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心动了吗?/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夫人…。夫人…。”

蔺芊墨趴在床上,睡梦中听到凤英的声音,睡眼惺忪,“什么事儿?”

“主子身上热的更厉害了,夫人你赶紧过去看看吧!”

闻言,蔺芊墨掀开被子,下床,拿起衣服披在身上,揉着眼睛往外走去,走着,问道,“凤和还在给他擦身体吗?”

“一直遵从夫人的交代在擦!”

“药可吃了?”

“吃了!”

蔺芊墨听了眉头皱一下,没再开口,疾步往凤璟的屋子走去。

凤和拿着棉布正在凤璟擦拭额头,看到蔺芊墨过来,起身,“夫人…”

“嗯!”蔺芊墨随意应,走到床边,看着凤璟闭着眼睛,面孔潮红,抬手抚上他的额头,灼热,滚烫!

凝眉,“最后一次喂药是什么时辰?”

“两个时辰以前。”

“我重新给你写个方子,你现在去把药抓来,然后按照三碗水煎一碗的比例来熬。”

“是!”

“家里可有酒?”

“回夫人,没有!”

“去弄点回来。”

“是!”

“你们去吧,这里我会看着。”

“好!”

凤英,凤和领命急速离开。

蔺芊墨在床边坐下,给凤璟探过脉搏后,拿起棉布继续给凤璟擦拭,额头,耳后,脖颈,手心。

看着一贯会噎人,气人又闹心的男人,这会儿病恹恹,绵绵软软躺在床上,一副无辜又可怜的模样,蔺芊墨什么没想,就那么伸手在他脸颊上捏了一下,捏过,不由笑了笑,呢喃,“这样子真让人想蹂躏呀!”

说完,想到什么,轻咳一声,低声道,“凤璟,睡着了吗?”

没回应,眼帘都未动!

武艺非凡,感官肯定敏锐,现在这样,若不是睡着了,就是已烧的陷入半昏迷了!当然也有可能是装的…不过就算是装的,蔺芊墨表示,她也会当他是真的昏迷中的。因为,能欺负凤璟的时候可是不多,绝对的难得一遇呀!

蔺芊墨边给他擦拭着手心,边很是顺便的数落轻声道,“看,我现在碰你了,怎么没见你又流鼻血呀?什么都是因为我才流血的,明显就是欲加之罪。”

“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话果然一点儿都不假。看看,现在水和风都吹到我这边来了吧!你说,我要不要把以前你欺负我的,现在都一块讨回来呢?”蔺芊墨说着,抬手又在凤璟高挺的鼻子上捏了一下。而后,看到凤璟好似不舒服的皱了皱眉头,无辜的不喜。

蔺芊墨看着,哼鼻,不满,“欺负人家的时候,那么嚣张可恶。现在,我这还没看虐呢!你就软萌给我看了。男人,不要撒娇,我不会心软的。”

换水,棉布浸透,继续擦拭,叹气,“这算什么欺负人?明明就是伺候人!我这善良的,我这命苦的。”

抬手,摸了摸额头,依旧滚烫的很,“这温度,脑子要烧傻了!不过,真要傻了,不知道会不会变得可爱些?”摇头,换棉巾,拧半干,重新覆上风璟额头时,顿了顿,看着那不知道什么时已开眼睛的凤璟,眨眼,“你醒了!”

从来幽幽暗暗的眼眸,此时少见的染上一抹朦胧,温软,“你怎么在这里?”声音绵软,沙哑不堪,凤璟眉头皱了一下。

“凤和,凤英刚出去买药去了。我刚好趁机会削你一顿,给你点儿颜色看看。”

蔺芊墨话出,凤璟轻轻笑了。

那一笑,笑的纯粹,淡淡愉悦!蔺芊墨看着,却是一个激灵,脑子不会真的烧伤了吧?不然,怎么会这么笑?

“凤…凤璟!”

