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男人一句话,女人一辈子/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芊墨看了一眼,既收回视线,往船甲上走去。

不远处的俏丫头兰儿,转头正好看到蔺芊墨离开的背影,眉头轻轻一皱,回眸,看向俊秀的文郎君,恭敬道,“姑爷去照顾小姐吧!奴婢去找些吃食过来。”

“嗯!去吧!”文郎君——文致秀点头,既走进了船舱。

“我们这里还有些鱼,姑娘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拿去,船舱里有火炉,将就着炖了吃。”

“怎么会嫌弃!鲫鱼呀!这个炖汤可是最好喝了。吴伯谢谢了。这个,下船时我们跟船资一起结。”蔺芊墨看着木桶里活蹦乱跳的鱼,要是再有块豆腐就好了。

“不用,不用…这都是专门跟船客预备的。呵呵…有的船客来的急,忘记备吃食的时有发生,所以我就时常在船上备些。”

“吴伯想的可真是周到。”

“呵呵…。都是小事,小事儿…”

“老板…。老板…”

“诶!”

“这船上可有什么吃食吗?”兰儿说完,看到一边的蔺芊墨,脸上露出一抹善意的笑容,上前,“姑娘,也是来寻吃的吗?”

“嗯!”

“是鱼呀!”

“小姑娘,我这里还有不少,你要是也要的话,我也给你装几条去。”

“好…。不过,除了鱼还有别的吗?”

“对不住,只有鱼!”

“那好吧!帮我拿几条吧!”

“好咧,你稍等一会儿,我这就装。”

吴大海忙活去了,兰儿看着蔺芊墨,伸手碰了碰木桶里的鱼,同时不经意间阻拦了蔺芊墨欲离开的脚步。

“这鱼真不错,可惜,我家小姐不太喜欢吃鱼。唉…”兰儿随意,又满脸心疼,道“不过,出门在外,总是诸多不方便的地方,就是委屈了小姐。”

蔺芊墨听了,笑了笑,不咸不淡道,“出门在外都这样。”

兰儿点头,回以笑容,“听姑娘的口音好像是京城人。”

“嗯!随我家公子去探亲。”如闲话家常般,道,“你们呢?”

“我们呀!为还愿…”兰儿叹气,没细说,满脸一言难尽之色。看的人都不好再多问。

蔺芊墨笑了笑没说什么。吴大海也恰时提着鱼回来了,拿了鱼两人都各自的回到了船舱里。

回到船舱里,蔺芊墨看到凤和正在给凤璟低声禀报什么,看了一眼,蔺芊墨提着鱼又出来了,跟凤英一起,两人开始料理那几条鲫鱼。

看着锅里奶白色的鱼汤,凤璟淡淡道,“料理一些野食,你手艺还不错。”

“谢公子夸赞!”蔺芊墨笑眯眯接受,表示受宠若惊。

砰砰…。“请问有人在吗?”

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凤璟没动,蔺芊墨也没动,凤和抬脚走出。

“这位公子有什么事儿吗?”

“呃…。是这样的,我们上船的时候比较匆忙没来得及准备吃食,刚才丫头炖了点儿鱼汤。可我夫人享不了那个腥味。所以,若你们备有吃食,可否均给我们一些。”说着又赶紧甲类一句道,“我用钱来买。”

“抱歉,我们情况也跟你们差不多,所以刚才也是跟老板要了点儿鲫鱼将就着。”凤和客气,略显疏冷的直接拒绝了。

文致休秀听了,往船舱里看了看,看到舱内那锅鱼汤,露出一抹无奈,“不好意思,叨扰了!”

“无碍!”

文致秀离开,蔺芊墨捧着热乎乎的鱼汤,随意道,“这文相公真贴心。”

“是吗?”

“情话说的也好听!”

“你喜欢?”

蔺芊墨不答,只道,“男人的情话,有的时候说的越是动听,却并不是因为他们用情有多深,而是因为,说过太多次,给太多的人听,熟练的本能呀!”

“女人愿意相信,就算是假的,她们也心动,欣喜。女人若是不信,就算是真的,她也会怀疑别有用心。”凤璟看着蔺芊墨一点儿不掩饰,直接道,“就如你!”

蔺芊墨听了,灌了一口鱼汤,不咸不淡道,“你欺负我成瘾,那是因为恋我很深?就算这是真的…也太挑战承受力了,虐心,又虐身!”又想到了那只在凤璟石头下,化为云烟的鸟儿。

“你想我跟他那样儿?”

凤璟若做文致秀那做派…。蔺芊墨不由畅想了一下,而后起身,“天色不早了,洗洗睡吧!那些有的没的就别想了。”

“放心,你就喜欢,我也做不来!”

