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她们的神色,看清她们所看之处爬走,吐着信子的东西…。

凤和转眸,看向蔺芊墨,看着蔺芊墨那闪烁着绿光,绝对凶残的目光。凤和嘴角歪了一下,一般女人看到这个翻白眼才是正常吧!可到了郡王妃这里…。为什么他觉得郡王妃这会儿看起来比那蛇更可怕?

看看地上好似已感到威胁,头已立起来,嘶,嘶…吐信子声音变得清晰,也变得愈发连贯的蛇。凤英眼中溢出戒备色,再看郡王妃…呃…郡王妃很兴奋!凤英有些无力,她这护卫的作用到底在哪里呢?迷茫呀!

确实,蔺芊墨很兴奋,特别兴奋!银环蛇,银环蛇呀,千金难买的蛇毒,可遇不可求的美味。这是捡到宝了,都是方便一下换来的呀!也许,这一路她要多方便几次,就真的发财了。蔺眼里冒着钱符号,砸吧砸吧嘴,流口水…

凤璟站在一边,看着蔺芊墨那表情,心里只有一个感觉,他眼不明心不清,不然,怎么就看上这种女人了呢!咬他的时候,毫不嘴软,看到蛇的时候却是那样心动…。

嘶…。蛇动。

凤英低呼,“夫人,小心…”

凤和话说一半,看着蔺芊墨动作顿住,“夫…呃…”

凤璟抬起的手,缓缓放下!

“逮到了!哈哈…。这可爱的小玩意儿!”蔺芊墨捏着蛇头,笑的那个张扬,又得意。

凤和:…

凤英:…

凤璟移开视线,眼不见为净!

“凤英!”

“在…”有些幽怨!

“你去马车上,把我的银针盒子拿过来!”

“是!”

凤英回来,把盒子交给蔺芊墨。

然后…

“来,宝贝儿,把牙齿里那毒液吐出来!别挣扎,那样可只能拔牙了!”

看着蔺芊墨捏着蛇头,对着那冷寒阴利,威胁性,危险性,攻击性十足的蛇口,笑眯眯,声音柔柔的说着那小意的话,那诡异的画面…

凤和身上冒出一股寒意,感觉有些冷!

“打劫,识相点儿,值钱的东西都给我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凤英觉得,郡王妃若这样说,她可能会更加适应些。

凤璟看着若有所悟,看来,这丫头对他凶时,他倒是不需要防备什么。以后要是对他温柔,那,他还真有必要提防着些。凤郡王扭曲的认知由此形成!

明明正常的自己,若有一天忽然发现自己黑化了,蠢萌了。那么,先不要急着反省,首先看看你身边是不是暗藏了那样的她,或他…。扭曲的不一定是自己呀!一切都是被迫的。

取出蛇毒,蔺芊墨感觉口袋已鼓了。心情大好,胃口更开,“凤英,匕首给我用一下。”

凤英听了,心里产生不好的预感,拿着匕首犹豫着道,“夫人,你要做什么吩咐一声,属下来做。”

蔺芊墨听言,很是干脆的把蛇递给凤英,“杀了,烤了吧!”

凤英:…。果然!郡王妃这生存能力,到哪里都饿不死了。凶悍,又抗虐!不知道郡王会不会感到失落?

蛇都敢捉了,现在吃了倒是也不值得大惊下怪了。凤和如是想,想完,暗道;以后不把郡王妃当女人看,直接当做男子,或许也就正常了。

凤璟:…。媳妇儿的凶残,都源于那张嘴!

凤英,凤和都是凤家训练出来的死士,各种极端的训练都经历过。如此,杀个蛇,烤个蛇,对于凤英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不消片刻,那伴随着极致香味的烤蛇就完成了!

蔺芊墨吃完,看着手里空掉的树枝,回味…其实她更想吃炖的,不过,这也不错!

刚才蔺芊墨吃蛇肉那狼吞虎咽的样子,凤璟不由觉得嘴巴更疼了。现在,又看她看那没出息的样子,“把树枝也吃了,本郡王再给你逮一条!”

“你若能帮我逮一条蟒过来,我就把这树枝也吃了。”蔺芊墨说完,拿起树枝放入口中,叼着走了。

凤和垂首,郡王说那话纯粹给自己找气!

