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折桃花/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蔺芊墨收了礼物以后,顾三妞自觉的认为她理所当然的有了去璟家的资格。如此,又开始勤奋的串起门子来,不过,倒是真的不再往凤璟的跟前凑,而是每次都找蔺芊墨。

“墨姐姐,现在天气冷了,这花放在房间里才能活的更好。”

“是吗?”

顾三妞点头,既不用蔺芊墨吩咐就动手为她把花搬到了屋内,床头的位置,笑眯眯道,“这样花不但活的更久,而且,连屋里也能被熏的香香的。”

蔺芊墨看了她一眼,淡淡一笑,没说话!

如此,顾三妞三天两头就过来,每次来也不久待,跟蔺芊墨亦说不了几句话。但每次过来却都不忘给她送来的那盆花浇浇水,翻翻土什么的很是上心。

搞得贺枝看着顾三妞那做派,都不由怀疑,对着蔺芊墨道,“她这是转性了?还是吃错药了?”

蔺芊墨轻轻一笑,漫不经心道,“顾三姑娘是爱花之人,大概怕我照顾不好她送来的那盆娇花吧!”

贺枝听了瘪嘴,毫不掩饰眼里的讥讽,“就她矫情,明明山野出身,每日背朝黄土面朝天的,偏偏要学人家大家小姐搞这些附庸风雅的东西,也不知道是做给谁看的。”

“女人嘛!都喜欢一些美好的东西。”

“有人喜欢那是因为懂。可她那分明就是装出来的。她能欣赏出什么呀?装腔作势的,让人看着越来越膈应!”

“不说她了,来,你看看,这次我绣的怎么样?”蔺芊墨把手里的手帕递过去。

贺枝拿过看了一眼,沉默,片刻,开口,“以前我看墨姐姐学做饭,觉得那对于你来说太难。可现在…比起绣花我觉得做饭你更有天赋。”

蔺芊墨听了,咧嘴,“你这话做的还真是含蓄。”

“嘿嘿…。”

*

顾三妞三天两头的往璟家跑,而桃子是隔三差五的往顾家来。只是,每次顾三妞来璟家,桃子都不跟着。对于这一点儿,顾三妞感到很满意。桃子对璟家不热衷也就证明,她对璟公子没有别的什么想法。

所谓礼尚往来,偶尔顾三妞也会跟着桃子去张家。就这么一来二去的,张桃和顾三妞倒是显得前所未有的近亲。

张家因为张全的事儿,家里气氛很是凝重,紧绷。张家父母心情都不好,对于家里的几个孩子,也没那么多心思去管了。如此,张桃在家里很是松快,每次顾三妞来,张桃都会带着她镇上溜达一下。

想到放在蔺芊墨床头的那盆花,再看张桃送给她的一些小玩意儿,顾三妞心情那是前所未有的好,对于未来更是充满了期待。对这样的日子,她是由衷的满意。

好心情,好气色,这让本就生的娇俏的顾三妞看着更添了三分颜色,比起很多村姑娘来显得越发出挑了,也是越发的招少年和媒婆的眼了。连王翠英都明显的感觉到,最近往她身边凑的媒婆是越来越多了。对她笑的更是越来越热情了。

对此,王翠英明白缘由,那是喜在眉梢,乐在眉头呀!忍不住对着顾老实念叨道,“看来,只要三妞的亲事儿下。二宝的礼金就彻底不用愁了。说不得还能余剩不少。”

顾老实听了,不耐听,“你是嫁女儿,不是卖女儿!说这话你都不觉得磕碜的慌。”

“我养活她十多年,多要点礼金有什么不对。所以,我不磕碜一点儿都不,哼!”说完,颠颠的走人了。

顾老实绷着脸,猛抽烟!跟这婆家没法说。

“请问,这可是顾家吗?”

听到声音,在院子里忙活的王翠英,抬头往门口看去。

二十多岁的男子,长的眉清目秀,眉宇间透着一股机灵劲儿,穿的也是干净整洁,头发梳的油光发亮。一看就跟整年忙活的农家人不一样。

“你是…?”

“你可是顾家夫人?”男子走到院子对着王翠英,温和问道。

“夫人?还是第一次有人叫我夫人!真有意思。”王翠英咧着满嘴黄牙,笑的身发颤,“没错,我是顾家的夫人,你是哪个?”

看着王翠英那完全山村妇人的粗陋做派,男子笑容不变,道,“鄙人性李,是县府大人的下人,是县府公子的随从。”

闻言,王翠英愣了一下,“县府?你是县府的人?”

“是!”

确定不是自己的幻听,王翠英脸色瞬时变了,赶紧弓腰行礼,吞了一口口水,忐忑不安,诚惶诚恐道,“李大爷,我们可都是良民,可从来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呀!你老可要明察秋毫呀!”

