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还她永不背叛/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女孩头上的粗陋的木簪,赫连逸眼眸转向蔺芊墨,她喜欢这个吗?

看着,嘴角轻扬,怅然,是呀!她总是喜欢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东西,比如那养肾药。

“表哥,似儿…”

轻柔的声音传至耳边,玲珑纤细的身影缓缓走进,面容逐渐清晰…

眉目如画,面若桃花,皓齿朱唇,不点绛红,青春花季,倾国亦倾城!

似儿看到娇美的女子,瞬时笑的更开,上前两步,伸手拉住她的胳膊,指着头上的发簪,撒娇,娇俏道,“姐姐,你看,好看吗?”

魏绮儿柔柔一笑,“好看…”

“嘻嘻…。姐姐也喜欢吗?那,这个给你!”似儿把手里的递给魏绮儿。姐妹情意尽显。

魏绮儿笑了笑,接下,转头看向赫连逸,“表哥,给你添麻烦了!”

“无碍!”赫连逸声音淡淡。

魏绮儿微微颔首,轻移莲步走到小摊前,看着卖杂货的大婶很是亲和道,“这个发簪多少钱?”

“这个…。这对发簪其实已经卖给这位小娘子了。”

魏绮儿听了,愣了一下,而后恍然,无奈的看了似儿一眼,转头对着蔺芊墨,带着歉意道,“舍妹无撞,失礼了,还请夫人务恼。”说完,把簪子递还给蔺芊墨。

蔺芊墨摇头,未接,“两支发簪一共十六文,姑娘喜欢就买下吧!”说完,拿起重新挑好的两支发簪,对着卖货的大婶道,“这两支我就拿走了。”

“是,是…”

蔺芊墨转身,看到立在自己前面的男人,轻轻一笑,微微俯身,“九爷!”

规矩,守礼,却并不疏离,淡漠!一种淡淡的熟稔,温馨。

赫连逸紧绷的胸口,有一些舒缓,也有些刺痛,“无需多礼。”温和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容错辨的浮动。只是,那一抹浮动,具体是什么,却难以说明。

蔺芊墨起身。

赫连逸看着她,关心的话自然而然出口,“身体可还好?”

“嗯!还好。”

“我府上还有些补药,明日让人送过去些。”

蔺芊墨摇头,“什么药也不要,吃够了!”

“对身体好…。”

赫连逸话出,清淡的男声接过,“对身体好,她也不爱吃,上次生病,她已经是吃怕了。”

听到凤璟的声音,赫连逸垂下眼帘,眼底划过暗色,再抬眸已消失无踪。

凤璟抬脚缓步上前!

看到凤璟,似儿眼眸不由睁大,眼里惊艳色难掩!

魏绮儿眼神微闪,即刻恢复淡然,嘴角挂着淡笑,静静站立一旁,温柔,娴静,美好!

“凤郡王!”

“九爷,有心了!”

“举手之劳!”

两个男人微微颔首,轻轻一笑,心里暗潮翻涌,面上却均是风轻云淡,温和一片,对视一眼,既各自移开视线。

赫连逸看着魏琦儿,魏似儿,淡淡道,“这两位是我舅父家的女儿。”其实,这话并无说的必要,赫连逸也大可不必说。只是,看着蔺芊墨,赫连逸自然而然的就说了,且觉得很有必要。

蔺芊墨淡淡一笑,“两位小姐好!”

凤璟一言未发。

两个女孩同时转头看向赫连逸,不知道他们身份,不知道该如何回礼。

“这位是凤郡王,还有…。郡王妃,你们见个礼吧!”

“是!”两个女孩上前,屈膝,行礼,“见过郡王,郡王妃!”

“嗯!”凤璟微微颔首,一句未多言,转眸看着蔺芊墨,道“可挑好了?”

“嗯!”

“我看看!”

蔺芊墨伸开手,凤璟拿起,自然的插入她的发髻,亲昵姿态尽显,看了一眼,“挺好看!”

“真话?”

“自然是假话!”

“那就戴着吧!”

“收起来吧!回家再戴。”凤璟伸手拿下,放入自己袖袋里。

蔺芊墨看了一眼没说什么。

“九爷,我们还赶时间,先走一步了。”凤璟看着赫连逸开口道。

“嗯!”赫连逸点头,看两人相携离开。

马车离开,魏似儿略带不安的声音响起,“姐姐,我不知道她是郡王妃,其实我没想过抢她的,我就是看着好看,想看拿过来一下而已!姐姐,我是不是做错了!”

