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九爷的决定 凤璟的挫败/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九皇府

信上内容看完,信函即刻在赫连逸手中化为灰烬,脸上惯有的温和表情,亦完全消失殆尽。

影七垂眸,虽然不知道信上的内容。但看主子的反应,影七却已可窥探出,汶山那边传来的消息,让主子心里很不愉快。以前,主子对于蔺芊墨的在意,影七心里复杂可更多是无奈。然现在…这种在意已是一种危机了。

赫连逸看着外面飘零的落叶,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凤璟,已经洗手作羹汤了吗?

看一个男人的情有多深,不在于他承诺了多少,而在于他默默给予了多少,用了多少心,做了多少过去从不曾想过的事。

而一个聪明的女人,若动心,为的绝对不是一个男人对她的甜言蜜语,而是曾经为了她所做的努力。

凤璟在做他从未做过的事儿。而,蔺芊墨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纵然凤璟做出来的饭菜跟猪食一样难以下咽,她不会喜欢吃,可心里却会记住。就如蔺毅谨一样。蔺毅谨一直在努力做一个好哥哥,但却从未给蔺芊墨担起过什么。可那又如何呢?蔺芊墨仍然记住了蔺毅谨为她付出的全部努力。

用尽全力,毫无保留,纯粹的守护,无关结果!

一个男人,若他对一个女人真正用了心,那么他就会永远的记住。

一个女人,若她真正感受到了一个男人的情,她就不会忘记。

赫连逸按了按眉心,凤璟一旦用了真心,想让他放弃,天方夜谭。还有墨儿…。人心最难控,哪怕是自己的心,他就是现成的例子,若是可以控制的住,他现在何必自寻烦扰,困扰难除。

若是墨儿对凤璟动了情!那…。他这份心仪,就真正成了一个多余,一份强求!

半年的时间太多的变数,赫连逸不敢赌。而且他甚至怀疑凤璟的身体或许已经恢复了。虽未亲自证实,但…。凤璟连厨房都下了,这种无所顾虑的用心,潜在的证明了凤璟完全无放蔺芊墨走的打算。

男人也是人,太过用心,用情也怕受伤。而,当他已不畏后果,极致用心时。那么,只能说明,他已有了绝对的把握,用心用力,得一个圆满如愿。

蔺芊墨的心,凤璟有信心,而他身体,也不再是阻碍!如此,才符合凤璟此时的做法,丝毫不介意放低身段,试着去讨好一个女人。

这样一种可能,让赫连逸无法再保持沉默,平静!

“影七!”

“属下在!”

“你去安排一下,我要去汶山!”

闻言,影七心头骤然发紧,然却未有太多的意外,心里的担忧成真了,“主子,汶山之行,还请主子三思!”

“去准备吧!”

影七听了仍未退下,极力劝说道,“主子,高位上那人对凤家,对主子都防备的很紧。凤郡王就算离京,可他的动向,赫连昌绝不会因此就疏忽关注。若是主子在这个时候去汶山的话,一定瞒不过他的耳目。如此一来,不可避免一定会给人过多的联想。”

主子跟凤家的任何接触,都会引发赫连昌的探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主子长途跋涉去见凤璟。那…。必定会引起赫连昌的猜忌,让他感到威胁。就眼前一切都还未有定数的情况下,对主子实在不利。

赫连逸听了没说话,他这一决定意味着什么,影七不说,他自己也清楚的很。这是绝对不理智的决定,只是…。

抬头,看着外面蔚蓝的天空,赫连逸眼底罕见的溢出一抹怅然,“尊崇的地位,尊贵的身份,这些赋予我太多东西,可同时也让我背负太多的负累,连随心所欲都不能。”

说完,转眸看向影七,“我做不到无欲无求,所以,我也想任性一次!”

一句话,影七心口紧缩,“主子…。”

“太久没见,我很想她!怀念曾在清河的日子。”赫连逸不再掩饰他的思念,不再隐瞒他的不安,“影七,我不想等到她对凤璟动了情,等到彻底失去她的那一天,再来后悔自己未用尽全力来争取一次。”

影七,听着心口发颤,“主子…。世上的女人何其多,或许,有一日主子会再次遇到一个心动的!”

