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九爷的失态/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公主死了!死于忽然大出血!

这种意外,也可谓正常,毕竟凡事难保一个万一!只是…有些人对于五公主的突然暴毙,心里不由感到诡异的不安!

皇后皱眉,所有所思,昨天她去看过赫连翎,虽然伤势看起来不轻,可精神却还不错,还有气力为自己请求要做凤璟正妻的要求。就这么一个有着极大欲望的人,怎么忽然之间就死了呢?这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

若是人为的话,那个不想赫连翎活的人会是谁呢?是凤家吗?皇后这念头刚出又否认了。不会,娶一个公主,虽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才娶的,心里难免会不舒服,可也并没有什么妨碍,弄死五公主引的皇上不满,越发忌惮的事情,凤家不会去做,凤家不会凭着一时心情去做这事儿。

但若不是凤家那会是谁呢?魏家?不,他们没这个胆子,也没那个实力,更没必要,五公主是死是活对于魏家都没影响。那么,是贤妃?不,她也没这个必要!

这几个人逐一想过一遍,皇后也理不出什么头绪来。虽然赫连翎死了,对于皇后来说不可谓不是好事儿。毕竟,赫连翎没了,她就少了很多麻烦,不说其他,就凤家那块她就不用再为难什么。就是七公主的名声难免受到一些损害,还有她这个皇后也不免受到些波及。不过,伤害不了根本。

或许,五公主的死,真的只是一个单纯的意外也说不定!也或许有人会怀疑是她这个皇后做的,因为,五公主死了比活着对她更有益处。呵呵…

皇后嘴角溢出一抹冷笑。人的心思千回百转,她控制不了,也掌握不住。不过,只要她还稳稳的坐在皇后这个位置上,那么,纵然他们对她有千般怀疑,若无证据,也不敢妄言一句。这,就是权势,地位的美妙之处!所以,这皇后的位置,她一定要牢牢的抓住。现在做皇后,将来为太后…。一辈子都为人上人,不容任何人欺!

***

皇家天性多疑,皇后的这种怀疑,赫连昌和沈蓉也都有!只是,沈蓉没有探究的兴致,因为牵扯太大,又得不到丝益处,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她可是一点儿都不屑去做。

而赫连昌,疑心病全面爆发,对着一众太医大发雷霆之后,暗中命令龙卫彻查到底。然…经过几日的探查,龙卫却是一无所获。最终结果,一如最初,五公主大出血意外身亡!

听了龙卫的禀报,赫连昌眉头皱起,真的只是意外?对于龙卫,赫连昌是信任的。只是这结果,赫连昌心里却还是有怀疑,不过面色却舒缓了不少。意外还好说,若是人为…。

赫连昌实难忍受。这皇宫之内,戒备如此森严之地,还有人能这样悄无声息的弄死五公主。那,难保有一日不会害死他!这种威迫感,头上悬剑的感觉,对于赫连昌这个帝王来说那是绝对无法忍受之事!

凤家

子嗣断,命无忧!

凤和的话尤在耳边,然五公主却已然身亡。蔺芊墨伸手开着盒子里的银针,拿出其中的一根,看着针尖处那一丝血色,眼眸微缩,每次用过之后她都会酒精来消毒,这种习惯犹如呼吸般自然,绝不会忘记,更不会遗漏。那么…这血色是由何来的呢?

蔺芊墨看着缓缓垂眸,这么血色她看得到,那么,他也绝对不会错漏过。现在…是给她看的吗?这种毫不掩饰,是为了什么呢?

蔺芊墨看着手里的银针,沉默,良久…伸手抹去那一丝血红,抹去所有痕迹。五公主确实是意外而亡,不容置疑!

“郡王妃!”

蔺芊墨把银针放在盒子里,合上,抬眸,神色如往常,看向凤英,“什么事?”

