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悔,痛,殇/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身不能入土,最少也要先归家。

柳胜知晓柳絮最后遗愿后,二话不说,和柳絮的两个哥哥一起,由一众衙役护着,守着,把柳絮的尸身拉回了柳家,等待查出谋害她的真凶,为她报了仇,就遵从她的心愿,把她葬在老妻身边。

而,柳絮临死前这最后心愿,也让柳家父子三人,清楚看到了柳絮对贺家的态度,不满到,死都不愿再有所牵连!清楚了,同时也觉得疑惑不解…

“爹,这些年来,絮儿对贺鑫的用情,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怎么这最后…?”宁愿做孤魂,也不愿入贺家门呢?柳絮大哥柳振,面色沉重,皱眉。这其中隐晦透出的不详,让柳振不敢深想。

柳胜红肿着眼睛,声音干哑,却满含冷意,“你妹子若不是受了极大的委屈,绝不会提出这样要求。肯定是贺家,还有贺鑫必定做了伤絮儿心的事!”柳胜说着,抹一把眼角再次溢出的水渍,沉声道,“我已求了知府大人去查,若真的是贺家的缘故,我绝不会善罢甘休,闹到府衙我也定要为絮儿讨回一个公道…”

柳絮二哥,柳煦点头,“爹说的对,絮儿和孩子的命都没了,我们也没理由再去跟贺家讲什么情义道理,要真是他们家对不起絮儿,我这个做哥哥,绝对不会饶了那贺家…”

柳振也认同,自家妹子都给人害死了,要是还讲什么亲戚情义,那才是可笑,也显得他们柳家的太窝囊。

“爹,你说,跟絮儿交好的那个夫人真的是京城的郡王妃吗?”柳振忍不住问。

“知府大人和县太爷的态度在哪里摆着,不会有假!”柳胜说着,声音涩涩,“也幸亏絮儿结识了这样一个贵门夫人,不然…”

余下的话柳胜没说完,可柳振,柳煦都知道是什么意思。若不是有郡王,郡王妃给絮儿撑腰。官府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上心,尽心。呵…那时,就算他们知道絮儿的死不寻常,怕是也无能为力。

“等到絮儿的事了了,等到她入土为安了,我们去给郡王,郡王妃磕头,谢恩…”

“嗯!”

*

关于柳絮死后,竟然要葬入娘家?这完全不符世俗规矩的做法,传开之后,众说纷纭,在这个小小的山村引起了不小的动荡。特别是在贺家去柳家,为柳絮守丧被柳家人拒绝之后,村民更像是确定了什么一样,看着贺家的那个眼神,满满的异常,猜疑…

贺家成了那被架在架上烤的鸭子,惶恐难安,备受煎熬!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贺母除了哭天抹泪,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能想到的,她都做了,该求的她也去求了,可人家都不予理会,如此,她还能做什么呢?哭…

贺枝红着眼睛,一直沉默,偶尔看向同样静默不言的贺鑫,面色紧绷,眼里满是复杂,

贺曼心思最简单,柳絮死了,她唏嘘过后,心思都放在了隔壁那突然成了郡王,郡王妃的夫妻身上。

“姐,你跟璟夫人玩儿的那么好,是不是早就知道她的身份呀?”

贺曼这话意思是;贺枝是因为早就知道蔺芊墨的身份,才会那么勤快的在她面前走动的!

贺枝听到明白,却是眼帘都未抬。都说人心隔肚皮这话果然一点儿都不假。就算是住在一个屋檐下,就算是从一个肚子里爬出来的,谁也看不透谁。

过去,贺鑫在她眼里,是稳重的,温和的,有才学,又体贴的好哥哥,可现在,或许大哥并不是她所以为的那样。

还有贺曼,过去一直以为她就是不懂事儿的,虽口舌无忌,却是没什么坏心眼。可现在看起来好像也不尽然。一个面对伤死,还有心情关注其他,还有心思猜忌别人的人。这还是不懂事儿可以解释的了解的吗?不,贺曼她就是冷漠…

贺枝不开口,却丝毫挡不住贺曼的满溢的猜想,“还有嫂子,她临死之前,非要见璟夫人一个不沾亲的人。难道说…也是因为早就知道璟夫人的身份?”

贺曼话出,贺鑫眼帘微动,而后又恢复沉寂。

贺枝看了贺曼一眼,什么都没说,也不想说,对着一个心思已歪的人能说什么?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人,贺枝第一次觉得是那样陌生的厉害…

贺母听着贺曼的话,整个人越发不安了起来。若是柳絮真的早就知道了璟夫人身份,那…那她最后把人叫过去,为的就是要给自己报仇吗?想到柳絮死时和蔺芊墨的对话,贺母看向贺鑫,心里的恐惧越来越深。

“枝子,你不是一直都和郡王娘娘交好吗?现在你赶紧过去一趟,去见见郡王妃,去向她求求情去!”贺母看着贺枝,急切道。

“求什么?”贺枝看着贺母不咸不淡道。

“求她不要再让官府的人查了…”

贺母话出,一直被贺枝压在心里各种情绪,瞬时喷发开来,豁然起身,哑着嗓子,质问开来,“为什么不查?你明知道嫂子是被人害死的不是吗?为什么不让官府的人查?”

贺曼也听出了不对劲儿,神色不定,“娘,你这话…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呀?”说着,若有所思道,“这么一说,我感觉柳家的态度也挺奇怪的,连守丧都不让我们去,这是什么意思呀?”

