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请罪?/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包子买了吗?”

“是!”凤英把手里包子递给蔺芊墨。

蔺芊墨接过,拿出一个,另外一个递给王翠英,“王婶也辛苦了,吃一个吧!”

王翠英毫不客气接住,“那我就不客气了!”咬了一口,不住点头,“这包子真香!”

“确实不错!”

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蔺芊墨,顾三妞皱着眉头,绷着脸,事儿已办完了,是她来的晚了吗?脸色难看,错过了那场好戏,没当场逮到,闹开,让蔺芊墨当场名誉扫地,做实偷人的事实。这让顾三妞有些气闷。

不过,蔺芊墨这样若无其事的样子,是故意做给她给看的吗?想把那丑事儿悄无声息的揭过去吗?哼,蔺芊墨想的倒是好,可她绝不容许。只是要如何开头才更合适呢?

李泗在屋内找了一遍,连角角落落的都没有放过,可却依然未发现县府公子孙麟的身影。李泗心提了起来,神色不安,疾步走出,下楼,看着蔺芊墨,不再顾及其他,直接开口,沉声道,“刚才跟你一起的公子呢?去了哪里?”

看到李泗,王翠英眼里惊喜一片,“哎呀,这不是李大爷吗?真是巧呀,竟然这这里碰到了!你老最近可好?”

这会儿没人有空搭理王翠英!

李泗开了头,顾三妞无需在纠结,犹豫,急声开口,惊疑不定,“刚才我听人说有一位公子跟墨姐姐进入了同一个房间,我还以为是他浑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吗?这么说,这么长的时间,墨姐姐你都是跟一位公子在一起吗?”

这话惊讶,惊呼声大的连门外三尺以外的人都能听到,这话说的,令人浮想联翩!一男一女独处一室,还那么长时间,发生点儿什么那太正常。就算是没发生,身为女子,身为人妻那也是绝对的红杏出墙,沉塘不为过!

看着顾三妞那亟不可待,灼热,贪婪,兴奋的眼神,凤英眼眸黑沉一片。看着顾三妞,李泗,蔺芊墨不明所以,“什么公子?什么在一起?你们在说什么呀?”

“夫人,现在不是装糊涂的时候,那位公子是我们县府的少爷,他要是出了什么事儿那后果绝不是你可以承担的起的。”李泗声音冷戾,威胁之态尽显。

蔺芊墨挠头,“我没见什么县府公子,我刚才一直跟顾大婶在一起买东西呀!”说着,看了一眼王翠英,“顾婶,是吧?”

王翠英没多想点头,称是。这会儿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县府公子这几个字上,“县府少爷也来了吗?在哪里?我可以见见不?”拢拢头发,有些紧张,更多期待,怡然,笑着道,“毕竟,三妞马上就要进府了,我这个做娘的见见女婿,也不算逾越是吧?”

王翠英那个些废话,李泗连嘲弄,讽刺都没空,紧紧的盯着王翠英,面色极致难看,“你刚才说,这位夫人一直跟你在一起?”

“是…是呀!”

“这怎么可能?蔺芊墨她身体不舒服,一直都在楼上歇着,怎么可能会跟你在一起?娘,你糊涂了是不是?”顾三妞激动,气恼。

“你才糊涂,璟小娘子一个大活人在我身边跟着,这么点儿屁事儿我会记错。”王翠英瞪眼。实在不明白,他们揪着这点儿是问来问去做什么?眼下的关键应该是让她跟县府少爷见见面那才是紧要的。

如果这话是凤英说的,那李泗可能还会有所怀疑。可现在证实这事儿的是王翠英,是顾三妞的娘。这婆娘可是还指望着自家女儿巴上少爷,她如何也不会帮着一个外人坑害自己的女儿。

如此,李泗脸色变了,转眸,死死的盯着顾三妞,声音沉戾,“这是怎么回事儿?少爷现在在哪里?”

为了方便行事儿,今日出来的时候,孙麟就带了李泗一个近身人。用孙麟的话讲,璟小娘子模样长得是很不错,可毕竟是人妻,孙麟为的不过就是一份刺激,可没想过要收下这璟小娘子,最好也不要闹出什么事儿来他可嫌麻烦。

因此,这事自然是做的隐秘些好,偷偷尝了味道就走人,也料定了,算准了,这事儿只要他不说,蔺芊墨肯定连屁也不敢放一个。毕竟,这事儿要是说出来,对她可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而当时李泗的任务是拖延住凤英,这对于李泗来说很简单,随便一个小麻烦就能把人拖住,李泗也确实轻易的就做到了。继,李泗当时跟着从茶楼出来的凤英走开了,只知道在这家客店行事,却未跟着进来。

现在,县府公子不见了,蔺芊墨却跟王翠英在一起,凤英又有他一直看着。在场的几个人就剩下一个顾三妞这个知道内情,并安排这一出的人了。

顾三妞抿嘴,脑子有些发乱,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错,一时理不出头绪,听到李泗的责问,面色难看,“我把人送进来就去买药了。现在人不见了,你要问也是问她,问我干什么?”

