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死同椁,他不配/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傍晚时分

“墨姐姐,明天我明天去镇上卖绣品,你去不?”

“我的绣品也想卖,你说他们会收吗?”蔺芊墨明知故问道。

想到蔺芊墨的绣品,贺枝干咳一声道,“遇到识货的肯定会收的。”

“识货的?你说的是瞎子吧!”

贺枝忍笑!

“算了,我就不去了,懒得动弹!”

看着蔺芊墨无精打采的样子,贺枝轻声道,“月信期还没过去吗?”

“嗯!”

“我们女人可真是受罪。”

“你还是女娃子吧!跟女人还有点差别吧!”

贺枝脸颊红了一下,忍不住道,“墨姐姐,你说话能不能不那么直接?”

“我不直接点儿,怎么能看到你娇羞的样子!”蔺芊墨调笑。

贺枝好笑,这话题她可是说不过她,适时转移话题,“那你有没有什么想买的,我明天给你捎回来?”

“不用了,昨天凤英刚去过,暂时家里不缺什么。”说着,蔺芊墨想到什么,“你等我一下…”说完,去了屋里。

不一会儿拿了一件衣服,还有一个盒子出来,递给贺枝,“听说明天是你嫂子的生辰,这是生辰礼物,愿她生辰快乐。”

贺枝听了,愣了一下,脸上溢出愧色,“是呀!明天是嫂子的生辰,我竟然给忘记了…”说着,疑惑道,“不过,墨姐姐你是怎么知道的呀?”

“夜观天象,掐指一算,这世上的事儿我什么都能知道,一个都逃不过我的法眼。”

贺枝忍不住笑道,“那墨姐姐算算我什么时候能发财?”

“我能算出你会嫁给什么人?你想知道吗?”

“说说看!”

蔺芊墨听言,瞪眼,“这是哪家小姑子如此不害羞?”

“没办法,跟着墨姐姐,脸皮越来越厚了。”贺枝叹气,故作忧伤,说完,自己先笑开。

蔺芊墨听了,摸了摸自己脸颊,无奈,“虽然不想承认,不过我这脸皮确实不薄!”

“哈哈哈…。”贺枝乐不可支,笑完,看着手里的东西,对着蔺芊墨道,“墨姐姐,谢谢你。”

“客套话就别说了,回去告诉你嫂子,女人别忘了装扮自己的美,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让孩子看看自己娘亲有多漂亮。”

“嗯!我一定告诉我嫂子。”贺枝说着,担心道,“唉,比起早几天,我嫂子倒是精神确实好了不少。早几天她吃饭一吐就再也不动筷子了,而现在就算是吐了她也会继续吃,说她多吃点儿孩子才会健壮。只是,理儿是那个理儿,可那样吃吃吐吐的,我看着都觉得心疼的慌。”

“慢慢,会好的!”

“希望赶紧好,太遭罪了。好了,时辰不早了,我就回去了,墨姐姐也早点休息吧!”

“好!”

*

凤璟斜靠在床上,看到蔺芊墨回来,把书放下,把她拉在自己身边坐下,“怎么?还在为柳氏的事不高兴?”

蔺芊墨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凤璟怀里,把玩儿着他的大手,摇头,“我心情如何改变不了她的生活。而且,世上的不平事多了,哪里是我能管得过来的,我只是看她怀着孩子,学着坚强的样子感到有些心疼而已!”

“嗯!”凤璟点头,淡淡道,“有你这份心疼也是她的福气,毕竟,我这个夫君还从未被你心疼过。”

蔺芊墨听了,伸手托起他的下巴,轻轻一笑道,“不知小公子哪里需要人疼呀?娘子我现在很有空!”

凤璟听了握住她的手,一点儿不含蓄,完全不掩饰,直接探向下方,“娘子疼疼为夫这里吧!”说完,不等蔺芊墨回答,就直接道,“墨儿,明天就是第六天了,你身上怎么样了?”眼里带着一丝期待。

蔺芊墨听着好笑,“璟公子什么时候有了数日子的习惯了?”

