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好男怕刁女/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芊墨表白的话说完,凤某人爆发了…。

怒火爆发了!一连串的话,好似冰渣子似的砸向她。

“当为了蔺毅谨以身犯险,连命都不要的时候,你怎么不想着跟我相依相守?那个时候,我在你心里算什么?”

“无法回应九爷的感情,对他心怀亏欠,宁愿跳崖也不愿意还他一份欺骗的时候,你怎么不想着跟我不离不弃?那个时候,我在你眼里算什么?”

“你的命在别人手上握着,九爷的情话我听着!那个时候你只想着不欺骗,不隐瞒,要的是心里一个干干净净。那我呢?在那样生死关头,你可想过我一分?你是顾全了我的尊严,我的颜面,可我,一点儿都不稀罕!”

“你命都没了,我守着这份尊严,这份颜面做什么?自我欣赏,自我满足吗?当做一份荡气回肠的回忆吗?用一辈子来忘掉一个人,来想念一个人,这种刻骨铭心,我不要!不屑要。”

“甘苦同担,福乐同享!你给我的只有等候,有危难时你不曾告诉我。而所谓福乐,你想要的只是自由自在。”

凤璟抬手抚上蔺芊墨脖颈,手指在她咽喉处滑动,眼眸暗沉,幽深,声音低沉,厚重,“蔺芊墨,若你想跟我在一起,就要给我一个彻底。以后,无论是蔺毅谨,赫连逸,还是其他任何人,都不可以越过我,我容不得,甚至容不下。”

“我的心太小,连爱屋及乌都做不到。所以,若是你还想着,为他们谁豁出命。那么,这种撩拨我的誓言,最好不要说。我怕会我当真,有一天会做出让你承受不了的事。”

“还有,你现在对我说的那句誓言,真的是因为喜欢上了我?还是因为我救了你的命,你只是一时的感动使然?”凤璟说完,不等蔺芊墨回答,松开手,越过她,阔步离开。

蔺芊墨转眸,看着凤璟的背影,眼眸流转,眸色变幻,情绪不明!

这番话…。院子里几个人,听在耳中各人各种滋味。

凤和:…主子这话,听着怨夫味道甚浓!

凤英:…。美人计失败了,不过,主子的心里的火气倒是发出来了。

贺枝:…。京城的人就是不一样,女人的表白够大胆,男人的回应…听着也是杀气腾腾的,有些渗的慌。

顾三妞:…眼睛冒出粉红泡泡,心里悸动一片。看着蔺芊墨羡慕嫉妒恨!

蔺毅谨:…无声叹了口气,一直以来听说婆婆和媳妇存在不少问题的。可从来没听说过,大舅子和妹夫之间关系也能如此紧张的。他这一小心,成了凤璟眼中钉了。这心眼小的,这占有欲强的。

“墨儿,璟公子他…”

“火气比想象中的大,反应也比预料中的猛,首次告白,惨败!”蔺芊墨中肯点评,说完,抚了抚肚子道,“告白这种事儿不但需要勇气,还耗精力,费力气,饿了!凤英呀,准备点儿吃的吧!”

凤英:…。夫人呀!您这样想过主子的心情吗?

凤和:…。夫人的在意,总是让人看不到丝毫蛛丝马迹。夫人你确定是真的是在表白?不是在逗闷子?

贺枝抹汗,表白心意惨败后,不是应该哭一哭才正常吗?可她饿了!这是不是太不符合常理呀!

凤英等人心里默默腹诽,嘀咕。而相比他们顾三姑娘就直接多了,看着蔺芊墨满脸的不满,开口既训道,“身为女子要温柔贤惠,要以夫为天,自己为尘。对自己丈夫要万事服从,事事遵从,那样才算是一个好妻子…。”

“这样的为妻之道,你娘知道吗?”蔺芊墨不咸不淡道。

顾三妞听言,噎了一下,不过顷刻就恢复如常,继续抱打不平,显示自己,“这事儿跟我娘没关系,我说的是墨姐姐你。你明知道璟公子心情不好,心里不快,对你有了厌弃之意。在这种情况下,你不赶紧去请罪,认错也就算了,竟然还只顾着自己的肚子,实在是…。”

“顾三,你这话是说给我听得,还是说给璟公子听的?”蔺芊墨打断顾三妞的话,淡淡道,“说的这么大声,是生恐璟公子听不到,不知道是你是个贤能,贤惠的女人。还是生怕比较不出,我是多么没心没肺的女人呢?”

蔺芊墨说完,顾三妞冷哼一声,神色之间更添自傲,嗤笑,“真是不知好人心,我只是说了几句实话而已,墨姐姐又何必急赤白脸的…”

“呱噪!凤英,把她给我扔出去。”

“是!”