凤英在一边沉沉开口,“三姑娘跟这个男子认识?”

顾三妞绷着脸不予回答。

李泗凝眉!

王翠英好似光怕把她忘记似的,赶紧开口道,“认识,认识!这位是李大爷,是伺候县府公子的人。当时,去我家给定钱的可就是他!”王翠英目的,告诉蔺芊墨她们,她女儿要做县府妾室她真的一点儿都没胡说。李泗就是绝对的人证呀!

蔺芊墨笑了笑没说话!

凤英面无表情,“如此说来,顾三姑娘是跟人家约好了来这里跟县府少爷见面的。”

王翠英听了惊疑不定,“三儿,这是真的?你要在这里见县府少爷?”

听着王翠英的话,顾三妞已经快吐血了,心里呕的要死,恨的要命,真想封住王翠英的嘴。这一直给她拖后腿的娘,真是一点儿都不想要!

“蔺芊墨,你不是不舒服吗?我不是带你去楼上歇息了吗?你为什么会跟着我娘身边?这中间是发生了什么事吧!”顾三妞脸上一副,我什么都知道,别想隐瞒我的表情。

蔺芊墨看着呵呵一笑道,“我进屋后感觉肚子不舒服,从窗口看到后院有茅房,就直接从右边那个楼梯口下去了。哦,当时看到你站在楼下往楼上看着,本想叫你的,但肚子实在不舒服的厉害就没叫你。”

她往楼上看着?是她看孙麟上楼的那时吗?顾三妞面色变幻不定,那个时候蔺芊墨已经从楼上下来了?这么说,她根本就没跟孙麟遇上?不,这怎么可能?

“你说谎!你若是出门我肯定看到了。”

“你下楼,背对着门怎么会看得到!”

顾三妞噎了一下。

“方便过后,我感觉舒服了,就出去了没找你,却找到了顾婶跟着她一起逛了一圈。”蔺芊墨心情颇好,“这小镇上的东西还挺齐全,好吃的东西更是不少!”

李泗看着蔺芊墨篓里买的那些东西,再看她脸上的笑意,几乎已确定,蔺芊墨或许真的根本就没跟孙麟遇上。不然,她不会有那个时间买这些东西,也不会有这样的好心情。

如此,少爷到底去了哪里?就只有问顾三妞了!

李泗面色发沉,看着顾三妞道,“事情的经过到底是什么样的?少爷最后去了哪里?你最好马上给我交代清楚,否认…。后果如何,你应该清楚!”

“我说了,我只是把人领进来,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

啪…。

叫器的话未完,一个巴掌结尾。

顾三妞捂着脸颊怔怔!王翠英被吓了一跳,而后瞬时跳起,泼辣的本能,让她那瞬间忽略了李泗的身份,对着骂道,“你个混账东西竟然敢打我女儿,我…。哎呦…”

李泗收回脚,无视捂着肚子倒在地上面部发拧的王翠英,对着蔺芊墨道,“这件事儿很快就会查清楚的,你最好别给我耍花样,不然,有你好看的。”说完,用力拉过顾三妞,攥紧她的胳膊,拉着她走了出去,态度很是强硬,动作粗蛮。

“你…。唔,我的这个肚子。”王翠英弓着腰,趴在地上,对着李泗叫道,“你拉着我女儿要去哪里呀?姓李的…”

对于王翠英的叫声,李泗完全充耳不闻。而顾三妞的挣扎又为她换来了一巴掌。脸上的痛意,嗡嗡作响的脑子,让顾三妞想叫骂几句都张不开口,踉跄着脚步跟着往前走。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他要把三妞带到哪里去?”王翠英捂着肚子站起来,面色青白。

蔺芊墨静静看着,淡淡道,“谁知道呢!”说完,抬脚走了出去,凤英随后。

走出客店,微微转头,看着不远处飘动的粉色襦裙,蔺芊墨微微勾唇,既移开视线,“走吧!”

“是!”

“我家三儿被带走了,这个时候你们怎么可以走?”王翠英皱眉,脸色难看。

“不走要如何?”

