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谁坑谁/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璟看着蔺芊墨的装扮,淡淡开口,“你打算这样出门?”声音没有起伏,不悦却已清晰可见。

蔺芊墨听了,低头,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跟平常一样没发现什么问题呀!为什么不能这样出门?一时不明。

凤和,凤英,蔺毅谨三人亦是对着蔺芊墨看了一圈,一袭淡紫色的长裙,样式简单,素雅。头上也只是束了一条同样的发带,其余再无任何饰品。很中规中矩的打扮,不花俏,不招摇,朴素的很。没什么问题呀!

凤和偷偷看了一眼凤璟,主子今天心气不顺吗?

蔺毅谨觉得凤璟这是纯粹要找茬!

看蔺芊墨那不明所以的样子,凤璟看了一眼凤英,“给她把头发梳成妇人头!”

闻言,再看蔺芊墨散落在背后的头发,几人恍然!包括蔺芊墨自己。

这阵子发生的事情太多,再加上蔺芊墨跟风璟两人还未圆房,还有蔺芊墨自己也懒懒散散的,每日都这么披散着头发。让凤英这个本职护卫,副职丫头的伺候之人也未觉的哪里不合适。

现在凤璟这么一说,才发现,夫人这已成了亲的人,还如闺阁小姐一样散着头发确实不合适了!

蔺毅谨心里不得劲儿,妹妹梳了妇人头,那不是时刻都提着他妹妹已经人家的了吗?那感觉真是不舒服。想着,蔺毅谨对凤璟那不大的心眼,立马就想歪了。凤璟这样不会是故意给他看的吧?他不舒服,凤璟心里就痛快了!

在这时代,发型就跟那结婚戒指差不多,很具有代表性。

蔺芊墨却是不耐,在京城规矩多,个人规矩些麻烦少,可在这乡下把自己拘的那么严做毛。

“我不要!”

凤璟听了眉头皱了一下,“你说什么?”

“挽发又要抹油,又要簪子什么的。不但头重脚轻的,还搞得头发油腻腻的,扯的头皮疼。我喜欢这样披着。”

“把头发挽起来,否者不许出门。”想到她今天出行的目的,凤璟眉头皱的更紧了,口气受心情的影响,也是强硬的可以。

凤和听了垂眸,看来主子今天心气确实不顺。不过,郡王妃可从来不是个听话的。这大早上的…。搞得人精神紧张。

蔺毅谨起身,正色道,“郡王爷,墨儿就算是披着头发,这乡里乡亲的也知道她是已成了亲的人,所以,这点小细节就不要太较真了。”

蔺毅谨现在是标准的妹奴,妹妹什么都是对的,规矩什么的那都是针对别人的,跟他家妹子没关系。

凤璟听了,一点儿都不想搭理他!甚至认为,蔺芊墨这么不听话都是蔺毅谨这个哥哥教导不严,宠之过度之错。凤璟这想法…。蔺毅谨被迁怒下的牺牲品。男人一旦不讲理,那是直接拿歪理当真理!比女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蔺芊墨看着凤璟,在其他几个人感觉,蔺芊墨要摆冷脸给凤璟说个子丑演卯时,却见蔺芊墨忽然笑了,眼神温温柔柔,表情风情万种,声音娇娇柔柔,“相公有命,妾身岂敢不从。凤英,帮我挽发!”

蔺芊墨这干脆利索!蔺毅谨:他妹子实在是太温柔贤德了。

“是!”

蔺芊墨走到门口,顿住脚步,转头,看着凤璟笑意盈盈道,“很多人都说我头发挽起来会显得更加漂亮。少女的娇俏,少妇的妩媚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郡王爷恭喜你找了个漂亮的媳妇儿,嘿嘿…”说完,走人了。

凤和:…夫人是故意的!

蔺毅谨:…无声笑了,如果他是凤璟,这心里一定会觉得发堵。

凤璟神色淡淡,脸上看不出什么波动,至于心里是否同样如此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璟夫人,璟夫人…今天要去镇上你没忘记吧!可都准备好了吗?”王翠英高亢的声音,在院子里响了起来。

“嗯!就来!”

蔺芊墨从屋里走出来,凤璟等人都不约而同看向她的头发,标准的妇人头!

