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挠死谁是个问题?/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夫人,找到柳絮了!”凤和从外面进来,看着蔺芊墨禀报道。

“人怎么样?”

“人无事。”凤和不等蔺芊墨问,既道,“昨日晚上柳氏去了她姑母家,在那里住了一晚上!”

蔺芊墨听了未再多问,“我知道了,辛苦了!”

“不敢!”凤和躬身退下。

蔺芊墨嗤,“男人!”

两个字,透着一股子清晰宰猪杀狗的味道。让本已走到门口的凤璟脚步不由顿了顿。夫人正在挥杆子,搞不好要打翻一船人。同为男人,这个时候进去,貌似不会得好。别人犯了错,与他何干,他可不想因为身体结构一样,就累及自己白白听训。

想着,凤璟脚下一转,走人了。书上言;女人来月事儿的时候,身体不适,心情也会很差,看来所述不假。以前蔺芊墨可是很少为别人的事影响到自己的心情,现在,她都开始迁怒了…

迁怒?意识到这个,凤璟抬脚往蔺毅谨的房间走去。

“蔺毅谨!”

正在房间里跟阴嗜谈论生意经的蔺毅谨,听到凤璟的声音,愣了愣,看着阴嗜带着一丝不确定,怀疑道,“是叫我的么?”

阴嗜白了他一眼,“难不成是叫我的?”

蔺毅谨挠头,凤璟竟然主动来找他?这…不会是终于接受不了他看他裸照的事,趁着墨儿不舒服来翻旧账了?还是,他每晚都敲锣打鼓的坏他好事,让他终于忍受不了了,准备给他个了断了?

看着蔺毅谨那惊疑不定,充满猜疑的表情,阴嗜差不多可猜到他心中所想,不由幸灾乐祸开来,“自作孽不可活。”说完,起身,“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去帮你看看郡王爷手里拿的是刀,还是剑?顺便猜猜你是会被千刀万剐,还是会被一剑刺心。”

千刀万剐什么的,凤璟倒是不会做,只是…对于凤璟主动来找自己,蔺毅谨总是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儿。

“郡王爷,不知有何贵干?”

凤璟把手里的蜜饯递给阴嗜,风轻云淡道,“让蔺毅谨把这个送到墨儿那里,我有事儿要外出。”说完,凤某人转身走了。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想来这火气也差不多,蔺芊墨要是心情真的不愉,蔺毅谨受过了,他再去应该也熄的差不多了。谁让蔺毅谨也坐上了男人这条船,又是不得他喜欢的大舅子!坑他,太应该!凤璟倒是希望蔺芊墨这第一把火烧的旺点儿。

气量这东西,在比对过蔺芊墨对他与蔺毅谨的在意程度后,在对蔺毅谨的忍耐中,变得越来越小!没办法,谁让他好像还比输了呢!

蔺毅谨听到只是送蜜饯,松了口气,谁让他面对凤璟还是有些怯气呢!大舅子这身份还是不足以把胆子变成熊胆呀!叹一声,凤璟这容人之量还是不错滴,或许以后他也应该少作点儿。此时,蔺毅谨被凤璟的风度打动了,颠颠的去给蔺芊墨送蜜饯去了。而后…。

凤璟站在窗前,看到蔺毅谨一脸懵懵状从蔺芊墨房间飘出来,眉头挑了挑。

“主子!”凤和闪身进来。

凤璟端着一杯清茶,抿了一口,道,“说吧!”

“是!”凤和垂首道,“刚才夫人对着蔺公子从头到脚,从上到下可劲儿夸了一遍。蔺大公子这会儿很晕!”

凤璟闻言,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

凤和不经意的抬头,正好看到凤璟那一抹浅笑,而那笑,好似带着一丝几不可见的庆幸!凤和摇头,是他看错了吧!夫人夸赞蔺毅谨,有什么值得主子庆幸的!

为什么不庆幸呢?这种带着警告,磨刀霍霍的夸奖,凤璟还真不太想听。

另一边,蔺毅谨看着阴嗜,神色不定,飘飘不定,道,“阴嗜!”

“干嘛?”

“你说,我是不是真的特别好,好的近乎完美?”

蔺毅谨这话一出,得阴嗜一个冷眼,外加恶言,“大白天的说什么梦话!病了就去找大夫,别在这里恶心人!”

