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一个管不住自己心的人/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香喂着鸡,看到从外面走回来的顾三妞,随口道,“这大早上的三妹这是去哪里了?连早饭都不吃?”说完,注意到她那身装扮,做活计的手顿了顿。

“没去哪里就是随便出去走走。”

张香听了,对着顾三妞上下打量了一下,眼睛闪了闪,走到她跟前儿,看着她,笑着随意道,“这衣服不是娘不是留着让你重要日子再穿的吗?妹妹怎么现在就穿上了?”

面对张香的打量,顾三妞心里有些紧张,脸上做故作不以为然道,“不就是一件儿衣服吗?什么时候穿还不是一样。”顾三妞说完,不予再多说什么,绕过张香抬脚进屋了。

张香站在原地,闻着那一缕清香,嗤笑,不止衣服穿了新的,头发梳的异常光亮,竟然连胭脂都抹上了。打扮的那么精细,还说什么随便逛逛?当她是棒槌呀!

就顾三妞那点儿小心思,张香不用太探究,就能想到她是去了哪里了!

只是张香没想到,平日看起来还算是矜持,老实本分的小姑子。现在男女之事上竟然也是如此大胆,直接。昨天才第一次见,今天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上赶着跑到人家家里撒欢似找存在感去了。看来,对那璟相公她不止是迷了眼,更是迷了心的。

这份外放,泼辣的脾性,还真是跟她那婆婆一个样子!不过,就是不知道她婆婆要是知道会是个什么反应。毕竟,自从吴家三妞吴莲儿巴上了县令大人,使得吴家也跟着富贵,成了那高人一等的人家后。她婆婆的心思可算是彻底活泛起来了。

以前,因为顾三妞脸蛋儿长得好看,王翠英想到最大的也就是将来给男方家里多要点儿彩礼钱,也算没白费了三妞那派长的长相。但现在,顾三妞却看上了,王翠英口中的破落户…而且还是已经有了媳妇儿的破落穷酸之人。

“这一下子家里恐怕也热闹了。”张香摇头,那璟小娘子家怕是也要跟着不安稳了。

“娘,娘…。”

看到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玩儿的灰头土脸的跑着回来的儿子,张香皱眉,不由就念叨了起来,“跑那么快做什么,被狗追了呀你!也不怕摔着了。”

“呼…呼…娘…”

“干嘛!你不是跟着你爹去林子里了吗?怎么这么快就跑回来了?你爹他们呢?可有逮到什么?”

“娘,出…。出事儿了!”狗子气息不稳道。

张香闻言,脸色不由一变,急声,紧张道,“出事儿了?谁出事儿了?是你爹吗?”说着,不等狗子说话,就要往外走去。

屋内的顾三妞听到外面的动静,也走了出来,看着狗子,张香,“嫂子你刚才说什么,出事儿了?出什么事儿了?”

“我不知道,狗子说的,不清不楚的,我先过去看看…”

“娘,不是爹,是新来的那家。”在张香已经快走到门口的时候,狗子总算是把气儿喘匀了,开口,赶忙道。

这话一出,张香脚步一顿,心里一松。而顾三妞却是完全相反,脸色一变,心里一紧,伸手拉住狗子,厉声道,“新来的那家?谁?是璟公子吗?”

“啊…疼…”狗子往后躲,憋着脸儿,看向张香,“娘…”

“三妞你做什么,你拽疼狗子了,没看到他都要哭了吗?”张香伸手掰开顾三妞的手,面色不愉,心里不痛快,说话也尖锐了一分,“又不是自己家的人,那璟公子就是出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我…。我没有紧张,我就是吓了一跳。”

“我…。”

顾三妞刚开口欲辩驳,这边一不疼,立马就欢腾的狗子开口道,“娘,不是公子…我听奶奶叫她璟小娘子!”

这话一出,顾三妞眼睛立马亮了,“是她?狗子,快跟姑姑说说,她怎么了?”

