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事出/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些话说出一切明了之后…。

凤璟恢复初见的寡淡,清冷,每日喝喝茶,下下棋,晒晒太阳,看看书,很是认真的开始了反省!

而蔺芊墨养养伤,长点儿肉,活动活动胫骨,弄弄花草,学学做饭,每天也是忙忙碌碌。

两人对于昨晚的话谁都没再提及,两人看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平和了,只是,平和的让人感到紧绷。

那异样的气氛,让凤和心里很是不安,一日,终于忍不住对着凤英,自我怀疑道,“你说我是不是有些不正常道?”

凤英听了看了他一眼,“你正常过吗?”

凤和:…。咋骂人呢!

“什么事儿赶紧说?”

“哦,就是主子。”凤和带着解不开的疑惑道,“前段日子,我看着主子对夫人又使坏,又无赖的样子,觉得主子很…很不正常。可现在,主子变得跟从前一样了,我又觉得…主子现在这样还是不正常,你说…”

“不是主子不对劲儿,而是你确实是不正常了!”凤英十分肯定道。

“你觉得主子这样很正常吗?”

“当然!”

“那夫人呢?”

“也很正常!”

“是吗?”凤和皱眉。

“难不成你觉得,主子跟夫人嬉笑怒骂的相处才是正常的?”

“哦!也没有…”

“夫妻本来就是相敬如宾的。主子和夫人这样刚刚好。”凤英僵着一张脸道。

“可是我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凤和凝眉。

“是你想多了。好了,如果没事儿我就先去忙了。”凤英说完,走人了,留下凤和一个人使劲儿的挠头。肯定不对劲儿…。

确实不对劲儿,不止凤和一个人这么觉得。包括当事人蔺芊墨本人,她自己也觉得这种情况怪异的很。

“女人,我喜欢你!”

“抱歉,我不喜欢你!”

“哦,那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

“可以!”

一般表白过后,这是一种结果。然后再见面,就算关系不再亲近,可最起码还能笑着打个招呼,说个早安什么的!

另外还有就是一种情况是…

“女人,我喜欢你!”

“抱歉,我不喜欢你!”

“那好吧,再见!不,永远不再见。”

好吧,这种直接存了怨怼了!再见面,不搭理了。

反正表白被拒之后,总是有一个尴尬的过程。但凤璟没有,不但没有,而且他好似还忽然找到那被遗忘的风度了,现在整个儿一个谦谦贵公子。只是那种别样的风度,让人有些头皮发麻。比如…。

“夫人,帮为夫倒杯水来。”

倒了,给了,凤璟会谦和一句,“谢谢!”

听着眉头跳跳。

“今天这粥是夫人熬的吗?”

“呃…。是!”

“味道很是不错!”凤璟夸赞过,又盛来一碗,用实际行动证明,蔺芊墨的粥熬的确实不错。

只是…。蔺芊墨看着碗里糊糊的米粥,只想知道凤璟味觉是不是出问题了?

“这花是夫人种的吗?”

“是…。”

“嗯,看起来很不错!”

蔺芊墨:…。看着已经垂死的小野花,只想知道凤璟的眼神是不是出毛病了?

更重要的是凤璟每次跟她说话的那个语气,表情…。那是绝对的面无表情。蔺芊墨感觉,哪怕是凤璟那个表情里露出点儿讽刺,取笑什么的,她都会觉得好很多。最起码会好过他那个完全无情绪的样子。现在这样实在让人心跳不稳,战战兢兢呀!

特别是‘夫人’那两个字,沉沉暗暗,一种钝刀子割肉的感觉。听着都不由颤一颤。甚至有种听到‘行刑’两个字的错觉。搞得现在蔺芊墨一听到这两个子都忍不住打激灵。

阳光下,院子里,蔺芊墨蹲在地上给些花花草草的松着土,眼睛不由看向正在院子里看书的凤璟。无数次感觉,事情的走向越来越奇怪,而她莫名的越来越心虚…。

有人喜欢你,若是你不回应,那就是一种错!这是绝对良心对待的真理!若是你敢拒绝,那就是你无道理?

