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心在痛,狂妄又何妨?/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声音落,人影现。

凤璟一身白衣,在这朦胧的夜晚,显得愈发明显,不容忽视,而神色之间过去的波澜不惊已消失无踪,身上那股冷慑之气,厚重,慑人!

赫连逸一身尘埃,满面寒霜,整个人风尘仆仆,带着一丝疲惫,脸上惯有的温和之色,亦完全隐没,威压沉厚,紧绷!

看到出现的两人,蔺芊墨转眸,再看脖子上已浸出血色,却扣住她脉搏,手中匕首抵住命脉的李隆!

这点儿卡的,该说她运气好,还是运气背?早一秒,脱离危险,晚一秒刀落身上!现在,卡在这里,又一次赌运气。

凤璟紧紧盯着蔺芊墨,眼里那毫不掩饰的震怒,让蔺芊墨头皮发麻,几乎要怀疑,凤璟其实不是来救人的,而是来向她寻仇的。

赫连逸看着蔺芊墨,眼里透着压抑。上次是韩暮烟,这次是他的下属。上次浑身是伤,生命垂危,这次…。若是晚来一步,或许她已命丧刀下。一次如此,两次如此。他的决定,她的劫数!

虽不想承认,可事实就在眼前。他给予了什么?只有一份喜欢,而她得到的是什么?韩暮烟的报复,他属下的不容…。

他给她的,没有她承受的多。这清晰的认知,让赫连逸有些透不过气来。

蔺芊墨看着赫连逸,无声叹了口气,缠缠绕绕,尘尘扰扰,对他怨不起,对他爱不敢,一种无奈!

看到蔺芊墨眼里的那一抹叹息,赫连逸心口紧缩,压抑转为怒气。

“龙隐,你们好大的胆子!”冷厉的声音,戾气不掩,愤怒显而易见。

“主子赎罪!”毫不犹疑,干脆利索,不说原因,不论理由,跪地请罪。

“主子,这都是老奴的主意。事了之后,奴才会以死向主子请罪。”李隆看到赫连逸出现,扣在蔺芊墨手腕上的力道加重。这女人影响小主子太多,绝对不能留下,她必须死。

闻言,赫连逸眼底戾气更重,“李隆,放开她!”

听到李隆二字,凤卫脸色微微一变。而凤璟却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样,定定的看着蔺芊墨。

“事情已走到这里老奴已打定了主意绝不更改。就算小主子对老奴不谅解,老奴也认了。”李隆叹了口气,眼里却带着一丝清晰的欢喜。在临死之前,还能再见赫连逸一面,他也算无遗憾了。

听到李隆的话,看着李隆的表情,赫连逸脸色越发紧绷,“李隆,我对她的喜欢,并不足以让我失了理智,她影响不了太多,你现在极端的做法,反而让我进退两难。”

李隆听了,摇头,“小主子,你从小是老奴看着长大的,对您老奴自认算得上了解。所以,你现在说的话,老奴一句也不相信。因为你眼里的紧张,那从来没有的紧张,已经说明了,你对她的在意。”

赫连逸抿嘴!

看着赫连逸沉郁的样子,李隆心里也不是滋味,赫连逸这种求而不得,隐忍,退让的样子,那是一种委屈。而且,这样的情绪,绝对不该出现在赫连逸的身上。

赫连逸应该是至高无上的,应该是杀伐果断的,却绝对不该是情深意重的。他不能有软肋,太在意一个人,会阻碍他太多。

“英雄难过美人关,小主子喜欢她并没错,就算她对您无心,您强要了她,老奴都觉得她不会是你的妨碍,觉得那才是正常的。可现在,您对她已经不是强求,而是祈求了!”

