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斜卧软榻,单手支头,乌发散落,姿态缱绻又魅惑!

衣衫半解,精壮身躯,半隐半现,慵懒诱惑!再配上那俊美的面容…。极致的挑逗!考验你的定力。

过去蔺芊墨看着凤璟这副模样,也是感觉晃眼不已,偶尔还吞了两口口水,砸吧咂嘴,邪恶的想蹂躏一番。

可现在…在看光了他,又连续给他做了几天针灸之后,蔺芊墨对着这精悍,又性感的躯体,已经趋于麻木了。不就是几块肉吗,她真是一点儿都稀罕看了,太耽误睡觉。

白天他事儿多,又不方便脱,治疗只能在晚上,半个时辰的针灸,这么目不转睛的看着,连续数日的看着,如此循环,就是再绝美的颜色,也看的腻歪死!

“好了!”蔺芊墨收了针,起身,“唔…”按着腰,呲牙,痛死了!

凤璟看着蔺芊墨那样子,开口道,“那颗老山参别换钱了,给自己炖了补补吧!”

“郡王爷,这个时候你应该说‘为了给我治病你辛苦了,来,给你一千两拿去吧’您老这样讲才更合适。不要总是窥觑我的老山参,这显示不了你的善良,只让人紧张。”

“紧张什么?是不是担心你这边卖了老山参,我随后就揭发你中饱私囊?”

“揭发?你会做吗?”

“会!”

“我怎么就那么不意外呢!”

“不要在心里诋毁本郡王的人品。不是我太坏,而是你太难管,没钱的时候还管不住,若有钱了你蹦跶的更厉害。”

“原来都是我的错!”

“以后你乖点儿,我会考虑把国公爷那颗雪莲给你拿过来!”

“你可真是孝顺呀!”她听话了,他就去忽悠国公爷的东西。这厮是个铁公鸡吧!

“到时候卖了记得分我一半儿!”

坑爹的,不,这货是个坑爷的。不想跟他说话了!抱起被子去她地盘睡觉去。看着那窄小的软榻,蔺芊墨对于凤某人的风度,再次狠狠吐槽一番,从上到下吐槽个遍。然后,认命的躺了上去!没办法,胳膊扭不过大腿,谁的地盘谁做主!

来日方长,若有天凤璟落在她地盘上,嘿嘿…。怎么虐都显不够!

“在笑什么?”

蔺芊墨听了,看了他一眼,看着他仍然外露的胸膛,移开视线,拉被子盖好,“郡王爷,把衣服穿好吧!”

“不需要探探它的反应吗?”

“不用!”这厮有裸露癖吗?

凤璟听了,看了她一眼也没再说什么,抬脚往洗浴间走去,走姿有那么点儿怪异…蔺芊墨扫了一眼,闭上眼睛,好一会儿脑子里蹦出一个词。风骚…。嗯!用来形容刚才凤璟走路的姿态,再恰当不过。

想着,扯了扯嘴角,眼皮逐渐变重,朦胧间脑子开始漫游,各种胡思乱想。

以色事人的事真是不能做,青春年少,貌美如花,并不是长久的资本呀!看看凤璟,多好的颜色呀!可她看了几天都看腻歪了。所以,有钱有实力才是王道。男人花心也不怕,人老珠黄也不惧。

不过,她这么快就看腻凤璟…这,不会证明她其实也是花心型的吧?过去她自己怎么就没感觉到呢?倒是这软榻,睡久了倒是也没什么,人果然是习惯性动物。除了凤璟那张开口说话就让人讨厌的嘴巴…

沉入梦乡间,蔺芊墨还不忘嫌弃凤璟一把!大概跟凤璟说话久了,引的人想叛逆一把吧,因为那厮说话大多时候都够气人的。

凤璟从洗浴间出来,看到蔺芊墨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缓步走近,站定,垂眸,听着她平稳的呼吸,静静站了良久,而后缓缓俯身,在马上就要碰触到蔺芊墨的距离,停下。视线落在她娇嫩红润的樱唇上,看了一会儿,低头,一个浅淡的吻,却落在了她的额头上,滞留片刻,收回,起身,顺手给她掖了掖被子,才转身,离开。