蔺芊墨挠头,可喜欢凤璟的女子,那也都是多了去了。比如,隔壁那只美娇娘,最近可是一有机会都跑来给凤璟端茶又倒水的,那喜欢显而易见,这种喜欢必须要回报吗?未见…

所以,这样的道理,蔺芊墨表示,真是岂有此理!只是,既然明知道这种道理很无理,那她到底在心虚什么?

在蔺芊墨心不在焉,不知道第几次偷偷的看凤璟的时候,凤璟放下书,抬了抬眼帘,看向她,淡淡道,“在看什么?”

“呃…没什么!”

“我不再动手动脚,黏黏糊糊,你忽然觉得不习惯了?还是又感到不安了?”

“没有的事儿,呵呵…公子你看书吧!我去做饭了。”蔺芊墨说完,拍拍手上的土往厨房走去。

一团麻,满地毛,理不清,数不明,索性不管了,巴拉巴拉,学做饭去。

凤璟看着蔺芊墨的背影,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起身,去了屋里。

屋内,凤和看着凤璟,低声道,“主子,你…。你还好吧!”

凤璟听言,看向凤和,不咸不淡道,“媳妇儿都要跑路了,你觉得本郡王会好吗?”

肯定不会!

“那主子您现在这样…。”凤和轻声道,“是哪一种战术?不,是哪一种策略?”

听到这话,凤璟感到心口那股憋闷感更重了,深深看了凤和一眼,移开视线,面无表情“佛祖应该会知道!”反正他自己是不知晓。

男女之事,要是可以理智对待,那么他当初就不会心动,更不会被困了。

想此,凤璟神色为变,眼睛眯了起来。可蔺芊墨却一直都很理智,一直都不曾忘记她想的是什么。如此来说的话…。她对他是真的完全无意。

以己度人,这种认知,清晰的认识,让凤璟眼眸沉了下来!感觉很糟糕。

“璟夫人,你在吗?”

“在!小枝,你来啦!”

“嗯!你看,我二哥今天又抓了只野鸡回来。”

“唔,这野鸡真大,今天有肉吃了。”

“嘻嘻…。吃这个养身体。”

“嗯!一会儿我来做做试试。”

“我二哥说一会儿他来做,夫人还是先在一边看着学学再说吧!不然,这鸡做出来会是什么味道很难说呀!”

“忠言果然逆耳!”

“嘿嘿…。我二哥做鸡肉做的最好了。”

“那我就先学吧!”

听着外面的对话,凤璟觉得心情越发压抑,特别‘二哥’那个两个字,再次确定会让人心跳加快,气血上升。

站在边上的凤和,静静听着,默默感受着来自凤璟身上的阵阵压迫感。

“凤和!”

“主子!”

“本郡王跟贺比较起来如何?”

凤和听了不假思索道,“他完全没法给主子比。”

“比如…”

“比如身份,样貌,武艺,智谋,气质,气势,才学…。”

凤和的话没说完,既被凤璟打断,“若是比做饭呢?”

“呃…。”

“若是比平凡呢?”

“这个…”

“要是比脑子简单呢?”

“那个…。”

“从另一个方面看,本郡王瞬时变得一无是处了?”

“主子,您这完全是往下了比呀!”

“可她就喜欢那样的!”凤璟眼眸沉下,抿嘴。没眼光的混账女人。银票喜欢大额度的,找男人却偏偏喜欢找身份低的。身份成了阻碍,凤璟表示那女人就是不讲理。

“主子,那…那是夫人眼光怪异,不是主子的原因!”

“可我竟然喜欢那样怪异的女人,我这眼神是不是更加有问题?”

凤和:…。听完怔愣过后,不由恍然,哦!原来主子和夫人的共同点儿竟然是这里么?都是眼光怪异的人,只是这共同点儿必须有一个人要改改,不然…作为属下表示很煎熬。也不知道如何劝慰凤璟。

沉默,片刻,凤和抬头,开口,若有所思道,“主子,要是这么比较的话。那,您最大的威胁不是九爷,反而是贺刚这类的人了?”