肚子吃饱了,蔺芊墨瞬时感觉,这一望无际的绿,不再是萧条,而是景色了,天宽地广呀!

下午,凤璟不再抽风,找茬!蔺芊墨看着外面的风景,心情大好,旅途就该这样的节奏才对。

临近傍晚的时候,又一城到站了。看着眼前热闹的景象,蔺芊墨暗腹;看来凤璟对大瀚的地理很是熟悉呀!

护城,距离京城不过一天的路程,既繁华程度虽然比不上京城,却也不差。听着叫卖声,蔺芊墨原地复活,蓄势待发,为了不再饿肚子,未雨先绸很有必要呀!采买必须进行。

“公子,我们大概多长时间才到汶山。”

“半个月!”

“这么久?”

“若骑马七天可到!”

“还是坐车吧!”骑半个时辰,腿都磨破,要骑七天,不死也肯定脱成皮。反省而已,又不是什么生死大事,还是慢慢来的好。

“公子,夫人,客栈到了!”

听到凤和的声音,蔺芊墨直接从车上跳了下来。停了好一会儿才看到凤璟从车上下来。看到凤璟那身装扮,蔺芊墨怔了怔。

一件黑色披风,让凤璟本尊贵,清雅的气质瞬时弱了一分,反而增添了一抹冷峻,沉厚。透着一股锐利的震慑,看着让人不由心生怯意,不敢轻易靠近。蔺芊墨看着默默点头,这装扮不错。然,在看到凤璟唇上那一抹凌乱的胡须时,蔺芊墨嘴角抽了一下。

“如何?”凤璟看着蔺芊墨,问道。

蔺芊墨点头,笑眯眯夸赞道,“都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现在这样看着踏实多了!”说完,话锋一转又道,“可惜,就算是黏上了胡子,这招蜂引蝶的气质却仍然一点儿都没少呀!”

凤璟听了,伸手把胡子摘了下来,递到蔺芊墨面前,“你带着。”

“我不适合!”

“出门在外,男人易被劫财,女人惯常被劫色!你喜欢这样?”

“不喜欢!”

“那就戴着吧!”

蔺芊墨听了拿起胡子在自己脸上比划了一下,道,“戴上倒是也不错,就是吃饭有些不方便…”说完,微微一顿,看着凤璟,皱眉道,“就是戴上这个以后,那我方便的时候是要去女茅房合适?还是去男茅坑才好?”蔺芊墨说着,嘿嘿一笑,“其实,男厕是什么样,我还挺好奇的。要不,就去男厕吧!”

凤英:…。

凤和:…。

凤璟直接拿过蔺芊墨手里的大胡子,转身,重新上了马车,淡淡道,“凤和!”

“主子!”

“直接赶路!”

“是…”凤和应,声音悠长,眼睛不着痕迹的看向蔺芊墨,祸从口出呀!

蔺芊墨:…。妈蛋!

一句话不爽就赶路,这是又要饿肚子的节奏吗?蔺芊墨看着边上那热气腾腾的馄饨摊儿,直咬后牙槽。真想撂桃子不干,可有拗不过国公府的那粗壮的大腿。

“凤和…”凤璟那催命般的声音出。不等凤和开口,蔺芊墨抬脚爬上马车。

“相…公…”

那柔柔颤颤,温软绵长的语调一出,凤和反射性的后退一步。

凤英暗道;郡王妃想吃掉那条蛇的时候,好像就这声调。

“相公,一路舟车劳顿,也累了吧!”

凤璟不说话。

“相公,刚才那句话不过是玩笑而已,你放心,我方便肯定是会去女人那边的。”

凤璟继续沉默。

“呵呵…。相公你这样随便乱发脾气可是不乖哟!”

凤璟掀了掀眼帘,看了她一眼。

蔺芊墨看着凤璟这反应,眨眼,“相公,这是鼓励我继续说呢?还是要我最好闭嘴?”床在客栈,吃的在眼前,这个时候男人突然闹别扭了。颠簸了一天,面对这转折,简直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呀!惨绝人寰…

凤璟听了,抬手抚上蔺芊墨面颊,淡淡道,“不高兴了!”