听着阴嗜这刺刺儿的话,蔺毅谨瞬时觉得那心惊胆战的感觉消散了不少,心里踏实多了。

刚才墨儿对着他一顿猛夸,连他粗略梳出的一个发髻,都被她用不下十个词给夸奖了一番,那夸的…。蔺毅谨直冒汗!

蔺昦的训斥,蔺芊墨的夸奖,这两个如果让蔺毅谨来选,他一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蔺芊墨的赞美,配上她那灼热诡异的眼神…实在是不能承受之重!

*

“你说你做的这是什么事?你要去你姑妈家有会还会拦着不让你去不成?你用得着这么不声不响,偷偷摸摸的吗?你知不知道你这突然不见了,让人有多焦心。”

贺母看着柳絮火上头,一改往日的绵软,狠狠的数落开来,“就因为你找你,家里差点儿翻了天了。搞得邻里村里的人都以为开始在说说三道四的,认为我怎么了,亏待了你…”

“都是媳妇儿思虑不周,都是媳妇的错…”柳絮直接跪在地上,一句辩白的话不说,低头认错。

贺枝看了赶紧道,“娘,你就少说两句吧!只要嫂子没事,这比什么都强。”说着,伸手扶住柳絮,“嫂子你赶紧起来吧!地上凉,你身子可是受不住。”

贺曼看着瘪嘴,“这事本来就是嫂子做错了,只是,你这么怀着身子直挺挺的给娘跪着,这要是让外人看了,岂不是更让人说娘恶吗?嫂子,你这样可是不太…”

“你就给我少说两句吧!”贺鑫皱眉打断贺曼的话,伸手把柳絮扶起来,“娘,你也累了一天了,歇息一下吧!我先带絮儿出去了。”说完,不待贺母再说什么,就扶着柳絮走了出去。

贺曼看着,抿嘴,不愉,“嫂子会这样没规矩,都是大哥惯出来…。”

贺枝上前捂着贺曼的嘴,知道贺鑫柳絮走远,才松开。

“二姐,你干什么呀!”贺曼不快。

贺枝瞪了她一眼,道,“你说我干什么?没事儿你们说那些有的没的干什么?不说话会要了你的命是不是?”

“我说的都是实话…”

“以后你这种煽风点火让人堵心的话你给我少说,要是闲的慌就去做活计去。”说完,看着贺母道,“娘,我都去问过了,大嫂去她姑母家,不为别的,就是对这阵子吃什么吐什么的情况感到忧心。而柳大婶子对这方面多少懂点,所以她才会去。”

“她要去谁会拦着,犯的着这么偷偷摸摸的吗?”

“那都是因为不想我们担心!”贺枝对这位看事看人总是带刺儿的妹妹,感到头痛,“娘,你别在这里听贺曼浑说,心里起什么疙瘩!大嫂也是你看着长大的,她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嘛!”

“人都是会变得,现在她什么样儿,谁说的了呀!”

“你给我闭嘴!”贺枝有些气恼,说话也重了起来,“你别忘了,大嫂肚子里现在怀的可是我们贺家子孙。要是因为你这张嘴,害的大嫂出什么事儿的话,到时候有你好看的!”

“嗤,怀了身子就是祖宗了,连说一句都不行了!”

“你真是…。我懒得再跟说。娘,贺曼是个不懂事的,可你千万不能糊涂,揪住大嫂这一点儿事儿就不依不饶的。大嫂怀孩子那辛苦你也看到了,你也是生养过孩子的,这个时候再看婆家给摆个脸子什么的,搁你你心里什么滋味儿。”

贺母被贺枝,贺曼你一句我一句的,绕的有点儿头痛,不耐,“这个不用你说,看在我大孙子的面上,我也不会冷待柳絮的,你就少操心吧!”

贺枝听了,觉得这话要是让大嫂听到了肯定不舒服。不过,算了,等这事儿过去了,她娘的火气下去了,再慢慢说吧!

*

“絮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贺鑫蹲在柳絮面前,看着她日渐消瘦的脸颊,皱眉,认真道。

柳絮听着贺鑫温柔的声音,看着他一如既往多情的眼眸。心底溢出的却不再是甜蜜,而是苦涩,垂眸,遮住眼底的厚重的挣扎,摇头,“我无事,就是身子不舒服。”

“真的只是身体不舒服?”