赫连逸听言笑了笑,“这种想法,再说服自己放弃的时候,我想过不止一次。只是,每每当个时候我发现,反而会越发想念她。或许是因为我已不再年轻了吧!二十七年才遇到了她,若是放弃了,再等到下一个的话,会不会又是一个二十七年呢?等到那个时候,就算让我等到了,心动!可我却也已无力气再去接受了。”

影七听了动了动嘴巴,想说些什么,然却发现跟过去每次一样,张口无言。

“一时的隐忍,一辈子的错过,这对我有些残忍,我也有些无法接受。”

影七心头酸涩,苦笑道,“可对于属下来说,宁愿主子留有遗憾,也不愿意主子去冒险!”

赫连逸听了,眼底流过一抹柔和,看向影七,“这些年来有你们在,我并不太孤单!”

赫连逸话出,影七遂然跪地,眼底水光闪现,“能追随主子,对于属下来说,亦是此生最大幸事。”

两人说完,良久都未再开口。心里太多波动,让人一时无言。

静默,良久,赫连逸开口,“影七,去准备吧!”

“主子真的决定了吗?”

“到底是情深缘浅,还是有缘有分,我想再努力一次。若是最终无法如愿,最起码不会后悔!”

影七听了,垂眸,眼底划过什么,沉默,少卿,应,“属下知道了!”

“去吧!”

“是!”

影七离开,赫连逸抬脚走到书案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卷轴,展开,一副蔺芊墨的画像映现眼帘,那是赫连逸最初遇到她的样子,一身男装,身材圆圆滚滚,眼神却肆意张扬…

缓缓抬手抚上那已刻入心底的眉眼,赫连逸眼中是满满外溢的温情,柔溺,这样一双眼睛,是赫连昌无论送多少相似的人都无法取代的。

相似面容,却少了一双灼灼其华双眸,这一双瞳眸却是他最初,也是最终的心动!

尤记得,那一年月光之下,遇到了那样爱吃的她!

“小二,来个烧鸡,二斤牛肉,几个小菜,一壶好酒!”

赫连逸想着,眼底染上想念,低喃,“连这样的字字句句都如此记忆犹新,其他的,又如何能忘记呢?”

抬手,那笔,在一侧,轻轻写上一行心语;

连你圆圆滚滚,丑丑的样子,我都喜欢着,又如何会在你红颜渐逝,老了,丑了的时候嫌弃你呢?

连你的拒绝,你的不愿,我都不曾忘记,当做了有你的一种记忆,放在里心里。那么,若是你能点头同意,我该如何心生欢喜。

提笔,静开,心口胀痛,酸甜,开口,声音干哑,不安,“墨儿,一定不要对凤璟先动心…。”

赫连逸沉浸在一种思念中,并未发现,看似已离开的影七,其实并未走远,而是屏住呼吸,静静的站在门口。他未曾看到赫连逸写的是什么,然,却清楚的看到了他脸上那不可错辩的深深想念!

抹去眼角,不知何时外溢的一滴水色,压下心口闷闷的涩意,转身,提气,飞身离开。走到一个堆放杂物的院子,闪身进入,移动其中一个花瓶,一道暗门无声打开,影七抬脚走进去。

暗门之后,走过暗道之后,眼前豁然一亮,与那杂乱的院子完全两端的景象映入眼帘。纯正的檀木香,硕大的夜明珠照亮整个房间,端看房间内的摆设,亦是几近奢华,却也很是舒适。

“影七…!”

听到这苍老的声音,影七缓步上前,看着眼前满头白发却精神奕奕的老人,弯腰,颔首,“李叔!”

被唤作李叔的老人,拄着拐杖起身,“可是小主子有什么吩咐?”

小主子指的不是别人,真是赫连逸!

而这位老人,若是让赫连昌,还有朝堂上那些老臣看到了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个李叔不是别人,正是已故先帝身边的近身太监,李隆!一个本在十多年前就该死去的人。

影七摇头,“不是主子,是我有件事儿想听听李叔的意见。”

“何事?”

“李叔,主子他…他爱上了一个女人!”

李隆听言,呵呵一笑,“小主子是男人,这并没有什么。”

“事情没那么简单!”

“哦!还有什么特殊情况不成?”

“那女人,现在已是人妻!”

