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其实我还是个孩子/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一种波涛暗涌的味道充斥其间。

凤璟脸上看不到任何波动,风淡云轻,波澜不惊,只是举手投足之间,走过之处,颇有一股寸草不生的味道。

搞得本就本就心里发虚的蔺毅谨,现在看到凤璟更是躲着走了。谁让他就不明不白的,就有了看人家裸体的嫌疑呢?

凤和这位近身护卫,也是大气不敢喘一声,凤璟身上那股疾雨暴风随时爆发的厚重感,让人有些受不住呀!

凤英挠头,皱眉,眼里是疑惑,心里是怀疑。郡王妃说要献身的话,难道是她听错了吗?

相比他们几个人,蔺芊墨却是一副看风和日子,叹天下太平,的没心没肺样儿。

“凤英,今天的粥熬的真好,再来一碗!”蔺芊墨往嘴巴里塞了一个包子,顺手把碗递过去,笑眯眯道。

凤英接过碗,看着蔺芊墨胃口大开,心情颇好的样子,实在想问一问,确定一下,昨天那献身的话到底有没有说过?

蔺毅谨看着蔺芊墨那塞得圆滚滚的脸颊,忍不住道,“墨儿,吃饭适量就好,别吃猛了会不舒服的。”看蔺芊墨吃饭那样子,好似吃了这顿没下顿似的。想到凤璟,这感觉很不好呀!

“一碗不饱,两碗正好!”

蔺毅谨听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女子这么能吃的还真是少见。想着,不由琢磨,难不成,胆子真的是吃出来的?所以,他妹妹的胆子才会这么大?

“夫人,主子请你过去一下。”凤和悄无声息的出现。

听到这句话,蔺毅谨心开始狂跳,神经紧绷,看着蔺芊墨,满脸紧张,开口,既道,“墨儿,出去躲躲!”

闻言,蔺芊墨义正言辞,铿锵有力道,“所谓输里子不输面子,我们怂也要怂在内心,你这表面功夫做的也太不掩饰了,认怂认的也太直接了点儿吧!没志气。”

说完,看向凤和,大气道,“替我禀报郡王爷,我这会儿肚子疼的厉害,不能去给他老人家请安了,免得过了病气就不好了。”

凤和:…。

蔺毅谨:说的不错,比他多了个由头。

“妹妹果然有志气。”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那是傻子!”

蔺毅谨听了忍不住瞪了她一眼,“这事儿你不是正在做吗?”

“嘿嘿…。其实,我不是自愿的。”

谁信她这话,谁就是傻子!

凤和垂首道,“若是夫人身体不适,可由凤英效劳带你过去。”

蔺毅谨叹气,山雨欲来风满楼,该来的总算是来了,“墨儿,我跟你一起去。”

蔺芊墨听了没说话,拿起凤英拿过来的粥,一口气喝了半碗,放下,“肚里有粮,心里不慌,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百试百灵呀!”

闻言,蔺毅谨抬手把自己碗里剩下的半碗粥给灌肚子里了,吃完,摇头,心里还是慌的厉害。或许喝点小酒对他更有用。

“走吧!”

“是!”

“哥,你在这里等着。”

“不行,我不放心!”

“你去了会碍事儿!”

蔺毅谨:…。这话说的让人有点儿伤心,又太引人遐想。

墨儿她不会又搞什么花招出来吧?这一念头,同时在凤和,凤英的脑子里面略过。一时间三人神色不定,若有所思。

蔺毅谨;比心眼,他差他妹妹太多。他跟着过去或许真的多余。

凤和,凤英;比无赖,其实郡王妃胜过主子许多,早就发现。特别主子这次的耐性明显差了很多。

蔺芊墨看了他们三人一眼,轻轻一笑,迈着四方步往凤璟的房间走去。

*

“知道娘喜欢吃蒸菜,这可是我大早上起来特意做给娘吃的。”顾三妞把一筷子蒸菜夹在王翠英碗里,笑眯眯道,“娘,赶紧尝尝看味道如何?”