柳絮听言,抬眸,看着贺鑫,表情淡淡,眼神隐晦不明,“不然,还能是什么?”

闻言,贺鑫眼底极快的划过什么,脸上却无任何异样,担心的神色一丝未变,温和的声音依然,“絮儿,我们是夫妻,如果有什么事儿你一定要告诉我,下次可是不能这样了,我会担心的,知道吗?”

柳絮笑了笑,带着一丝怅然,坦诚?他只要求她,不要求自己吗?呵呵…

“我有些累了,想躺一下!”

“呃…。好!”贺鑫起身,体贴道,“你躺着,我去给你点儿你爱吃的去。一会儿叫你起来。”

柳絮没说话,掀开被子背对着他躺下!

贺鑫给她掖好被子,抬脚走了出去,走到门口,停下,转头,眼里溢出一抹复杂,少卿又消失无踪。

贺鑫脚步远去,柳絮眼泪滑落,她该怎么办?

*

上午看到凤和时,蔺芊墨托着下巴,轻笑道,“凤和,现在我才发现,你长的真好看!”

蔺芊墨忽然的夸赞,让凤和一愣,回神心里一凛,转头去看凤璟。

凤璟脸上不但无一丝波动,且还清清淡淡的随着附和了一句,“凤和面相确实不错!”

蔺芊墨闻言,看了凤璟一眼,似笑非笑!

凤和直接受宠若惊,不由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难道他这标准的侍卫脸,突然变得活色生香了?好想回去照照镜子!

凤英扫了一眼凤和,面无表情。等着继续看戏!

下午再看到凤和时,蔺芊墨惊叹道,“半日不见,凤和好像更好看了。”

凤和又愣了愣,这次有些神色不定了,照过镜子后他确定,他还是那张侍卫脸。可,郡王妃这么连续的夸奖?

“夫人,你…眼睛还好吧!”

听言,蔺芊墨笑开,“凤和越来越会说话了!”

凤和:…。不知道为何心里开始发毛。偷偷往凤璟那里看了一眼,见郡王爷神色如常。凤和琢磨,郡王妃眼睛应该没问题,大概只是心情好吧!

而在晚上的时候,凤和在听到,蔺芊墨已将他的长相跟郡王爷相提并论时…。连续几天不敢在蔺芊墨面前露面了,压力太大。

凤英看着缩起来的凤和,有些个失望,夫人才夸几句就受不了了,这反应太敏锐了点儿,不好!

不过,凤和躲开了,应该还有下一个!下一个会是谁呢?凤英很快知道了。

“阴嗜,听说你武功最近又有所进益了?”蔺芊墨看着阴嗜笑眯眯道,

傲娇的少年,听到蔺芊墨这话,反应一点儿不含糊,头发一甩,下巴一抬,自傲道,“呵…那还不是理所当然的!”

“看来,你在武学造诣上很有天赋!”蔺芊墨毫不吝啬的夸赞道。并且体贴的给阴嗜夹了块鱼放在他碗中,并细心给鱼块上放了两块豆腐,荤素搭配的很好,鱼块被掩盖的很严。此时,头快仰到房顶的阴公子,毫无所觉。

在阴嗜的比较下,凤英第一次明确确定,凤和还是挺聪明的!

凤璟静静听着,默默看着那块鱼,还有因眼神太好,看到那鱼块下面潜藏的东西后,看着蔺芊墨妇唱夫随,不咸不淡的跟着夸了一句,“阴公子确实很有天赋。”

蔺芊墨听言,再次看了凤璟一眼,笑的眉眼弯弯。凤璟默默移开视线,决定不再开口。

阴嗜对其中暗涌无所觉,只是这被夸赞的感觉,很是好,整个人得瑟的厉害,“小爷我天赋高那是理所当然的,一般人比不了。”

“确实!吃饭吧!”

阴嗜听了,拿起碗往嘴巴里扒了一大口。而后…。眼睛红了,嘴巴肿了,眼泪出来了…

“辣…辣椒,刺…刺…”说着,人冲了出去。

屋里的人看着,想法一致;找水去了,躲着哭去了!

