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愿做郡王侧妃/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宽广的草地,四面皆是广阔,眼睛豁然一亮,心情满满舒畅,徐徐的微风,拂过面颊,吹动发丝,浅笑满溢…。

“这里真漂亮!”

“喜欢吗?”

“喜欢!”

“要骑马吗?”

“要!”

“这个时候不要答的太干脆利索,多少表现点较弱,胆怯,会给男人更多选择!”

“郡王爷,我好怕怕哟!”

凤璟:……“还是干脆利索些吧!”

“哈哈哈…。”虽然卖萌什么的被嫌弃了,不过,一点儿不影响蔺芊墨的好心情。

“笑的太开了,咽喉都看到了!”

“咽喉怎么样?上火了没?”

“有点红!回去把老山参炖了吧!”

“说好了,不要再窥觑我的山参,不然我跟你急。”

“哦!是吗?”表情那个不以为然。

“男人,要适当的绵软一些,那样女人才会喜欢。”

“你也这样教蔺毅谨的吗?”

“当然…没有!我哥已经是太有风度的一个人了,过犹不及,他要强势一些。郡王爷刚好相反…”

“要求真多!”

“嘿嘿…。郡王爷,马吗?”

凤璟听了,也没再继续多说,手放入口中,一个口哨起,马蹄声出…。

通体雪白,犹若白云,疾如流星!

铁蹄,飞鬓,精悍,健壮,帅气…。骄傲!那样子,还真像是他的主子!

眨眼间已至眼前,停下,低低叫着,甩着尾巴,在凤璟脖颈间拱了拱,它在撒娇!

凤璟抬手拍了拍马的脖子,身体却没移开,连神色亦染上了一抹少见的,淡淡的柔和。

蔺芊墨看着,瘪嘴!撒娇卖萌什么的,原来凤璟欣赏这样的呀!输给一匹马了,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呀!

不过,凤璟脸上少见的柔色,蔺芊墨不由笑了,凤璟也有这种绵软的时候呀!虽然对象是一匹马,却能够理解。马,对于一个武将领来说,它不止是一个坐骑,在在场上还是他的战友,一个能够共同浴血奋战,并绝对忠诚的战友。

“要骑骑看吗?”

蔺芊墨听了,往前凑了凑,看着这匹从出现就完全不甩她一眼的白马,道,“我倒是很想,就怕它不赏脸呀!”

“你可以试试!”

“它叫什么名字?”

“飞云!”

“很贴切,高洁又高冷,很符合它这傲娇的样子。”蔺芊墨说着,伸手拍了拍飞云那高冷的马脸。

嘶…。鼻子哼两团白气,毫不犹豫避过蔺芊墨的手。

“这嫌弃,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带掩饰的呀!”蔺芊墨摇头,脸上带着笑意,“飞云,要不要姐姐带你溜一圈?”

这次连哼都不屑哼一声了。

那样子,不要太像凤璟,真让人有压力!

“飞云…。它是男的,还是女的呀?”蔺芊墨说着,不等凤璟回答,自己弯腰,往马屁股上看去,“男的呀!”

凤璟:……

守在不远处的凤和,听着完全传入耳中的对话,再看蔺芊墨那个动作…。抽!浑身莫名不自在。那一瞬间,不止凤和,就连凤璟也出同一种感觉…被看光的不止是马!

“飞云,作为男生你这么傲娇,以后肯定找不到女伴儿的,就是找到了也肯定会被嫌弃的,所以呀!适当的改改…”

听蔺芊墨越说越不像样子,且凤璟越听越觉得她在指马说他。不想听到更不顺耳的,凤璟直接伸手,打断蔺芊墨的絮叨,轻而易举把她举抱在马上,自己也随着翻身上马,自然的环抱住蔺芊墨腰身,完全不给蔺芊墨开口的机会,轻拍马背,“飞云…。”

凤璟话落,飞云嘶叫一声,马蹄起,掩饰不住的兴奋,疾驰而去…。

凤和同时上马,跟随在后!