“蔺大公子刚派人送来的。”凤英把一封信函,递给蔺芊墨。

蔺芊墨接过,打开,看过,嘴角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蔺毅慎也够阴损的。蔺纤如以后的日子恐怕会很精彩吧!还有胡氏…

“郡王爷!”

“嗯!”

听到声音,蔺芊墨抬眸,凤璟清雅的身影出现在眼前,风轻云淡,风雨不惊,清清淡淡一如既往。只是…在这浮云淡薄,清雅孤高的外表之下,内在到底是怎样一个强势,狠辣的灵魂呢?

“在看什么?”凤璟看到蔺芊墨手里的信函,随意问。

“哦!蔺毅慎给我的,关于蔺家二房的一些情况。”

凤璟听了,自然的伸手拿过,看了一眼,淡淡道,“甚合我意!”

蔺芊墨听了,嘿嘿一笑,“郡王这话甚是动听!”

凤璟听言,看了一眼她手里的银针盒子,“我做的比说的更好。”

“呵呵…。”

“装糊涂!”

“那么做都是为了我?”

“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我不喜欢。”事有前因后果,他无意为她人的莽撞,承担后果!明知危险还闯进来,自寻死路。

蔺芊墨听了点头,没说什么,这话她倒是相信。

凤璟也不指望,因为这一件事儿就令蔺芊墨感动的痛哭流涕的。而且,就他看来,她或许感悟更多的是,他这身份果然很麻烦!这次是五公主,那下次还不知道是哪个,连绵不断的类似麻烦。所以,就算是有波动,恐怕也全部被那种认知给吹散了。既,对于这件事儿,凤璟也不想深入的说些什么,点到即止。

“东西可都收拾好了?”

听到凤璟这话,蔺芊墨眼睛一亮,“出京吗?”

“嗯!这次误伤五公主,皇上仁慈不降罪,我却不能当做无所谓。所以,已向皇上告了罪,出京去汶山反省,思过半年!”

看着凤璟那淡的出鸟的表情,听着他那敬崇,自我悔悟的话,蔺芊墨扯了扯嘴角,点头,附和道,“相公说的对。只是,反省带着媳妇儿合适吗?”

“同甘共苦,为什么不合适!”

“相公所言极是!”凤璟如此高尚节操,蔺芊墨表示佩服,拍起马屁来更是透着一股子绝对的真诚。厚脸皮有理呀!

“嗯!”

“不过,汶山是什么地方?”

“去了你就知道了!”

“提名反省之地,总是感觉风景恐不宜人呀!”蔺芊墨若有所想。既然是做面子,那么,凤璟应该不会选个风景宜人的地方来气赫连昌。

凤璟听了,勾了勾嘴角,什么都没说。

皇宫*贤妃处

“魏似儿扛不住宗人府的审问,已招了一切,把魏安进京试图用她和魏似儿,巴上皇家的事情都交代了。现在,皇上已召见了九皇爷,想听听九皇爷对此是什么态度。毕竟,魏安是九皇爷的舅父!”

沈蓉听完桂嬷嬷的禀报,看向赫连珏,“看来你推断的没错,真正鼓动七公主进入狩猎场的果然是魏家那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啊玩儿心眼,哼…

女子图谋富贵,用尽各种手段,这些事儿赫连珏看的太多了,确定了也没什么感觉。不过,敢图谋到他身上,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

赫连珏转动手里的茶杯,不疾不徐道,“九爷怎么说?”

“九爷请皇上网开一面,不过又言,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谋算皇家之人,此事不可轻怠!最后,皇上未给其定罪,只是惩罚他们在有生之年,未得召唤,绝不可踏入京城一步,而后把他们驱离到了偏远的苦寒之地。”

赫连珏听了,嘴角微扬,为魏家求情,表现了他的仁;不可轻怠,又表达了对皇上的敬。果然是九爷的作风。不做那绝对的好人,也不做绝对的坏人,不温不火,不给人留下任何把柄说辞。

可对于贤妃来说,谋算她儿子的人,只是被发配到了苦寒之地,却是太便宜他们了。

“主子…”

看到忽然闪身出现在殿内的凛一,赫连珏起身,看着贤妃淡淡道,“母妃歇息吧!儿臣告退了!”