“只要小主子喜欢,管她谁的妻,谁家媳!都要让小主子如愿。”

影七听了吐出一口浊气,道“若是其他人属下也不会如此为难,可那女子现在偏偏是凤璟之妻!”

影七话出,李隆眉头皱起,“凤璟?凤霆的长孙!”

“是!凤璟早已被封为凤家郡王,若不出意外,在凤霆之后,凤璟就是凤家下一任当家人!”

李隆听了,凝眉,“如此可就不好办了!”

“是!”

“你把详细的事情说给我听听。”

影七点头,从赫连逸与蔺芊墨相遇开始,把所有的事情逐一不漏的叙述了一遍。

听完,李隆浑浊的眼眸溢出一抹厉光,竟然搅的小主子和凤家郡王爷都动了情,这明显是祸水。不过,这句话李隆没说出来,只道,“倒是个大胆的女子!”尖细的声音透着一股阴沉。

关于这一点儿,影七很赞同,困扰,不安,“主子现在这种情况,若是真的去了汶山,那…。”

“小主子不能去汶山。”

“我已劝过,无用!”

李隆听了,沉思片刻道,“算算日子先帝的大忌应该快到了。”

闻言,影七眼睛一亮,随即又暗了下来,“那最多也只能拖延二十日左右!”

“二十日,足够了!”

“李叔,预备怎么做?”

李隆无意识的转了转手里的拐杖,若有所思道,“就蔺家那丫头,若是用的得当,说不定能很好的成为小主子的助力。”

闻言,影七眉心一跳,紧声道,“李叔,关于蔺芊墨,最好不要动,主子会不高兴。”甚至不容。

“小主子在意的人,奴才自然不会动,不过…。”说完,笑了笑,隐晦莫测,前提是她要听话。而让人听话的办法,他有很多!

汶山

看着眼前陌生的妇人,听着她质问为什么勾引她女儿什么的?蔺芊墨塞了一口饭,看向凤璟,“是找你的!”

凤璟听了,抬手在蔺芊墨额头上弹了一下,为她这不止无所谓,还明显看乐子的反应。看来这两天的饭白做了!

蔺芊墨白了他一眼,抚了抚额头,离他远一个位儿,继续吃饭。

“没良心的丫头!”

这怨怼,蔺芊墨塞了一筷子菜做回应。

而站在门口的妇人,在看到凤璟样貌惊讶,惊艳过后,恍然,怪不得自家那个妮子动了心,回家就嚷着要退亲什么的。这长相确实…。刚想,随即摇头,不对,自己孩子那是被勾引,引诱了才会如此,若不是这男人先表示了什么,自家女儿绝对不可能那样轻率的就提出要退亲这样的话的。

“说,你到底对我女儿说了什么?”妇人上前一步,看着凤璟忍着一股莫名的压迫感,冷声问道,“还是说,你对她做了什么?”

对于夫人的话,凤璟眼帘都未抬,把蔺芊墨刚夹的菜,放入口中,细嚼慢咽,仔细品味,鸡蛋里挑刺儿。这菜,比起他做的也不过是淡了一点儿,焦糊味少了一点儿罢了,其他的都一样。

见自己的话完全被无视,妇人脸色即刻沉了下来,她在这汶山白潭村这么多年了,这里的人哪个见了她不都是恭着,敬着,巴结着。可现在…眼前这两个异地之人,竟然敢不把她放在眼里,真是不知死活,欠教训!

冷哼一声,拢了拢头发,抬高下巴,冷傲道,“看来,两位还不知道我是谁吧?”

蔺芊墨听了,看了那高傲的妇人一眼,她确实不知道!至于凤璟那就难说了。

见蔺芊墨向她看来,妇人嗤鼻,架势十足道,“你们都听好了,现在你们住的这地方,包括这方圆十里的地界,那都是归我相公管着。而我,不是别人,正是你们的里长夫人!”

蔺芊墨:…。呜哇!里长呀!这算得上是地方村官吧!但是看着这妇人这作态,还有这自我介绍的语气,蔺芊墨未感到地方官员的友好,倒是深深感受到了来自地头蛇的警告。

“公子,你惹到大人物了。”

“同甘共苦!”

“我光担着苦了,可人家姑娘我可是分享不了。”

凤璟听了点头,“就如这桌上的菜一般,你吃着美味,我吃着不是滋味!”

