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出事/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纤如的话说完,蔺芊墨是单纯的为她的理直气壮好奇了。饶有趣味的看着她,谁说古代女子含蓄了,这自荐枕席,还是主动要求陪睡自己姐夫的话,人家说的可是利索的干脆的很。

而,凤英眼里冷意成冰,如果眼神能杀人,蔺纤如现在肯定已粉身碎骨!一个小小的庶女,开口就想做主子的侧妃?这在凤英看来,完全是对主子的侮辱。蔺纤如,简直太不知所谓!特别看她那理所当然的样子,凤英眼底划过戾气,攥了攥手,随时都想了结了她。

“郡王侧妃?”蔺芊墨看着蔺纤如,正色道,“你觉得这名分合适吗?不会觉得委屈吗?”

蔺纤如听了,脸一红,眼一红,“或许这就是命数,就算一辈子无儿无女,可能够陪在郡王跟姐姐身边,对于我来说也就够了,我很知足!”

无儿无女?呵呵…这是在指凤璟身体不行吧!难道说,这就是她底气的由来。因为凤璟不行,所以,她觉得她做侧妃不是痴心妄想,而是一种奉献!用自己的一辈子换取一个郡王侧妃的名头,她足够伟大了?

凤英眼睛都红了,怒气烧红的,煞气盈满,杀气腾腾!不知死活的女人,竟敢当面置喙主子的身体!她,实在该死!

“命数?可是二夫人逼你的?”

“母亲想我入府,而我自己…也愿意!”

真的是自愿的!好吧!脑回路完全不在一条线上,“其实,并没有人需要你这种陪伴!所以,你也不用表现的如此牺牲奉献。拍拍身上的土回去吧!”

蔺纤如听了,脸上一白,抿嘴,“姐姐,你这是不愿意吗?”

“是,不愿意!”

“为什么?”

蔺芊墨觉得这问题,实在问的太过可笑了些。

可在蔺纤如看来,蔺芊墨的拒绝才更让人不懂了些。凤郡王身体又不行,蔺芊墨为何还如此不容人?她就是进府了,对于蔺芊墨来说也是完全无妨的呀!

蔺纤如满脸的不明所以,“姐姐,不过是一个名分罢了!我又不会跟你争宠,我碍不着姐姐的!不但不会,我还会处处帮衬着姐姐,陪着姐姐的。”

蔺纤如满是诚恳,真诚道,“姐姐,一辈子很长的,让我们姐们彼此有个伴儿不是很好吗?”

蔺纤如说完,蔺芊墨望天,表示无言以对。遇到极品了,这话听着真他妈的让人消化不良!

上赶着来做姐夫的小老婆,还问姐姐为何不愿意?而且,刚才那话,处处帮衬着姐姐?陪着姐姐?难不成,还要她这做姐姐的对她表示感激涕零不成?呵…呵呵…真是感谢你来跟我相公做小老婆呀!…天雷滚滚,外焦里嫩!

“凤英,把她带出去!”看着这么一个人太让人心焦了。

“是…”凤英早已磨掌霍霍,这一个字答的又沉又重。

蔺纤如闻言,心里一慌,伸手遂然抓住蔺芊墨的裙摆,脸上染上急切,不安,“姐姐,我真的是真心的,我也绝对不会跟你争宠的…”这话她都已经说出去了,如果蔺芊墨不答的话。那,要是传出去的话,以后她还有什么颜面?还不得被唾沫淹死呀!还有胡氏,这点小事儿都没办好,恐怕回府后,胡氏更家不会给她好脸色看了。

想着,蔺纤如不由白了,刚刚效仿蔺芊墨才聚集的那股魄力,瞬时破散,本性中的怯懦完全暴露出来,焦躁,慌乱,恳求,“姐姐,求你收下我吧!不然,我回去肯定没好日子过的。姐姐,我真的很听话的,也绝对不会背叛姐姐的。”

蔺纤如恳求着,还不忘劝说,分析道,“姐姐,你要明白,凭着郡王爷的身份,绝对不会只有你一个女人的。以后就算是没有我,也肯定会有别人的,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接纳我这个妹妹,由我来占据郡王侧妃的位置呢?这样别的女人可就没机会的。以后,我们姐妹相互扶持不是两全其美吗?”说完,激动的又加了一句,逆耳忠言,“姐姐,你若连自己妹妹都容不下,以后早晚会吃大亏的,所…。”

啪…。

杯子破碎的声音,打断了蔺纤如的话。同时,也令凤英压下那瞬间的冲动,默默收回已伸出几欲掐死蔺纤如的手。

蔺芊墨弯腰,俯身,靠近,看着蔺纤如,清清淡淡道,“看到地上的杯子了吗?”