“如此甚好!”她大概真的被压迫出奴性了。

是夜,宁静一片,各人各梦,所思所梦!

“啊…。”

乍然而起的一声尖叫,惊了一船的人!蔺芊墨豁然坐起,面色有些发紧,“发生什么事?”

凤英伸手为蔺芊墨披上一件衣服,很是淡定道,“现在还不清楚。”说完,抬手擦去蔺芊墨额头的淡淡湿意,“夫人不用紧张!”

蔺芊墨听了愣了一下,抹了一把额头才明白凤英说的是什么。抹汗…。能说她这头汗水不是吓出来的,而是憋出来的吗?躺在床上听着潺潺流水声,多么有意境呀!可到了梦里却成了引子,引得蔺芊墨一晚上都在找厕所!憋的满头汗…噩梦呀!

“这是怎么回事儿?”文致秀那不敢置信的惊呼声。

“我…我不知道,我…”吴大柱慌乱,带着惊恐的声音。

“小姐,小姐…。呜呜呜…你个杀千刀的,你怎么可以…小姐…”丫头兰儿愤怒的啼哭声。

“我没有,我没有…我什么也没做…”吴大住急切,焦乱。

“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你竟然还说什么都不知道?你还是不是人…。”兰儿的尖锐的指责。

听着外面这对话,再联想她去船甲上拿鱼时看到的一幕。蔺芊墨已猜到了什么!淡淡一笑,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

“夫人…?”

“我去上个厕所!憋死了。”蔺芊墨说完,拖拉着鞋子走了出去。

凤英:…。这回答和她想的有些出入,她还以为郡王妃是要去主持公道,或是看热闹呢!郡王妃或许真的是男人。

蔺芊墨从厕所出来,看到船舱的门口已经乱成了一团。

文致秀失魂落魄,愤怒又哀伤的站在一旁。

兰儿眼睛发红,怒火中烧!

吴大柱脸色灰白,额头明光冷汗,震惊却又迷茫。

而,那珠儿小姐,瘫坐在地上,脸白的跟雪一样,身体瑟瑟发抖,满目惊恐,绝望,又无法接受。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疾步赶来的吴大海,看着眼前的一幕,神色不定,焦灼,不安道。

“怎么回事儿?你会不知道吗?”兰儿愤然而起,怒道,“我说昨天你们怎么那么好心,我第一次去,你还说什么只有鱼再没其他了。可第二次姑爷去,你们马上就是又给肉,又给菜的。当时我还以为你们也就是贪那几个钱,倒是也没太放在心上。可没想到你们不过是以贪财无幌子,打的却是奸淫掳掠的主意…。”

“什…。什么?”吴大海显然是兰儿那句奸淫掳掠给静惊住了,而再看眼前的情形,注意到自家儿子那灰白的脸色,猛然意识到什么,脸瞬时白了,“大…大柱儿…”

吴大海这一唤,吴大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面皮颤动,声音微颤,发沉,“爹,我什么都没做…。”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敢说这种话…”兰儿怒吼。

“我真的什么都没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来巡船的时候走到这里忽然就不省人事了,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就…。就看到…。”吴大柱看了一眼珠儿,面色沉重,复杂,无力,慌张!

吴大柱话虽未说透,可吴大海该明白的都明白了,面色难看,抬手对着就一巴掌,“你个混小子…。”

吴大海这一巴掌,那是因为心焦,也是心疼。吴大柱是他的儿子,对他吴大海了解的很,这小子从小就是个老实木纳的,那是三棍子都打不出去一个屁的主儿,老实的都有些发憨,要不怎么会得到一个憨柱的名头呢?别看二十多了,可在为人处世上,从来都是只有人家占他便宜,糊弄他的份儿。

所以,要说他算计人家,还对人家小姐…。这,打死吴大海都不相信。

只是,兰儿看到吴大海这一巴掌,明显是误会了。冷哼一声,看着吴大柱道,“我告诉你们,这件事儿不是一巴掌就可以了结的。给我们的吃食下药,然后趁机玷污我家小姐!如果不是我和姑爷心里挂念小姐,醒来的时间恰巧,正好看到你从小姐房里出来,说不得就让你这歹毒之人逃脱了。这就是天意,让你这恶人的恶性暴露了出来。”

说着,泛红的眼睛看向蔺芊墨,凤英,开始哭诉,控诉,“你们没向他们再要吃食,真是万幸,不然,说不得也落得和我们小姐同样的遭遇…”

听到兰儿这话,凤英眉头皱了一下。

蔺芊墨没什么表情,只是看着兰儿的眼神,饶有趣味。这丫头,这为她家小姐愤怒,心痛,对吴大柱的痛恨,愤怒!字字句句,听着都是在为她家小姐讨公道,要说法。完全一副忠仆的样子。只是…。

那奸淫掳掠,那玷污…。这字眼,却是真真的坐实了,那珠儿小姐失身于吴大柱之事。连怀疑的机会都不给人家呀!这份绝对的维护,还真是…。呵呵!心里脆弱的一个扛不住,恨不得一头撞死的念头都生出来了吧!

