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危难面前,他给予的一片胸膛/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珠珠,你看你眼睛都肿了,别哭了。再哭下去,眼睛可要坏了!”文致秀揽着冷宝珠,声音柔柔,听着满是怜惜,然,眼里的神色却是完全相反。

只是,窝在文致秀怀里的冷宝珠却没看到。她已被那自我厌弃,又极度感动的情绪淹没,紧紧抱着文致秀,哽咽,“文郎,我对不起你…”

“珠儿,咱不说说好了嘛,这话咱们以后不提了。”重复说了半夜了,文致秀只听得耳朵生茧,安抚的口干舌燥。

“文郎,你…你真的不在意我…我被…”

“怎么会不在意!”这话出,冷宝珠身体瞬时变得紧绷,僵硬,眼泪再次澎涌而出,眼底满是绝望,她就知道,面对这样不堪肮脏的自己,文致秀如何能不在意。

“不过,跟失去你相比,这件事就变得那样微不足道了。”文致秀叹气,满满深情,无奈,“谁让我爱你呢!”

“文郎…。呜呜呜…”

“好了,不哭了,这件事从现在起我们都忘了吧!”

“文郎,以后我只有你了!”

“我也只有珠儿,你放心,我以后绝不会再让你受委屈的。”

“我相信文郎!”

“珠儿,时辰不早了,你也累了,早些休息吧!”

“好!”

文致秀扶着冷宝珠躺下,而后起身。

见文致秀要离开,冷宝珠的脸色不由变了,急忙伸手拉住他的衣角,忐忑,不安,慌乱,自卑,“文郎,你不留下吗?”

文致秀听了,眼神微闪,垂眸,看着拉着自己衣角的芊芊玉手,眼底划过一抹讽刺,嘲弄。之前,都是他说一箩的甜言蜜语外加一番深情的祈求,她才容许他碰她一下。可现在…呵呵…都会主动的求他留下了。什么矜持,什么金贵,什么高不可攀。女子在没了贞洁以后,那些都是笑话。

冷宝珠现在的卑微,让这段日子一直对她卑躬屈膝,讨好奉承文致秀感到了一股无法言说的畅意。从内到外,从头到脚的感到舒爽。

他喜欢看,曾经那些因他出生卑贱,就对他颐指气使,盛气凌人的人,匍匐在他脚下,仰望他,祈求他的感觉。

看着冷宝珠,文致秀内心狂吼,大笑,那畅快的感觉,让他面部微微有些扭曲。

哈哈哈…以后冷家纵然钱财通天,却再无法为冷宝珠堆砌出过去的高贵骄傲。以后,冷宝珠她,只能依附他而活,并低若尘埃,卑微如奴婢,任由他践踏!

一时情迷,一次失足,万劫不复,想活着,只有一贱到底!

“文郎…”

听到冷宝珠的声音,文致秀轻笑,因为心情好,声音更是柔的能滴出水来,“我不走,我去方便一下就过来。珠儿别怕,我一会儿就回来!”

知道文致秀不是嫌弃她,冷宝珠紧绷的心,舒缓了下来,乖巧的点了点头,“我等着你,你快些回来!”

“嗯!”

文致秀离开,冷宝珠抱着被子卷曲在床上,觉得冷的厉害,脑子放空,除了文致秀她什么都不想,也不敢想。

吴大柱,她要忘了这个令她变得肮脏不堪的男人。

冷烨,她不能想起那个在父母过世后为她操碎了心的哥哥。

这两个人,她不愿意想,再也不愿意想起。不然,她会活不不下去。

以后她只有文郎,她会努力做一个好妻子,绝不辜负文郎对她的深情。不过,若哥哥知道她找到文郎这样一个爱她入骨的人,应该同样会为她感到高兴吧!或许也会原谅她的莽撞和不告而别!冷宝珠眼泪滑落…。

砰…。

门口忽然的一声,吓的本就如惊弓之鸟的冷宝珠跟着抖了一下,看着门口,弱弱开口,“文郎…是你吗?”

没回应!

