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相公你真好/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芊墨走进,压抑的哭声,清晰的怒骂声,唏嘘,议论声,接踵而至清楚传入耳中。

“我刚才透过车帘一角看到了一眼,那男人长得…”唏嘘着,思索着,找不到一个准确的词来形容。

“男人嘛!无论长什么样儿,都没有不偷腥的!”

“嘿嘿…。说的也是!”

“那小娘子也确实长得挺勾人的!”

围观中,男子们小声的议论声。

“哭,哭,被人占了便宜,你就会跟老子哭!老子当初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个无能的婆娘呢!”男人粗噶的怒骂声音。

“唔…。”隐忍的痛呼声,低泣声。

“小哥呀!这事儿又不是你媳妇儿的错,你这样动手可是不对呀!”

“是呀!大兄弟,知道你心里气不过,可这事儿怎么也怨不得你媳妇儿身上。”

中年妇人们,略带同情的声音。

蔺芊墨听着隐约猜到了什么,转头,惊奇的看向凤和,低声道,“你家主子…。”蔺芊墨话还没说完。

凤和就满是凶狠的打断,咬牙,“主子什么都没做!”

蔺芊墨眨眼,“我知道呀!”

“那夫人…”

“我只是想说,你家主子真可怜!没吃羊肉还惹得一身骚。”

凤和听了抿嘴。就是因为这样才憋屈!

“唉!男人长得太好,真是一种负担!我真是命苦呀!”蔺芊墨,叹气,比起凤璟她更憋闷。她这么为他忙活,结果不但什么没捞到,还要受他的欺负。这个以权压人的世道呀!备受压迫…

凤和:夫人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下作的事儿都做了,这会儿竟然还敢躲在马车里面不出来?”男人揍过自己婆娘,开始对着马车叫器,“是男人就别做孬种。这事儿要是不给我说道清楚,今天你就别想着全须全尾的从这地界走出去。老子我可不是那没尿性的…。!”

孬种?这两字让凤和,凤赢脸色沉的能滴出水来。

蔺芊墨眉头一扬,抬着下巴,迈着四方步,走了过去,不满,不愉,“干嘛呢?干嘛呢?都围着我们家马车做什么?”

看到蔺芊墨,听到蔺芊墨的话,围观的人神色不定。她家的马车?这小娘子不会是…

刚才叫器着很有尿性的汉子——刘大,看着蔺芊墨皱眉,面色不善,“你是谁?”

这问话出,蔺芊墨即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开口,铿锵有力,情绪激昂,刚烈又愤然道,“你一个大老爷们的,开口就问我一个妇道人家这种问题?你是什么意思?还有没有规矩了?男女有别这么浅薄的道理都不懂吗?”

开口既被训,刘大面皮黑了下来,“你…”

“我什么我?我告诉你,我虽然一弱智女流,可我不怕你。你要是敢对我图谋不轨的话,我就跟你拼命。”蔺芊墨横眉竖目,抬着下巴,嚣张又跋扈道,“不信你就试试…女人贞洁大如天,我绝不会屈服。”说完,一蹦二尺高,顺带撸起袖子,一副准备干架的姿势。

凤和:…。眨眼间变悍妇!

凤英嘴角抽搐,眼睛有些发直!

围观的人:…。兴致更显高涨了,这下要更热闹了。不知道这小娘子知道自家相公肖想别的女人,会是个什么反应。

刘大瞪眼,“谁他娘的问你哪个,老子是问你车上那男人是你是什么人?”

“那是我相公…。”说着,瞪眼,瞪得比刘大更大,难以置信,怒火中烧,“喝…。你不但对我不规矩,还想肖想我相公,我告诉你…。”

“放你娘的屁!”

“你他妈的怎么骂人?”

“你他妈的…”

“你他妈的…”

“老子不给你缠!”

“那就赶紧走人!”