蔺纤如不明所以,只是看着蔺芊墨那平淡,却又清冷的眼眸,心里不安加重,嗫嗫,“看…看到了!”

“它完好的时候是我的,现在,它碎了,依然也是我的!或许,在你们眼里这碎掉的东西已经完全没有价值,就是扔掉也不可惜。可有的时候你们的认知,不代表我的认同。我的东西,只要我还在意。那么,哪怕它碎成了渣渣,我也绝对不容任何人窥觑。”

蔺芊墨说着,伸手拖住蔺纤如的下巴,目光沉沉,暗暗,声音轻轻柔柔,“或许,你很喜欢跟自己相公的妾室相亲相爱,又相扶相持的。可我,一点儿都不喜欢。”说完,松开手,抽出自己的裙摆,“凤英,带出去!”

“是!”

“蔺芊墨,你如此善妒,早晚…。呃…。”刚开口,定住,眼里溢出惊惧,看着蔺芊墨,满是不甘!

凤英看了她一眼,目光深冷,伸手提起她,大步走出了院子。

院子里静了下来,蔺芊墨放松身体,躺在软椅上,面色淡淡,生气吗?没有…。

小三,小四,什么的,并不是什么值得稀奇的事。在现代不少见,猖狂的也很多。更何况这妻妾同夫名正言顺的古代了。只是,当肖想自己男人,或者说当自己男人出轨的对象是闺蜜或姐妹的时候,让人更感腻歪,恶心!

垂眸看着地上破碎的茶杯,眼里不由溢出一丝怅然!

女人心难猜,男人心难定,欲望洪流,繁花锦绣,让人不敢轻易去爱,也难以相信所谓真爱。

忠贞不二,相濡以沫,生死相依,是否终究只是奢望?

漫长一生,看繁花满地,云卷云舒,谁能与她同…

同悲喜,同富贵,同安乐,她能!却没有那个可相依相伴的人!

不爱,不伤。心,总归寂寥…

眼底怅然染上凉薄,不奢求,不强求,不要让自己孤单,浅浅的爱,淡淡的喜欢!

人一辈子一口气,一张嘴!用力多呼吸点儿自由的空气,努力多吃点儿美食美味,然后,少爱一点儿!人生别样圆满,也挺好!不去贪妄那个十全十美,因为没有…。

世事多烦扰,淡淡一笑,缓缓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书房内,凤璟听完凤英的禀报,静默,神色不明!

凤英看此,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主子,郡王妃心情好像不好。”凤英这句话说出,暮然看到凤璟那清淡的嘴角缓缓勾了起来,一抹笑意,清晰的透着愉悦!

凤英:…。主子很高兴?因为郡王妃心情不好!凤英表示很不懂。

她的东西,哪怕是碎成渣渣,只要她在意,就绝不容别人窥觑!这指的是…。就算他身体是残的,只要她动了心,亦可不介意,仍旧在意吗?

想着,凤璟嘴角那一抹笑意隐没!对着肖想他的女人笑的出,很明显,对他,她还根本不存在在意!

言;欲求不得,更引人心驰神往;其中过程,美好且令人心驰荡漾!

凤璟曾也这么以为过,可现在…。完全脱离了预想。心驰荡漾?他只感憋闷!

或许过去他的认知太简单了。他认为,要掌握一个人,掌控一件事儿,均是有迹可循的。对于权利在他至上者,想不被掌控,相互牵制之;对于实力相当者,不做敌,不为友,互利可,防备必;而对于下属,控心为上;至于女人…。

过去没想过,也未曾当回事儿。但在意识到已在意时,虽有那么一些意外,可又觉得实属正常,七情六欲他也有,只是比别人的淡些罢了!

所以,在认识到在意的时候,他也就没想过轻易放弃。亦觉得,拿下一个女人并不难。徐徐图之,攻心不备…。时间问题而已。

然,现在不过成亲几日,凤璟就彻底推翻了他的认知,也觉得高看了自己!

