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真的会送她离开吗?/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璟,你身体已经恢复了。对吗?”蔺芊墨看着凤璟开门见山,直接道。

凤璟斜靠在床榻上,听了,头也不抬,淡淡道,“确实已经不发热了。”

“我问的不是这个!”

“我知道!”凤璟抬眸,看着蔺芊墨,滟潋悱恻,“所以,若夫人现在我要脱光,我一定毫不犹豫。”

“不必了!”

凤璟听了,颇为遗憾道,“为夫现在有心有力,只可惜媳妇儿不愿意!看来,要成为真正的男人并不容易。”

“凤璟,别打岔!”

“我说的是实话!特别是眼下,月黑风高,夜深人静的情况下,你还在我面前乱晃,这对于我来说需要克制的东西有很多。”凤璟坦承不讳,风轻云淡道,“看着你,身体骚动的厉害。”

蔺芊墨:…。“看来郡王爷确实好了。”这有色话说的艳味能烧红天。

“对你,该有的反应都有了。”

“如此,郡王爷答应我的事应该没忘记吧!”

“如果我说忘记了呢?”凤璟不急不缓道。

“不会让人觉得高兴!”蔺芊墨轻轻一笑,淡然道。

“所以,该记得我也都记得!”

“郡王爷如此好记性,真让人庆幸!”

“要我送你离开吗?”问的平静无波。

“有劳郡王爷了!”

凤璟点头,“不过要等等!”

蔺芊墨听了,不疾不徐道,“原因?”

“我以为你想得到。”

蔺芊墨听了没说话,现在确实不是好时机,可她却感觉,若是可以现在最好可以走人。感觉总是不太妙!

见她沉默,凤璟淡淡道,“身体突然的恢复,超出了我的预料。导致很多事都还未准备,包括人手。我身边现有的暗卫,若是分成两拨。那,于你,于我都是一种冒险。我的身份敏感,想我消失的人不少。而你,若不想回九爷身边,最好是等等!”

凤璟说着,微微一顿,浅淡道,“当然了,若是想…那,现在离开倒是个好机会!”

蔺芊墨听了白了他一眼。

“看来是不愿意了!”

“废话!”

“你的回答,我很满意!”

“九爷不可能时刻关注着我,所以,我想着郡王爷拨给我两个人,把我送到了地方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他时刻都在关注着!关于这一点儿我很确定,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试试。不过,若是被他带走,那么想再次从他手里脱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他从来不是一个心软的人,上次对你未强逼,除了因为我身体不行,还有就是对你,他因为在意,心软了!但是,这次不会了,你留在我身边这么久,他已经不舒服了,若是知道我身体好了…你现在离开等于自投罗网,并不要再去企图他再次的放手。”

蔺芊墨听着皱眉。

“听到九爷仍然在意,心里可是有些说不出的滋味了?”凤璟语调平缓,看不出喜怒。

她若是想着,在赫连逸和凤璟中间蹦跶来蹦去的,那她是嫌自己命太长了。

“郡王爷说正事儿吧!”

看着蔺芊墨那没心没肺的样子,凤璟颇为遗憾道,“你这副模样,九爷要是看到了肯定很憋闷。可惜,他看不到,我真遗憾。”

蔺芊墨:…。

“不过一想到,你现在正准备抛弃我走人。我和九爷同命相连了…让人不愉!”

“凤璟,你今天晚上话真多。”

凤璟听了,找个舒服的姿态,靠着,慵懒道,“要是你再次落在了九爷的手里,那个时候若是还想我为你避挡,就不会如这次这么简单了。除非你这妻子,愿意名副其实!不过,必定又是一场动乱,且比起这次必有过之而无不及。”

逼的九爷和凤家对上,她是找死。

吐出一口气浊气,其实,蔺芊墨她很清楚,这一次的离开,必须万无一失。不然,她没有太多的后路可供她选择。只是想到昨晚对凤璟那异样的心跳,让她有些不安了,有些着急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儿。那就是我们成亲,是赐婚,还是凤家亲自求来的圣旨。那么,现在无论是和离,还是休妻都要进京面圣,且有一个必须合适的理由。当然,找一个由头这并不难。但是晚一些时日更会好些。毕竟,当初成亲之前引出的波动并不小,当时如此坚定的认你做凤家媳。现在,才刚刚一个多月就要休妻,有违常理,引来太多的探究,是麻烦!”