冷宝珠不由把被子抱的更紧了。看着空空,沉寂的屋子,冷板宝珠开始感到恐慌,不安,害怕!泪眼婆娑,这么久了,文郎怎么还不回来?忐忑不安中,开始胡思乱想,难道…。

脑子里猛然冒出的念头,让冷宝珠脸色瞬时变了,摇头,呢喃,声音轻颤,“不会的,不会的…文郎绝对不会抛下我走掉的!”自我安慰,可心里的不安却是越来越重,脑子越来越乱。

文致秀刚才说了,对于她和吴大柱的事儿,他是在意的。虽然说了不会离开她,可是。他现在会不会又反悔了?

冷宝珠越想,心里的恐惧越深,面无血色,要是文郎真的走了,不要她了,那她以后该怎么办?是不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想着,冷宝珠骤然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疾步往外走去!

打开门,走到外面,眼睛一亮,眼里溢出喜色,面色舒缓下来,“文郎!”

文致秀却像是没听到冷宝珠的声音一样,眼睛看着前面,面色发沉。

冷宝珠疑惑,问,“文郎,发生什么事儿了?”说着,顺着文致秀视线看去,当看到前面的情景,亦是愣了一下。

“兰儿,果然是你,我终于找到你了!真是不枉费我在船上藏了这么久。”俊秀的少年,眼里满是情意,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欢欣。

兰儿的表情却是绷的紧紧的,眼睛不时看向文致秀,还有冷宝珠,面色红白交错,咬牙,急躁又不安,对着眼前忽然蹦出来,开始对她胡言乱语的俊秀少年,斥责道,“你在浑说什么呀?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兰儿这句话出,少年瞬时僵在原地,脸上喜色僵住,不可思议道,“不认识我?兰儿你在说什么呀?”

“谁跟你开玩笑了,滚开…”说着,推开少年,欲往冷宝珠这边走来。

“文郎,那少年是谁呀?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呀?”

冷宝珠再次开口,文致秀转头,恍然才看到她,眉头瞬时皱了起来,口气不愉,“你怎么出来了?”

文致秀不同于以往的温柔似水色,让冷宝珠有些紧张,“我…。相公你去那么久还未回来,我怕你出什么事儿,就出来看看。”

“我能出什么事儿呀!你赶紧进去吧!”

“你相公你呢?”

“我…。”

文致秀的话还未说完,前面少年激动的声音打断了文致秀要说的话。

“兰儿,你…。虽然还未举办成亲仪式,可我们早已有了夫妻之实,那就是夫妻了!现在,你怎么可以矢口否认?还说出这种无情无义的话来呢?”少年声音激动,脸上更是盈满了痛苦的神色。

少年这话出…

冷宝珠惊了!文致秀嘴巴抿成了一条直线。兰儿眼前黑了一下,有些发晕!

“兰儿,你说,你是不是看上别人了?”少年血气方刚的年纪,激动的很自然。

“你…。”

“虽然看面相的人跟我说过,你是眉目春色重,恐不是安分的。但我始终都觉得那是在胡说八道。可现在…”少年悲愤,“朝三暮四,水性杨花,或许那断言真的属实了!”

听到这话,文致秀面色黑了下来。

“你给我闭嘴,再多说一句,我就撕了你的嘴!”兰儿这下反应过来了,瞬时跳了起来,怒吼!

“果然…。现在你这么激动,可是被我说中了!”

“你…”

“这位公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兰儿好像并不认识你呀?”文致秀上前,开始道。

少年看了文致秀一眼,皱眉,眼里带着明显的怀疑,“你是谁?”

“我是…”

“他是谁你不需要知道,倒是你,赶紧给我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兰儿怒道。

少年看了一眼兰儿没动,抬头看着文致秀,铿锵有力道,“兰儿可是我即将过门的妻子,我认错谁,也绝不可能认错她?”

“即将过门的妻子吗?呵呵…公子说这话可是要有凭证的。不然…。”

“我自然是有凭证!”

“是吗?什么凭证,说来听听?”

“你算是老几,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文致秀深深看了一眼少年,转头,目光沉沉,“兰儿,你说呢?”

