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家贼/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家

蔺芊墨把一些养身体的补药,放在桌上,看着蔺昦道,“我大概要离京一段日子。这里有些补药,我都已经配好了,每天让下人给你煎一副。”

蔺昦看着,点头,“你有心了。”

“祖父要是觉得感动的有些于心不安,那可以回馈我点儿黄白之物什么的。”蔺芊墨笑眯眯道。这话出,被蔺恒瞪了一眼,每次都是这样,心里刚有那么点安慰,就马上被她那不着调的话给打散了。

“你也要随着凤郡王一切离京了?”蔺昦不跟她逗闷子,直接问道。

凤璟离京反省,这在朝堂上已是人所共知之事。

蔺芊墨点头,随即又问道,“祖父,汶山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汶山…。”蔺昦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是个尤其贫瘠的地方。”贫瘠还是有些不足以形容。

“果然…。”看来,这次是真的要去受苦呀!

“你若不想去,郡王爷应该也不会勉强。”

蔺芊墨摇头,轻笑,“出去走走挺好。”留在京城是非多,跟凤璟治病跟着是必须。所以,这一趟汶山之行她随行是必然。

蔺昦听了也没再多说什么,只交代道,“去了就算感到不适应,也要忍耐些。”

“嗯!祖父放心,你孙女我能享得了福,也受得了罪,到哪里都不会饿着自己的。”

“这样很好!”说完,从抽屉中拿出一把钥匙,还有几张地契,递给蔺芊墨。

蔺芊墨接过,看了一眼,扬眉,“这是…”不会是要分家吧!不过就算是分家,她这出嫁的女儿也是没有东西的。

“这是大房库房的钥匙,你父亲已经离京,谨儿现在也不在,现在就交给你来保管吧!该带走的你父亲都已经带走了,剩下的也不多,却也不算少。还有那几张地契,都是你父亲手里的,现在他已离京,这些也都有你来打理吧!等以后蔺毅谨回来了,那些就是你们兄妹的,要怎么处理,分配我都不再过问了。”

蔺芊墨听完,看着手里的东西,静默,片刻,上前,把东西重新放在蔺昦面前,浅笑,“祖父,你孙女我虽然见钱眼开,可却不贪妄,虽然这话有些自黑又自夸,不过,却是实话。祖父,我还年轻以后坑蒙拐骗发财的机会多的是。可您,年事已高,多留些傍身的东西才身边才是正道。都说养儿防老,只是儿子靠不住时,又离的天高地远时,你手里要有钱才是王道。这些就当是我和蔺毅谨提前孝敬您的吧!”

蔺昦听完,垂眸,看着桌上的东西。想起,蔺恒离开时,恨不得搬空大房的架势,心里一时百味复杂,酸酸涩涩。曾经无视的孙女,过去忽视的孙子,现在却是蔺家最有心的那个人。

“祖父…不差这些东西,你拿着吧!”

看着蔺昦,蔺芊墨无声叹了口气,伸手按上他的脉搏,感受手下看似平稳,实则已显虚浮的脉搏,淡淡道,“人生岂能尽如人意,总是有一些磕磕绊绊,起起伏伏。经历些磨难有的时候并不是什么坏事儿。您老心思不能太重了,我哥可还没娶媳妇呢!你老一定要好好保重,想想您的曾孙子,对着你叫曾爷爷,多好的盼头呀!”

“没想到你这丫头除了气我,也会说几句好听的!”

“那是自然,不为别的,就为当初祖父给我的那两万两银票,还有现在这些东西…”

蔺芊墨的话还没说完,蔺昦轻斥开来,“合着我给那么多,就得这几句好听的?你当自己是金口银舌呀?”

“呵呵…。不是金口银舌,也是金玉良言。祖父,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老若把什么都心都操了,还指望他们有什么出息呢?适当的放手,他们才能长大!人生的路是自己的,该怎么走,别人是控制不了的,就算你是他们的父亲也同样。”

蔺昦听了没说话!

“祖父,路是自己走的,福气有自己挣的,也有老天给的,只是老天有的时候也不靠谱,明明该付出的都付出了,它却不一定会让你有所收获。所以我父亲和二叔,让你失望了,闹心了。可你除了他们,还有孙子孙女呀!不说别人,就我跟我哥,对于祖父虽然有失望,却也有感激。所以,现在,包括以后,都没想过把你当成那路边的草,不说保你福禄双全,却也一定会佑你晚年吃喝无忧的。您老的福气都在后面呢!”

蔺芊墨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平缓道,“人生没那么完美,可也没那么多绝望。就如我,遇到了不靠谱的父母,看起来很是不幸。可我还有一个在关键的时候能护着我的祖父,在危难的时候努力守护我的哥哥,这又何尝不是我的福气呢!”

