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适得其反了/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姑娘,这是镇上的大夫,看伤看的很好,让他进去给你们家夫人治疗一下吧!”

“还有,我还买了些大骨头回来,听说这个熬了汤特别补,请姑娘收下吧!”

“姑娘,这次的事都是我家兄弟太大意了,一时错手伤了你们夫人真是抱歉了!”

“姑娘,我是贺刚的妹妹,我二哥伤害了贵夫人真是很对不住。请看在我二哥不是故意的份上接受我们的赔罪。”贺枝很是诚恳道,“贵夫人伤了脚踝这段日子肯定是不方便,我虽不帮上大忙,可一些洗洗涮涮的事我却都是可以做的。所以,如果有需要的话,请一定要叫我一声。”

“丫头,人家把大夫都请来了,你们怎么能不让进去呢?知道你们心里不高兴,可再不高兴也要等到先把璟小娘子的伤给治好了再说呀!”王翠英极大的发挥出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她的准则。

这会儿跟着贺家人一起,似劝,更似挖坑点火道,“丫头你们放心吧!贺家可都是实在人,你没看到吗?刚子可是把补身体的大骨头和肉都买回来了。想来,在璟小娘子身体没恢复以前,这些东西是不会缺了。所以呀,为了璟小娘子的身体,现在可不是赌气的时候。”说完,还不忘对着凤英使劲儿使眼色。

潜意词,这个时候不让进去,亏的是自己的嘴,省下的都是贺家的钱。

虽然东西吃不到她口中,可让贺家破财,王翠英却很愿意。当然,王翠英如此想法也不是因为存在什么仇怨,只是作为邻居,这么多年不自觉的比较着过日子,如此,贺家倒霉了,王翠英瞬时就感觉,她家日子顺遂了。

果断的,快乐是建立在别的痛苦上的!劣根性使然。

而对于王翠英的这番作态,贺家的人已经很习惯。

凤英眉头紧皱,顾家母女都让人很闹心。

*

听着外面嘈杂的声音,看着眼前坐在竹椅上,手执茶盏,姿态慵懒,悠闲自在的男人,感受阵阵作痛的脚踝。蔺芊墨感觉郁闷的厉害。

受伤,忍痛的样子,被人以欣赏的姿态关心着,这感觉…。

“郡王爷,你一路走回来也累了,赶紧回去休息一下吧!”

“人受伤的时候,心理上会变得很脆弱。需要关怀,也最容易受感动。”凤璟抿了一口茶水,继续道,“于我是趁虚而入的好机会,所以,虽然有些累,不过机会我也不愿意错过。”

蔺芊墨听了望天,这样的关怀,让人憋屈,受气呀!

“怎么?你不喜欢?”

“怎么会!”蔺芊墨擦一下眼角,悠悠长长道,“在你看到不到的角落,我心里的感动已经逆流成河。”

“是吗?”

“千真万确!”痛苦被欣赏了,反抗不得,怎么也得讨点福利回来不是。

“公子,给点儿水喝吧!”

“我喝完了!”

“壶里有!”

“够不着!”

“您老伸伸胳膊就够到了。”

“抱你抱的已经抬不起来了。”

蔺芊墨:…。好吧,不喝了!

“公子,我想如厕!”

“所以呢?”

“求扶一下!”

看着蔺芊墨的胳膊,凤璟淡淡道,“男女授受不亲!”

蔺芊墨:…。挺倒!

“不去了吗?”

“不去了!”

“难受吗?”

蔺芊墨拱在被子里,闷闷道,“不想活了,准备憋死!”

凤璟听言,看了她一眼,勾了勾嘴角,不知为何,看到她打滚撒泼,他很喜欢!垂眸,摇头,喜好如此不正常,真不想承认!

倒在床上,蔺芊墨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睡着了,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凤璟已经不在了,外面各种声音也都没有了,好似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清净的感觉真好呀!”蔺芊墨呢喃,叹,“愿世界和平…”让她能够清净的养伤。

翌日

蔺芊墨发现,她一半儿的愿望好像如愿了,就是安静的有些诡异了。比如,每天睁开眼睛都能看到的凤英,此刻竟然没有一点儿踪影。

“世界和平了,我被抛弃了么?”蔺芊墨透过窗外,看着外面的大太阳,一种不祥的感觉油然而起。

穿上衣服下床,扶着板凳单腿支撑着走到门口,“凤英!”