“嗯!”

伸出三个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正色道,“这是几?”

“四!”答的不假思索,淡然又肯定。

蔺芊墨:…。面皮不由发紧,晃着那三个手指头,靠近他的眼睛,正色道,“凤璟,这是几?看看清楚?”

“一,二,四!是四!”十分确定。

抽,三呢?三被你吃了?真不想搭理他,这厮就是在戏弄人。关于这点儿,蔺芊墨觉得不应该怀疑,只是…手心下滚烫的温度,还有那异常潮红的面颊,深黑迷蒙的眼眸,一副病态,完全蠢萌的模样,再加上又那又是吐血,又是鼻血的症状。蔺芊墨心头直跳,发紧。

“凤璟,我是谁?”

“媳妇儿!”

不认识数,却还认识媳妇儿,她真是荣幸。

“我叫什么名字!”

“墨儿!”

连她的名字都记得,该感动。

“很好!”夸赞,继续,随意问,“知道自己为什么生病吗?”

凤璟看着她,眉头皱了皱,沉默了一会儿,开口,“想媳妇儿想的!”

蔺芊墨:…。“你是思春太厉害才生病的。”

“哦!”

该死!这反应真让人急躁。一个小小的风寒,就把风璟给烧傻了,无法相信!

“凤璟,给我好好说话!”

“哪里说错了吗?”

蔺芊墨不答,只道,“现在我再问你一个问题,这次也一定要好好回答,知道吗?”

“嗯!”

“凤璟呀!你把银票都放在哪里了?”

“在这抽屉里。”凤璟指着床头的柜子,答的一点儿都不犹豫。

蔺芊墨听了,看了他一眼,起身,上前,拉开抽屉,忽然真切希望抽屉里并没有银票。可惜,她失望了!看着整齐放在抽屉里的一沓银票,蔺芊墨手心冒汗,一点儿不觉得高兴!

该死的,记忆明明还在,为毛却来这么一出好似脑残了的作态?

深呼吸,转身,看着凤璟,轻声道,“凤璟,生病了要做乖宝宝,这个时候不要开玩笑。”

凤璟听着,看着蔺芊墨,满脸不明所以,“你问的,我都答了!”

凤璟那浅淡的控诉,蔺芊墨听在耳里,看在眼里,嘴巴紧抿,就是这样才不对劲儿。想他凤大爷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过。焦躁…

“我想喝水!”

听着那绵软的声音,蔺芊墨头痛的厉害,看了他一眼,动手倒了杯水送到他嘴边。

“喝不到!”

蔺芊墨听了什么都没说,一只手伸到他脖颈下面,用力,托着他的头,把水送入他口中,“你发热了,要多喝水,都喝完了。”

“嗯!”

“身体哪里不舒服?喉咙痛不?”

“有点儿!”

“胸口闷不?”

“还好!”

“头…头晕吗?”关键问题,总是让人紧张。

“头晕,还痛!”

蔺芊墨:…。头皮发麻。凤璟要是真的傻了,她会如何?运气好了,被准许一辈子留在他身边赔罪,运气差点儿分分钟被灭了!

看着凤璟,想着这两种结果…。蔺芊墨心口遂然紧缩,眉头皱起,脸色微变,神色不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凝眉,是一辈子纠缠?是随时为他偿命?面对这两个问题,她要想的应该是如何脱身,应对,这才正常。可现在…。

抬手抚上心口,垂眸,手掌下过快的心跳节奏不容置疑。而面临问题,第一次直觉反应——她的心跳,快过了她的大脑…。这,代表了什么?意味着什么?

“夫人…。主子,您醒来了!”凤和端着药,看到已睁开眼睛的凤璟,疾步上前。

“嗯!”

“主子,我喂你吃药!”

“嗯!”