“夫人误会了,我来这里不是公务,而是向夫人来报喜的。”

闻言,王翠英动作一顿,惊疑不定道,“报喜?”她家有什么喜事儿值得县府的下人转成来恭贺的?

“是,报喜!”李泗笑着道,“我家少爷看上你家三姑娘了,特别命小的来跟顾夫人你说一声。”

“你家少爷?…那不是县府公子?”王翠英惊了。

“是…”

“县府公子看上我家三妞了?”确定了,王翠英有些晕乎乎的,被惊喜给冲的晕头转向了。

“是的!”

“老头子,老头子…。你快出来,快出来,县府公子看上我家三丫头了,哈哈哈…我家三丫头要成县府媳妇了。”王翠英跑到堂屋喉了一嗓子后,不等顾老实回应,马上又回转回来,看着李泗一点儿都含蓄,很是急切道,“县府公子什么时候过来提亲?日子定在什么时候?还有,聘礼呀,聘金什么的可是已经有了定数?这个能不能现在就说一下.....”

王翠英那粗蛮,又贪婪的样子,让李泗这等圆滑的人,脸上的笑容都不由僵了一下,“顾夫人,礼金肯定是会有的。”

“哈哈哈...县府公子娶妻,这个礼金肯定是不会小气的,是不是?我们倒是不贪什么,但是却不能低了县府的门槛对吧?”王翠英笑的见牙不见眼。

“顾夫人,这个....公子只是纳妾,不是娶妻。所以,嫁妆什么的,顾夫人就大可不必准备了。”

顾老实踉跄着出来听到就是这么一句话。

王翠英脸上的笑僵住,“是纳妾?不是娶妻?这么说,县府少爷他是想我家三妞去给她做姨娘?不是少奶奶!”

李泗眼底划过一抹讥讽,就你们这样的人家还妄想跟县府做亲家,太没自知之明,太痴心妄想。

“虽然是姨娘。不过,也就是一个名头的差别,其他都不会委屈了顾三姑娘的。包括礼金....”说着,把一锭五十两的银子递在了王翠英面前,轻笑着道,“等到三姑娘过府了,剩下的再给顾夫人送来。”

看到那闪闪亮的银子,王翠英眼睛即刻大亮,“你的意思是,除了这五十两还有?”

“自然!”

王翠英听了,刚才那一点儿失望瞬时烟消云散,伸手利索的拿过李泗手里的银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安排我家三妞进门?”

“就这三五天吧!”

“行!”

听到王翠英就这么把顾三妞的终身大事给定下了,顾老实有些发急,疾步上前,“你这婆娘,怎么可以就这么定下?你...”

顾老实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王翠英打断,“县府少爷都开口了,我自然是要应下的,这有错吗?”

闻言,顾老实噎了一下,看着李泗心里也有些打鼓,本能的对县衙的人存在一种畏惧,嗫嗫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琢磨着,怎么也得给三妞说一下吧?”

“儿女婚事,从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的亲事儿我做主,不用跟她说。再说了,这是送她去县府享福又不是让她去受罪,她有什么不愿意的...”

“我不愿意...”

听到声音,顾家夫妻,李泗三人转头,看到站在门口,脸色十分难看的顾三妞,三人表情各异。

顾老实眼神闪烁,王翠英却是一点儿心虚的表情都无,习惯性的张口既训,“你这丫头连什么事儿都还不知道就不愿意,不愿意什么呀你?”说着看向李泗,笑的恭维,巴结,“李大爷,你别听到浑说,她这是害羞了。”

李泗笑着点头,“自然,自然!”抬眸看着顾三妞,打量了一下,果然有几分姿色,倒是值得那个价格。

“我害羞什么我,我告诉你,我不愿意,就是不愿意...”顾三妞绷着脸,拒绝的彻底。

“你这丫头...”

顾三妞伸手从王翠英手里拿银子,然,刚碰触到手背上就被挨了一下。

“娘,我说了,我不愿意...”

“你给我闭嘴!”王翠英一手握紧银子,一手捂住顾三妞的嘴巴,转头对着李泗道,“李大爷,这事儿我应下了,等过几日你们来抬人吧!”

李泗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临走看了顾三妞一眼,眼底闪过一抹冷色。一个小小的村姑竟然敢拒绝少爷,哼!

李泗离开,王翠英的手松开,顾三妞即刻跳了起来,“我说了我不愿意,不愿意,你为什么要应下,为什么还要答应...”跳脚,叫嚷,声音尖锐,眼眶泛红。

王翠英听了一个巴掌拍了过去,“你个死妮子,我不应下难不成还拒绝不成?你也不看看对方是什么人?那是县府公子,是官老爷的儿子,那是我们能的得罪起的吗?拒绝他们,你是不想我和你爹还有哥哥活了不是?”