凤和说完,脸色变幻不定。主子跟一个草野莽夫争媳妇儿,若是还争输了,那…。比吃了败仗还让人不舒服。

凤璟听了,神色莫测,贺刚就算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儿。可赫连逸不同,那是有贼心,又有贼胆儿。真是憋闷呀!更重要的是,那女人对他无心,他却要担着这份儿心?他确实是在自讨苦吃!

厨房内,贺刚来了以后就开始忙活起来了。

“璟夫人,你想吃什么味道的?”

“就做你最拿手的。”

“好!”贺刚好脾气点头,对着贺枝道,“你烧点水,我把鸡子给褪一下。”

“行!”

凤英习惯了沉默,看用不着自己,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也不开口。只是,看着蔺芊墨跟贺家兄妹和谐的相处,凤英觉得…嗯!有些闹心。感觉夫人跟他们才是一家人,而主子跟她,还有凤和像是客人,似乎是外人!

凤英想着皱眉,在京城的时候明明不觉得,为什么来到这里后,主子就成了格格不入的那个了呢?相反,夫人倒是越发的自在了。抬眸,看着蔺芊墨明显变得圆润,亦更加粉嫩的脸颊,那好气色…。

凤英无声叹了口气,主子这别扭闹得,好像除了郁闷到了自己,并未影响到夫人一分呀!主子应该更憋闷吧!

其实,蔺芊墨也很抑郁,只是,在吃到好吃的时候不自觉就忘了一大半儿。人家都用时间来化解抑郁,而她用吃的,如此,要说她其实也很郁闷,恐怕不会有人相信。

“完全的瘦肉呀!看着都流口水!”蔺芊墨提着贺刚褪好的鸡子,眼睛亮晶晶,野生的就是不一样。

贺刚看着蔺芊墨那副毫不掩饰的馋样儿,不由笑了笑。伤到她那天,贺刚感觉她是个凶悍的;而给她赵大夫医伤被拒绝那时,贺刚认为从京城里来的她肯定是高贵的;可接触以后,贺刚发现,其实她是可爱的。

可爱的字眼一出,贺刚懵了懵,赶紧低头,屏退任何不该有的念头,却掩饰不住的有些紧张道,“枝子,你烧火,我来做!”

“呃,好!”

贺刚的那一丝异样,蔺芊墨未感觉到分毫。在忙着的贺枝也未注意到。但,一直在默默看着他们的凤英却是清楚的看在了眼里。眼睛眯了眯,这人…。

“璟公子,墨姐姐…。”

听到这拿腔拿调,娇滴滴的声音,凤英面皮绷紧。很好嘛,外面一个对主子有企图心的,这里一个对夫人有异样心思的…明明知道,却不能动手除掉,这次出来再次训练了她身为下属的忍耐力。乡下的日子非同一般的糟心。

而贺刚,贺枝在听到顾三妞儿的声音后,反射性抬头看向蔺芊墨,眼里带着一丝担心,紧张,神色复杂。

蔺芊墨看着眨眼,呵呵…“顾三姑娘好像跟我相公特别聊的来。”

贺枝嘴巴张了张,没忍住,白了她一眼。

贺刚欲言又止,低头,沉默。

蔺芊墨干笑,被鄙视了!

过了一会儿,那顾三妞却未出现在厨房,如此,不用太琢磨都可以确定,肯定是去凤璟哪里了。

贺枝看着蔺芊墨好似无所知的样子,抿嘴,豁然起身,对着贺刚道,“哥,先别做了。”

“怎么?”

“你去璟公子那里一趟,问问璟公子想吃什么口味的。另外叫三妞子过来,正好我有事话想跟她唠唠。”

“呃…”贺刚不是傻子,愣了一下,即刻就明白了贺枝的用意,点头,“好,我这就去!”说完,疾步走了出去。

“凤姑娘,开水烧好了,你给你家主子拿过去吧!”