凤璟躺好,灯熄,房间陷入黑暗。而,躺在软榻上的蔺芊墨,却缓缓睁开了眼眸,看不清神色。静默,缓缓抬手抚上自己的额头,那一处好似还残留着一片属于他的温热,轻轻抹去,暗腹;嘴唇上的泻药白涂了,下次她一定把脸上都涂满。

另一边,黑暗处的凤璟,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意味深长…

翌日

蔺芊墨看着镜子里,自己眼下的黑眼圈,眉头皱了起来。这就是她尽心尽力的证明呀!她如此辛劳,就是贪墨了老山参也很是理所当然呀!

“郡王妃!”

“嗯!”

“大奶奶说老奴来给郡王妃说一声,今天不用过去请安了!”

蔺芊墨听了,点头,“我知道了!”

老嬷嬷听言,原地站了一会儿,也没听到蔺芊墨再说什么,眼神闪了闪,“老奴告退!”

“嗯!”

嬷嬷离开,蔺芊墨缓缓转头,看着老嬷嬷的背影,神色莫测…

***

“大奶奶!”

“嗯!”

肖氏应了一声,还未开口,边上凤嫣就率先问了出来,“蔺芊墨可有说什么?”

“少奶奶只说知道了,其他的未多问。”

嬷嬷话出,凤嫣瞪眼,冷哼,立马上眼药,“娘,你都看到了吧!你不让她来请安,她连多问一句都不屑,这明显是不把你放在心里,看在眼里呀!她就没想过自己婆婆是不是哪里不适?或者是出了什么事儿?”

肖氏听了,笑了笑,“这也没什么不好,说明她不是那爱打听事儿的人。”

凤嫣闻言,激动了,“什么不爱打听?她这根本就是不上心!娘,你怎么可以帮着她说话呢?”

“嫣儿,你听娘给你说…。”

一边的嬷嬷默默退了下去,有些话她作为奴才还是不听为好。不过,二小姐这没事儿老是怂恿大奶奶找事儿,挑拨大奶奶和少奶奶之间关系的做法实在不怎么好,也不聪明。

郡王妃跟郡王那是赐婚,又是国公爷去请的旨意,而且郡王爷看起来也是满意的。如此…二小姐就是再对郡王妃不满意,也不应该表现的如此明显。

二小姐这样,大奶奶要是也跟着表现出什么不满之意。那,国公爷看了心里会怎么想!会不会认为她们这是埋怨,埋怨他给凤璟找的这门亲事儿不好?她们这不是对郡王妃不满,同时也映射出对国公爷不满呀!

只是,这话她一个做奴才的不好说。就是说了,二小姐那性子也不会听,说不得还以为她是收了郡王妃什么好处,所以才会如此帮她说话的。用心不落好的事,她也不想做。等着看吧!终归二小姐这么做,最后吃亏的还是她自己。

***

“老夫人,郡王妃过来了!”

凤老夫人闻言,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既笑开,“快让她进来。”

“是!”齐嬷嬷走出去,对着蔺芊墨带着笑意道,“郡王妃快请进。”

“好!”蔺芊墨回以浅笑,抬脚走了出去,看到正在用早饭的凤老夫人,再看桌上的饭菜,蔺芊墨嘴角笑意加深,“给老夫人请安!”

“起来,起来…”凤老夫人亲手扶起蔺芊墨,笑的温和,“今儿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早点过来跟老夫人讨点饭吃呀!”蔺芊墨笑眯眯道。

这话说的可是一点儿都不客气,凤老夫人听了,笑开,“齐嬷嬷,去赶紧给墨丫头再那副碗筷过来!”

“是!”齐嬷嬷应,赶紧去准备,临走时不由看了蔺芊墨一眼,带着那么一点儿好奇。别个夫人小姐过来,都说是伺候老夫人用饭,可这位主儿来了直接就是讨饭吃。

“别站着了!赶紧坐下吧!”

“好。”

“怎么样?在府里可还习惯?”

“嗯!挺好的!”