王翠英话出,本欲开始说些什么的顾老实不由蔫了。

顾三妞眼圈发红,泪珠在眼眶里打转,面色青白交错,“就算他是县府公子,我要是不愿意他也不能强抢民女。说到底都是你贪上了人家的钱财,根本就不顾及我这个做女儿的感受,只要给的钱多,哪怕男方是地痞无赖你也会愿意。”

“你少给我浑说!我告诉你,这事儿已经定下了,你就少给我想那些有的没的,在家里老老实实的给我等人来抬...”

“我不,我不....你要是逼我我就去死。”顾三妞说完冲了出去。

“哎呦,顾三妞你疯了。”顾二宝捂着胸口,叫道,“撞死我了。”

“二宝,赶紧给我把她追回来,快...”

“追她干什么?”顾二宝懒懒散散道。

“追她回来给你五钱银子。”

闻言,顾二宝眼睛一亮,“真的?”

“快去...”

“好咧!不过,娘你可要说话算话呀!”

“快给我去!”

晚上,顾大宝,张香,顾二妞知道这事儿后,均是惊讶不已。

“你们怎么看?”王翠英看着他们道。

最是无所谓的张香,干脆利索道,“我都听娘的。”

“嗯!”王翠英点头,“你们呢?”

顾大宝皱眉,“县府公子怎么突然就想到要纳三妞为妾了呢?”

“这个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事儿拒绝不得!”王翠英直截了当道。

“可是,三妞她不愿意…”

“她不是跟桃子玩儿的好嘛!我现在正在让桃子劝她,她又不傻很快就能转过这个弯的。”王翠英一副很有把握的样子。

其他人个人听了,无论心里什么想法都没说话。那是县府公子,要是不愿意那就等于得罪了!这…谁担的起。女儿,妹妹,都没自己来得重要。

“你们耷拉着脑袋做什么,这是喜事儿。你们看看吴家,自从吴三妞做了县老爷的姨娘后,他们家都跟着鸡犬都升天了。”王翠英心里一片火热,“现在这好运轮到我们顾家了。只要三妞进了县府,我们也可以跟着去县里了。那样一来,我们可也都是城里人了…这样的日子你们都不想要吗?”

闻言,张香眼睛一亮。其他几个人低着头看不清神色,继续保持沉默。而这种沉默,已无声的说明了什么。

*

肉香,酒醇,女儿香浓!

一个年逾二十多岁,身材圆润富态的公子,吃着肉,喝着酒,揉搓着身边姑娘的小手,看着垂首立在他眼前的李泗,“你刚才说顾家那村姑不愿意?”

“奴才亲耳听到,亲眼看到的。”

“一个小小的村姑竟然也敢对本公子说不?看来本公子的抬举,让那些无知小民以为我是随意可欺之人了。哼,既然她敬酒不吃,非要吃罚酒。那本公子就成全她。”

李泗听了上前一步,弯腰,对着县府公子孙麟低声道,“公子,小的看明日可这样…。”

李泗说完,孙麟笑了,笑的脸上的肉颤,“哈哈哈…。这办法我甚是满意,对不识相之人最好。本公子给她脸她不接着,明日之后,就只能求着我给脸了。”

“公子说的是!”

两日后

“娘,明天陪我去镇上买些东西。”

“啊…。你死妮子忽然跳出来吓死我了。”王翠英抚着心口,看着顾三妞斥道,“你昨天不是跟桃子才去过镇上吗?怎么又要去。”

听到昨天二字,顾三妞面皮微颤,眼底染上戾气,整个透着一股阴郁,沉沉道,“你不是要我去给县府公子做妾吗?最起码也要给我买几件像样的东西回来吧!”

王翠英听了,神色不定道,“这么说你是愿意了?”

“就如你说的那是县府公子,我不愿意又能怎么样?”顾三妞身体紧绷,眼里满是压抑,还有一抹沉沉的恨意。

那眼神,王翠英看着心里直冒寒气,赶紧道,“你既然想通就好。那明天我带你去。”

顾三妞听了却是没动,道,“你叫上隔壁的璟夫人一起吧!”

“叫她做什么?”

“她是京城来的,眼光肯定好,由她帮着挑,我这个姨娘肯定能更出彩。到时候得了宠,少不得能多给家里带些好处。”

听到好处,王翠英立马应了,“行,行,我一会儿给她说说去。”

“记得,一定要请到她。不然,我这个县府妾身死不瞑目。”说完,抬脚离开。

王翠英不由抖了一下,“什么死不瞑目?这妞子现在说话越来越渗人了。”连看人的眼神也怪怪的,让人心里发慌。

不过,对于顾三妞的异常,王翠英归为顾三妞心里不情愿才会那样。女孩子总是有一股拗劲,缓过来就好了。如此也没太放在心里。

*

看着趴在软榻上看书的蔺芊墨,凤璟开口,“跟着一起去镇上干什么?”

