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蔺芊墨,给我滚出来/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芊墨坠落那一瞬,凤璟随着飞身下去,凤卫毫不迟疑随后跟上。赫连逸刚动,影卫,李隆即刻伸手拦住!

影七拦在赫连逸跟前,紧声道,“主子,既然决定放下。那,就从这一刻开始…。唔…。”

影七话未说完,人胸口猛然一痛,血色从口中喷出,人倒在地上。

“我放下的只是她的人,而不是放下了那份喜欢,不是放下了她的生死…。”

话落,人影没!

影七看着飞身下去的赫连逸,嘴角溢出一抹苦笑。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次的事,他猜错了过程,也算错了结果。

他没想到,凤璟对蔺芊墨已然如此在意,在意到无所顾忌。

他没想到,蔺芊墨宁愿以身犯险,也不愿自私从全。

他也没想到,主子所谓的强求,其实竟是祈求…

谁是谁的软肋,谁又伤了谁?

***

“主子,山崖下已经找过了,未有郡王妃的踪迹。”

“主子,河流百里之内都已经打捞,并寻找过并未有郡王妃的行迹。”

听着影卫,凤卫的禀报,凤璟面色冷硬,站在山脚下看着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小雨,眼眸越发暗沉。

天黑寻人本就不易,偏偏天亮后又来了一场雨,冲刷掉了一切的痕迹,包括蔺芊墨受伤,会流下的血迹,都一并消失无踪,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主子,没有找到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证明郡王妃她现在应该还安好。”凤和低低劝慰道。

凤璟听了没说话,找不到蔺芊墨,凤和这话对于他来说,启不到任何安慰的作用。

两天了,整整两天了,这样的天气,于他们的寻找是雪上加霜,于受伤的蔺芊墨更是。

谁来照顾?哪里寻医?会不会发热?伤势加重了该如何?还是…。其实,她已顺着河流被冲到了别处?或者是,遇到了野兽?遇到了恶人?

凤璟从来不知道,原来他竟也可以想象出这么多东西来。各种不安,各种焦灼…

“主子,蔺毅谨醒了。”

闻言,凤璟眼眸更暗了几分。

“他想见主子。”

静默,片刻,开口,淡淡,阴戾,“不见!”

“是!”凤英转身,刚走出两步,身后凤璟清淡的声音传来。

“告诉他,他那条命,由蔺芊墨的生死而定。”

淡淡的声音,透着一股沉重的戾气。

凤英眉心一跳,心头凛然,却未有丝毫意外。若是夫人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么,主子肯定会杀了蔺毅谨。

客栈中

凤英看着蔺毅谨直白,坦诚的转述了凤璟的原话。

蔺毅谨听了,面色平静,点头,“我知道了!”

凤英听言,也未多说,转身离开。

阴嗜却是完全无法保持淡定,“凤…凤郡王这性子是不是太过极端了点儿呀!蔺芊墨出事儿,也是你最不想的,他怎么可以连你也定为仇人一般,这样容不得…”

蔺毅谨听着,淡淡道,“那是我应得到的。”

“木头,你说什么傻话!这件事儿又不是你愿意的。”

蔺毅谨没说话,拿起衣服披上往外走去。

“你干什么?”

“去找墨儿!”

阴嗜听了皱眉,“你身体还未恢复连路都还走不稳,更何况外面还下着雨,哪里还是山上,你怎么去找她?我看,你在家里歇着吧,我去找,有消息就回来告诉你。”

蔺毅谨摇头,面色平静,心里却极致的压抑,眼中盈满厚厚的沉重,看着都然人透不过气来,“我要去找墨儿!”

“木头…”

“阴嗜,与其在这里说话,与其在这里悲伤,我更愿意留着这点儿力气去找墨儿!”蔺毅谨说完,越过阴嗜,抬脚走了出去。

看着蔺毅谨不稳的脚步,阴嗜无奈,呢喃,“这兄妹两个还真是一个样儿,一个比一个固执。”

***

两天了,仍然未找到蔺芊墨任何踪迹,这意味着什么?赫连逸不敢想,亦无法接受,蔺芊墨是因为他才落得这样一个生死未卜的境地。

看着赫连逸身上那厚重的压迫感,还有眼里那沉重的压抑,影七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但却清楚,若是蔺芊墨因此丧命。那,这次参与谋算的影卫,龙卫,包括他和李隆恐怕都难逃一死!