“蔺芊墨,你敢…。唔…”

未等凤英上前,蔺芊墨直接拿出一个药丸塞到了顾三那开开合合,叫嚷不断的嘴巴里。

药丸化开,顾三脸色一变,“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凡事讲究一个礼尚往来,你来这里存了什么心,我自然也就对你还了什么礼。”蔺芊墨清淡道,“所谓因果就是如此。收到的回礼是好的,是坏的,端看自己本心,答案了然。”

闻言,顾三妞脸色白了,“你对我下毒?”

“说的这么肯定,确切证明了,你果然没按好心。”

“你…你少信口浑说,我不过是站在同为女人的立场说了句公道话,给你几句忠告而已。倒是你,上来就给人下毒实在是心肠歹毒。”

“这种似是而非的话就别说了,我没那个力气。你存了什么心思,打的什么目的,你清,我亦明。以后这个院子,你最好少踏入。不然,我担心我一时情绪不稳,会暴躁给你看,毒药什么的全部送给你尝尝!”蔺芊墨说完,走开。

刚吃的什么东西还未弄清楚,顾三岂容她走开,伸手就要去抓蔺芊墨,奈何刚伸手就被凤英拿住,抬手,把人给扔了出去,干脆利索的很。

顾三妞坐在地上面色青红交错,“你们…”

“再说一句话废话,再敢踏进来一步,我就扒光你,吊在山上让去狼欣赏。”凤英面无表情,又加一句,顺便手指握的咯吱咯吱响,“我不是吓唬你,也不是开玩笑,不信你可以试试。”

顾三妞抿嘴,她还真一点儿都不信,可她却一点儿都不敢试。被扒光,她不敢赌那个万一,万一这丫头真的发疯做了,那她一辈子可就毁了。

顾三妞哼哧哼哧的走了。

贺枝抹汗,才发现,这一家都很彪悍!

*

欢欢喜喜的告白,却未有圆圆满满的结尾。

晚,凤璟坐在窗前,手里拿着一本书静静的看着,神情专注一如以往。只是…

凤和看着,却忍不住叹气,主子都半个时辰了,您倒是翻一页呀!拿着一本您十岁都已倒背如流的书,这么钻研,心不在焉的不要太明显!

凤璟这种情况,算是严重的患得患失吧!未得到的时候,努力着。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却已经开始担心再次失去了。

或许是蔺芊墨对蔺毅谨那种守护让他太过不安了吧!或许总是不由的会想,若是下次蔺毅谨出事儿,她是不是还会如此?

生死未卜的一幕还历历在目,生命的脆弱,意想不到的事儿太多,随时都有可能失去的认知,那种感觉怎么都无法心安,纵然已说愿意,凤璟感触最多,记忆最深的却还是失去时的惊心动魄!

*

“墨儿,都是哥哥连累了你。”

蔺芊墨窝在软榻上,看着蔺毅谨那歉疚的样子,淡淡一笑,“付出,得到,称不出斤两。这件事儿若从根本上讲,若不是我,你也不会被李隆他们下毒。所以,到底是我牵连了你,还是你拖累了我,谁又能说的清呢!反正现在结果挺好,过去那些就不再重要。”

“如果我再小心一点儿,这次的事情或许就不会发生。”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有人处心积虑要针对你,总会想尽各种办法,防不胜防,在所难免!”

蔺毅谨听了,笑了笑,心中自有思量,屏去不提,转移话题,“墨儿,今天跟凤郡王说的那些话可都是真的吗?”

“嗯!”

“这样挺好!”

“我以为你会觉得意外,毕竟,这跟我当初的打算算是背道而驰了。”

“打算只是一种想象,一种梦想。虽然美好,可总归是少了一些棱角。而现实却是最实在的。身在当下,适应当下,学着改变,努力适应。就算生活的跟想象中的不一样,可只要过得好就够了。”

“只是一种梦想?活在当下,适应当下?”蔺芊墨倾听,品味,轻笑,怅然,“你体会比我深。”相比蔺毅谨,她的想法却是过于简单了。她单纯的只是厌倦了那种极端的生活,想换一种平淡的生活而已。

“只是切身体会后,一种感悟罢了!”蔺毅谨感慨道,“我曾经想着,以后我跟祖父,跟父亲一样一定会走入仕途,然后入朝为官,为蔺家的门楣光耀努力一生,为了这个目标我过去十多年一直都在努力不懈的刻苦读书。每天都做好了,悬梁刺股,寒窗十年的准备。”

蔺毅谨说着,怅然一笑,“可在经历一系列的事情后,恍然发现,过什么样的生活,走什么样的路,要看的还是当时的情况,随进应变很重要。就如我,若是当时还坚持待在京城,考科举什么的话,那么情况肯定不如现在好,我会被束缚,你因为我会变得更为束手束脚。”

蔺芊墨听完,不由道,“那,你可是认为我做农家夫人,不如做官家夫人来的好。”

蔺毅谨听了,抬手揉了揉蔺芊墨的头发,浅笑道,“真是傻话!过日子看的是你身边的人,跟你是什么身份并无关系。只要他对你有心,心里有心。那么,无论他是郡王,还是农夫其实都不重要。”

蔺芊墨听了没说话!