“是吗?可我看着你脸色可不是太好,这眼底都有些黑了。”

蔺芊墨一听,瞬时笑开了,把脸凑到凤老夫人眼前,笑的眉眼弯弯,“老夫人,你看出来了呀!”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其实我除了想过来讨口吃的,还有就是想显摆显摆我这黑眼圈。这可都是晚上为郡王爷治疗留下的呀!”

凤老夫人闻言,笑了起来,“这是来邀功来了!”

“邀功是其次,重要的是来找老夫人您评理的!”

“哦!说来听听。”

“本来给郡王爷治疗那也是我分内之事。可您老知道,就那么弯腰蹲坐半个时辰,治疗结束以后,我扶着腰刚站起来,郡王爷他说什么吗?”

“说什么?”凤老夫人好奇,很是有兴趣道。

蔺芊墨轻咳一声,起身,背着手,学着凤璟清清淡淡,又目中无人的样子,傲娇道,“郡王爷说;就你这一弯腰就站不直的样子。本郡王感觉,或许等到你趴下了,本郡王也就好了!”

蔺芊墨说完,表情一收,姿态一变,苦哈哈道,“老夫人,您说,郡王爷这是在表扬我吧?是说我,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么?可我听着咋那么气人呢?”

凤老夫人听完,再看蔺芊墨那苦巴巴的表情,瞬时就笑出声来,那话还真像是凤璟说的,因为够噎人!

“老夫人,本来我觉得自己心眼挺宽的。可听了郡王爷的话,我才发现,其实我心眼挺小的。就算郡王爷那是夸奖的话,我也一点儿都不爱听!”蔺芊墨哼一声,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因为,怎么听都是损人的。”

可凤老夫人看着,却是笑的不行。

齐嬷嬷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郡王妃横眉怒目,老夫人却是乐不可支,笑的开怀!齐嬷嬷看了,神色不定,“老夫人,这是…。”

“快,快,把碗筷给这丫头摆上,赶紧让她吃上,别让她嘴巴闲着,再让她说下去,我这肚子可都疼了…”

“哦,是…。”齐嬷嬷不明所以,赶紧把碗筷放好,“郡王妃你请用。”

“呃…”蔺芊墨坐好,夹起一个小笼包放入口中,嚼着,随手给凤老夫人夹了一个放入她前面的小盘中,“老夫人这个味道真好,不过,好吃您老也不能贪嘴,要适量,肉类不好消化。”

凤老夫人擦去眼角笑出的一点儿水色,道,“怎么这就有胃口了,不生气了?”

“嘿嘿…。不气了!因为我当时就反击过去了。”

“怎么反击的?”

“郡王爷不是说,或许我趴下他就好了吗?我一听,当即就趴下给他看了,然后问,郡王爷您好了吗?然后,郡王爷不说话了,嘿嘿…。”

“哈哈哈…。你这丫头也够刁钻的。”老夫人笑,既道,“不过,你做的对。那小子有的时候说话是挺气人的。”

“老夫人有您这句话…这早饭我可就放开吃喽!两碗粥都不够的。”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说,‘有你这句话,我就是不吃饭也饱了吗?’”

“那是客气话,我这才是实在话!对着老夫人您,胃口好,吃嘛嘛嘛香。”蔺芊墨说着,自己又塞了一个水晶饺,还不忘顺手给老夫人也夹一个,“老夫人,这个也挺好吃。”

“你吃吧,不用顾着我。”

“两个人一起吃饭才香。”

凤老夫人笑了笑,看着蔺芊墨塞的鼓鼓的腮帮子,也跟着往嘴巴里放了一个,这些东西,都是她吃惯了,不觉得如何,只是看着蔺芊墨吃的香,也不觉有了几分胃口。

“老夫人这粥不错,软,香,滑,养胃,又好消化!”

“嗯!是挺好。”

“放点红枣就更好了,补血养气!”

“你喜欢吃,明天过来,我让厨房备上。”

“好啊,我准备好肚子过来,嘿嘿…。老夫人以后有好吃的,别忘了捎带上我。我没别的爱好,就喜欢吃。”

“就喜欢吃,这话在我跟前说就好,在外人面前这可不是什么优点儿!”