“姐姐知道似儿不是有心的。不过,以后可是不能这样莽撞了。还有下次见到郡王妃一定要向她道个歉,知道吗?”

“好!”

听着魏绮儿温柔安抚魏似儿的声音,赫连逸转眸看了她们一眼,淡淡道,“时辰不早了,回府吧!”

“好!”

两个女孩跟在后面,神色各异。

那个女子,就是蔺芊墨吗?

马车上

“九爷,看起来清瘦了不少!”

“嗯!”

“看来,某人他还没有完全放下!”

“哦!”

“你有什么感觉?”

“下次我一定要盲婚哑嫁!”那样,翻旧账的事不存在了。

凤璟听了,勾了勾嘴角,神色莫测,难辨!

蔺家

韩暮云被休,蔺老夫人被送走,孟怜儿是妾上不得台面,如此…蔺家后院只有胡氏撑起来了,这蔺家中馈一下子都被握在自己手心里,那感觉…飘飘然!

没有蔺老夫人管着,没有韩暮云这个公主压着,蔺家后院她一人独大!这认知,这事实,让胡氏心情万分舒畅,睡觉都咧着嘴,自由自在又扬眉吐气!

笑醒后,白天整装待发,暗腹:到了自己施展本领,大展身手的时候了,她借此正好让蔺家这些个人下人都好好领教一下她胡氏的手段!

如此,新官上任三把火,胡氏每天都在磨刀霍霍,眼睛死死盯着长房的人,看着老夫人院里的老奴,等着她们反抗,欲揪出那不服的,时刻准备着杀鸡儆猴。也好显示一把自己的威势,树立自己的威信。

然,等了两天,胡氏瞪得眼睛都酸了,却是一个生事儿,不服的都没有,下人个个都识相的很,对她的话,均是唯命是从的很。就连蔺纤柔对于她的话也只是瞪了瞪眼,什么都没说。

胡氏第一次为下人太识相,太听话而感到闹心了,害的她满腔热血无处发泄。也就这么地,心里那股劲头都用在了养气焰上,不过两日,胡氏身上就多出一抹唯我独尊的气势来。霸气又傲气。后院的下人被她指挥的晕头转向的。

其实,胡氏自己也有些晕晕乎乎的,没有了约束,每天又被下人灌太多迷汤了,让她都有些忘记自己谁了,有些个得意忘形,忘乎所以。个个馊念头开始往外蹦跶了!

一日,对着蔺安道,“相公,最近家里实在太乱了,搞得几个孩子每天也都跟着忐忑不安的。所以,妾身想着,给孩子们每个人做两身衣服来,也好好安安孩子的心。”

蔺安听了,看了她一眼,“几个孩子都有?”

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不就是怕她冷待了那些个庶子,庶女吗?胡氏心里骂娘,脸上却笑的温柔又贤良,斜了他一眼,嗔怒道,“在你心里我就那么小气吗?”

“呵…呵呵…”蔺安呵笑两声,移开视线。心里腻歪的厉害。媚眼,发嗲的时候也不看看自己年龄,都已经人老珠黄了,还当自己十五六吗?看美人飞眼,那看的是风情,浑身舒畅。而她…催吐!

看蔺安那副跟挨了一拳似的表情,胡氏耳根暗红了一下,磨牙,却也不再做那不合时宜,自丑的举动,轻咳一声,摆正姿态,道“老爷放心,怎么说她们也都叫我一声母亲,我如何也不会亏待了她们的。”

见胡氏不再发嗔,蔺安也松了口气,觉得舒服多了,“我知道你不是那狭隘的人,都说娶妻娶贤,这话果然一点儿没错呀!”妻子,贤惠重要。要风情小意,还是找妾室。

胡氏咧了咧嘴,这口是心非的话,他既说的出,她就听的了,抿嘴一笑,接受赞美,而后进入正题,“只是,若都不亏待,不偏颇,我这手头一时有些发紧。所以…我就从中公拿了几百两银子。”说完,紧紧看着蔺安,静待他的反应。

蔺安闻言,眼神微闪,神色一动,眼底极快的闪过什么,而后眉头皱了起来,看着胡氏,沉声道,“中公的银子你也敢拿,你可知道这事儿若父亲知道了,会有什么结果吗?”