声音落,回应她的是一院子的静寂。

蔺芊墨挑了挑眉,轻喃,“感觉真是不妙呀!希望这直觉只是幻觉。”

“凤和…”

同样无任何回应!

“这安静…。若不是被彻底抛离了,就是遭遇末世了!僵尸?丧尸?变异?”蔺芊墨说着,冷飕飕,忍不住摸了摸脖子,“脑子还能思考,应该没被咬吧!”

“凤英,凤和…初了他们之外,就不会再叫其他了吗?为夫这是被遗忘了吗?”

听到这磁厚的声音,清淡的语气,蔺芊墨豁然抬头,看到厨房门口,斜靠在门框上的那一抹俊挺身影,眼睛一亮,“凤璟…”

看着蔺芊墨那较之以往更显晶亮的眼眸,凤璟挑了挑眉,“很高兴,我的名字还未被你忘记。”

“嘿嘿…凤英,凤和呢?”

“办事儿去了!”

闻言,蔺芊墨眉心跳了跳,“什么时候回来?”

凤璟双手抱胸,闲适,淡然道,“你恢复之前,他们不会回来!”

蔺芊墨:…。不好的预感成真了。好运求不来,厄运挡不住,胳膊扭不过大腿,她这脑子斗不过凤璟!

现实就是如此,讲道理是白费力气,直接接受现实,问问关键问题吧!

“公子,请问你早饭可吃了否?”

“为夫正等着娘子来做!”

受虐,受虐!

凤璟——在你有危难的时候,他总是会适时的伸出一只手,什么都不说的帮你一下。而,又在你刚感舒心的时候,同样一言不发,却不遗余力的虐一把!管你有没有病,有没有灾,只要生命无忧,他该欺负的时候绝不手软。

他这样…让人感激碎成了渣,记仇又站不住脚,最后…咬碎了自己的牙。

“我饿了,来做饭吧!”

这话说的那个理所当然!蔺芊墨无力,“饭吗?我只会吃!”

“这点儿我们倒是相同!”

“真悲哀!”

“如此说来,我们吃饭成问题了!”

“很高兴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想。”

“女人天生应该有着会做饭的天赋!”

“曾经我也这么以为,只可惜…在吃过自己煮的东西后,我为我做菜的天赋感到很是吃惊。”

“看来很难入口!”

蔺芊墨看了他一眼,“很高兴公子猜对了。所以,若是要我做饭的话,为了安全起见,你去点抓药先备着吧!应该随时都能用的上。”

“如此来看,做饭的事要靠我了?”

“绝对是这样!”

“我想应该不难!”

“想象总是好的,只可惜现实总是残忍的!”

“不相信我吗?”

“不,我确信公子肯定能做出一桌满汉全席来。”全心全意的渴望。

“过来烧火!”

“是!”

蔺芊墨扶着椅子走着,默默告诉自己,这个时候一定要尽力遗忘自己是伤员一事,不然…。好憋屈!

*

“娘,那璟小娘子伤势如何?没什么事儿吧?”顾大宝吃着饭,随意问道。

就这么随意的一句话,王翠英听到后,拿着筷子的手却是不由抖了一下,脸色也变得有些奇怪。

王翠英的异常,桌上的几个人清楚看在眼里,疑惑,不明所以。

顾老实直接开口问道,“怎么了?可是很严重?”

王翠英稳了稳神才道,“以后,那家的事情你们少操心,也别去凑什么热闹!”

闻言,顾老实,女儿,儿子,媳妇都惊讶了。少凑热闹,这话从王翠英的嘴巴里说出来,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娘,别凑热闹这话,可真不像是你会说的呀!”顾大宝儿笑着道。

“大哥,赶紧看看,今天太阳是不是从东边出来的呀!”顾二宝,耍宝,怪声怪气道。

“哈哈哈…。”

引的其他几人抿嘴一笑,王翠英瞪眼,抬手在顾二宝头上敲了一筷子,沉声道,“老娘说的是真的,不是在跟你们逗闷子,你们都给我听着点儿。那家人可是不识好的,人也横的很。”

“怎么这么说?昨个儿去看热闹可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如果没遇到什么的话,王翠英不会平白说出这种话来。

王翠英咬了一口杂面馒头,粗声粗气道,“昨儿个刚子请了镇上的大夫过来,可璟家那个奴婢拦着就是不让进去,她那个样子我一看就觉得那丫头没安好心。东家都伤了,她还不让大夫进去,那明显是要害主儿呀!所以,我就说了几句,可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了?”