“那是自然,在外人面前,咱都是怎么贵气怎么来!”

“这就对了!来,尝尝这个…”

“好!不过,圣人言;食不言寝不语,我们这样是不是有违圣人之训呀?”

凤老夫人听了,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随即道,“圣人的话圣人听,我们都是俗人,不听圣人更省心!”老夫人说完,心里默念额弥陀,无量天尊,罪过,罪过!

蔺芊墨闻言,笑的隐忍,“老夫人言之有理!”

“赶紧吃!”

“是!嘿嘿…。”

凤老夫人和蔺芊墨吃着,说着,自然又自在。

齐嬷嬷在一边看着,瞠目结舌,惊骇难掩!郡王妃是不是太自在了点儿?老夫人是不是太随和了点儿?

呵呵…其实也不奇怪。所谓,无欲者刚,蔺芊墨对老夫人无所求,纯粹当她是个长辈。

而老夫人呢?一来对蔺芊墨本就满意。二来,又因年人老了,儿孙都大了,也都有了距离,对她均是敬重有余,却是亲昵不足。至于媳妇儿,孙媳妇什么的,在她面前也都是拘谨,规矩的很,生怕惹的她不快,连大声说话都不敢。孙女倒是有几个敢在她面前讨巧卖乖,撒娇打诨的,可总是有一种特意的感觉,她们都是在用心,特意的讨她开心。她们对她终是有一份畏惧在里面。

如蔺芊墨这样,不畏不惧,轻松随意,不会不停探究她的神色,该说就说,该吃就吃的,那真是没有一个。可就是这份随意,让凤老夫人感觉很舒服。

其实人老了,那些个野心,算计什么的都淡了。最期盼,最愿意看到的不过就是一个家宅平安,儿孙满堂,子孙环绕,其乐融融罢了!

看着蔺芊墨笑意盈盈,吃的开心的样子,凤老夫人吃着饭也觉得舒心。毕竟,吃饭的时候,谁愿意对着一个战战兢兢,又畏手畏脚的人呢?

“来,这个也尝尝。”

“嗯,好吃…”

“呵呵…要是喜欢…”

凤老夫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尖利的声音打断了…

“祖母,祖母…。”

“二小姐…”

外面的下人的话还没说完,凤嫣人已经冲了进来。

“祖母,呜呜…你可要为孙女做主…。”抱屈的话说到一半儿,在看到蔺芊墨的的刹那猛然顿住,眼里的委屈,亦瞬时变得熊熊怒火,本欲抱老夫人胳膊的手,骤然对向蔺芊墨,毫不犹豫,对着她挥去…。

“二小姐…。”齐嬷嬷惊呼。

“凤嫣…”凤老夫人声音沉厉。

蔺芊墨抬手,挡下,握住凤嫣手腕,抬眸,神色浅淡,“二小姐,有话好说!这抬手就挥巴掌可是不好。”

“蔺芊墨你个贱人,水性杨花,不知检点的东西。明明知道自己连给跟我哥哥提鞋都不配,却还是连一点儿自知之明都没有,厚颜无耻的嫁了进来。”

凤嫣横眉怒目,怒火中烧,满眼仇视的看着蔺芊墨,积压在心里的不忿,不满,怨怼,犹如竹筒倒豆子般,倾泻而出,“难道,你就不知道自己有多不堪,多招人厌吗?凤家既然愿意接受你,那都是我们仁慈,是对你的恩赐!没想到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竟然还在我哥哥面前挑拨离间!”

凤嫣想到肖氏刚对她说的话,眼里怒火更炙,低吼,“蔺芊墨,我告诉你。你想压我一头,绝对不可能,想让我看你的脸色过日子,更是痴心妄想。你不要太天真了,太自以为是了,我哥他娶你不过是被圣旨压着。不然,你以为他会娶你这种烂人吗?我哥他是绝对不会喜欢你这种跟男人纠缠不清贱女人的,对我哥你最好不要痴心妄想。识相的最好马上滚蛋,不然…。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凤嫣…”

啪…。

凤老夫人的沉怒声音起!

