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魏绮儿/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芊墨从蔺毅慎的院子出来,得知凤璟,蔺安,蔺恒几人都在蔺昦的院子说话。蔺芊墨脚步一转,往蔺毅谨的院子走去。

蔺毅谨不在,本院子里伺候的下人都被胡氏给分散到别处去了,只留下一个小厮守着。

看到蔺芊墨过来,小厮愣了一下,疾步迎了过去,跪地请安,“小的给郡王妃请安!”

“起来吧!”

“谢郡王妃。”

蔺芊墨缓步走入屋内,看着清扫干净,归置整齐,连角落处都被打扫的一尘不染的屋子,蔺芊墨淡淡一笑,看来是用了心了。主子不在,下人还能保持这份本分也是难得。转头看向小厮,“辛苦你了!”

小厮听了,诚惶诚恐,“不敢,这都是小的该做的。”

“你做的很好!”

“谢郡王妃夸奖!”小厮心里高兴,二公子不在,每日他努力干活都会被人取笑是傻子。让他自己都有些怀疑,他这么尽心是不是太多余,可现在…郡王妃的夸赞,证明他都没白做。

“郡王妃你稍等,小的去给您倒杯茶去。”

“好!”

见蔺芊墨点头,小厮赶紧忙转起来。

蔺芊墨在屋子里走走看看,里面很多东西都能看出蔺毅谨的影子。

比如,那挺拔清直的松竹图。就如蔺毅谨的人一样,正直,清正。就是很多时候纯正的跟傻子一样。

还有那书案看了一半儿的书,蔺芊墨拿起,赫然是《礼记》,翻开,“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坑坑巴巴念完一句,蔺芊墨摇头,舌头打结,脑子混沌,叹,“什么意思,完全不懂呀!蔺毅谨竟然能看得懂这样的书,果然厉害呀!”

守在门口的凤英,习武之人耳力过于平常人。既,蔺芊墨自言自语的话,不需刻意听,就已悉数传入耳中。听完,嘴角不由抽了一下。能说郡王妃还没启蒙的孩童念的利索吗?还有那夸赞…。那真的是在侮辱蔺二公子呀!

放下书,看到桌上画了一半儿的画,虽还未成型,可已清晰可见是一副山水画。

蔺芊墨看着,觉得作为一个好妹妹,很有必要完成自己哥哥未完成之事。

想着,瞬时来了兴致,撸起袖子,“凤英!”

“郡王妃!”

“帮我研磨!”

凤英闻言,眼帘微动。郡王妃念的不好,或许能写的很好,一鸣惊人也说不定。微微期待,上前,研磨,默默等着蔺芊墨的大作。

蔺芊墨拿起笔,落下…。

凤英侧目,哦,是要作画呀!是要把二公子的画补完全,山,水,松…二公子的画看起来还不错,凤英默默看着,无声评价,继续研磨,看蔺芊墨画画。只是,看着,看着…。

凤英研磨的节奏有些乱了,她也开始疑惑了,因为实在看不懂蔺芊墨画的是什么,那一笔起的实在太怪异…不但看不出是那一门那一派,更是连画的是什么也想不到。凤英觉得自己见识浅薄了,看来,郡王妃的画风别具一格呀!这么想这,继续看着,等待最后画面成形,就这么凤英看着蔺芊墨拿着笔一起一落,很是认真的涂着。

干净利索,墨彩淋漓,刚劲有力,一点儿不拖泥带水,完全的一气呵成。

“完成!”蔺芊墨话落,笔收,气势磅礴!

凤英定住,死死盯着桌上那副画。

“凤英,你看,如何?”蔺芊墨笑眯眯问。

“呃…。别…别具一格,一鸣惊人!”凤英说完,叹,如果说昧心话要入地狱的话。那,十八层可能都容不下她,她一定会入第十九层的。

蔺芊墨听完,眨眼,看着凤英,很是认同,并称赞道,“凤英,你真的很有眼光。”

听到蔺芊墨的夸赞,凤英犹如中箭。她愧对凤家十几年的栽培,她回去一定好好向主子请罪。

“凤英,你家郡王爷画画吗?”

“郡王爷不经常画。”

“这么说就是会了。那,你对比一下,觉得是我画的好,还是郡王爷画的好?”

对比?跟郡王爷?郡王妃这是要难为死她呀!

“不好说吗?可是难分高下?”

凤英听了抬眸,看着蔺芊墨。难分高下?

“怎么?可是我说的不对吗?”

“不,其实…其实是各有千秋!”凤英说完,唏嘘,这话若传到国公爷耳朵里,不知会不会赐她自刎。

蔺芊墨听完,乐不可支,笑的见牙不见眼!

“什么跟本郡王的各有千秋?”

