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凤璟怒/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家

凤家的男人,女人大部分都去了狩猎场,府里瞬时空了很多,静了不少,也让人感觉松快了些许。既,吃过早饭后,老夫人没让蔺芊墨回去,拉着她两人直接去院子里晒太阳去了。

吃着点心,喝着茶,两人有一塔没一搭的,天南地北的随意聊着。

蔺芊墨对凤老夫人敬重却不畏惧,而凤老夫人见多识广,又不自持长辈端架子死规矩!一个无所求,一个无要求,如此,两个人聊起来都感觉很舒服,随意又自在。

两人说这话,老夫人忽然就来了兴致,“墨丫头,来做女红吧!”

蔺芊墨听言,眨眼,“女红?”传说一般的存在。

“你不是总是说,女红不行吗?让祖母看看你底子如何?”

“还是算了吧!看了你肯定会受惊吓的。”

“浑说!齐嬷嬷,你去把东西拿来。”

“是!”

看老夫人有兴致,蔺芊墨也不推拒,却不忘交代,“齐嬷嬷,帮我挑简单的花样,要最简单的,初学者的那种…”

“是…”齐嬷嬷应,心里有些好笑,郡王妃这露怯,露的也太彻底了吧!初学者?郡王妃就是绣的再不好,也不至于到那种程度吧!

凤老夫人也差不多是同样的想法,再差应该也差不到那一步。这丫头应该是想偷懒吧!

只是,在看到蔺芊墨绣出来的东西后…。

凤老夫人和齐嬷嬷彻底沉默了。齐嬷嬷:说初学者都是高看郡王妃了呀!而且,看着蔺芊墨手里的针线,还有她刚才拿针刺绣的架势,叹,真是活得久了什么都能见识到呀,她第一次知道,拿针其实是个特别艰巨的事儿。

蔺芊墨看着她们的反应,抿嘴一笑,自得其乐道,“老夫人,你看,能把树叶绣的跟鸡爪似的,我这也算是另一种天赋吧!”

蔺芊墨拿着花绷子,看着上面被她绣的格外苗条的树叶,分外骄傲的自我赞赏道,“完美的将生活与艺术的结合在了一起,多不容易呀!”

老夫人听了,看着她,颇有感悟,正色道,“看着这个,我感觉,以后我那些老姐们,谁要在面前自家炫耀孙媳妇儿的女红如何,如何的,我就一定要跟她少来往,太埋汰人了。”

“哈哈哈…。”蔺芊墨拿着花绷子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笑着道,“老夫人,就算是输了,我们要强词夺理一把,把场子给找回来才是,灰溜溜的认输太丢范儿了。”

“就你这鸡爪儿似的树叶,要怎么找?”

“到时候我们就这样说。”蔺芊墨轻咳一声,翘起小拇指,掐着嗓子,装模作样道,“哎呀,你家孙媳妇儿绣个花,只像花儿,绣个草,也就是个草。可我家孙媳妇儿却是不同,她绣出来的那个东西呀,看着似花,又是爪,那是绝对的一根绣线,给人两种欣赏法,省了线,又让你见识到了什么是多变,那简直就是跟双面绣有一拼呀!”

蔺芊墨说的那个一本正经,说完,她自我感觉,腔调有些不到位,她音腔太监了,脱离了老太太的稳厚。

齐嬷嬷听的那个风中凌乱,面皮乱抖。

凤老夫人面皮颤了颤,压下抽搐的嘴角,哼了一声,道,“我要是敢这么说,明天宫里肯定马上给我派御医过来,看看我是脑子磕着了,还是眼睛闪着了!”

“这只能说您老欣赏眼光更开阔了,哪里就是闪着了!”

“有一天我要是糊涂了,肯定都是被你给忽悠的。”

“老夫人,你这罪名可太大了!”

“这是事实,我现在就有些晕乎乎的了,我怎么就想到要看你女红了呢?后悔呀!”

“哈哈哈…”

“笑的太大了,咽喉都看到了。”

凤老夫人这话出,蔺芊墨抖了一下,“老夫人您和郡王爷真不愧是祖孙呀!连说出来的话都是一模一样的。”

“是吗?凤璟也这么说过?”

蔺芊墨点头。凤老夫人听了笑了,“我看你以后…。”

老夫人的话未说完,凤和忽然出现在她们眼前,“老夫人,郡王妃!”