蔺芊墨摇头,“可怜的…光顾着眼高于顶,目中无人了,连饭碗都忘记看了。”说完,看着凤璟道,“甜言蜜语呀!璟公子觉得如何?”

凤璟一副学者口吻,圣人表情道,“倾听甜言美语,前提,吃着碗里的就一定要看着碗里,专心致志,全心全意,是为做人之根本也!”

凤英听完,垂眸!

一直埋首吃饭,极力隐藏自己,唯恐被夸的蔺毅谨,听到凤璟这话,不由抬头,凤郡王这意思是在说,他绝对不会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吗?这话有何而来呢?难道他做了什么亏心事儿?念头出,既否决,凤璟一直未曾出门偷腥不肯能。那他无缘由的说这个做什么?而且,这话说的还真是…

“老狐狸…。”

蔺芊墨这话,蔺毅谨即刻认同!

凤璟听了,看了蔺芊墨一眼,放下碗,“我吃饱了!”说完,抬脚走了出去。因为凤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一不小心表现太好了,现在不是说甜言蜜语的时候,会适得其反。早走为妙!

蔺芊墨看着凤璟的背影,呲牙,男人太滑,真想作一作!想着,转眸,看向蔺毅谨,“哥…”

蔺芊墨声音起,蔺毅谨筷子落,“墨儿你慢慢吃,我先出去了…”

“你帮我买点东西回来,或许我这两天不会想起你。”

闻言,蔺毅谨脚步顿住,转头,“真的?”

“真的,假的,就看你买回来的东西,让人激动地程度如何了?”

“激动的程度?”蔺毅谨不解,想不出蔺芊墨要买的是什么东西。

蔺芊墨招手,“过来我告诉你…”

看着蔺芊墨脸上那抹笑,蔺毅谨总是感觉不太妙。果然…在听到蔺芊墨要他买的东西后,蔺毅谨脸红了,又绿了,完全无法淡定了,“墨儿,这种东西…。”

“其实,我可以让凤英去买。但因为你是我哥,所以我才向着你。”

蔺毅谨听了抹汗,完全不觉得这是向着他!

“如果哥哥为难,那就让凤英去…”蔺芊墨很是好商量道。

“不,不…还是我自己去吧!”这种事儿越少知道越好,最好是除了他们兄妹两,任何人都不再知晓。

蔺芊墨笑的八颗牙齿闪闪,“哥真好!”

蔺毅谨笑不出,哥真难做!连这种事儿都要包揽…

看着桌上的菜,再看全部遁跑的人,蔺芊墨忧伤道,“世界有点儿灰暗,我不过想找点美好,可他们竟然还都跑了!凤英…”

“夫人!”

“人这心里郁闷了,一般都是找茬生事儿,而我单纯的夸人,怎么也没人捧场呢?”

“夫人,你可以夸属下,属下一定认真聆听!”

蔺芊墨听了,叹气,“女人何必为难女人呢!特别你胸部还没我大…”

凤英听了嘴角微抽。

“不过,你腿真比我腿长!”

凤英:…。“夫人,据说今天天特别蓝,属下去确认一下去。”说完,大步离开了。

蔺芊墨:…。就是找理由你也找个差不多的行不?太挑战人智商了。还有,走那么快做毛?显示自己腿长么?蔺芊墨趴倒,生理期好难捱。肚子阵阵坠痛,心里阵阵挠燥,如此心情,手好痒,真的很痒…可挠死谁好呢?这是可问题。

“啊,着火了…”

蔺芊墨忽然的一嗓子,正专心致志抠鱼刺的阴嗜被惊了一下,猛咳起来,该死的,喉咙卡着鱼刺咳嗽,那感觉,真特么的销魂,泪流满面,骂娘…。蔺芊墨这死女人!就听她说了两句好听的,他差点变成鬼!这女人真讨厌。

凤璟翻书的手顿了一下,女子月事期一般五至七天,现在是第三天…。漫漫长日呀!