蔺毅谨笑的温和,他妹子长的好看,梳什么头都漂亮。

凤璟眉头却是皱了起来,一点儿满意之色都没有。

情人之间,有的时候会出现一个极端。当你入了他的眼时,哪怕你在他面前挖鼻孔,他都觉得那是一种真性情。反之,若你招他厌了,那么,你就是喘口气,他都会觉得你这口气吐出的方向不对,你梳个双鬓,他都会觉得这发型因你变得难看了。

而凤璟现在就处于这种情绪的极端,不过他是两者都有。比如晚上的时候,蔺芊墨就是对着他又挠又骂的,他觉得满身都是舒畅的,恼意,规矩什么的,他脑子里没那玩意儿。

可现在…。她披着头发,他嫌她俏;她挽起头发,他又觉得太魅。蔺芊墨白天整个就是一个招人眼的玩意儿,一点儿不让人省心的麻烦。

凤璟这变幻不定,完全不讲理的心思,或许跟他这个刚开了荤有关,作为男人他已体会过那其中的美妙,可却不能做的彻底。

这种吃不饱,饿不死,不上不下的被吊着,这感觉…。让凤璟每每看着蔺芊墨,思想都下意识的带颜色。继而,就算是最正常的装扮,凤璟也能透过衣服,回忆起那衣服底下潜藏的诱惑。

他想的多,想的歪,也认为其他人也都看得到。如此,只能说蔺芊墨穿什么,他恐怕都不会觉得满意!

凤璟不说话,蔺毅谨和凤和从他那皱起的眉头,清楚的看到了他的不喜。

蔺毅谨再次确定,凤璟果然是在找茬!

凤和:…主子他好像有点儿不讲理了。

蔺芊墨看到了,却完全无视之,这男人最近有些喜怒无常,就她来看,凤璟不是提前遭遇更年期了,就是叛逆期刚至。就跟女人姨妈期一样,理所当然不讲理的阶段。她可不想跟他讲什么道理,省点力气玩儿阴奉阳违多好。

“相公,我去镇上了,你在家好好看家,等我回来给你买好吃的。”蔺芊墨笑的甜甜,说完,不忘贴心道,“如果你实在是闲的无聊,可以跟哥哥一起切磋一下厨艺,在做饭上你们可谓不相上下,比试一下说不定各自都会有所进益。哦,记得别把厨房烧了,好了,我走了!”

操完一个贤妻该操的心,蔺芊墨磨掌霍霍,折小百花却也!

只是她的交代,两个男人同时无视了!跟他一起比试厨艺,他情愿数手指玩儿。两人均是不屑!大舅子跟妹夫还是有合拍的时候的,在闹别扭上。

王翠英在一边听着,直瘪嘴,这璟夫人是交代相公呀,还是交代孩子呀!

“墨姐姐,你今天看起来可真是漂亮!”

“呵呵…。三姑娘过奖了!”

凤璟听到顾三对蔺芊墨的那句夸奖,抿嘴,觉得或许刚才应该让她散着头发去!

*

去镇上的一路上,王翠英心情大好,拉着蔺芊墨一路说个不停。说着顾三妞出息了,入了县府公子的眼了,说她顾家或许马上也要进城了,到时候可以关照蔺毅谨他们什么的等等!

言语间毫不掩饰她的开心,怡然自得,还有已清晰显露的高人一等。看蔺芊墨时候,已经不用眼睛,而是用下巴了。脸上也清楚的写着快来巴结我吧几个大字。

蔺芊墨笑眯眯的听着,说着恭喜!

顾三妞低着头,让人看不清神色,好似在害羞,又或者是其他!

蔺芊墨的识相,捧场,让王翠英兴致更高,说的更加起劲,手足舞蹈,口沫横飞呀!

女儿做妾,为母开怀不已,好似中了状元一般炫耀,显摆!令蔺芊墨不由想,若是让她知道了凤璟的身份。那,呵呵…日子肯定热闹的鸡飞狗跳。

虽然王翠英这种直白的炫耀,实在不讨喜。不过,这种毫不掩饰的贪婪,那也是一种真性情呀!一般人还真不见得敢显露。

如此,为了回报王翠英的精彩演说,去到镇上为顾三妞挑选首饰,衣物的时候,蔺芊墨一点儿都不藏私,尽心尽力的帮忙。

成衣铺里,首饰店里,那最金贵的,那最好的,蔺芊墨是一抓一个准儿,惊叹一番,夸奖一番,直把店里的掌柜喜的合不拢嘴,直把王翠英心塞的张不开嘴。

两套衣服,两件首饰下来,一两多银子出去后,一路上精神烁烁,红光满面的王翠英。那个脸变得刷白刷白的,额头上都是汗水,拿着钱的那个手,更是抖动不停!心慌气短伴随心肺疼呀!