凤和?他不是去狩猎场了吗?怎么会突然回来了?

好似看出了她们的疑惑,凤和也不等问,率先禀报道,“老夫人,狩猎场发生了点儿事。”

闻言,老夫人眉心一跳,脸上笑意消失,直接道,“国公爷和郡王可还好?”

听到凤老夫人的话,蔺芊墨垂眸,凤和会回来也就预示出了,狩猎场发生的事,肯定牵扯到了凤家。而,老夫人一句话问到最关键,这关心透着极端,冷慑也睿智!只要国公爷和凤璟无事,那么,就算凤家其他人牵扯进去了,也不会有太大的妨碍,动摇不了凤家的根本。

“国公爷和郡王爷无事!”

凤老夫人听了点头,面色缓和了一分,“你继续说!”

“只是郡王在狩猎的时候无意中伤到了一个人。”

“是谁?”

“五公主!”

闻言,凤老夫人眼睛微眯,蔺芊墨神色微动。有些话不需多说,均已意识到了什么。

“五公主怎么会出现在狩猎场?”

“被七公主强制拉进去的,同时进入狩猎场的还有五公主,九爷两个表妹,还有沈家一位小姐。”

凤老夫人听了,眼里闪过各种颜色,而脸上却无太大波动,淡淡道,“五公主伤势如何?”

“伤及腹部,子嗣断,命无忧!”凤和说这话的时候,视线落在蔺芊墨身上。

子嗣断!听到这几个字,老夫人眼底瞬时溢出冷色,蔺芊墨眼神微闪,呵呵…

“国公爷和郡王可有说什么?”老夫人沉声道。

“跟皇上请了罪,其余,什么都没说!”

老夫人听了,皱眉,静默,片刻,开口,“我受不住,已病倒,让大奶奶回来侍疾!”

五公主为何会进狩猎场,这其中无论有什么原因;又或暗藏了多少算计,这些暂且都无法探究。箭是凤璟射出的,这才是眼下的关键,如何平息这场风波才是当务之急,至于其他…。吃什么都绝不吃亏。

所以,暂时的隐忍是必须的。而肖氏作为凤璟的母亲,她作为凤家后宅的当家人,这个时候最好的应对之策就是沉默,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一切交由国公爷和凤璟来处理,这事儿她们帮不什么,也不去逞能增加麻烦。

至于射伤了公主,请罪什么的,那都是她身体好了以后的事了!

受不住,已病倒?蔺芊墨听到凤老夫人这话,不由抬眸,扫了一眼她红光满面的脸色,默默垂下眼帘,老夫人这会儿病倒了?那,肖氏这位侍疾的,恐怕很快也会累病了吧!

凤和听了颔首,应是,说完却未离开,转头看向蔺芊墨,直白道,“郡王妃,您可有什么话要属下带给郡王的?”

蔺芊墨听言,抬头,“呃…告诉郡王爷,我虽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冲击,不过我会抗住的,也会照顾好祖母的。让他不要太担心了!”

凤和听了,低头,“是!”说完,飞身离开。

凤老夫人转头看向蔺芊墨,“担心吗?”

对于这个问题,蔺芊墨避而不答,淡淡一笑,反过来劝慰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老夫人您老不要太忧心了。”

凤老夫人听了,心里无声溢出一声叹息。看来,她对璟儿还是无意呀!

皇宫

五公主腹部受重伤,魏小姐胳膊伤,狩猎活动只能终止!

皇上震怒,守卫这次狩猎之行的御林军,包括负责女眷活动的皇后,都承受着皇上的怒火,斥问,“到底怎么回事儿?说!”

御林军首领,张行闻言,跪倒在地,一句不多言,直接请罪,“是下官失职,请皇上治罪!”

皇后亦是,跪下,沉痛道,“是臣妾督导不周,请皇上责罚!”

“朕不想听你们这些废话,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把这件事儿个朕查清楚。”

“是!”

“出去!”

“是!”

张行,皇后退下,赫连昌面色发沉,眼神森冷,阴戾,“龙卫!”

“主子!”

“国公爷和凤璟在做什么?”