听到璟公子出事儿就是紧张,听到璟小娘子出事儿就是欢欣,这两种极端相反的反应。张香看着觉得心里腻歪的起来。春心萌动是一回事儿,可不要脸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贺二叔打兔子的时候,不小心打到她的腿了,流了好多血!”狗子拉着张香的手,童言无忌,不知事儿大,道,“我特意回来找娘一起过去看。”

张香听着,不知道该说儿子贴心,还是该说儿子傻气。这热闹能当乐子来看吗?那不是得罪人吗?

顾三妞听了,有些失望,只是伤了腿呀!

“娘,走嘛!赶紧去,去晚了就没得看了。”

“狗子,娘还有很多事儿要忙呢!就不去了。你自己去玩儿吧!不过,记住别乱说话!”

“娘,你真的不去呀!”

“我不去!”

“那我去了。”狗子说完,忽然想到什么,“啊,娘呀!我忘记了,我回来的时候,奶奶说,让我去找那小娘子的相公…”

“你这熊孩子,怎么…”

“狗子你去玩儿吧!我去跟璟公子说。”顾三妞说完,疾步往隔壁走去,边走,变拢头发!

那副恨不得马上倒贴的外放儿,看的张香直撇嘴。真是不要面儿也不要名了!作吧…。

*

“刚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打兔子的时候也不看着点儿,怎么就把人打伤了呢?”王翠英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

“我…我没看清,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贺刚也不敢多辩解,老老实实认错。

他明明是追着兔子去的,也是看着兔子钻到草丛里,看准了动静才放箭的,怎么…一箭射过去,受伤的不是兔子,而是人了呢?兔子变成了姑娘,那一瞬间,贺刚自己也是出了一身的冷汗,只以为兔子成了精,变成了姑娘来找他索命来了。

“流了这么多血,也不知道这腿会不会有事儿?璟小娘子,疼的厉害吧!”

“好了,你就少说两句吧!”顾老实瞪了一眼王翠英,话多的娘们。

王翠英白了顾老实一眼,理直气壮道,“我这不也是担心嘛!”

贺刚看着蔺芊墨已染红的衣服,心跳快的不行,“姑娘,对不住,对不住,伤了姑娘都是我的错…。”

蔺芊墨坐在地上,看着脚踝处血红的划伤,再听耳边嗡嗡的连续不断的认错声,简单的做着巴扎,心里直骂娘。如果不是她躲得快,就凭这臭小子的力道,现在就不止是划伤了,肯定就是一个血窟窿。娘的,兔子没打到,她倒是先被人放倒了。出师不利…

“姑娘,我…。”

“闭嘴!”

蔺芊墨这一凶,贺刚头上的汗更多了,干巴巴道“对…对不起!”

“刚子呀,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你赶紧把人带回去,去给人家找大夫去吧!不然,真要出个什么事儿可就不好办了。”一边的顾大宝出声,提醒道。

“我知道,可…可我没拉车过来,这…”贺刚为难,出来的时候,没想着做什么活计,就想着打个兔子什么的,所以就背了个弓箭,拿了个布袋。这…这总是不能让他抱着人家姑娘下山吧!

顾大宝听了,明白了,赶紧道,“刚好,我们拉了车过来,就在前面路边上放着,现在我去把车上的柴都给卸了,你赶紧把人抱过来。”顾大宝说完,疾步跑着去腾车去了。

“走吧,别看了,你也帮着过来卸车吧!”顾老实对着王翠英道。

那么多的柴装了卸,卸了还要装,太麻烦,费力气。王翠英有些不愿,听了顾老实的话就没动,只对着贺刚道,“刚子呀,这个时候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赶紧抱着人下山吧!没人会你说你什么的。倒是你再这么耽误下去,真要出了什么事儿让璟小娘子落下什么毛病的话。那你可就是再后悔都来不及了。”

顾老实是个实在人,听了这话,倒是没想别的,反而觉得也是那么个理儿。这种情况下,自然是人比那点儿男女之别重要。况且,这光天化日之下的,就算有那么点儿接触,那也是为了救命,又不是做什么龌蹉的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

想着,也随着附和道,“刚子呀,你婶子说的对,你呀就别想那多了,赶紧先帮人治伤要紧。”

“我…这…”看着蔺芊墨这么个俏生生的小娘子,贺刚少年不知道手脚该放在她那里。

蔺芊墨对于他们的对话充耳不闻,勒紧伤口,暂时止住血,忍住那因失血引发的轻微眩晕感,抬头,看着那面皮暗红,满头是汗的贺刚开口,“扶我起来!”