“才有的!数着日子才发现,时间过得真慢!”颇为苦恼,说完,想到什么,道,“我让凤英买了很多干花回来,明天你沐浴的时候记得撒上些。多放点杏花的,那味道我喜欢!”

“璟公子想的还真是周到,准备的还真是齐全。”这厮这几天心思都用在这地方了吧!

“明天是我小登科的日子,自然要准备齐全!”说着,又道,“你那网状的兜可做好了?要是做好了,明天晚上就穿那个吧!我想看!”说着,凤璟握住蔺芊墨的手,滑动了一下,让她清楚感受他的难耐,“墨儿,今天可以吗?”

蔺芊墨嘴角抽了一下,“汶山一行,高洁的凤郡王成了纯流氓。如此反省,皇上知道了肯定很欣慰!”

“伦敦之好,鱼水之欢,夫妻之根本,这是为夫深刻反省出来的结果!”

“郡王爷反省的果然深刻!”

“那都是夫人配合的功劳!”说着,凤璟把蔺芊墨拉到怀里,俯身看着她,在她身上蹭了蹭,低低道,“夫人,可以吗?”

蔺芊墨摇头,“身体上不行,不过,我可以在精神上满足你!”

“不懂!”

“我最近看了一首小诗,念给你听听,你就会明白了。”

“嗯!”凤璟答的心不在焉,眼睛和手的动作却很专注。

蔺芊墨也不去阻止凤璟的小动作,反而伸手揽住他的脖颈,对着他耳边,轻轻念道,“暗芳驱迫兴难尽,红花毛芋头放心,几番枕…。”

凤璟听着,身体绷的越来越紧,气息不稳,面色却是黑了下来,“你可以闭嘴了!”

蔺芊墨听了吃吃笑开,“看来璟公子听得很懂。”

“在何处看的?”

蔺芊墨伸手从床头的抽屉里拿出几个话本,对着凤璟笑眯眯道,“大登科,金榜题名什么的,身为女儿身,我是无法努力了。可这小登科,却是关系自身的,我觉得很有必要发挥一下勤奋好学的精神,所以我就买了这个先长长见识。”

蔺芊墨说着,打开手里的话本,一副急于跟风璟分享的模样,“你看,这故事虽然酸腐了点儿,可这画却画的很是逼真呀!看看这逼真的…”

蔺芊墨翻看一页,啧啧称叹一番,还不忘吐槽一下,“这女的长的真不错,可这男人的不行,长的太难看,还有这身材,跟白斩鸡似的,跟我家郡王爷完全无法比,就这还一路桃花,白瞎了这一众娇美的桃花了!这一本我不太喜欢,不过,下一本不错…”

凤璟听着,皱眉,觉得他不应该大惊小怪的,女人看这书也算正常,毕竟,在成亲的时候那压箱底的都是类似这样的书。所以,挺正常,看着书的肯定不止他夫人一个,只是…

其他女人就是看应该也肯定是偷偷摸摸的,而不是如蔺小姐这样满脸兴奋的。并且也绝对不会,拉着自己夫君,一同欣赏,评论的!凤璟后牙槽紧了紧…。

蔺芊墨却像是无所觉似的,说着又拿起一本,眼睛晶晶亮,“你看着一本,这名字都足够大气,闺门娇小姐寻爱之路。听听,多带劲儿,更重要的是,内容也是一点儿都不让人失望呀!看看,俊美的少将军,什么什么的,如果世界是这样的,那我当初肯定一点儿都不带回避,犹豫的,在第一次见到郡王爷时,就直接把你拿下…。唔…。好痛!”

蔺芊墨捂着脖子,看着脸色发黑的凤璟,“人家正在努力满足你精神需求呢,你怎么咬人呢?”

说着,眨眼,道,“或者说,这本的女主不合你胃口?那我可以再换一本,保证一本比一本精彩,女主脸蛋包括身材一个比一个好…”保你心里,身体都火辣辣的。

“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谁给你买的?”

蔺芊墨不答,握着凤璟身体某处的手,却是猛然收紧。

“嗯…。”

那难抑的颤音,落在蔺芊墨耳中,勾唇一笑,“乌七八糟的东西吗?显然郡王爷的身体并不这么认为!”