蔺芊墨听了,沉默,片刻道,“或许等一些日子会更好。”

“嗯!”

“等到那个时候,郡王就以我身染恶疾为由,休妻,并拒带我回京吧!”

“你病了,我就把你休了?夫人,你这是在坏我声誉。”

“要不就说我红杏出墙?”这自黑的都堕落了。

凤璟听了,眸色沉沉,凉凉道,“这个还用本郡王说吗?你一直都在琢磨着令嫁!”

蔺芊墨瞪眼,“少废话!”

“什么理由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没有绝对实力的情况下,会留下隐患的事儿最好不要做。不然,万一皇上来了兴致,对汶山一次查探,那么,你什么时候离开的很快就会清楚。如此,凤家不会如何,但是你…。想被高位上的那人带回去把一切都探个究竟吗?”

“不想!”

“既然没傻,那就等等吧!等到回京城后,或者在离开前,我会把一切都安排好送你离开。那时你跟不跟本郡王回去就不重要了。”

蔺芊墨听了眨巴眨巴眼,扯了扯嘴角道,“我很不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我还真是控制不住,郡王爷这样…”

“这样好说话,让你不安了?”

“嘿嘿…”

“我说过喜欢你的,为何又这么轻易放你走了?”

蔺芊墨摸了摸鼻子。这想法有点贱性。

“你觉得不安是应该的,毕竟现在主控权在我手里了。”凤璟不咸不淡道,“不过,当初跟你达成协议的是国公爷。就算是我反悔了,你大可去找国公爷,让他送你离开。若是他顾忌我这个孙儿的心情也反口了。那么,你可以威胁他,说;若是不送你离开,你就把我变成刘宝元那样的。如此,他一定会妥协,你也一定会如愿的。”

“呵呵…郡王爷想的真是周到。”

“这是你想的,我只是替你说出来而已。”

“呵呵…”一点儿不否认。

凤璟看了她一眼,有些闹心,移开视线,清清淡淡道,“至于对你,本郡王的喜欢没变,只是你一直不愿。我若强求,结果就算如愿,以后的日子恐怕也不会愉快。把缘分,变成怨恨,这种白算计的事,我不会去做,我早已说过。”

“郡王爷深明大义,睿智不凡,是小的狭隘了!”

“你也可以说是你魅力不足,不足以让为夫为你痴迷入魔。”

“我魅力不足,这种实话,郡王爷可以不用说的如此直白,不怎么动听。”

“每次听你说话,本郡王总是会产生自我怀疑。眼光好像真的很差。”不然怎么就看上她。

蔺芊墨听了却是忍不住想笑,“嘿嘿…。女人嘛!遇到年龄,体重,魅力等面子问题,都会矫情的。”

“可对于为夫的喜欢,你却不稀罕!”

“我这不是年纪小不懂事儿嘛!看着郡王爷总是感觉,只可远观不可亵渎呀!”

“人都被你亲晕了,还说什么不可亵渎!”凤璟按了按鼻子,淡淡道,“蔺芊墨,你毁了本郡王的清誉,并伤害了我身为男人的自尊。”

“郡王爷你这罪名可是大了!”蔺芊墨正色道,“再说了,先不规矩的人可是你。”

凤璟听了点头,也不否认,“确实是我!不过,那也是因为你太不主动,若是你能主动的来亲本郡王,那么,先不规矩的人也就不会是我了。”

这理论,绕的人有点儿晕,听得人有些火。可恼又好笑!

“而且,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你的回应太超出我预料。并且,对我,你也不规矩的有些过火了。不该脱的衣服你脱了,不该摸的地方你摸了,你还诱惑我。”

蔺芊墨听完,起身,“是,都是我的错!”

“是吗?既然你都承认了。”凤璟看着她淡淡道,“那…。本郡王现在还想不规矩一次,不知道你是否可以配合?”

蔺芊墨:…。

“把那该脱的脱了,该摸的摸了,那…。”

“时辰不早了,郡王爷早点休息吧!”

蔺芊墨转身往外走去,迈出两步,凤璟那幽幽淡淡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无奈,一抹苦恼,“跟你说了这么多不易入眠,想入非非之言。看来我又要多备两条裤子了!还有被褥,明天也让凤和再多备几床吧!”

