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出京/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是以反省的名头出京,一切行头自然均是从简。所以,凤璟和蔺芊墨离开的时候,只有一辆马车,也只带了凤和,凤英两个侍从。当然了,明面是这样,但暗处隐藏了多少力量就不得而知了。

“这就是你收拾的东西?”凤璟看着马车上的两个小包裹,对着蔺芊墨道。

蔺芊墨点头。

“打开给我看看!”

听到这要求,蔺芊墨:…他这纯粹是闲的。

见蔺芊墨不动弹,凤璟也不再说,自己直接动手,拿过,打开…

看着里面几件样式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女装,“准备穿这个?”

“是!”

凤璟听了,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你穿成这样,那本郡王成了什么?”

蔺芊墨听言,毫不犹豫答,“自然更加俊美绝伦。”

“除此,恐还会说被郡王压迫,虐待自己的夫人。”凤璟拿着那粗布衫,在他那锦绣衣服上比了比。

压迫?虐待?这绝对真实的存在,还用别人说吗?蔺芊墨嗤鼻。

“看来,你很是不以为然?”

“绝无此事!我这只是想表现出一个节俭,贤惠的夫人形象。郡王也知道,这样的女人在外比较吃香。人家还会说你比较有眼光。”

“确实…。有眼光。”凤璟把夹在短衫中间的嫩黄肚兜,拎在指间,展开,看着那图案,扬眉,“鸳鸯戏水!”说完,看向蔺芊墨,“鸳鸯戏水,鱼水合欢!你想要?”

“屁!”蔺芊墨黑脸,爆粗,伸手,夺,“拿来!”

凤璟胳膊抬起,轻易躲过,看过图案,目测肚兜大小,转眸,看了一眼蔺芊墨,视线落在她胸前,意味深长,“真有那么大吗?”

那放肆的目光,那直白的猥琐,那怀疑的语气!蔺芊墨觉得,她要是恼羞成怒,还真的矫情的输了。不就是一肚兜吗!他就是看烂了,自己也不会少块肉。再说了自己连他鸟都看过了,要轮失去,那也是他,虽然她真的不稀罕看他那鸟玩意。

不是要都说男女平等吗?如此,谁吃亏,谁占便宜很明显。秉持吃亏就是占便宜的思想,蔺芊墨咬牙把手收回,森森看着在凤璟手里摇摆飞扬,张扬的跟旗子一样的贴身之物,咬牙,凉凉道,“郡王爷如若喜欢,那就送给你了。”

蔺芊墨话落,就看到凤璟拿着肚兜,放在了鼻子下面,那轻嗅的动作一出,蔺芊墨浑身一颤,鸡皮疙瘩横生,整个人暴躁了…

“凤璟,你个猥琐狂,黄脑肠…”

“现在它是本郡王的,做什么都正常!”

“放屁!”

“夫人,你这话是不是粗了点儿!”

“少废话,拿来!”

“说好了送给我的。夫人,你这样出尔反尔可是不好。”

“那也比你已变态了强!”

“变态么?”

“变态狂!”

“这是夸奖,嗯…”闷痛声,略带压抑,“夫人,上次的齿印还未消。这爱咬人的毛病以后要改…”

“把嘴巴给我闭上!”

“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夫人这要求…。也可。”

“唔,该死…”痛呼,焦躁,“把手松开!”

“女子纤若扶柳才是美!夫人,你这腰是不是太粗了点儿,你也太重了些。”声音清清淡淡,气死人不偿命道,“这重量,赶紧起来,为夫被你压的有些透不过了。”

“该死…”

“嘶…。乖,别闹,谋杀亲夫这事儿不好。”

凤和,凤英听着里面的动静,还有那让人头皮发麻的对话,齐齐打冷颤,不适应,太不适应…只是,郡王爷呀!你这表达喜欢的方式方法,是不是太气人了些呀!这一刻,凤和,凤英思想神同,两人对视一眼,希望郡王妃抗住呀!

蔺家

方姨娘看着手里的账本,靠在蔺安的怀里,仰起那娇媚的面容,看着他,怯怯不安道,“老爷,这个让婢妾拿着,怕是不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爷相信你能做的好。”

“可是这不合规矩!”