一个干脆利索的耳光随!

齐嬷嬷眼眸瞬时睁大。

凤嫣捂闭嘴了,捂着脸颊半晌反应不过来。

蔺芊墨甩甩手,看向老夫人,浅浅一笑,“老夫人,我心眼不大,不过二小姐这话我倒是也不觉得委屈,就是听着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其实,这么明着这么跟一个人针锋相对的,我并不喜欢。只是,有老夫人在,我也不想对二小姐背后玩儿阴的。老夫人给我一份儿真切,我也不愿意在老夫人面前玩儿装腔作势那一套,现在明着一巴掌,也算是扯平了。”

蔺芊墨这巴掌挥的干脆,话也说的坦荡。

齐嬷嬷却表示不懂,是不是太直接?也太精悍了些?

至于凤老夫人,如果是别人这么做,凤老夫人肯定觉得她是在挑衅,太过野蛮。可蔺芊墨如此,凤老夫人倒是没这样的感觉。因为清楚她和凤璟之间的关系,也心知蔺芊墨想要的是什么。如此,就没有她想利用凤嫣来立威一说,也没有她意图给谁颜色看看一解了。

蔺芊墨说的很明白,也很坦荡。这一巴掌,因为凤嫣这些话她听着不舒服!

凤老夫人点头,“是凤嫣无撞了。”

“我也没有相让,吃亏!只是遗憾不能陪老夫人用饭了。”

“来日方长!”

“老夫人说的是。”蔺芊墨说完,微微俯身,“晚辈先告辞了。”说完,往外走去。

“齐嬷嬷,送墨丫头回去。”

“是…”齐嬷嬷的话还未说完,凤嫣的尖叫响起,“蔺芊墨你竟然敢打我,我撕了…。啊…”

听着身后传来的尖叫,痛嚎,蔺芊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眼里映出淡淡笑意,微凉!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对付凤嫣这小鬼同样,有凤老夫人这个完全可以压制她的人,自己又何必避让着,处处跟她纠缠呢?

“祖母…。”

凤老夫人未看她一眼,只是对着齐嬷嬷道,“查!”

“是!”查什么,齐嬷嬷很清楚。查二小姐这些话由何而来,查那句所谓的挑拨母女关系指的是什么?

“祖母,孙女没有胡说,蔺芊墨她真的…。”

“你什么都不必说!事实是什么,很快就会知晓。”

凤老夫人脸上无丝毫怒色,只是声音发沉,沉的让人心里发颤。

九皇府

魏似儿不知道魏绮儿跟九爷说了什么,只是在她见过九爷后,她们的圈禁被解除了,下人也更客气了!

魏似儿对此很是好奇,“姐姐,你跟表哥都说了什么呀?”

魏绮儿之父,魏安眼里也满是探究,更是期待,“绮儿,九爷他可是…。”可是对你有意?话未说完。

不过,对于魏安含蓄的表示,韩绮儿却很清楚他想问的是什么,柔柔一笑道,“没什么,就是为上冲撞郡王妃一事,想九爷请了罪。毕竟,我和似儿那样做,确实让九爷脸上无光了。”

魏似儿听了不愉,嘟着嘴巴道,“我哪里知道她是郡王妃吗?再说了,我也没想抢她的呀!不过就是看她手里的正好看看,拿过来看看罢了!”

魏安听了有些失望,也不以为然。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郡王妃罢了,哪里用得着如此处处赔小心。不过,这话他却并没有说出来,因为知道赫连逸和蔺芊墨的那段纠缠,他也知道。所以,对于蔺芊墨虽不屑一顾,却也顾忌。

只是,这种感觉令他不喜。一个名声不佳的女人罢了!真不知道有什么值得维护的。想他,还是九爷的亲舅呢!在边境哪个不敬着他,抬着他!可到了这里连个女人他都不能随意教训,处处忍让,真他娘的憋屈!

“绮儿!”

“父亲!”

“你可是九皇爷的表妹,以后在待人处事上也不能太绵软了。不然会被人看低,那样也才是在九爷丢脸。所以,该硬气的时候一定要硬气,知道吗?”