“屁,你相公对我媳妇儿不规矩,这事儿…”

“我相公对你媳妇儿不规矩?呵…呵呵…你眼睛花了,还是眼睛瞎了。”蔺芊墨看了一眼那蹲坐在地上,柔柔怯怯的妇人,冷笑一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道,“看看,比比,眼睛是我的大,鼻子是我的挺,皮肤是我的白,就连这声音…。本夫人我也是轻灵如黄莺!有我这么一个十全十美的夫人,你媳妇儿是那颗葱,值得我相公多看一眼?哼…你可真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明明是戴绿帽子?怎么就贴金了呀?没这么颠倒是非的。

蔺芊墨看着刘大,双手叉腰,标准的茶壶状,冷着脸,冷着眼,气焰冲天,“别以为我们是外方人,你们就可以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我告诉你,今天你们往我相公身上泼脏水,坏他心情,伤他清誉这事儿要是不给我赔礼道歉,我就让你们好看!”

听着蔺芊墨那完全大言不惭的自夸之言,凤和心潮澎湃,眼睛发亮,比砍人都觉得痛快。夫人说的真好,夫人说的真棒,夫人说的太能气死人了。

围观之人:…。听到自家相公对别的女人不规矩,一般情况下,身为妻子的不都是先惊,后不信,然后质问,最后隐忍赔罪,以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吗?怎么…。

怎么现在跟他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呢?明明什么都没错过,怎么情况就好像颠倒了个个呢?本明明白白的事,现在搞得他们有些发晕了。

刘大更是听得眼睛都直了,娘娘个黑的,这是哪个娘胎跑出来的死女人?太他娘的气人了,他本以为自己够混了,可没想到竟然遇到更混不吝的了。而且,还是个女人…

刘大按着后脑勺,火气来的太猛,让他眼睛直往上翻白,“臭娘们,我…。”怒骂着,手刚抬起,一股阴恻的冷慑之气骤然而出,那厚重的威慑,让刘大心里猛然一跳,停滞!

同一时间,蔺芊墨瞬时出手,对着刘大拳打脚踢一通,手起脚落,嘴巴也不闲着,“竟然对女人动手,竟然带着女人来碰瓷儿,哎呦我这暴脾气的!看我削不哭你。”蔺芊墨出手,快准狠,懂医的人,用针的人,什么地方最疼,蔺芊墨那是门清。

周围的人看着蔺芊墨那纤细的身材,觉得就她就是用尽全力,也疼不到哪里去!可…那高猛的刘大,却硬是一副疼的难以忍受,痛嗷嗷直叫。

那样子…围观的人看着,觉得太给男人丢份了。也觉得刘大这也太装了。怀疑,这人不会真的是想坑人家吧?

凤和看着蔺芊墨那凶猛的动作,咽口水,这火气大的,感觉一大半儿都是从主子那里积攒来的。刘大被迁怒的嫌疑很大呀!也活该他碰上。

“夫人,夫人,求你别打了,别打了…”刚一直缩在一一边儿的小娘子也不装死了,跑过来,拉着蔺芊墨的胳膊,开始祈求。

蔺芊墨转头,看着那眼睛泛红的小娘子,再看抓住她胳膊的手,眼底划过沉色,勾唇,“夫人倒是抓的精准呀!”刚巧的按住胳膊上的软麻之处,让人连一点儿力道都使不出。这是巧合吗?

小娘子听了,满脸不明所以,只是继续祈求,“夫人,我们不要什么说法了,请你不要打了…呜呜…我相公看着人高马大,其实他身体很差,真的经不住你这样打呀!”

“是…”

蔺芊墨刚开口,刘大遂然倒地,捂着肚子卷曲真,痛苦呻吟…

“相公,相公…呜呜…你怎么了?相公…”

蔺芊墨看了,呵呵…小娘子刚说不经打,这马上就倒下了。这配合,都天衣无缝了。

“哎呀,没想到你相公身体这么差呀!”蔺芊墨惊呼着,赶紧道,“凤和,快,快把人带上车,我们赶紧去找大夫去。”

“是,夫人!”