王翠英晃了晃手里拳头大的馒头,瞪着眼睛,有惊有恐,“就差不多馒头这么大的石头块儿,就那璟家那丫头,就随手那么一捏…。给捏成沫沫了!”

几人:…。

顾二宝挖了挖耳朵,完全不不相信道,“娘,你确定是石头,而不是馒头!”

“废话,老娘我眼睛还没花到那种程度,石头馒头都分不清楚。”王翠英说着,抚了抚心口,“现在想到那个,我这心呀,还砰砰直跳的。这也就是我胆子大,搁个胆儿小的,当时非得吓尿了不行!”

看王翠英那样子,几个人觉得或许是真的。可…。

“一个丫头能捏碎一块石头?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顾大宝神色不定道。

“可我这是亲眼看到的,还有贺家兄妹三个,他们也都看到了,你们要是不相信呀,可以去问问他们看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王翠英咬一口馒头,含糊不清道,“反正他们家没事儿我是不去了,你们也给我少去。万一那丫头再发起神经来,抬手上来把骨头都给你捏碎了。”

“娘,你想多了吧!就算那丫头再厉害,可只要我们不惹他们,她也不会随便对我们动手的。”顾大宝倒是没什么负担,笑眯眯道。

“就你这憨样儿跟你爹一个样子,到时候被人捏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顾大宝儿听了,呵呵一笑,也不生气,都习惯了!

顾老实听了,也是憨憨一笑,王翠英这发怯的样子他看着还真是新鲜。第一次见她看热闹,生出害怕来了。呵呵…想着,不由琢磨,他要不要去跟那璟家丫头学习一下捏石头呢?要是学成了,王翠英再尥蹶子,他就捏石头给她看。想来…。这一家之主的威严,说不定就能再次捡起来了。

“娘,三妞呢?这早饭都快吃完了?她怎么还没来?”张香吃着饭菜,故作关心,实则好奇道。

王翠英听了,面色不愉,“那妮子身体不舒服,不吃早饭了!”

“不舒服?怎么了?要不要找个大夫过来给看看呀?”张香赶紧道,那模样,怎么看都是一个特别关心小姑子的好嫂子。

“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不舒服了?”顾老实皱眉,担心道。

王翠英哼了一声,道“什么不舒服!我看她就是在给我闹脾气,昨天我说了她几句她这心里是不痛快了,在给我脸子看。这混账玩意儿,不用管她,饿她两天,看她吃不吃。”

“你也是的,三儿都那么大了,你还对她大呼小叫的,也难怪她心里不是个滋味了!”

“你少在这里给我装好人!昨天你也看到了,就她那败家玩意儿,我要是不骂她几句,她能消停吗?还说,你供的起她?”

顾老实不说话了!不过,王翠英这刻薄的话,听着心里真是不舒服。

顾二妞皱眉,“三儿应该是真的有些不舒服吧!昨天晚上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好像大半宿都没睡,前天也是…。”

“你知道个屁!她那就是作的。要是真的不舒服,昨天还有那闲力气在哪里擦脂抹粉的瞎显摆。”

顾二妞听了,皱了皱,若有所思。

张香垂眸,抿嘴一笑,得了单相思肯定是睡不着了。想着,忽然想到什么,抬头,看向二妞,张香随意道,“对了二妞,隔壁那璟公子你可见过了?”

“嗯,见过了!”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长得跟我们这里的人都不一样。”

“是长的挺好看的!”顾二妞吃着饭,随意道,“不过,那璟小娘子长的也是挺漂亮的,以后他们两口子生出来的孩子肯定漂亮!”说完,抬眸看向张香,“嫂子怎么想起问这个了?”

“呵呵…。没什么,就是随口一问。”

顾二妞听了,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

因为凤英露那一手,让王翠英很是老实了,不敢再去璟家晃悠。而顾三妞倒是想来凤璟面前晃晃,奈何因为擅自拿衣服出来穿,又闹脾气,让王翠英闹了心,对她上火了。因此,连续两天都被王翠英看的紧紧的,抓住她可劲儿的使唤,家里的活都推给她来做。

对此,顾三妞很是憋屈,可却反抗不过。甚至刚开口,就招来王翠英一巴掌。两天累成了狗样,对着盆儿水,看着自己那副那无精打采的蜡黄样儿,顾三妞心里发闷,这幅样子怎么能去见璟公子?