李隆声音发沉,“你对她的喜欢,会让她成为你的软肋。而人一旦有了软肋,很多事儿都会变得很被动,就如蔺芊墨一样,她对蔺毅谨太过在意,明知道有危险还是来了,结果落到现在这种危难境地!主子,老奴不想看到这一幕在你的身上重现。所以,她必须死。”

李隆说完,垂首,手用力,点点血红现在。

“李、隆…。”赫连逸刚开口,凤璟骤然出手,伸手扣住赫连逸脖颈。

“凤郡王…”

“主子…”

一直静默不言的凤璟,这一忽然的动作,打的所有人遂然不及。让跟随在赫连逸身边的影卫,龙卫均是变了脸。紧紧盯着凤璟,面皮紧绷,手中长剑出,怒指凤璟,蓄势待发,嗜杀之气瞬时而起。

“凤郡王,注意你的手!”影七声音沉戾。

凤璟充耳不闻,面无表情,看向李隆,语气清清,冷冷,开口,“吾妻伤,九爷亡;吾妻死,九爷葬!”血气一片。

简单,明了,风轻云淡,不容置疑!你捏吾软肋,吾断你生死!

他的世界没有退让,你敢伤他一分,他必还你十分;他痛,你必亡!

龙有逆鳞,你偏触之,你不死,他难容!

风起,云动,尘飞扬,噬心,摄魂!心在痛,狂妄又何妨?

赫连逸眼帘微动,静静不动,任由凤璟扣住他咽喉致命处。

凤卫,影卫,龙影,此刻脸色全变了。

蔺芊墨看了一眼凤璟,垂眸,看着手腕处点点腥红,缓缓勾唇。

李隆脸色铁青,惊,怒,“凤璟,你怎敢!”

“你要九爷安然无恙,我要她毫发无伤!”凤璟神色淡漠,威压迫人,“不要给我讲道理,不要跟我论身份。她若安,一切可谈,她若伤,诛杀一切又何妨!”

诛杀一切?这种胁迫,已近乎毁灭!

一时候静默无声,一时箭弩拔张,一时血雨腥风即将,一时心头百味,酸酸涨涨。

凤璟一怒,黄土变红疆,绿枝人为肥,血色红,淹没那残阳。

阴嗜心口发麻,心跳如鼓,紧绷,翻涌。凤璟——貌如仙,心若魔!

曾经以为只是贵公子,如今才知晓,那是地狱尊使!

蔺芊墨低头,看着扣在自己命脉处,已开始颤动苍老的大手,眼帘微颤,李隆的惊惧清晰可见。抬眸,手动,收回那勒在李隆脖颈上的银线。

李隆转头,眉头紧皱,眼中戾气满盈,声音越发尖利,“怎么?有凤郡王撑腰现在已经开始有恃无恐了吗?”

蔺芊墨听了,淡淡一笑道,“解药未到手,我并不想要你的命。刚才动手,只是为了牵制你身边的护卫,让阴嗜多一分安全离开的希望。而现在…。你把解药给我,我们就当作一切都没发生过,如何?”

李隆听了,沉默,眼眸变幻不定,静默,良久,从腰间拿出一包药,看着蔺芊墨,开口,“只要你能答应一件事儿,这解药我就可以给你。”

“你说!”

“现在既然要不了你的命,那么,我就一定要让小主子如愿。”李隆沉声道,“小主子既然喜欢你,就不能让他求而不得。所以,只要你答应从现在起,此生都陪在小主子身边,无论任何情况都不背弃。那,这解药我就可以给你。”

李隆话出,赫连逸眼眸微缩,凤璟看不清表情。

凤和,凤英脸色极致难看。

阴嗜心里直骂娘,这个老不死的东西,真他娘的不是东西。若是蔺芊墨真的答应了跟九爷在一起。那,刚才凤璟说的那些话,那一番情意,都将会让他沦为笑话。可,若是蔺芊墨不答应。那么,蔺毅谨该怎么办?

是让凤璟沦为笑话?还是置蔺毅谨生死于不顾?好像不管怎么选,蔺芊墨都会落得一身埋怨,伤了凤璟,她落的一个自私冷酷,无视蔺毅谨,她被定为冷血无情!

如是蔺芊墨对凤璟无心,那么,她或许很好选择。只是,这一选择,就再无回旋的余地,就算她一日后悔了,也无法再回头。

掏心掏肺之际,被人捅一刀,那种伤,留下的痕迹,永生难忘。特别于凤璟这样骄傲的人,伤的不止是心,还有那不可轻易挑衅的尊严。

李隆的用意,在场的人心里均是心知肚明,唾弃他的卑鄙。然,却无人开口说什么。这种时候,他们均静待蔺芊墨的选择。

他们不想左右蔺芊墨的选择,他们想看的是她自己的意愿!