“有什么不合规矩的。”蔺安哼了一声道,“她病的都已经起不了身了,你这个做妹妹的帮她分担一二那也是正常的。”

方姨娘听了,仍惴惴不安,“可是,夫人恐怕会误会,也会不高兴的。”

“她不高兴?哼,老爷我还不高兴呢!”蔺安态度更坚定了,“老爷让你拿着就拿着,好好做,说不得后院的事儿以后都要交到你手上的,你这样胆小可是不行。”

方姨娘闻言,低头,惭愧道,“老爷,您也知道我是胆小的。所以,你还是把这还给夫人吧!不然,我怕夫人更加容不得我了。”

蔺安听了皱眉,“你这样不是更让她欺负你吗?有我在你怕什么?”

“我是个没出息的!”方姨娘抬眸,泪眼盈盈,情真意切,“老爷,我真的不想跟夫人争什么。只要夫人能容得婢妾在老爷身边就够了,其他的,婢妾再不敢贪妄!”

蔺安听了,不由大为怜惜,伸手把方惜儿揽入怀中,疼惜道,“你这样让我如何能放心呀!所以,这账本你拿着,以后中馈你管着,这样府里才没人敢小看你,我也能少担些心。”

“可是…。”

“拿着吧!难不成,还要老爷我求你不成?”

“婢妾不敢。”方姨娘赶紧摆手,紧声道。

“呵呵…所以,就收着吧!”

方姨娘听了,低头,看着手里的账本,眼里无一丝柔情蜜意,眉头轻皱。

“怎么?还在犹豫?”

方姨娘没回答,只是有些好奇道,“老爷,你好像真的很生夫人的气,到底…”

方姨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蔺安沉声打断,“这件事儿你不需要知道,以后也不要再问,提起我就一肚子的气。”

“老爷赎罪,是婢妾逾越了!”

“不是你的错…。”蔺安说着,脸色却还是沉的厉害,提到胡氏,他就火气上涌。

胡氏那蠢货,就因为被收回了府中的中馈,心里的落差让她被蔺相训斥后,不但没有因此变得克制,反而变得焦躁了起来。先是对着向蔺相告状的蔺毅慎冷嘲热讽一番,什么残废,废物等,几近刻薄的怒骂一通,直接把孟怜儿气倒下去。

就这样她心里那股郁气还是难消,连带的对蔺芊墨也怨上了。明明早就跟她说蔺芊墨现在不是过去那个她可随意拿捏,忽悠,利用的人了。可她偏偏就不信那个邪,巴巴带着蔺纤如直接跑到人家门上去给人添堵去了。

结果呢?若是郡王爷真的动了念头,事儿真的做成了,看在他也跟着沾光的份上,他也就不计较了。然,她办的那个事儿,完全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蔺纤如搭进去了不说,连带的他也跟着遭殃,被郡王爷警告,头上乌纱岌岌可危。有蔺恒的例子在,蔺安清楚的知道,郡王爷要是真的要动他,他父亲蔺相根本就护不住他。

如此,蔺安对胡氏怎么能不怨。他可不想变得跟蔺恒一样,跟个丧家之犬一般灰溜溜的离开了京城。每每一想到这个,蔺安灭了胡氏的心都有了。

可却不得不忍着,因为要休了她,总是要有一个由头,胡氏过去虽然做过不少的蠢事儿,却从未犯过什么大错。若他真闹腾着休妻,胡氏赶着让自己的庶女跟郡王妃做妾的事情,说不定就会爆出来。这对他更没好处,所以,蔺安憋着一口气,忍!心里憋着气,可这劲儿的虐胡氏。

“老爷…”

“我累了,帮我按按吧!”蔺安想到胡氏,有些头昏脑涨。

“好…”方姨娘乖巧应。

这厢郎情妾意,蜜里调油。而,另一边却是完全相反,一片愁云惨雾呀!