凤璟眼眸暗沉,暗火燎原,心火难耐,只是…媳妇这么无所忌,他是先教育一番呢?还是先教训一下呢?或许,该两个一起来,想着,凤璟伸手…

蔺芊墨笑眯眯开口,“相公要是想,我自然配合。可惜,我体力有限,你今天把我折腾没力气了,明天你的小登科,可就泡汤了!”

“小登科不用你出力!”

“可书上言,欢好之事,讲究的是…”蔺芊墨的话没说完,手中的书被凤璟扔掉,要说的话被淹没在了凤璟唇舌之间。

“我的少将军,我的美书生…”

含糊不清的一句话,唇上被咬了一下。蔺芊墨伸手用力禁锢住凤璟的头,道,“三十六式,七十二招,为了让夫君的小登科过得精彩,我明天本是打算尽我所力,给夫君效劳几招的,若是今天胳膊腿一酸,那怕是有心也无力了。”

蔺芊墨说完,凤璟从来寡淡的眼眸,几乎冒出火来,狠狠盯着她,“几招?”

蔺芊墨听了,忍着笑意,一派真心道,“闺门小姐对美书生和俊表哥使的那两招,一个是…。”说着一顿,“郡王爷自己去看吧!”

“这种情况下夫人让我自己看,要的可是火上浇油!”

闻言,蔺芊墨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笑的见牙不见眼,“夫君真聪明!”

凤璟:……“挑的火,我都会给你攒着。”

放狠话,谁怕你!蔺芊墨下巴一抬,有恃无恐,“你也只准对我攒着,哼…”

凤璟:…。“这种媳妇,我到底是怎么看上的?”

“当然是用心才看上的…哈哈哈…,我懂得这么多,你多有福气呀!”

*

昨天晚上,蔺芊墨扑腾的欢,调戏的酸爽。而凤璟却是完全相反。那股被他强压下的火气,转为一种情绪。一副谁欠了他万两万金没还的样子,搞得今天看到凤璟的人都不由想避退,怕被他盯上,要求还债!那多冤。

蔺毅谨感觉到了凤璟情绪不好,忍不住偷偷问蔺芊墨,“凤郡王心情好像很不好,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看着不远处,一直茶杯不离手,不停喝水,好似渴的厉害,呃,应该说凤郡王也确实渴的厉害。蔺芊墨眼底划过一抹笑意,面色却很是沉重,对着蔺毅谨点头,低声道,“确实出事儿了,很严重的事。”

闻言,蔺毅谨心里一凛,“出了什么事儿?”

“凤郡王他跟我一样,来月事儿了!所以,心情很不好。”

蔺毅谨:…。张口结舌!

“咳…咳咳…。”凤某人呛了,第一次觉得耳力太好,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刚好听到这句话的阴嗜,一点儿不顾及他人心情,大笑出声,并恶趣,高声问,“璟公子,你夫人说你来月事了?这可是真的?哈哈哈…”

凤璟看了阴嗜一眼,蔺芊墨适时开口,“阴嗜,我侄儿今天怎么样呀?可闹腾了?”

阴嗜不明所以,白了蔺芊墨一眼,道,“什么侄儿?你还没睡醒吧?”

“那或者是侄女!”说着,看向阴嗜的肚子,“也两个多月了,该显怀了,你可得小心着点儿,行事说话都要有所顾忌,可别伤了我哥的子嗣!”

蔺毅谨:…。没出钱,没出力的,这就做爹了,突然的…惊喜这两个字都不够用了。

阴嗜脸瞬时黑了下来,“蔺芊墨,你这个…”

“阴嫂子!”

甜腻腻的两个字,阴嗜气的个仰倒。

“璟公子,你还管不住你媳妇了?”

“她是你婆家小姑子,你这做嫂子的少折腾,有了身孕就好好休养,这么暴躁对孩子不好。”凤璟风情云淡的一句话,蔺芊墨很是捧场的笑开来。

蔺毅谨嘴角抽搐,肩头耸动,憋笑,起身,看着阴嗜柔声道,“夫人,勿恼,易怒对我们的孩儿不好…。”

“蔺毅谨…”阴嗜吼刚出,拳头还未挥出,贺枝带着一身斑斑血色,满头汗,满脸泪的跑了进来,“墨姐姐…”

看到贺枝那样子,蔺芊墨眉心一跳,笑意隐没,起身,“发生什么事儿了?”