“影一。”

“主子!”

“凤璟哪里可有消息?”

“没有。”

*

一部分凤卫继续在山崖下寻找,而另外一部分,跟着凤璟在山崖上方,固定一条长长的绳子,然后绑在身上,一点一点的往下滑落,一寸一寸,不放过任何一处的在寻找着。

初冬的凉意已显,再加上这雨水的天气,吹着冷风,穿着那已被雨水浸透的衣服,吊在这湿滑的高崖上,那滋味,说不舒服绝对是含蓄的,说受虐完全不为过。但是,对于经历各种历练的凤卫来说,这并不算什么。只是…。

看着从来不染纤尘的主子,此时却跟他们一样,浑身泥泞,狼狈不堪地悬吊在这高崖之上,徒手查找着每一处,每一寸…凤卫心里却是别有滋味儿。

这样的寻找,这种的方式,透着无力,不安,忐忑之中,心存最大渴望。

他已束手无策,现在所能做的只有不停的寻找。期待她给的惊喜忽然出现…

***

“枝儿,你说,璟公子,璟夫人他们这是去哪里了呢?这都快三天了还没回来。”贺刚砍着柴,对着在一边捡树枝的贺枝,问道。

“那天我见英子脸色好像很不好,我想,应该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你当时怎么没问问呢?”

“人家家里的事儿,我哪里好随打听。”

“不是打听,我就是想着,要是知道了,或许我们还能帮上一二也说不定呢!”贺刚说完,不放心道,“璟夫人的脚踝可还没好利索,这天气可是越发的冷了,要是累着了,冻着了,没养好,那搞不好可是要落下什么病根的。”

“璟夫人身边有丫头照顾着,应该不会有事儿吧!”

“唉…”

看着贺刚唉声叹气,难掩担心的样子,贺枝捡柴的手不由顿了一下,“哥,你好像特别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这要是留了病根儿,一个弄不好就是要带一辈子的,以后遇到个天寒下雨的,那伤口就会不舒服。”

贺枝听了,却是若有所思道,“以前你说,每次璟公子看你,你总是感觉冷飕飕的。现在我觉得那或许真的不是你的错觉,而是璟公子看你的时候确实带着一股子冷意,才使得你有那样感觉的。”

闻言,贺刚挠头,“肯定是因为我伤了璟夫人,璟公子不高兴吧!他不耐见我,我也能理解。”

“不,我感觉,他不喜欢你不止是你伤了璟夫人,还有就是…”

“还有什么?”

“还有就是你对璟夫人太过上心了,这关心,担心的样子,让他看了心里不舒服了。”贺枝说着,越觉这种可能性很大。

贺刚闻言,不假思索,急切道,“那不是因为我伤了璟夫人想给人家赔罪才那样的嘛。”

“就算是如此,璟公子肯定也不喜欢你一个大男人的对着墨姐姐又是嘘寒又是问暖的。”

“我那…”贺刚忽然有些心慌,“我…我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没有。”

贺枝看着,眼里闪过什么,心里沉了一下,面上却是丝毫不显,点头道,“我知道哥心里肯定没什么。不过,你毕竟是男子,就算只是因为赔罪才如此的。可有的时候落在璟公子的眼里却难免不舒服。说不得外人看了也会说些有的没的,那样对墨姐姐也不好,所以,等墨姐姐回来了,以后那些煮饭,帮忙的活都由我来吧!”

贺刚听了,刚想说什么,就被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

“贺枝…。”

听到声音,两人抬头,看到顾三妞面色不好的走了过来。

贺枝起身,看着她淡淡道,“有事儿吗?”

“也没什么事儿,就是看到你来打个招呼!”

“呃…”

看着贺枝冷淡的样子,顾三妞心里不舒服,不过,这个时候她不想跟她计较。

贺刚看着她们两个女孩,道“我去那边砍。”说完,走开了。乡下虽然男女大防没那么严,可少男少女的站在一起,就算有贺枝在场,但在这僻静的山上,还是难免会被人联想些什么,所以,避嫌些还是好的。

贺刚不在,贺枝脸上的表情更家寡淡了,对于顾三妞明显心不在焉,东拉西扯的话,也是不咸不淡的应着。

顾三妞也看出来贺枝对她不耐,也不稀罕看她脸色,扯了几句,直接进入主题,却故作随意道,“枝子姐,这两天都没见到璟公子他们一家了,你知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呀?”

