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插曲/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声痛苦,嚎叫,乍然而起,若平地一声雷,惊的四周边上的人都吓了一跳。

凤和,凤英两人上前一步,站在凤璟,蔺芊墨身后侧,无声戒守。

而前面不远处,人们反映过来,迅速远离,跳开,渐渐围成一个圈,把那痛叫的男人,惊呼,恐慌的夫人,围在了中间。凤璟,蔺芊墨几人,也不经意的成了观众。

“老爷,老爷…。你怎么了?”

“痛…啊…”约四十多岁的男子,捂着心口,躺在地上,打滚,抽搐!

妇人蹲在男人身边,面色发白,泪眼婆娑,惊恐,慌乱,“相公…”

身边的小厮看了,赶紧开口道,“夫人,你先别急,奴才马上去请赵大夫过来。”

小厮话出,妇人暮然回神,“对,对,赵大夫,你赶紧去…”

“是!”小厮领命,一溜烟的跑开了。

“刘家嫂子,你别担心,刘相公一定会没事儿的。”

这个时候周边,好像已经有人认出了这对夫妻,有几个已走到跟前,劝慰起来。

“是呀!在护城,赵大夫是出了名的好手,无论什么病,只要到了他的手里,那是一准儿的药到病除。所以,别怕,不会有事儿的。”

宽慰的话,让妇人面色舒缓了一些,“大妹子,谢谢你们…”

“什么谢不谢的!”

“来,我们帮忙拉着些,别让刘相公再伤到自己了。”

“刘家嫂子,把你的手帕放到刘相公的口中吧!别让他咬到舌头了。”

“对,对…。”

男子还在抽搐,看起来很是痛苦,妇人泪眼汪汪,担心又害怕,这种焦灼的等待,让人感觉时间过的尤其慢。

“来了,来了,赵大夫来了…请大家帮个忙,让以一让…”

众人让开,蔺芊墨转头,小厮喘着气走在前,后面跟着两个人,一个年逾五十,头发花白,一个二十余岁,手里抱着一个药箱,紧跟在后。

“赵大夫,赵大夫,你赶紧给看看…我相公不知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突然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妇人声音发颤,带着哭腔,紧声道。

赵大夫点头,蹲下,直接摸上刘相公脉搏,眉头微皱,片刻,松开,看着那抱药箱的年轻人开口,“把我的银针拿出来。”

“是!”

赵大夫拿过银针,“把他上衣脱了,你们按好他。”

“好!”

衣服褪去,赵大夫低头,靠近,下针,几支银针下去,几粒药丸塞入口中,不消片刻,刚才抽搐不停的人,渐渐舒缓了下来,痛苦的神色也淡了下来,人也不再叫了。

看此,不少人都露出了了惊叹的目光。

“相公,你感觉怎么样?”妇人拿下刘相公嘴里的帕子,急忙道。

刘相公满脸汗湿,面色发白,透着疲惫,神智看起来却是清楚了不少,有气无力道,“好多了!”

“赵大夫,谢谢,谢谢你…。”

赵大夫摇头,谦和道,“应该的!不过,刘相公情况还不稳定,一会儿让下人来大仁堂一趟,我再给开点药。”

“好,好…。”

“平日你们也要看紧些,别让他太劳累,也别饮酒,有什么情况,就来打仁堂找我。”

“是,是…”妇人说着,从袖袋里拿出银票,放在赵大夫手里,“赵大夫,您拿着…”

“不用这么多…”

“不,不,您一定要拿着!”

“那我就另外再给刘相公那些补药吧!”

“行,行…”

就这么的,赵大夫在妇人千恩万谢,还有众人惊叹的眼神中离开了,然,关于赵大夫的赞美之词,却是源源不断的传入耳中。

蔺芊墨听着,饶有趣味!

凤璟转眸,看着她,淡淡道,“看来这个赵大夫很有一手。”

“确实很有一手,神医呀!”

听着蔺芊墨那个语调,再看那她眼里的赞叹,凤璟不由勾了勾嘴角。

“凤和!”

“公子!”

“去打听一下。”

“是!”