蔺芊墨看着,静默,片刻,开口,“一会儿凤英把酒拿回来后,你给他擦拭一下身体。”

“是!夫人。”

蔺芊墨看了凤璟一眼,抬脚,转身走了出去。

凤璟看着蔺芊墨的背影,再看被放在桌上的银票,勾唇!口中苦涩的味道,莫名染上一抹馨甜。误打误撞,意外收获…

翌日

“主子您醒了?”

“嗯!什么时辰了?”

“才卯时,主子你再休息一会儿吧!”

“夫人呢?”

“夫人丑时和寅时都过来了一次,给主子扎了一次针,又给用了点儿药,见主子体温下去了,交代属下好好照顾主子,才回去休息。”

凤璟听了扬眉,看着凤和道,“封了我穴道?”不然,他不会一点儿都察觉不到。

“是!夫人担心扎针的时候,主子会动,所以让属下点了主子的穴道。请主子赎罪。”

凤璟摇头,淡淡道,“给我拿点水来。”

“是!”

凤璟坐起,凤和把水送上前,不忘说道,“夫人交代让主子你多喝点儿水。”

“嗯!”凤璟慢慢喝着水,随意问道,“夫人心情看起来如何?”

凤和听了愣了愣,才道,“属下…属下没注意!”一直担心着凤璟,除了感觉蔺芊墨也算尽心以外,其他倒是没注意。

凤璟听了,淡淡一笑,低语,呢喃,神色莫测,“那丫头心情恐怕不会太好!”因为意识某种异样感觉吧!

那种感觉,他也曾经历过。当意识到自己对蔺芊墨已有异样心思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并不是喜,而是意外和排斥。因为蔺芊墨太聪明,聪明的让人感到头痛,娶这样一个女人,在感情上要花费很多的精力,而这偏偏是他的弱项,琢磨这个,他觉得麻烦。

除此之外,她身边还有一个身份特殊,分寸之间都需谨慎把控的九爷,为她,周旋九爷,同样要花费更多的精力。

那样的情况,理智看待,蔺芊墨是个绝对的麻烦,喜欢上她是绝对的不智。这样的结论,跟蔺芊墨对他的定位,应该不谋而合。

她不喜欢他的身份地位,喜欢上他,做他的妻子,享受多大的富贵,就要面对多大的压力。跟皇族打交道并不轻松。

同样的,她也不喜欢他的长相,因为这副样貌,惹来多少羡艳,就会惹来多少麻烦,做他的妻子,要承受很多,若无绝对的自信,那么,就要忍受绝对的不安!日日惶惶难安,一辈子提防算计,那滋味注定不会太好受了。

这些他自己都心知肚明,何况是蔺芊墨!

看透那尊贵,浮华背后的潜藏的风涌,阴暗,明澈那其中的辛苦,危机。再来谈情爱,论真心,说付出,讲相信,这并不容易。蔺芊墨是如此,他又何尝不是呢。

蔺芊墨想找一个平淡的人,过平凡的日子。那样,或许就可以不用承受太大的压力,不用面临太多的算计。

对于自己的夫君,淡淡的喜欢,那样就算背叛,也不会太受伤。也许,这是蔺芊墨想要的。

而他呢?若娶妻,他也只会找个合适凤家的女人。只讲尊敬,不讲情爱,给她无上尊崇,却不一定会去在意她的心情。

不动心,就不上心,那样就是算失去,也不会太在意。他一直认为,他本该如此。也很确定那才是最省心的,不会让他分心。

可最后…明知对她最好不要动心,但他还是在意了。

身不由己,心不由人!

意想不到的喜欢了,又心甘情愿的妥协了。他已如此,不知道那丫头会如何选择?

***

因为昨天晚上没睡好,蔺芊墨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梳洗过后,简单的吃了点儿早饭,蔺芊墨知道凤璟体温已经稳定后,没再说什么,加了一件略厚的衣服,走了出去。

凤英还以为蔺芊墨回去看凤璟,可却见她直直的往大门外走去。不由问道,“夫人,你要出门吗?”