“哦…好…。”贺刚抖着手握住蔺芊墨胳膊,把她扶起来,紧张道,“姑娘,我扶你下山去找大夫去。”

蔺芊墨按了按额头,对于贺刚这格外守礼的做法,只想说一句,真特么的真君子呀!

也或许;在他的世界里,人走路是可以不用脚踝的?伤了脚踝是不应该影响到走路的?早晚卸了他的脚踝看看…

“姑娘…”

“闭上嘴巴,背我下山!”

“呃…可…”

“蹲下!”

“好,好…。”贺刚这会儿心虚的厉害,对于蔺芊墨的话完全不敢反抗。乖乖蹲好,

蔺芊墨趴在他背上,“走!”

背上那柔软的身体,让贺刚头上的汗冒的更厉害了,抖着手扶上蔺芊墨的膝盖弯,深一脚浅一脚的开始往山下走去。

王翠英看着,砸吧砸吧嘴,眼睛贼亮,“啧啧…。这璟小娘子,真不愧是从京城来的,这胆色就是不一般,对着一个陌生男人就那么…。”

话没说完,就被顾老实打断,沉声道,“浑说什么!”

“我哪里有浑说,璟小娘子刚才那主动样儿你不都看到了吗?”

顾老实瞪眼,“怎么什么话从你嘴里一说就变了味了呢?”

“我说的是实话!”

“实话个屁!刚才可是你说治伤要紧的,让刚子赶紧带人下去的。现在又跟我在这里说些有的没的扯皮话。我可告诉你,今天这事儿你别给我胡说八道,我们都是长着眼睛清楚看着的,什么个情况都清楚的很。你给我少琢磨些乱七八糟的。”

王翠英听了斜了他一眼,“你这也太多心了,我能琢磨什么呀!”

顾老实听了哼了一声,对于跟自己过来二十多年的媳妇儿,顾老实可是了解的很,“你别给我看着贺家无老子,那小姑娘又是刚来的。就敢没个顾忌,嘴巴上没把门的在那里胡乱的说,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你这话可真多。”王翠英不耐,顾老实心里也不满。

“话多?这是说你自个吧!”顾老实绷着脸道,“每次有个什么事儿就你话最多,最爱逞个能。”

“我哪里话多了?”

“你话还不多呀!就刚才那小姑娘受伤,大宝刚要上去帮个忙就被你拦下了。说什么大宝和刚子他们都是男人,跟人家小姑娘包扎不合适。”

“我说的不对吗?你不也看到了吗?你小娘子伤到的可是腿,让他们去巴扎,摸人家小娘子的腿,你觉得合适吗?”王翠英理直气壮道。

“他们不合适那你倒是去呀?你又给我扯什么见了血害怕。”顾老实说着,心里也有些窝火了,“平日里一说杀鸡,炖肉了,你提着到就过去,抓到鸡直接给它抹脖子,那个时候怎么瞅着你一点儿都不怯,现在不过就是让你帮着包扎一下伤口怎地就害怕了?我看你纯粹是不安好心。”

“鸡个人一样吗?我就是害怕了。怎么?不行呀?”

“害怕个棍,你这婆娘就是没有同情心。难为的人家姑娘流了那么多血还要自己去包扎。这也就是人家姑娘胆儿大,换了胆儿小的,说不得早就晕倒了。”

“顾老实,你今天是想跟我找事是吧!”

