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凤璟的 心情,闷/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生辰变忌日!

一尸两命!

难以接受,无法承受的痛!

柳絮之父——柳胜,在看到浑身是血,气息全无的女儿时…

脸如雪,浑身颤,悲鸣在喉,泪水翻涌,却开口无言…嚎不出的伤,说不出的最痛!

白发人送黑发人,难以承受之重!

“絮儿,絮儿,我是爹,我是爹呀,絮儿…。”

“亲家,我对不住你,是我没照顾好絮儿,都是我的错,你要怪,要怨都怨我吧!”贺母哭着,对着柳胜跪下,“我有罪呀,呜呜呜…。”

柳胜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只是对着柳絮不停的叫,他没法接受,他的女儿死了!

贺鑫跪在一边,沉默不言。这个时候他说什么,做什么都已无用。连请罪都是多余!

郡王,郡王妃…呵…他一直期望着,自己的才学能被人赏识,能遇贵人。现在他遇到了,且还是极贵之人。然,他们看得却是他的薄情负义。而入了他们眼的,是被他辜负了的妻子。

造化弄人,报应不爽!郡王一句品行不端,足以把他过去十多年的努力全部都抹杀,科举彻底与他无缘。呵…或许,郡王爷什么都不用说,直接杀了他,也不会有人敢说什么。只会说他是罪有应得。

看着就这样撒手西去的嫂子,看着哭泣的娘亲,看着面色灰寂的大哥,贺枝眼泪翻涌,视线定住,大哥他有了外心,有了别的女人?大哥厌弃了大嫂?这些都是真的吗?贺枝不能相信,可她也不认为柳絮是在说谎!都说世上男儿皆薄性,这其中也包括她大哥…。

贺刚看着躺在床上浑身血色的柳絮,整个人怔怔不语,让人看不出在想什么。

“屋内那位夫人之事就交由两位大人了。到底是意外?还是,蓄意谋害?还望两位大人尽快查清,还身亡之人一个公道!”

“是!”

“别忘找一个医术精湛的大夫,还有仵作过来!也许会用得上。”

“是!”

“凤和,你留下协助两位大人,把柳絮的遗愿告诉她父亲。”

“是,夫人!”

蔺芊墨说完,转头,向屋内看了一眼,静默,片刻,抬脚离开。

贺鑫垂眸,眼底溢出灰暗。柳絮的死,若真的是意外还好?若不是,那…。贺鑫眼眸微缩,面色紧绷。一步踏错,万劫不复!

*

回程。

“我想走走!”

“好!”凤璟点头,无条件听从,跟在蔺芊墨身边,连步伐都保持一致。无声表示,他跟她真的是一边的,虽然他是男人,但他绝对不是贺鑫那样的男人。

阴嗜跟在后面,看着凤璟那做派,瘪嘴,凤郡王不但是马屁精,还是个惧内的,真丢男人的脸…

蔺毅谨看出蔺芊墨心情不好,上前两步,轻声,讨好道,“墨儿,走累的时候记得说,哥哥背你回去。”

蔺芊墨听了,停下脚步,看了看凤璟,看了看蔺毅谨,“丈夫是懂事儿的,哥哥是稳重的,我很幸福!”说的那个严肃认真,铿锵有力。

蔺毅谨听言干笑,虽然是被夸了,可真是浑身不自在。

凤璟神色淡淡,面色如常,“夫人看的精准,从小到大,为夫从来没有不懂事儿的时候。”

厚脸皮,薄脸皮的对比!凤郡王胜。

“希望以后郡王爷能一直维持下去!”

“懂事这是我的一种秉性,本性难移,想改都改不掉。”凤璟风情云淡,大言不惭的往自己脸上贴金。

蔺毅谨听着,暗暗点头,默默记住,不得不说,听凤璟说话确实长学问。也不由叹息,同为男人差距怎么这么大呢?除了身份,比脸皮他也输了,唉…

阴嗜看着凤璟,嗤笑,那张脸看着是美的,其实呢?是个不要脸的。哼!那么美的脸,他也舍得出去,真不愧是凤郡王!

