。但是蔺大人不同,你还要入朝为官,要是落下一个谋害岳母的罪名。那,对于蔺大人眼前的处境来说,恐怕不太好吧!”韩暮莺笑眯眯道。

蔺恒脸色阴的能滴出水来,是他太大意了,忘记了兔子急了也是要咬人的,更何况韩家这些从来在咬人的狗了。只是,他没想到为了韩暮云,韩老婆子竟然能做到如此境地!

“你少威胁我爹爹,我告诉你,我没做就是没做!”蔺纤柔很是硬气道,“韩暮莺,我爹爹现在还给你们韩家留着一丝颜面。你不要得寸进尺,要是把人给逼急了,那我们就报官,到时候看看倒霉的是谁!”

蔺昦是左相,蔺恒,蔺安都是官员,还有蔺芊墨那个不知羞耻的,虽然她那郡王妃的位置肯定做不太久,可目前她还在郡王妃这个位置上。她身后站着这么多人,无论愿意不愿意,到时候他们也一定是会帮着她,绝对不会帮着韩家的。还有那些官员,她也就不相信了,那个不长眼的还能帮衬着韩家来对付蔺家?

所以,刚才那些隐含威胁的话,蔺纤柔说的底气十足,也很有自信!

韩暮莺听了,看着蔺纤柔,俯身,靠近,低笑,恶意,“我就等着,等着看你最后是怎么把自己做死的!”

“你…”

蔺恒开口,打断了蔺纤柔只懂得叫器的废话。“说吧!您们想要什么?”

“爹爹,她们…”

“闭上嘴,站到一边去。”蔺恒声音沉戾。

蔺纤柔抿嘴,低头,手紧紧的攥成拳头,默默的走开了。早晚有一天,她会讨回来的。

“你是聪明人,开口之前最好也衡量一下,说些可能的,也对你自己有利的。”

“呵呵…。这个嘛…。”

“大爷…。”

张虎的忽然出现,打断了韩暮莺的话。

看到张虎,一直静静看着,沉默不语的韩老夫人眼睛闪了闪,脑子里极快的闪过蔺芊墨那双凉薄,冷漠的眼睛,心口发紧!

“何事?”

“相爷让属下告诉大爷,关于韩大小姐,蔺家会为她保留一块墓地,不过不是以蔺家媳,而是以大少爷之母的名义留着。蔺家也会固定时间给韩大小姐送来些银钱,保她衣食无忧。不过,从此韩家与大爷再无关系,这一点还请韩老夫人记清楚。”

韩老夫人点头,表示会记住。

蔺恒听了眉头皱了起来。

张虎说完,看向韩暮莺,“三日后程家会来接韩三小姐回去!”

韩暮莺闻言,眼睛一亮,抚着肚子缓缓笑了,虽然清楚回去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不过…。日子都是人过出来的,什么都是慢慢争取来的。母为子刚,为了自己的孩子,她会试着忍耐,亦会全心去谋算。

“谢相爷大恩!”

张虎微微颔首,没应,转头看向蔺恒,“大爷,相爷让你回府。”

“嗯!”蔺恒点头,离开前,深深的看了一眼韩暮莺,还有韩老夫人一眼,目光深冷,阴寒。

韩家母女二人看到了,可却无人在意。

蔺纤柔一言不发,快步跟上蔺恒的脚步。

韩暮莺看着蔺恒的背影,转头看着韩老夫人勾唇,轻笑,“母亲,我现在明白了你给我伸出的两个手指是什么意思了!你这是只要提两件事儿,不要多妄想太多,是吗?”

韩老夫人点了点头,神色有些恍惚,耳边好似再次听到了蔺芊墨的声音。

“不要得寸进尺,懂得适可而止,或许一切都将会如愿!”

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是早就猜到了蔺相会出面?还是,她提前已经跟相爷商量好了呢?

如果是前者。那,就太可怕了!如果是后者,也够让人心惊的,已可干预蔺昦的决定,蔺家她还有什么是不能拿捏的呢?

以前她不放在眼里的一个人,以前韩家人都不屑一顾的人,现在竟然成了一句话就可决定她们一切的人。呵呵…。果然,风水轮流转呀!