他们不想成为蔺芊墨口中的如果,不想听到那句‘如果不是你说什么,我如何会做那样的选择’。不想成为她推卸责任,找理由,寻借口的对象。

个人的选择,个人担负!世上没有如果,有的只是结果和后果。

蔺芊墨听了,未看凤璟,也没看赫连逸,对着李隆轻轻一笑,“其实,我有个更加简单的办法,不但不改变你的初衷,还保你满意且如愿以偿。”

李隆听了,神色不定,“什么办法?”

蔺芊墨抬手,往他身后指了指,笑眯眯道,“你觉得我从这上面跳下去怎么样?这有百十丈吧!跳下去绝对没命,那样,我就不会再祸害谁了。您老说呢?”

蔺芊墨话出,众人说不出什么心情!

赫连逸嘴角溢出一抹苦笑。凤璟抿嘴!

李隆凝眉,面色变幻不定,“你宁愿死,也不愿意跟着小主子?”

蔺芊墨听了,摇头,“你把我想得到太高大上,太了不起了。其实,我只是不想背负太多而已。若是九爷不在,若是感受不到他那份喜欢,若不是对他总是有着一份歉疚。那么,对于你老的提议,我一定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只是…”

蔺芊墨说着,抬眸,看向赫连逸,微微一笑,“做人可以偶尔无耻,却不能太无耻。九爷于我一份喜欢,我不愿还他一份欺骗。用了心的人,值得真心对待,纵然不圆满,纵然有遗憾。”

“一种缘分,一种福分,心存感激,他值得人珍惜!所以,就算你用蔺毅谨的命胁迫,我也不愿欺骗,仍想保全这份不圆满中的圆满。”

“迫不得已,身不由己,这些不能用作伤害他人的理由。想救蔺毅谨的是我,若要付出些什么,自然也是我。虽然这决定,真是有些傻缺,可最起码心里干干净净。问心无愧,这词语,或许专门就是说我的。”

蔺芊墨说着,看了凤璟一眼,既移开视线,只是眼睛有些发酸,“有些人总是说我没心没肺,其实,我也是会付出的。可惜,蔺毅谨看不到,不然,他肯定为我这个妹妹感到欣慰,一定会说,他曾经的付出,都很值得,为了我辛苦,不会后悔!”

蔺芊墨一番话说完,众人心里百味复杂,心里微酸。她,当得起一个值得!

值得用心对待!

抹去眼角忽然溢出的水色,蔺芊墨看着李隆,恢复清冷,淡漠,“人之将死,最起码也要真诚一次。希望公公能信守承诺,不要我跳下去了,你却拿一包假的解药来忽悠我。让我这赌命一搏,成了笑话。”

李隆听了没说话,只是看着赫连逸,看着他眼里的那抹清晰的痛色,忽然犹豫…

“李隆,她在,就算不在我身边,就算注定遗憾,可我心里却不再空寂。得不到,却还可以见到,这何尝不是一种美好。

但,若她不再,满心寂寥,又添一抹永无法抹去的痛,彻底的失去,还由我而起,这是一种煎熬,或许,永生都消除不了。”

赫连逸声音干哑,轻颤,“李隆,放开她,我不想她死,一点儿不想…”

“小主子…”

“对她,我只喜欢,不再强求,只要她活着就好。”

“对我,她不爱,只要感激也好,只要好好活着就好!”

“一种缘分,一种福气,就算得不到,有她一份珍惜也好。”

“李隆,一次用心,一份情殇,这对于我才是最大的伤。”

赫连逸话落,李隆眼睛酸胀,放在蔺芊墨脉搏处的匕首,不由挪开了一分。然,也就是在那瞬间,一直默默站在李隆和蔺芊墨身后的一个黑衣人忽然动了…。

令人遂然不及,防不胜防!

蔺芊墨只感身上一痛,随着人被抛出,而后开始失重,下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