“柳絮的事情你怎么看?”蔺芊墨看着蔺毅谨问道。

“就我来看,不会只是单纯的意外。不过,现在有知府大人在,想来很快就会查个水落石出的。”蔺毅谨正色道。

“为什么说不是意外?”

“直觉!”蔺毅谨答的利索,可其实呢?直觉什么的还真没有。事实是,他清楚感觉到,他妹妹准备修理人了,如此,不是意外,也必须说是意外。

蔺芊墨听了,看了蔺毅谨一眼,转眸看向凤璟,“相公觉得呢?”

凤璟清清淡淡道,“人已死,是谋害,是意外,对于柳氏来说都不具太大的意义。但贺鑫作为男人,护不住自己的妻儿,无论缘由是什么,他都难持其咎,情,法,具难容!”

蔺毅谨:…。真是人比人得死呀!不带这么打击人的。他说了一个由头,而凤郡王那是直接定了罪。管你是意外,还是谋害,贺鑫都不能饶恕。看看人家说的…关键是那个表情,绝对的正义之士,完全的同仇敌忾。

阴嗜:…。凤郡王是真的不要脸,再也不用怀疑!连对媳妇表忠诚,都搞得大气禀然,滴水不漏的,真是…太不要脸了。

一个智商高,情商高的人,你还跟他玩儿什么呀玩儿!

其实,郡王大人这番话并不单纯只是表忠诚,他对贺鑫也确实不喜的厉害。

贺鑫此人,骄傲,自大,野心不小,却秉性不纯。无能力,却总是贪大,累及妻儿不说。更重要的是,连累郡王大人期待已久,火力早已攒足都已外溢的小登科也泡汤了。

这种情况下,贺鑫在凤郡王眼中,已是罪人!完全厌恶…郡王爷心性寡淡,为人冷淡,不喜是非,对于眼皮子底下发生的那些是是非非,他一般都不会去管。

只是这样不代表,他很大度,其实,他很小心眼,世上得他包容的人无几。贺鑫自不在其列,想郡王大人包容他…先去死一死再说吧!

看着凤璟秉大义的样子,蔺芊墨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一下,“郡王爷说的很对。”那话说的不止对,甚至都动听了,这厮要是做佞臣,肯定能超秦桧。

“嗯!世上大理,本该如此!”

阴嗜看不下去,也听不下去了,仍不住找茬,“郡王爷这意思,贺鑫想纳妾并没有错,他的错在于没护住自己的妻儿了?”

因为清楚,蔺芊墨对凤璟的不容是什么,所以…。没错,他就是给凤璟找不痛快的。

凤璟听了,瞥了阴嗜一眼,神色淡淡,“谁纳妾,都跟本郡王无关。”

“郡王爷这意思,可是说你这辈子都不会纳妾?”阴嗜继续发挥他惹人厌的本事。

凤璟看着他的肚子,淡淡道,“妇人,果然喜欢口舌之事!”

阴嗜脸黑,叫器,“你别忘记,你夫人也是妇道人家,你这不屑的样子,是给她看的吗?”

“我累了!”

蔺芊墨话出,凤璟拦腰抱起她,飞身离开。

阴嗜飞身追去,“凤璟,你别给我跑…”

蔺毅谨:…。阴嗜就这么走了?他要怎么回去?男人,真靠不住。想着,转头,看着站在一边的凤英,有些尴尬。

凤英面无表情,“蔺公子喜欢抱着,还是背着?”

蔺毅谨:…。不会飞伤死了!

*

“下官已询问过,当时目睹柳氏出事的一些人,他们口径一致,均言;巳时,在柳氏和其婆母在街上挑选东西时,被一个突然窜出来的小丐撞到,肚子遭受小丐重撞,在被推开之时,又直面撞到拉车架子上,两次撞击,孩子受到重创,柳氏当即晕倒。送往医馆的途中,已开始出血。”

“其二,下官对医馆内跟柳氏有过接触的人,也都进行了询问,探查。医治柳氏的大夫王吉言,柳絮死于失血过多。对这一结果,同行的衙医也认同,并查看了王吉给柳氏开出的药方,经衙医确认,并无问题。”

