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凤璟的隐忍/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是蔚蓝的,大地是广阔的,草那么绿,风那么轻,视野如此开阔,一切都那么美好。可…。眼前这如渔网般空空洞洞的三角棚子是毛回事儿?

虽然早就知道,来的地方不是太美好,住的地方也不会太舒适。可…这要餐风露宿的节奏,她还真没想过呀!她准备好了食材,却没想到这鸟地方竟然没锅没灶。肚里没食,睡觉没被,怎是一个惨字了得!

僵硬着转动脖子,看着风情云淡,仙气缭绕的凤璟,蔺芊墨抱着一丝奢望道,“公子,你在说笑话吧?”

“作为反省之地,你可是觉得太好了?”

扯淡!

“公子,你所谓的反省,不会就是要这里修葺半年的房子吧!”房子修好了,他们要走了,这什么节奏?吃苦掏力做冤大头呀!

“我是来反省的,夫人是跟我一起同甘共苦的,所以,修葺房子的事情就交给夫人了。”

蔺芊墨望天,他是来反省的,而她是来受罪的!可惜,明白的太晚了。

幽幽怨怨,“既然是同甘共苦,那么,是出力还出钱,相公最起码要出一样才是吧!”

“为夫出力!”

闻言,蔺芊墨转眸看着他。

凤璟看着她,微微勾唇,浅淡的笑意,美过周边景致,悠悠悱恻,“等夫人修好了房子,为夫以身相许,到时必会用尽全力。”

蔺芊墨听言,直直看着他,静默,片刻,忽然一反常态,伸手揽住他脖子,抬脚圈住他腰身,扒在凤璟身上,凶狠道,“不是要以身相许吗?给我脱!”想想她那又被洗劫一空的钱财,再听凤璟这理所当然的要她修葺房子的安排,蔺芊墨头上开始冒烟,咬他几口的念头瞬时而出。

蔺芊墨那猛悍的动作,看的凤和,凤英,倒吸一口气,急速退开,非礼勿视,非礼无视!

青天白日呀,光天化日呀,郡王妃你这样…有些不适合吧!

蔺芊墨这一突然的动作,让凤璟眉头也不由跳了跳,瞬时的不适后,既自然伸手扶住蔺芊墨腰身,低头,看着她,神色依旧浅淡,眼底却溢出点点柔色,勾唇,声音低低沉沉,“夫人,你这不是欺负为夫吗?明知道我现在有心无力!还让我脱衣服!”

“有心无力吗?那更好,正好先给你做做治疗,麻溜的给我脱了。”

“你想我被别人看?”

“看看这房子,你被人家看光还不是必然的呀。差别不过是早早晚晚而已,你还扭捏个屁呀!”蔺芊墨说着,就去扯凤璟衣服带子。

“夫人要来真的?”

“当然来真的。”蔺芊墨动作粗蛮,粗声粗气,“等扒光了你,我就去盖房子,我就去做饭,不然我心气难平,掏力气总是觉得冤,我要你光着看我干活!”

“夫人,你这心眼太小了!”

“呵…呵呵…”

“夫人,你变笨了!”

“是,所以,我现在不动脑子,就用蛮力了。”

“这房子确实烂了点儿。”

“这是房子吗?这根本就是渔网,还是只能打风,打鱼却打不到鱼的渔网,…”

“所以,刚才只是给你开玩笑而已。”

闻言,蔺芊墨扒衣服的动作一顿,抬头,面色变幻不定,“什么意思?”

“夫人不喜欢自然就不住了。”

“难道连渔网都不给住了?要彻底露天?”蔺芊墨紧紧抓住凤璟衣服,瞪眼!