蔺芊墨脚步踉跄了一下。

凤璟看着扬眉,“这反应,看来你听懂了,连这都清楚!蔺芊墨,你在挑战本郡王的包容力,承受力。”

蔺芊墨完全不予回应,脚步迈的更快了。然,终究快不过凤璟的嘴。凤璟那清清淡淡,却听得人暴走的话,再次一字不漏的清楚传了过来。

“不过,有些事儿清楚归清楚。回去睡觉的时候却一定不要多加想象,也别拉我入梦。不然,为夫会不好意思!也或者,一时情急,找你算总账。把你梦到的都给你做实了。省的子孙后代都给如水东流浪费了。”

蔺芊墨听着,走着,咬牙;今天晚上的梦一定会见血,她一定要咬死他!

*

顾大宝脱去外衣,坐在床上看着坐在灯下缝衣服的张香,闲话家常,“桃子今天过来怎么什么都没说,又急匆匆的回去了?家里没什么事儿吧?”

“家里能有什么事儿?她就是闲着没事儿,来这里串串门子。”

“呃…。”

张香看着顾大宝儿那憨厚的样子,不由想起了凤璟…摇头,没法比。

“我听娘说,吴家已经有人搬进去了?还是京城的人家,可是真的?”

“是真的!”张香说着,手也不闲着,“今天我跟桃子,三妞还一起过去串门子了呢?”

“人家才搬进来,你们就过去,是不是…”

“我们这不是去打个招呼嘛!再说了,娘可是大早上的都去了。”

顾大宝听了,不说话了!

张香撇了他一眼,嗔笑,“你怎么不说了!”

“咳咳…那家人怎么样?”

“那小娘子看着不怎么知事儿,那家相公身体不太好,但是长的…。”张香在脑子里搜刮了一圈,最终瘪瘪嘴道,“就跟天仙一样。”

这形容词一出,顾大宝即刻笑了,“天仙一样?你…。有这么夸爷们的吗?你可真是…。”

“就知道你不相信。”

“一个大男人,再好看能好看到哪里去!就算他是京城人,长的细发些,那也不可能跟天仙一样呀!”

张香听了,放下手里的针线,起身,“我呀!知道你不会相信,我也不跟你抬杠,等到你见到那人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顾大宝听了努了努嘴,不以为然。腹诽;一个大男人就是再好看,还能好看过他家三妹妹不成。就顾大宝来说,顾家三妞那就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人了。所以,要说天仙什么的,他一点儿想象不来。

张香看顾大宝那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会说话,嗤嗤一笑,暗道;就璟相公那模样,也就是她自己已成亲了,要不然呀!…说不得也会跟顾三妞,还有桃子一样,被迷的七荤八素的。

毕竟,哪个少女不怀春呢!那样俊美的男人,看着要是一点儿一点儿波荡都没有,那才是奇怪呢!所以,看到桃子和三妞两人那魂不守舍的样子,张香就知道两人被那相公给迷住了。

想着,张香眉头不由皱了起来,顾三妞如何她不想管。可桃子,她自家妹子,看到那璟相公不会生出什么杂七杂八的心思来吧!她可是已经定了亲的。

这么想着,张香忽然有些不安起来,要是桃子她…不,应该不会的,那璟相公就是再入眼,也跟她无缘,她应该清楚,也应该知道分寸才是。毕竟,她定下的那门亲事儿,可不是一般人家。桃子那丫头除了被惯的有些娇气了,但也不是糊涂人。

要是她真的对璟相公有什么想法,那她该琢磨的是怎么留下来多看两眼,而不是这么急急忙忙的就回去了!

“嗯!都是我胡想了…”

“你一个人在哪里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

“哦!没什么!”

“天色不早了,赶紧歇息吧!”

“我知道了!”

这夫妻俩熄灯睡下了,另一边,顾二妞看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动弹不停的顾三妞,皱眉,“三妞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

“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既然没有,那你怎么就跟身上长了刺一样的动来动去的做什么呀?”

“没什么,我就是睡不着。”

“为什么睡不着?”

“没瞌睡。”

“不是吧!今天晚上吃完饭的时候,我就看你有些不对劲儿,在哪里夹个菜都不断的愣神儿。三妞儿,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顾三妞心里确实装着事儿,只是这事儿怎么都不好意思启口,特别看到顾二妞那虽比不上她,却也很是清秀的面庞,更是不想说了,扭过身,道“我天天都在家里窝着能有什么事儿呀!”