“好!桂嬷嬷,替我送殿下出去。”

“是!”

赫连珏抬脚离开,沈蓉看赫连珏挺直的背影,无声叹了口气,珏儿是真的大了。也是时候给他务测一个合适的正妃了!

离开皇宫,坐在回府的马车上,赫连珏看着凛一开口,“可有查到什么?”

“回主子,一无所获!”凛一有些惭愧。

赫连珏听了,却是一点儿不意外,“果然什么也查不到呀!”

“主子,属下有些不明白。”

“不明白我为什么怀疑是人在谋算凤郡王?”

“是!”

“如果我当时没同时和凤璟一起出箭,那么,我或许也不会怀疑什么,也会跟很多人一样,认为凤璟控制了箭的力道,才使得赫连翎只是受了伤,而未当场死亡。可是…”

赫连珏想起当时的情景,眼睛眯了眯,“本殿的武功虽然说不上有多超然,可也绝对不差。但凤璟…他那一箭看似没用什么力道,但飞射出去的速度,却远远超过了我。当时我用了八成力道,八成的力度,别说射死一个人就是射死了一头熊都绰绰有余。如此,赫连翎怎么会有生还的可能。”

凛一听了,神色不定,“可是属下在出事儿处找了几遍都未发现一丝痕迹,御林军哪里也未有人发现丝毫异样。”

赫连珏听了,淡淡一笑,“没发现不代表不存在。”就如当初蔺芊墨活着的事,忽然摊开一样。想着,赫连珏眼眸微缩,眼底极快的划过什么,神色莫测!九爷…。这次也是你吗?

九皇府

“影护卫,求你帮我通报一声,让我见九爷一面吧!”魏安看着影七,满脸焦灼,请求道。

影七面色淡淡,“魏大人,谋算皇家这可是死罪,现在你能安稳的离开,皇上已经是开了天恩了,皇爷也尽了力了,魏大人你这样是为难皇爷呀!”

“影护卫,我知道我是存了不轨的心思了,可谋算皇家,这…这我实是没做过呀,我没那个胆子,也没那个能力呀!”魏安满腹苦水,“影护卫,还请你通融一下,让我见见九爷吧!”

魏绮儿垂首站在一边,听着魏安那苦求声,还有影七那冠冕堂皇的说辞,眼里溢出冷色,自嘲。她自诩聪明过人,自认凭着这份聪明,最后必定能高人一等,绝对能脱离魏安的摆布。可现在,看着自己已完全无知觉的右胳膊,魏绮儿苦笑…聪明反被聪明误,她的那点小聪明,在那个男人的眼里完全不够看的,犹如跳梁小丑!

不过,那个男人也够狠,就算她心思不纯,可在血缘上她也是他的表妹。可他,为了那个已成为人妻的女人,却对她出此狠手,不过只是可能惹得蔺芊墨一时的不高兴罢了!他就直接出手废了她。

“魏大人,做人要懂得适可而止,你这样贪妄不知足,真是白白浪费了九爷一片苦心,九爷心里肯定很难过。”

“影七,我怎么说也是赫连逸的舅舅,他就算是皇爷那也是我的外甥,他这样…。”魏安心中本就焦灼,慌乱难安,现在又被影七一个下人,这样直白的训斥到脸上,魏安实在难忍,顿时叫器开来。

影七闻言,眼睛微眯。

魏绮儿赶紧,适时开口,柔弱道,“影护卫,我父亲心里太过不安,忐忑,说话难免失了分寸,还请影护卫不要见怪才好。”

影七听了没说话。

而一向话多的魏似儿,此时却是缩着头,愣愣的站在一边,一个字都不敢说,整个人看起来胆怯,畏缩的厉害。看来,在宗人府的那几日被吓得不轻。

“父亲,九爷既不便见,那我们就先回去吧!”