“呜呜呜…。我嫂子她出事儿了…她快不行了,她想见见你!”一句话,贺枝已泣不成声。

蔺芊墨心里一冷,“人在哪里?”

“在镇上!”

贺枝话出,凤璟一言不发,闪身走到蔺芊墨身边,抱起她,飞身离开。

“凤英,把我的药箱带上!”

蔺芊墨声音飘散在风中,凤英转身回屋拿好东西,走到贺枝身边,揽住她,随后跟去。

蔺毅谨眉头皱起,哪个妇人快不行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

“阴嗜,走,过去看看!”

*

“大夫,求求你一定要救我嫂子…这钱你拿着,不够我一会儿再回去拿。”贺刚白着一张脸,满头汗水,颤着手,把身上的钱一股脑都掏了出来,给眼前的大夫递过去,“求你一定要把人给救过来。”

大夫拿过钱,点了点头,“我会尽力的。”说完,转身走进屋内。

“呜呜呜…。这算是什么事儿呀!好好的出来赶个集,怎么就遭遇这种灾祸了呢!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呀!”贺母无力的靠在贺刚身上,呜咽不止。

贺曼眉头皱的紧紧的,对于贺母遇事儿就只知道哭的性子,感到十分腻歪,特别看到贺刚手里那些个钱,心里更烦躁,忍不住对着贺母说道开来,“大嫂现在又没怎么样你哭什么呀哭,再说了,大夫不是都说了会努力救治的嘛!你这样子不是寻晦气吗?”

“我…”

贺母刚开口,就被贺刚打断,带着少有的严厉,“贺曼你把嘴巴闭上。娘,你赶紧进去,还在跟前看着点儿,嫂子这种情况,不能一个人在里面。”

“可我不懂呀!”

“懂不懂都要陪着…”贺刚厉声道,“贺曼你也进去,大夫有什么吩咐就出来告诉我,还有嫂子,需要什么也赶紧跟我说。”说完,看着贺曼,厉声道,“记住,在里面别给我说废话,要是让我听到你又胡言乱语,我绝饶不了你。”

一直憨厚老实的二哥,忽然一副凶神恶煞样,让贺曼也不由瑟缩了一下,“我…我知道了!”说完,疾步走了进去。贺母随后跟了进去。

贺刚站在门口,心里难安,不停来回走动。都说,女人生孩子犹如在鬼门关走一朝,而大嫂四个多月的身子,忽然遭受那样的重创…。想到那些血,贺刚不敢往下想。

“你们是何人?这样闯进来…啊…”

听到声音,贺刚猛然抬头,看到眼前出现的人,愣了一下,“璟公子,璟娘子你们怎么…。”说到一半儿在看到后面的贺枝时,顿住,原来枝子刚才匆忙离开,是去找他们去了吗?

“墨姐姐,我嫂子在屋里…”

“嗯!”蔺芊墨抬脚疾步走进去。

凤英紧跟在后。

“贺秀才,我已经尽力了。”大夫叹了口气,“趁着人还有一口气,把人抬回去吧!”

“不,王大夫你再试试,你再试试…”贺鑫眼眶泛红,祈求,“求你救救我妻子,求你…”

“呜呜呜…老太爷呀!你这是要要了我老命呀…”贺母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贺曼抿嘴!

贺枝走进来,听到就是这么一句话,眼前黑了一下,抬回去,这什么意思?是真的救不回来了吗?不,她不相信…。

闻着那股浓郁的血腥味,蔺芊墨眼底溢出暗色,走到床边,看到躺在床上,浑身血色,脸色青白,气息紊乱,微弱的柳絮,眉头紧紧皱起,伸手探上她脉搏,感受着手指下的脉动,蔺芊墨眼眸微缩。

一边的大夫,看到蔺芊墨的动作,眉头皱了起来,“你是谁?在干什么…。呃…。”

穴道被点住,人被扔了出去。凤英做的自然而然,干脆利索。

贺母哭声顿了顿,贺曼神色不定,贺鑫上前,声音干哑,“璟夫人…”

“去烧一锅水,再买两床赶紧的被褥回来。”蔺芊墨头也不抬,开口。

蔺芊墨话出,贺枝抹了一把泪,“我这就去!”