连续灌药不给饭,不给蜜饯。一句话他不爽,他就拉人赶路,不给吃饭,还会顺手打的一只鸟魂飞湮灭,吓得你颤三颤。更重要的是手里刚有钱,就会被他清空。

众多例子在前,蔺芊墨真切觉得凤璟就是坑货,还是那种狠狠抓住人家七寸,握住命脉,狠狠压迫的那种。

当然了,凤璟也有好处,只是…。看着眼前渔网似的房子,还有可能分分钟就灰飞烟灭的渔网房子,再想想身上又不翼而飞的银票。蔺芊墨表示,他的好处是什么呢?眼前想不出一分来。反而确信,凤璟什么坑人的事儿倒是绝对能做的出来。

所以,风餐露宿个几天,又要她长长记性什么的,凤璟一定做的出来!

凤璟看着蔺芊墨那样子,目光莫测,没说话。

这沉默,不会就是默认了吧!

完全露天,跟渔网房子!有了比较,蔺芊墨马上就觉得她应该满足,渔网房子太可爱了。

心酸酸,抬手,为凤璟整理衣服,把拉开的系好,蔫蔫道,“第一眼看,这渔网房子是有些惊悚,可看了几眼后,恍然发现这渔网房子还是挺难得的,多别致的一景呀!夏天躺在屋里可看星星,冬天坐在屋里就可赏雪景,这种意境多难得呀!”说完,抬手,扯着嘴角,万分诚恳道,“公子,我们就住在这里吧!”

“喜欢这里?”眼神分外幽深暗沉,声音低磁,惑心。

“嗯,很喜欢!”

“为夫也喜欢…”

蔺芊墨听了笑了笑,干巴巴,苦哈哈,“那就好!”说完,手脚松开,从风璟身上下来。折腾他,再把渔网房子给折腾没了,那更惨。唉,还是留着力气搞吃的,盖房子吧!好心酸…

“呃…”手脚刚松开,腰上忽然一痛,闷哼,眼前忽然一黑,后脑勺猛然被扣住,骤然意识到什么,眉心一跳,随着唇上多了一抹灼热…。

没有了试探,没有了轻柔,动作亦没有了最初的生疏,试探。完全的强悍,身体被禁锢,男人的动作霸道,深入,吞没,似要把人吞噬入腹。犹如饿极了的人终于吃到了一盘儿可口的菜。侵略性十足…

凤璟那猛烈灼热的动作,让蔺芊墨身体僵硬,凤璟秒变食人兽的感觉。攻击性太强,令人神经紧绷,头皮发麻!

“丫头,张嘴!”磁沉,沙哑,性感,来自男人的诱惑。

蔺芊墨眉心一跳,眼神几经变幻,而后,抬眸,看着凤璟愈发暗黑,幽沉,惑人的眼眸,静止片刻,缓缓抬起胳膊,重新圈住凤璟胳膊,主动靠近,若即若离,低喃,轻语,“先放我下来,这样不舒服!”

凤璟听了没动,视线定定落在蔺芊墨红润的樱唇之上,“亲我!”声音暗哑一片。

蔺芊墨听言,淡淡一笑,手用力,拉过凤璟,唇印上,瞬时感觉身体被抱的更紧了,紧的有些发疼。

微微垂下眼帘,手缓缓移动,抚过脖颈,顺势而下,缓慢,自然,拉下凤璟紧扣自己腿的大手,脚落地,站稳,手停在凤璟腰身,感受手下凤璟愈发紧硬的肌肉,还有那越发灼热,不规矩的大手…

蔺芊墨眼神微闪,有什么即将澎涌而出,有什么将不受控制?诱惑到此,手猛然伸出,向下探去,骤然入手的强硬,灼热,让蔺芊墨面皮直抖,身体后仰,眼睛却是乍然大亮,抬头,“凤璟…”他好了!好了!

凤璟却是身体绷的几近失控,那股陌生的躁动,猛然而至的强烈欲望,完全不受他控制,脱离掌控。

特别在蔺芊墨主动的那瞬间,凤璟有种屏退所有,彻底捏碎了她,禁锢她的冲动!