“就这么点儿东西,一两多银子?这都赶上家里小半年的收成了!”王翠英抚这心口,若不是顾三妞拉着,王翠英当时都差点去咬那掌柜的几口,那一会儿那掌柜的在王翠英眼里那就是土匪头子,强盗窝子,是绝对的坑死人不偿命!

坑到她头上,她无法忍受!就算不是坑,可挣她那么多钱,王翠英也觉得该啃下掌柜的一坨肉,这心里才会舒畅些。

“这首饰做的可真是精致,顾三姑娘戴上更加美艳的动人了!”蔺芊墨笑着,好听话说的是一点儿不费力。

顾三妞听了,看着蔺芊墨,笑了笑了,“墨姐姐戴上肯定更好看。”说着,拿起发簪插入蔺芊墨发髻,“果然好看…”

话音落下,簪子既被王翠英利索从蔺芊墨头上拿下,“你这败家的玩意儿,这么贵重的东西是可以随便戴的吗?”

王翠英黑着脸,骂着,更是紧张的翻看了一圈,看没什么损坏,小心翼翼揣到袖袋里,还忍不住念叨,“就这东西,可是几袋子大米的钱呀!真是作孽呀!本想着拿这些个钱,能买一车的东西回去都绰绰有余,可现在竟然就买了这么几件就没了。折寿哟!”

王翠英说着,心口疼的厉害,对着蔺芊墨也是一肚子的火气,心里后悔的不行,她这脑子真是被驴踢了,不然怎么就会叫蔺芊墨这个败家的娘们跟着来了呢!

“璟夫人可真是京城的人,看东西这眼神可真是好呀!”王翠英说的那个咬牙切齿。对于蔺芊墨曾经是有钱人这一点儿是完全不怀疑了。

蔺芊墨听了,笑嘻嘻道,“顾婶喜欢就行!”

我喜欢个大喇嘛我!

“我刚才看那家手镯,珍珠也都很漂亮,我们去看看…”

“不去,没钱了!”王翠英拒绝的干脆利索,听到珍珠她这心就开始抽抽的疼。同时心里也开始后悔的不行。没钱了!这多好的借口呀,刚才怎么就没想到呢?真是作死呀!都是因为被那店里的东西迷了眼了,一时眼睛花了,连脑子都不会转了。搞得就这么一会儿二两银子见底了。

“墨姐姐,别光为我看,你自己也买几件吧!”

“我也想买,不过,我身上没钱!”

听到蔺芊墨这话,王翠英心如刀绞,一句话,省下一大笔呀!心里这个堵呀!这会儿再多美好的畅想,也填不平王翠英这颗抽痛的心。

她花钱了,蔺芊墨省下钱了,王翠英心里不平衡,说话也开始刻薄起来,“璟小娘子呀!你这样可是不行,就你相公那长相,你若是再不捯饬捯饬自己。小心你相公很快就厌了你。”

凤英听言,眉头皱了起来。

蔺芊墨忧伤了叹了口气,“天要下雨,孩要找娘,男人要变心谁能阻挡!”

“你这想法不对,就我看凭着你这长相,只要好好的打扮一下,保证璟公子一辈子死心塌地的守着你。”

蔺芊墨满脸希翼“真的吗?”

看着蔺芊墨这表情,王翠英来了精神,“别的我不敢说,就这事儿,那我是一看一个准儿。所以呀!要守住自己男人,对自己一定要舍得。”说着,把簪子拿出来,道,“这簪子我看你刚才戴上可是特别好看,比我家三妞戴上也合适。我想着,你要是戴着这个回去,璟公子看到你肯定连眼睛都移不开了。”

蔺芊墨听了,眨巴眨巴眼,惊喜,“顾婶,你的意思是要把这簪子送给我吗?”说着,伸手,感动道,“顾婶你人可真好…”

送给你?额呸!王翠英差点骂娘,手赶紧缩着了回来,瞪了蔺芊墨一眼,“璟小娘子真会开玩笑,这么精贵的东西那是能送的吗?我是转卖给你,看在邻里邻居的给你出出主意,帮着你拴住你男人的心。你咋还得寸进尺了呢!”

“哦!那就算了!”

“你不买?”

“我没钱。”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这京城出来的就是再没钱还差这二两银子。”

“是呀!还真没有。”

王翠英听了,一点儿好脸不给了,“连这点小钱都舍不得,你呀!就等着男人变心吧!”