看到文致秀眼里的怀疑,兰儿心头一紧,转头,看着少年,目光沉戾,咬牙,“我也很好奇,我是什么时候跟你有夫妻之实的?你倒是说来听听?”

“就是三个月之前,你去临城的时候,你把自己给了我,你忘记了吗?”

三个月之前?文致秀闻言,眼眸又沉了几分。

兰儿脸色变了,“你胡说…”

“我没有胡说!兰儿,你要我都说出来吗?”少年抿嘴,伤心又气愤,不等他人开口,伸手指着兰儿胸口处,“你胸口,右下面的位置有一颗黑痣,我有没有说错!”

闻言,兰儿第一反应就是去看文致秀。

“哼!”文致秀冷哼一声,甩袖离开,刚抬脚,胳膊瞬时抱住。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夫君,你应该相信我呀!我的除夜有见红,你是知道的呀!夫君…。”

兰儿那动作一出,那话语落下。

冷宝珠眼眸瞪大,身体微晃,不敢置信的看着兰儿,“你…你刚才叫他什么?”

少年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先是跟了我,现在又跟了他!兰儿,你果然变了。”

“滚,你给我滚!”

“怎么怕我说出更多来?”少年冷哼一声,由爱生恨,表现淋漓尽致,“你跟我写信的时候,不是总说你斥候的那个冷家大小姐总是欺负你,让你很是痛恨她,准备找一个人联合起来,给她个教训,让她好看吗?怎么样?现在可如愿了…”说着微微一顿,看向文致秀,冷声道,“这个人不会就是他吧?”

“你给我闭嘴!”文致秀面色阴沉。

少年却浑然不在意,冷冷一笑,“看来果然是你了。一个大男人,欺辱人家一个闺门小姐,公子你可这是位君子呀!”说完,看向冷宝珠,“你不会就是那个冷家小姐吧?”

兰儿叫文郎夫君!

兰儿痛恨?文郎欺骗?

教训她?给她好看?

这…。这都是什么意思?这少年在说什么?为什么她听不明白?冷宝珠目光发直,怔愣!

“小公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这样口舌无忌,对于你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呵呵…这是威胁吗?呵。我为什么一点儿都怕呢?”少年抬高下巴,嚣张,不羁,“你这霸占人家妻子,欺骗人家小姐的恶人都不怕,我这个只是说了一句实话的人怕什么?

文公子,老天若是真有眼,要霹雷的时候,肯定也是先把你这无恶不作的给劈死!”

少年说完,叹气,看着冷宝珠,皱眉道,“冷小姐,那男人是个伪君子,你怎么就看上他了呢?唉,你这眼光,还真是跟我一样,我看上了水性杨花的,你喜欢上了个龌蹉无耻的!”

“你…。你胡说,文郎不是那样的人!”冷宝珠反射性的维护,辩驳。

少年听了,摇头,“冷小姐,事实都摆在你眼前了,你还怀疑什么呢?”

冷宝珠看着抱着文致秀胳膊的兰儿,脸色白的厉害,却又倔强的可以,“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况且,文郎和…和兰儿的事情我早就知道!”

少年闻言扬眉,目光晦暗莫测。

文致秀神色不定,兰儿瘪嘴。

冷宝珠抬脚,走到文致秀身边,伸手拉住他的大手,嘴角扯动一个僵硬的弧度,颤颤道,“相公,我…我们回船舱吧!”

文致秀看着冷宝珠,情绪不明。

冷宝珠心口抽搐,收缩,痛的几乎喘不过起来,可她不能倒下,不能!她已经没有退路了,第一次清楚的认识到,跟一个男人私奔意味着什么。

聘者为妻,奔者为妾,这句话真的不是说说而已的。就算那少年说的是真的,她也已没有回头路了,除了文致秀这世上不会再有男人要她。更何况,她还跟吴大柱…

冷宝珠几近窒息,天堂入地狱!不能忍,就只剩下死了!难道真的就要这样去死吗?冷宝珠觉得不甘,看着文致秀眼里满是痛色,那些柔情蜜意,还有那动人的山盟海誓,难道都是假的吗?都是骗她的吗?