马蹄起,尘土扬,发丝飞舞,裙摆飞扬…。

疾驰,飞奔,肆意,畅然…。

两圈跑下来,熟悉的感觉回来,骨子里那股血气,恣肆,她曾经最不喜欢的,却也抹不去的感觉归来!

“凤璟,我想自己跑一圈。”

凤璟听了,摇头,毫不犹豫,拒绝!

“我会骑马!”

会骑马吗?好像是…当初她从历城离开的时候,好像就是骑马走的。

“凤璟…”

凤璟看了她一眼,静默,片刻,松开手,“飞云,稳着跑!”

嘶…算是回应!

凤璟飞身离开马背,飞身跟在旁,未从蔺芊墨身边离开。

蔺芊墨看着他,轻轻一笑,握住缰绳,“飞云,我们去溜圈去,让姐姐看看你能跑多快…”

嘶…。清晰哼鼻声,透着不屑!

蔺芊墨听着,笑开,“驾…”

一人一马,有慢到快,逐步加速中,直到最后,疾驰飞奔,人开怀,马儿欢!

风吹云动,马蹄飞扬,笑声不断…。

凤璟已不再跟着,站在一边,静静看着!

英姿飒爽,恣意洒脱,一种鲜活!

马背下,闺阁中,慵懒随意。

马背上,贵门外,肆意鲜活!

她,均能适应的很好,只是…。这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更让她欢喜,显而易见!

凤璟看着,嘴角微扬,眼里却无笑意。

凤和仍旧跟在后面,默默的守着。只是,看着眼前,稳稳骑在飞云背上,兴致高昂的郡王妃,眼里带着一丝赞赏,这骑马的姿势,这速度,绝对不是因为玩玩才学会的。

几圈下来,蔺芊墨骑的开心了,跑的过瘾了,然后…。乐极生悲了!

腿磨破了,脸色白了,头发晕了,想吐了…

回去的时候,蔺芊墨靠在车厢上,感受着隐隐作痛的两条腿,有些蔫了,有气无力,“我再也不穿裙子骑马了…”

凤璟看着她,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声。

“我也不贪钱了,回去就把老山参炖了…”

听到这话,凤璟嘴角歪了歪,气不出,笑不出,哭笑不得,这情绪太陌生,凤璟表情有些扭曲。

“郡王爷,我们什么时候还去骑马?”

蔺芊墨这话出,凤璟的情绪清晰地出来了,“没有下次了!”

“我炖了老山参分你一半儿…”明显的贿赂,用半颗老山参!

凤璟听了看了她一眼,然后直接闭上了眼睛,闹心,又恼人,眼不见为净。

见凤璟不搭理她,蔺芊墨也不再自讨没趣,忍不住伸手碰了碰自己的大腿处,嘶…呲牙!光顾着欢脱,怎么就忘了这身体的素质了呢?乐极生悲,乐极生悲呀…

“郡王,郡王妃,到了!”

凤璟听了睁开眼睛,一言不发,走下马车。

蔺芊墨拉起裙摆,忍着痛意,冒着冷汗,走下马车,那姿态,怪异的罗圈腿。看着自己走路的姿势,蔺芊墨扯了扯嘴角,自己笑自己,会不会显得有点儿傻缺呀!

“难看!”

知道凤璟指的是什么,白了他一眼,“难看向北看!”说完,蔺芊墨又忍不住笑了,“哈哈哈…。不过,走路能走出我这姿势的女人,怕是也没几个!”

她还自以为傲了!凤和垂首,腹诽,郡王妃肯定不知道世上还有一个词叫娇羞!

“要抱吗?”

凤璟话出,蔺芊墨抬头,看着他,笑眯眯伸出胳膊,摇摇爪儿,干脆道,“要!”