“可你看着就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呀!”

“那是你想多了。”

“是吗?”

“好了,赶紧把灯吹了睡吧!不然,要是让娘看到了,又该话说我们点灯熬油不干活作死了。”

“哦!”

灯吹灭,顾三妞也不敢再翻腾,只是却仍然睡不着,睁着眼睛,脑子里全是那俊美男人的声影。表情有些发痴,她从来不知道世上竟然还有那样好看的男人,那张脸俊的让人完全移不开眼。看着他,当时她心跳快的都说不出话来,就担心一开口,心就会从嘴巴里跳出来。

想着,顾三妞脸上不自觉露出一抹飘忽的笑意,那个人,不但脸长的好看,就连手也是好看的紧,白皙,修长,骨节分明,那是她看过最好看的一双手…。不但是手,还有他那身气派,跟过去她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满身的贵气,就那么随意的坐在哪里,懒懒散散的,让人看着却是优雅的很。

一个人,怎么可以那么完美呢?最重要的是,那样完美的男人就住在她家隔壁,而且…他还看她了,好像还对她笑了,还有眼神,当时他看她的眼神,也很是温柔。

璟公子他…他看到自己的时候,是不是也跟自己一样的感觉呀?他是不是为她的样貌感到惊艳不已?他…他会不会已经喜欢上她了?

就这么想着,心跳猛然加快,激动,悸动,心动,面皮泛红,眼底溢满盈盈波光,要是她嫁给璟公子,那…这汶山的所有姑娘肯定都会羡慕死她的。而那吴家那跟了县令做妾的女儿,再也不值得人稀罕了,她压那吴莲儿几个头。

只是…那璟小娘子!顾三妞抿嘴,皱眉,不喜,厌恶。明知道璟公子身体不适,还能有心情出去瞎溜达的女人,如何要得?就如她娘说的那样,那女人肯定不是好东西。如此对璟公子不上心,真是太委屈璟公子了。

想到璟公子那柔弱的样子,顾三妞心生怜惜,更心疼。璟公子可真是可怜,又善良。那小娘子那么过分,他竟然还没休了她,想来日子肯定过的很辛苦吧!不过,那小娘子也作的差不多了,璟公子也肯定忍受够了,早晚肯定都会休了她。那样等到以后…。

顾三妞嘴角溢出一抹甜蜜的笑,等到以后,她来照顾璟公子,一定不会让他受委屈的。

就这么地,一个晚上顾三妞几乎没怎么睡,睁着眼睛就畅想起了她和凤璟美好,又惹人羡艳的以后,以后了…差不多在她已经畅想到子子孙孙的时候,天终于亮了。

看到窗户上透出的那一抹光亮,顾三妞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了,为美好的以后,忙活起来了。

*

“啊…”蔺芊墨打着哈欠,走出房间,往厨房走去。

正在厨房忙活的凤英,看到蔺芊墨,意外了一下,话就那么脱口而出,“夫人,饭还没好呢。您今天怎么起来这么早呀!”

蔺芊墨听了,靠在门框上,模糊着眼睛,道“这话不怎么动听,不过,我知道你是在夸奖我的。”

凤英挠了挠头,干笑,“属下…就是那个意思。”

“凤英,你坏!”

凤英笑了笑,“夫人,属下给你打水过来。”

“不用你,你做饭吧!我自己去。”说完,按着头走了出去,昨天晚上听凤璟说太多话了,一晚上都是噩梦,头昏脑涨呀!

虽然凤璟各种配合,可她心里这莫名的不安,总是让人觉得有些心焦呀!唉,也不知道蔺毅谨现在怎么样了?离开前想见一面呀,不然,在离开后的一段日子,那必须隐匿的时间里,恐怕很难见到了。

*

凤璟优雅的用着粥,看着蔺芊墨无精打采的样子,淡淡道,“脸色不太好,看着有些丑。”

“这大早上的,谢谢您老的夸赞了。”蔺芊墨夹了一口青菜放嘴巴里,不咸不淡道。

“晚上没睡好?”

“很好!”

“梦到我了?”

“没有!”

“可我梦到你了。”

对于这话题,蔺芊墨不想继续,转头看向凤英道,“家里还有肉了吗?”