蔺昦听完,压下心里的波动,横了她一眼,粗声粗气道,“你就算不给我灌迷魂汤,我也不会轻易就死的。”

“你看,你看…。我说了这么多感人肺腑的话。现在被您老这么一说,怎么变得好像是我诅咒你似的呢?祖父,你这样可是一点儿都不可爱了。”

蔺昦听了,摆手,“少在这里跟我耍嘴皮子,话说完了,赶紧走吧!”

“虽然你这赶人,貌似嫌弃的样子,让人看了还真是容易误会。不过,你孙女我知道你这是关心我!关心就关心,非要搞得这么别扭做什么!人老了,真是越发扭捏了…”

“把你那嘴巴给我闭上!”

“嘿嘿…”

“赶紧回去,看到你就闹心。”

“好,好…再容我说一句吧!”

“说!”

“祖父,给我点儿银票吧!”

蔺芊墨这话出,蔺昦即刻瞪眼了,“说了那么多,这句话才是关键吧!”

“你看,您老又误会了吧!我要是真的贪东西,刚才就不会把钥匙给地契给您了!”

“哼!”

“上次我离开您给了我两万两,这次我不要那么多,你…”

“你就是要,我也得给你呀!”

“嘿嘿…我就猜到会那样。所以,你您老这次少个零,给孙女两千两吧!”蔺芊墨双手合十,讨好,“祖父,孙女没钱了,口袋了一个大子儿都没有了。”

“你钱呢?”

“都败光了。”

“屁!”

“嘿嘿…”

看蔺芊墨那样子,蔺昦又感到闹心了,抿嘴,“我可真是命苦呀!儿子不成器,孙女又爱财,又败家。就你这样的,还说什么,老了佑我衣食无忧?恐怕吃糠咽菜都没我的份儿!”

“哪能呢!要不,您给我一千两,一千两也行!”

“一个子儿也没有,赶紧出去,别在我眼前晃悠了,看到你我就头痛!”

“祖父,你这脸变得也是够快的!”蔺芊墨说完,看蔺昦脸黑了,摸摸鼻子,无奈,“好吧!那我走了!您老可要把钱都抱紧了。”

“走,走…”

“是…”

蔺芊墨离开,蔺昦按着额头,被那混账丫头一张嘴说的,他情绪也跟着变来变去的,这会儿头都被她绕晕了!

*

“二妹妹!”

听到声音,蔺芊墨顿住脚步,转头,看着坐在软椅上被下人抬着过来的蔺毅慎,蔺芊墨轻轻一笑,缓步上前,“大哥哥,最近可还好?”

蔺毅慎回以微笑,温和道,“我还好!”

“那就好!”

“二妹妹可是要随着凤郡王一起离京吗?”

“嗯!明日就走。”

“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要半年吧!”

“半年呀!那大哥哥成亲的时候,你应该是赶不回来了。”

闻言,蔺芊墨扬眉,“大哥哥亲事儿已经定下了吗?”

“应该快了!”

“挺好!”

“嗯!”

“可是今个身上没带什么合适的物件,只能提前说句祝福话了,祝大哥哥家和事如意。礼物等回来后再补上。”

蔺毅慎听了笑了笑,“谢谢二妹妹的祝福!至于礼物,你就算不给,我也定是要讨要的。”

“呵呵…看来,我是省不掉了。”

“必然省不掉。”

两人正说这话,一个娇娇柔柔的声音响起…

“见过大公子!”

听到声音,蔺芊墨转头…

身若扶柳,纤纤弱弱,面若桃花,眉目含情,惹人呵护!十七八岁的年纪,满身尽风情!

这么娇滴滴的一个美人…蔺芊墨转头看向蔺毅慎。

蔺毅慎轻轻一笑,“这是二叔新纳的姨娘,方姨娘!”

蔺芊墨听言,看着眉眼间尽是风流之色的放姨娘,勾唇一笑,蔺毅慎眼光可真是不错。找了这么一个又娇又媚的女子来诱惑蔺安。胡氏这么喜欢往人家的门上送人,现在有人给她的夫君也送了一个,这礼尚往来,她应该很满意吧!

“时辰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等回来后再来探望大哥哥。”

“好!二妹妹一路顺风。”

“嗯!”

蔺芊墨抬脚离开。

蔺毅慎看了方姨娘一眼,淡淡道,“方姨娘继续逛园子吧!我就不打搅了。”

“是!”方姨娘规矩俯身,看蔺毅慎离开,不由转头,看向蔺芊墨离开的方向,见蔺芊墨已无了踪迹。缓缓起身,翻转着手帕,对着身边的丫头,柔声道,“走吧!回院子吧!”

“是!”丫头跟在后面,走到二房,去而发现二姨娘并没有去自己的院子,反而直直的往正院走去,丫头看此,赶紧上前一步,“姨娘您这是…”

“听说夫人身体不适,我去看看夫人,然后再回去!”

丫头听了,嘴巴动了动,可想到二爷对这位的疼宠,最终低头,违背的话没敢说。心里忍不住腹诽;你去看夫人,夫人恐怕会更加不舒服吧!