凤璟清淡的声音响起,两人转头,看到凤璟缓步走了进来。

“郡王!”凤英见礼,心里虚的厉害。比任务失败还发虚。

蔺芊墨看着凤英完全不淡定的样子,笑的隐忍,拿起桌上的画,展现在凤璟眼前,“蔺毅谨画了一半儿的山水画,我给补了一笔,怎么样?完美的风景与生活的结合图,不错吧!”

凤璟听了,扬眉,淡淡开口,淡淡看着山水画另一边,刚被添上的一头肥圆的猪图,“跟我的画各有千秋吗?”说完,扫了凤英一眼。

凤英垂首,头低到胸口。

相比凤英,蔺芊墨的脸皮是无敌的,笑的自然又自在,指着画,贴心的解说了一番,“景有了,再把猪烤了,景看完了,肚子也吃饱了。那感觉…。”砸吧砸吧嘴,“猪一定要烤成香辣味的。”

“你这猪肥了点!”

“肥了吃着才…。”蔺芊墨话说一半儿,顿住,看着凤璟不咸不淡回一句,“你才是猪!”

“有这么跟夫君说话的吗?”

“相公恕罪!”

“不恕!”

“那算了!”

“想学画画吗?”

“我画的已经极好,不需要再学!”

“说这话的时候,摸着自己心口说!”

“如果你付给我银子,我倒是可以考虑学学。”

“口袋里还剩下多少钱?”

“五十八文!”

“记得这么清楚。”

“昨天数了三遍,今天数了一遍,太少完全不经数呀!”

“你以给我治病为由,跟祖父讨的那老山参还没卖掉吗?”

“那个呀,呵,呵呵…。郡王爷凡事都讲究一个看透不说透,您老这样有违圆滑之道呀!”

“是吗?”凤璟看着蔺芊墨的画,淡淡道,“本来我还想对你说,比起老山参,祖父手里那一颗雪莲更值钱。”

“真的?”

“嗯,价值数万金!”

蔺芊墨眼睛亮了,而后摆了摆手,“做人要懂得适可而止,可不能太贪心。”

“你的眼睛可不是这么说的。”

“因为口是心非!”

凤英在一边听着这对话,觉得怎么都无法适应。郡王妃你如此坦诚自己贪墨国公爷的东西,真的好吗?还有郡王爷,你这样怂恿郡王妃窥觑国公爷的珍贵的药材,真的合适么?

贼夫妻,贼夫妻!说的就是郡王,郡王妃这样的吧!此念头出,凤英赶紧屏退,太不敬,大不敬!

“四小姐…。”

“来,给我吧,我给姐姐端过去!”

“这…。”小厮的话没说完,手一空,杯子被蔺纤柔拿走。小厮无奈,只是看着蔺纤柔的背影,无声摇头。

走到门口处,凤英把人拦下,“四小姐,请止步!”

蔺纤柔看着也不恼,温和解释道,“我是你们郡王妃的嫡妹妹,想过来跟她说几句话。”

“郡王妃这会儿没空,四小姐请回吧!”

“这位姐姐,我就耽误郡王妃一会儿的功夫!”蔺纤柔面带祈求道,“我们姐妹好久没见了,我很是想念,请你通融一下,让我进去好不好!”

“郡王妃现在不便,四小姐有什么话,稍时再过来吧!”凤英自我感觉,她态度说不上强硬,话也说的足够委婉,柔和,怎知,她这话刚落,蔺纤柔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悲悲戚戚的就哭了起来。

“姐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也不是那么不识相的人。我也不强求什么,这次来只是想为过去的事给姐姐道个歉罢了!请姐姐看在我年少无知的份上,不要怪罪于我。”

凤英听着,眼眸沉了下来。她年少无知,那岂不是暗指郡王妃,太过狭隘?不通情理?还有,她这一跪是什么意思?谁欺负她了吗?若让外人看了,会如何想郡王妃?

蔺纤柔抹泪,姿态柔柔弱弱,哀哀戚戚,“姐姐,现在母亲变成那样,哥哥又不知去向,我…呜呜…我真的是很害怕,可我却不知道该跟谁说。姐姐,请你见我一面好不好…?”

凤英看着蔺纤柔那副作态,眉头也随着皱了起来。郡王妃什么都没说,她这哭给谁看呢?

“姐姐,你知道吗?父亲要把我送到祖母那里去!如此一来,我们姐妹再想见面就很不易了。所以,我想在临走之前,再见姐姐一面,还请姐姐成全…”

蔺纤柔这话说完,门口人影晃动!

“姐姐…”

蔺芊墨垂眸,看着蔺纤柔梨花带雨的样子,还有那极力忍耐,却还是不由往房里瞄的动作…

蔺芊墨神色淡淡,哪个女儿不怀春呢!只是蔺纤柔这副作态,实在是完全看不到一丝少女青涩萌动爱恋的美感,只感腻歪!