“但,衙医却发现柳氏的失血有异常,但是药方却无问题,如此,下官怀疑有人在药上偷偷动了手脚。当即对煎药的伙计进行了询问,他矢口否认,表示不知。但其后我们在医官的水槽中找到的药渣中却发现了一味药,此药的作用竟是通血,去淤的。而柳氏当时的情况确是恰恰相反,她需要的是止血,补血。而这或许也是致使柳死丧命的关键。”

“综合以上,下官可以确定,柳氏的死绝对不是意外,而是一场有计划,有预谋的蓄意谋害。现在下官已命人述写了那名小丐的样貌,派人极力寻找,务必尽快找到。医馆的人也已全部监查中,不遗余力,势必早日找到主谋之人,将其绳之于法。”

凤璟听完,淡淡点头,“张大人辛苦了!”

“不敢,这都是下官职责之内的事。”张源垂首,拱手,本分道。

“本郡王正在反省之中,你管辖内之事,本郡王不予过问,张大人自管去查,不用特意过来跟本郡王报备!”

“是…”

“嗯!下去吧!”

“下官告退!”张源躬身离开。

反正无论张源探查出什么结果,都不会影响蔺芊墨对那该死之人的惩治。只是,由官府的人出面,理所当然闹得更大些。既是为人讨回不公,我为何要偷偷摸摸的,暗中处死你,是不是对你太好了些!所以,闹大了才能更好的让他们感受一下,临死前夕是什么滋味!

走出璟家老远,张源才挺起身子,长长吐出一口气,抬手抹去头上的汗珠。面对凤郡王让人太有压力。身份太高,长的又太俊…让人怎么都不敢抬头去观望呀!万一晃了眼,太要命了。

跟在张源身后的近侍,低声道,“大人,你还好吧?”

“嗯!”张源点头,心里腹诽;除了心跳还有些不稳,其他还算好。

“大人,郡王爷怎么说?可有怪罪?”

“郡王爷英明神武,岂会随意怪罪人。”

“大人说的是!”

张源点头,心里却是若有所思。本以为听了他的禀报,对于怎么惩治主谋之人,郡王爷会给个明确的答案,可没想到凤郡王竟然直接不再插手的意思。

张源在探查案子的同时,也不忘探查凤璟,蔺芊墨跟那亡命夫人之间的关系,交情!确定郡王妃跟柳氏关系亲近。张源就差不多知道这事儿要怎么办了。

而且,郡王妃吩咐的时候,连不忘交代他找衙医和仵作,想来郡王妃对于柳氏的死,心里肯定是不愉的,也肯定也是看出来什么。或者是郡王爷已经看出了什么。

如此,分明是上了心的,也势必是不会放过凶手的。可现在,郡王又不打算过问了,这…。

不过,不管如何,凶手是绝对不能放过。不然,就是他的过失。反正,郡王爷如何也不会站站凶手这一边就是了。确定了,没什么值得犹豫的。

张源凛然道,“为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此事给我好好的查,找到那主谋之人绝不能轻恕,我管辖之内,绝不容如此残狠之人。”

“是!”

“柳氏的死因可派人告知柳家和贺家了?”

“回大人,都已说过了。”

“嗯!”

“请…请问你可是知府大老爷?”

听到声音,张源抬头,看着眼前的妇人,想了一下道,“你是柳氏的婆母?”

“回大人,是民妇…”说着,慌乱给跪了下来,“小民叩见知府大老爷。”

“起来吧!”张源伸手虚扶,特显亲民。

“谢大老爷!”贺母颤颤巍巍起身,忐忑,拘谨。

“找本官可是有什么事儿吗?”张源态度温和,毕竟是受害人的家人嘛!

“那…。那个…”贺母说着又跪了下来,叩首,诚惶诚恐,面带祈求,“大人,小民有件事儿要恳求大人。”

“何事?你说!”

“小…小民想恳求大人,小民媳妇儿的事不要再查了!”

贺母话出,张源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眼底闪过什么,面上却是略带不解道,“不查?这是为何呢?”