蔺芊墨踏上马车,刚欲离开!

“郡王妃,请稍等!”

蔺芊墨拉开车帘,看到张通疾步走了进来,“可是祖父有什么吩咐?”

张通把手里的盒子递过去,道,“相爷让老奴送来给郡王妃的。”

蔺芊墨听了伸手接过,打开…。一沓厚厚的银票映入眼帘,看着,蔺芊墨眼里溢出复杂,静默,片刻,从盒子里面拿出两张,重新把盒子递了过去,“告诉祖父,一千两足够了。这些让他好好收着。还有,以后除非遇到像我这么孝顺的孙女,否者这乱散财的事可别做,我都替他心疼。”

张通听了,有些哭笑不得,眼里溢出复杂色,伸手接过,“老奴一定转告相爷。”

“嗯!我走了。”

“郡主慢走!”

凤家

蔺芊墨从凤家回来,看到凤璟正悠闲的在院子里看书,坐在她惯常做的软榻上,见到蔺芊墨回来,放下手里的书,看着她,淡淡道,“回来了!”

“嗯!”蔺芊墨看着凤璟,心里叹,这反省,还真是够辛苦的。

“心情看起来不错。”

“还好!”这人眼神太好,真让人有压力。

“发财了?”

“没有!”

凤璟听了,看着她,云清风淡道,“话接的太快了!欲盖弥彰的味道显而易见。”

“郡王爷想多了!”蔺芊墨轻笑道。

然,凤璟却是充耳不闻,继续问道,“黄白之物,蔺相给了你多少?”

“没有的事儿!”

“一千两?”

蔺芊墨:…。“呵呵…”呵呵一笑,眼睛看向凤英。凤璟猜的太准,让蔺芊墨不得不怀疑。

凤英见蔺芊墨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她,干干一笑,垂首,“郡王妃赎罪!”

好嘛!知道你是凤璟的眼线,卧底。可你暴漏的如此光明正大,真的合适吗?

“把银子给我!”

听到凤璟这话,蔺芊墨第一反应,遇到劫匪了。捂着口袋,不明,“为什么?”

“路上不太平,银子放在我身上安全!”

蔺芊墨听言,不由笑了,“郡王爷,说这话之前,你是不是忘记自己的长相了?”

“你觉得我这张脸会带来麻烦?”

蔺芊墨肯定点头,“绝对不容置疑。这点儿银子真没您那张脸招人。万一遇到匪徒了,我想人家劫色的可能性反而更大些。所以,我真切的感觉,这银票放在我身上应该更安全些。”

“你的意思是,若我是被劫了,你就准备带着银子跑路了?”

“那哪能呢!我可不是那么没良心的人。”

“是吗?”

“呵呵…郡王爷这事不宜探究太深。因为,只会让你发现我更多的优点,亮点!”蔺芊墨说完,嘿嘿一笑,抬脚走往屋里走去。

凤璟看此,拿起书,继续翻看,且不疾不徐,清清淡淡道,“无论你藏到哪里我都会找到的,所以,别白费功夫了。”

蔺芊墨脚下踉跄了一下。磨牙,家贼难防!

翌日

凤老夫人对着蔺芊墨交代了一番,国公爷冷着一张脸,对着凤璟连哼了一声,一句话不屑跟他说,牛哄哄着表示着对凤璟的不快。

凤璟听到了,或许就是因为清楚的听到了,所以…。悠然的品着茶,一个眼神都没给国公爷。如此,国公爷感觉他那如刀的眼神,满腔的不满,都白做了,被人彻底无视了,心里那股郁气更重了。

凤老夫人看着国公爷那独自窝火,自己给自己找别扭的样子,白了他一眼,一点儿给他台阶的意思都没有,直接抬手,道“好了,时辰也不早了,你们赶紧启程吧!”

“好!”

凤璟,蔺芊墨起身,准备离开,“祖母好好保重!”

“不用挂心我,你们自己路上多小心着点儿。”

“嗯!”凤璟点头,伸手拉住蔺芊墨,“走吧!”

“好!”

见凤璟打算就这么离开,国公爷的咳嗽声响起,那明显故作出的咳嗽声,蔺芊墨听着,抿嘴一笑,这别扭,跟蔺昦还真差不离。

凤璟却是充耳不闻,脚步不停,头也不回,继续往外走去。

凤老夫人看着国公爷已咳红的老脸,再看凤璟完全不打算搭理他的样子,凤老夫人心里腹诽良多,人却是不动亦不言,等着看国公爷吃瘪。果然…。

“凤璟,你这个混小子,这个不肖子孙,你…。”国公爷怒骂声刚起,就被凤璟的一句话,给弄的眼睛直接红了,差点泪奔。

“在家好好等着,等着我给你弄个曾孙回来…”

凤璟浅浅淡淡的一句话,传到屋内!凤老夫人眼泪直接掉了下来。国公爷怔忪,良久…

“这混小子…。”声音透着颤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