“凤郡王被国公爷斥了一顿,而后被罚回国公府面壁思过。国公爷现在在偏殿坐着。”

赫连昌听了,冷笑,面壁思过?这是直接把风璟给隔离开来了!可真是够护犊子的。他一个人在宫里等着,这是等着请罪?还是表达着他对他这个帝王的敬崇?哼,什么都没做,恐怕在暗中该做的都在默默进行着吧!不过,国公府会探查也没什么意外的。

只是,这次的事情到底是单纯的意外呢?还是,背后有什么在暗算凤璟呢?赫连昌眼睛微眯,神色难辨!

“龙一!”

“主子!”

“查!”

“是!”

皇后殿

七公主坐在软椅上面色微白,神色间只有惊吓,并无什么不安。而,沈璃,魏似儿两人垂首跪在地上,身体微微发颤。

皇后看着眼前的三个人,脸色沉的能滴出水来,“刘嬷嬷。”

“娘娘!”

“把她们带下去,好好看着!”

“是!”刘嬷嬷上前一步,低头,沉声道,“沈小姐,魏小姐,请随着老奴来吧!”

“是…”两人起身,不敢直视皇后,踉跄着,青白着一张脸走了出去。

“你们也都下去!”

“是,娘娘!”殿里的宫婢,俯身,疾步退了出去。

宫殿内只剩下皇后,七公主赫连惠两人。

皇后盯着赫连惠,眼神冷厉。赫连惠是她的女儿,对她皇后很了解,骄傲的嫡公主,骄宠着长大。五公主那几个人无一个可以指使得了她,只有她使唤别人的份儿。而在这次的事件中,这正是皇后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凤家…

发生这种事,凤家不会有人感到高兴。而,给凤家找堵的事情,皇后不想!所以,她希望这次七公主是受了他人的怂恿,才会进入狩猎场的。而不是她一时好奇,或几欲表现什么,强制拉别人进去的。

不过,若是真的有人借助七公主,欲谋算什么的话。那…皇后眼中溢出煞气,她定要那人生不如死。对此,皇后曾第一想到的就是沈蓉,是沈蓉暗中指使沈璃搞的这么一出。其目的就是想让凤家因为七公主,迁怒于她,对她产生不满。

但,在知道魏家魏绮儿胳膊上中的那一箭,是出自赫连珏之手后,皇后就否定这种想法。沈蓉要算计,就绝对不会让赫连珏牵扯到其中。特别,魏绮儿的背后还有九爷这个表哥。如此,要是赫连珏要为他的误伤,担负起什么的话,那魏绮儿很有可能会被抬入三皇子府。

如此,落在皇上眼中的话,难保不会怀疑,沈蓉这是借此在拉拢九皇爷。这种事皇上必定难容,对此沈蓉应该心知肚明才是,所以,她这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情,她是不会做的。

排除了沈蓉,那么,剩下的人还有谁呢?

皇后脸色发沉,看着赫连惠沉声道,“说吧!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不得有一丝虚假都给本宫说出来。”

听着皇后沉戾的声音,赫连惠不觉有些怯怯,“母后…”

“说!”一个字,冷气,戾气尽显。皇后是疼爱赫连惠这个女儿,可她更看重她的儿子,她绝对不容因赫连惠一时的骄纵,引的凤家的不满,拖累了太子。

皇后怒火,赫连惠不由红了眼,她受了这么大的惊吓,母后一句关心的话都无,回来就是责问她,这让赫连惠感到委屈!

皇后看着,这会儿心里却是一点点心疼的感觉都没有,冷硬道,“赫连惠,本宫的话你没听到吗?”

“母后,不就是伤了两个人嘛!你用得着如此…啊…”赫连惠叫器的话还未说完,脸上猛然一痛,惊叫出声。

皇后看着赫连惠迅速肿胀起来的脸颊,面无表情道,“要说,还是要死,你自己选…”

这极端的冰冷,无情的话,竟然出自一直疼爱自己的母后口中,赫连惠无法相信,也难以接受,睁大眼眸,定定的看着皇后,想在她的眼中看出一丝柔和,想知道她不过是在吓唬自己。然,她失望了,皇后的眼中除了冰冷再无其他。赫连惠如坠冰窟,从心底开始冒寒气…

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从前她很是不以为然,可现在…赫连惠眼泪滑落,低头,开口,坦白…

另一边

沈璃从皇后的宫里出来,就被贤妃的人带到了她的宫殿。

沈璃看着面容娇媚,风情万种,面色依旧温和的沈蓉,极度紧绷的神经,有贤妃娘娘在,她应该就不会有事,想着,不由快步上前,“姑姑!”