冷宝珠无法相信,只是…看着兰儿圈在文致秀胳膊上的手,冷宝珠如坠冰窟,眼前阵阵发黑。

“啪…。”

感受着手背上忽然的痛意,冷宝珠抬头,看向兰儿,为什么打她?明明心怀不轨的是她这个奴婢!

“少用那可怜兮兮的眼神看我夫君。冷宝珠,我告诉你,文致秀从来就不是你的文郎,他是我的夫君,名副其实的夫君。”

兰儿狠狠瞪着冷宝珠,怒目而视,这些日子看着冷宝珠在文致秀跟前,那腻腻歪歪,矫揉造作的样子,兰儿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现在,既然都被那少年捅破了,兰儿也不想再继续装下去了。

特别,刚才少年的那一番话,要是文致秀真的相信了该怎么办?兰儿不安,更是戒备。文致秀要是一时气不过,真的要对冷宝珠做些什么,来气自己那该怎么办?那不是成全了冷宝珠这蠢货吗?那绝对不行,忍了这么久已经是她的极限…。

冷宝珠听了,眼泪滑落,却是看也不看兰儿一眼,伸手再次拉起文致秀的手,重复道,“文…文郎,我们回船舱吧!”

这举动,对于兰儿来说那是完全的挑衅。

“冷宝珠你个贱人,你是聋子吗?听不懂人话吗?我都说了文致秀他是我的夫君,他不是你的文郎,他是我的,是我的…明白了吗?”怒火中烧,低吼。

“文郎…”冷宝珠眼里是祈求,是绝望。文致秀虽未附和兰儿的话,可他的沉默,已说明了很多。

“我说了不许你这样叫他,你没听到吗?”说完,抬手,对着冷宝珠挥去。

少年手动了动,最终选择沉默,未阻拦!或许,记住这一刻的痛,以后才不会犯重复的错。

啪…

一巴掌,兰儿用尽全力,冷宝珠脸颊瞬时变得红肿不堪。

看着冷宝珠那样子,兰儿觉心里舒服多了,文致秀笑了,带着一丝扭曲的畅快之意。

看着曾经高不可攀人,因为他变得狼狈不堪,那种感觉文致秀特别喜欢。那让他觉得,低贱的从来都是别人,而不是他!这让文致秀心情很好,不由再添一把火,继续享受那碾碎了,踩烂掉的感觉,开口,“珠儿,你不会怪我吧!”

“夫君…”兰儿不满。

文致秀看了她一眼,皱眉,“兰儿,以后的是一家人了,你可不能不懂事儿。以后可不能欺负珠儿了,知道了吗?”说完,沉沉看了她一眼。

兰儿抿嘴,她知道文致秀的秉性,知道她这样说只是为了刺激冷宝珠,好让自己更愉快。只是,纵然明白,兰儿心里还是不舒服!

冷宝珠怔怔的看着文致秀,脑子一片空白,脸颊上的痛意,让她不知该如何继续!

“珠儿,我知道兰儿的事儿瞒着你,是我不对。只是,我实在是太爱你了,害怕你知道了不接受我,所以才没告诉你的。珠儿,你别生气,以后就算是有兰儿,我也会同样对你好的!”文致秀说的深情无限。

冷宝珠听着那一如最初的深情话语,看着文致秀那情深似海的眼眸。扯了扯嘴角,想笑,然感受到的却是阵阵麻痛,心猿悸动,心驰神往的幸福感,无声消散,已无踪…。

少年听着,望天,遇到心理扭曲的变态!听下去了,有些倒胃口。手微抬…。

“珠儿…呃…”文致秀深情的话,被一道忽然而至的寒光打断。心里一凛。

寒光至,蒙面黑衣人现!

兰儿惊呼出声。文致秀脸色微变。

“文致秀,姜兰儿!”蒙面人声音低沉,暗哑。

“你是什么人?”

黑衣不答,只沉声道,“姨娘不是交代过,出了护城就让你们把人除掉吗?为什么还不动手!”