王翠英看着顾三妞,神色不定,“今儿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

顾三妞听了笑道,“今儿太阳是从东边出来的,娘就放心吃吧!”

“你也是,孩子给你做顿饭,你咋还那么多话呢!”顾老实憨笑道。

王翠英瘪嘴,“不是我想说,而是这丫头太奇怪,平日里叫都叫不动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转性了?大早上的爬起来给我做饭,真不像是她会做的事儿。让人心里怪不安的。”

“你呀就是想得多。”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娘心里不安是应该的。”顾二宝话出,头上就被顾老实敲了一下,“爹,你干嘛!”

“非奸即盗,你有这么说你妹妹的吗?”

“我说的是实话,这丫头平日懒得不行,突然这么勤快,肯定有所图。不信你问问她!”顾二宝理直气壮道。

王翠英听了看着顾三妞道,“说吧!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事儿求着我了?”

“娘,看你说的,我给你做顿饭还不是应该的呀!”顾三妞笑着说,眼睛却是狠狠的瞪了顾二宝一眼。

顾二宝完全无视之。

王翠英夹了一口菜才嘴巴里,吃着,道,“没事儿最好…”

“其实也不是一点儿事儿没有,我就是…”

闻言,王翠英筷子一撂,对着顾老实嚷道,“看吧,看吧!我就说着丫头不会平白无故的孝顺我吧!”说着,瞪了顾三妞一眼,“没心肝的货!给老娘做顿饭,心里还存着图谋,你可真有心。”

“娘,你先听我说完行不?”顾三妞不快。

边上的张桃适时的开口道,“大娘你想多了,其实,三妹子不过是前阵子绣了几条帕子,琢磨看今儿个天气好,想去镇上给卖了,想着求大娘一个准许而已。”

王翠英听了脸色好看了一些,不过,絮叨的话却是不停,“你一个女孩子家往镇上跑什么,帕子绣好了给我,过几日我去镇上直接给你卖了。”

“娘,我想自己去,我好久没去镇上了我想去看看。”

“镇上有什么好看的,瞎跑!有那个功夫在家里干点活多好。”

顾三妞听了,脸色不愉色更重了,倔脾气也上来了,筷子一撂,拉着这个脸道,“我又不是求你给我买什么,我只是想去镇上看看都不行吗?”

“不行…”

“你说不行我也要去!”说完,起身,抬脚走了出去,门被摔的砰砰响。

“这死妮子!”王翠英说着,就要追出去打人,被顾老实给拦住了。

“你干什么?大清早就让人不得安生!孩子不就是想去镇上看看嘛,你就让她去不就行了。在这里大呼小叫的说那么多废话。”

“你说的倒是轻巧,她说去看看你信吗?她那就是去花钱!要是真让她去了,几个绣帕子的钱立马就没了。”

“那也是她自己辛苦得来的钱,她自己还不能花呀!”

“什么她的,那都是我的!”

“你这什么话?怎么…。”

“她都是我养活大的,她的自然也就是我的。”王翠英嘴皮子不停,说话也没个顾忌,“女儿本来就是赔钱货,养活大了都是人家的。反正也是指望不上,我也就是白辛苦。趁着这个时候,我要是再不捞点儿。等到她出门子了,她这盆水算是彻底泼出去了,还能收回点什么。”

“你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像话吗?你可真是…”

“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难不成你老了还指望她给你养老送终不成?”

“你…。我不在这里跟你胡缠!”顾老实说不过,越发不愿看王翠英那张脸,放下筷子,抬脚走了出去。

“哎呦呦,小的这样,老的也这样,你们还都会给我脸子看了。行,你们有能耐!以后给我撑住这口气都别给我吃饭。”

顾大宝,顾二宝,张香等人,对这一出一出的戏码都习惯了,也都看腻了。三个人都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倒是张桃有些不安道,“大娘,其实都是我想去镇上才的,三妞是陪着我去。”

王翠英听了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道,“你去镇上干什么?”