这大方,这主动…。凤璟心头微缩,低头看着她,一点儿愉悦之色都无,表情淡淡。蔺芊墨,她这是把他当做飞云般的存在吧!用来驮她的…

“我是谁?”

“相公!”说的那个铿锵有力。

“过来!”

“是!”

“抱住我脖子!”

“抱住了!”

“什么感觉?”

“你个子真的很高!”

凤和在一边有些看不下去,也听不下去了,完全鸡同鸭讲呀!

凤璟听了,遂然伸手揽住她腰身,把她按在怀里,那力道…。蔺芊墨泪,痛上加痛,“凤璟…。唔…”

凤璟垂眸,看着蔺芊墨唇上的齿印,那失控的证据,在意的证明…挫败,“磨人的东西…”

摔!

凤家

国公爷知道凤嫣的那一通闹腾后,没什么反应,对着凤老夫人淡淡道,“孩子不听话就教,教不好就该训,你看着办就好,凤腾要是有什么不满,你让他来找我!”

凤老夫人点头,几十年来从来如此,后宅的事,他给予她完全的信任,并给予全力的支持,护着她这份权威。这让凤老夫人疲累之余,深感欣慰。

凤嫣的事,对于国公爷和凤老夫人这种见多了风风雨雨的人来说,还真不算是个事儿,困扰不到他们一分。既国公爷表过态后,就饶有趣味问道,“你说,蔺芊墨当即就给了她一巴掌。”

“干脆利索的一巴掌。别说,当时我还真惊了一下。虽说知道那丫头不是个好欺的,可就那么一点儿不犹豫的就出手了,还真是有些超出我预料。”

国公爷听了,抚着胡须呵呵一笑,“她要是太软弱了,做凤璟的妻子可就不合适了。”

“那丫头也是个狠的!”

“她可不止狠,也阴的很。她这是明着给了风嫣一巴掌算是了了。如果不是有所顾忌,让她暗中来,呵呵…。她弄死凤嫣都是轻而易举的。”

凤老夫人闻言,眉心一跳,“阴的?说来听听。”

“当初她跟我谈条件的时候,我曾经派人去清河探查过她在清河的过往。”国公爷带着一丝趣味懂啊,“她被驱离京城后,清河有一户姓杨的人家曾经帮过她。后来,姓杨的那家人,女儿被当地的一个地痞欺辱,儿子还差点被那地痞弄死。”

“是吗?然后呢?蔺芊墨做了什么?”

“蔺芊墨当时就出手了,不但替那女孩讨回了名誉,救活了那家的儿子。最后还惩治了那个地痞!”国公爷说着,神色莫测,道“你知道她是怎么惩罚那地痞癞子的吗?”

“弄死了?”

“没有!”

“那…。?”

“她用手里银针断了他的男儿雄风,让他一辈子做了太监。”国公爷说着,扯着嘴角道,“也就是因为确定这件事儿我才答应她的条件的。”能银针断男儿风的大夫,他可从未见过。可治凤璟,却是刚好对症呀!

凤老夫人:……

“不过,那丫头虽然有时阴损了些,好在是个爱恨分明的,并不凶残无道。不然…。我还真担心她今天治好了凤璟,哪天凤璟要惹的她不快,她一怒之下再废了他!”国公爷说着,面皮有些发紧。那丫头确实够损,男人废了那里,说生不如死都不为过呀!

“这事儿凤璟知道吗?”

“应该知道!”

凤老夫人听了,不由唏嘘,“对于女人,你说,凤璟这喜好特别了些呀?”知道还能喜欢上…。她这孙子不是缺爱,是欠虐吧!

国公爷听了哼了一声,“那小子什么时候不特别了?”雄风不再,这对于男人来说是多致命的存在呀!可凤璟那小子,愣是这么多年的跟他一副风轻云淡样儿。

对此,最初国公爷还感动过,觉得凤璟是在做给他看的,是不想表现出痛苦样子,让他心里也跟着难受。可后来几年,国公爷才确定,凤璟那小子他真不是装的,他是真的不上心呀!