只是,若那么做会怎么样呢?他一时的如愿,痛快。而得到的却是她这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主动吧!

眼神变幻莫测,明暗交错间,凤璟缓缓抬手,抚上她的眼睛,看着里面清晰的笑意,开口,声音低哑,“这么高兴?”

“凤璟,你看,你看,好了…”

凤璟垂眸,清楚看到蔺芊墨那抓握的动作,心口一窒,眼眸溢出暗红色,一阵气血翻涌,“大胆的丫头!”一句话说完,嘴角溢出一线血红。

蔺芊墨脸上的笑容僵住,抬手,抹去凤璟嘴角那丝红色,神色不定,怎么会突然吐血?什么情况?

“凤璟…”

“丫头,记住,本郡王是被你亲伤的,记得负责!”一句话说完,凤璟倒在她身上。

蔺芊墨承受不住他那重量,瞬时倒在地上,结结实实的做了个人肉垫子,倒吸一口冷气,脸扭曲成橘,背后被咯火辣辣痛,上面被压的透不过气,那滋味,分分钟要断气…

“凤…凤璟…”

无人应!

“凤英,凤和…。”

无动静!

“来人…”牟足了劲儿吼了一嗓子。该死的!痛的眼前直发黑。

好在这一次,凤英,凤和听到了。

看着眼前的情景,两人脸色变幻不定,这种情况下,郡王妃叫他们来怕是不合适吧!

“傻站着干什么?赶紧把人扶起来,他晕了!”蔺芊墨憋着一口气说完。

凤和,凤英两人闻言,脸色瞬时变了,即刻把风璟扶起来,看到凤璟嘴角的那一抹血红,神色浑然大变。

“主子…”

凤璟眼帘微动,声音浅淡,“扶我回去!”

“是。”凤和用力揽住凤璟腰身,飞身离开。

蔺芊墨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夫人,属下扶你起来。”

蔺芊墨点头!

*

看着眼前雅致的木屋,蔺芊墨却已完全没有了欣赏的心思。娘的,就亲了一下,想试探一下他身体的反应,看看情况。没想到…身体反应超乎意料的好,本来多大的喜事儿呀!可他这最后这一倒,一吐血是什么意思?难道身体好了,心理又出现什么问题了?

凤璟刚才是怎么说的?她把他亲伤的?这意思连带的也是说她把人亲晕的?如此推理,蔺芊墨翻白眼,好想去死一死!

不就是被亲了一下吗?他反应要不要这么给力?把男人亲晕了…。她这得多猛?多可怕呀?想着,抬手抚上嘴唇,“呲…。”麻麻的胀痛,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肿了。蔺芊墨更郁闷了,她的嘴巴都被亲肿了,结果他却晕倒了,这什么鸟事儿!

房间内

凤和看在斜靠在软榻上,面色微微有些发白的凤璟,皱眉,面色紧绷,“主子…”

“无事!”

“可是…”

“欲望突来,得不到纾解而致。”

凤和听了,一时有些不明白,有些反映不过来,怔愣,片刻,忽然跳了起来,双眼瞪大,激动,忐忑,神色变幻不定,“主子,你…你刚才说…说的意思可是…”

“嗯!应该是好了!”

闻言,凤和眼睛瞬时红了,惊喜,激动,一时不知该如何表达,嘴巴张了几张,而后遂然跪下,重重道,“恭喜主子!”

凤璟点头,按了按眉心,“身体如此躁动的情况下,一般要怎么应对?”男人,隐忍的痛苦是什么感觉,他已彻底体会到了。

凤和冒着大不敬的压力,不这样痕迹的看了看凤璟某处,注意到哪里清晰的异样,咧嘴,明白了风璟的意有所指,不假思索道,“找郡王妃…”

“她若知道我彻底好了,恐怕明天就敢给我提出离开。”凤璟眼眸微沉,刚才她眼里的欢喜就是证明。那个混帐女人…身体火,心里憋。凤璟开始觉得这身体恢复的有些不是时候了。

凤和听了,觉得主子这隐忍太委屈了,也感觉主子担心的太多了,“主子,属…属下刚才看郡王妃好像…好像很喜欢跟主子亲近,咳咳…所以,要是主子想,郡王妃应该不会反对。”

凤璟听了摇头,没说话!