心里又是埋怨,又是思念,很是折磨!

另一边,蔺芊墨的日子也很不好过。每天听到凤璟那一句…。

“来,尝尝为夫做的菜!”

听到这句话蔺芊墨真的很想去死一死!

凤璟做出的菜,就跟他那完全面瘫的表情一样,喜怒哀乐都是那样。而凤璟的菜,除了咸,从未吃出过第二种味道,连苦都吃不出,酸酸甜甜什么的更是别想了。

“凤璟,盐也是要银子的,咱做菜的时候能少放点儿不?”

“我每次都少放,可你却总是说咸。”

“从一把减为半把,还是咸呀!炒菜一撮应该就足够了。”

“今天中午你来做吧!”

“你可以烧火吗?”

“我烧不着你知道的。”

好受虐,好受虐!蔺芊墨吃着粥,好想哭,明明是白米,可煮出来竟然是黑色的。呜呜呜…。颜色是黑的,味道是胡的,每天吃饭都感觉在吃药。

两天,蔺芊墨算是彻底看出来了,在做饭的事情上。锅上,凤璟做的最好的是开水;锅下,他做的最好的是劈柴!其他的,跟她差不多都别指望了。能不中毒就不错了。不过,再这么下去,离饿死却是不远了。

“凤璟,你去买点鸡鸭鱼什么的回来吧!那个丢到锅里煮出来都能吃。”

“你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扯淡!

“凤璟,要不我们一人拿着碗出去乞讨吧!”

“不食嗟来之食!”

“你不吃,我吃!”

“夫妻要同甘共苦!”

掀桌!

“一回生二回熟,相信明天做的会更好!”

凤璟说的风轻云淡,很有信心。蔺芊墨听的却是很绝望,“确实!第一次煮出来米真的是生的,这次米也是真的熟了。”可却是黑麻麻的。第三次…。蔺芊墨表示她真的不期待,一点儿都不期待。

“请问有人在家吗?璟公子,璟夫人!”

听到声音,凤璟还未开口,蔺芊墨就赶忙应道,“在家,在家!”除了凤璟,两天来总算是见到第二个人了,呜呜呜…。希望来人能给做口吃的呀!

凤璟看着蔺芊墨那样子,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不一会儿,贺刚手里提着一个篮子走了进来,脸上表情忐忑不安难掩。

“璟…璟公子,璟夫人!”

凤璟看了他一眼,沉默!

蔺芊墨满眼期待,“贺刚!”

“是…是我!对不住,是我…”看到蔺芊墨,贺刚习惯性先赔不是。

这话蔺芊墨不想听,看着他手里的篮子,直接道,“你拿的是什么?”

“呃…”贺刚走上前,把盖在篮子上的棉布拿开,结结巴巴道,“大夫说多吃这个能让伤口恢复的很快,所以…”

蔺芊墨看着篮子里的大骨头,眼睛亮了,不过骨头汤再补也是稀的,喝了一会儿就饿了,现在是重要的先搞点饭吃,想着,打断贺刚的话,紧声道,“你会做饭吗?”

“呃…。会…不过都是一些简单的。”

“随便什么都行,现在帮忙做点儿吧…。不,不是做一点儿,要做多,你看看这里都有什么,都给做了。”

“呃…好!”贺刚愣愣点头应。

“来来,赶紧把篮子放下,我给你烧火。”

“不…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

“两个人快一点儿。别磨叽,赶紧动手。”

“呃…好!”贺刚看着蔺芊墨那迫切的样子,感觉好像看到难民了。

凤璟坐在椅子上,看着忙活的两个人,食指轻轻扣着桌面,感觉…。好像适得其反了,有种搬石头砸脚的感觉呀!

“璟夫人你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只要是饭就成。”说完,赶紧加一句道,“不过,饭菜要少放盐巴。一定要少放。”这两天咸怕了。吃了菜就喝水,喝了水就如厕,这完全是考验她受了伤的脚脖子。

“好,我知道了!”贺刚应,转头又看向凤璟,“璟公子,你想吃点儿什么?”