看到了蔺安皱起的眉头,却没感觉到丝毫怒火,胡氏眼里溢出一抹亮光,赶紧道,“相公放心,我也是有分寸的。”

说着,低声解释着,连带怂恿着,道,“老爷你也看到了,现在大房那边,韩暮云离开了,蔺纤涟走了,蔺芊墨出嫁了,蔺毅谨也出远门了,乔静儿又死了。这么多人不在,大房那边的开销自然也就少了很多。刚巧我们这边就缺了那么一点儿,所以,挪过来一点儿也算是刚好平衡了。老爷,你和大爷可是亲兄弟,他应该不会介意的,他这也算是关心自己的侄子,侄女了嘛!而且,相爷不是一直说,要兄弟团结吗?我这样做,不是正好拉近了我们两房的关系嘛!”

胡氏说完,默默为自己鼓掌,她这话说的可是太好了,完全的面面俱到呀!

蔺安听完,嘴角不由也露出了一丝笑意,虽然胡氏的爱贪便宜的性子,让人看起来很是小家子气,有些不讨喜。不过,能占到蔺恒的好处,蔺安心里还是很舒畅的。

如此…。蔺安端着架子,哼了一声道,“我蔺安还真不稀罕他那点东西,不过既然眼下需要你拿了也就拿了,不过,下不为例,知道吗?”

“是,是,我知道了…”蔺安这么说,其实已经是默认了。胡氏简直是乐开了花,又多了一条生财的门路。

“银子如果宽裕的话,也记得给父亲买点东西!”

“这个不用老爷说…”

蔺安听了点头,表示满意。这样老爷子也算是跟他们一样了,大家都占便宜了。

这事儿如愿了,胡氏又继续朝着下一个目标进攻了,“老爷,你看韩暮云现在出了这档子臭事,这以后蔺芊墨在凤家的日子也肯定不会好过了吧!”

“闲着没事儿你操这个心干什么?”

“我怎么能不操心呢!当然了,蔺芊墨好不好我是不怎么在意了。不过,蔺家和凤家的关系,要是因此闹僵了。那,对我们来说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胡氏可是无利不起早的人,她会这么说一定是有所图。果然…。

胡氏笑了笑,说出她的打算,“老爷,我觉得就蔺芊墨一个人,恐怕撑不起凤蔺两家的关系。”

蔺安闻言,眼眸闪了闪,直接了当道,“你在算计什么?”

“我想着,什么时候让三丫头她去凤家住一阵子,你觉得怎么样?”

蔺安听了瞪眼,“你这注意打的可是好呀!”

胡氏口中的三丫头,是蔺安的第三个女儿——蔺纤如,今年刚满十四岁,生的貌美,在几个女儿中可以说是长的最精致的一个。样貌好,脾性也好,更重要的是生母没了。

如此,就算胡氏送她入凤家的算计成了,蔺纤如最后得了风家的看重,也威胁不了胡氏,蔺纤如无可扶持的生母,胡氏照旧可以拿捏她。胡氏这妥妥的是拿蔺纤如当做踏脚石,用她来谋算好处呀!

“老爷,我这也是为了长久的打算,凤家这门亲事可是不能断了,可大房那边实在是太乱了,蔺芊墨这个郡王妃做的也是摇摇欲坠的。那一天惹得凤家不高兴了,人家随意一个理由都可以休了她。”

胡氏说完这个理由,开始拿捏蔺安的七寸处,“其实,蔺芊墨被休,这还不是我最担心。我最担心的是蔺芊墨最后真的得宠了可该怎么办?以前蔺恒借助韩暮云的身份,处处压制老爷。由此前车之鉴,以后难保蔺恒不会借助蔺芊墨的身份,再压老爷一头呀!”

胡氏说完,看到蔺安的脸色已经绷了起来!

胡氏看着,再接再厉,继续劝说,“老爷,难道你想一辈子被蔺恒压在头上吗?”

蔺安听了没说话,其实心里却早已动摇了。

“老爷,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呀!为了避免过去的事情重复发生,我们还是早作打算的好。只要三丫头争气,以后在凤家能站稳了脚跟,那对老爷来说,才是最安稳的。将来才能压住蔺恒。”

“你说的倒是容易,你觉得现在的蔺芊墨还是过去的那个吗?可以任由你耍着玩儿!”