“我家相公说了,就喜欢我这天然去雕饰的清纯模样。”

王翠英听了瘪嘴,顾三妞抿嘴,开口,“好了,逛了这么久也累了,我们去喝点茶水歇歇脚吧!”说完,往一边的茶馆走去。

王翠英看了,即刻嚷开来,“你这败家的玩意儿,喝口大碗儿茶不就好了,你给我往那里面窜什么?”

顾三妞转头,看着王翠英道,“我家里还存了二两银子,一会儿回去都给娘。”

听到这句话,王翠英眼睛瞬时大亮,疾步跟了过去,“你说真的?”说完,又厉声道,“不过,你哪里来那么多银子?”

顾三妞不答,对着蔺芊墨轻笑道,“墨姐姐,这次真是太麻烦你了。进来吃点点心喝点茶吧!”

看顾三妞那热情的样子,蔺芊墨勾了勾嘴角,点头,“那我就不客气了!”

凤英跟在蔺芊墨身后,扫了顾三妞一眼,眼底划过一抹冷笑。

一壶茶,两碟点心。

顾三妞率先给蔺芊墨倒了一杯,放在她面前,热情道,“墨姐姐尝尝,这茶水的味道可是不错!”

蔺芊墨伸手接过,轻轻闻了闻,“味道确实挺香的。”说着,抿了一口。

顾三妞看着笑了。

王翠英斜了顾三妞一眼,“光顾着别人都不知道给老娘也倒一杯吗?”

“娘,你也喝。”

“嗯!”王翠英下意识的学着蔺芊墨的样子,抿了一口,砸吧砸吧嘴,品不出个屁味道,就是这茶杯挺好看的,价钱也比外面的贵。

想着,王翠英两只手捧住了茶杯,对着蔺芊墨她们道,“喝的时候都给我把杯子拿稳了,要是不小心掉了,你们自个赔,我可是没钱了。”

“顾婶说的是!”

王翠英哼了一声,小口小口的开始喝茶。因为价钱贵,喝起来很是珍惜,可惜一杯茶进肚了,王翠英也没砸吧出个什么滋味来。越发觉得亏的厉害…

“墨姐姐,你尝尝这点心…”

“璟小娘子可是京城人,什么好吃的好喝的没过过嘴,你就别那些粗食磕碜她的嘴了。”王翠英在顾三妞抬手拿东西的瞬间,极快的把两盘点心都端了起来,干脆利索的倒进了手里的布袋里。

看着两个空空的盘子,蔺芊墨默默点赞,这速度,太适合抢购。

顾三妞看着王翠英那样子,皱眉,却在再看门口走过的人,眼睛一亮,心跳骤然加快,眼底划过一抹诡异之色,似怒,似喜。不由起身,对着王翠英道,“娘,你不是还要买些布回去做衣服吗?现在就去买吧!我和墨姐姐在这里等着你。”

“买个屁呀!钱都花完了。”言语间,抱怨一片。

顾三妞听了,干脆的从袖袋里拿出一块碎银子递给王翠英,“我这里还有一点儿钱你先拿去买吧!”

看到银子,王翠英拿的是毫不犹豫,拿着还不忘问道,“你这妮子,到底瞒着我藏了多少钱?”

顾三妞避而不答,只催促道,“你赶紧去吧,不然一会儿便宜东西可是没了。”

王翠英听言,白了她一眼,怕吃亏是似的,又灌了两杯茶才走了出去,临走前不忘交代道,“点心什么的不许给我要了知道吗?”

“知道你,你赶紧去吧!”

王翠英走出去,顾三妞看向凤英,“我看墨姐姐可是有些饿了,可惜我身上钱不多了。”说着,把几个铜板递给凤英,“你去买两个包子回来吧!”

凤英听了没动!

蔺芊墨开口,“去买两个吧!”

“是!”

“那我们在这里等着你。”

凤英离开,顾三妞大大松了口气,忙不失措的给蔺芊墨倒了杯水,“墨姐姐,赶紧喝吧!一会儿凉了。”

“好!”

一杯水下肚,片刻,蔺芊墨开始不断的按额头。

蔺芊墨的异样,顾三妞看在眼里,瞬时起身,关切道,“墨姐姐,可是不舒服吗?”

“嗯!有些热,有些晕!”

“不会是病了吧!来,我扶着你起来,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去。”顾三妞很是殷切道。

“呃,麻烦你了!”