“既然父亲已做了安排,那就回去收拾东西吧!”

蔺纤柔闻言,哽咽道,“姐姐,我不想离开,我害怕…呜呜…姐姐,那里人生地不熟的,我肯定熬不住,我会死的。姐姐,请你看在二哥哥的份上,帮我向父亲求求情好不好?”

“不是说别无所求吗?”

“姐姐,就这一次,就这一次…求你帮帮我,我以后一定听父亲的话,也觉得不再麻烦你。”

“凤英,送四小姐回去。”

“是!”凤英上前一步,“四小姐,请!”这次态度已染上强势。

蔺纤柔不但无一丝离开的意思,反而伸手骤然抓住蔺芊墨裙摆,紧声道,“姐姐,就这么一次难道你都不愿意帮我吗?”

“不愿!”

蔺芊墨这答案出,蔺纤柔的瞬时变了脸,看着屋内那隐约可见的身影,大声叫嚷了起来,“郡王爷你都看到了吗?冷血冷情,漠视手足,完全不顾自己妹妹生死,狠心又绝情,这就是蔺芊墨!郡王爷,这样的女人完全不配做郡王妃,她…。”

话说一半儿,凤英遂然出手,蔺纤柔张口无声。

“属下带她离开。”

蔺芊墨点头。

蔺纤柔被带走,被拖走的一路,眼睛死死的盯着蔺芊墨,满眼愤恨,还带着一丝快意的恶意。

蔺芊墨神色淡漠。蔺纤柔应该早已料到她根本不会帮她,来这里说这么多,不外乎是想在凤璟的面前抹黑她罢了!

蔺纤柔对她的敌意,还真是不止不休,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贬低她的机会呀!真是执着的可以。可惜,她的那些话,蔺芊墨听了没什么感觉。而,凤璟只感觉呱噪!

视线从蔺纤柔身上移开,不由落在那个缩着脖子,低着头,跟在蔺纤柔身边,准备跟着一起出去的丫头身上。看着那个丫头,蔺芊墨眼睛眯了眯,忽然开口,“你,站住!”

丫头身体一僵,转身,颤颤巍巍,“郡王妃!”

“嗯!”蔺芊墨点头,随意道,“跟在四小姐身边多久了?”

“回郡王妃,两…两年了!”

蔺芊墨听了,上下看了她一眼,淡淡一笑,“很漂亮的鞋子!”

一句话,丫头的脸色顿时白了。

蔺芊墨看了她一眼,移开视线,看向一边的小厮,“带她去大公子那里!”

小厮闻言,心里略感疑惑,却聪明的一点儿没显露出来,垂首,应是。

“郡王妃,奴婢还要伺候四小姐!”

蔺芊墨听言,不予回应,转身走进了屋内。

“走吧!”

“柱子哥,可否容我先去跟四小姐说一声。不然,等下我回去晚了,四小姐会打死我的!”

“你这丫头怎么说自己主子的?四小姐是那么凶狠的人吗?”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就好!”

听着外面的对话,蔺芊墨笑了笑,这小厮倒是机灵的很。

“看看这副画如何?”

蔺芊墨听了,凑过去瞄了一眼,瞬时面皮抽了抽。一只硕大的烤猪!

“觉得如何?”

“看起来挺香!肌理分明呀!”

“香辣味的!”

闻言,蔺芊墨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还玩儿出兴致了!

不消片刻,小厮回来。

“郡王妃!”

“说吧!”

“是,小的把人带到大公子那里后,大公子什么都没说,直接去了相爷那里!”

“然后呢?”

“大公子对相爷说,他想买些书回来打发时间。可去了账房,却被告知,这个月已经没银子可开了。大公子对相爷说他不明,府里一个丫头穿的都珍珠绣鞋。而他却连买书的银钱都支不来了。”

蔺芊墨听了勾了勾嘴角。

“后来相爷把账房的先生,还有那个丫头叫了过去。问过之后才知晓…。”小厮顿了一下才道,“中公的银子都被二夫人拿去了。还有那个丫头,也已经坦诚了所有,珍珠绣鞋是二夫人赏给她的,是想她监督,并不时再怂恿四小姐找点儿事儿,犯点错!包括挑拨一下四小姐和郡王妃之间的关系。”

蔺芊墨听完,嘴角笑意加深,“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小厮听了,有些意外,郡王妃不想知道二夫人后来怎么样了吗?

呵呵…。小厮不懂,蔺芊墨做这些,不过是想看看蔺毅慎应对反应。至于胡氏…这么点儿事儿,到不了被休的程度。不过,应该能使老实一段时间!

