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心已动,放肆又何妨!/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蔺芊墨那尖瘦的小脸,虚弱的样子,蔺毅谨努力扯出来的笑容,有些扭曲,“墨儿…。”

蔺芊墨看着蔺毅谨,对着他伸出胳膊,笑眯眯道,“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和哥哥几个月没见这是隔了多少的春秋呀!怨不得哥哥都这么想我了。看到我激动的都快哭了。”

蔺毅谨听了鼻子一酸,上前,俯身,把她抱在怀里,声音带着一丝颤意,“傻瓜…。”想说的话有很多,可喉咙却绷的紧紧的,紧的有些发疼。

蔺芊墨揽住蔺毅谨的脖颈,拍了拍他的肩膀,“男儿有泪不轻弹,你…。”

“那是未到伤心处!”蔺毅谨说完,忽然一改刚才的伤感,伸手拉下蔺芊墨的手,狠狠瞪着她,眼睛泛红,“蔺芊墨,以后再做这样的傻事儿,我就…”

“就如何?”

“我就打断你的腿!”

闻言,看着蔺毅谨那凶恶的样子,蔺芊墨抹汗,“男人凶残了,哥哥凶悍了,这世道,没活路了!”

“你少给我说那些俏皮话。”蔺毅谨情绪大爆发,压在心里的后怕,惊心,恐惧,此刻全部转为怒火,“我是中毒了,可不是死了。只要有你在,我就不会死了。可你…。才几个月不见,你那满脑子的精细都跑到狗肚子去了,竟然给我跑去跳崖?你是嫌命太长了,还是嫌弃我这个哥哥太没用了,不想再看到我了…”说着,嘴巴抿紧,哆嗦,“我情愿中毒死掉,也不愿意被你吓死!”

蔺芊墨听了,抬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肚子,叹气,“可怜的,这是胆儿吓破了吧!别担心,以后多炖点儿雄心豹胆的给你补回来。”

“吃再多的熊心豹胆也不够你吓的!”

“哥,几个月不见你这脾气见长了。看着越来越有男子气概了。”

蔺毅谨抿嘴,看蔺芊墨发白的小脸,想说的话咽下,伸手给她拉好被子盖好,扶着她躺下,“躺好,身体都还没好,就那么多废话!”

蔺芊墨:…。“明明都是你先说的,我不过是回了几句。”

“我说你听着就好,回什么嘴!”

“不但脾气长了,竟然还不讲道理了。”

“对你我就是太讲道理了!”说完,起身,“我去给你拿点水,你老实躺着。”

“我不想喝水,我想吃肉。”

“没有…”

“哥哥坏!”

“以后都这样!”蔺芊墨听着笑了,抬眸看向一直静默不语的赫连逸,“掌柜的,来探病怎么没带些吃的过来呀!”

赫连逸看着她,在床边坐下,眉宇间染上一抹化不去的沉郁,“蔺毅谨说的没错,你确实是个傻瓜!”

“我才不傻。其实,我当时都看好了的,就算是跳下去也能及时的抓住崖边的那棵树。可惜,忽然出了万一挨了一刀。”

“那个人,我会处理!”

“嗯!一定要把他剁吧剁吧碾碎了做花肥!背后出刀,太狗熊!”

“怨我吗?”

“当我挨刀,受疼的时候,不止一次默念;赫连逸这二货,每次不是为我招来一刀,就是招来一箭,等我醒了一定要他好看。”蔺芊墨说着,淡淡一笑,“可等到我醒来后,又想到了你当初的退让。所以,要说怨,真怨过!可要说感激,那却是一点儿也没少。因为你于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坏人,一切不过是造化弄人罢了!”

造化弄人吗?赫连逸嘴角溢出一抹苦涩,或许是吧!

“掌柜的,有些事儿不一定非要说出个子丑寅卯的。其实,很多时候我自己也说不清。反正,于你,我愿你是好好的。于我,只愿你也同样的,这就够了。”

缘分,有的时候不是你来的太晚,而是我心动的太迟!

一种缘分,不经意的错过!

*

此后的几天,蔺毅谨天天陪在身边。而赫连逸来了两次,给她带来了些好吃的,问问她身体如何,其余关于情,怨,什么的再没提及。蔺芊墨同样只字不提,两人相处少了一份纠结,多了一份坦然,反而有种回到清河时的感觉。

蔺芊墨觉得这样挺好,只是,凤英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凤和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而,凤璟一直未曾出现。

“郡王爷呢?”