“你做了不厚道的事儿,还不准人说道说道了。”

“我做什么了我,我做什么了我…”王翠英梗着脖子,不喜,泼辣道,“倒是你,你这么不平做什么?那小娘子又不是你老顾家人,为了她一个外人你在这里给我急赤白脸的,你什么意思呀你?你是不是存了什么…”

王翠英这话一出,顾老实再老实也忍不住火了,“王翠英,你敢跟我浑说,我就撕了你的嘴。”

见顾老实脸都黑了,王翠英也知道说的过火了,抿着嘴,哼了一声,“我这不是话赶话说秃噜了嘛,你急什么呀!”

“你这个不着调的娘们,你…。”

顾老实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王翠英,忽然眼睛瞪圆了,嘴巴张大了,“我的个娘咧,我看到什么了,那…那是人吗?”

“你少给我打岔,我告诉你…。”

“哎呀,你别说那个,你快看那个人,是不是我眼花了呀!不然,怎么看突然就看到…。”王翠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什么人?”顾老实顺着看去,当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凤璟,也是惊讶了一下,“那…那就是璟小娘子的相公吗?”这长的也太好看了点儿吧!

“我哪里知道!”王翠英说着,抬脚疾步往前跑去,“去看看就知道了!”

“这娘们可真是…”他们顾家是祖坟上肯定是冒黑烟了,才会让他娶到这么一个好事儿的媳妇儿。

*

看着趴在顾刚肩头,脸色发白,裙摆染血的蔺芊墨,凤璟眉头皱了起来。

看着忽然来至眼前,俊美异常的男人,贺刚头皮骤然有些发紧。虽然眼前的男人,脸上不见丝毫怒气,看起来平静又淡然,可…贺刚就是感觉有些透不过去来。

顾大宝儿看着凤璟,立马猜到了他的身份,因为他的样貌,同时默默认同了张香的话,真的是天仙呀!

凤英疾步上前,探过蔺芊墨伤势,伸手在她腿上点了两下,转头看向凤璟,“伤口不浅,不过未伤筋骨。”

凤璟没说话。

“夫人,奴婢背你。”

“好!”

凤英刚伸手,贺刚背着蔺芊墨就躲开。

这一躲,凤英眉心跳了跳。凤璟转眸看了贺刚一眼。淡淡的一眼,贺刚吞口水,心口发紧,赶紧解释道,“还是我背她下山吧!你一个姑娘家没我力气大。”贺刚想的很单纯,说完还不忘道歉,“对不住,是我没看清,不小心伤了她。”

凤璟移开视线,缓步上前,走到蔺芊墨身边,淡淡道,“疼吗?”

“疼!”

“要我抱你吗?”

“要!”

“手呢?”

蔺芊墨伸出胳膊,圈住凤璟脖颈,贺刚急忙松手,放的很利索。贺刚以为凤璟肯定会接住,然,凤璟却是一点儿伸手的意思都没有。

对于凤璟风度,在蔺芊墨这里信誉从来不高,既,在贺刚松手的那瞬间,蔺芊墨胳膊用力,那一只好的腿亦不忘做好撑着地的准备。如此,才免于了被掉在凤璟脖颈上的处境。

脚使上力了,手揽住凤璟脖子就费力了,身高差别太大。移开手,改抱住他腰身,“相公,回家!”声音有些发虚。

“现在抱紧了,等到用不着为夫了随时又撒手了”凤璟淡淡道,“你放得下,却从未想过我是不是能放得开。”

“相公,你煽情了!”

“听到你受伤,就想到了那次你浑身是血的场景。那次我总是在想,若当时晚一步你会如何?曾经好奇过答案,想过若是你不在了,我肯定会少很多麻烦。可现在,那句伤了再次听到,答案直接就出来了。我…。好像害怕了!”

闻言,蔺芊墨眼帘微颤。

凤璟垂眸,抬手抚上她略显凌乱的青丝,声音依旧清清淡淡,“我都已经开始害怕了,你却还这样没心没肺。如此对比,心里忽然就不舒服了,这种不舒服,应该是委屈!求而不得的委屈,有些卑微了!”

蔺芊墨抬眸,嘴角笑眯眯,“相公,你再说下去,我就要哭了。”眨眼,水汪汪。心,却收缩的厉害,头也开始眩晕。

“疼哭的吧!”