蔺毅慎出手果然干净利索。看来他对家里的情况很是了若指掌。如此,要压制一些人,更能做到及时。

九皇府

魏琦儿,魏似儿回到府中,就被圈禁在了院子里,虽然圈禁的话九爷不曾说过。可府中下人的举动已经说明了一切。

她们的一切都被限制了。比如,想出府,有人直接把京城的风光给她们说了个遍;想在府中看看,下人言直接对着她们介绍个完全;想吃什么,下人直接送到面前,她们完全不需出院子,想知道什么,想要什么,开口就行!抬腿就免了…。

如此过了两日,魏似儿越发不安,忐忑,“姐姐,表哥是不是在生气呀?”

魏绮儿听了,看了她一眼,轻笑,垂眸,轻抿了一口杯中茶水,没有说话。

魏似儿看此,嘟了嘟嘴,却也不再多问。

终于,五天后,影七出现在了她们面前,看着她们,影七面色淡淡道,“九爷有两句话,让属下交代两位姑娘!”

“影护卫请说!”

“九爷言;在这京城之中,你们自可随意,无人敢给你们为难。但,你们也要谨记一点儿,这其中有一个人是你们绝对不许碰触的!”

“影护卫你指的是…?”

“芊墨郡主!”

不是郡王妃,而是芊墨郡主!

听到这个称呼,魏琦儿柔柔的笑了。

“芊墨郡主的一切你们不可碰触,亦不可肖想。”影七说完,看着她们,默默伸出手。

魏琦儿看此,既从袖袋里拿出魏似儿从蔺芊墨手中夺过的木簪,放在影七的手中。

影七接过,微微颔首,“两位姑娘歇息吧!”说完,欲离开。

“影护卫,请稍等一下。”

影七回眸,看着魏绮儿道,“表小姐可是还有什么吩咐!”

“我想见见九爷!”

“主子未有交代,属下不会擅自做主!”

“是关于芊墨郡主的…”

闻言,影七眼眸沉了下来。

魏绮儿看到了影七眼底闪现的了冷慑,却不闪不避,淡淡一笑道,“有些话终是要对九爷说的。只是如果可以我想提前,这样,我们也可少叨扰九爷。也避免给九爷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影七听了沉默,良久,“跟我来吧!”

“好!”魏琦儿转头看向魏似儿,“你哪里也不要去在这里等我回来。”

“呃!”

书房里,魏绮儿看着坐在软椅上,姿态闲适的赫连逸,微微俯身,“九爷!”

“嗯!坐吧!”

“是!”

“说吧!”

赫连逸开口,魏绮儿抬头,看着他,娇媚的面容,神色温柔又清淡,“表哥喜欢芊墨郡主!”不是问话,是肯定。

赫连逸闻言,微微抬眸,神色淡淡,“想说什么?”

“若我能助表哥得到蔺芊墨,表哥可否答应我一个要求?”

赫连逸听言,放下手里的棋子,声音依旧温和,却已染上冷弑,“本王说过,她不是你可碰触的人,这句话显然你已忘记了!”

面对赫连逸的威慑,魏绮儿却只是淡淡一笑,“九爷放心,我不会碰芊墨郡主一分,我没那个胆子,也没那个能力!”

赫连逸听了,看着她没说话!

魏绮儿坦承不讳,道“其实,这次父亲让我随着他进京来,名义上是探望九爷,实则不过是为了父亲的谋算罢了!他在那偏远的地方待腻了,想借助九爷的权势回京城来。只是,过去那么多年九爷都不曾流露出一丝想他回京之意。想来,对于他回京,九爷应该是不赞同的。这一点儿父亲也看的清楚,只是却不甘心。”

魏绮儿说着,拿起手边的茶杯抿了一口水,继续道,“为了能如愿,他就把我带了过来。因为我相貌让父亲满意。而他的第一目的是希望我能得九爷的喜欢。当然了,如果九爷不喜欢我的话,他也不会轻易放弃的。为了得到九皇妃的位置用些不入流的手段也是很有必要的。如果最后手段用尽,仍然无法如愿的话。那么,他或许会想尽办法,把我推给皇宫的任何一个皇子,是什么身份都不要紧,只要能让他获取回京的机会就成。”

魏绮儿说的平淡,“父亲的女儿有很多,牺牲一个,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是我不同,我不想就此认命,为了他的谋算,毁了自己的一辈子…。”

“不想就此认命吗?”

“是!”

听着魏绮儿肯定,坚定的回答,赫连逸眼底极快的划过什么,一瞬间的恍惚,这一刻,魏绮儿和某个女孩儿的身影重叠。心口溢出一抹柔然。

“说说你准备如何帮本王得到墨儿?”

“是…。”魏绮儿看着赫连逸不急不缓,徐徐道来!

赫连逸本对魏绮儿的所谓的帮助并不以为然,只不过她那一瞬间的倔强像极了墨儿,如此,才愿意问一句,听她说几句。可…。随着,魏绮儿的话,赫连逸的神色渐渐发生变化,眼睛微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