“就…就是想着人死了,早些入土为安!”贺母说完,使劲儿磕头,紧紧压下心头的不安,“求大人早些让我家媳妇早些入土为安吧!求大人,求大人…”

听言,张源眉头皱的更紧了,这话说的实在没法听。他这辛苦费神的为人伸冤,可贺母这话听着,却像是都因为他才搞得她媳妇死不瞑目的?

“贺夫人,你家媳妇被人谋害而死,若是不查清楚,不还她一个公道。那她就是入了棺埋入土,也无法安生!贺老夫人难道你想,自己媳妇死都不得安吗?”

“我…我没有那个意思…”贺母越发慌乱,口不失措,不知道该如何说解,“大人赎罪,大人赎罪…”

“你无需害怕,你的心情本官可以理解,人死入土为安是常理,只是你媳妇情况特殊。所以,待查明害她之人,为她报了仇,这样她的灵魂才能得以安稳,这也是对亡人最好的告慰!”

贺母听了,不知道再说什么,也不敢再多说。

只是,贺母恐怕不知,她这一番请求,完全得到了反效果。

张源离开村子后,就对着身边近侍道,“贺母的态度很可疑,一会儿你派两个人再去问问,让那么些目击人再仔细想一想,在柳氏出事儿的关头贺母的表现。”

“是,大人!”近侍领命离开。

张源思索,媳妇和未出生的孙子被人害死了,作为婆母,作为奶奶,面对这样的事儿,贺母伤心,激动,恳求他做主那才是正常。可她却是相反。贺母所谓入土为安的理由,在张源这里完全无法成立。他直觉感到,贺母这样更像是急于掩埋什么!难道说,柳絮的死跟贺家有什么关系不成?

*

贺母的作为,传到蔺芊墨耳中。

蔺芊墨淡淡道,“看来,她是察觉到什么了,这是急着护儿子了!她倒是为好母亲。”话中无任何情绪。

媳妇,孙子的命,跟自己儿子,不在一条线上!

凤璟听了,未回应,只是看着外面淡淡的晚霞,淡淡道,“为夫今天才真切的感觉到,夕阳之美确实能让人感受到一抹淡淡的忧伤!”

说完,直直看向蔺芊墨。他已万事俱备,蓄势待发,奈何媳妇身上利索了,心情又坏了。这是考验他的定力吗?还是逗他玩儿?凤璟觉得,他被伤了身体时,包括被封郡王时心情起伏都没这么大。

看着凤璟写满内容,嗷嗷待哺的眼神,蔺芊墨默默移开视线,不忍直视…

看到蔺芊墨的回避,凤璟知道今天是真的没戏了。

“杏花香,软香玉,鸳鸯戏,和欢喜,郡王伤…。”述完淡淡忧伤,一口饮尽杯中茶,凤璟起身离开。

蔺芊墨:…。看着忧伤的凤璟,她心里感觉舒服多了。

“主子,贺鑫在外求见!”

“告诉他,不平不忿,有冤,有罪都去找知府,不用来本郡王面前特意表现。”凤璟面无表情,他表现了这么久,小登科还未能如愿,这个时候,谁有心情再看你一个祸首来表现,哼…从没那么厌恶一个人。比九爷跟蔺毅谨还令人讨厌!

“是…”凤英应,神色不定。主子拒见很正常,只是她以为主子也就会说‘不见’两个字,没想到主子说了这么多。还有,这股子怨气是从哪里来的?

听到外面的对话,蔺芊墨感觉心情又好了一些!

*

柳絮出事,一尸两命,这当时在镇上引起了不小的动静,抱着各种心情围观的人可是不少。在那样的情况下,凤璟和蔺芊墨的身份,在公开的刹那,也已非比寻常的速度撒播开来。

老百姓不知道郡王和郡王妃到底是多大的官,但看到县太爷和知府大人都跪地请安了,顿时确定,郡王爷那是很大很大的官,了不得官!