“老爷,蔺芊墨愿意不愿意,我根本不考虑。主要还是看凤郡王,只要凤郡王对三丫头有意了,那蔺芊墨不同意也得同意。男人要纳妾,哪里是女人能拦的住的。”说完,斜了蔺安一眼。

最后一句话,蔺安瞬间被说服了。因为他自己就是个例子,他纳妾的时候,可从来没考虑过胡氏是否会愿意的。

“只是,这样委屈了三丫头呀!”

“老爷,那可是凤家,三丫头进去那是享福去了。”

蔺安听了暗嗤,胡氏这话说的还真是大言不惭,就凤郡王那身体,再大的荣华富贵,恐怕也不会有那个女人会觉得幸福。不过这话蔺安没说出来,不然,岂不是显得他这个做父亲的太狠了吗?明知道是火坑还被女儿往里扔。

“先看看吧!”蔺安含蓄的应下,说完,不忘交代道,“记得注意方法,别事没办成还惹恼了蔺芊墨,惹得凤郡王不快。”

“老爷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嗯!”

一番谋算商定,既在蔺芊墨回门的时候,就受到了胡氏热情无比的接待。

国公府的刚到蔺府门口,热情洋溢的请安声就已经响至耳边了。

“给郡王,郡王妃请安!”

马车里,蔺芊墨不由扬了扬眉。当初,她历劫归来都没受到这样的待遇。看来,身份果然决定很多东西呀,包括人的态度!

凤璟或许已经习惯了,抬脚下车,而后在众人热烈的眼神中,转身,缓缓伸出手,那动作…

站在胡氏身后,被用心打扮过更显青春美丽的蔺纤如,看到凤璟那个举动,心头跳了跳。有些事,胡氏已经跟她说透。所以,她也清楚今天她穿成这样是为了那般。想到凤郡王的身体,心里有发苦,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认命。只是现在…。

看着绝美俊颜,雅人深致的凤郡王,看着他那体贴的动作!蔺纤如那细弱的女儿心,不由萌动。也许,就算一辈子无男人的疼爱,但有安逸无忧的生活,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圆满。

骨节分明,白皙修长,力与美完美相合的一只手!蔺芊墨看了一眼,抬手把自己的手放在他手上,抬眸,对着他柔柔一笑,秀恩爱,死得快…。

胡氏看着,嗤笑;人前风光,人后哭娘!有她熬的。心里不屑,面上笑容愈发亲切,疾步迎上前,笑的脸上的细纹都开了花,“郡王,郡王妃可算是把你们等来了,来,来,快里面请!”

蔺恒看到胡氏那副作态,心里冷笑。

蔺安脸上的笑意有些发干,心里暗恼,说了要注意方法,她这满脸算计的样子,怎么都不知道遮掩!

蔺芊墨看了胡氏一眼,勾了勾嘴角。要说,胡氏也真是一个真性情的人,每次算计人的时候,都会热情给你看!

“二婶,几日不见可都还好吗?”

“好,好,都好,有劳郡王妃挂念了!”胡氏笑容满面。

蔺芊墨听了,笑了,带着一丝怅然,“本来,我父母和离,我还担心二婶这个做弟媳的会忧心的食不下咽,现在看到二婶这样开怀,我也就安心了!没给二婶造成困扰就好。”蔺芊墨说完,带着欣慰的笑意,抬脚,缓步走进了蔺府。

胡氏脸上的笑意,僵在脸上。

蔺安狠狠瞪了她一眼,蠢货!

搞这么大的阵仗,惹来这么多的围观。结果,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好处没捞到,先落得一个没心没肺的名头。

韩暮云不堪,休了活该!可站在蔺家的立场,她这个做媳妇儿的笑的这么开心,那就是完全不把蔺家放在心上。是把大房的乱子,当笑话看!

明天京城里不知道又会传出什么闲话出来。蔺安开始恼火。

而,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胡氏闹得这个笑话就传到了蔺毅慎还有孟怜儿的耳中。

孟怜儿冷笑,觉得解气,“让她得瑟,活该!”