都说食髓知味,凤璟大概是没尝过那味道,再加上那寡淡的性子,整个人就跟那转世的和尚似的,不惊不怒的,无欲无求的。每每看着凤璟那样子,国公爷就觉得牙疼,不止一次腹诽,一般人死了化成烂泥,可凤璟若不在了肯定是飞天成仙去了。明明在尘世间他却一副修仙样儿。看着就闹心。

“国公爷,老夫人,大爷和大奶奶在外请见。”

国公爷听了直接起身,“我带凤腾去书房。”说完,抬脚大步走了出去。孙子管不了,训儿子去。

“让她进来吧!”

“是!”

齐嬷嬷走出去,不一会儿,肖氏红着一双眼睛走了进来,屈膝,直接跪在地上,“儿媳跟母亲请罪!”

凤老夫人看着肖氏红肿的眼睛,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遇事儿先红眼,脸上又不藏事儿,性子绵软又优柔寡断。就肖氏这样的,真要把风家后院这一摊子交给她,她还真是撑不起来。凤家的当家女人,光是贤良是不够的。单纯更是绝对不行!

看着肖氏,凤老夫人真是更情愿蔺芊墨那种阴狠的来当家。

“齐嬷嬷,扶大奶奶起来!”

“是!”齐嬷嬷上前,伸手扶住肖氏,“大奶奶起来吧!”

“母亲…。”

“坐吧!”

“是!”

肖氏坐下,凤老夫人直接道,“可是为了风嫣的事儿过来的!”

“是,嫣儿不懂事儿给母亲惹麻烦了,这都是媳妇儿的错,是媳妇儿没做…”

凤老夫人摆手,打断她的话,不接话,只温和道,“凤腾这些年身体不好,多亏你在身边照顾着,你也不容易。”

凤老夫人一句话,肖氏的泪水瞬时掉了下来,“母亲,媳妇儿不辛苦,媳妇儿只是怕照顾不好相公!”

“你是个良善的,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这么觉得,到现在我依然这么认为。这些年你为了凤腾付出了很多,那些我都看在眼里,也都记在了心里。”

肖氏听了眼泪流的更凶了。

凤老夫人看着她,伸手拍了拍她的手,叹息道,“我知道你也不易的,很多时候也是有心无力。唉,世事两难全呀!你顾到了凤腾,就顾不上自己的女儿,就如我一样,我顾好了风家,就顾不上了凤腾。我们都一样,都不算是个好母亲。可要说亏欠,你不欠我什么,你把我儿子照顾的很好。倒是我,没有替你教好嫣儿…”

肖氏听了赶紧道,“母亲,没有,儿媳妇从来不敢那样想…”

“我知道!只是,事实却就是如此。过去因为你和凤腾不在府里,我对璟儿,冉儿还有嫣儿他们三个总是不由偏疼几分。就是不想他们因为你不在身边,会让他们感到太多缺憾。可是…。我却忘了一点儿,他们虽是一母同胞的兄妹,可却不代表他们秉性都是一样的。我给了他们同样的宠爱,却对嫣儿少了一份教导,这是我的疏忽…”

肖氏听了,心里瞬时又是惭又是愧,“不,这不是母亲的错,这是媳妇儿的错,因为她是最小的那个,媳妇儿不觉就对她偏疼了几分,这才造成了嫣儿这样冲动又骄纵的性子!就是相公也说过我,说嫣儿这性子等到成家了对她并不是好事儿。”

“孩子总有闹心的时候,嫣儿有做的不好的我们慢慢教,现在还不晚,她还小,只要你还相信我这个婆婆,我一定为你把嫣儿教好。”

“我相信母亲,相信母亲的!”