毕竟,这事儿在古代可是要被浸猪笼的。就算不溺死,以后活着也必是千夫所指。那生不如死,完全绝望的未来,不是谁都有勇气承受的住的。只有死,才是解脱。

蔺芊墨这想法刚出,就看到本瘫坐在地上的珠儿小姐,猛然站起来,往外冲去。

那好似突然的动作,让文致秀,还有刚才口齿伶俐的兰儿都愣住了,一时怔怔,定住,忘记阻拦,一副反应不过来的样子。

蔺芊墨看着两人,嘴角微勾。那珠儿小姐的动作对于他们来说,真的如此意外吗?

“快,快去拦住,要是那小姐死了,你可就再也说不清了,快…”吴大海踢了儿子一脚,白着一张脸,说着,船甲上跑去。

吴大柱回神,即刻起身,迅速跑开。

吴致秀,兰儿看此,好似也反应了过来…

“夫人…”

“小姐,小姐,你可千万不能做傻事儿呀!”

两人叫着,也疾步追了过去。“姑娘,你…”

“滚,滚开…”

“走开,松开我夫人…”

“呜呜呜…。”

“小姐,你可不能想不开呀,这错的不是你,都是这…”

“好了,别说了!”文致秀打断兰儿的话,悲切,多情,又歉疚,自责道,“珠儿,我说过的,无论发生什么事儿,都会在你身边的。而且,这次的事儿,错不在你,都是为夫的错,是我没保护好你,都是我没用,让你受到这种屈辱。珠儿,都是我的错…”

“文郎…呜呜呜…我已不洁了,我配不上你,更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

“不,珠儿在我心里仍然是最完美,最高洁的,什么时候都不会变。”

“文郎…”

“珠儿,把这些都忘了,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文致秀情深意切,“珠儿,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幸福的日子还没开始,你怎么可以想着抛下我先走。珠儿,你这样对我何其残忍!”

“呜呜…幸福?我已不配…”

“珠儿,你这么说可知我心里有多痛!别说了,什么都不说了!”

“呜呜…。”

听着这对话,蔺芊墨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怎么了?心里不舒服?”

蔺芊墨听了,转头,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这里的凤璟,淡淡一笑,眼神清明,却有迷茫,“男人的一句话,女人的一辈子!男人可收回,女人却无法回头。这种不公平,同为女人,心难免心怅然。”

蔺芊墨说完,腰上多了一双胳膊,身后多了一抹温热,人被凤璟从背后环抱住。眼神微闪,抬眸…

凤璟神色依旧淡淡,微微俯身,把下巴放在她头顶,声音清清淡淡,“对我,你可凉薄些,我不会觉得不公平!只要留在我身边就好…”

闻言,蔺芊墨眼眸微缩。

“我给你撑起一片天,你给我生一群孩儿!”

蔺芊墨:…。这情话听着真流氓!

“我说的是实话!”

“还是先医好身体再说吧!”

“嗯!身体,孩子,都靠你了。”

“你可以把手松开了。”

“这粗腰,我也是将就着抱。”

“少给我得了便宜还卖乖。”

“知道你怕麻烦,知道你不会相信。保证的话,说再多你仍然会不安,所以,我不强求你完全的相信与依赖。只要你知道谁对你好就行,那样本郡王也算没有白白的掏心又劳力!”

蔺芊墨听了没说话!只是看着船甲上,满脸感动,满脸泪水,依在文致秀怀里的女人…蔺芊墨心口溢出淡淡酸涩,比起凤璟这种不经意的纵容,她反而喜欢他欺负她。那样才不会生出期盼!动人的情话,有时犹如那淬了毒的酒,醉人却也致命!

因为没有那金刚不坏的铁石心肠,怕信了,爱了,又失去…轰轰烈烈爱一场,这话可让人冲动的开始。然,却不能治愈失去时要承受的痛。

“珠儿,走,我扶你下去休息。”文致秀体贴道。

“你们等着,你欺辱我家小姐这件事儿,我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兰儿叫器道。

此后,这场闹剧暂时告了一段路。

是夜

蔺芊墨刚躺下来,忽然感觉被人抱住了,心里一凛,豁然睁开眼睛…凤璟那熟悉的俊美面容映入眼帘。

“有客人来了!”凤璟把蔺芊墨揽在自己怀里,而后在床上找一个舒服的姿势坐好!

这漆黑的夜晚!“公子,你确定是客人,不是劫匪?”