“呵呵…没有!”

“说真话!”

“气死了!”

“我和吃的你喜欢哪个?”

“吃的!”

“说假话!”

“你…”

“很好!走吧,下去给你买吃的去。”

蔺芊墨:…。凤璟,他真是他妈的邪性!

京城*程家

韩家姐妹谋害蔺芊墨,被贬为贱民。程文与昭和公主有了收尾,仕途没,官职丢!

接二连三的丑事,让程家彻底没落,并成为了京城的一大笑柄。程老夫人不堪如此家丑,气的突然暴毙,直接驾鹤西去了。而程文的兄弟姐妹,为此对程文更是恨之入骨,每次看到他的那个眼神,犹如看杀父仇人,痛恨尤甚!

因为程文气死的不止是他们的母亲,还拖累的他们上上下下的几代人呀!不得入仕,这是什么概念?这是再无出头之日呀!每每一想到这个,他们就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当然还后韩家那两个贱人,更是恨不得扒了她们的皮。然,就算死恨死,却无人敢动手。因为程文二子程煜的一番话…

“韩暮烟,韩暮莺,谋害芊墨郡主,程家不经意间成为帮凶,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就算我们不想承认,不能接受,却躲不过。你们恨她们,恨不得弄死她们,这心情我完全理解,如若可以,我亦想亲自动手杀了她们。可,我们却不能,不可以那么做!”

“为什么?”当时很多人不明,更无法接受。

“因为九爷,因为凤郡王…”

“什么意思?”

“芊墨郡主受伤以后,凤郡王直接把人带到了国公府,这代表了什么?代表了他对芊墨郡主的看重,在意。既然如此,那么,他在清楚韩家二女是谋害芊墨郡主之人时,为什么反应却是那样不温不火呢?”

“那是因为韩琪招是国公爷看重的之人,所以,凤郡王就算心里有火,也只能忍下。”

“韩琪招得国公爷的看重不假,可却不代表郡王爷因此就会对韩琪招的女儿也有无限的包容,忍让。所以,在我看来,凤郡王不动手,不外乎是还不想让她们死而已。”

“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你说这么多,不过是因为没那个胆子对她们动手吧!”

程煜听了不辩解,也不反驳,继续道,“若凤郡王的想法,只是我的猜测,那么九爷呢?九爷可是亲口说过,韩家二女,他会亲手来处置的!就九爷这句话在,我们就不能轻易动她们。”

“这句话我们又没亲耳听九爷说过,或许只是传言而已。”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特别这话真切是从九皇府传出来的。如此,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违背的好,不然…恐怕,气发泄出去了,而我们的命也跟着搭进去了。”

“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对韩家二女,恨之入骨,恐怕很多人都想的到,外人既明白,那么,盯着程家看笑话,等乐子,找麻烦的人肯定不少。你们别忘了,我们程家在朝为官的人并不止是父亲有个,而身处官场,你们在位期间,谁敢说未曾得罪一个人?”

众人:…。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而,落井下石更是常见。现在,程家正处风口浪尖之上,那些曾对程家不满,心怀怨怼的人肯定会虎视眈眈的盯着。若这个时候你们再不知道隐忍。那么,一旦动手,想来趁机踩程家一脚的肯定会跳出来。就算不是我们做的,他们也能都会栽赃到我们身上来。这样,你们还想动手吗?”

郁气满溢,满满不甘,却又不敢轻易冒险。

“为了两个贱民,冲动涉险,让自己身陷危机,这不值得!况且就是杀了她们,也已于事无补,一点儿改变不了韩家的现状。既然如此,我们退一步或许更明智。”

“你说的倒是容易。”

“忍字头上一把刀,隐忍不发那滋味并不好受。不过,明知改变不了什么还以身犯险,那做法更傻。虽然,现在程家在世人的眼中已经低到了尘埃里。但世事无绝对,谁也不敢说我程家生生世世就这样,永无翻身之日了。我相信只要有命在,程家早晚有一天会再次站起来的。”

“凡事总是说起来容易!”

“哼!你们家惹出来的糟心事儿,你们忍着是应该的。可我们做错什么了?却要跟着你们一起来承受这份屈辱?”

“没错…”

“对呀!”