“如此就好。”凤老夫人淡淡一笑,既转移话题,道,“关于蔺芊墨,我知道你心里或多或少也会有些不满意。只是,过去关于她的那些传闻不可全信。而且,就我看来,蔺芊墨她却是最合适的。因为璟儿中意,就这一点儿,我们就这些做长辈的就要先试着包容几分。”

“是,媳妇儿知道!”

“璟儿的媳妇儿,自然要先是璟儿自己满意。毕竟,那是他的一辈子,他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有些个姑娘我们喜欢是没用的,璟儿不喜欢,两口子这心就过不到一块去。娶妻结的缘,不是仇。所以,我这做祖母的,你这做母亲的,可不能全凭自己的喜好,自己心情来决定璟儿的一生,那样不是对他好,是委屈了他呀!”

“是,媳妇儿会好好跟芊墨好好相处的。”

“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

齐嬷嬷垂首在一边静静的听着,叹气,大奶奶人不坏,就是很多时候太过优柔寡断且还有些固执。这样的人,看起来好拿捏,其实不然,因为固执的人都有一股倔牛劲儿,你不给她掰过来,光是压制没用。

而,老夫人恐怕早就看清了这一点儿,所以,才会来这么一出交心之言。凡事从大奶奶的立场而来,从她孩子的立场而出,要她从心底的听话,折服!老夫人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

腿上上过药,蔺芊墨瘫倒在软榻上,浑身发软,看来上次受伤,她这身体并没有恢复过来呀!

“郡王妃,来把药喝了吧!”

“喝药?”

“补身养气的,郡王爷吩咐的!”

蔺芊墨听了,看着凤英手里那黑乎乎的药汤,瞬时感觉那苦苦的味道散满整个口腔,脸色不由一白,不舒服的感觉猛增,胃里开始翻涌,“凤英…”

“郡王妃!”

“我想吐,唔…。”蔺芊墨话未说完,捂着嘴巴起身,往洗浴间跑去。凤英放下碗,疾步跟了过去。

凤璟从外面回来,走到屋内,闻着那散发的苦味,还有洗浴间隐约的呕吐声,眉头一皱,抬脚走了过去。

“郡王妃,你感觉怎么样?”

“不用帮我拍背,那样我更想吐了!”

“呃…好!”

“唔…。”干呕了几下,也没吐出多少东西,不过感觉倒是好了不少,眼前也明亮了很多,吐出一口气,蔺芊墨不想折磨自己的腿,随地坐下,“凤英,帮我拿个棉巾过来。”

“好!郡王…”

“嗯!”

蔺芊墨听了,抬眸看了一眼。

凤璟看着蔺芊墨有些发白的小脸,上前,走到她面前,站定,低头,“怎么回事儿?”

蔺芊墨抬头,看着凤璟高冷的神色,触摸到唇上被咬破的那处,眼神闪了闪,既脸上表情变得柔柔,怯怯,“相公…”

“说!”

“我好像有了!”

“什么?”凤璟听不懂,更看不懂蔺芊墨那忽然娇柔的样子是为那般。

蔺芊墨抚着肚子,笑意盈盈,满脸慈爱,“就是孩子呀!我肚子有宝宝了…”

劈里啪啦,盆掉了,水洒了,凤英傻了。郡王妃刚才说什么?有…有孩子了?

凤璟面无表情,“我这么快就当爹了,真高兴!”

看着凤璟那僵尸一样的表情,蔺芊墨皮发紧,呵呵一笑。

凤璟深深看了她一眼,弯腰,伸手把她抱起,蔺芊墨也不乱动,走到凤英身边,看凤英脸都白了,那副受惊过度的表情。让蔺芊墨笑的发干,“那个,孩子什么的,玩笑,玩笑,呵呵…”

玩笑?就你一个人觉得好笑吧!