那女人眼睛都不眨的看光了他,如果说第一次她还有那么一些手足无措的话,那随后的几次后,她直接当他是木头一般的存在了。

什么脸红心跳,什么心魂荡漾…。屁也没有!当一个女人对着你连一点羞涩心跳都没有,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是真的对你无一丝的杂念,更无向往。

这么一个女人…教导不了,教训不得,又降服不住。心痒难耐,无处发泄;手痒难忍,却又无从下手呀!

对于蔺芊墨在有了第一次的碰触后,有一段时间,凤璟看到她总是有亲吻一下的冲动。可自从成亲以后,他看到她,只想狠狠的咬她几口!他这还正常吗?凤璟忍不住按了按眉心,自我怀疑了…

凤和在一边看着凤璟变幻莫测的表情,感觉,很有压力呀!虽然,看不懂郡王爷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春暖花开,风和日丽,微风习习,百花繁盛,蔺芊墨一身飘逸长裙,身处美景中,享受着大自然的吹拂,兴致勃勃的吃着烧烤…。羊肉串,烤玉米,烤韭菜,烤茄子…琳琅满目,香气四溢,令人垂涎欲滴呀!

拿起一串烤茄子放入口中,炭火的味道伴随香辣的口感在口中散发开了,美好的味道,让蔺芊墨不由眯了眯眼。

塔塔…。

忽然马蹄声响起,传至耳边,蔺芊墨睁开眼睛,顺着看去,一人一马缓缓出现,映入眼帘,明明离开的很近,可却怎么都看不清面容。蔺芊墨揉揉眼,再睁开…。赫…。马不见了,人消失了,一只白虎吼吼立于眼前!

野性,凶残,暴虐,饥饿…蔺芊墨就是它的一盘菜!

吼吼…吼叫着上前。

该死…低咒一声,奋力逃命,奈何穿的太仙,步子跑不快,裙摆太碍事!

吼…虎吼落于耳边,身体落于虎掌之际。蔺芊墨猛然一个机灵,豁然睁开眼睛,猛然起身,冒汗,心跳还没稳,…

“做恶梦了!”

陡然一声,蔺芊墨抑制不住惊呼出声,转头,黑暗中一双清冷的眼睛映入眼帘且近在咫尺,又是一身冷汗!

“凤…凤璟!”

“嗯!”

“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是我吓到你了?还是自己被噩梦吓到了?”

“噩梦把我吓醒了,你把我吓懵了!”

“还这么伶牙俐齿,看来还没吓傻!有些遗憾…”

蔺芊墨白了他一眼,吐出一口气,平复心跳。

“梦到什么了?”

“一只老虎!”

凤璟听言,眼眸闪了闪,“要吃你吗?”

“嗯!”

“吃到了吗?”

“当然没有!”

“真可惜…”连梦里都没把人吃到!

跟凤璟说完,完全无法令人感到安慰!蔺芊墨拉好被子准备睡觉,“郡王爷,天亮你不是还要去狩猎吗?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你老赶紧去休息吧!”

“狩猎之后,我们就离京吧!”

闻言,蔺芊墨心头一条,拉被子的动作顿住,神色不定,“离京?”

“京城繁杂之事儿太多,治疗也有太多不便。所以,还是暂时离开一段时间好。”凤璟说的随意,平淡。

理由很充足,也找不到可以探究的点儿,蔺芊墨看着他,应,“好!”

见蔺芊墨应下,凤璟起身,淡淡道,“早点睡吧!”

“嗯!”

“如果害怕可以去我床上!”

蔺芊墨听了笑了笑,凤璟这话可以打一成语了;羊入虎口呀!

看蔺芊墨笑的没心没肺的样子,凤璟不由抿嘴,这女人…。

就算对于他的话,不紧张,不感动,亦是不向往。可,一定要表现出来吗?女人如此,作为男人真是忍的吐血!

对这样的女人心动,一个自我折磨的过程!

翌日

蔺芊墨睁开眼睛,发现凤璟已经不再了!

“郡王妃,你醒了!”

“嗯!”

“郡王爷已经进宫了,临走的时候交代你,把离京后需要的东西准备一下。”

蔺芊墨闻言,怔愣了一下才反映过来,挠头,“看来,昨天晚上听到的真的不是他的梦话呀!”

“郡王妃,您刚说什么?”

“哦,没什么!”蔺芊墨起身,问道,“离京后去哪里?”

“这个郡王倒是没交代!郡王只说,让郡王妃把自己用的上的东西都带上。”

蔺芊墨听了点了点头。

“郡王妃可起身了?”