听到这句话,文致秀,姜兰儿两人心里松了几分,面色微微舒缓。

兰儿上前一步,面带一丝讨好色,“其实,我们昨天晚上就动手了。只可惜,那吴大柱儿多管闲事儿,出手拦了那么一下,不然,她昨天就沉入海底死了。”

蒙面人听了皱眉,不满,“姨娘给你们那么多银子,可不是想你这废话的。”

“知道,知道,请三姨娘放心,我们绝不会让她失望的。”

竟然不是二姨娘,而是三姨娘?隐匿在暗处的冷烨面色紧绷的厉害。

蒙面男人听了,顺手把一个匕首丢给文致秀,冷冷道,“马上就要靠岸了,你马上把人处理了!”

文致秀看着手里的匕首,抬眸看向冷宝珠。

“文致秀,你告诉我这些都是真的吗?你和姜兰儿都是三姨娘的人?偶遇,是巧合!心仪是假的!让我落得一个私奔的臭名,然后沉尸大海才是真的?”冷宝珠声音干哑,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空寂。

“珠儿…”

“活了十五年,糊涂了一辈子,临死了,就让我死个明白吧!”

文致秀听了凝眉,这样决然的冷宝珠让他感到有些陌生。却也厌恶,他竟然在她身上看到了冷烨的影子。

“是,这些的是真的。不然,你以为我夫君会喜欢你这样愚蠢的女人吗?”兰儿嘲讽道。

“文致秀,到了这个时候,你连一句话都不敢说了吗?”冷宝珠面无表情。

文致秀眼眸沉下,“是,都是真的!”

“呵呵…是吗?”冷宝珠听了,思绪飘远,带着一丝怀念,更多的懊悔,淡淡道,“父母宠爱,哥哥疼爱,奴才恭维,身边的人对我也都是处处捧高。过去的十五年,我都是那样过来的,继而,我也认为世界本该就是那样的。世人都是仁善的,而我是值得疼爱的。所以在你提出要我跟你走的时候,我并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你说你不想让人觉得,你是看上了冷家的财势才喜欢我的。而我毫不怀疑的相信了,甚至觉得本该如此,因为我本就认为你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有为之人。你的决定,当时的我认为那是一种高洁。”

冷宝珠眼神空洞,死寂,“你说,等到你成功就带我回来,然后用自己的能力,给我十里红妆,向哥哥证明你的努力,也让哥哥看着我的幸福,让他知道我没选错人。你说这话,我也信了。并期盼,期待着那一天。”

“可现在…我好像明白了,这个世界跟我想到完全不同。”冷宝珠眼泪滑落,眼睛看向远方,“烨哥哥,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话。你一再提醒我,防人之心不可无。可我却从来未曾放在心上过,甚至觉得都是哥哥想的太多,心胸太狭隘了。”

滑入空中的咸咸涩味,让冷宝珠思绪回归,大滴大滴的泪珠彭涌而出,从咽喉处发出呜咽,低鸣,由心发出的悲泣,嘶喊,“哥,我都明白了,你说的那些,我都明白了…呜呜…可却已经晚了,已经晚了…哥,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

“夫君,动手吧!”这样的冷宝珠,让姜兰儿莫名感到不安。

文致秀听了没说什么,抬脚上前,匕首指向冷宝珠,“珠儿别怪我,要怪都怪你不该生在冷家。要怨就怨你那个好哥哥无能,没…。”

文致秀的话还未说完,冷宝珠忽然疯了一般的嘶叫起来,“闭嘴,不许说我哥哥,不许说,把你那句话给我收回,收回…”说着,不管不顾向着文致秀冲去。

“夫君快动手,杀了她,杀了她…”姜兰儿大叫着,眼里闪烁着显而易见的兴奋。碍眼的人死了,钱财也到瘦了,以后的日子锦衣玉食,逍遥又自在呀!

“该死的,疯女人…”文致秀恼火,手下更是不留情,拿着匕首对着冷宝珠的心口刺了进去。危机一瞬间,一道人影飞过,伸手把冷宝珠拉近了怀里。

文致秀扑了个空,一愣,转头,看清来人,脸色浑然大变。

“冷…。冷烨…”姜兰儿更是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人。冷烨他怎么会在这里?