凤英听言,看了贺枝一眼,点头,拿着水壶走了了出去。

把她和贺刚走支到主子哪里,这用意很明显,不外乎是阻碍顾三妞跟主子套近乎。另外,有贺刚和她在,也省的让顾三妞和主子传出什么闲话来。

对于贺枝这番用意,凤英虽觉得并不需要,可却也接受了,并不反感。或许也是贺刚,贺枝这份纯真,让凤英除了因夫人和他们兄妹处的太好有些闹心之外,倒是并不讨厌他们。

“墨姐姐,那顾三妞天天过来,你真的不知道她是为什么而来的吗?”贺枝拉着蔺芊墨的手,皱眉道。

“哦,大概知道!”蔺芊墨笑了笑道,“我又不是傻子。”

贺枝听了,忍不住瞪眼,“既然知道怎么还不上点儿心,让她这么扑腾什么呀!”

“我觉得吧!这种事儿讲究一个郎情妾意,你情我愿。要是我相公没那个心。那么,就算顾三姑娘有心想对他做点儿什么,他也肯定反抗的了。反之,要是他有那个心的话。那,纵然我怎么防备恐怕都挡不住。俗话说,有千日做贼的没千日防贼的。”蔺芊墨说完,叹了口气,“这事儿的关键不在我,在我相公。”

贺枝听完,随着叹了口气,“墨姐姐想得开,心里不窝事儿挺好。只是,这事儿终究是膈应的厉害。”说着,皱眉,眼里满是不喜,“还有那顾三妞,这些年我看着她,以为她就是个矫情的,可没想到她竟然还是个不要脸的。这没皮没臊的,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找个踏踏实实的男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好吗?非要这么眼巴巴的盯着人家的相公,起那个贼心,上赶着给人家做妾做什么?她又不是吃不饱饭,穿不上衣,犯得着这么作自己吗?”

蔺芊墨听了眨眼,看着贺枝轻笑道,“或许是看璟公子长的好看吧!”

贺枝听了瘪嘴,不假思索道,“男人要那么好看做什么,能干才是关键。撑不撑得起一个家靠的可是力气,不是一张脸。肚子饿了的时候,就是眼前的脸再好看也不能填饱了肚子。”

贺枝说完,忽然意识到什么,尴尬,不好意思的看向蔺芊墨,“那个,墨姐姐,我…我这话不是在说你家相公,请你不要误…。”

贺枝的话没说完,蔺芊墨就已乐不可支的笑出声来。

“哈哈哈…。”蔺芊墨笑道,“枝子,你放心我不会误会的,因为嫌弃的没错!”

“呃…。没有啦!”看蔺芊墨笑的眉目生花,是真的没有生气,贺枝放松了下来,陪着笑了笑,表情有些发干。对于蔺芊墨表示十分不理解。相公被嫌弃,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儿吗?相公被别的女人窥觑是可以顺其自然的事吗?贺枝想不通…

蔺芊墨却有了跟贺枝聊天的兴致,拉着她走出厨房,道,“这里隔墙都是耳,我们去外面说话去。”

贺枝:…。抽!表情更加不自然,幽怨,“墨姐姐,你…你这话应该早点跟我说呀!”

蔺芊墨抿嘴一笑,“没关系,没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我来这里帮忙可是为了赔罪的,现在…”苦笑,“你伤口的痂还没掉,我二哥的错还没消,我就在这里说些有的没的,我这完全是在帮倒忙了。二哥知道了一定会削我的。”

“放心,放心,他们就是听到了,也不会说出去的。”

“你这话一听就是在忽悠我。”

“嘿嘿…。走吧!去山上走走,说不定还能捡到一只小兔子回来。”

贺枝完全不期待。

蔺芊墨拉着贺枝两人不紧不慢往山上走去,走着,蔺芊墨随意问道,“枝子,你也十五了吧!”

“嗯!”

“也快说亲了吧!”

“我娘说,等我二哥定下来了,就该我了。”女孩说起自己的亲事儿,有些淡淡的羞涩,却很坦荡。

蔺芊墨轻轻一笑,问道,“准备找个什么样的相公,可有想过?”

贺枝点头。

“可以说说吗?”

贺枝看着蔺芊墨,脸上染上一抹淡淡的红霞,神色却很大方,坦诚道,“我想找个老实,踏实,勤快,有力气,最好是会手艺的男人。”

“跟你二哥那样的吗?”

“对,就跟我二哥那样的就好!”