***

看着躺在床上,眼眶泛红,脸色发黄,眼里却依然怒火旺盛的胡氏,蔺纤云和蔺纤画两人眉头皱起,心焦的厉害。

韩暮云被休,蔺毅谨离家,蔺恒现在又被外放。大房那边,等于完全空塌,又加上蔺老夫人不在了。蔺家这后宅的中馈,本十拿九稳的是要落在母亲的手里的,真正的握在手里,二房从此一支独大。本以为她们一直在等着这一天终于来临了。然现在却是…。

看着胡氏那死气沉沉的样子,蔺纤云心里有些憋火。怪只怪,母亲前阵子太过得意忘形,闹腾的太过厉害,惹怒了祖父,被训斥不说,还把府里的中馈也都收了回去交给了张通。连带的她们做儿女的,才刚刚浅尝那被人完全恭着,敬着,巴结着的滋味,还未来得及好好享受,好好畅想一下美好的未来。形势就以遂然不及的速度,猛然急转直下。

母亲丢失了府里的中馈不说,还被父亲厌弃,连带的她们这做女儿的都被父亲迁怒,不得父亲一个好脸儿,这已经够让人恼火的了。本以为,父亲也不过是一时之气,只要她们乖巧听话,母亲再百般做小,好好求饶一番,父亲很快也就消气了。可不曾想,事情后面的发展跟她们所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她们没等到父亲对母亲态度的舒缓,反而等来了那千娇百媚的方姨娘。

方姨娘一来,别说她们的母亲,就是府里其他的姨娘也瞬时都被父亲冷落了。方姨娘一人独得全宠。这情况让人憋闷。不过,男人三妻四妾实属平常,就是这方姨娘长的实在太过媚艳了些,一看就是是那种会勾引男人的贱人。

不过,也无所谓,就是长的再好也不过是一个以色事人的玩意儿。而男人又都是喜新厌旧的,就算得宠,也不过是一时的。

她们心里虽不安,可也觉得父亲应该不会做的太过。毕竟他和母亲还是有十几年的情意在那里摆着的。而宠妾灭妻这种事儿,也是万万做不得到,蔺恒不就是现成的例子吗?

父亲他是聪明人绝对不会犯那种错的。所以,现在这样不过是因为对母亲太生气了才会如此的。等过一段时间,心里的火消了,也看厌了方姨娘了,一切都会恢复到从前的。

然而,事情再次出于意料,父亲对母亲没火气了,训斥的话懒得说了,直接厌弃了。而,方姨娘那边的热乎劲儿不但一点儿没降,还越发的看重了,现在更是毫不顾忌的把二房这边的中馈都交给了她。这下不说胡氏,她们也都跟着上火了。让一个妾室管着她们?她们可是嫡女,这谁能受得了。

而胡氏之前不舒服还有几分是装的,可现在,那是真的病了,懊悔,上火,心凉各种极致的清晰一拥而上,真的扛不住了,而让她最难受的,还是蔺安的绝情,就算是她做错了事儿,可他也不应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吧!连中馈都给她收走了给了那个贱人,这以后让她还有什么颜面在府里立足…

想着,胡氏不由又低泣起来,“呜呜…蔺安他真是太狠了,他这样还不如杀了我来的快些。”

听到胡氏这重复怨怼的一句话,蔺纤画眉头皱的更紧了,“娘,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如何拢回父亲的心,赶紧把中馈拿回来才是要紧之事。”

蔺纤云附和道,“是呀!娘,现在哭完全于事无补。”说完,蔺纤云看着胡氏,凝眉,眼里带着怀疑和探究道,“不过,你那天带着蔺纤如去国公府真的只是一时兴起吗?没有其他原因?”

听到蔺纤云问题,胡氏低泣的声音顿了一下,眼神微缩。

“胡氏,你给我听好了,你带着蔺纤如去国公府做的那些个蠢事,一个字都不许给我往外说,全部都给我烂的肚子里。不然…别怪我不念往日情分,直接休了你。”

想到蔺安那阴寒,冷戾的警告,胡氏压抑住心里的瑟缩,冷寒,看着蔺纤云面无表情道,“我不是说了嘛!因为蔺芊墨回门那日,我被蔺纤柔算计,惹得蔺芊墨不快被你父亲和祖父训斥,所以,我就去了一趟国公府,向蔺芊墨请罪去了。”

“那为什么要带上蔺纤如?”