贺枝听了,眼里划过一抹嘲弄,心里冷笑,捡柴的手不停,面无表情道,“不知道!”

闻言,顾三妞不满了,“你怎么会不知道?当时你不是在跟前吗?”

贺枝听着,抬头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道,“我是在跟前儿,可人家去哪里却是没必要告诉我吧!”

顾三妞抿嘴,“贺枝,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

“你想多了。”

顾三妞听了冷笑,“如果不是我得罪你了,那么,你这么瞒着璟公子他们的消息不告诉我是什么意思?不会是藏了什么别的见不得人的心思呀?”

听到这话,贺枝差点儿气笑了,看着顾三妞也不再讲什么情面道,“别自己一身白毛,却说人家是妖精!”

顾三妞闻言,脸瞬时耷拉了下来,“贺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清楚。”贺枝冷着一张脸,道,“过去一段时间,你打着跟我唠嗑的名义,打着对京城人好奇的由头。天天往璟家钻,天天往璟公子的面前凑,你莫非为璟夫人,还有我们都是傻子不成?真的不知道你那见不得人的小心思?”

“贺枝,你说话给我小心点儿。你这样坏我名声,小心我让你好看。”

“呵…。”贺枝嗤笑一声,道,“如果还惦记着自己的名声,那就别做那让人看不起的事儿。以后管住自己腿,少在璟公子的面前出现。不要觉得璟夫人脾性好,就在哪里欺负人。”

贺枝的话,落在顾三妞的耳朵里,她却只听到了那其中一句,冷笑一声道,“少在璟公子的面前出现?贺枝,你以为自己是谁呀?凭什么跟我说这话?”

说着,想到什么,眼里染上讥讽,好笑道,“还有,你这么容不得我在璟公子的面前出现?可是…。呵呵…怎么?看到璟公子跟我说话聊天,却从不搭理你,你心里不舒服了?是羡慕了?还是嫉妒了?贺枝呀,贺枝,你果然存了别的念想!不过,就你这副尊荣,璟公子怕是看不上你…”

听言,贺枝脸色沉了下来,用力把手里的柴禾丢在地上,伸出三个手指指天,沉声道,“我若是对璟公子有什么别的心思,就叫天打雷劈,我不得好死。”说完,冷冷看着顾三妞,“我敢发誓,你敢吗?”

顾三妞抿嘴!

“既然你对璟公子也没存什么心思,那就发誓呀!为什么不说话?”

“我为什么要发誓?哼,只有心虚的人才会做无聊的事儿。”说完,转身气呼呼的走了。

贺枝看着她的背影,呸…不要脸的东西,还说话,还聊天,人家搭理过你吗?也不看看璟公子是什么人,哼,她就蹦跶吧,早晚摔死她。

***

“主子,属下找到了这个。”

银线,蔺芊墨用过的银线,凤璟看着凤卫递过来的东西,心口微缩,“在哪里找到的?”声音干哑不成样子。

凤卫指着不远处从崖壁缝隙里长出来的枝干,道,“在那边的树上。”

凤璟听了,解开自己身上的绳子飞身而去,落在枝干边,手攀住一侧凸出的一点儿,围绕四周,不放过任何一个可容的下落脚的地方,仔细找寻。

凤卫也随着凤璟的动作,迅速移动,紧紧跟在他身侧,做好绝对的守护。

“主子,你看这里!”

凤璟顺着看去,看清眼前之物,心口一窒。是发带…蔺芊墨的发带…

发带握在手中,手心一片冷意冰冷,那股冷意,让凤璟情绪达到极致,失控,“蔺芊墨,你在哪里,给我滚出来!”

微颤的声音,再无法掩饰的惧意!

“蔺芊墨,你再不出现,我即刻就去要了蔺毅谨的命。我说到做到,你最好不要怀疑。”

声音在山中回荡,得到的却是一片沉默。

沉默,良久…。在所有人几乎都不再抱希望的时候。一个虚弱,飘忽的声音传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