蔺芊墨门头吃饭。

里长夫人开始冒火,他们这是什么反应?知道她的身份,不干紧认错迎接也就算了,竟然还敢浑然无视!真是…。

冷笑,“我看我要是不把话说清楚了,你们怕是不知道其中的厉害。”里长夫人发威了,怒道,“我相公既是里长,那么说白了,这地界的一切人事都是他说了算。而你们,若是不把我女儿的事情给我交代清楚的话。那么,这白潭村,包括整个汶山那就都没你们再能待的地儿。”

蔺芊墨眨眼,“呜哇,里长的权利好大!”

“那是自然,所以,你们给我放聪明点儿,识相的快点把事情给我交代清楚。否者,我立马就可以让你们走人!”

蔺芊墨听完,扶着棍子起身,抚了抚胸口,一副受到极大冲击的样子,道,“相公花心了,里长夫人发威了!哎呦,我这个心跳哟…对不住,我胆子,我这颗心都有些承受不住,为了不晕倒在这里耽误你们说话,我就先走一步了。”蔺芊墨说完,不忘灌几口鸡蛋汤,才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凤璟托着下巴,看着蔺芊墨的背影,有些气,却又想笑,这女人真气人…

里长夫人看着蔺芊墨的背影,瘪嘴,作为女人怂成这样,也难怪自己的相公会有外心了。就这么一个正妻,要是自己的女儿真的跟了这相公。那,弄死这正房夫人还真是一点儿都不费力。甚至都不需用什么手段,光整天吓唬她说不得直接就把人给吓死了。

里长夫人心里嗤笑一声,眼里满是嘲讽,无能的女人,不过算她运气好。就算她相公对自己的女儿有心,自己也不愿让女儿退亲,嫁给这么一个…。这么一个外地人。看着凤璟,里长夫人总算是挑出了一个毛病。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呵呵…。不外乎得罪不起女儿定亲的人家罢了!

轻咳一声,态度傲气道,“说吧!你跟我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里长夫人刚看着蔺芊墨时,那眼底变幻的神色,被凤璟纳入眼底,神色不动,开口,“凤和!”

话落,两天来一直被凤璟赋予外出名头的凤和,闪身出现在眼前。

那乍然出现的速度,看的里长夫人心跳跳,瞪大眼睛,如看鬼魅!

“公子!”

“送她过去!”

“是!”

送她去哪里?凤璟知道,凤和亦是心知肚明。里长夫人本人有些懵懵,然,不等她反应过来,只感到身上一紧,见识了一路的景色变幻,一路的心惊胆战之后,终于到了地方,脚踏在地上的那瞬间,里长夫人白着一张脸,瞬时大吐特吐起来。吐完之后,凤和已没有踪影…

看着完全陌生的地方,里长夫人有些头蒙,心里惶恐,不…不会是把她带到这里准备卖掉吧!想着,抖了抖,提着裙摆,准备跑路,然,刚跑出两步,看到出现在眼前的人顿住了…

“相…。相公…。”里长夫人周氏,看着自家相公张全,惊讶,意外,也松了口气,面皮舒缓了下来,“相公,你怎么在这里呀?”说着,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是什么地方呀?这房子还挺漂亮的?”

要说周氏是意外,那张全已经完全懵了,眼前发黑,“你…。你怎么来这里了?”

“哦,我…”周氏干笑一声道,“我就是…。”怎么解释,怎么圆谎的话还未说出,就被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打断了。

“郎君,在跟谁说话吗?怎么还不进来呀?奴家都等急了呢!”

娇媚的声音出,风流妖娆的身影现。三人站个面对面,张全眼前阵阵发黑,两个女人愣了愣神,片刻,脸色都变了,只是颜色不同,那妖娆女人脸白了,周氏脸青了,红了,黑了…

“你…你刚叫他什么?郎君?”周氏眼睛冒火,尖叫,怒吼,“张全,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这个…。”

一场家乱,瞬时大爆发了!烧的张家打乱,顾家不宁。

*

“哥…。哥…”

贺枝叫了贺刚几声,见他都无反应,最后推了他一下,才见贺刚回过神来,却满脸茫然的看着她,“什么事儿?”