“贺枝留下帮忙,让他们去。”

贺家三人听了,不明所以,都没动。

“想救人,就赶紧去办。”凤英面无表情道。

“你家夫人又不是大夫,她怎么救人?”贺曼抿嘴。

“让贺刚去办,另外告诉凤和,让他看好院子中的人,一个都不许离开。”

“是,夫人!”

蔺芊墨打开医箱,拿出一颗药丸放在柳絮口中。

“璟娘子,你这是…。”贺鑫凝眉。

“你给我大嫂吃的什么东西?”贺曼质问道。

贺枝也不知道蔺芊墨要做什么,可她相信蔺芊墨,“大哥,墨姐姐不会害嫂子的。”说完,看向贺曼,沉声道,“这会儿你给我少说废话,不然,我饶不了你。”

“我做什么了我,一个一个都冲着我厉害,我不过是担心她乱给大嫂吃东西,这也有错了。”贺曼不平,委屈道。

贺枝听了什么都不再说,伸手抓住贺曼的胳膊,用力把她往外拉去。

“你干什么?”贺曼的叫嚷声,在走到门口处,瞬时消失,屋内安静了下来。

“璟娘子…?”

听到声音,贺鑫疾步上前,蹲在床边,看着睁开眼睛的柳絮,满脸喜色,“絮儿你醒来,絮儿…”

柳絮看了贺鑫一眼,既移开视线,看向蔺芊墨,眼中满是痛色,“墨儿…。”

声音中的依赖,让蔺芊墨心口微微一颤,抬手抚上她汗湿的脸颊,柔和道,“我在!”

柳絮抬手,吃力的抚上自己的肚子,眼泪涌出,“我的孩子,是不是不行了?”

“孩子很乖,你也要坚强些!”

柳絮摇头,“我知道我快不行了…。墨儿,我想看着我的孩子出生,长大,而不是让他陪着我一起死…是我,是我没保护好他,呜呜呜…”说着,已泣不成声。

蔺芊墨抹去柳絮脸上的泪珠,轻声道,“你爱他,他就不会离开,缘分不会断…”

“真的吗?”

“嗯!真的!”

“他还那么小,他会知道吗?”

“会!血脉相连,心脉相通,他感觉得到,他有一个很爱他的母亲。”

“絮儿,你别瞎说,你不会有事儿的,以后我们还会有孩子的…”贺鑫哽咽道。

听到贺鑫的声音,柳絮转头看向他,怅然一笑,满满的悲凉,“对你若不那么在意,或许,我就不会那么痛苦。如果有来生,我再也不会掏心掏肺的去爱…那样,你有外心也好,你纳妾也好,我都无所谓…”

虽然早就猜到了柳絮或许已经察觉到,可当她真正说出来,还是在这个时候,贺鑫脸色还是不由变了,“絮…絮儿…”

“每天仰望着你,你的一举一动,你的点点滴滴,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你不在身边时,我想念你时默默回忆。就是因为太在意,你的丝毫转变,我都清楚感觉得到。因为这样,我想骗自己都骗不了…”

柳絮说着,眼底溢出恨意,“贺鑫,你不恨你变心,可我恨你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你可以厌弃我,可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的孩子,身为父亲你怎么可以一点儿都不顾及他的存在?你明知道我对你有多在意,你明知道在这个时候我伤心,对孩子完全没一点儿好处,可你…。你就那么喜欢那个女人?喜欢到连忍耐到我生完孩子都不愿意吗?”

“絮儿,你听我说,我…”

“贺鑫,我原谅你,我不怪你,我同意你纳妾,我什么可以…那样,你可以让我多活几个月吗?可以让我活到孩子平安降临吗?你可以吗?”

贺鑫张口无言,面色一片惨淡!