“狗子的生辰快到了,我想着我这个做姨母的怎么也要给买点什么不是?所以,我就想让三妞陪着我去看看。”

闻言,王翠英眼睛亮了一下,“看看,看看,真不愧是亲姨母,这还没到日子的就惦记上了。”

“呵呵…。那不都是应该的呀!再说了,我在这里也住了这么几天了,心里也怪不得劲的,想着正好去,也捎带着多买点别的回来。”

王翠英听了眼睛更亮了一分,“啧啧…桃子可真是长大了,这为人处世的真是没得比。”

张桃腼腆的笑了笑,“大娘过奖了。”

张香眉头皱了一下!

张大宝叹了口气,他娘就是这样的人,他也该习惯了!

顾大宝闻言,赶紧道,“娘,桃子妹妹有心,你就让三妞跟她一起去吧!反正她在家也是闲着。”

王翠英听了,看了顾二宝一眼,眼里带着赞赏,关键的时候还是小儿子聪明,看看这话接的多好,让她顺着就下来了,“她要去就去,谁拦的住呀!”说完,看着张桃咧嘴一笑,热切道,“桃子呀!家里别的什么东西也都不缺,那些个肉呀,布呀什么的也别买太多了。”

张桃听了,脸上带笑的表情僵了一下,勉强扯动嘴角道,“好,我知道了!”

顾大宝已经听不下去了,他娘这样明摆着就是给人家要嘛!

顾二宝笑嘻嘻道,“你们要是拿不动什么的,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去。”

张香嘴巴抿成了一条直线,顾二宝跟王翠英还真是母子,脸皮厚的扎都扎不透。

“呵呵…不用了,我和三妞两个人能拿得动。”说完,起身,“我去给三妞说一下,让她赶紧准备一下我们也好趁早去。”说着,赶紧走了出去。再不走,她兜里的钱可真不够用了。

**

“相公…。”蔺芊墨看着坐在窗边的凤璟,吊着嗓子,一音三颤,配上女儿家的软腻,就算蔺芊墨是装的,听到耳朵里也是甜腻的撩人。

凤璟拿着棋子的手顿了一下,却是眼帘都未抬,淡淡道,“过来陪我下一局。”

蔺芊墨听了,抬脚上前,走到凤璟面前,立正站好,双手垂直放前,一副聆听训斥的老实态,“我不会下棋。”

“会输就行!”

“有赌注没!”

“你有什么可押的吗?”

“我自己!”

“不稀罕!”

“幸亏昨天晚上没来!”

闻言,凤璟抬眸,看了她一眼。

一眼风情,迷眼,动情,醉人生!而凤郡王这一眼,却是慑人,动魄,让人惊!

蔺芊墨咧嘴一笑,在凤璟面前坐下,拿起棋子随便放下。

凤璟随着放下!

静默!片刻,凤璟开始,清清淡淡道,“这几日玩儿的可高兴。”

“一直在为挽回相公的心忙活,没时间玩儿!”

“蔺芊墨,你要继续给我逗闷子吗?”

“不想!”你都连名带姓的叫人了,脸上的不快那么清楚,这近在咫尺的距离,她自然是要做老实人,要办老实事儿了。

“接着说。”

“是!”蔺芊墨很是乖巧道,“我就是看多了郡王爷万事尽在掌握的样子,忽然喜欢上了你生气,闹脾气的模样。”

闻言,凤璟抬眸!蔺芊墨咧嘴,八颗牙齿,净白闪亮,纯白无暇呀!

“确定是喜欢?而不是感激吗?”

“若是感激我就报恩了,只有喜欢才会以身相许,才会想着过一辈子。”

听到这好犹豫的回答,凤璟忽然笑了,气的!如果以身相许是真的,那他昨天晚上的等待是什么?

“昨天的献身,今天的以身相许。蔺芊墨,说说,那个是真的?”

“当然的是真的呀!嘿嘿…。只是郡王爷不给我那个机会…唔…。”

话还未说完,腰身忽然一紧,眼前景物飞转,随着背上一软,身上一沉,凤璟沉厚的声音响起,“现在,我就给你机会!”

蔺芊墨听了抬眸,看着覆在她身上的凤璟,抿嘴一笑,转眸,看了看外面的太阳,“机会是有了,可时辰不对呀!这光天化日的…”

话落,床幔落,春光掩!