“你不是心知肚明嘛!”

“有必要吗?”

“要折了你的桃花,你舍不得了?”

凤璟看了她一眼,对于这种问题,不屑回答。

看凤璟那傲娇的样子,蔺芊墨笑了笑,起身,“时辰不早了,我要睡了你也去休息吧!”

凤璟充耳不闻,斜靠在床上一点儿动弹的意思都没有。

蔺芊墨看了,也没再说什么,抬脚上床,掀开被子躺了进去,闭上眼睛,“走的时候别忘帮我把蜡烛熄灭。”

蔺芊墨话落下,蜡烛既灭,屋里暗了下来。

站在外面赏月的蔺毅谨,见蔺芊墨屋里的灯熄灭,不假思索,抬脚就往她屋里走去。刚走到门口,被凤和拦下,“蔺公子时辰不早了,郡王,郡王妃已经休息了,你若是有什么事儿明日请早吧!”

“墨儿身体还没调养过来,郡王爷暂时还是先睡自己的房间比较好。”蔺毅谨推着凤和继续往屋里挤。

凤和无力,“蔺公子,你每天来这么一出都不嫌烦吗?”

“不烦,一点儿不烦。”他要是不提醒着点儿,万一凤璟不管不顾的伤着墨儿怎么办。

“蔺公子,你就放心吧!主子他有分寸的。”

想想蔺芊墨那日颤抖的手,对于凤和这话,蔺毅谨持完全怀疑态度。

“墨儿,今天月色很好,你要不要出来看看呀?”

“蔺公子,适可而止…”

“墨儿…唔…。”话为说完,人被凤和扣住,飞檐走壁再一次体验中。蔺毅谨面皮紧绷,“该死的,又来这招!”

“所以,你赶紧消停,我也能剩点儿力气。”凤和也很是不耐道,“这大晚上的,我带着你飞来飞去的算是怎么回事儿呀!”

“墨儿呀…。”

“这大晚上的你想吓死谁呀!”

“墨儿,墨儿…”

“你跟郡王妃还真是兄妹。”真是闹心呀,看来今天要飞的更远一点儿了。随着蔺毅谨的嗓门越来越高亢,凤和觉得他的轻功也更进一步了。这次训练,完全是被逼的。

屋内,蔺芊墨听着蔺毅谨的叫声,笑的乐不可支!

凤璟伸手把蔺芊墨拉到怀里,沉沉道,“昨天说过的话还记得吗?”

昨天因凤璟索取厉害,她胳膊发软之际,浑身被揉搓的发疼之时,透支了一个分期付款,昨天没做完的,今天还!这话她自然记得,只是,她却一点想履行许诺的意思。

蔺芊墨不说话!凤璟哼,“怎么?又想赖账?”

“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我赖账那是理所当然的。”

那话说的是理直气壮。凤璟:…。其实他已经习惯。

“墨儿…。”

“我现在听到这两个字浑身疼。”

“今天不用手,你换一处!”

听到这句话,蔺芊墨的眼睛瞪圆了,结巴了,“换…换一个地方?你什么意思?”

“书上言,此处别有一番妙处。”凤璟说着,手放在了蔺芊墨两腿间。

蔺芊墨:……是她邪恶了,是她想猛了!原来是腿,不是口!抚额,某方面的认知被日国洗礼的太彻底了,人腐了。这绝对不是思想的问题,而是根本教育的问题。感谢上帝给人造就了一层皮,感谢佛祖,她跟风璟未曾心有灵犀。让她刚才的想法,除了她在无人知。

“墨儿…”

“你让先缓缓,刚才脑洞开的太大,这会儿有点儿发晕,让我先冷静冷静,免得一不小心脱落嘴说出什么让人想切腹自刎的话。”

坑爹,坑哥,坑相公的事儿能做,坑自己的事儿那是绝对不能干。

“你不用开口。”

“凤郡王,子子孙孙覆水东流那是一种罪过。”

“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未免你肚子年年不空,所以,舍去一些很有必要。”

“说这话时你用的肯定不是脑子,而是本能。”

“看来你今晚很有精神…”凤璟说完,人动起来。

不消片刻,蔺芊墨被折腾的有些气闷,咬牙,“凤璟你给我等着…”

“等着什么?”声音幽沉,暗哑一片,性感魅惑。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我容你嚣张,且等三十年后,看我如何虐你成渣。”

凤璟喉间溢出一笑,笑声低低沉沉,“夫人确定?”

“只有累死的牛没有犁坏的地,对于这一点儿我深信不疑。你现在有多猖狂,以后就会被虐的有多惨!”

“只有累死的牛没有犁坏的地?夫人懂得都是不少呀!”

“啊…该死…凤璟你个混蛋!”

“混蛋?此言在床上甚为悦耳!”

男人,在床上从无脸皮,只有屁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