沈蓉抬眸,淡淡看了她一眼,勾唇,既抬手,毫无征兆的给了沈璃一巴掌!

啪…。

响亮的一声,脸上的刺痛,沈璃瞬时懵了!

殿上的宫婢,即刻低头,做木头,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不知死活的东西!”依然娇柔的声音,此刻却透出一股清晰的冷寒,弑气。

沈璃还有些发懵,有些不明所以,可人已经反射性的跪了下来!

“璃儿,进了宫,凡事都要听从你姑姑的,千万不要做惹她不快的事,不然…。你姑姑她,可不是念情,心慈的。她要是容不得你,为父恐怕都保不住你!”

这个时候沈璃想到父亲对她说过的话,捂着刺痛肿胀的脸颊,沈璃已多少理会了父亲话中的意思,也明白了,她这次做的事情适得其反了,不但不能讨好贤妃,反而要被她厌弃了。

本来,她随着进去狩猎场,只是想赢七公主。如此,她可是为贤妃长了脸,也算是让皇后丢了面儿。这样,贤妃肯定会高兴的。到时候她嫁于三皇子为妃的事情,或许也就水到渠成了。可,她没想到,事情最后竟然会变成那样!

欲速则不达,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沈璃懊悔,也忐忑,伏地叩首,“都是侄女的错,姑姑息怒!”

沈蓉面无表情,眼眸暗沉,“把事情的经过,说于本宫听!”

“是…。”

沈璃说完,沈蓉眼睛微眯,眼底神色变幻莫测,“说的可都是真的?”

“句句属实,绝不敢欺瞒姑姑一句!”

沈蓉听了没说话。殿上一时候静默。

“娘娘…”

听到桂嬷嬷的声音,沈蓉转头,看着她道,“如何?”

“五公主伤到了腹部,以后恐怕再难有子嗣了!”

闻言,沈蓉眼底极快的划过什么,瞬时又消失无踪,什么也没说,继续问道,“魏绮儿呢?”

“她…”桂嬷嬷顿了一下,道“她伤到了筋脉,右胳膊,废了!”

听言,沈蓉眼眸微缩,低语,轻喃,“废了吗?”

“是!”

“九爷什么态度?”赫连逸对魏家的态度无论是在意,还是无所谓。对于贤妃来说,都是祸福难料。因为,凡事给九爷相关的事,皇上总是特别难忍,又特别的难容。所以,魏绮儿对于贤妃和赫连珏来说,价值不大,麻烦不少!

“九爷只是让人送了些药过来,其他什么都不曾说过!”

贤妃听了,皱眉,沉默,少顷,开口,“你去一趟三皇子府,让三殿下过来一趟。”

“是!”

凤家

事发之后,老夫人对于府里面的人只是说了两个字,禁口!其余一个字都未多说。

而府里的人,经历过各种风波暗涌,对此已经有了一定的默契,知道了老夫人的态度后,亦如同以往一样,日子继续,不骄不躁,只是外少言沉默,主子如此,下人亦是如此。

而凤璟,回到凤家后,跟老夫人请过安,回到后院,看着蔺芊墨,静静看着…。

那眼神,被看一会儿还想,看的久了,蔺芊墨感到有些慎得慌了。

“凤璟,你…。”

“虽然早就想到,你不会在意,我也应该习惯。只是…”凤璟说着,抬手,缓缓抚上蔺芊墨柔嫩的面颊,清淡的眼眸染上一抹淡淡的怅然,“只是,心里还是会感觉有些失落,陌生的感觉,就跟意外的喜欢一样,不曾防备,却突然而至,压制不下,又控制不住。这种失控的感觉,其实,我很不喜欢!”

蔺芊墨听着,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垂眸…。说不出心里的感觉!

“或许,有一天我能够狠下心来!”

蔺芊墨听了,抬眸,不懂这句话的含义。

凤璟看着她眼里的疑惑,淡淡一笑,放下碰触她脸颊的手,清淡道,“晚上在床上睡吧!今晚上我不回来。”说完,离开!