“回夫人,主子他有些事儿要忙。”

“呃…”

蔺芊墨问了两次,凤英,凤和都是同样的答复。对此,蔺芊墨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却也没再问其他。

*

“终于能出来走两步了!”

蔺毅谨给蔺芊墨紧了紧身上的大氅,扶着她,皱眉道,“还没好利索,非要急着出来。”

“我伤的是背,又不是腿,出来走走没妨碍。”

“天气冷了,受了寒对你身体不好。”

“我就正午出来一会儿没事儿。”走几步,蔺芊墨顿住,抬头看着蔺毅谨,皱眉,“躺了几天,我怎么好像突然变矮了!”说着,对着蔺毅谨比划了一下。

蔺毅谨好笑,“不是你矮了,而是我长高了。”

蔺芊墨听了扬眉,“都说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你可不能朝着那个趋势发展呀!”

蔺毅谨听了,还未说话,阴嗜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哥就是缩的跟你一样高,他那心眼也不会有你多。”

蔺芊墨看了阴嗜一眼,对着蔺毅谨道,“阴嗜就是个最佳的例子,典型的光长个子不长脑子。”

“臭女人,你说什么!”阴嗜瞪眼,说话不客气,语气却没什么怒气。

“怎么?要我提提你游历小怜馆的历史。”

蔺芊墨这话出,阴嗜的脸顿时黑了下来,磨牙,“我说了,那件事儿不要再给我提起。”

“你是说了,可我答应过吗?”

“你这女人…。”

蔺芊墨不搭理他,继续对蔺毅谨道,“跟着他出去这么久感觉如何?”

“做生意果然是一门很深的学问,我学到了不少东西。各色的人,各样的事也见了很多。读了那么久的书,倒是没这个几个月体会多。”蔺毅谨说着,也顺着调侃了阴嗜一句,“不过,阴嗜招蜂引蝶的能力我也是真正的见识到了。”

“蔺毅谨…。”

这警告,被无视了!

“是吗?有没有特别有趣的,说来听听。”

蔺毅谨想了一下,笑着道,“当初我们走到邬城的时候,一家吴姓小姐对阴嗜那真的是一见倾心。我们在邬城待了五天,那五天,只要出门,那是处处都能跟那位吴小姐来个不期而遇。”

“蔺毅谨,你给我闭嘴!”

这羞恼,再次被忽视了。

“阴大少爷果然是魅力不凡呀!”

蔺毅谨点头,道,“其实,我倒是觉得那吴小姐跟阴嗜挺相配的。”说着顿了一下,意味深长道,“特别是在外貌上,完全的互补型!”

蔺芊墨听了眨眼,“外貌,互补型?”

“嗯,很是互补!”蔺毅谨特别强调,别有深意。

看着阴嗜那妖娆美丽的脸蛋,想象一下,跟这张脸完全互补会是什么样呢?美好的反义词…。惊艳,惊悚一线之隔呀!不太妙呀!

“看阴嗜招惹过来的人,我算是放心了。你们之间应该不会出现什么为美相争的情况。不过,对于阴嗜的人品却是表示深深的怀疑了,吸引过来的不是男人就是夜叉,这人品…。”

“蔺芊墨,你给我闭嘴!”

“这么一说…。阴嗜,你对我哥没起什么心思吧!”

阴嗜:…。咯吱咯吱咬牙声。

蔺毅谨嘴角抽了一下,而后叹气,“其实,他说过喜欢我…。”

阴嗜:…。

蔺芊墨咯咯笑开。

“蔺毅谨,你要逗你妹妹开心,可别拖黑我。本少爷我可是不好那一口。”

蔺毅谨笑了笑,扶着蔺芊墨道,“好了,时候不短了,回屋吧!”

“好!”

“你们两兄妹把我当什么了。本少爷过来可不是给你们取乐子的。”阴嗜不满,控诉。可惜没人搭理他。

“混蛋…”阴嗜憋闷,不过在看到缓步走来的赫连逸后,眼睛闪了闪。

“墨儿…”

“九爷!”

赫连逸看着蔺芊墨目光柔和,浅笑,“看来恢复的不错。”

“还要感谢九爷拿来那些美食。”

赫连逸听了笑了笑,怅然若失,“我今日就回京了。”

“嗯,一路顺风!”

看着蔺芊墨淡然的样子,赫连逸垂眸,遮住眼底厚重的失落,伸手把一个盒子递给蔺芊墨。

“是什么?”

“一些补身体的药,记得要吃。”

“好!”