“他确实想杀人。”

“那…。”

蔺芊墨的话还未说完,就看到凤和带着一个二十余岁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看到那和珠儿小姐相似的面容后,蔺芊墨眉头微扬,明白了什么!

“主子,人到了!”

“嗯!”

“郡。”年轻男子,看到凤璟那姿态,顿了一下,才道,“郡王爷!”声音透着清晰的疲惫。

凤璟点头,随后淡淡道,“冷烨——冷家的大公子,现在的当家人,盐商之家!”

这话明显是对蔺芊墨说的。

冷烨眼里划过一抹惊色,看向蔺芊墨,眼里满是探究。她是如何得了凤璟这份看重的?

蔺芊墨听完,眼睛亮了!盐商?这一瞬间,冷烨在她的眼里变成了金福童。土豪呀!

见冷烨看着蔺芊墨的,眼里满是探究。凤璟抬手,自然,随意的为蔺芊墨掖了掖被子,直到只剩下一双眼睛在外,停下动作,绝对的严严实实。

冷烨看了,眼神微闪,既移开视线,看向凤璟,“郡王,舍妹她…”

“就在隔壁!”

确定了,冷烨脸上有丝放松,然更多却是沉重。

“白天发生的一些事,可知道了?”

“凤护卫已经告诉我了。”冷烨脸上满是压抑色。

“说说吧!”

听到凤璟问,冷烨也不隐瞒,开始自爆家丑。

冷烨,冷家嫡出长子,冷宝珠冷家嫡出长女。一母同胞。

盐商之家,从小奢华,富贵可想而知。又是嫡出子女,受宠程度非同一般。好在冷烨秉性稳重,在那样的环境里没被废,也没变纨绔子弟。而冷宝珠虽然也骄养着,人也未变的骄纵,无忧无虑的生活,反而让她很是单纯,善良!

就性情来看,冷家兄妹被教的都很不错。只是,冷宝珠那性格,那种善良都是优点儿,可若无人护着,那可就难说了。这种性格的致命缺点,在冷父冷母骤然去世后,即刻就显露了出来。

冷家夫妻去世那一年,冷烨十六岁!冷宝珠十四岁!

冷烨被迫撑起一个家,冷宝珠不得不掌管冷家后宅。

“我时常不在家,珠儿又是个心软的,家里的那些个姨娘,庶子,庶女没一个省心的。明知道留珠儿一个人在家不安全,我却分不开身照顾。只能在她身边多放些人,那样她就算是被人拿捏两分,可最起码安全无忧。”冷烨有自责,更多是沉怒,“可是我还是错估了那些人,为了钱财不顾一切的狠辣!”

“找了一个居心叵测的丫头放在珠儿身边,又让珠儿无意中结识了那个道貌悍然的无知之徒文致秀。看透了她们的居心不良,奈何却还是回来晚了一步。珠儿竟然被那丫头蛊惑的随着那男人离开,走到了这一步…”

凤璟听着,无一丝波动,淡淡道,“要杀了?”

“不取他狗命,难消我心头字恨!”

蔺芊墨听了认同,“那男人确实该杀,不过…你就这样动手,要是让你妹妹看到了,她恐怕不见得会懂得你的苦心。特别,在今天发生那种事之后,在她感动的无以加复的时候,你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你的,更无法谅解你。冷公子,一个搞不好怕是要适得其反呀!”蔺芊墨说完,抬头,看向凤璟,“你也想到了,所以才阻止了他,先把他带到了这里来了吧!”

“媳妇儿聪明,不用担心你被人骗了。只是,也不让我骗,这可不行!”

蔺芊墨听了,从凤璟怀里爬出来,真是觉得那那都是热的。凤璟看了也没阻止,以为冷烨的心情已够沉重,已无心欣赏别的。

冷烨眉头皱的能夹死个蚊子,态度却很是坚决,“无论如此,那人一定要死,哪怕珠儿恨我。”

“冷公子的心情我们很能理解。不过,如果可以还是不要伤了兄妹情义的好。”

“郡王妃,可有什么两全之策吗?”

“这个…。”蔺芊墨的话未说完,凤璟不疾不徐接过。

“把你袖袋里的银票掏出来给她,她必有良策。”

蔺芊墨,“嘻嘻…。”眼睛盯着冷烨袖子,意思不言而喻,绝对的附和。

冷烨嘴角抽了一下,这郡王妃真是让有些意外。不过,掏银票的动作却很利索,“有劳郡王妃帮忙了。”

蔺芊墨拿起面前一沓银票,笑的眉眼弯弯,“好说,好说…”

“郡王妃,请说!”

“其实也很简单,我们可以这样…。这样…。”

冷烨随着蔺芊墨的话,神色变幻不定。听完…。这个郡王妃有点儿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