“可是…”

看魏安不死心,还欲纠缠,魏绮儿微微靠近,压低声音,“父亲,要是惹恼了九爷,对于我们更没好处。暂时还是先离开吧!”

魏安听了,皱眉,犹豫不定。

魏绮儿的声音虽小,可影七还是一字不漏的听在了耳朵里。淡淡看了魏绮儿一眼,虽然也是个喜欢玩儿心计的,不过聪明人有聪明人的好处。

“郡王爷,到了!”

“嗯!”

听到这个声音,魏绮儿心口猛缩,脸色微变,抬头…

影七眉心一跳,抬脚,走下台阶,大步上前,迎了过去,“郡王!”

一只骨节分明,修长洁白的大手,掀开车帘,俊美绝艳的面容映现眼帘,淡淡的视线落在影七身上,“影护卫,九爷可方便一见?”

“是,郡王请!”

“嗯!”应,抬脚缓步走下马车,身姿俊挺,优雅贵气,雅致微凉,惑人却又难以靠近。

魏绮儿看着完全一副贵公子模样的凤璟,心里却抑制不住的在冒寒气,最初的那一眼的惊艳,现在已完全转为惊惧。虽然,完全无法想象这样的男人,其实却是那样狂妄,狠辣之人。但,对于赫连逸的话,魏绮儿却是不自觉的选择了相信。此刻,凤璟在魏绮儿的眼中,就是绝对可怕的存在。

“影七,九皇爷既然能见凤郡王,为什么就不能见我们。”魏安愤然不平。

听到魏安这话,影七的眉头皱了起来。凤璟脚步微顿,转头,视线在几个人身上略过,最后在魏绮儿身上,清清淡淡,无情绪。然,魏绮儿却感如芒在刺,身体绷紧,心里那根弦几欲断裂。

看着魏绮儿绷直,僵硬的身体,凤璟嘴角动了动,而后收回视线,缓步走入九皇府!

在凤璟视线移开,身影消失的那瞬间,魏绮儿差点瘫坐在地上。虽然,她未曾感到凤璟一丝戾气,杀意。可那股压迫感,却让她几近窒息。

凤璟,一个和赫连逸一样可怕的男人!

看着欲强硬闯进来的魏安,影七眼眸沉了下去,“影一,看来需要你送魏大人他们一程了。”

“嗯!”影一点头,即刻出手,魏安身体瞬时定住。魏似儿瑟瑟发抖,如惊弓之鸟。魏绮儿垂首,看不清表情。

影七转身,大步离开。

皇府,院中亭子里,两个男人相对而坐,一个清淡,一个温和,气质不同,气势却相近!

“尝尝,刚进贡的茶叶!”赫连逸亲手斟了一杯茶,放在凤璟跟前。

凤璟自然接过,抿了一口,点头,“清香,醇厚,味道极佳!”

赫连逸听了,温和一笑,“就知道你会喜欢!”

“嗯!”

“好久未曾下棋了,可有兴致来一盘儿。”

凤璟摇头,淡淡道,“明日要离京,今天特别来跟九爷道个别。”

赫连逸闻言,拿着杯子的手微微一顿,“离京吗?”

“离京反省…”说着微微一顿,看向赫连逸,清淡道,“跟她一起。”

赫连逸听了脸上笑意减淡,“这是示威吗?”

“若有一天,她能说句喜欢我,我一定来示威,不过现在,纯粹告别!”

赫连逸听言,看着凤璟眉眼间少见的一丝抑郁色,那在意的颜色,温和道,“求而不得,可是已经感到闹心了?”

凤璟听了,垂眸,抿了一口茶水,不咸不淡道,“我什么心情,不想个你分享。不过…。”凤璟说着抬眸,看向赫连逸,“因为有她,我忽然感觉,我们两个其实挺合适的!”