“当然是要帮忙呀!你这丫头不是会几手吗?赶紧让她追上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儿?然后把三妞给带回来呀!”王翠英说的理所当然,又理直气壮。

蔺芊墨摇头,表示无奈,“那可是县府的下人,我们可是惹不起。”

闻言,王翠英脸色即刻沉了下来,眼神谴责她们的薄情,嘴上更是毫不留情,“你们怎么这么没良心!亏我家三儿刚才又是请你们喝茶,又是请你们吃点心了,她为了你们花费了那么多银钱,现在看到她有麻烦了,你们竟然连忙都不肯帮,真是…”

“我这丫头只是三脚猫的功夫而已,而县府的人我们也惹不起,想帮忙也是有心无力。不过,听说你大媳妇的妹妹定亲人的人家跟县府的关系很好,你何不去一趟张家,请张家的人帮帮忙呢!”蔺芊墨说完,抬脚离开。

王翠英听了,转头看向已经走出老远的李泗,顾三妞,抿了抿嘴。三妞怎么说也是快要做县府少爷姨娘的人,这小厮就是再人模狗样的那也是下人,谅他也不敢对县府少爷的枕边人怎么样!所以,她没必要这么紧张。

其实,对于直面给李泗对上,王翠英心里还是怯怯的。如此,让张家的人出面更好,到时候要是不小心惹县府的人不快了那也跟她顾家无关。

想着,王翠英心定了定,拿着东西,琢磨着要不要把给顾三买的东西给退了?现在女儿被人不明不白的带走了,如果银子也花完了,那她回去肯定不得好脸。所以,眼下还是先保住一样的好。想着自己,王翠英没急着回家,反而往成衣店走去。

*

“我回来了!”

蔺芊墨说完,院子里的两个男人看了她一眼。

蔺毅谨有气无力,“回来了呀!”

凤璟品着手里的茶水,声音淡淡,“买了什么?”

“吃的!”

凤璟听了点头,一点儿不意外,“过来!”

蔺芊墨摆手,“等会儿!”说着,越过他,直接走到蔺毅谨跟前儿,在他身边坐下,“怎么无精打采的?哪里不舒服吗?”

“唉…。”叹气声悠悠长长,透着一股忧伤!

凤璟拿着喝茶的动作顿了一下,看向蔺毅谨,眼神隐晦不明。

蔺芊墨望天,“太阳还在,你怎么就不阳光了,反而忧郁了?”

蔺毅谨看了凤璟一眼,长长叹气,“文不成武不就!这话说的大概就是我吧!”

“不骄不纵是好事儿,可你这反省的有点儿过来吧!一下子就把自己打到尘埃了去了?”再看蔺毅谨看凤璟的那个表情,蔺芊墨道,“他欺负你了?”

“没有!是我技不如人。”

蔺芊墨听言,扬眉,“跟他比了什么?”

“比武,我接不住一招。比下棋,我走不了三步。”

闻言,蔺芊墨抬手拍了拍蔺毅谨的肩膀,满脸同情,“可怜的,被打击惨了吧!”

“唉…。”

“不过你怎么傻乎乎的跟他比什么呀!这不是给自己找刺激嘛!”

“我就是想证明一下,给你做依仗,其实我很有实力!结果…”蔺毅谨忧伤,“结果却是证明了我还差的太远。”

不过,蔺毅谨感觉,凤璟之所以主动提出跟他下棋,过招什么的,其实就是为了刺激他,发泄心里对他的不满。其用心真是小肚鸡肠的代表,但不得不说凤璟的目的达到了,蔺毅谨这会儿确实是受刺激了。比武他接不住一招,下棋他挡不住三招…。有种其实他已残了的感觉。

“所谓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凤璟身上有你比不过的东西,同样的,你也有凤璟无法越过的东西。”

蔺毅谨听了,疑惑,怀疑,“我还有那种东西?”

“当然有了!”蔺芊墨说的斩钉截铁。

蔺毅谨却是一点儿都想不出,好奇问,“我比他强的是什么?”

“你辈分比他高呀!凤璟他就是再厉害也得到叫你一声哥!也得承认是你弟!”

蔺毅谨:…。嘴角动了动,一个扭曲的弧度!有这样的妹夫,对于蔺毅谨来说跟找刺激差不多。那么,有他这么一个大舅哥,凤璟会是什么感觉呢?呵…。呵呵…抚额!各自闹心,又忍不住想笑。

凤璟看了蔺芊墨一眼,看在她积极承认是自己是他妻子的份上,这次他就不计较她的偏心无忌。

“而且,这种比试输了,赢了,又如何?又不会少块肉。”蔺芊墨笑眯眯道,“所谓略过过程看结果,看待事情要全方面。你跟他比试,也不过就是输了几招,输了几子,其他没任何损失。可他就不同了,光光的身体都被你看过了。你这便宜都占了,让他赢两次,也算是礼尚往来了。咱不能光占便宜,不准人家得瑟不是!”