“回夫人,昨天的吃完了!”

“哦!”

“夫人若想吃,一会儿属下去买些回来。”

蔺芊墨点头,“我等下去山上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野鸡野兔什么的。”

凤璟听了,漫不经心道,“应该有野猪!”

蔺芊墨闻言,看了他一眼,不轻不重道,“野猪的攻击性,比起某人可是差远了。”

凤璟听言,勾唇,“这是某种邀请吗?”

蔺芊墨伸手夹了一颗青菜,放入凤璟碗中,“多吃蔬菜,清脑清火!”

“嗯,你也…。”

凤璟的话没说完,门口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传来。

“璟公子,你们已经在用饭了呀!”

蔺芊墨听了抬眸,看了一眼俏生生立在门口的女孩,看着凤璟,笑眯眯道,“璟公子,找您的。”

凤璟没说话,抬手在蔺芊墨脸颊上捏了一下。

嘶…。

不是捏着玩儿,是真的用力捏!

蔺芊墨揉了揉脸颊,瞪眼。

凤璟看着她,凉凉道,“欠打!”

确实欠打!人家都到门口了,也不知道接待一下。顾三妞不愉。脸上却不显得分毫,抬脚上前,把手里端着的东西,放在饭桌上,打开。

蔺芊墨凑过去,看了一眼,“参汤呀!”真遗憾,她对人参过敏。不能喝。

顾三妞暗道;你再馋也没用,参汤可不是给你喝的。心里不喜,脸上却是笑眯眯道,“昨天看璟公子身体不适,所以,我特意熬了这点儿参汤,希望璟公子喝了早日恢复。”说完,看向蔺芊墨,“姐姐,你若是想喝,明日我多熬些送来。”

哎呀,这小心思,这差别对待,都不加掩饰了。还姐姐…

“我就不喝了,这参汤都让璟公子喝了吧!”蔺芊墨说完,塞了一个小笼包到嘴巴里,起身,“凤英,我出去了,璟公子慢慢喝哟!”

蔺芊墨离开,顾三妞那如花似玉的小脸,笑容更加甜美了。

凤英盯着顾三妞,面色有些发沉。这大早上的擦脂抹粉的给谁看的?还当着夫人的面就对主子腻腻歪歪的,这女人…。就该送去学规矩。

看着凤璟,俊美的面容,有些手足无措,却力持保持笑容完美,“璟公子,这汤你趁热赶紧喝了吧,对身体好。”

凤璟看了一眼顾三妞,擦拭了一下嘴角,起身,看着凤英道,“最近半个月肉不要买了。”

“公子,可夫人…”

“夫人什么时候懂得,何为男主外女主内时在再买。”

闻言,凤英神色微动,垂首,“是,公子!属…奴婢一定会告诉夫人的。”

看来,对于夫人就这么把一个姑娘扔给主子招待的做法,主子很不欣赏呀!夫人,半个月要没肉吃了。

凤璟走出去。

顾三妞抬脚,“璟公子…”

“姑娘,男女有别,姑娘还请自重!”

顾三妞抿嘴。

*

房间内,凤和想到昨晚蔺芊墨和主子的对话,犹豫了很久,最终忍不住开口道,“公子,等到几个月后,你真的会送夫人走吗?”

凤璟看着手里的佛经,眼帘未抬,不答反问道,“你觉得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凤和听了不假思索道,“夫人她很聪明,也很大胆!”

凤璟听言,抬眸,摇头,“她是很聪明,可却也有些笨。更重要的是,她胆子其实很小。”

“夫人吗?”凤和不懂凤璟这话有何而来。

凤璟也不解释太多,起身,缓步走到窗前,看着外面飘落的树叶,轻声道,“过去的几个月里,蔺芊墨关注着很多事儿,关注着很多人,也因此她总是能从每个复杂的情况中,选择出最有利于她的那条路。并能护住蔺毅谨,规划着她的以后,她就如一只兔子一样,时刻观察着周围,充满戒备,总是不安。”

凤璟说着,淡淡一笑,“她在忙着看以后,而我,一直在看着她…。”

闻言,凤和心头不由一跳。

“在意以后,她就会变得很勇敢。我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蔺毅谨,总有一天,你不会再是蔺芊墨唯一在意的存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