看主子并不认同,凤和赶紧道,“主子,其实,就算郡王妃现在有些抗拒,但真要事成了,您再多哄着郡王妃些,想来过不了多久就没事儿了。”郡王妃的性情虽然和别的女人不同了些,可在根本上应该还是一样的,只要身体给了主子,那么,心应该也就定下来了。

“若是强求可行,九爷如何会轻易放弃!”对于蔺芊墨,他比凤和要了解。

闻言,凤和噎了一下,而后又道,“主子和九爷不同,郡王妃都愿意和主子亲近了,想来…”

“在她眼里,我和九爷没什么不同。至于亲近,不过是为了试探我身体的反应罢了!”说着,想到那女人那一抓,下面猛然一紧,身体有些紧绷。这种直接,完全不受大脑控制的反应,让凤璟开始觉得头疼。

“那主子你也不能就这么忍着呀!”凤和皱眉,同时心里也担心,主子现在确实是有反应了,可万一要只是暂时的,过后又…。又沉寂下去了该怎么办?所以,更要把握住,抓住现在的反应,赶紧成事。不能错过这个,或许就能令郡王妃怀上小主子的机会呀!

“主子,要是你实不愿强求郡王妃。那,要不属下现在去给你找一个干净的女人过来?”事关小主子,真是耽误不得呀!

“凤和,我以为有些事不需要我特别交代你就会明白,可现在看来,我还是少说了一句。”

凤璟说的平淡,可跟随在他身边十多年的凤和,却清晰的知道主子不高兴了。

“凤和,蔺芊墨她是我的妻子,虽然不确定那丫头最后会如何定位我的存在。可,在我承认她是妻子的那天,我也希望你们凤卫从心底里承认她这个主子。随意找来一个女人,无论是什么原因,对于来她说都是一种背叛。”

凤璟一席话,听在凤和耳中,不可谓不震惊,虽然早已看出主子对蔺芊墨的在意。可他却没想到,这种在意已到了妥协的程度。

虽然不知道最后那个丫头会如何定位我的存在?这话什么意思?是说,主子要等着她的承认,等着她来给他位置吗?

随意找来一个女人,无论是什么原因,对于她来说都是一种背叛?这句话,又是何意?无论什么原因!难道说主子就忍吐血了都不可以找女人吗?还有背叛?这话单纯指的是他,还是包括了主子自己?

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吗?为什么到了主子这里就是背叛了?

“主子您真的…”

“我步了九爷的后尘,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凤璟话落,凤和心头骤然一震,“主子…!”

凤璟却承认的很平静,虽然在意识到之前,也挣扎过,抗拒过,意外过,可最终妥协了,并为了得到,在做着努力。

*

屋外,看到凤和出来,凤英疾步向前,紧声道,“主子怎么样?”

凤和听了没说话,转头看向靠在墙上,脸色微白,明显隐忍着不适的蔺芊墨。

“不得背叛,用心守护,不容疏忽,她与我同!”

这是主子特意的交代,也是对她绝对的认同,作为凤卫,从此蔺芊墨亦是他们的命,跟主子同!

看着凤和那变幻不定的表情,蔺芊墨本淡定的心,也开始变得七上八下了。娘的,凤璟不会真的出什么事儿了吧!一亲惹出人命了?可那男人竟然矫情的不准她进去。

“怎么样?凤璟他没事儿吧?”

“主子他…”

凤和不经意的停顿,让蔺芊墨心提了起来,面色有些紧绷,“他如何?要我过去把把脉吗?”