“还能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她看起来绵软可欺,捎带着她,让她替我说些求饶的软化而已。你们也知道,对着蔺芊墨有些个绵软的话我实在是说不出。而我又舍不得让你们去受那份委屈,所以,只能带上她了。”

“真的只是这样?”

“不然呢?你们在怀疑什么?”

“就是…”

“好了,如果你们夺回中馈的办法就说,如果没有就先出去吧!听你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头更痛了!”胡氏摆手,赶人。

“娘…。”

“如果不想看我早死,就赶紧出去,别在这里给我添堵了。”

见胡氏脸色难看,越发不耐,蔺纤云,蔺纤画,心里觉得不舒服,却也不敢再话说其他,只道,“那你好好休息,晚点儿我们再来看你。”

胡氏听了,直接闭上了眼睛。

蔺纤云,蔺纤画两人看此,抿了抿嘴,抬脚走了出去。

走出胡氏房间,蔺纤画拉着蔺纤云去了自己院子,走到屋内,挥退下人,直接道,“姐姐,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可是在怀疑什么?”

蔺纤云点头,若有所思道,“娘和蔺纤如从国公府出来,你还记得娘是怎么说的吗?”

蔺芊画点头,“娘说,马惊了,蔺纤如伤了,然后她把蔺纤如送到大夫哪里后,因为有事儿就先回来了,把蔺纤如一个人留在了那里!怎么?这有什么不对劲儿吗?”

舍下庶女不管,还真像是胡氏会做的事儿。这一点儿蔺纤云也知道,既摇头,道,“我只是觉得,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蔺纤如竟然那么巧合的遇到舅父家那个不着调的表哥感到有些奇怪!药铺,这地方表哥怎么会去哪里呢?”

提到胡家那个表哥——胡海,蔺纤画眼里溢出不屑,忍不住瘪嘴,“就他那混穿乱跑,胡海胡天的性子,什么地方不去!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蔺纤画说着,觉得有些难以启齿。那货竟然明知道蔺纤如的身份,竟然还对她动了心思,就那么公然调戏开来,还被很多人都看在了眼里,这么一来,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胡家看不上蔺纤如,只愿纳她为妾。这结果,惹得蔺安大发雷霆,说胡家欺人太甚,胡家儿子做了不规矩的事在先,坏了他相府女儿的名誉,事后竟然一个妾室的位置再次来羞辱蔺家,这分明是不把相府放在眼里。也因此事,让胡氏夹在蔺安和胡家两面为难,最终落得一个两面不是人。

蔺安对胡家不满,更怨胡氏这个主母未失职,苛待庶女,又累及蔺家女儿名声受损。而,胡家却是觉得胡氏太向着夫家,竟然妄想一个贱婢所生的庶女,做他们胡家嫡子的正妻,这分明是看不起他们胡家。

就算胡海是名符其实的纨绔子弟,可让一个庶女做他的妻子,胡海父母还是觉得那是委屈了他们的儿子。但,最后胡家还是不敢强硬的杠上蔺府,一来,最先不规矩,有错的确实是胡海,二来地位不及,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胡家就算心生不满,最后还是求了蔺纤如为妻。

虽应下了,可胡家对胡氏的不满却是留下了。不过,由此也可想象的出,蔺纤如就算是嫁入胡家,日子肯定也是不好过的。主母厌弃,婆家嫌弃,生母不再,又兄长可依仗,苦楚可想而知。

在蔺纤画腹诽间,蔺纤云开口,“就算胡海和蔺纤如的相遇真的只是一个巧合。那么,你不觉得父亲的态度有些奇怪吗?”

“怎么说?”

“蔺纤如是父亲的女儿不假,可父亲对她却并不怎么上心,怎么这次…。”蔺纤云皱眉道,“为了她,竟然对胡家如此不依不饶的呢?”

闻言,蔺纤画心头一跳,“是呀!舅父的职位虽然不高,可也是有实权的。在官场上说不得那天就用上了。怎么…。父亲却要为了蔺纤如这么一个无用的女儿,竟宁肯把舅父得罪的这么狠,也要给蔺纤如讨要一个名分呢?”