***

无论发生再多事儿,日子都还是要继续。

成亲三朝回门的日子,自然也不能破。凤家也提前都准备好了所有东西。既,给长辈请过安,听过交代,吃过早饭,待时间差不多了,凤璟,蔺芊墨两人就前往蔺家而去。

只是相比别人,两人多少都少了一份感觉!

凤璟没有那份紧张感,蔺芊墨没有那份期待感。蔺家总归是少了一个,让他们都在意的人。

凤璟靠在车壁上,看着窝在长椅上,透过车帘一角看着外面的蔺芊墨,随意道,“怎么?还在不高兴!”

“没有。”

“是吗?”

“嗯!反正早晚会讨回来的。”

“不太容易。”

“所以,更值得期待!”早晚扒光了你,拿皮鞭狠狠抽你一顿。那暗黑的画面,每每想到蔺芊墨就感到万分治愈,当然也很有些挫败。都沦落到靠想象来安慰自己了,真他娘的悲催!

凤璟听了勾了勾嘴角没说话!这小心眼的性子,还真是一点儿都不掩饰。

“木子,停一下车!”

“是!”马车停下,木子声音传来,“郡王妃,可是有什么吩咐吗?”

“我买个东西,下去一下。”蔺芊墨说完,不等凤璟回答,提着裙摆走了下去。

“郡王妃…。”木子话还没说出,就看蔺芊墨已经走了出来,直直的向着一个买杂货的小摊走了过去。

凤英看此,疾步跟了过去。

凤璟靠在车壁上静静看着。

“小姐…。哦,夫人…看看,可是有喜欢?”卖杂货的大婶,看到蔺芊墨的时候愣了愣,随即有些战战兢兢,因为蔺芊墨那身装扮…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会买杂货的人。她不会是来找茬,踢馆的吧!大婶深深忐忑了,面色愈发不安。

蔺芊墨直接拿起一个木雕的发簪,看着垂落一端的精巧,小巧的雕花,勾了勾嘴角,搭配蔺毅谨送的那个发簪刚刚好。

“大婶,这个多少钱?”

“呃…。”竟然真的是来买东西,大婶松开口气,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赶紧道,“这个十文,不过小娘子如果要的话给我八文就行了!”

“十五文,你给我拿两支吧!”蔺芊墨拿起一支同样的发簪,笑眯眯道。

“行!”大婶爽快的应下,也笑了,“小娘子真是会过日子的人呀!”虽然那身装扮真是不怎么像。不会也是穷苦人家的,就这一身好衣服,出来特意显摆的吧!

蔺芊墨看着卖货大婶带着探究的眼神,笑了笑,没说什么,从袖袋里拿出钱袋,数了十五文递了过去。

凤英看着抑制不住嘴角抽了抽,郡王妃的钱袋子竟然都是文文钱!

不远处的木子看着蔺芊墨数着文文钱,心里跟凤英同样感觉,默默移开视线,看了一眼车厢!叹息长长,郡王爷呀!郡王妃不但都是文文钱,她还给人家讲了一文钱的价!郡王爷您老此刻是什么感觉呢!被打脸了有木有…

凤璟此刻什么感觉?看着蔺芊墨跟人家讲价的样子,凤璟感觉,有这么一位会过日子的郡王妃,以后凤家就是落败了也肯定饿不着肚子。至于打脸什么的,木有,一点儿都木有!

“哇,九爷,你看这里好多小玩意哟,真好玩儿!”

听到这称呼,蔺芊墨眼帘微动。

木子眉心一跳。

凤璟眼底那一丝浅淡的笑意,隐没无踪!

“九爷!”凤英躬身见礼,面皮发紧。

“嗯!”淡淡的回应,温和,干爽的嗓音依旧!

蔺芊墨转头,同一时间,感觉手里猛然一空,女儿家娇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手里的这个簪子好特别哟,真好看!”说完,自顾戴在了头上,“九爷,您看好看吗?”

蔺芊墨垂眸,看着空空的手心,只想说一句…大婶记得说我是十两银子买的,转手卖了一定要赚几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