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璟…”

半夜时分,凤璟听到蔺芊墨的声音,瞬时睁开眼睛转眸看向蔺芊墨所在位置,漆黑夜色,看不清人,凤璟却精准的碰触到蔺芊墨的身体,入手一片湿凉,异样的触感,让凤璟眉头皱起,“做恶梦了?”带着一丝刚睡醒的低沉,沙哑。

“我有些不舒服,你去把蜡烛点上。”

清楚听到蔺芊墨声音中的压抑,不适,凤璟翻身下床,蜡烛点上,照亮蔺芊墨那明显变得雪白的小脸。

“怎么回事儿?”凤璟凝眉,伸手探向她额头,湿湿凉凉。

蔺芊墨卷曲在床上,弓着身体,看着凤璟道,“我大概是要生了。”

凤璟:…。

“要生了还有力气贫嘴?”凤璟擦去蔺芊墨额头上水色,“哪里不舒服?”

“肚子…。”蔺芊墨还未来得及说其他,凤璟就已经开始唤道。

“凤和!”

凤璟话落,凤和的声音既在门口响起,“主子!”

“去找大夫过来。”

“是!”

蔺芊墨看着凤璟道,“你是不是忘了,我就是大夫,还是个医术不错的大夫了?”

闻言,凤璟脚步微顿,眼底划过什么,“确实忘记了!”

“这算不算是关心则乱!”

“别贫了!”凤璟触摸到蔺芊墨同样冰凉的小手,眉头越皱越深,“怎么这么凉?”

“还好,你让凤英给我冲碗红糖水过来。”

“好!”

“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吗?”凤英听到吩咐,关心道。

“先去拿水。”凤璟说完,转身走进屋内,走到蔺芊墨身边,看着她,“要我做什么?”

蔺芊墨没说话,拉起凤璟的大手放在自己腹部,“帮我暖暖。”

“嗯!”凤璟上床,连人带被子抱在自己怀里,轻揉着蔺芊墨的小肚子,“可是晾着了?”

“大概是吧!”蔺芊墨靠在凤璟怀里,他身上火力十足的体温,让她感觉舒适了不少。

“不舒服就要吃药,家里备的有,一会儿让凤英给你熬了,良药苦口能治病,喝糖水无用。”

蔺芊墨听了,笑了笑,“夫君的关心收到了,不过,这病喝糖水应该比吃药管用。”说着,又一阵不舒服袭来,蔺芊墨皱眉,往凤璟怀里又拱了拱,“帮我揉揉!”

“揉着会舒服些吗?”凤璟没听说过,生病可以揉好的?

“嗯!热乎乎的感觉好些。”

看着从来活蹦乱跳的蔺芊墨,这会儿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蔫蔫的,那样子实在让人忧心,“可是不舒服的厉害?”

“还扛得住,不过,如果郡王爷能给小的讲个故事什么的,分散一下注意力应该能更好些。”

“讲故事?”凤璟发现除了做饭外,蔺芊墨又戳中了一样他未触及过的东西。

“不会么?”

“嗯!”

“野史传记什么的上面都有。”

“没看过!上面讲的是什么?”

“就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漂亮美丽的闺门小姐吃太饱准备消消食,然后她就打开了窗子,一低头,看到一个贫寒却俊美的寒门书生。那俊美的书生恰时一抬头,两人对视刹那,爱易滋生,两人一见钟情,情不自禁开始飞鸽传书,飞燕传情,互述相思,互表衷肠,最后小姐冲破一障碍,终于跟书生在一起了。两个月后,书生走在街上,偶然一抬头,再次动心了…。”

蔺芊墨说完,抬头看着凤璟道,“你猜然后如何了?”

“然后如何了?”

“然后,书生迷上了看人家窗子,并说;不是我花心,爱变心,怪只怪每次看到的人总是比上一个美。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只是情不自禁。他的妻子听了,泪流满面,为自己生得不够美对书生表示了万分的歉意,哭完以后,对着书生说,你知道我们家是做什么发家的吗?”

“做什么的?”

“阉猪宰狗的!”

“比起你,那小姐家差多了。”蔺芊墨都是直接宰人的。

蔺芊墨按着肚子,苦着脸道,“凤英怎么还没来…”话刚落,凤英走了进来。

“夫人,糖水!”

“给我!”凤璟接过,送到蔺芊墨嘴边。

一碗水喝下去,舒缓只是少时,不一会儿,蔺芊墨开始冒汗,小腹处开始绞痛,滋味难忍,“下辈子再也不做女人了,就是托生成蚊子,我也要做个公蚊子。”

凤璟听着,抱起蔺芊墨就往外走,“备车,去医馆!”

蔺芊墨的话凤璟听不懂,凤英却是听明了,紧声道,“夫人,可是月事来了?”

凤英话出,凤璟脚步猛然顿住,低头看向蔺芊墨神色不定。

蔺芊墨皱眉,忍痛,“把脉无法确定,看症状应该八九不离十!”

凤璟听着,面色变幻莫测,月事要来?那也就是说…。

“凤璟,别给我想有的没的,把我放到床上去,你这样抱着更难受了。”

“呃…”凤璟这会儿有点儿呆,找不到使力点儿,完全听令行事。

“夫人,属下给你揉揉。”

“这个我可以!”

“主子,还是属下来吧!”凤英说着,不待凤璟发话,伸手轻按在蔺芊墨小腹处,缓缓发力。一股异样暖意,蔺芊墨惊奇,“凤英,这是什么?”