蔺毅慎笑了笑,思绪飘远,神色有些恍惚,忽然有些记不起过去的蔺芊墨是什么样子了!愚笨,痴傻,那样的她真的存在过吗?

胡氏安排好了一切,奈何,凤璟跟蔺芊墨却根本没往二房那边去的意思。

凤璟直接去了蔺昦的书房。

而蔺芊墨意料之外,又觉得情理之中的去了蔺毅慎的那里。

看到蔺芊墨去见蔺毅谨,所有人都认为是去问罪的,毕竟,韩暮云偷人的事会爆出,这也是蔺毅慎捅破的。

看到蔺芊墨,孟怜儿迅速挡在蔺毅慎身前,脸上满是戒备之色,神经紧绷。

蔺毅慎轻轻推开二姨娘,看着蔺芊墨,笑的温和,亲切,“二妹妹,好久不见,可还好?”

蔺芊墨回以笑容,“我还不错,大哥哥看起来气色也挺好。”

“承蒙二妹妹照应,我才没蹲牢房,还能安然在家里待着。”

“大哥哥客气了,照顾兄长还不是应该的。”

“难得二妹妹大度,对我谋算母亲的事情不在意。”

“大哥哥你这么说,岂不是在说我不孝嘛!”

“自古忠孝难两全,二妹妹如此,不是不孝,只是更看重我这个兄长一些。二妹妹以德报怨,这是极大的仁善。”

蔺芊墨听了笑容加深,“大哥哥说的是,手足相残的事我们可是不能做!”

“二妹妹所言极是,过去是我太狭隘了,还望二妹妹不要怪罪才好。”

“俗话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大哥哥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作为妹妹,我很是感动。”

“呵呵…。这么说,二妹妹是原谅我了?”

“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大家你来我往,各凭手段,最后结果,赢了,输了都是运气,都是命数。该做的都做了,过去了也该让它过去,不该再揪着不放了。毕竟,世间的事,很多时候都还讲究一个,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嘛!大哥哥,你说呢?”

蔺毅慎听言,心头遂然一跳,看着蔺芊墨那笑意盈盈的样子,眼眸紧缩,分久必合吗?

二姨娘看着蔺毅慎和蔺芊墨两人笑语晏晏的样子,心里发突。他们说的每句话她都听的明白,可合在一起她却有些不懂是什么意思?

蔺毅慎紧紧看着蔺芊墨,蔺芊墨不动声色,任由蔺毅慎打量。

两人静默,良久…。

蔺毅慎开口,“姨娘,你先出去一下,我跟郡王妃有些话要说。”

“慎儿…”二姨娘不放心。

“姨娘,不用担心。”

见蔺毅慎坚持,二姨娘妥协,离开前不断的看着蔺芊墨,满满的不放心。

蔺芊墨看着,淡淡道,“二姨娘她是位好母亲。”

蔺毅慎点头,这一点儿他不否认。相比韩暮云的多杂心思,二姨娘的心就纯粹了很多!

“大哥哥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的以后已经不用我打算,就看二妹妹的心情来定吧!”

蔺芊墨听了轻轻一笑,“如果由我来定的话,我倒是觉得,蔺家由大哥哥来掌控比较合适!”

蔺芊墨话出,蔺毅慎神色骤然一变,心头猛跳,面皮紧绷,“二妹妹可真是爱说笑!”

“呵呵…虽然听起来是笑话,可我说的其实是实话!”

蔺毅慎盯着蔺芊墨的眼睛,想探出里面的戏弄,嘲讽,取乐…然,这些他以为会存在的东西,却一点儿都没有。她说的是真的…这个认知,让蔺慎忽然想笑!费尽心思,落得身残一世都无法得到的东西,现在竟然被人双手送到面前。且,还是过去他费心想除掉的人。呵呵…。说不出来的怪异,好笑。

笑过之后是满满的疑惑,不明,“我不懂!”

“蔺恒满心筹谋,谋算如何东山再起;蔺安满心算计,筹划如何毁尽大房,贪墨大房所有。大人如此,身后的几个堂兄妹也同样不差。蔺家根基不稳,人心分离,各有算计,内乱难安。而,祖父却已年迈,力挽狂澜已不可能,就连压制也已有些有心无力。这种时候,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大刀阔斧,斩断内乱,压住躁乱!而这个人,在我看来非大哥哥莫属!”