这一消息,这一确定,引发一大片好奇,兴奋,敬畏,还有惊骇,恐惧…。

“你说的可是真的?那跟柳氏交好的妇人,真的是郡王妃?”凤眼樱唇的少女,这会儿没有了上次的淡定,稳握,此时满脸震惊,惊恐难掩。

“姑娘,奴婢亲眼看到知府大人和县太爷跪在地上那么叫的。”小丫头脸色也白的厉害,想到小姐做的那事儿,整个怕的厉害,“小姐现在怎么办?”

少女抿嘴没说话。

小丫头心难安,嘴不停,紧声道,“现在镇上都是府衙的人,医馆的人都被府衙的圈禁了起来,那些衙役四处在做询问,寻找那小乞丐的下落。这样下去,不用多久一切都会被查出来的,等到那时…。”

丫头说着,想到那五大三粗的衙役,深冷的牢房,不由抖了起来,直接红了眼眶,“姑娘,现在该怎么办呀?姑娘奴婢不想死,不…”

“你给我闭嘴,再说…。啊…”话还未说完,眼前一黑,脸上被掴了一巴掌。

“你个祸害,你给我惹下大祸了你…”钱坤(少女钱梦之父)。

咬牙切齿,目光赤红,看着钱梦,一副恨不得吃人的架势,“你知不知道你惹到什么人了?是郡王,京城的郡王爷,郡王妃,他们现在要为柳氏出头,我们就等着死吧,都等着见阎王吧!”

钱梦捂着刺痛的脸颊,看着惊怒交加,更多是害怕的父亲,眼里溢出冷笑,“事情都这样了,爹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钱坤听了,脸色越发难看了,眼里火气更大,心里却是越发惧怕,懊悔,控制不住,抬手一巴掌又挥了过去,“你个逆女,都是你给惹出来的,要是最后被人查出来了,你都得给我担起来,你敢拖累家里一分,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钱梦听着钱坤那冷情之言,脸上未有丝毫意外,受伤之色。钱坤是无情的,纵然她是他的女儿也一样,这点儿钱梦早就清楚。

钱坤他会挣钱,会花钱,更懂得享乐,贪图享乐的人,一般都贪生怕死。

看着钱坤那样子,钱梦冷冷一笑,亦是毫不客气道,“若是想让我都担起来,那父亲大人最好还是对我客气点儿,否认,我可不保证我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你…你个孽障,你想我给你顶死?”钱坤怒。

钱梦听了呵呵一笑,道,“顶死?这样有什么不对吗?”说着,看着钱坤满眼冷恶,“父亲,你今年也十四多了,人生也过了一大半儿了,该吃的,该喝的,该享受的你也都享受的差不多了。可女儿不同,我还没二十岁,人生才刚开始,轮年龄,也不应该是我死。所以,父为女死,这样伟大的事儿,你就做了吧!临死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名,多好呀!”

“你…”钱坤气差点吐血。养了一个女儿,得到的回报,就是送他去死!

这样的女儿,这样的父亲,真是父女!

小丫头在一边听着,脸色灰白,心里直冒寒气,他们都这样了,那她丫头小丫头是不是必死无疑了!

见钱坤快气仰了,钱梦吐出一口浊气,按下心里的厚重的不安,正色道,“爹爹,刚才女儿有些激动了,一时候有些头脑不清,言语无状,还请爹爹不要生气。”

钱坤冷哼一声,不说话!言语无状,他宁愿相信那就是她的心里话。

“爹爹,事情变成这样女儿也不想,但现在说那些也没什么意义了,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度过眼前这一劫!爹地你说呢?”“这会儿你要我说什么?”钱坤气恼,“当时做那些事儿的时候,都是粗略行事。因为从来没想过会闹这么大,更没想过官府的人会参合进来,打死没想到京城的郡王爷会突然冒出来。现在可好了,当时的不细致,当时的歪心,都成了催命符了。府衙的那个势头你都看到了,查到我们身上那是早晚的事。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什么办法好想的?除非时间能倒流回去。”

钱梦听了面色紧绷,静默,良久,沉沉开口,“既然早晚躲不过,那只有赌一次了。”

“赌一次?什么意思?”

钱梦眼睛微眯,神色莫测,“先发制人…”

群小剧场启动,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群号,427340509…限正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