听到这声音,蔺芊墨不由抬头,齐嬷嬷?

“已经起身了!”

“那麻烦帮我禀报一声,就说…。”齐嬷嬷的话还未说完,就看到蔺芊墨已经笑意盈盈的出现在了她面前。

“齐嬷嬷,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齐嬷嬷看着,轻笑应道,“厨房那边备了新菜式,老夫人让我过来请郡王妃过去尝尝味道。”

“老夫人真疼我,你等一下,我马上换衣服…”

“是…。”齐嬷嬷一个是字还未应完,郡王妃就已经没了人影。齐嬷嬷看此,有些好笑,郡王妃还真是一点儿不淹死她这爱吃的喜好呀!

皇宫狩猎场

皇上,皇后,贤妃,皇子,公主,均现身到场!

九皇爷,凤郡王,高门公子,贵门小姐,文武百官,及其夫人,悉数出现!

场面盛大非同一般!免不了的寒暄,客套!只是却是心思各异。

男人的心思都在狩猎上,希望今天手气好,博个彩头,盼望着能得皇上一个好字。

至于女人们,基本都是来凑热闹的,就是有个什么心思,这个时候也不敢轻易显露出来,个个都是矜持的很。同时,不少人在来之前都不犹豫琢磨一件事儿,那就是蔺芊墨会不出随着凤郡王来这里?如果她来了,九爷也刚好在这里,那…肯定比看狩猎有趣多了。

只是,来到这里看到只身出现的凤璟,很多人都失望了!不过,却也不意外,凤家可能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所以,也就避免让蔺芊墨和九爷出现在同一场合吧!

“凤夫人!”皇后开口。

凤家人都不由抬头,肖氏见皇后正在看着她,颔首,拘礼,“皇后娘娘!”

“呵呵…这是在宫外,不用如此拘谨。”

“是!”

皇后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道“凤老夫人她老人家可还好?”

“回娘娘,母亲身体安康,有劳娘娘挂念了。”

“那就好,那就好…”皇后娘娘很是欣慰,说完,关心道,“郡王妃今天好像也跟着过来,可是哪里不舒服吗?”

听到皇后这话,不少人都竖起了耳朵。

“墨丫头自从那次受伤后,身体就一直有些发虚,现在天气又逐渐转凉了,臣妇担心她身体抗不住,就没让她跟着一起过来!”

墨丫头!听到肖氏对蔺芊墨如此称呼,不少人又思索开来。

皇后听了点头,“女儿家的身体可是不能大意,要精养着。”

“臣妇也是这么想的。”

“刘嬷嬷!”

“皇后娘娘!”

“等下回宫后,把本宫库里的那些个补药,挑些金贵的给郡王妃送过去。”

“是,娘娘!”

肖氏闻言,起身,跪地,谢恩,“谢皇后娘娘!”

“起来,起来…不用行此大礼。”

贤妃沈蓉看着皇后那副做派,柔柔的笑了。

“母后,母后…。”皇后嫡出的女儿,刚满十三岁的七公主,赫连惠,脸上带着兴奋的笑意,小跑着冲到皇后身边,不等皇后开口,就亟不可待道,“母后,儿臣也要去狩猎!”

皇后听了有些好笑道,“你连弓都还拿不稳,就想着去狩猎呀?”

“母后你这可就太小看我了,拉弓射箭我可是已经很熟练了!”

“是吗?”皇后明显不相信。

“母后你就让我去嘛!父皇不是特意准备了个小狩猎场吗?那里面都是一些小兔子,小鹿什么的,一点儿危险都没有,儿臣就跟几位姐姐,还有各位大臣家的千金去那里耍耍,行不行?”赫连惠摇着皇后的胳膊,撒娇,“母后,我想去,我想给母后打个小兔子回来,母后…”

“身为公主你这样成何体统。”黄慧低斥,可所有人都听得出来,皇后声音里可是一点儿怒意都没有。

赫连惠吐舌,“母后恕罪,儿臣知错。”

皇后看她那样子,无奈,“想去就去吧!”

闻言,赫连惠瞬时笑开,“谢母后!”

“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

“是,母后!”赫连惠说完,起身,拉起一个女孩的胳膊,很是亲近道,“魏小姐,走吧!”

魏小姐?听到这称呼,所有人同时看向七公主身边的那两个女孩,魏似儿!魏绮儿!九皇爷的两个表妹。看到她们,再看七公主,眼里不由划过什么。

皇后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随即有舒展开来,“魏家姑娘?”