程煜苦笑,点头,“你们说的没错,这次确实是我程家大房拖累了你们。我和父亲也已商量过了,为了不使整个程家的形势变得更加艰难。我们大房择日将搬离程府,另辟它处,不会让大家更为难。”

程煜说完,静默片刻。

“你们真的要搬出去?”

“是的,二叔!”

众人听了没说话,无声的赞同。其实,如果可以他们更想跟程文脱离关系。可这风头正劲之时,对于他们好像也没什么好处,说不定反而招来病垢,说他们跟程文都是一丘之貉,程文为官不正,治家不严。而他们,薄情寡义,避祸就福,无情无义!

听了程煜一席话,又盘算了一番,最终选择眼不见为净,一致默认了程文一家搬离了程府。

古代讲究一个,若父母健在,子孙不得另立门户,更何况程文还是程家长子。这么离开,那几乎相当于和程家断了关系。纵然血缘相近,却再无情分,从此以后,大家的牵扯,不外乎巧合都姓程而已!

然,这样大家却都感满意。大房这边除了外人,也不用再承受来自程家本家,每日的奚落怒骂,被压的已经喘不过气来的程太太,也不由缓了一口气。这样反而清净了不少。只是日子却是越发艰难…

以前,程家的进项除了程文的官饷,还有几间铺子,再加上时不时的收些下面人送来的孝敬。程家日子过得虽说不上奢贵,却也十分滋润。可现在…程文丢了官,没了饷银,孝敬。就连那几间铺子生意也是一落千丈,因为程家臭名昭著,人们都不愿意再去光顾,生恐沾了晦气。

程太太柳氏的嫁妆几乎都贴进去了,可程家的日子却依然窘迫的可以。

日子过成这样,柳氏心里是又屈,又恨,又累。跟程文核和离的念头都没断过。可却始终下不了决心。一来,舍不得儿子女儿,二来,因为清楚和离后回到娘家的日子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父母容得下她,兄弟睁只眼闭一只,可嫂子弟媳恐怕忍不了她。

因为清楚这一点儿,柳氏心里就算再委屈,却极少的回娘家。哭也哭够了,求也求过了,再回去只是图惹人厌罢了!受气,看脸色的日子她真的过够了,哪怕是娘家人的脸色,她也不想回去看。

只是,日子如此清苦,柳氏咬牙受着,可有些事儿却是再也不忍了。比如,程文的那些个妾室,柳氏一个不留的全部都给发卖了,任由她们如何哭求,柳氏心里是一点儿波动都没有。

当时她只想,一群残花败柳真是卖不上价钱,那么点儿银子,也不过只换半年的嚼食。比起当初养她们所花费的银钱,还有她受的那份憋屈相比,柳氏真是觉得亏大发了。

妾室被打发,程文知道后,沉默良久,什么都没说。

看程文如此,柳氏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都说天下男儿皆薄幸,这话果然一点儿不假。

发卖了一直堵心的妾室,接下来就是那些个看不顺眼的庶子,庶女了。这些人不能随意发卖,柳氏就直接把他们打发到了程家仅剩的一个庄子上,让他们自食其力去了。想不挨饿,就自己动手干。不愿意去,可以,只要不怕死,就留下吧!柳氏那阴狠的话一出,庶子庶女即刻就老实了。身为庶出的悲哀,他们第一次体会的那么彻底。

这些人一走,家里瞬时空了一大半儿。那过去奢求不了的清净,现在却实现了。可,柳氏却一点儿都不高兴,只感到讽刺。

其实,柳氏更想清理出去的人是韩家二女,只是,处于很多原因,暂时只能忍耐。不过,不能弄死她们,每天让她们生不如死,柳氏还是可以做的,且做起来那是一点儿不手软,只觉不解恨。

“太太!”

柳氏没什么精神气的坐在软椅上,看到身边唯一剩下的嬷嬷,有气无力道,“什么事儿?”

吴嬷嬷禀报道,“太太,韩三见红了,好像是动了胎气!”

韩暮烟,韩二;韩暮莺,韩三;这就是她们现在在程家的称谓。

柳氏听了,抬了抬眼皮,开口,阴沉沉道,“动了胎气?人死了没?”