“蔺芊墨…”声音沉沉,这女人太得寸进尺。

“墨儿…”声音无力,这安慰,他背负着冤屈呀!

蔺芊墨却是笑了起来!

凤和:…。本来认为郡王妃这就是在和稀泥,可现在才确定,郡王妃根本就是在看乐子,逗闷子!这媳妇儿,这妹妹,郡王和蔺公子也真是有福气。

不过,郡王妃太没心没肺,他们两个倒是立场统一了。看看两人看郡王妃的那个眼神,还真是差不离。或许,最高端的劝慰方式就是给他们添点堵。

笑过,蔺芊墨起身,看看凤璟,看看蔺毅谨,哼鼻,“有力气玩儿这幼稚,还不如去山上给我打个兔子回来,那样还能省下两钱儿。男人,闲着也会生事儿!”说完,各自哼了他们一声,挥挥袖子走人了。

凤璟看着蔺芊墨的背影,眼睛微眯,这女人训斥起他来是越来越顺溜了,再这样下去,面临夫纲不振。

蔺毅谨觉得自己是幼稚了,轻咳一声,起身,看着凤璟一拘礼,彬彬有礼,开口,“妹夫你先歇着,为兄就先去忙了!”说完,转身,咧嘴,幼稚就幼稚,以后他对着凤璟只轮辈分,其他一律不再比较!嘿嘿…真忧伤。

凤和:…。主子输了!

另一边,顾二妞看到蔺芊墨和凤英回来,却未见到王翠英和三妞不由问了一句。凤英对着她,面无表情把镇上那些事儿给简略了说了一遍。

顾二妞听完,脸色瞬时大变,一言不发,拔腿就往家里跑去。

凤英转身离开,神色冷漠!

你予我一份善,我还你一份好;你给我一份恶,我还你一份因果。

我不欺人,也绝对不容人欺我!郡王妃曾这样说过,对此,凤英表示真赞同!不做伪善人,只因喜怒哀乐恩怨情仇都是真。仇视太多自己累,宽恕太多自己屈!得一分,还一分,最适合!

*

日过午时,孙麟依然无踪,李泗查清一切!已确定蔺芊墨和顾三妞几乎是前后脚离开的房间,这一点儿客店的掌柜,还有后院帮忙打扫的掌柜媳妇可以证明。按照这个时间来说,蔺芊墨确实并未和孙麟碰到。

王翠英也已发了毒誓言,蔺芊墨那段时间是真的跟她在一起。如此也确定了,蔺芊墨在其后确实没再回过客店那间房。李泗心里的希望落空,看来蔺芊墨跟孙麟的失踪是真的无关了。

可就是因为这样才麻烦,若是跟蔺芊墨有关,那么,他自信有的是办法可以让蔺芊墨吐出一切,这样很快就能找到孙麟的所在。但现在…

客店掌柜的,还有门口摆摊的那些人竟然说根本未见孙麟从客店出来,若再不是蔺芊墨所为。那,孙麟的去向忽然成谜了?就如凭空消失般,这种情况,让人一筹莫展,心焦的厉害,大海捞针,不知该往哪里使劲儿。

若是让县太爷孙麒知道了…想想还在府里做事儿的媳妇儿跟才几岁的儿子。李泗心头乱跳,脸色灰白,他这一家子的命恐怕都不够孙麒发泄怒火的。

李泗心慌,紧张,也冒火,他不好过,自然别人也不能好过,比如在后面怂恿,推动这件事儿的人。

“赵二!”

听到李泗叫,一个跟他年龄相仿的年轻男子,急忙上前,“李哥。”

“你说,李哥待你如何?”

闻言,赵二眼睛微闪,随即道,“李哥的大恩大德,小弟我可一直都记着。所以,李哥你有事儿尽管吩咐,就算是豁出命的事儿小弟我也绝对不吭吧一下。”

李泗听了,点头,脸上满是欣慰,“有你这句话,哥就放心了。”

“李哥什么事儿你说!”