柳絮满眼苍凉,“现在说再多还有什么用呢?你喜欢不喜欢谁,要不要纳谁,对于我来说都不再重要,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絮儿…。都是我的错,是我混账,我不是人…”贺鑫哽咽。

听着贺鑫的话,柳絮眼底一片冷漠,淡淡一笑,伸手握住蔺芊墨的手,满眼遗憾,“我从小没了娘亲,从小羡慕那些有娘亲护着的孩子。我曾想,等我有了孩子,我一定跟别的娘亲一样,好好护着自己的孩子,让他不会有我那样的缺憾。可惜,我没做到。我伤了自己,还害了他…。我没有娘亲,也未成为娘亲…。墨儿,我好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蔺芊墨听着,感受手指下越来越紊乱的脉搏,眼眸暗下,看了一眼贺鑫,抬手抹去柳絮嘴角外溢的血色,温柔道,“我可以送他去陪你。”说着,手指微动,指尖寒光闪现,眼眸微转,手动,抵在贺鑫咽喉处。

贺母惊骇出声,还未开口,被凤英点了穴。

贺枝脸色遂然大变,嘴巴紧抿,在看到满身血色的柳絮后,不曾开口。

贺鑫看着蔺芊墨,眼眸微缩。

蔺芊墨看着他,勾唇一笑,“血债要有血来偿,死,是你该得的。”

贺鑫嘴巴抿成一条直线没说话!

“生同衾,死同椁…。于我,他不配!”

蔺芊墨听了,深深看了贺鑫一眼,看他眼中厚重的哀伤,可却紧闭着的嘴巴,蔺芊墨看着他笑了笑,而后移开银针,看向柳絮,“都依你所愿。”

柳絮微笑,眼里颜色却是越来越淡,“墨儿,谢谢你来…。谢谢你送给我那么漂亮的衣服,可惜我还没来得及穿上看看。”

“你穿上肯定很漂亮!”

“嗯!墨儿谢谢你,有你在,我好像没那么害怕了,或许,等我闭上了眼睛,就能见到你所说那些景色,跟我的孩子一起,见到那梦中的景致…。”

说着,柳絮身体开始抽搐,痛苦神色显露,“贺鑫,你若还是有一丝情意,在我死后,就把我跟孩子的尸体送回我娘家,葬在我娘亲的身边…。啊…。生生世世,跟你,我再不牵扯…”

“絮儿,絮儿…。”

“啊…。”

看着柳絮痛苦的样子,蔺芊墨把一颗药丸放入她口中,慢慢抚上她的眼眸,“带着孩子一起,做个好梦!”

“孩子…。”声音消散,眼角滑下一滴泪珠,一丝留恋,满满的遗憾。

贺枝紧紧捂着嘴嘴巴,心口钝痛,面色无血。

“絮儿…。”贺鑫目光呆滞。

蔺芊墨看着贺鑫,面无表情,“她不在了,你可以不用犹豫如何选择了!可觉得满意吗?”

“是你,你给她吃了什么?”

贺鑫话出,蔺芊墨对着他心口一脚踹了过去,“满腹怨怼,却仍不愿你死,而你,却连一句愿随她一起都不愿说。她是个傻女人,而你,孬种!”说完,抬脚离开。

贺鑫倒在地上,呜咽出声!

听着后面的哭声,蔺芊墨眼底满是冷色,哭什么?要是真承受不了,直接去死不是更好!真碍眼…

蔺芊墨出来,看着院中站着的人,眼睛眯了眯。

凤璟站在她身边,淡淡开口,“汶山知府——张源,知县——孙麒!”

蔺芊墨听了,看着他们,面色淡淡,“两位大人可是不知如何行礼?”

蔺芊墨话出,张源,孙麒对视一眼,不由看向凤璟!

“可是要本郡王教你们吗?”凤璟浅淡道。

两人一听,瞬时跪倒在地,“下官见过郡王爷,郡王妃!”

后面衙役随着跪倒在地,“见过郡王,郡王妃!”

这阵仗,这称呼…。

贺曼眼眸瞪大,神色不定,郡…。郡王?郡王妃?

而屋内的贺鑫听到,呜咽声一顿,心里一震,随即苦笑开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