“夫人体内应该有血块,属下用内力为你舒缓一下应该会好一些。”

“内力果然很神奇!”

“夫人可感觉舒服些了?”

“嗯!”

凤璟站在一边,觉得他应该再多看一本书了。最起码要做到在身体上知己知彼。

“主子,大夫来了!”

凤和回来了带着一脸惊魂未定的大夫。

大夫探过脉,来时雪白的脸,这下直接黑了,经历一晚上的惊心动魄,竟然只为这家夫人来了月事!

“多喝水,多休息,不要食凉的。”

看大夫脸色不善,口气也硬邦邦的,凤英看了一眼凤和,多少猜的道原因,也不过多去计较,“有劳大夫了!”

“不敢!只是以后若有需要,无论什么时候,再去找老朽的时候请敲个门,半夜行医这事儿我遇到过不少,不用直接闯进来,我也会跟着来的。”大夫老命差点被凤和给吓没了,此时忍不住说两句硬话,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

大半爷的睁开眼,看到床前立着一黑影,搁你你什么感受?反正老大夫当时是差点吓尿了,谋财害命?恶鬼索命?当时就一个念头,命要休矣…

凤和听了,摸摸鼻子没说话。那门一推都开了,哪里是硬闯了?

翌日

蔺芊墨身上不爽利,各种不舒服,躺在软榻上动都不想动弹一下。而凤璟坐在她身边,手里捧着一本书看的格外认真,看一会儿,抬头看看蔺芊墨,神色变幻不定。如此反复几次。蔺芊墨好奇了,“在看什么?”

“没什么!”凤璟合上书,“感觉怎么样?”

“还好!比昨天晚上强。”

“那就好!”凤璟说着,顿了一下道,“这个血,会停下的…对吧?”

蔺芊墨听了眨眼,学着凤璟的犹豫,迟疑,“应该会停吧!”

闻言,凤璟眉头皱起,蔺芊墨笑开,目光柔柔,“傻瓜!”

看着蔺芊墨那笑颜如花的样子,凤璟神色微动,“你喜欢我的傻!”

蔺芊墨抬手捏了捏凤璟高挺的鼻梁,轻笑,“越来越喜欢!”

“你在调戏我!”

“哈哈…。”

蔺芊墨笑声未落,就见贺枝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看着蔺芊墨急声道,“墨姐姐,今天我嫂子有来过你这里吗?”

蔺芊墨摇头,“没有。这么急?可是出什么事儿了?”

“我嫂子她不见了!”

“不见了?”不知为何,蔺芊墨觉得不太意外。

贺枝胡乱点头,焦急道,“昨天我嫂子说身体好些了,说好久没回娘家了,想回娘家两天。然后,我就送她回去了。今天上午我去镇上买了点儿吃食想着给她送去些。结果,去了以后发现我嫂子竟然不在哪里。柳伯说,昨天我嫂子在那里吃了中午饭就说要回来,他留不住就让她走了。可,她昨天根本就没回家呀?”

贺枝说着,急的眼睛都红了,“她还怀着身子,到底是去哪里了呢?要是…。”出事儿这种不吉利的话,贺枝都不敢说。

“你大哥不是在镇上教书吗?你去哪里找过了吗?”

“去了,那里也没有!”贺枝说着,开始往外走,“墨姐姐麻烦你帮个忙,要是你看到我嫂子了,或是她来这里,你一定要帮忙留住她。我再去她可能去的地方找找。”

“好!若是她过来了,我让凤英去你们家说一声。”

“好!”贺枝说完,小跑着离开了。

蔺芊墨看着贺枝的背影,若有所思,“希望贺鑫不是故事里那书生才好呀!”

“你若是想知道,我让凤和去查探一下。”

“这种事儿我不太好奇,影响心情。若是可以让凤和先帮忙找人吧!一尸两命这事儿不适合拿来当闲聊的物资。”

*

“挺着个肚子窜了个没影儿!她这是想做什么呀?”对于柳絮的突然不见,贺母焦灼,也恼火,“真是不让人安生呀!”

贺曼听得不耐,“你就别念叨了,这个时候先把人找到再说吧!真是的,你腿脚不便跟着干什么呀!在家里守着呗。”

“媳妇都不见了,我在家里能坐的住吗?”

“你嚷这么大声做什么,让人听到了还以为我嫂子跟人跑了呢!”

贺曼话出,贺母脸色不由一变,咬牙,“你和妮子浑说什么呢?”

贺曼听了嗤笑,“是不是胡说谁知道呢?”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就是觉得奇怪!你说,自从她来我们家里后,重活,累活从来都没人她做过。你这个做婆婆的,我这个做小姑子的更是一句不中听的话也没说过她。特别是她有了身孕后,我们家里好吃好喝的,什么都紧着她先吃,先用。我大哥更是拿她当宝贝疙瘩一样的疼着。像我们家这样的婆家要哪里找,村里的媳妇那个不羡慕她,说她嫁到我们家,那就是掉到福窝里来了。这么好的日子,她不好好过,还敢跑走?你说着是为什么呀?我真是想不通。”

贺母听了抿嘴,“什么跑走!你嫂子或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贺曼听了瘪嘴,“希望是那样!不然,我们家可是要丢人丢大发了。当祖宗一样供着媳妇,人家还不稀罕的走人了,呵…”

“别说了,听你说话,我越听越闹心!”

“不说就不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