“夫人,不敢麻烦你们,如果可以给我们一点儿医治的费用就行,我们…。”

“那怎么能行呢?人既然是我打伤的,我就一定会负责到底的。凤和,带人上车。”

“不…呃…”小娘子的话还未说完,凤和手轻碰,要说的话顿时卡住。心头猛然一跳。

凤和弯腰,手刚出,忽然五六个人冲了过来。

“大哥,就是那小娘们,就是她…”

“快…”

看着向这边冲来的几个人,蔺芊墨笑了。

大步跑到蔺芊墨面前,喘着气,气息略显不稳,气性却是很大,“娘的,竟然敢算计老子,你他娘的活的不耐烦了!”

蔺芊墨听了,二话不说,一脚踹了过去。

“嗯…”痛的脸都扭曲了。

“大哥…”

“臭娘们,竟然敢动手,看我不…啊…”

人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就看到抬手欲打人的男子,忽然就飞了出去。

其余几个人看着瞪眼,撸袖子,准备换手,叫骂,“你…”

手刚抬起,嘴巴刚张开,在看到马车上走下来的男子后,眼眸微缩,眉心狂跳…

几人的异样落入眼底,围观之人转头顺着看去,看清,惊艳一片,怔愣无法反应!

“相公!”

听到蔺芊墨这称呼,众人:这么俊美的相公,就算真的对别的女人起了心,那也要护着。

凤璟缓步走到蔺芊墨面前,抬手,自然的帮她顺了顺那凌乱的长发,淡淡道,“心里可舒服了?”

“嘿嘿…。舒服多了。”以暴制暴什么的,好过瘾!简单粗暴,就是这个时候。

凤和听了抹汗,这些个找茬的还真是被迁怒了。

“该走了!”

“等一会儿!”蔺芊墨对着眼前几人伸出手,晃了晃,“我的银票,我买的吃食呢!”

“那…那些都是我们的。”

蔺芊墨听了,扬眉,看着他们肿胀的五指,轻轻一笑,又邪又坏,“这手指可真是漂亮!可惜,再过几天却都要变成白骨了。真可怜!”

这话一出,几个人的脸色瞬时变了。

“果然是你动了手脚!”

“我的银票都动了手脚,想占为己有,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娘的,栽跟头了!

“是要手,还是乖乖的还东西,赶紧选一个。”

没人说话,就这么认栽太他娘的丢面子了。

“好吧!既然你们想要东西,那就送给你们了。相公,天色不早了,我们走吧!”

“等等…二子,你去把东西拿来,还给这位姑娘。”说的那个咬牙切齿。

“我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你们也去,快去快回。”其他几个人也被指使走了。

几人离开,一时候静默。

蔺芊墨看着躺在地上的刘大,不忘体贴问一句,“要我帮你看看吗?无论哪里痛,都保证药到命除。哦,是病除。”

刘大和小娘子听了,却都觉得,那病除,才是真心话。看着边上被踹趴在地上的男人,看着他那肿的跟猪蹄儿一样的双手,再想那句不久就会见白骨的警告。两人脸色变了几变,心里清楚,惹到不该惹的人了。

特别是那小娘子,看着凤璟那绝美的俊颜,再想刚才所谓的非礼之言。小娘子脸色控制不住开始泛红,羞汗!这男人对她不轨?就好似,那东施说西施嫉恨她的美一般,可笑了!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扶我回去!”刘大怒,声音有些发虚。

小娘子听了,赶紧起身,伸手作势扶住刘大,两人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其实,刘大离开前想说一句,这次饶了你,下次等着瞧什么的好找回场子。可想到刚才凤璟一抬手,就挥飞一个人的情景,还有这身上到处火辣辣的痛,刘大一下子就蔫了。面子什么的,没有小命重要。

两人离开,围观的人唏嘘,觉得这热闹看的有些胆战心惊了。

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去拿东西的几个人去而复返。

“大哥…都拿过来了。”

那被称大哥的也早已缓过来气儿来,从地上爬起来,拿过钱袋子,看着蔺芊墨道,“银票在里面!你的东西都拿过来了,把解药给我们。”

蔺芊墨听了,拿过钱袋拿开,拿出那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冷笑,“拿走了两张,却还来一张,什么意思?”