“嗯!我去门看看。”

“属下跟夫人去。”

“不用了,我就在附近走走,你在家看护凤璟吧!”

凤英站在原地,看着蔺芊墨的背影,感觉,夫人心情好像不是太好。是她想多了吗?

*

绵延起伏的大山,成林成片的树木,泛黄飘落,秋意浓,初冬现。淡淡的萧索,惹人伤感的季节。

看着眼前的景致,看着那片片飘落的树叶,蔺芊墨淡淡一笑,是受了季节的影响,所以连她也突然多愁善感起来了吗?不然…怎么会生出那样的念头来呢?

有些事儿早就清楚,也想的很明白,为什么现在脑子却突然乱的理不出头绪来了呢?缓步,漫无目的的走着,眉宇间带着一丝沉郁。

“絮儿,慢点儿!”男人声音柔和体贴。

“鑫哥,你不用紧张,我没关系!”女子声音轻柔带笑。

听到声音,蔺芊墨抬头,看到不远处走到她前面两个相依的背影。

“怎么能不紧张,你肚子里可是还有一个呢!万万不可大意。”

男人紧张的样子,让女子不由轻笑出声,“鑫哥,你这样让人看到了可是会笑话的。”

“笑话什么?难不成我体贴我媳妇儿还有错了?”男人说的不以为然。

“鑫哥你对我好我知道,只是,这样让人看到了不好。况且我这才三个月,肚子都还不显呢?你这么扶着,搀着,落在人家眼里,还不得说我作呀!”

“就你想的多!我对你好,还是错了呀?”

“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女子声音里带着清晰的笑意,道,“村里有了身子的女人,哪个不是六七个月了还挺着肚子还在干活的。我这样一幅娇贵的样子,就是别人不说,我自己看着也不成样子。”

“挺着肚子干活那是她们,你可不行,那太辛苦了,我可舍不得。”

“鑫哥,有你这句话我就满足了…”

“傻瓜,说着说着怎么还抹起泪来了。”

“我就是感动!”

“我这一句好听话你就感动了呀!那以后等我高中了,把那富贵的好日子捧到你跟前来,你岂不是天天都要掉泪了。”

“其实,我觉得现在的日子也挺好…”

“又说这话了。絮儿,我可是答应了让你过好日子的,我一定会做到的。”

“嗯,我相信鑫哥!”

“诶,这就对了!”

“出来时间也不短了,我们回去吧!不然会耽误你温书了。”

“没事儿,不差这一会儿。”

“还是回去吧!婆婆会挂心的。”

“好吧,都听你的!”

两人转身,乍然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蔺芊墨,都愣了愣。片刻,女子的面皮不由红了起来,垂首,不好意思。

男人倒是大方,愣了一下后,对着蔺芊墨颔首,笑了笑,开口,“不好意思,让姑娘见笑了。”

蔺芊墨回以浅笑,“没有,你们看起来,很幸福!”

女子听了头垂的更低了,可那上扬的嘴角,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男人笑容也亮了几分,看着害羞的媳妇儿,没好意思再往下接话,转而问道,“姑娘看着有些面生,是来这里走什么亲戚的吗?”

“我是刚迁来的。”

女人听了抬头,“昨天听顾婶子说,有人买了吴家的房子,搬了进去,可是…。”

“嗯!就是我们。”

闻言,两人看着蔺芊墨的表情有些微妙。

蔺芊墨看了笑了笑,看来那顾大娘的宣传很给力呀!

“两位慢慢逛吧!我先走一步了。”

“呃…好!”

等到蔺芊墨走开了,女人开口,“这姑娘看着挺好的,不像是顾婶儿说的那样…那样不堪呀!”

“顾婶那张嘴你还不知道呀!说别人从来都是怎么坏怎么说,说自家人从来都是怎么好怎么讲。她的话,听听就好,谁还去相信呀!”