蔺毅谨顿一下道,“就如我们的父母一样。他们之间的不幸,都是因为他们的身份造成的吗?难道说,若父亲不是相府少爷,而是贫家公子,那样他跟母亲就会幸福了吗?不,他们照样不会幸福。所以,夫妻之间的根本在于是否有心,从来跟身份无关。”

懵懂,迷茫,拨开迷雾,豁然开朗!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看来,过去确实是我太钻牛角尖了。大有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架势呀!”蔺芊墨浅笑,“我哥真厉害,出去游历几个月,回来都变心灵导师了。”

蔺毅谨温和道,“过去,凤郡王对你的心意,你不确定,我也模糊,所以有些话我也不敢说。可现在,凤郡王对你是在意的,这点儿毋庸置疑。现在既然你也有意,那自然是不能错过。”

蔺芊墨垂头丧气,“我是拒绝的太早,明白的又太晚。本来顺其自然的事儿,现在被我搞成两头堵了,真是堵死了自己呀!”挠头,“你也看到了,凤璟他现在根本就不相信我呀!”

“这个,只有时间能证明了。”

“你这实话,听得人有点儿心塞塞。”

“明白的晚没关系,只要没错过就好。你多主动点儿…”

“我还不够主动呀!”

蔺毅谨轻咳,确实够主动了。

“哥,要搞定你妹夫,这次恐怕还要靠你帮忙了。”

“怎么帮,你说!”

蔺芊墨靠近蔺毅谨,小声嘀咕,“我们这样,这样,然后这样…。”

随着蔺芊墨的话,蔺毅谨的神色从开始的慎重,渐渐转为抽搐,到最后完全的扭曲。听完,就一个感觉,这主意真馊!

蔺芊墨自我感觉却很是满意,邪笑,“嘿嘿,我就不相信他不就范…。”

看着蔺芊墨那副磨掌霍霍的样子,蔺毅谨默默移开视线。虽然是自己的妹妹,可…那副要强抢民女,逼良为娼的架势,还有不着调的所谓‘搞定’妹夫的策略,实在是让人无法直视。

“那个,墨儿呀!我觉得你那办法好像不太好。”

“哪个地方不好?”蔺芊墨问的很真诚。蔺毅谨却是难坦白,难道说整个都不好?有些打击人积极性了。

轻咳一声,含蓄道,“我就是觉得,这样做凤郡王肯定不会高兴,说不得反而火气更大。”说完,郑重加了一句道,“同为男人,以己度人,我感觉这种可能性极大,不,我可以肯定。”

“那你可有什么好的办法?”

“这个…。暂时想不到。”

“那就先用我的办法吧!就算是惹得他火了,那也是一种反应。还可以让我记住,下次绝对不能用这办法了。这也算是一种收获,嘿嘿…。”

“墨儿,你也考虑一下我和凤郡王目前的情形好不?他现在对我已经是意见满满了,这个时候我要是…”

“所以,我只让你帮我跑腿,没让你帮我代笔呀!”蔺芊墨抬手拍拍蔺毅谨的肩膀,大气道,“哥,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记得一定要看好凤璟的反应。要是反应良好,我就多写点儿,要是反应不好,你就赶紧跑。”

“赶紧跑?我跑的过他嘛我!墨儿你对我可真是好!”蔺毅谨无力道。

蔺芊墨听了,笑的见牙不见眼,“对你好还不是应该的呀!”大言不惭。

“我真感动!”

“哈哈哈…。好女怕缠郎,好男怕刁女!所以,现在我们的情况是,办法不怕孬,关键是敢出招,那样就成功了一半儿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行,这活儿我干了。”

“哥你果然是真英雄。”蔺芊墨竖起大拇指,满脸崇拜,“我自从见到凤璟弹指间打的一只鸟灰飞烟灭,近距离看着他手一握,手中棋子成灰后。对于直面凤璟怒火这事儿,我还真是有些发怯!可你竟然答应的如此爽利,我实在是仰望不已,佩服万分呀!”

蔺毅谨:……确定这不是吓唬他?逼着他反悔?

抹汗,“墨儿呀!既然我顶着这么大的风险把活给接下来,那你也答应我一件事儿才行。”

“你说!”