“良辰美景,不看时辰!”

轻笑,“放屁!”

“你想逃避!”

“相公想多了。”低低的笑声,柔柔腻腻道,“既然相公允了机会,那我自然是一定要抓住的。”

“很好!”

“我曾听闻早起的男人火气特别大,再联合昨天晚上的事情。所以,我今早起床的时候没穿小衣。”蔺芊墨说完,看到身上男人眼底染上一抹暗红!

“非常好!”声音暗哑,手也开始缓缓移动起来。

蔺芊墨十分配合,并道,“其实,我想主动一次的。”

她在诱惑他,毋庸置疑,凤璟有些口干舌燥。

“想主动一次?”

“是!”蔺芊墨用力点头,在凤璟犹豫隐忍的眼神中,魅惑模式启动…

当火烧到极致,当把不该看的全部浏览一遍,把不该摸的全部上手一遍。在凤璟理智尽消,欲望当头,身体主导的关口。蔺芊墨悠悠开口…。

“相公,其实,我葵水未来初潮未至!其实,在身体上我应该还是个孩子。”

两个其实,一切静止!

沸腾的水,忽然泼来一盆冰,那种水深火热,圣人都会发疯!

“蔺芊墨,你故意的!”一点疑问没有,绝对的肯定。

蔺芊墨看着眼睛都冒红色的凤某人,勾唇,“应该说我是诚心的。”

凤璟看着那柔嫩的脖子,还有那脖子下方紧贴着他的嫩肉,风光,直想揉碎了,咬断了。

“救命之恩在前,你对我其后说的喜欢表示怀疑,我可以理解。对于某些事儿你感到生气,我也能理解。但是…。”蔺芊墨说着,伸手把风璟推开,裹着被子爬起来,看着他,正色道,“但是,这怀疑,这火气,你若是想用得到身体作为安抚,那你是白想了,做法也太低劣了些。”

事儿没办成,人没吃到,连她这段日子乱扑腾,乱调戏,使劲放肆的事儿都还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就反过来被她训了一顿。凤璟躺在床上,心头火,身上火,直烧的脑子突突的发胀,发疼!

“凤璟,别的事儿我忽悠,可感情的事儿我从来不忽悠,也不开玩笑。不然,当时我就不会冒险跳崖,直接承认喜欢九爷了…”

“给我闭嘴!”喜欢九爷这几个字,尤其的刺耳,刺耳至极。

“嘿嘿…所以,那些有的没的,您老就少琢磨吧!倒是你能少给我招惹一些花呀蝶呀的。看着让人闹心。”说完,裹着被子躺下,没心没肺道,“虽然什么都没做,可这力气倒是该耗的都耗了。”

凤璟使劲按了按眉心,不明白,怎么突然就完全被动了呢?还有,她这样躺在这里,是要训练他的自控力吗?“蔺芊墨,给我起来!”

“凤璟,你真没风度!”

“你想我把一切都做实了?”

“对着一个孩子你下得了手?”

“你做的事儿那是一个孩子会做的吗?”

“我身体是孩子,可阻挡不了我思想是女人呀!”

话落,人再次被凤璟拉入怀中,不给缓神反应的时间,手直接拉下下面!

蔺芊墨面皮抖了抖,“郡王爷懂得真多。”

“少说,多动!”这话绝对的一语双关。

看着凤璟头上的溢出的汗珠,紧绷如石的身体,蔺芊墨手动了动。

“嗯…。”闷哼,情动的声音,蔺芊墨不动了。

“蔺芊墨…”

“呼呼…”

“该死…”

“唔,好痛…。”蔺芊墨捂着脖子,瞪眼,“男人在床上不是应该温柔小意的吗?怎么到了你这里是变成粗蛮强势了呢?”