如果蔺芊墨是想让他们体验一下别样心情,那么,她做到了。

凤璟那瞬间只想杀人,凤英只感眩晕,浑身冒冷汗,如果是真的,必将血流满地…

啪…

“唔…。”

蔺芊墨被凤璟丢在床上,实打实的丢,屁股变四瓣的那种力道。蔺芊墨呲牙,看来凤璟真的是完全不欣赏她刚才的笑话。

小心眼的凤璟,却容不得人家对他耍小心眼。这厮…。嘴巴都被他咬破了,还不准她蹦跶一下呀!该死的,大腿处磨破皮的地方更疼了!

“起来。”

凤璟开口,蔺芊墨既动了,她伸手拿起被子直接盖在自己身上,装死去了!

“吃药!”

头也拱了进去。

“蔺芊墨…。”

呼呼…。

听到这呼噜声,凤璟看着被子下拱起的那一坨,手心发痒,却又无从下手!

凤英看了一眼,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又不敢擅自开口,犹豫片刻,默默退了下去。心里却是忍不住暗道;虽然她也不知道男人一般都是怎么对心仪的女人的。不过,绝对不会跟郡王爷一样,别扭的跟训下属似的。这也就是郡王妃胆儿大,要是胆小的恐怕早就泪淹凤府了。再多的爱慕也都被吓跑了吧!

郡王爷,他恐怕也光明白了自己喜欢,可该如何去喜欢,或许还没开窍吧!唉,总感觉她这座属下的,以后还要受不少的惊吓呀!

*

那天下午之后,凤英不知道郡王和郡王妃又说了什么。只是之后,郡王妃就变得很是听话,该吃药的时候不用郡王再开口,自己就老实主动的把药吃了。其余时间跟过去一样,晒晒太阳,看看书,摆弄摆弄吃食,活动活动身体。如此两天,凤英就看郡王妃气色好了不少,连眼底的黑眼圈都淡了很多。倒是郡王爷…。

还是那副清清淡淡的样子,只是…。凤英面对郡王爷总是感觉倍感压力,那股压迫感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如此两天,凤英确定,郡王爷他在不高兴,很不高兴,至于原因她想不出,可却可以确定肯定跟郡王妃有关。

对此,凤英也感到不懂了!郡王妃不是已经很配合了吗?郡王爷为什么还不高兴?到底在不满意什么?女人不听话的时候,他生气,女人听话他又不高兴…?唉,郡王的心思,让人越来越不懂了!

其实,不止凤英,就是凤璟自己也不懂,他到底在不舒服什么?此刻,站在院子门口,看着坐在院子里,静静看书的蔺芊墨,那熟悉又陌生的情绪再次溢满凤璟心口,憋闷的感觉!

吃药,她不需要他交代了!骑马,她也不再要求了,就连偶尔提到她的老山参,她也说听他的!那个恼人,又闹心的女人,现在很听话,很老实。

凤璟过去努力的想让她变得听话,可现在她听话了,凤璟却觉得不习惯也不喜欢!

为什么不喜欢呢?凤璟仔细分析过,却感觉一切都模糊的厉害,唯一清晰的一点儿就是,他现在习惯了操心,可她却开始省心了,而他竟无法适应了…。

凤和站在凤璟身后,有些站立难安,主子这两天情绪有些不对劲儿,虽然主子什么都没表现出来,可他却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郡王爷…。”

“嗯!”

蔺芊墨转头,看到凤璟浅浅一笑,“你回来了!”

“嗯!”凤璟在蔺芊墨身边坐下,“这两天感觉如何?”

“好多了!”

凤璟点头,道“后天宫里要举行狩猎,想去看看吗?”

蔺芊墨听了摇头,兴趣缺缺,“腿还没好彻底,走路怪怪的,我就不去了。”

凤璟听言,也不再多说,其实他也并不想蔺芊墨去,因为那天九爷也会去。被人用探究的目光看着,想来她应该不会喜欢。

“郡王,郡王妃!”