“你也觉得奇怪,是吧?”

“姐姐这么一说确实有些怪异!”

“还有娘的态度也是,关于蔺纤如的事,每次只要一提到,娘她就有些闪烁其词的,明显是在避着什么的样子,这些,怎么想都让人感到可疑!”

“可是娘不说,我们也不好强问,父亲哪里更是问不得…。”蔺纤话说着,微微一顿,道“要不我们去问问蔺纤如去?”

蔺纤云听了没立刻回答,只是沉思。良久摇头,“我看还是先跟哥哥说说,再做定夺吧!免得忙了倒忙!”

“好!”

另一边,蔺纤如坐在窗前,怔怔的出神。在经历了惊吓,失落,羞恼,还有之后的慌乱,无措等一连串让人情绪连番波动的事情后,她的终身之事定下了。可,她却一点儿欢喜之意都没有,只有深深的茫然…

脑子里不断闪现着几个人的身影,凉薄的蔺芊墨,寡情的凤郡王,还有…口舌如蜜,却放肆轻薄她的胡海。如此想着,蔺芊如脑子渐渐清晰起来,蔺芊墨容不得她,凤郡王明显不喜欢她,而胡海…

蔺纤如忆起当时的情景,不由恍惚,低头看着自己的手,第一次跟一个外男那样近距离的接触,也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那样孟浪的对待,那放浪不羁的话语,想在想起来都让人脸发烧…而,羞恼之余,心里也升起一股莫名的悸动。

胡海,他是喜欢她的,他也是不着调的!等到嫁给他以后,他会不会因喜欢她而改掉身上的习性呢?蔺纤如觉得不安,却也开始期待,为胡海看到她时,眼里的喜爱!

或许,嫁给他也是不错的!虽然他不如凤郡王俊美,也不如他尊贵,可胡海长的也不差,家世也算可以,衣食无忧,奴婢下人伺候的都不会缺少。

关键是,胡海他是个真正的男人,不像凤郡王空有外表,纵有富贵,却让她做不了女人,也做不了母亲,只能一辈子独守空房,膝下空虚,老亦无所依!若他活的比自己长还好,若他死在自己的前面,那…没个儿子傍上,晚年光景该是何等凄惨呀!

这么想着,蔺纤如忽然觉得她之前太冲动了,被胡氏蛊惑了,又被蔺芊墨那一刻的威势给震慑了,所以才迷了心窍的说了那样大胆的话,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有些后怕,甚至庆幸,幸亏蔺芊墨没答应,不然…她这一辈子真的要孤老一生了。

等到多年以后,她膝下儿孙环绕,而蔺芊墨却是空有尊贵,老无所依…呵呵…等到那个时候,蔺芊墨恐怕只有羡慕她的份儿了。

想到蔺芊墨那羡艳的表情,蔺纤如不由笑了,心情豁然好了起来,“兰芝!”

“小姐!”

“你帮我把花棚子支起来!”

“小姐准备绣什么?”

“我要绣嫁衣。”

兰芝听了,准备东西的动作顿了一下,眼神闪了闪,划过一抹不屑,嘲讽。前两日还为了凤郡王失魂落魄的,这一眨眼的功夫,又欢欢喜喜的准备绣嫁衣,嫁他人了。这性子…水性杨花。幸亏没进了国公府,不然,早晚给凤郡王带绿帽子!

兰芝腹诽着,开始准备好所需的东西。

蔺纤如看着红红的嫁衣,嘴角扬起大大的弧度,又开始畅想美好未来。

京城外

上午因一个肚兜,蔺芊墨暴走,凤璟挂红。

蔺芊墨这股郁气未消,凤璟亦是小心眼的性情发作。然后,中午时分,本打算化愤怒为食量的蔺芊墨来到客栈,刚灌了一杯水,大吼一声来五斤牛肉准备开吃的时候,就被凤璟直接拎到了马车上,牛味都没闻到,牛毛都没看到的,空着肚子子被强制性的压迫着继续赶路去了。

临走前,看着别桌那香气四溢的饭菜,蔺芊墨磨牙!不让她吃是吧!没关系,她自备的有。两个包袱,一个装的是换洗衣服,一个装的就是吃的。

坐上马车,蔺芊墨空着肚子,砸吧咂嘴,就去放包袱,找吃的去了,然后…

看着,空空的包袱,不翼而飞的吃食,蔺芊墨瞪眼,“我这里面的东西呢?”