凤和离开,蔺芊墨指着一边馄饨摊儿,笑眯眯道,“公子,逛了这么久你也累了吧!来,吃碗馄饨歇息一下吧!”

“吃馄饨?”

“我请客!”

凤璟点头,很是干脆的走了过去。

蔺芊墨跟着凤璟身后,呲牙,对着空中挥了几拳。

凤英:…。她什么都没看到。

“老板三碗馄饨!”

“好咧!”

馄饨送上来,凤璟看着碗里的混沌,“好像没多少!”

蔺芊墨当做没听到,低头,开吃。请你吃两碗的话,就不说!

“好吃吗?”

“嗯!”蔺芊墨吃的香,应的漫不经心。

“跟为夫的唇相比呢?”

“咳咳…。”

“噗…。”

“啪…。”

凤璟这话出,正吃的呛了,喝汤的喷了,端碗的摔了…。

边上的人看着凤璟,抽!猛夫!

蔺芊墨咳的眼泪喷涌,娇妻,羞哭了!

蔺芊墨抹泪,娘的,辣椒跑喉咙眼了。

凤英:…。郡王妃应该挥拳。

凤璟好似无所觉,优雅的用着馄饨!

众人:…。就这?没后续了?骂娘!就来这么一句什么意思吗?好好的一碗儿馄饨,被喷的都是口水,白瞎了。

*

凤璟几人吃完馄饨,凤和刚好回来,“公子!”

“说吧!”

“赵大夫,医术高超,护城人所共知!”

凤璟听了,起身,“走吧!”

“是!”

凤璟在前,凤和无意间看到蔺芊墨泛红的眼眶,不由看向凤英,眼神询问,怎么?郡王妃终于被气哭了?

凤英看懂了凤和的眼神,回了他一个麻木的表情。

凤和:…。看不懂!

大仁堂

看着上面招牌,凤璟几人抬脚走了进去。

凤和走上前,对着守在药柜的年轻人,温和道,“小哥,赵大夫可还在?”

“哦!在!”年轻人应着,眼睛在几个人身上打了个转儿,“那位不舒服?”

“我家公子身体有些不适,想找赵大夫给探探脉!”

年轻人听了,看了凤璟一眼,点头,“你们稍等,我去叫师傅过来。”

“好!”

蔺芊墨站在一边,看着大大的药铺,无甚兴趣。

不一会儿,年轻公子回来同赵大夫一起。

“师傅,就是那位公子!”

赵大夫听了,径直走到凤璟身边,面色和善,温和道,“公子,哪里不适,请说!”

“可否借一步说话!”

赵大夫听了,怔了一下,既起身,“公子里面请!”

“嗯!”

“小六,给人倒杯茶!”

“是,师傅!”

凤璟随着赵大夫走入后堂,小刘斟了几杯茶水,给蔺芊墨,凤和,凤英几人端了过来。

杯子递过来,蔺芊墨伸手接过,碰触杯子那一刹那,还未接稳,六子手却已松开…

啪…。杯子掉落,碎掉。水洒出,六子低呼,急忙出声,把蔺芊墨拉开,并连连道歉!

蔺芊墨垂眸,却未看自己被打湿的衣角,而是看向六子握住她手腕的手上,嘴角轻扬,神色莫测。

“夫人,可还好?”

“嗯!无碍!”蔺芊墨开口,六子同时把手松开。

“夫人,真是对不住,都是我不小心!”

“没关系!是我没接好。”

“我给您拿条棉巾来。”

“好!”

一段下插曲,不咸不淡的过去。等到凤璟从后堂出来,几个人就直接告辞了。

翌日

几人离开护城,临走时蔺芊墨不忘买些食材放在车上。

确定凤璟等人离开后,大仁堂闭门休日半天。

“如何?”

赵大夫看着眼前的蒙面男子,脸上惊惧难掩,战战兢兢,“回大爷,那位公子的确实是伤了男子之根本,情况严重,恢复恐怕不可能。”

蒙面男子听了,眼睛微眯,“可是实言?”

赵大夫闻言,紧声道,“大爷,小的万万不敢撒谎。也没有理由说假话呀!”