“不用了,主子他还好,刚才只是一时血气上涌才会如此的,夫人不要担心。”

呼…。“没事儿就好!”放松下来,背更疼了,“凤英,你过来帮我看看背。”蔺芊墨僵直着身体,走进另外一个屋里。

“是,夫人!”凤英应着,眼睛看向凤和,无声询问。

“去守着夫人吧!主子他还好。”

凤英听了放下心来,也不再多说,抬脚进了屋。

凤和站在原地,心情还是很复杂。他本以为凭着主子的性情,就算在意一个人也不过是淡淡的。可现在…显然超出他想象太多。更重要的是,蔺芊墨现在对主子并不是上心,这样…凤和深深为主子感到不平。

若是最后蔺芊墨对主子的情意还是不为所动,那…。凤和瞬时想到了九爷!头痛,挠头,脑子里一团乱麻,乱如牛毛!

两个骄傲的男人呀,不屑去为难女人,却又放不下那女人,真是…。折腾呀!不动心不动情的时候让人急,现在动了心动了情还是让人急。真让人憔悴。

*

看着蔺芊墨背上片片的擦伤,凤英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怨主子晕的不是地方?还是该同情夫人倒下的不是地方?

唉…

“是不是破皮了?”

“是,有几处擦伤!属下给夫人擦点药,这两天夫人也小心些,睡觉的时候也侧着,趴着吧!”

“我知道了!”蔺芊墨点头,心里郁闷死,凤璟那厮真是…一句表白突然的,让人摔了狗吃屎。现在一个亲亲,又搞的见血又见伤的。

跟凤璟谈个请说个爱,随时都提着半条命!简直就是冒险之旅,哪天回忆起来,不是伤就是痛…娘的,不会是什么八字不合吧!唔…火辣辣的痛。

来到汶山的第一天,几人都带着各自的郁闷入睡了。

翌日

在鸡叫,鸟叫声中,蔺芊墨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床幔有丝恍惚,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夫人,你醒了?”

“呃…呲…”起身,动作太大,后背突然的一痛,令蔺芊墨脑子瞬时清醒过来。

“夫人,小心些!”

“忘了背上有伤了,起猛了!”呲牙!

“属下再给你擦点儿药吧!明天应该就会好多了。”

“好!”蔺芊墨老老实实的趴在床上,让凤英给擦药,随意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夫人,辰时了!”

“怪不得我肚子饿了!”

“属下熬了粥,夫人起来就可以吃了。”

“好,辛苦了!”

“不敢!”

*

“凤璟呢?”蔺芊墨端着粥,问道。

“主子身体不舒服,用过早饭去休息了。”

“呃…”蔺芊墨吃着粥,琢磨着,一会儿过去看看。

“请问…请问有人吗?吴大姐,是你们回来了吗?”

听到外面响起的声音,蔺芊墨抬头,看着凤英,道“是谁呀?”

“属下去看看!”

“嗯!”

凤英出去,片刻,外面对话声传来。

“大婶,有什么事儿吗?”

“呃…。木有,木有,呵呵…呃,我就住在这隔壁,听到这边有动静,我还以为是吴家谁回来了呢?姑娘,问一下,你可是吴家什么亲戚吗?”

“不是,我们跟吴家买了这房子!”

“哎呀,你是说吴家把这房子给卖给你们了?那他们一家人以后都不回来了吗?”

“这个我不清楚!”

“啧啧,看来那吴三妞是真的攀上高门了,竟然连房子都卖了。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呀,连带的一家人都跟着享福去了。”话语中那是一个羡艳。

闲话家常什么的,凤英还真是不擅长,干脆道,“大婶真不好意思,我现在我还没吃早饭,你看…。”

“木事儿,木事儿…。”说着,人不但没走,反而直直的往院子里面走来,边走边打量着,嘴巴也不闲着,“姑娘,你吃,正好我们可以随便聊聊!”

凤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