*

“都是你出的好主意,搞得我贴了银子,又贴脸面的。现在好了,那书生说翻脸就翻脸了,你说现在要怎么办?”圆圆滚滚的中年男子,看着眼前的少女,吼道。

少女大约十七八岁,凤眼樱唇,婀娜多姿,标准的美人胚子,一朵娇艳的花。

看着怒气冲冲的中年男子,少女一点儿不惧,盈盈一笑,上前,“爹,来喝点水…”

“这个时候我哪里有心情喝水。”男人把水推开,满脸不愉,气哼哼道,“一个穷书生也敢耍老子,哼,那就别怪老子对他不客气。”说着,就要往外走去。

少女一看,急忙拦着,“爹,你看你又沉不住气了。”

“沉住气,就要受气,我忍着做什么?”

“爹,你先别急,且待几日,女儿保证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保你心情愉快!”

“刚开始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可结果呢?”

“爹,你谈生意还经常遇到变动,何况这种事儿了,起点波动很正常,我早就预料到了。”

“你预料到了?”

“嗯!所以,你就放心吧!我既向爹做了保证,就绝不会让您失望的。而且,这事在有了开头的那天起,该怎么结束,那都是由我说了算的。”少女笑眯眯的嘴角,溢出一抹阴沉,“由不得他反悔!”

男子看着少女的表情,心里遗憾,这么有心计的孩子,可惜不是男儿,不然…。唉!老天做弄人呀。

*

“絮儿,你看,我买了你最喜欢的枣糕,赶紧尝尝!”

柳絮头都未抬,继续缝着手里小衣服,淡淡道,“我这会儿不想吃,你先放着吧!”

“絮儿…”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我把教书的活给辞了!”

贺鑫话出,柳絮猛然抬头,“你…。你刚说什么?”

贺鑫看着她,微微一笑道,重复道,“我把教书的活给辞了!以后没事儿,不会来回去镇上走动,可以在家好好陪你了。”

“真…真的吗?”

“嗯!真的!”

再次确定了,柳絮眼泪瞬时掉了下来,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是该庆幸吗?庆幸之前她什么都没捅破,一直装聋作哑故作不知吗?可为何心里还是这么涩?涩的嘴里满是苦…

看着柳絮的反应,贺鑫苦笑,“絮儿,其实之前…”

“别说了!”柳絮即刻打断贺鑫的话,拉着他的大手,放在自己肚子上,垂泪,哽咽,“就这样吧,这样很好…很好…”

贺鑫听了,叹了口气,满心的复杂!得失之间,其实他仍然迷茫…。

*

“我听贺枝说,你这几天不舒服?怎么样?还好吗?”柳絮看着蔺芊墨,道。

“还好,就是月事来了懒得动。”蔺芊墨微笑,随意道,“你怎么样?胃口可好些了?”

“嗯!好多了。”

蔺芊墨听了点头,“那就好!”柳絮眼底的郁气消散很多,却仍有残留。

“璟夫人,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你问!”

柳絮犹豫了一下道,“若是有一天你发现自家相公有了外心了,你会怎么做?”说完,又赶紧加了一句道,“你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随口一问,不是说璟公子。”

蔺芊墨听了轻轻一笑,“呵呵…我不会误会,因为璟公子若是有了外心,我肯定比你先知道。”不用太费心的猜,看看他下半身的存粮,她就会知道。哼!

听到蔺芊墨这句话,躲在不远处角落里的阴嗜看着凤璟,低声道,“听到没,这话绝对是下马威,是给你的警告。”

“这种因为在意,给出的警告,本郡王很愿意听,你不用羡慕。”凤璟不疾不徐,淡淡道。

阴嗜听完,抚着胳膊,呲牙,“这话说的真恶心!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蔺芊墨又听不到,你拍什么马屁?”

“以后你可以把这话转述给她听!”

“想通过我讨好你媳妇儿,哼,不可能!”

“互惠互利!”

阴嗜听了,眼睛一亮,“你给我什么好处?”

“准许你跟我一起听墙角。”

闻言,阴嗜不屑,“谁稀罕…呃…。”话出,脖颈上挨了一掌,双眼上翻,晕倒前,死死的盯着凤璟,满满的控诉,搞突然袭击的小人…

阴嗜倒下,凤璟抬脚,直接把人踢倒一边!

凤和潜伏在暗处,看着他家主子,顶着一副绝美的面孔,端着一副优雅高洁的姿态,认真的听着夫人墙角,凤和表示…对于主子的新爱好,有点儿接受无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