“你跟你二哥关系好像更好些。”

“确实,比起大哥,甚至比起我娘,都没有二哥更让我觉得亲近。”贺枝眼里满是暖色。

“为什么呢?”

“因为我父亲死的早,我娘身体又不好,我大哥尊从父亲的遗愿每天都在读书,很少有空跟我们在一起耍。而我娘经常提醒我们不要去吵大哥。所以,在我的记忆里,我和妹妹几乎都是围绕着二哥长大的。”

“怪不得你二哥的饭菜做的那么好!”

“我二哥不止饭菜做得好,他做木工的手艺也好,人也特别的细心,只要有他在身边基本上什么都不用你操心。或许是习惯了照顾人!”

说着,眼里溢出心疼,还有点点酸涩,“其实,我二哥也很喜欢读书,只是…。我家里没那个条件,就大哥一个人读书已经让我们很吃力了,要是二哥也去念书的话,那我们这个家真是吃饭都成问题。因为明白家里的情况,知道这个家总是要有一个人担起。所以,当初二哥对大哥说,让他连他的那一份也一起努力念了,说过那话以后,我二哥就再也没碰过书,不是不想,而是已经忙的那个时间,也累的没那个精力了。”

蔺芊墨听着,看着贺枝伤感的样子,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你二哥,是个很善良的人。”

“嗯!这些年来因为有二哥在,纵然我很小没了父亲,却不会觉得不安,看着二哥,我觉得心里很踏实!所以,我要是定亲的话,就想找一个跟二哥一样的人。”

“你想的很对,只是…。”蔺芊墨说着顿了顿,眼神明亮,却又迷茫,“只是,兄长跟相公毕竟是不同。”

“我知道,兄长只要有心,一辈子都能做你的依靠,可相公却是不一定!”

闻言,蔺芊墨扬眉,对于贺枝能出这样的话不由感到意外。毕竟,贺枝跟她不同,她在前世看过太多是是非非。而,贺枝才十五岁,却说出这样带着一丝沧桑,无奈的话…

看蔺芊墨惊讶的样子,贺枝笑了笑,带着一抹怅然,道,“农家人日子清苦,但男人的心却并不寡淡,如顾三妞那样上赶着给你做妾的女人也不少见。有句粗话;今年多打三斗粮,来日丈夫怀里多一美娇娘!”

这俗语,很形象。

“不怕墨姐姐笑话。当初我父亲也有过那样的心思,这事山村的人都知道,我娘曾经也说过,当时人都差点纳进门,可惜在那当口他却出了意外,死了。不然…。”贺枝脸上带着一丝嘲弄,“就我们家里那样的日子,父亲都还能起心!所以,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男人纵然是有心,却不见的能守着你一个人过一辈子。”

蔺芊墨听完,停住脚步,抬眸,看着贺枝,正色道,“若有一日他变心了,你会怎么办呢?”

贺枝听了呵呵一笑,“还能怎么办,能过自然是继续过了!”

“一定会伤心吧!”

“肯定是会伤心的,不过,就算自己再伤心,也管不住男人那颗心。所以,只要他不过分,我就守着他继续过,等有了孩子,我就守着孩子过。我想着,只要我用了心,付出的足够多了。那么,老天总是会成全我一样的,就算没有得到丈夫的一心一意,最起码也有孩子的全心全意吧!”

闻言,蔺芊墨眼眸微缩,“孩子…!”蔺芊墨猛然发现,她好像忽略了什么?不小心找了个混账老公可以丢掉,可…绝对不能让孩子有个混蛋父亲。孩子的父亲,品格最重要,其他忽然都是其次了。

皱眉,面色变幻莫测!

“对了,墨姐姐,你和你相公是不是闹别扭了?”贺枝轻声问道。

蔺芊墨听了收敛神色,“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相公心情看起来很不好呀!”

“他那张脸你能看出表情?”蔺芊墨表示这几日她只看到一张完全面瘫的脸,除了说话的时候特别砸人,渗人以外,其他在他脸上她什么也看不出。

“当然看出来了,很明显呀!”贺枝自然而然道,“璟公子看起来每天都在看书,可其实,都在看着你,每次只要你出现在他视线内,他都在看你,只是每次都皱着眉头,好像在不高兴什么,又好像在困扰什么!可每次你一看他,他就把视线移开了。所以,你可能没发现。”

蔺芊墨听着,垂眸。

“不过,我看的出,璟公子是真的很喜欢墨姐姐。”

“看的出?他的喜欢?”