蔺毅慎听了,眼睛微眯,“你觉得我合适?”

“是!”

“原因!”

蔺芊墨勾唇,笑意舒缓,清淡,“原因你清,我明,有些话还是不必说的太透彻好!”

因为蔺毅慎对蔺恒已无多少父子情,如此,就算蔺恒再娶,蔺毅慎也能让他再无所出。而蔺安,他想吞了大房,蔺毅慎绝不容,如此就是弄死他,蔺毅慎都不会手软。

蔺毅慎现在,几乎已处于穷途末路之境。从商,谋仕他都已有心无力。现在,他能抓到的或许只有眼前所有。只要掌控了蔺家,他或许还能有一世安生,还有一个安稳的容身之所,还有一个盼头!

蔺毅慎眼眸暗沉,“让我掌控蔺家,你要置蔺毅谨于何地呢?”

就蔺芊墨来看,蔺家于蔺毅谨已经是个负担!整个蔺家,除了蔺昦,均是无心之人。这样的蔺家,不值得蔺毅谨费心守护。

“我哥哥,会有属于他自己的蔺家,一个真正属于我和他的家。而这里,是属于大哥哥的。”

“呵…你这是要蔺毅谨一个安宁,而把这个乱摊子扔给了我!”

“我哥为了一个安稳在拼搏,大哥哥你想要一个安稳也没有坐享其成的道理。”

“如此来说你这是给我一个机会!”

“还要看大哥哥愿不愿意握住!”

“我愿意接下,你就会给我?”

“会!”

“我不明白!”

“蔺家太乱,我无暇分心顾及。你若接手蔺家,做什么我不会过问,必要时我还可出手帮衬。而我只要一点儿,我要蔺家一个平淡。祖父和蔺毅谨都不想蔺家化为灰烬,所以它就不能消失,你守住一个稳,我会尽力保你一个安。”

蔺毅慎已残,在皇家那些人的眼里,利用价值太低。

蔺毅慎跟她是敌对关系,如此,没人会拿一个你完全不在意的人来要挟自己。

蔺毅慎暗中接手蔺家,在背后会为她处理蔺家内乱,她会少很多麻烦,蔺毅谨也会少一些负累。

她要一个稳,这是要他清理掉会干扰到她的麻烦。她要一个平淡,这也就是在告诉他,不要贪心吧!

“这算是条件交换吗?”

“当然!我没有白给的道理,大哥哥也没白付出的理由!”

蔺毅慎听了淡淡笑了,眼里满是复杂,“你是真的变了!”

“人都是会变的,大哥哥不也是吗?”

“或许吧!变成这样我还能坚持活着,连我自己也有些意外!”

“娶妻生子,大哥哥照样可以。过去眼前这个坎儿,以后或许就是一帆风顺,老了就是子孙满堂。”

“听你这话让人无限向往!”

“平心静气,脚踏实地,用心努力的生活,最终就算不得锦绣荣华,也应该过的不会太差。”

“如果是以前,我听到这话肯定会说你是浑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可现在…只要能安稳的活着就够了。”

“荣华富贵,无上尊崇不一定就能幸福;而粗茶淡饭,平平淡淡,有的时候也别有一番滋味。蔺毅慎,过去的都已经过去,守住本心,或许最后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蔺毅慎听着,眼睛不由酸涩,“我会期待的。”

“我同样!”蔺芊墨说完,抬脚,离开。

“蔺芊墨!”

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蔺芊墨顿住脚步,转头。

蔺毅慎看着她,最终开口,“你没想过我会背叛吗?”

“想过!所以,大哥哥赶紧成亲吧!生一个儿子出来,也好让我多一个可以要挟你,拿捏你的对象。”

蔺芊墨话出,蔺毅慎忽然就笑了,“如果有孩子,我一定会告诉他,千万不要得罪你的姑姑。也千万不要背叛…。”

蔺芊墨听了,淡淡一笑,转身,离开!

蔺毅慎看着蔺芊墨的背影,心潮翻涌,满满的复杂。

蔺芊墨,那个在他意气风发时,给他沉痛一击的人。

蔺芊墨,这个在他最灰暗绝望时,又给他一份希望的人。

前者,也算是因果循环,他自作自受!而后者…她给他一份希望,他还她永不背叛!

蔺毅谨有这样一个妹妹,你何其有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