“珠珠,没事儿,没事儿了,哥哥在,哥哥在…。”

冷宝珠抬头,怔怔的看着冷烨,无法回神,嘴角却溢出一抹笑意,恍惚,满足,“原来死之前,老天真的听到祈求,我真的见到哥哥了…”

一句话,说的冷烨眼底溢出水色,伸手拉住冷宝珠的手,放在自己脸上,“珠珠,我真的是哥哥,哥哥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

“真的是哥哥?”冷宝珠愣愣,低头,看着自己无一丝血色的心口,脸色忽然变了,伸手猛然用力推开冷烨,跑开!

“珠珠!”

“哥,你就当我死了吧!就当我死了吧!”她无脸再见冷烨,有这么一个又脏又蠢的妹妹,她是拖累…

“珠珠…”冷烨伸手,却被一边的少年拦下。

少年既蔺芊墨,挡在冷宝珠身前,弯腰从地上捡起那掉落在地的匕首,递在冷宝珠面前,淡淡道,“想死,就刺自己,然后你哥哥自责一生。想活,活出个人样来,就转个身,看看那教会你很多的两个人。还他们一份,让自己刻骨铭心的谢礼…。”

冷宝珠低头看着匕首,茫然,无措,绝望,愧疚,种种情绪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蔺芊墨看着,缓缓抬手抚上她的面颊,勾唇,浅笑,轻喃,“我也有一个哥哥,他跟冷烨很像。我也曾不堪,不安,可他依然爱我!有一个闹心的妹妹,才能让做哥哥人心里不空。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他们会变得勇敢,为了成为妹妹强大的依靠,他们很努力。而我们,要努力的活着,为他们而骄傲!”

冷宝珠听着,怔怔看着蔺芊墨!

多年以后,冷宝珠想起这些话,仍然心怀感激,悸动!而,当时一点儿不嫌弃她肮脏,抚在她脸颊上的那只微凉的手,曾是她的救赎…。温暖,烫心!

静默,良久,伸手拿起蔺芊墨手里的匕首。

冷烨看着神色紧绷,蓄势待发,时刻准备着拦下冷宝珠刺向自己的傻动作。

然在冷烨极致不安的等待中,冷宝珠看了蔺芊墨一会儿,慢慢转过身来,看向姜兰儿,文致秀!

冷烨看着更是嗓子眼都要提出来了。

冷宝珠拿着匕首,缓步走到姜兰儿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姜兰儿想动,却被人点了穴道,一步都移动不了,只能瞪着两只眼睛惊骇的看着冷宝珠手里的匕首。

“受你蛊惑,我走到这一步,该有的代价我已付出了。现在,该轮到了你。”冷宝珠面无表情说完,手猛然抬起,对着姜兰儿的心口,用力刺去!

“你…。”

看着姜兰儿那无法置信的表情,冷宝珠抿嘴,把匕首再次拨出,带出一片血色,溅落身上,冷宝珠却无丝毫感觉,转身,抬脚,向文致秀走去。

“珠…珠儿…”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姜兰儿,文致秀也怕了,惧了!

“文致秀,我爱你!是你教会了我男人的爱是什么!”

闻言,文致秀眼睛一亮,“珠儿,我知道,我知道。我也一样,其实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姜兰儿不过是…。呃…。”心口猛然钝痛,让文致秀面部扭曲,低头看着胸口的匕首,不能接受,“珠儿,你…”

“这是你刚才刺我的,现在还给你!我们,两清了!”话说完,匕首拔出,文致秀遂然倒地。

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冷宝珠眼里噙满了泪花,看了一会儿,抹去脸上的泪水,抬脚走到冷烨的跟前,手还是微微发抖,声音也开始不稳,可眼神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坚定,“哥,你一直都是我的骄傲。但,从今天开始,我也要努力活出一个人样来,成为哥哥的骄傲。”

“珠儿…”

“小心,有异动!”

凤和一句话,冷宝珠既被冷烨护在了身后。同一时间,冷宝珠转头看向蔺芊墨。担心…

却看到她被一个绝美如仙一般的男人护在了怀里!

那一瞬间,冷宝珠明白了什么是爱!

爱从来不是甜言蜜语,亦不是海誓山盟!而是,危机面前他给予的一片胸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