“最好是如此!”

看到蒙面人眼里的怀疑,赵大夫心一狠,“若小的说一句假话,就让小的死无葬身之地!”

听赵大夫连诅咒的话都说出来了,蒙面男人眉宇间流露出一丝满意,“如此甚好!”说完,又道,“那位夫人呢?可还是完璧之身?”

“是!”赵大夫点头,又加了一句道,“我那徒弟,最擅长的就是探脉,他探过的脉搏,从不曾出错过。”

“那就好!”说完,垂眸,看着赵大夫,声音沉下,“记得管好自己的嘴,不然…”

“我懂,我懂…。我什么都不会说的。”赵大夫哭丧着脸道,“大爷,我根本就不知道那公子是谁,我也无从说起呀!”

蒙面男人听了没再说什么,飞身离开。

赵大夫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冷汗沁沁。希望刚才赌咒的话,老天没听见…

*

而凤璟,蔺芊墨对于大仁堂,谁都没再提起过。好似那真的只是一次巧合的寻医记罢了!继续向汶山赶去,不紧不慢的行行速,偶尔在野外烤个鱼,做个叫花鸡,打只兔子,猎个鸟什么的,一路上倒也自在的很。

当然偶尔也有憋闷的时候…比如…

蔺芊墨蹲在河边,看着自己头上的两个花苞发型,嘴角抽了抽,被那造型给蠢笑了!

“不成样子!”

蔺芊墨看着凤璟那嫌恶的样子,抿嘴一笑,“这样子跟郡王爷确实不搭,要不,我伪装成你的丫头算了。”说完,又自我否认,自夸道,“不过,我这高贵的气质,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丫头吧!做丫头不合适。”

凤璟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要不,我们伪装成表兄妹吧!不行,表兄妹什么的,太腻歪了!”说完,凑到凤璟面前,上下打量一番,而后若有所感道,“我看,伪装成叔叔侄女,应该很合适!”

“叔叔?”

“叔叔在上,侄女这厢有礼了!”

凤璟听言,看了她一眼,而后弯腰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头,抬头,淡淡道,“看到天上那只鸟了吗?”

蔺芊墨抬头,那刚映入眼中的鸟儿,在凤璟手中石头飞出后,眨眼间灰飞烟灭!

蔺芊墨:…。妈妈的!以势压人,以武欺人,最他妈的可恶,被虐成渣。反抗不过的事实,让人如此悲伤!

凤璟抬手,拍去手上的灰尘,“如何?”

“公子,时辰不早了我们赶路吧!”做丫头不老实不行!

“不坐马车了!”

闻言,蔺芊墨脚步一顿,“不坐马车了?要骑马?”

“徒步!”

凤璟风轻云淡的两字出,蔺芊墨眼睛瞪圆了。徒步?半个月的路程,现在才走了不到一半儿!难不成剩下的要走过去?这,玩笑开大发了。

“郡王爷,你这反省?不会是来真的吧!”

凤璟听了,淡淡道,“徒步去码头,该坐船了。”说完,抬脚向前,姿态那个倜傥,衣抉那个飘飘!

蔺芊墨:…。被耍了,也是她傻了,真虐心!不过,不管如何,不是真的徒步就好,太虐身了!

一首船,十人的容纳量,人少,清净。坐在船上,蔺芊墨打量了一下,跟奢华什么的完全不沾边,不过好歹有睡觉的舱,也挺平稳,感觉不错!两天的行程,肯定也别有一番滋味。

船主做着行驶前的准备,看在站在甲板上的蔺芊墨,和和气气,随意道,“小姑娘,你们可是从京城来的吗?”

蔺芊墨听了,点头,“是呀!老伯怎么看出来的呀?”

“听口音听出来的!”

“老伯耳朵真灵!”

“呵呵…我行船二十多年了,这来来往往的就各地的人见的最多,所以,你们一说话我就听出来了。”

“二十年呀!”老把式了,不错!生命安全,多保障呀!

“是呀!做的太久了,觉得除了这个,其他的好像都做不来了。”

“太习惯了都这样!”