“什么事?”

“蔺府的二夫人和三小姐来了。”

凤璟听了没说话,看向蔺芊墨,明显是交给她处理。

“人现在在哪里?”

“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人已经进府了?

“让她们过来吧!”

“是!”

婢女离开,不消片刻,胡氏和蔺纤如身后跟着两个丫头就出现在了眼前。

“臣妇(女)给郡王爷,郡王妃请安。”

“起来吧!”

“是!”

两人起身,胡氏对着蔺芊墨开口就是请罪,“郡王妃,上次是在蔺府是我这个二婶没做好,让郡王受委屈了,还请郡王妃不要怪罪才好!”

蔺芊墨听了淡淡一笑,“二婶言过了。”

胡氏听了,瞬时笑开,“臣妇就知道郡王妃是个大度的!”

“呵呵…。二婶太高看我了。”蔺芊墨说完,把一杯茶水放在胡氏跟前,淡淡道,“你们既是跟老夫人请安的,我也不好说别的,不过,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往昔可忆,亦没什么情意好论的,维持明面上的称呼,保全这份客气就好。所以,喝了这杯茶二婶,三小姐就请回吧!”

蔺芊墨说完,胡氏脸上的笑意僵住,满是难堪之色。蔺纤柔垂首,面皮泛红,至于是羞的,还是气的,不好说。

“郡王妃,怎么说我也是你二婶,你这是不是…?”

胡氏的话未说完,就被蔺芊墨打断,“人跟人之间的关系,不是看情义,就是看身份。我和你之间无情义可言,如此,以后还是轮身份吧!”

蔺芊墨脸上笑意隐没,神色更显冷淡,直接,“胡氏,我这个郡王妃不是你一个四品夫人可责问的,若不想被问罪,就适可而止吧!”

蔺芊墨如此不讲情面,让胡氏又惊又气,脸色又青又红,本以为蔺芊墨就算心里不喜她,也会维持一份客气,特别在凤郡王的面前。因为,聪明的女人都该懂得维护自己的名声,在自己面前更会不遗余力显示自己的仁善。然…。

现在看来她显然想错了,她没想到蔺芊墨当着凤郡王的面儿竟敢如此放肆,敢这样不给娘家人的面儿,这样毫无顾忌,是胡氏完全没料到的。

“凤英!”

“郡王!”

“送她们出去!”

“是!”凤英上前一步,“蔺夫人,蔺小姐,请!”

好嘛!什么都没还说就被人给赶出来了!要是就这么出去了,以后她的脸往哪搁?

胡氏眼底划过暗色,磨牙,起身,“既然郡王妃没空,那我们就告辞了。”说完,转身,不着痕迹看了蔺纤如身后的丫头一眼。既,往前走去。

蔺芊墨如此犀利逼人的态度,蔺纤如可谓首次见到,心里震惊难言,惊骇不已,同时心口也翻涌的厉害,好似有什么东西即喷涌而出,或许因为心里波动太厉害,让她身体不仅都微微发颤,有些激动,有些无措,脑子更乱,抓不住头绪,只是跟着胡氏走,看她起身,也赶紧站了起来,“臣女,告…啊…”

蔺纤如话未说完,惊呼先出,整个人亦是往前倒去,向着凤璟…

蔺纤如惊慌失措的表情,在看清眼前人后,即刻染上一抹异样,慌乱仍在,却多了一丝期待!