“就是关于九爷,以后你最好还是跟他保持距离的好。”

蔺芊墨听了,眨眼,“哥,你在担心什么?”

“九爷对你有心,我清楚看得到。只是,你跟他不合适,就算没有凤郡王,我也不希望你跟九爷在一起。”

蔺毅谨正色道,“九爷曾经姐夫的身份,不会随着韩暮烟被休弃而消失。他是你我的姐夫,这是确实存在的。再加上韩暮烟被休,跟你与九爷的牵扯,还有韩暮烟对你的谋害,这些一波接着一波,连在一起发生。这要让人不多想那根本不可能。现在,碍于九爷的威慑,无人敢在明面上说什么,可在暗地里的非议肯定不会少。相信这一点儿你应该也想得到。”

蔺芊墨点头。

“所以,跟九爷在一起,你需要背负的会更多。要是一直得宠还好。若是一旦失宠,那么你的日子将会过的很艰难。流言如刀,想躲都躲不开。”

蔺毅谨说着顿了一下,压低声音,别有深意,意味深长道,“就算九爷对你一直宠爱有加,但…九爷的身份却是充满了变数,倘若一日,九爷不再是九爷了,他更上一步了,那…。”

“墨儿,你的身份随着变得更加尊贵了,可你的日子却绝对不会。从郡王妃变九皇妃,这不止是身份的转变,还有一个被休弃的过程,你被加附在身上的还有被弃妇这样一个名头。这样的名头就是你的一个缺憾,还有你跟九爷曾经的过往,包括韩暮烟为何谋害你,这些,都会成为你被人讨伐的由头。”

“等到那个时候,九爷纵然至高无上,可想要完全的护住你,却也并不容易。位置不稳再加上名不正言不顺,他想要继续做那个位置,需要顾虑的事情太多,而你在不经意间会成为他的一个阻碍…到时候他进退两难,而你,处境堪忧!”

“墨儿,人都会有摇摆不定的时候。只是,我希望你在九爷和凤郡王的事情上,不要犹豫,不要有什么观望的心思。那于你不是好事。”

蔺毅谨说完,蔺芊墨眼眸晶亮,蔺毅谨说的这些,蔺芊墨早已看明白。只是,现在从蔺毅谨的嘴里说出来,除了让她感受到了蔺毅谨的苦口婆心,还让她真切的感觉到了蔺毅谨的改变。

“哥,你现在真厉害!或许,就算是入仕为官,你也可以做的一个风生水起。”

“跳出京城那个圈子,反而能看清更多的东西,这是在书本上学不到的。至于为官,那已不是我唯一的目标。而且,现在于蔺家不是好时机,所以,在一切未定之前,这样隐匿其后,反而能更好的掌握以后。现在,顺其自然就好,我也很喜欢跟阴嗜一起走南闯北的日子。能学习到很多的东西。”

“一切你喜欢最重要。”

*

两兄妹说完话,也未忘记干正事儿!

这不,第二天早上,凤璟这早饭刚拿起筷子,蔺毅谨就端着满满的,十分之友好的笑意走了进来,“璟公子,早!”

凤璟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继续用饭,动作透着一股说不出的优雅。蔺毅谨默默祈祷,希望这么优雅的人,在以后的一段日子里能够继续优雅,千万不要暴力!

凤静不搭理他,蔺毅谨开始自说自话,搁平日,蔺毅谨肯定感到有些尴尬!可今天完全不会,一点儿不会。他殷切的希望,凤璟在看完他拿来的东西后,能够继续不搭理他,那样他就安全了。

轻咳一声,壮胆,开口,“舍妹前段日子太无理了,在此我作为兄长先向郡王爷陪个不是。咳咳…关于这一点儿,舍妹自己也清楚的认识到了她的错误,对此做了深刻的反省,并做了深刻的自我检讨。”说着,从袖袋里拿出一封厚厚的信函,放在凤璟面前,“这是舍妹的悔过书,还请郡王爷过目!”

凤璟垂眸,看了一眼面前信函,看着上面扭曲的字体,确定,确实是出自她手。那样丑的字,也只有她写的出。

凤璟不急不缓的用着早饭,对于蔺芊墨写了什么,其实他一点儿都不想看。想着,放下筷子,拿起信函,打开!对于自己的做法,凤璟表示,他只是好奇而已!

而看到凤璟拿出里面的东西,蔺毅谨不自觉做好了逃窜的准备。眼睛紧紧盯着凤璟,逃跑的架势已形成。继而,在看到凤璟太阳穴处青筋跳起时,蔺毅谨毫不迟疑,撒丫子窜了…。

“蔺、芊、墨…。”

这声音一出,躲在窗户下的蔺芊墨哆嗦了一下。猫着腰,隐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