“我走了!你好好保重。”

“好…。”应答的话刚开口,额头上忽然划过一抹温热。

蔺毅谨心头一跳。

蔺芊墨微怔,片刻,才意识到那抹温热是什么。抬眸…

赫连逸眼里带着一丝压抑不住的不舍,满满的复杂,揉了揉她头发,“保重!”说完,转身离开。

蔺芊墨看着赫连逸的背影,摸了摸额头。

“墨儿,九爷他…?”

蔺芊墨没回答,放下手,转身,“进屋…”话说一半儿,在看到二楼那一抹白色身影后顿住,呢喃,“凤璟!”

楼上凤璟居高临下的看着蔺芊墨,情绪不明,表情模糊。

“凤璟…。”蔺芊墨开口,凤璟转身走开。

蔺芊墨挑眉。

阴嗜适时走过来,落井下石,发泄心中刚才被当乐子逗弄的不满,“你被嫌弃了!”

蔺芊墨听了侧目,看来,这还真不是她的错觉呀!

蔺毅谨皱眉,“阴嗜…”

“我说的是实话。”阴嗜坦承不讳道,“刚才九爷亲你那一下,凤郡王刚巧看到了。”

蔺毅谨听言,不知道该说什么。

蔺芊墨转头,看向凤英,“凤英!”

“夫人!”

“住客栈总归是不方便,现在我伤好的也差不多了,你去问问郡王爷,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是!”凤英领命,往二楼走去。

“凤郡王肯定不搭理你。”阴嗜见缝插刀道。

蔺芊墨看了他一眼,这厮真是一点儿都不掩饰他的幸灾乐祸呀!看着真讨厌。

片刻,凤英回来,对着蔺芊墨道,“郡王说,一切都由夫人做主!”

蔺芊墨听了摸了摸下巴,道,“都由我说了算吗?”

“是!”

“那你去帮我问问郡王,今天晚上我想召他侍寝,可以不?”

凤英:…。

“咳咳…”蔺毅谨被呛到了。

阴嗜瞪眼,“你这女人,怎么…这种话你是怎么说出来的?”

“用嘴巴说出来的。”

“你还是不是女人了?你这脸皮是由多厚呀!”

“咸吃萝卜淡操心,我愿意你管得着吗?”

“蔺毅谨,看到没?这就是你的妹妹呀!一个女人,开口就是侍寝…。你真的不管管?”

“好女一定要懂得如何缠住自己的夫郎,不然,可不算是一个好女人。”

“浑说!”

“凤英,去帮我问问。”

“是…。”

凤英去了,凤英回来了,蔺芊墨还未开口,阴嗜先一步道,“凤郡王怎么说?”

“主子什么都没说。”凤英看着蔺芊墨道。

闻言,阴嗜笑了,“看到了吧!人家真是不屑搭理你。”

蔺芊墨听了,呵呵一笑,“沉默就是默认,我相公这是同意了。”

阴嗜哼鼻!不屑之。

“走吧,进屋吧!”

*

晚上,所谓的侍寝时间。凤某人未露面,蔺芊墨睡的天昏地暗。

凤英长长的叹了口气,满满的无力。主子在想什么呢?这么避而不见是什么意思呢?她想不清楚。而郡王妃在琢磨什么呢?她也看看不明白。唉,主子们的心思太难猜,作为下属很焦心呀!

翌日

早饭过后,凤英道,“夫人,东西都准备好了,一会儿就可以启程回去了。”

“好!”

“阴嗜,你可要跟我们一起?”蔺毅谨问道。

“我还有些事儿要办,等办完了再过去。”

“好!”

回程,蔺芊墨坐在马车里,凤英在一旁照顾。蔺芊墨掀开车帘,看着前面骑在马上的凤璟。

刚才从客栈出来的时候,走了个面对面,凤璟直接当她是空气。这节奏…。

“凤英呀!你家主子生气的时候,一般要怎么做他才会消气?”

“以死请罪!”

蔺芊墨:…。

“作为下属是如此,至于夫人,属下不知道!”

蔺芊墨听了,琢磨,“你说我绣个鸳鸯什么的给他怎么样?”

“夫人绣好要多久?”

“呃…大概黄花菜都凉了。看来是行不通。”蔺芊墨想了一会儿道,“给他做点儿好吃的?不好,厨艺不行。要不,给他送一束花?也不好,他自己已是人比花娇了。”

“夫人,主子最想要的是什么,您应该知道才是。”

“我知道呀!可是,他现在根本就不搭理我。我这直接的请罪的话,肯定是要被拍死,搞砸了更难收拾。所以,我琢磨着先曲线救国,省的一下子上去被他的火气给烧焦了。”蔺芊墨叹气,“哄男人,没经验呀!特别是哄你家主子,真是亚历山大。”

“夫人您就用美人计吧!”