“刚才有一个乞丐过来,我给他了!”

“郡王爷可真是心善呀!”蔺芊墨咬牙切齿。若有一日她变成了杀人狂魔,那一定都是被凤璟给逼出来的。

“跟善无关,只是看他顺眼。”凤璟抚着被蔺芊墨咬破的嘴角,懒懒道,“他给本郡王说;打是情骂是爱,家里的贼婆娘越是凶悍,那证明越是在意,我觉得他说的挺对,话语甚是悦耳,就把吃食给他了。”

凤璟在蔺芊墨开始犯黑的面皮中,适的又加了一句,“当然了,我也没全部给他,那一盒桂花糕我留下了。”

“在哪里?”

“自然是吃了!”

咯吱咯吱,咬牙声!

看着蔺芊墨那冒火的眼睛,凤璟颇为不满意道,“嘴巴被你咬破了,有些疼,吃起东西来有些不舒服。以后,别咬嘴巴了,太毁本郡王的清誉。”

跟凤璟说话,太挑战自控力,她已气的不想说话了。肚子饿的也没力气了。

“怎么?你肚子饿了?”

蔺芊墨给他一冷眼,废话!

“忍着吧!”

忍住不咬死他,跟忍着肚子饿同样难捱!

“你有些胖了少吃一顿,更讨喜。”

蔺芊墨听了直接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真不想郁闷死自己。

见蔺芊墨老实了,凤璟也懒得再开口了,嘴上带着伤口说话,很自虐。

蔺芊墨靠在车厢上,默默告诉自己,睡觉吧,睡着了,肚子就不饿了!

咕噜…。不,肚子更饿了!闭上眼睛,都是吃的。蔺芊墨睁开眼睛,拉开车帘看着漫无人烟,一望无际,一片青绿的精致…。咽口水,真是吃草的心都有了。

“凤璟!”

“嗯!”

“什么时候才能到下一站?”

“天黑之前。”

早上喝了点儿稀粥,中午喝了一杯水,这样,要她饿到晚上?

“凤璟,你真的把吃的都给出去了?”

“嗯!”

“一点点都没有了?”

“嗯!”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心里慌!摸着瘪瘪的肚子,蔺芊墨感觉到了来自世界的深深恶意。当然,还有凤璟这厮。

“凤和!”

“郡王妃…”叫出,又瞬时改口,“夫人,有什么吩咐!”

“停下车,我要方便一下。”

蔺芊墨说完,外面静了一下,才听到凤和回应的声音,“是!”

大概对于蔺芊墨这种说隐私还如此豪迈的做法,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儿不适应吧!

马车停下,蔺芊墨抬脚跳下马车,直接往草丛深处走去,凤英跟随在后。

“凤和!”

“主子!”

“我这个时候跟过去保护一下,你觉得如何?”

凤和:…。“郡王,不合适!”说完,不着痕迹扫了一眼凤璟破了的嘴角,垂眸,腹诽;郡王妃那一下子还是咬的轻了。郡王这心思太流氓了!作为下属,现在才发现这一面,令人高兴不起来,忧心忡忡呀!

“确实不合适!”说着,抬脚走了下来。

“郡王…!”

看着凤和那惊疑不定的表情,凤璟淡淡道,“不要想太多,我就是下来走两步!”

“是…”这两步可千万别走到郡王妃那里去才好呀!

“夫人,小心!”

凤英戒备的声音骤然传来,凤和心里一凛,凤璟眉头微皱。

“凤英,你不要动,别动…”

蔺芊墨的声音随着而起,带着一丝异样。

“主子…”

凤和开口,凤璟已大步走了过去。

凤英神色变幻不定,蔺芊墨双眼冒着绿光,两人同时盯着一处,均蓄势待发。

凤璟,凤和两人走到跟前,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