“嘿嘿…”

凤璟看着她没再说什么,伸手,弯腰,轻而易举把她抱起,大步往山下走去。

顾大宝儿看着凤璟的背影,叹:这公子长的可真是好看。

贺刚看着凤璟的背影,唏嘘;这家相公有点儿可怕!

*

凤璟抱着蔺芊墨淡淡道,“本来已经安排好要送你离开了,没想到这么巧你就受伤了。”

“知道你说的是假的,可听着还是好焦心。相公,你这做法不厚道。”

“一个管不住自己心的人,厚道不起来!”

“总是感觉自己很无辜!对你我应该是有功之臣,可现在为什么搞得我像是罪人一样呢?”

“想下来走两步吗?”

“相公不厚道是对的,我确实有罪!”

“容许你戴罪立功。”

“谢相公!”

“以身相许吧!”

“人家还小,求放过!”

“除了心眼之外,你该长大的都长大了。”

“相公你坏!”

“好好说话!”

“你给少扯皮,我脚脖疼的厉害!”

“要下来走回家吗?”

“我已经晕倒了。”

“是吗?”

“呼呼…。”

“晕倒的人打呼噜吗?真该把你扔了。”

凤英跟在身边,听着凤璟,蔺芊墨的对话,只觉得心里跟着七上八下的,这心情也随着起伏不定的。而想到凤璟那一句委屈,那一句管不住自己心…。凤英觉得心里酸涩的厉害!唉…。希望…

“璟…璟公子…。”

听到这声音,看到眼前出现的人,凤英那还未发出的感慨,顿时被打的七零八落的,眉头瞬时皱了起来。

看着那被凤璟抱在怀里的人,顾三妞心里觉得不舒服极了,看了一眼,既移开视线,看向凤璟,嘴角勾起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我还说给你们带路呢!可你们走的太快了,我紧赶慢赶的也没追上。”

“凤英…”

“是!”

凤英应,继而在顾三妞走上前与凤璟擦身而过那瞬间,适时的伸出手,挡住了顾三妞往凤璟身边靠的脚步。

“三姑娘这次谢谢你!”

“不用,不用…”顾三妞说着,伸手推凤英,然却无法撼动分毫。看凤璟走远,心里焦躁,“哎呀,你挡着我路了,让让!”

凤英却是充耳不闻,“三姑娘,你爹娘过来了。”

闻言,顾三妞的想追过去的动作顿了顿。凤英抬脚走开。

“三妞,你怎么在这里?”王翠英看到三妞,开口问道。

“我在家里没事儿,过来接接你们。”

顾大宝儿听了笑了笑,“又不是干什么重活儿,这有什么好接的!”

顾老实看着女儿,眼里透着高兴却没说什么。

“你这丫头让你干活的时候不来,就惯会说些好听…。”王翠英的话说一半儿,话锋忽然一转,“你这妮子穿的这是什么呀?你怎么把我给你压箱底儿的衣服都给穿出来了呀!”

“早上起来的找,我…我就随便拉出来一件,哪里知道…”

“放屁,老娘把那衣服放在箱子最里面,你再随便拉也拉不到这一件出来。”王翠英大呼小叫,训道,“你这混账玩意儿,你想臭美在家里给我显摆显摆也就算了。可你竟然还穿着它给我来林子里?这到处都是树枝的,要是不小心给我刮破了,我皮给你扒了。”

“不就是一件衣服吗?嚷什么?”顾三妞面皮发红,羞恼。

“什么?不就一件衣服?你个败家东西,你不知道这衣服可是一两银子的吗?”王翠英憋火,“这是特意给你留着相亲穿的,你…。回家,赶紧给我脱了去。”

“娘…”

“给我闭上嘴,看着路仔细着点儿,要是刮破了,等到相亲的时候我就让你穿着补丁衣服去。”

顾大宝儿看着,满脸无奈。他娘这脾气,真是…

顾老实叹气!都是他没本事儿呀。

*

这厢,贺刚把他不小心伤了人的事儿一说,贺母季氏顿时慌了神,“哎呀!这可怎么办呀!你说,你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顾鑫皱眉,“娘,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人既然已经伤了,赶紧找个大夫过去给人家看看吧!”