蔺芊墨看着凤璟的背影,静默…

翌日*九皇府

“七公主等人入狩猎场的事儿,现已有了结论,五公主一句男子狩猎场好热闹,她们猎小兔子好无趣,引发了七公主探求,好胜的心理。如此,不顾魏家两姐妹的劝说,强制带着几人,并威迫御林军进入了狩猎场!皇上震怒,下令仗责七公主十杖,已执行!”

“五公主已清醒,五公主之母容妃,已求到皇上跟前,请求皇上让七公主入凤家为凤璟平妻!”

“魏安在知道魏绮儿伤势以后,现也已去求见了皇上,请求皇上,恩准魏绮儿为三皇子妃!”

“皇上已召见了凤郡王,三殿下入宫!”

赫连逸听了,抚着棋子,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凤郡王怎么说?”

“凤郡王还未入宫,而三殿下对于魏安的请求,直接拒绝了。并言;魏家二女,魏似儿所谓的劝说,在他看来更像是怂恿!猎不到,这话对于七公主而言,作用适得其反。真相到底如何值得探究,现魏似儿已被宗人府的人带走,进一步查探中。”

影七说完,赫连逸笑意减淡!凤璟…

“主子,魏绮儿来了,在府外求见!”

“让她进来!”

“是!”

影一离开,片刻,魏绮儿托着已废掉的手臂走了进来。

赫连逸闲适的坐在软椅上,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温和道,“身体不舒服,有话坐下说吧!”

看赫连逸那悠闲,自在的样子,魏绮儿缓步上前,看着他,眼眸发沉,“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在责问我?”

“不敢,我只是不明白!”明明说好的,在凤璟的箭射出时,她把魏似儿推出去,让魏似儿伤在凤璟的箭下,然后她父亲去求皇上,请皇上恩准,魏似儿为凤璟平妻。

而她在危难发生的时候,趁机拉开七公主作为掩饰。如此,就算魏似儿事后说有人推她才使得她受伤的,也不会有人怀疑到她魏绮儿的头上,毕竟,她可是在救七公主!

最后结果,魏似儿进入凤家,让蔺芊墨对凤璟失望。而她成了公主的救命恩人,由此可以选择自己想嫁的人,并可得到赫连逸的萌照。

可现在,受伤的人成了七公主,还有自己…不但未成为七公主的恩人,还那么倒霉的被赫连珏伤了胳膊,还废了从此残疾一生。这些,要她相信都是巧合吗?不,魏绮儿无法相信!肯定是赫连逸在其中做了什么,她确定。

“想不通吗?”

“是!”

“其实,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你这样做会让她不高兴!”

赫连逸话出,魏绮儿眼眸微缩。

赫连逸看着魏绮儿,声音温和,眼神却透着极致的冷漠,“让墨儿对凤璟感到失望,我乐见其成。只是…你却不该妄想通过她的失望,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墨儿她,不是你可以利用的,哪怕是她的情绪,也不可以…”

魏绮儿怔怔看着赫连逸,心里冒寒气,同时又溢出别样情绪,“原来,是我错算了九爷对芊墨郡主的情意。只是,九爷连我对她这一丝的算计都容不得,为何又容许她待在凤郡王的身边呢?”

对于魏绮儿这完全不讨喜的话,赫连逸只是淡淡一笑,“因为墨儿她有一个愿望…。我不喜欢,却不能折断,那样她会不高兴。所以,纵使不愿,我也会等待。”

魏绮儿听着,看着赫连逸眼底溢出一丝柔和,那一抹无奈,那样真切的纵容,真切的让人不由嫉妒!

“主子…”影二闪身出现在赫连逸面前。

“说!”

“五公主死了!”

影二话出,赫连逸勾唇,转眸看向魏绮儿,温和一笑,“你错算的不止是我对墨儿的情意,还有凤璟的狠辣…”

赫连逸话落,魏绮儿心头一震,如坠冰窟,浑身直冒寒气。赫连逸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五公主的死,是…。不,这太可怕了,魏绮儿难以想象。凤郡王他怎么敢…

看着魏绮儿雪白,惊惧的面孔,赫连逸收回视线,“影二。”

“主子!”

“送魏小姐入宫!”

“是!”

“九爷…呃…”一句话未说出,就被影二果断带了出去。

屋内静下,赫连逸随意从棋盘上拿下一颗黑子,淡淡一笑,凤璟…看来是真的生气了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