“嗯,我看的很清楚,璟公子他在看墨姐姐的时候,眼里才会有很多神采,很多情绪。而看我们的时候,包括看顾三妞的时候…。”

贺枝思索了一下道,“感觉他看我们,跟看那树枝子的眼神是一样的。寡淡,寡淡的…。不过,我二哥感觉好像不同,因为他说,每次璟公子一看他,他就觉得透不过气来。”贺枝好笑。

蔺芊墨听了没说话。

“墨姐姐,其实,璟公子除了长得太好看了些,做饭难吃了些,人也懒散了些以外,其他都还是挺好的。”

蔺芊墨不由笑了,“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原来他缺点真是不少呀!”

“可也有很多优点呀!”

“比如…。”

“比如,他经的起诱惑呀。看他对顾三妞那完全不屑一顾的样子就是证明。虽然不屑顾三妞那做派,不过,她那张脸确实长得挺好看的,山村里不少年轻人都偷偷的喜欢她。”

“这你也知道呀?”

“当然,看那些人每次看到顾三妞时,有活没活都跟着往前凑的样子就知道了。”

“看来你观察的很仔细呀!”

“那是,去田里也就这么点儿乐趣。不过,顾三妞那扭捏作态的样子,还真是…难看!”

蔺芊墨闷笑,难看这个词!应该是贺枝比较含蓄的说法。

“所以呀!现在面对顾三妞那搔首弄姿,跟花蝴蝶一样献媚的样子,也就是璟公子还能不假辞色,要是换个人,恐怕早就嚷着要把她抬进门了。”

蔺芊墨,叹,“大概是璟公子京城美女见的多了吧!”

贺枝摇头,“我看跟那个无关。毕竟,一个美人一个样儿,一个女人一个滋味儿,对于送上门的女人,不要白不要。所以呀,璟公子这样,要我看还是因为对墨姐姐有心。”

“枝子很会安慰人!”

“我说的事实!”

“看来他真的有很多优点儿。”

“确实,光那身气势就不是一般人都有的。他不说话就能把我二哥吓得冒汗。还有我也是,每次我都不看跟璟公子对视,他一说话我都觉得忐忑的厉害。”

贺枝唏嘘,“这么一说,我发现我跟二哥不愧是亲兄妹呀!都怂的可以。”说完,佩服的看着蔺芊墨,“可墨姐姐却嫁给了他,真是厉害!”

“哈哈哈…。”蔺芊墨被逗乐了,笑眯眯道,“其实,不瞒你说,我这几天看着他也是胆战心惊的。他一叫‘夫人’我听着都是在说‘行刑’。”抖!

贺枝听了跟着笑了起来。

蔺芊墨看着贺枝的笑脸,无声叹了口气,转眸,看着眼前绵延的大山,神色复杂。相比她所刻画出来的未来,贺枝所说的那种生活更现实,也更贴近实际。而她…。是否把未来刻画的太过美好?在不自觉中已经被困在那样一个框架中,并被自己的想象迷惑了呢?

“墨姐姐,我们出来时候不短了,回去吧!”

蔺芊墨点头,“枝子,今天谢谢你!”

“谢我?谢我什么?”

蔺芊墨笑道,“谢谢你陪我聊天呀!”

“这有什么好谢的!嘿嘿…。走吧!”

还未走到门口,凤英飞身来到眼前,看到蔺芊墨,疾步上前,“夫人!”

看着凤英的神色,蔺芊墨眉心一跳,“怎么了?”

“夫人进来再说!”

“好!”

随着凤英来到凤璟房中!看着凤璟皱起的眉头,蔺芊墨兴心中开始不安,上前,看着他,紧声道,“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凤璟看了她一眼,把手里一张纸条递在她面前,清淡的声音染上一抹幽沉,“蔺毅谨出事儿了!”

话出,蔺芊墨脸色遂然一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