“没有!不过,看那见红的量,孩子怕是不成了。”

柳氏嗤笑一声,“不成就对了,从她那肚子里爬出的孩子,我程家一个都不稀罕,一个都不想再养。”

吴嬷嬷听了没说话,柳氏这反应,她也一点儿不意外。如果不是二公子经常劝导着,太太恐怕早就把韩家那两个女人给弄死了。

“她那里不用管,活了,是她命大。死了;那是她的报应。”

“是!”

“老爷和大爷呢?”

“老爷在书房,大爷…。”吴嬷嬷有些欲言又止。

柳氏看她那样子,眼里溢出失望,“可是又喝酒去了?”

“是…”

“这孩子,你说,让我说他什么好呢?”

“太太,发生这么多事儿,大爷他心里也不好过。”

“就算再不好过。也不能天天都出去喝酒呀!家里什么情况他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还…。”斥责的话,柳氏终究还是没说出口,儿子变成这样她除了怨,更多的是心疼,“每日喝酒,他身体怎么受得了呀!”

“老奴一会儿去找大爷回来!”

“你别去了,二爷呢?让二爷去。”

“二爷这会儿不在府里,应该又去找什么门路了吧!”

闻言,柳氏眼泪瞬时掉了下来,“煜儿那么优秀,现在却被断了仕途,每日跟个下人一般劳累奔波,呜呜…。”哽咽着,恨恨道,“都是韩家那两个贱货害的,如果不是她们,我儿子何至于处境如此艰难。”

刘嬷嬷听了无声叹了口气,唉,心里也很是为程煜感到可惜。

“刘嬷嬷!”

“太太…”

“去,我库里还有些红花,你拿出来冲泡了,给我灌到韩暮莺肚子里去!”

刘嬷嬷闻言,心头跳了跳,“太太,这样恐怕会…”

“端去给韩暮烟,让她去灌。告诉她,若她不做的话,我就毁了她那双眼!”柳氏说着,冷哼一声,阴沉道,“那贱人,不是对她那张双眼特别爱惜吗?不是还想着,凭着那双眼跟蔺芊墨的相似,还妄想着再得九皇爷的垂怜吗?既然如此,就给我听话些!”

刘嬷嬷听了垂眸,应是!

韩暮烟那异想天开的念头,程家的人恐怕每个都知道吧!一个晚上睡着了都不停呼唤九皇爷名字的人,她在想什么,显而易见。这念头,在刘嬷嬷看来,已不止是龌蹉了,那简直就是在嫌自己死的慢呀!

***

相比程家的水深火热,蔺芊墨面对凤璟虽然憋屈的时候不少,可开怀的时候也挺多,比如现在…。

吃饱喝足,蔺芊墨开口问道,“公子,我们什么时候启程离开呀?”

“明日!”

“那我可以出去逛逛吗?”

凤璟听了,没回答,不疾不徐喝完杯中茶,直接起身,“走吧!”

“呃…公子也一起去?”

“不可以?”

“没有,没有…。嘿嘿…就是受宠若惊!”蔺芊墨不想跟自己过不去,既然拗不过凤璟,那么,她就顺着他来好了。凤郡王是个顺毛驴…

“嗯!走吧!”

“是!”

凤和,凤英在一边看着。夫人这是直接扮成丫头了吗?不过,这画面诡异的协调了,因为看起来还真是平和呀!

晚上,卖东西的还是很多的,不过大部分都是卖小玩意,还有卖小吃的。蔺芊墨看着有些失望,小玩意不适用,看个热闹,现成的吃食,带了不好放,闻个味道。她现在需要的是食材呀!

相比蔺芊墨的失望,凤璟倒是多几分兴致,走到卖面具的小摊上,看着那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面具,不由驻足!

小摊老板看到有人来,笑眯眯的,热情招呼来,“公子看看,可有喜欢的?”说着,习惯性的上下打量一番,过后,眼睛更亮了几分,态度更添一分热切,“公子您随便看,若是喜欢,可以先试戴戴。”

凤璟微微点头,没说话,看了片刻,转头看向蔺芊墨,“带钱了吗?”

蔺芊墨:…。男人!你这么做合适么?颜面呀,颜面!您来怎么就不顾及一分呢?