“什么都行,不过,一定要多放盐,我喜欢吃咸的。”

贺刚:……挠头!

蔺芊墨白了凤璟一眼,对贺刚道,“淡了容易,咸了难!你少放就对了,要是璟公子觉得淡了,他自己再往里面加就成了。”

“行!”问题解决了,贺刚开始动手。

凤璟看着蔺芊墨道,“淡了容易,咸了难!这句话,你应该早点跟我说。”

“我说了呀!可您照样放一把。”

“你说了吗?”

“我说了,我确定!”

凤璟听言,点头,意味深长道,“你说的时候,我肯定在想别的。”说着,眼睛在蔺芊墨胸口扫了一眼。

蔺芊墨:…。咕噜,咕噜!饿的生气的力气都没了。

*

醋溜土豆丝,清炒上海青,红烧茄子,豆腐白菜,再加上白白的米饭!

蔺芊墨看着坐上的菜,口水泛滥,胃都疼了,“真跟变魔术一样!好神奇。”

贺刚挠头,不好意思,“也不知道好不好吃,璟夫人不要嫌弃才是。”

“帮我拿一碗米饭!”

“呃,好!”贺刚盛一碗,递给蔺芊墨。

“谢谢!”接过,头也不抬就开始往嘴里扒饭。

“璟公子,您的!”

凤璟接过碗,放下,没吃,眼睛看着蔺芊墨。

贺刚看着笑了笑,璟夫人吃的这么香,应该是已经不生气了吧!

憨憨一笑,把锅里的鸡蛋汤盛出来,端过去,放在桌上,“璟夫人,璟公子喝汤!”

凤璟没动!

蔺芊墨嘴巴里塞的鼓鼓的,抬头,“给我一点儿汤!”好噎。

“好!”贺刚盛一碗,递过去,看到蔺芊墨因刚才烧火,变得跟花猫儿一样的小脸儿,不由笑了,“看看,脸上都沾到灰了!”说完,手快脑子一步,抬手把蔺芊墨脸颊上的灰抹去。

“贺、刚…。”悠悠淡淡的声音一出。

贺刚一激灵,瞬时意识到什么,顿时有些手足无措,面皮爆红,“对…。对不起,我…我刚才把璟夫人当成我妹妹了…因为小的时候我妹妹烧火就是常常弄得一脸灰,所以…。”看着凤璟那清淡的表情,贺刚满头汗,解释不下去了,“璟公子,对不起,对不起…璟夫人,对不起,对不起…”

贺刚心里懊恼,本来是来赔罪的,可现在好像错上加错了。

蔺芊墨抹了一下脸,看着眼前面红耳赤的少年,道,“那天打到的兔子呢?”

“对不起,兔子对不起…。”

蔺芊墨:…。

贺刚:…。太紧张,闹笑话了。“对不起,兔子没打到。”

“去打一只回来吧!”

“好…。”贺刚觉得,这么走了不合适,可又觉得留在这里更不适合。

“不想去吗?”

“不,我这就去!”说完,小跑着出去了。

屋内静了下来,凤璟看着蔺芊墨道,“担心我会把他怎么着?”

“公子想多了,嘻嘻…我是怕他再道歉下去,饭菜里都是他的口水了。”

“他做的饭菜如何?”

“一般般!”

“跟我的比呢?”

“他的吃了就忘,公子的吃了毕生难忘!”

“巧言令色!”

“嘿嘿…。夫君,吃菜!”蔺芊墨给凤璟夹了一筷子菜在他碗里,笑眯眯道,“等晚饭的时候,我给你熬骨头汤喝。”

凤璟点头,静默片刻,又道,“少放点儿盐!”

闻言,蔺芊墨笑了起来。

“刚才哪里被他碰到了?”凤璟看着蔺芊墨的花猫脸儿,淡淡道。

“好像是这里!”蔺芊墨指着脸颊道。

“过来!”

“干嘛?”

凤璟没说话,俯身,在蔺芊墨所指的地方亲了一下,“以后看到这个地方,能想到的只有我亲的一下,不可以想到别…。”

调情的话还未说完,被一个冷厉,沉冷的声音打断。

“说,是不是你勾引了我女儿?”

闻言,蔺芊墨眉心一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