女人听了,抿嘴一笑,“顾婶是爱说了些,不过,人倒是也不坏。”

“你呀,看谁不都是好人!”

“本来就是嘛!”

两人说着,往回走去。

这边,蔺芊墨转弯,就被一个人伸手拉倒一边了。

看清拉着自己的人,蔺芊墨感觉,今天这景大概是看不成了。

“璟小娘子,出来逛圈了?”王翠英看着蔺芊墨,笑眯眯道。

“随便看看!”

“我看你刚刚碰到贺鑫他们两口子了?都说什么了?”

“贺鑫?哦,就是那对年轻夫妻是吧?”

“对,就是他们。那两口子可真是,啧啧…。”

不等蔺芊墨开口,王翠英就滔滔不绝的给她八卦起来了。

好嘛!景色没看多少,倒是把那贺家的种种听了个彻底。

贺家,二子,二女!父死,母身弱。

长子贺鑫,因父亲以前是学堂的先生,继而贺鑫也是这山庄少有的读书人,目前科举考试准备中。全家也都在为他使劲儿。

其妻,柳絮,父是木匠,赚钱又吃香的手艺人。就柳絮跟贺鑫的成亲,被村里人津津乐道了很久,郎才女貌,青梅竹马什么,什么的!

贺刚,次子,十八岁,还未成亲,努力学手艺中。

余下,两个女儿,十五岁的贺枝,还有十三岁的贺曼。跟山庄其他女孩子一样,田里忙的时候,就去田里帮忙,农闲时,就在家里学做各种活计。

蔺芊墨揉着嗡嗡做响的耳朵,无力,幸亏她跑的快,不然,王翠英恐怕把贺家整个的家史都要八卦出来了。

该死!本来是出来醒脑的,可现在,整个脑子都嗡嗡的,感觉更乱了。

“夫人,你回来了!”凤英的声音透着莫名的压抑。

“哎呀,这就是璟小娘子吧!”

呃…看到院子里多出的几个人,再看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的凤璟,蔺芊墨扬眉,明白了凤英表情为何这么僵硬了。

“璟小娘子,这长的可真是俊呀!跟你家相公一样。”

“呵呵…。你们是。”

“忘了介绍了!”妇人笑眯眯道,“我姓张,单名一个香,是顾家的媳妇儿。这两个,一个是我小姑子,三妞,一个是我娘家妹子,张桃!”

张香的介绍刚完,不等蔺芊墨说话,凤和抬脚上前,表情刚冷,“抱歉,我家公子身体不适,夫人也有些累了,今天就不多招待你们了。几位先请回吧!”

这逐客令下的很直接,可眼前这三个女人,却是一点儿不自在之色都没有,不过倒是也识相。

“璟小娘子呀!我们家就在隔壁,以后没事儿就来我们家坐坐,今儿家里还有事儿就不多聊了。”

“呃…”

“三妞,桃子,走吧,回家!”

“嗯!好!”

两个姑娘临走的时候,看了看凤璟,又打量了一下蔺芊墨,才恍恍惚惚的走了出去。

蔺芊墨按了按眉心,走到凤璟身边,坐下,问道,“今天怎么样?”

“嗯!挺好!”凤璟看着蔺芊墨,淡淡道,“累了?”

“有点儿。”

“去休息吧!”

“好!”蔺芊墨点头,刚欲起身,忽然想到什么,看着凤璟,对他伸出三根手指头,“这是几?”

“三!”

“银票藏哪里了?”

“那是秘密!”

蔺芊墨听了,起身,“回答的很好!好了,我去睡一会儿,你也别在外面待太久了。”

“好!”

看着蔺芊墨的略显疲惫的背影,凤璟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笑意,只是眼里却无任何笑意。

比起对九爷的直接拒绝。对他,她最起码还犹豫过。只是…情况却仍然不乐观。果然…

凤璟的这种猜测,在晚上的时候就得到了证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