“什么事儿?这话应该我问你吧!”贺枝在贺刚身边坐下,问道,“哥,你在发什么呆呀?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儿呀?”

听到贺枝的话,贺刚反射性的搓了搓手指,那个碰触到蔺芊墨脸颊的手指,心里莫名有些心虚,发慌道,“没…。没什么,就是随便想点儿事情。”

“是吗?”

看到贺枝眼里的怀疑,探究,贺刚面皮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冒汗,心跳的厉害,猛然站了起来,道“家里的柴好像不多了,我去砍点儿去。”说完,就要走开。

贺枝看着贺刚逃窜的背影,好笑,起身,跟了过去,对着手里拿着柴,却明显心不在焉的贺刚,低声道,“哥,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啊…唔…。”惊呼一声,闷痛一声,按着脚,头上冒汗,斧头砸到脚了。

“哥,你没事儿吧?可伤着了?赶紧把鞋子脱了我看看。”贺枝紧张道。

“没…没事儿!”

“疼的汗都出来了,怎么会没事儿!赶紧脱了,让我看看,别流血了!哎呀,快点儿。”贺枝说着,直接动手把贺刚的鞋子给褪了下来。看到只是有些发红外,并无红肿,流血,松了口气。抬头,瞪了他一眼,“你看你,我不就是随口问了一句嘛?你用得着这么激动吗?”

贺刚挠头,不好意思!

“不过,我本来就是随便问问,可看二哥这反应…。”贺枝靠近,低声道,“二哥,你是不是真的看上什么人了呀?是哪家的女儿呀?我可认识不?”

“没…。没有,没有什么人,小枝你别瞎说!”

“二哥,我可是你妹妹。对你,我可是了解的很,所以,你可别想骗我。说,是哪家姑娘?”

“没有!”

“哎呀,二哥,你就别含羞了!你过年可就十九了,也该成亲了,前两天娘还在那里给我念叨着说你该娶媳妇儿了,还在琢磨着给你找个什么样儿的?还担心着你喜欢不喜欢。不过现在好了,你自个遇上了,那我和娘也就不用再作难了。”贺枝轻笑着道,“二哥,你赶紧说说,这样娘也好准备准备到人家家里去提亲呀!”

贺枝说完,贺刚脸却是阵阵发红,又发白,急切道,“枝子,二哥真的没喜欢的人,你就别瞎琢磨了。”

“二哥…”

“好了,我的事儿现在还不用你一个姑娘家操心。”贺刚打断贺枝的话,紧声道,“倒是你,若是有空的话,就去璟…璟家帮他们做点饭什么的吧!那也算是替我赔礼道歉了。”

“哦,说到这个我倒是忘记了。今天你去璟家送东西,他们可收了?”

“收了!”

“收了好,收了好,看来是不生气了。”贺枝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又道,“他们可有说其他的?比如,治伤的银子什么的?”

“没有!就是有空的时候,你去帮他们家帮忙做点儿什么吧,做做饭什么的。”

“这个没问题,只要他们不撵我,我一定多多给他们家干活。”

贺刚抬手揉了揉贺枝头发,歉疚道,“都是二哥不小心,连累的你也跟着担心受累了。”

“二哥,你说这话可是太多余了,我们可是一家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那还不是应该的呀!”

贺刚听了笑了笑,起身道,“我刚去山上逮了一只兔子,你一会儿帮我给璟夫…帮我拿去璟家吧!”

“好啊!”

“我去拿来!”

“好!”

不一会儿贺刚提着一只兔子走了过来,贺枝看了眼睛一亮,“竟然还活着呀!”

“掉在坑里了,没蹦出来,我顺手给拿回来了!”

“那我这就拿过去。”

“好!”

贺枝抱着兔子走了出去,贺刚吐出一口气,紧绷的神色舒缓下来,不由苦笑,他都不知道自己刚刚在紧张什么?不过…。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指,心头又跳了跳。



山崩地裂,天塌地陷,灾难降临,蔺芊墨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眼前一黑,呼吸一沉,整个人被一块巨石压在下面,挣脱不得,急躁的厉害,呼不过气,心急的冒汗…。急的厉害,豁然眼睛睁开来,抹汗…

“做梦了?”

听到这个声音,蔺芊墨抹汗的动作一顿,抬眸,看着眼前俊逸的面容,眼睛看了看四周,皱眉!