“这事儿不但是我的事儿,你也是你的事儿。”李泗正色道,“少爷不见的事儿,我想你帮着我一起先瞒下来。”

“瞒下来?”赵二神色不定。

“对,先瞒下来不禀报上去。只要能尽快的找到少爷,那时老爷就算是有火,对我们最多也只是责罚,不会要了我们的命。但若是现在报上去,老爷一时情急,上火,心情暴躁之下,那对我们可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赵二点头,“若是能这样当然好!可是这也瞒不了太久,最多也不过就是两三天。到时候若是找不到少爷,那…我们可是罪上加罪呀!毕竟若是报上去的话,有县府的衙役帮忙找着,有老爷的威势在那里摆着,想来应该更快一些的。”

李泗抿嘴,眼里有挣扎,有犹豫,可最终仍然选择先瞒着,咬牙,“你先稳住跟着一起来伺候的那几个人,我现在就就寻人去找少爷去。”

“行!”

“二子,这里就靠你了。若是他们问起,你就说少爷让我陪着他在外待两天。”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说。”

“嗯!”李泗走的时候连大门都没敢走,直接从后门出去的。

*



听着大门外时不时有人走过的声音,还有那低低的窃窃私语声。凤璟垂眸,再看趴在床上睡的跟小猪一样的女人,那没心没肺的样子,让凤璟无意识勾了勾嘴角,伸手轻轻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二下,而后直接捏住。

不一会儿,看到蔺芊墨皱起眉头,张开了小嘴呼吸,凤璟松开手,同时蔺芊墨眉头也跟着松开了。看着,凤璟挑了挑,伸手再次捏住她鼻子!如此重复两次,凤璟觉得他实在是有些无聊,如此想着,伸手用力捏了一下。

“唔…。”嘤咛一声,蔺芊墨闭着眼睛,无意识躲避,皱眉,呢喃,“别闹…”

看着蔺芊墨那模样,凤璟眼底溢出笑意!

“贺刚,你做饭真好吃!”

这话,梦话,从蔺芊墨口中一出,凤璟笑意瞬时无踪,面色沉下,“蔺芊墨…”

“嗯!”

蔺芊墨应着,眼睛睁开,目光清明,笑意盈盈!

凤璟抿嘴,“故意的!”

蔺芊墨抿嘴一笑,把被子往身上拉了拉,笑眯眯道,“只是说了一句实话!”

“就这么喜欢看我心气不顺?”

“你就不能让我睡一个安稳觉吗?”

“已经两天了,我什么都没做。”说完,颇为嫌弃,不满道,“体力真差!”

蔺芊墨听了,瞪眼,“男人跟女人比体力,郡王爷可真是好能耐?”说完,冷哼,颇为不齿道,“有本事比生娃!一辈子手下败将。”

凤璟听言,忍不住笑了,低低沉沉,“看来你今天精神不错!”

此话一出,蔺芊墨头皮一麻,直接闭眼。

“看你那点出息!”

蔺芊墨闭着眼睛,腹诽;出息?哼,有本事让我在你要下三寸踹上几脚!鬼哭狼嚎,那个时候姐我也给你提提出息。

“唔…”凤璟手动,蔺芊墨睁眼,气恼,“凤璟你敢乱动,我跟你急。”

“急了如何?又想在床上提谁来气我?”

“明明是你管不住自己下半身,少给我玩儿欲加之罪的把戏!”

“大晚上的穿这么多,不就是引我来脱的吗?”

闻言,蔺芊墨一脚踹了过去,“扯淡!”

“动手又动脚,该教训!”

“凤璟,凤大爷,我错了!”

“我是软硬不吃的,这求饶的话就别说了,你就直接翻脸吧!”

翻脸就翻脸,手脚齐开,“猴子偷桃,剪刀脚,螳螂腿,降龙十八掌…。”

一套功夫耍下来,结果…。阵地丢失,功败垂成!

“凤璟,你给我等着明天我就扎软你…”恨恨丢完一句话,蔺芊墨天昏地暗。

凤璟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嘴角含笑,神色少见的温和。嬉笑怒骂,鲜活生动!这种日子他很喜欢!

翌日

“主子,夫人,张桃来了!”

凤璟听了继续用饭没什么表情,蔺芊墨淡淡一笑,“让她进来!”

“是!”

“璟公子,璟夫人…”招呼打完,张桃即对着凤璟,蔺芊墨跪了下来。

蔺芊墨扬眉,“二姑娘你这是…”

“我是为三妞特意来向夫人请罪的!”

蔺芊墨听了勾唇,“为顾三妞来请罪?此话怎讲?”

还剩下一点儿本来要写完的,唉…。女儿期末考试,犹如我期末考试…。她怎么就bdpq不分呢?…。焦头烂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