“你…。本来就一张。”

“呵…。当时我也是这么给你们说的,可你们还是把我东西拿走抵了。”

大哥被噎的嘴巴抿成了一条直线。娘的,遇到煞星了。以前挖坑拿钱,这次挖坑埋自己!

蔺芊墨晃着手,满身匪气,气死人不偿命道,“老弟,识时务者为俊杰。所以,趁着我还没说是三张的时候,你们别忙着瞪眼了,有空赶紧翻翻口袋吧!不然…。”

“把身上的钱都给我拿出来!”说的那个不甘。

“…。是!”应的那个不忿。

可形势逼人,再大的火气,也扛不住一个废字。想保住双手,只能忍,忍…

几个人用那肿胀的手,忍着那钻心的痛,红着眼睛开始翻钱袋子。又疼又心酸…。

看着这一幕,围观的人都在无声后退,美男子很凶残,俏娘子分明是女土匪。

“都给你,就这么多了!”

铜板儿,银票,碎银子,几个人手里什么都有,蔺芊墨看着兜着衣服笑眯眯上前,“多多益善,多多益善…”

几个人听着,脸色又青又红,心里那个憋闷呀!多多益善?这话分明就是埋汰他们。还有她这作态,不知道的人看着,还以为他们真的在施舍,是自愿行善呢?可…可他们这分明是被抢呀!满腹辛酸,说不出。

“钱都给你了,解药呢?”

蔺芊墨听了,没答话,抬脚走到那些吃食面前,看了一眼,伸手从头上拔下一支银簪,抬头,看着他们几人,笑呵呵道,“米,面,肉…。这些东西,那个一样碰触到,会令银簪变了颜色呢?”

蔺芊墨话落,一人脸色就变了。

蔺芊墨看着,抬脚走到那人面前,眨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刚才拿的是肉吧!或许我不用银针,让你尝尝肉的味道,应该就能马上得到答案了。”

这下那人脸色更难看了!作为女人,怎么可以如此狡诈,奸猾?这次真的栽了,栽在不了解女人上。

那大哥头看着,马上就明白了什么,瞬时脸色黑了。娘的,最后还搞这么一个幺蛾子,结果还是坑到了自己!

蔺芊墨拿起肉,放在那人面前,“喜欢那一块儿?”

“我…我就放了点儿泻药。”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包,直接塞到了嘴巴里,青着脸道,“这下总可以了吧!”

蔺芊墨看此,长头一口气,摇头晃脑,“夫子曾教导我,为人为善,莫为恶,莫要害人终害己。看着你们…。夫子诚不欺我呀!”

凤英看着面皮抖动不停。夫人的话很有道理,不过,前提是要努力忘记夫人暴打人,还有连续坑人的事。

几个人听着咬的后牙槽疼!

“夫子教人为善,我一直都遵从。所以,也就不为难你们了。回去拿醋洗手,两天就下去了。”

为善?她一直遵从?几个人觉得,大言不惭,空口白话,信她有鬼!

“相公,走吧!”

“嗯!”

“相公,你看,我赚钱了。”

“看到了!”

“相公,我们别种田耕地了,以后去逮坏人吧!不但能修理恶人,还来钱特别快,更能为民除害呀!简直就是一举多得。相公,这是大善,不辜负夫子教导。”

“嗯,都听夫人的。”

“嘻嘻…。那相公你回去后要练练武艺。我感觉你退步了,以前你一抬手能要人一命,现在,只是把人给扇飞了了,这可不行。”

“听夫人的!”

“相公真好!”

“夫人看的透彻!”

看乐子的人听着那对话,觉得,这对夫妻,脸皮有点儿厚。

而,那几个坑蒙拐骗的人听了,默默道;这地方不能呆了,赶紧换地方。

*

接下来一天半的路程很顺利,蔺芊墨心情舒畅。只是,在走到目的地后,听到凤璟说以后半年就住这里后,蔺芊墨看着眼前的景物,笑的有些发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