“这是我的房间。”凤璟侧躺在床上,看着蔺芊墨道,“半夜进来,可是想我了吗?”

蔺芊墨听了翻白眼,就凭她脚脖现在这种情况,能走到凤璟房间来?除非她会飘!

“墨儿…。”

这是诱惑,这是发情!

蔺芊墨抬眸,看着凤璟,伸手圈住他脖颈,轻声道,“凤璟,你现在越来越过分了。”这种晚上被人随意移动,却完全无所知的感觉,让蔺芊墨感觉很不好。平日里凤璟嘴巴上欺负她,她咬咬牙也无所谓的过去了。可这…发展到身体随意碰触,蔺芊墨无法淡然无谓了。

“我什么都没做!”

蔺芊墨听了,勾了勾嘴角,靠近,轻喃,“可我想做点儿什么,怎么办呢?”

凤璟扬眉!

蔺芊墨轻轻一笑,手用力,把风璟头拉下,唇印上,手同时探入他胸口,抚触他肌肤,感受凤璟即刻变得紧绷,僵硬的身体,垂眸,越发放肆,动作大胆,放肆,绝对诱惑。男人感官动物,生理反应很快出现。

蔺芊墨是女人,更是医者。对于人体她异常清楚,欺负人的时候知道哪里是最痛的,诱惑人时候也清楚什么地方是最敏感的。继而,只是少卿的时间,凤璟呼吸已略微不稳。

“蔺芊墨,适可而止!”声音暗哑,压抑,克制,警告。

蔺芊墨却是翻身把凤璟压在身下,手动,唇动…。

凤璟眼眸越发暗黑,抬手,在欲把蔺芊墨推开的那瞬间,蔺芊墨撤离,慢慢起身,坐在他肚子上,静静看着他,脸上无任何笑色,也未有一丝魅色。

凤璟看着她,再看垂下的胳膊,无声笑了,眼里未有丝毫意外,“生气了?”

蔺芊墨用胳膊撑着身体下床,在腿碰触到地面的瞬间,眼帘微动,垂眸,沉默,良久,抬头,看着凤璟,墨黑的眼眸,在这样的黑夜里竟显得异常的晶亮,“凤璟,你回京吧!”说完,转身!

“蔺芊墨,你不喜欢猜来猜去,那我就来坦白!”

“因为你是个胆小鬼,所以,我宁愿对你坏一点儿。因为那样你才感到心安。”

“因为你总是不安,所以,我从来不曾承诺什么,因为你不会相信!”

“我不敢对你太好,怕你会吓跑。只是,有些事儿就算我做的再隐晦,你也都知道。蔺芊墨,你的聪明,让人连付出,喜欢都变得很为难!”

“你胆小的宁愿选择退而求其次,也不愿意接受我这份心意。蔺芊墨,这对我是否太不公平!”

听着身后的声音,蔺芊墨身体紧绷,却不曾回头。

是,她都知道,因为看得到,因为感觉得。

当她处于风口浪尖时,哪里有凤璟伸出的一只手。

当日在船上长剑刺来的时候,她面前挡着的是凤璟的胸膛。

她吃着凤璟煮的难吃的要命的菜,印入脑子的却是他狼狈做饭的姿态!

她看似受着凤璟的虐,然,看到却是脚脖处异样的愈合速度。她是医者,她清楚,是有人在她不知道的时候默默做了什么。或许就是在她晚上睡着的时候。

点点滴滴,字字句句,她宁愿什么都不知道。

凤璟说的没错,她好像就是个胆小鬼!

她不敢跟谁共担风雨,共承是非!因为害怕历经风云之后,最后换来的不是相依相守,而是劳燕分飞,相爱相杀!

看蔺芊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凤璟躺在床上无力的按了按眉心。

片刻,凤和闪身出现,“主子,你可还好?”

“我被那丫头下了药!”

凤和:…。

凤璟吐出一口气,有些挫败,京城传来的消息,九爷那里的动静,凤璟情绪有些失控了…。

“或许我该跟九爷相亲相爱,那样,她应该就彻底心安了!”

凤和:……主子中的是迷幻药吗?表白的话就那么脱口而出了,耳垂暗红,连带头昏脑涨,再也不想看到她了。

“该死的混账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