“是。是…刚子呀,你赶紧去山下把王大夫请上来给人家看看去。”

“我已经请了,也带着王大夫过去了,可…可他们说不需要。”

“不需要?这…这什么意思?”贺母神色不定,只是觉得心里越发不安了。

“还能什么意思?就是生气了呗!”贺家小女儿贺曼道。

“生气了?那…那怎么办?”贺母这软弱的妇人又慌了,也不由多疑道,“他…他们是不是准备讹我们呀?”

“娘,人本来就是我伤的,去哪里说理都是我的错。所以,哪里有人家讹人一说。”贺刚憨厚道。

“既然不是想讹人,那怎么不让大夫给看?”

“如果不是想讹人那就是嫌弃二哥给找的大夫不够好。”贺曼又适时的插嘴道。

贺刚听了,赶紧道,“那我现在去镇上再找个大夫过来。”

“去镇上找大夫?那要多少钱呀?”贺母觉得心慌。

“钱的事娘不用担心,我这次给人做活计,东家给的工钱不少,应该够请大夫的。”

“那可是你忙活了半年的钱呀!”

“钱还可以再挣,现在紧要的是先把人给治好,不然,我这错就更大了。”贺刚说完,往外走去,“我现在去请大夫去。”

“刚子,刚子…。这孩子真是。”

“娘,刚子做的对。”贺鑫开口道。

“可是…你马上就要科举了,用钱的地方就多了,刚子的钱我本来打算…”

“娘,刚子挣的钱,自然是他自己做主。至于我,我会想办法的,你不用操心。”

“什么他的你的,你们都是亲兄弟,互相帮衬着还不是应该的呀!”

“娘说的是,只不过现在不是情况特殊吗?”贺鑫说完,起身,“娘你就别挂心了。刚子出去了,我现在去人家家看看去,伤了人我们家可是不能装着不知道就在家里干坐着。”

“好,那…那你去吧!”

“嗯!”

贺鑫说完,贺家大姑娘贺枝从外面走进来,道“大哥,我跟你去。”

“你大哥去就好了,你跟着去添什么乱。”

“受伤的是小娘子,大哥一个人去总是有不方便的地方。而我一个姑娘家的跟人家小娘子也好说话。”贺枝正色道,“到时候,我替二哥好好给人家赔个礼,人家心气顺了,这事儿说不定也就好解决了。大哥你说呢?”

“嗯,枝儿说的在理!”

“既然大哥也赞成那我们就去吧!”

“好,不过去了你可要给人家好好说话。”

“错的是我们,难不成我还去给人家硬气不成?哥,你就放心吧!犯错服软这点儿道理我还是懂得的。”

“呵呵…。”

兄妹两个走出门,贺母长长叹了口气,“这次不知道又要花多少钱?”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你手里的钱不够,不是还有大嫂吗?”贺曼理所当然道,“当时候让大嫂拿出来不就得了。”

贺母听了,赶紧往门口瞅瞅,见没人抬手在贺曼身上捶了一下,低声训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提你嫂子的钱,不要提!让你大哥听到了他会不高兴的。”

贺曼听了瘪嘴,“也就大哥事儿多,她都是贺家媳妇了,现在贺家有困难,她帮衬着点儿还不是应该的呀!”

“你大哥不喜欢这样,他不想让人觉得他娶絮儿是为了贪她的嫁妆。所以,你也给我长点记性,在你大哥面前,绝对不可以提用你大嫂的钱什么的,知道吗?”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真烦人,大哥真是读书读的都越来越迂腐了。”

“你大哥这是有骨气,你懂什么!”

“我不懂,我也不稀罕。人都穷死了,还讲什么骨气,真是…”

*

蔺芊墨脚踝受伤后,本想着既然脚不能动弹了,那她正好可以趁此好好懒散一下,看看书,养养膘什么的,日子照样悠然自在。然,…让她没想到的是,养伤的日子里,悠哉没有,各种狗血倒是不断。简直无力吐槽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