“你这计策真高,不过,你是不是忘了我背上的伤了?”

“主子不会介意的。”

“可是我会疼呀!心有余而力不足呀!”

“咳咳…。是属下考虑不周。”

“唉…。”

*

蔺芊墨刚回到家里一会儿,贺枝就过来了,看着蔺芊墨明显消瘦的样子,关心道,“墨姐姐,你脸色怎么这样呀?病了吗?”

“没有,就是在路上的时候出了点儿小意外,不小心伤到背了?”

“怎么会伤到背?可是遇到恶人了?”

“没有,就是惊了马,马车翻了。”

“太吓人了,伤的可严重吗?”

“还好!”

贺枝听了皱眉,“这脚踝的伤还没好彻底,现在背上又伤了,这可真是…。墨姐姐,我看等你好些了,跟我一起去庙里上柱香拜拜佛吧!求个心安也好呀。”

“好!”

“墨儿,来先喝点儿热水暖和一下。”蔺毅谨端着碗走进来。

“嗯!”蔺芊墨接过,对着蔺毅谨,简单介绍了一下,“这是住我隔壁的邻居,贺枝,这是我哥。”

“贺姑娘!”

“蔺大哥!”

简单的打了个招呼,蔺毅谨道,“那你们聊,我先出去…”

“璟公子,璟公子,可是你们回来了吗?”

听到这个声音,贺枝皱眉,脸色不太好。蔺毅谨凝眉,这称呼是不是太亲切了?

“墨姐姐,你歇着吧!我去帮你把人拉出去。”贺枝道。

蔺芊墨听了,轻轻一笑,“不用!”

“墨姐姐,你可是不能由着她了!就算璟公子无意,但要是传出什么闲话了,难保她不会顺势黏上来,人至贱这无敌,人一旦不要脸了,那就没什么事儿做不出的。所以,这人你必须防着点儿,不然会吃亏的。”

蔺芊墨点头,“枝子说的对,我现在就去宣告我一下我的主权去。”说完,抬脚走了出去。

院子里

顾三妞仰着那张娇俏的里脸蛋,对着凤璟,俏生生道,“璟公子,你这几日去了什么哪里呀?走的时候也没说一声,可是让人挂心的不行。”

凤璟面无表情,只是本欲离开的脚步,在看到蔺芊墨的身影后不由顿住。

蔺毅谨站在门口,看着凤璟跟顾三妞之间的距离,眉头皱了起来。

凤英,凤和站在一边,看着顾三妞眼底透出不耐。

蔺芊墨缓步上前!

看到蔺芊墨,顾三妞不由挺了挺背,拢了拢头发,道,“墨姐姐,你也回来了呀?”

看着顾三妞脸上那抹假笑,勾唇,“夫唱妇随,璟公子都在,我自然也是寸步不离跟在侧了。”

听到这句话,顾三妞脸上的笑隐没,凤璟垂眸!

“相公,我有句话想对你说。”

“我没空…”说完,抬脚,欲离开。

蔺芊墨伸手拉住凤璟大手,挡在他前面,抬头看着他,“既然不想听,那我直接用做的吧!”说完,伸手揽住凤璟的脖颈,踮起脚尖,对着他的唇用力亲了下去。

凤英:…美人计!

贺枝:…脸红,墨姐姐好大胆。

蔺毅谨:…抚额!

凤和嘴角微抽,真直接!

顾三妞抿嘴,脸色难看。

凤璟眼眸微缩,静立不动。

蔺芊墨在凤璟唇上咬了一下,退开,看着他,笑眯眯道,“凤璟,一个人吃饭时常有些寂寞,你要不要跟我搭个伙?吃遍天下美食,尝遍酸甜苦辣!”

“凤璟,一个人睡觉被窝总是暖不热,你要不要跟我做个伴儿?无论春秋还是冬夏?”

“凤璟,我想生个孩子,你要不要做孩子的爹爹?”

蔺芊墨说完,院中静寂一片。

凤璟静默,良久,开口,声音磁沉,“蔺芊墨,你太放肆!”

闻言,蔺芊墨抱着凤璟的腰身,霸道,张扬,毫不掩饰,“心已动,放肆又何妨!”

凤璟身体绷紧!

“人世四苦,世间七味,吾愿甘苦同担,福乐同享,生死无所惧,只愿你愿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