“是,臣女见过皇后娘娘!”

“好,好…都起来吧!”皇后笑着叫起,却没对她们多说什么,转头看向下面的一众小姐,道“你们要是喜欢也都去玩一会儿吧!”

“是,娘娘!”

“刘嬷嬷!”

“老奴在!”

“告诉御林军,保护公主,还有各位小姐。”

“是,娘娘!”

一众人女儿家,带着玩儿乐的心情,欢欢喜喜的离开了。皇后等人,继续不咸不淡的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另一边

男儿们的狩猎来的可都是真格的,个个都是牟足了劲儿,准备大显身手一把。

“九爷,这狩猎你可是好多年都没参与了,一会儿可是一定要下去射几箭,顺便看看我们大瀚的士气如何呀!”赫连昌看着赫连逸,脸上带着笑意道。

赫连逸听了点头,温和一笑,“是!”

赫连昌见赫连逸点头,呵呵一笑,转头看向凤璟,“凤璟,你也好几年没加入了,一会儿也一定要下去露几手。”

“是!”

这个时候无论是赫连逸还是凤璟,都不会矫情的去驳了皇上的颜面。

赫连昌听了起身,看着几位皇子,还有众大臣的公子,朗声道,“都听到了吧!九爷和凤郡王一会儿可是都随着去的,你们也都给我拿出点儿真本事来,别输的太难看了,知道吗?”

“是,皇上!”

“好了,开始吧!”

赫连昌话落,一阵鼓声随着而起,听着那厚重的鼓声,不由心潮澎湃,跃跃欲试呀!

见过了战场上的壮烈,凤璟听着这鼓声,心无波澜,神色浅淡。

赫连逸同样神色依然,温和淡然,翻身上马,看着凤璟,淡淡一笑,“凤郡王,请!”

“九爷,请!”

赫连逸笑了笑,骑马进入猎场,凤璟随后!

赫连昌看着两人的背影,眼睛眯了眯,梗在咽喉的刺。

马蹄声,欢呼声,叫好声,鸟惊尘飞,不用看,光听声音就知道狩猎场是何等的热闹。

“国公爷,看来今年他们肯定是大有收获呀!”赫连昌看着凤国公爷,颇为期待道。

国公爷点头,“应该能射头野熊回来。”

赫连昌闻言,嘴巴歪了一下。

百官:…。

开口就是野熊!国公爷你是不是弄错地方了!这里是皇家狩猎场,不是野兽丛生的蛮荒野林!狩猎场可是没有太凶悍的动物,不然,狩猎岂不是变厮杀了。那,他们也不敢如此安稳的坐在这里了,显得自己命长是不是!当然更没兴致让自己的儿子跟野兽去过过招。

一名官员见皇上无语,适时开口道,“国公爷呀!这个,野熊的话,怕是有些困难。”

国公爷听了,很是稀罕的看了那官员一眼,确切的说跟看傻子似的,道“狩猎场有什么老夫很清楚,刚才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

官员:…。这是玩笑吗?一点儿也笑不出来!不过,他确实是傻了点儿,国公爷在朝堂这么多年,狩猎什么的不知参与了多少次,里面有什么东西,他自然清楚的很。刚才那话,接的太多余了…

赫连昌移开视线,端起面前的茶水,低头,抿了一口,借此掩饰自己的神色,心里止不住暗骂;国公爷这老货,没法聊天。开个玩笑,都噎死个人。

赫连昌暗骂间,忽然一声尖叫,清晰的从狩猎场传出来!

“咳…。”那一嗓子太突然,赫连昌完全没防备,茶水全部跑到鼻腔里去了,呛了…

在坐的官员,亦是一惊!出什么事儿了?

国公爷眉头瞬时皱了起来,“皇上,狩猎场怎么会有女人?”

国公爷一开口,所有人不由一怔,刚才那声尖叫是女人的声音?那里面可是禁止女人进入的,怎么…。?转头,看向皇上。

赫连昌眉头也皱了起来,“顺喜儿,带人去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儿?”

“是…”

狩猎场内…

看着倒在地上的已染上血色,陷入昏迷的女孩,所有人看向凤璟。

而,凤璟却看着边上那支箭,若有所思!

一边的赫连珏,看着脸色发白,捂着胳膊,已溢出血色,却依然清醒的少女,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不远处的赫连逸,看着眼前的一切,淡淡的笑了,神色莫测难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