蔺芊墨微微挑眉。

凤璟面无表情,眼帘都未动一下,手微微抬起,衣袖略过…蔺纤如身体再次失衡,整个人完全不受控制,飞了起来,而后猛然摔了下去,“唔…。”乍然的剧痛,让蔺纤如眼前发黑,阵阵眩晕。

“纤如,纤如,我可怜的女儿,你这是怎么了?”胡氏疾步跑过来,蹲在蔺纤如面前,惊叫连连。

“小姐,小姐,你还好吧!”丫头看着蔺纤如惊呼不休。

看着她们那副样子,蔺芊墨淡淡笑了。

凤璟转头,看到蔺芊墨嘴角那一抹笑意,眼底划过一抹暗色,遂然起身,面色发沉,情绪外泄,“你看着处置吧!若不想做,凤英会处理。”说完,抬脚,大步离开。

蔺芊墨看着,扬眉。被美人投怀送抱,他还恼火了?看来,蔺纤如不是凤某人欣赏的那一类型的。

处理?处置?胡氏听到这两个词,心砰砰直跳,心里感觉瞬时不好。动作跟着心走,既,马上起身,对着蔺芊墨快速道,“你三妹妹好像受伤我,先让她待在这里吧!我这就去给她请大夫去。”说完,完全不等蔺芊墨回应,就带着丫头急匆匆的走了。

看着胡氏如此干脆利索,几乎小跑离开的背影,蔺芊墨呵呵…。动口说不通,动手才镇得住。只是。

看着躺在地上面色发白,更显楚楚可怜的蔺三小姐。蔺芊墨摇头,胡氏这临走时还不忘算计一把,把这朵娇嫩的花留在了风家。

“凤英,扶她起来!”

“是!”凤英一只手把蔺纤如拉起,动作完全称不上温柔,说粗鲁都不为过。

“蔺纤如…?”

“是!”蔺纤如坐在地上,脸色发白,身上隐隐作痛。

“送她回去!”

“是…”

“郡…郡王妃,臣女想等母亲回来,跟她一起回去!”

这意思,是要留在凤家了!凤英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眼里溢出冷色。

蔺芊墨勾唇,淡笑,“你确定要留下?”

“是!”

看蔺纤如那点的很是肯定的头颅,蔺芊墨手托下巴,不疾不徐,淡淡道,“留在凤家,想做凤璟的侧室,还是想做他的妾室?”

蔺芊墨如此直白的话出,蔺纤如无措,急切道,“郡…郡王妃误会了,臣女没有…没有那种想法。”极力否认,脸上却染上一抹绯红。

“是吗?真的没有?”

“没…没有!”

蔺芊墨点头,“既然你完全无意。那么,以后无论谁想让你进这个门,我都会极力把你推拒在外的。无论是侧室,还是妾室都不会再有你的位置。这样,你可更觉称心,满意?”

“我…。”蔺纤如忽然就说不出话来,使劲儿的攥着手里的帕子,表情变幻不定。

“不用如此紧张。如了你的意,你只要说谢谢就可以。”

“不…”

“不?…。不什么?”

听着蔺芊墨清清淡淡,完全无一丝怒火的声音,蔺纤如心跳如鼓,手心冒汗,紧张的心口发麻,几近晕厥,可又兴奋的难以自持,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绝不能退缩。想想蔺芊墨刚才威迫胡氏的那种气势,拿出那种气魄来。蔺芊墨可以做的出,她也可以做得到…。

只要过了这个坎儿,只要蔺芊墨点了头,那么,以后她的人生就将会大不同了。她也可以变得跟蔺芊墨一样,不再惧怕任何人,痛快肆意的活着了。

想着,蔺纤如眼中闪耀出异样的光彩,涌出无限勇气,身体挺直,抬头,看向蔺芊墨,目光坚定,声音铿锵有力,“郡王妃,刚才臣女说了谎话。”

“哦!”

“郡王妃,臣女愿意做郡王的侧妃,也想做郡王的侧妃。臣女想留在郡王的身份照顾郡王,照顾姐姐!”蔺纤如说完,弯腰,叩首,“请姐姐成全!”

郡王妃都不叫了?直接改叫姐姐了!这速度…。不过,看着蔺纤如忽然大义凛然的样子,蔺芊墨有些好奇了,这种理直气壮的底气是从哪里来的呢?开口就是侧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