魏绮儿听了垂下眼帘,遮住眼里的嘲弄,脸上却是不显分毫,柔顺应道,“我知道了父亲!”

“不就是一个破木簪吗?下次你还十个给她!真是,我们还差这点钱不成?”还有那郡王妃什么喜好,竟然去小摊上买木簪?不是都说国公府很是了不得吗?怎么这个郡王妃,还这么一副穷酸样儿!魏安在心里腹诽。

魏绮儿淡淡一笑,垂眸,不言。

魏似儿点头,很是赞同,“爹爹说的极是。”为了一个簪子又是赔礼道歉,又是禁足的,真不知道有什么值得计较的。

魏似如此捧场,让魏安心里很是舒服。虽然他倚重魏绮儿,可心里最喜欢的却是魏似儿。在他眼里,魏绮儿聪明,却太木讷了,不如魏似儿机灵,什么时候都那么懂得哄他这个爹爹高兴。

“来,似儿这个拿着。”魏安甩手把一张五百两的银票递过去,很是豪爽道,“以后出门看到什么喜欢的就去买,别让人小看了!”

魏似儿看了笑逐颜开,“谢谢爹爹!”

魏安看着魏似儿那开心样子,魏安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魏绮儿在一边看着,脸上笑意不变,只是眼神却淡的极致,淡的连一丝情绪都看不出。

“魏大人,二位小姐!”

“影护卫来了,来,来,请坐!”魏安起身,很是热情道。

影七笑了笑,摇头,“不敢!九爷让我过来给魏大人,还有两位小姐说一下,过几天皇上准备举行一场狩猎,如果几位也有兴趣的话,可以一起去看看。”

魏绮儿闻言,神色微动,眼神莫测。

“有,我们有兴趣,到时候一定去凑个热闹。”魏安不假思索,连连应道。

影七听了点头,“好!”

“影护卫,请问一下这次狩猎是不是宫里的皇子,还有京城的官员公子都会参加呀?”

“是,应该都会去的。”

“呵呵…那肯定很热闹,肯定热闹…”魏安满脸期待,“影护卫,日子可确定下来了?”

“若无意外,三天后应该就会举行了。”

“好,好…”

看着魏安那喜形于色,满眼算计的样子,影七眼底划过暗色,垂眸,“魏小姐好好准备一下吧!”

“好,我们一定好好准备!”魏似儿很是开心的回应道。

影七听了,淡淡一笑,眼睛看向魏绮儿,别有深意。

魏绮儿轻轻一笑,“影护卫放心,一定不会给九爷丢脸的。”

“如此就好!”影七说完,离开。

魏安高兴道,“绮儿,似儿你们都听到了吧!宫里的皇子都会去的。你们可要好好表现,知道吗?”

魏安如此直白,魏似儿羞红了脸,“爹爹…”

魏绮儿淡笑,却不予回应。

“似儿,男婚女嫁,很正常的,你…。”

“我不跟爹爹说话了!”魏似儿红着脸,跺脚,躲开了。

“哈哈哈…。”

听着魏安那意气风发的笑声,魏绮儿垂眸,思绪飘远,三日后,狩猎…。

凤家

“大奶奶对二小姐讲,让二小姐不要处处跟郡王妃作对!”

“说,以后这个家总归是要由郡王妃当的,二小姐这样,要是让郡王妃对她记了仇,以后对她没好处!”

“郡王爷虽然是二小姐的哥哥,可不会一直都向着她,到时候二小姐肯定会被郡王妃拿捏的死死的。”

“关于郡王妃,大奶奶说,她会看着办,让二小姐不要再插手。就算不喜欢也要忍着。”

齐嬷嬷禀报完,凤老夫人脸上看不出神色,只淡淡道,“把大奶奶,二小姐身边伺候的人都换了。”

“是…”

“祖母…”

对已凤嫣的呼声,凤老夫人充耳不闻,继续道,“你拿我的帖子,去见见皇后,向皇后请个恩准,把慈嬷嬷,古嬷嬷请过府几天。”

慈嬷嬷,古嬷嬷!听到这两个名字,凤嫣脸变了。

齐嬷嬷面皮也有些发紧,“老奴知道了!”