“墨儿,乖…”

蔺芊墨:…。忍不住抖了一下,望着床幔,蔺芊墨思索开来,要捋顺了凤璟的老虎须窍门果然在这里!哼,男人…

中午,饭桌上,看着从他来以后首次出现在饭桌上的凤某人,转眸再看坐在身边,夹菜手都直打颤的妹妹。

蔺毅谨:…面皮直抖,抽搐不停。作为男人,他邪恶瞬时就明白了蔺芊墨手抖的缘由。抿嘴,是该庆幸凤璟的身体终于好了?还是该…娘的,凤璟这厮真不是东西。大白天就拖着墨儿做些有些的没的。

凤和也即刻就明白了,忍不住失望,看来要抱小主子还需要等呀!

而凤璟,对于蔺毅谨的黑脸完全无视,继续优雅的用着饭菜。看着蔺芊墨连菜都夹不稳的手,淡淡道,“想吃什么?”

“吃你的肉!”蔺芊墨白了他一眼,直接丢下筷子,“凤英帮我拿个勺子过来。”

“是!”

凤英把勺子拿来,凤璟开口,“一会儿把夫人的东西搬到我房间里去。”

“是!”

“不行!”蔺毅谨反对,正色道,“墨儿的身体还未恢复,还是静养一段时间好。”

凤璟完全充耳不闻。对这个大舅子,他很不喜欢!

蔺芊墨看着凤璟,蔺毅谨的相处模式,摇头,妹夫和小舅子之间也是很复杂的存在。

“请问家里有人吗?璟夫人…”

听到声音,蔺芊墨转头看了凤璟一眼,“又来一位娇客,不知道是不是同样醉稳之意不在酒呢?”

凤璟听了哼了一声,不咸不淡道,“所谓娇客跟九爷相比,完全不值一提。为夫连九爷都能扛下,夫人又在畏惧什么?”

蔺芊墨听言,叹气,“你一提九爷,我倒是有些担心了,九爷不知道安全到达京城了没?”

话出,凤璟眼眸即刻沉了下来。

蔺芊墨扬眉,满脸无辜,“不是我先想的,而是你先提的。”

话里话外一句话,是你自己非要给自己找不痛快。

“璟夫人…呃…。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你们在吃饭,打搅了!”

看着走进来的女孩,凤英眉头瞬时皱了起来。

有些面熟,一时想不起来,“姑娘是…”

“呃,我是顾家大媳妇的妹妹,我叫张桃!”张桃轻笑,友好道,“璟夫人叫我桃子就行。”

“桃子姑娘…。”

“是!”

“有什么事儿吗?”

“其实,我是来替顾三妹妹向璟夫人道歉的。”

蔺芊墨听了扬眉,“道歉?”

“是!”张桃满眼真诚道,“前阵子顾三妹妹莽撞,扰得璟夫人心情不愉,对此,三妹妹觉得很抱歉。只是,三妹妹担心璟夫人不想见她,所以就先让我来陪个不是。”说着,把一盆花,还有一提点心放在一边的桌子上,“这是一点儿心意,还请璟夫人收下。”

“顾三姑娘真是客气了!”

“还望璟夫人不气才好。”说完,微微颔首,“我就不打搅你们用餐了,先回去了!”

张桃可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蔺芊墨托着下巴,看着桌上的东西,道,“顾三姑娘送来的呀,还真要好好看看。”

凤英听了,先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异样才把东西拿过来,放在蔺芊墨面前。

捏着点心,看了一会儿,蔺芊墨放下,转而看向那盆花,片刻,轻轻笑了,“这花,很有意思!”

闻言,凤英心里一凛,“夫人,可是有什么问题?”

蔺芊墨没回答,只是对着凤璟道,“郡王爷果然很有魅力呀!”

凤璟眼睛眯了眯!

另一边,顾三妞见张桃回来,疾步迎了过去,紧声道,“如何?蔺芊墨可收下了?”

“嗯!收下了!”张桃微笑,带着一丝好奇道,“不过,三妹妹和璟夫人有什么不睦吗?”

“也算不上什么,就是一点儿小摩擦!”顾三妞避重就轻道。

“呃…”张桃听了笑了笑道,“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送花做礼的。”

“我经常看到她在地上种些花花草草的,所以,猜她肯定很喜欢。既然是讨人欢心的,自然也要送她喜欢的。”

“三妹妹说的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