凤璟这句话出,优雅品茶的九爷,心思一歪,脑子里邪恶的画面溢出,瞬时呛了,“咳咳…。”

凤璟无视赫连逸的失态,继续不温不火道,“下棋,品茶…恍然发现,很多地方都相同。如此,心有灵犀,不谋而合,应该都不成问题。在一起应该甚少有烦恼!”

凤璟说的那个风轻云淡,赫连逸听的却是浑身不自在,“凤璟,你这话会令人误会的。”

“别人误会也就是惊骇,可她…要是知道了,恐怕会直接撮合我们两个。说不定还会祝福我们早生贵子。”

“你这话带着怨气!”

“真的发生,你会欢喜?”

“自然…不会!”

“我们果然很合适…”

“凤璟…”

“九爷以后再出手,也试着找一个差不多的,说不定我也就动摇了。这次这一个,碍眼!”

赫连逸挑了挑眉头,不辩解,也不否认,微微一笑道,“凤璟喜欢什么样的?”

“喜欢什么样的吗?”凤璟说着,看着赫连逸,意味深长。

赫连逸抚额,“我这样的不行。”

凤璟点头,“性格合适,床上完全不合适!”

“你想太多了!”

“确实想的不少。”凤璟抚着茶杯,轻轻一笑,“我已在想,若她最终还是对我无意,那么,我就直接跟你在一起且纠缠到底。这样我得不到,你也得不到!”

赫连逸:…。抽搐!

“凤璟,你这样太阴损了些。”

“我们都一样!”

“也是!”赫连逸认的也干脆,说完,直接问道,“最近身体如何?”

“还那样,虽然已被她看光了!”

“后面那句话你大可不必说。”

“不能光让你高兴,不让你膈应!”

“我现在真不爱听你说话!”

“你这么虎视眈眈也让人闹心。”

“我们这样坦诚相对,是不是有些奇怪?”

“确实有些不舒服!”

赫连逸点头,“以后还是半遮半掩吧!”

“嗯!”凤璟说完,又道,“赫连珏好像已经看出了什么。不过,我要离京了,顾不上他,剩下的事儿就交给九爷了。”

“凤璟我们说好的半遮半掩呢?”而且,这场谋算是他拉开的,现在凤璟把人了解了,却要他来收拾烂摊子,还如此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赫连逸觉得…。怎么就这么不对劲儿呢?

“你想让她守寡?”

“怎么会守寡?不是还有本王嘛!”

“说好的半遮半掩呢?”

“好吧,我知道了,我会看着办。”

赫连逸的回答,凤璟完全不意外。也知道他一定会处理干净!而,凤璟之所以如此确信。是因为他和赫连逸都清楚,彼此存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他和赫连逸均是皇上忌惮的人,同时也是皇上欲相互牵制的人。有赫连逸在,皇上就不敢轻易的动凤家。因为赫连昌他自己不敢轻易的动赫连逸,因为他手里的遗旨,还有他背后暗藏的势利。而在大瀚可以跟九皇爷抗衡,保稳他皇位的只有凤家。

同样的,因为有凤家在,赫连逸也会相对的安全几分。因为凤家的忠诚,对于先帝的遗旨,凤家不一定会违背,只要赫连昌这个皇帝昏庸,作死到了一定程度。那么,谁为帝,凤家的态度,或许决定了赫连逸这个帝王是否名正言顺。

所以,他们之间有一个微妙的存在。难为友,难为敌!一起诶,均看最后命数。

彼此都清楚明白,所以,赫连逸会处理凤璟余下的痕迹,也很正常。

“这茶味道不错!”

“你想要?”

“给点吧!”

“不给!”

“也不怎么稀罕!”

“口是心非!”

“我走了!”

“影七,送送郡王爷。”

“是。”

凤璟离开,赫连逸坐在亭子里若有所思。凤璟带着她离京,真正图谋的到底是什么呢?为何总是感觉有些不安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