“送二小姐回她的院子!”

“是!”

“祖母,我知道我刚才冲动了些,可我那些话都是真的呀!你刚才不都听齐嬷嬷讲了吗?如果不是蔺芊墨在哥哥面前说些有的没的,娘她怎么突然之间会跟我说那些话?祖母,蔺芊墨她才是居心叵测之人,您现在还好好的,她现在就想着管这个家了,她…。”

凤老夫人听了,扫了她一眼,面色寡淡道,“或许,直接送你去庄子上更合适!”

一句话,凤嫣要说的话噎住,眼眸顿时瞪大,不敢相信的看着老夫人。

凤老夫人起身,垂眸,面无表情,“孙女我很多,不差你一个。所以,有些事儿不用等到蔺芊墨来做,我现在即刻就可捏毁了你。”

“祖…祖母…。”

“过去,我疼你一分,不过是看在你父母不在身边而已,并不是因为我有多喜欢你,你自己有多特殊,这一点儿希望你从今天开始能明白。”

凤老夫人无视凤嫣泛红的眼眶,弯腰,俯身,看着她,目光沉沉,“凤家,保你安逸,佑你富贵,容的你骄傲,可却容不下你的骄纵。而作为凤家人,最容不得就是不忌口舌之人。凤家不需要你拼功,因此也更不容你这只受萌荫之人给凤家招祸!凤嫣,口舌之事再有一次,这凤家,再无你!”

再无你…。

三个字,凤嫣瞬时瘫坐在地上,面色灰白,长着嘴巴,发不出声来。

齐嬷嬷听得心惊肉跳,却也并不意外。老夫人能守住凤家几十年,或许就是因为她从来不是一个太过仁慈的人。国公爷戎马一生,老夫人耳濡目染,早已就不是过去那个闺阁绵软的小姐了,那份果决有的时候并不输给国公爷!

只是,现在年纪大了,府中又有国公爷守着,老夫人也乐的自在,很久都不曾发火了。或许真的是太久了,久到让府中这些小辈儿都不记得老夫人秉性中的狠决了。

“把她送到院子里去。不要拘着她,她要做什么都随着她,闹不要拦着,寻死也不要阻着…。都随她意。”

“是…”

*

凤璟回来后,听了凤和的禀报,知道了主院中的那场闹剧后,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什么都没说,抬脚进了院子,走进屋里,意外的没在软榻上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郡王妃呢?”

“回郡王爷,郡王妃子在小厨房做吃的。”

凤璟听了转身,往小厨房走去。

“郡王妃,还是老奴来吧!”

“不用,你去看着火!”

“可是…”

“没事儿,呜…”

凤璟走进来的看得到就是这样一幅画面,蔺芊墨满脸泪花,下人站在一边手足无措。

“郡…郡王爷…”

蔺芊墨听了,转眸看去,“相公,你回来了…”说完,继续跟她的菜奋战。

“嗯!”凤璟缓步上前,伸手扣住蔺芊墨下巴,迫使她头转向他。

看着她脸上的泪花,凤璟皱眉,“哭了?”

蔺芊墨听了,抬手在凤璟眼睛上,鼻子下抹了一下,看凤璟眼睛红了,水色隐现,蔺芊墨抿嘴一笑,“怎么样?不错吧!”

凤璟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松开手,淡淡道,“想出去吗?”

“出去?去哪儿?”

“出来吧!”

“我还在炖汤呢!”

凤璟听了,直接伸手,圈住她腰身,“抱好…”

“什么?唔…”

蔺芊墨还没说完,凤璟忽然飞身而起,那感觉…有些眩晕。

“凤璟,去哪里呀?”

“去了就知道了!”

“你不会把我卖了吧?”

“你值钱吗?”

“无价之宝!”

“那就卖了!”

“其实一文不值!”

“我看也是…”

“唔,凤璟再飞高点吧…。我娘,太高了…”

听着隐约传来的对话,院子里一众下人:……炖汤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