“不麻烦!”顾三妞扶着蔺芊墨往外走,“前面有个客店,我带你去歇歇。”

“嗯!”

有人费尽心机搭台子,蔺芊墨也很有兴致陪着唱出戏。如此,让顾三妞觉得今天所有的事情都是格外的顺利。

客店

看着男子推开门进入房间,顾三妞站在楼下静静笑了,笑的圆满,笑的痛快,笑的狰狞!

今日之后,这个为璟公子妻的女人,这个日日和璟公子朝夕相处,让她嫉妒至极的女人。从今天起,从这一刻起,璟夫人这三个字,彻底将会彻底跟她无缘了。从现在起能站在璟公子身边,能为璟公子生儿育女的只有她顾三妞!

多日来压在心里的不甘,愤怒,嫉妒,在这一刻得到了纾解,畅汗淋漓,满足无比!期待后续,看她被驱离,被休弃,看她招人唾弃,被人厌弃;而她顾三妞却是如愿以偿,和璟公子相依相守,相伴一生。从此身份对调…。

带着这美好的结果,顾三妞满心欢喜,转身离开。在外面兜兜转转,脑子里带着各种幻想,让顾三妞心情大好,脸上的笑容基本都没离开过。

两刻钟过去,感觉时间差不多了,顾三妞提着一包药回到了客店。

“我家夫人呢?”

听到声音,看到凤英,顾三妞愣愣,她怎么在这里?不过,这种疑问在看到凤英眼里的戾色后,被压下,回答道,“墨姐姐刚才身体不舒服,我就带着她来这里先歇息一下,然后去给了药铺给她买了些药回来。”说着,晃了晃手里的药。

凤英听了抿嘴,“现在人在哪里?”

“呃,墨姐姐她在…”回答着,眼睛似有似无的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男人。

男人皱眉,神色不明!

顾三妞也看不出是什么意思,迟疑了一下道,“凤英,你先别急,大夫说了,墨姐姐她没事儿大概就是累着了,休息一下就没事儿了,所以…。”

顾三妞的话未说完,两个壮汉走了进来,进门就嚷叫道,“该死的,混账,竟然敢偷老子的东西,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人呢?别给我装乌龟,马上给老子滚出来…”说着,眼睛四面打量,一副找人,找茬的样子。

客店老板赶紧上前,“两位这是…”

“人呢?”

“什么人?”

“少给老子装糊涂,老子都看到了那小子偷了老子的东西就跑进来了。”

“客官你看错了吧,我一直在柜台上站着,根本就没看到什么小子进来呀!”

“少糊弄老子,猴子,给我找,那小子一定在哪里藏着!”

“这里我找过了,没有!看来是藏在楼上了。”叫猴子的壮汉,说着,抬脚往楼上走去。

另一个也随后跟了过去,柜台掌柜那是拦都拦不住。

这一突然时间,让一边坐着的男人眉头皱了起来。顾三妞心里也慌了一下。只是不过瞬间慌张就变成了欢喜。这两个人上去更好,蔺芊墨那丑态,那身体多两个人看到,她这恶名就做的更实在了。

看到顾三妞眼中的喜色,凤英手攥紧,眼中溢出杀意,声音沉沉,“顾三姑娘,我家夫人在哪里?”

“呃…。墨姐姐她在楼上。”听着楼上那两个壮汉惹出来的动静,顾三妞也不再拖延,反正马上就会被发现。

凤英听了一言不发,抬脚往楼上走去。

楼下那一男子也疾步跟了过去,顾三妞犹豫了一下,亦是快步跟了过去。虽然有些冒险,不过,这处好戏她真是不想错过。

上楼,那扇门正好被打开。

顾三妞不由屏住呼吸,两眼灼灼发亮,来了,好戏来了!

随后上来的男子李泗眉头皱起。

凤英神色不明!

门,打开…。

顾三妞愣住了,李泗脸色变了,凤英面无表情!两个叫器着找人的壮汉,愣了一下,挠了挠头,脸上带着一丝不明,却也无所谓。又看了一圈,既骂骂咧咧的下楼了。

楼上的三个人,却是神色各异。

凤英看着顾三妞,沉声道,“三姑娘,我家夫人呢?”

李泗脑子发懵,县府公子不见了!

“凤英…”

听到声音,三人同时转头!看到站在楼下俏生生的蔺芊墨,顾三妞眼眸瞪大,凤英下楼,“夫人…”

李泗神色不定,这夫人在这里,公子呢?他去哪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