“夫人,看在我一路辛苦的份上,不赏为夫几个银钱吗?”凤璟说的那个自然,随意。

蔺芊墨望天,好吧!为了抠她口袋里的钱,这男人已经无所顾忌了。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她还能说什么呢?跟他比不要脸么?呵呵…她倒是做的出。但,却不想听他那句,直接赶路…然后被饿!

“夫人,你不是显我这张脸太招人吗?我买个面具你也省心了。”凤璟理由很是充分,不要脸道。

凤英,凤和听了垂首不语。

小摊儿老板,听着凤璟的话,眼睛不停的在蔺芊墨和他的身上来回打量,脸上换了表情变化不定!虽然觉得不可能,可还是忍不住想…。这贵公子,不会是那小丫头养的面首吧!

蔺芊墨看了凤璟一眼,淡定上前,笑眯眯道,“喜欢哪个?”反正都要花钱,笑着花出去,咱也适时表示一下自愿。希望这一路不会再听到,直接赶路,饿了忍着,这几个该死的字。

凤璟指着一银色半遮脸面具,道“这个!”

“老板,这面具怎么卖?”

“呃…二百钱!”

“太贵了!”

小摊老板一听这话,瘪嘴,你连面首都养了,还在乎这两个小钱,太欺负老百姓了。想着,看了一眼凤璟,他不就是比这公子长的差了点儿,老了点儿吗?可跟他一样也都是男人,小姐你这也太差别对待了。

“夫人,二百钱不贵了,我们…”

“一百五十钱!”

这价砍的,小摊老板直吸气,“夫人,我们这是小本买卖,您这样一下子砍掉五十钱,您这…。”

“要卖我们就买,要是不能卖,我们就去再去别家看看。”说着,看着凤璟,柔柔道,“相公,我们再看看吧,说不定别家会有更好看的。”

“好”

凤璟这一应,小摊老板:…。这贵公子不会是个憨傻的吧!怎么就这么没原则的,明明喜欢的,怎么连争取一下都不会呢?您刚才那想要的样子,是忽悠我的么?

“老板…。”

“呵…既然公子喜欢,那我就咬咬牙,卖了,一百五十钱,就一百五十钱!”小摊老板,内心凄凄哀哀,本以为碰到个大手的能赚个多的。却没曾想,竟然卖了个最贱的价,就赚了个毛利。看来,这以穿着判断一个人,还真是有些不靠谱呀!

蔺芊墨把钱数好,递过去,拿过面具,递给凤璟。

凤璟接过,戴上,看着蔺芊墨道,“如何?”

看着凤璟鼻梁以上被遮住,只留下一个嘴巴,下颚,还有隐在面具中间,越发显得幽深墨黑的眼眸。蔺芊墨:…。没天理的,这样更勾人了!

“还是取下来吧!”这要是戴上,一路上麻烦说不定更多。

“不好看?”

若不好看就好了。

“这个,新东西,总是要放一放,马上戴上不好。”

“是吗?”

“对!因为会被说,狗窝里藏不住剩馍!”

“听着,像骂人!”

“民间俗语!”

凤璟听了摘下,直接给蔺芊墨戴上,看了一会儿,又取了下来,伸手拉过蔺芊墨的手,“走吧!”

蔺芊墨戴面具,效果凤璟同样不满意。因为,它让本就诱人的部位,变得更加诱人了。

蔺芊墨看着牵着她手的大手,没说什么!

“这个…”

“哎呀,前面那是什么,好像很好玩儿!”说着,拉着凤璟的手,往前走去。

“那个…”

“咦,那边是什么东西,还真是没见过,走,过去看看去。”说完,拽着凤璟快步走开。

一路,凤璟只要开口,蔺芊墨拉着人就往前走,绝对远离那个摊位。那意思…明显是不想凤璟开口说喜欢什么,不想花钱呀!

凤和,凤英感到好笑。郡王妃除了爱吃,还抠的厉害呀!不是一般的厉害。

一路走来,蔺芊墨第一次体会到了牵手的好处。省钱呀!

“啊…。”

“老爷,老爷…。”

突然前面一声尖锐的嚎叫传来,那痛苦的叫声,引的人心里微微发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