“也是,呵呵…”

“老伯,这两天的行程都你一个人来控船吗?”

“那我哪里受的住。两个人,我跟儿子一起。他这会儿去接另外几个客人去了。”

蔺芊墨听了放心了,“那就好!”

“小姑娘那么问可是担心了?”

“确实担心了!”

“哈哈…”

看着随意蹲坐在甲板上跟船主聊的自在的蔺芊墨,凤英叹气,暗道;就郡王妃这做派,给人家说她是大瀚国公府的郡王妃,恐怕人家都有些怀疑!说她是丫头倒是更可信些。

“爹…”

“诶!”船主吴大海,应着,看着儿子身后的三个人,笑呵呵道,“人都接到了?”

“嗯!都接到了!”吴大柱长的黑黑的,憨憨的,跟吴大海颇为相似,“客官,请上船!”

“好!”俏丫头应,而后道,“小姐您小心点儿!”

“嗯!”

“珠儿,来,我扶着你。”温润的男声,温柔又多情。

“好…”娇娇的一声应,带着羞意,开心。

听着对话,看着三个人的装扮。蔺芊墨猜测着三人的身份,俏丽的丫头,美丽的小姐,俊秀的姑爷!挺正常的组合,只是…。蔺芊墨勾了勾嘴角,她怎么就感觉哪里怪怪的呢?心里探究着,面上不显分毫,起身,随意道,“老伯,现在加一起九个人了,可还要再等一个人?”

“不了!天冷了,出门的人少,等个没时候,到时候耽误了你们的事儿,误了时辰就不好了。九个人不少了,现在就行船,出发!”

蔺芊墨听了笑了笑,业界良心呀!

“老伯那你忙吧!我就不打搅了!”

“诶!小姑娘也进去吧,下日了,外面凉!”

“嗯!”

“小姐,姑爷,我们也进去吧!”

“好,珠儿也累了吧!”

“我还好!”

“哪里还好?看看,你都瘦了!”男子的声音满是歉疚,自责,“珠儿,都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

“文郎,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女子娇柔道,“现在这样我很高兴!”

“珠儿,有你这句话,我觉得这辈子真的值了。”

“文郎…”女子羞。

“珠儿,有你在我身边,我第一次感觉我的人生并没有失败。或许,过去老天让我吃那么多苦,就是为了让我拥有珠儿你。”

“我也是…”

“珠儿…”

“文郎!”

听着背后那情意绵长的对话,蔺芊墨不由转头看向凤英,低声道,“什么感觉?”

凤英什么都没说,直接拉开袖子!

蔺芊墨看着凤英胳膊点头,同样感觉!满满的鸡皮疙瘩呀!

蔺芊墨走进船舱,就看到凤璟斜靠在床上,悠哉的品着茶,那姿态…。怎么看怎么自在。显得她刚才坐在甲板上吹风有些傻了。

“外面景致如何?”

“风景宜人呀!”

“又来了几个人?”

“三个!美小姐,俊相公,俏丫头。”蔺芊墨说完,就看到凤璟眉头挑了挑。

蔺芊墨看此,凑到凤璟面前,看着他,笑眯眯道,“公子,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是不对劲儿!”

“哪里?”蔺芊墨很有兴趣问道。难道真的不是她想多了?

凤璟眼睛在蔺芊墨身上打量了一下,抬手在捏了捏她的脸颊,颇为不满道,“一路餐风露宿,你竟然还胖了!问题出在哪里呢?”

“我这不是胖了,是肿了,操心又讨力的,怎么可能会胖?”

凤璟对于蔺芊墨这似是而非的话,充耳不闻,淡淡道,“以后替为夫试菜验毒的活儿就别做了。别人试毒,均是一口的量,而你是直接干掉一半儿的量。如此下去,为夫没被毒死,也会被饿死。所以,算了吧!”

“公子饿了呀!那我给你找吃的去。”蔺芊墨选择性失聪,说完,起身走了出去,觅食去也。

凤璟看着蔺芊墨的背影,摇头,“真要成胖媳妇儿了。”

蔺芊墨走出船舱,不经意转头,看到不远处两人,眉头微扬,眸色变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