贺曼的话刚说完,贺母厉声道,“什么不是柳家的人不让我们去,那是衙门的人不许。你别给我浑说八道,你嫌外面说闲话的人还不够多是不是?”

“哪里是我浑说,明明…”

贺曼的话还未说完,贺母忽然激动道,“我说了别说了,你听不到是不是?”

看着贺母的反应,贺曼憋了瘪嘴,贺枝眼里满是苦涩,厚重的负罪感如一块大石般紧紧的压在了心上。有些事儿恐怕真的不是她多想,也不是她避着不想就不存在的。

而一直都不曾开口的贺刚,此时看着贺鑫,声音沙哑不成形,“贺鑫,到了这会儿,你真不打算说些什么吗?”

“你哥这个时候已经够伤心的了,你还让他说什么呀?”贺母当即开口,拦着,护着,训斥着,“有你这么多弟弟的吗?这个时候不想着帮你哥,就会在这里说些有的没的?”

极力在别人身上找错,好像这样就能显示出贺鑫的无辜,忧伤来。

看着贺母,贺鑫嘴角溢出一抹复杂的弧度。她这样欲盖弥彰,等于是在告诉人家他有问题。这样的维护,完全的适得其反。

“贺鑫…”

听到声音,看到来人,贺家的人心头均是一跳。

衙役看着贺鑫面无表情道,“知府大人有令,让你现在即刻去镇上一趟。”说着,看了一眼其他人,“你们也都跟着去吧!”

贺母紧张的,头都开始发昏,紧声道,“知府大人这会儿让我们过去,可是有什么事儿吗?”

“你们去了就知道了,走吧!知府大人都在等着。”

“是…”

*

知府大人要问案,本以为会在镇上,可没想到竟然是在柳家。

柳家整色的白,无法忽视的悲,再无法回避的错!

贺鑫心口紧缩,眼睛酸涩。

看着正门口那漆黑的棺木,看着到处的丧白,贺母心头紧绷,抑制不住感到阵阵寒意袭来。

“小民给知府大人,给知县他人请安!”

“嗯!”张源点头,却未叫起,转头对着衙役道,“把人都带上来。”

“是,大人!”

“小民叩见知府大人!”

听到声音,贺鑫身体瞬时变得僵硬,眼底划过一抹暗色。

“嗯!”张源开口,“既然人都到齐来了,那就开始吧!文慈,做好记录!”

“是,大人!”

啪…。

“升堂!”

“威…。武…”

惊堂木响,威武吼起,所有人心里一凛!

“堂下之人报上姓名,为何而来,均一一述来!”张源看着钱氏父女道。

“回大人,小。小人姓钱,名坤,汶山镇人,今日特别带小女来向大投案!”

“回大人,小女姓钱,名梦,汶山镇人,为柳氏身亡一事有话向大人禀报。”

一个是投案,一个说禀报,听音通意!看来别有分歧。

钱梦垂首,眼底溢出冷色,投案?钱坤可真是一位好父亲呀!这就直接定了她的罪了?

两人口不停,文慈手下笔快速游动!

“钱坤,你先来说!”

钱坤一脸悲伤道,“启禀大人,其实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何,小民也不是十分清楚,只是在看到衙门贴出的布告,看到那小丐的长相后,忽然记起两天之前,小女身边的丫头好像跟那小丐接触过。想到此处,小民即刻询问了那丫头,竟然问出,那柳氏的死,好像跟小女有关!”

钱坤诚惶诚恐,面色沉重,“此等大事,小民心痛更难安,却不敢包庇,急急忙忙带小女来向大人请罪…。”说完,叩首。

张源听了面无表情,“文慈,可都记下了?”

“回大人,都记下了。”

“钱梦!”

“小女在!”

“你父说的可是真的?”

“回大人,就如家父所言,他只知小女好像跟柳氏的死有关。但,却并不知晓,事情的全部真相。所以,刚才家父的话,并不能全部做实。”钱梦脸色满是惶恐之色,然条理却是十分清晰。比起钱坤看起来更镇定几分。

张源看着眼睛眯了眯,眼底划过什么,开口道,“如此说来,柳氏的死,是确实跟你有关系了?”

“是!”钱梦应的干脆,说完话锋却又一转,“但,铸成这一切,安排这一切的却是另有其人。民女也是受了他人的指示和诱哄,才会沾上此等罪恶,犯下了大错。”说着,眼泪流下,满脸懊悔。

“你所说的安排这一切的人,指的是谁?可在堂上?”

“在!”

“指出来!”

“就是柳氏的丈夫,贺家长子,贺鑫!”钱梦手指贺鑫,脸颊上悬挂着泪珠,眼中爱恨交错。

闻言,众人均是大骇!是贺鑫害死了柳絮?众人无法相信…

只是,看着钱梦看贺鑫那爱恨交织的眼神…关系非常,不言而喻,众人神色不定。

在一边跪着,听着的柳家父子三人,此时脸色铁青,特别是柳胜,若不是柳振按着,此刻那巴掌早就挥在贺鑫的脸上了。

贺鑫看向钱梦,面无表情,脸上看不出一丝波动。“你…。你浑说,我儿子对柳絮好的很,怎么可能会害她?”贺母几乎尖锐出声,惊怒,“大人呀!这女的是疯子,她都是浑说的。大人,我儿子对柳絮有多好,多上心,街坊邻里的那都是知道的,不相信大人可以去问,那…”

“肃静!”

“大人,小民说的句句属实呀!我儿子是绝对不会害柳絮的,这…”

啪…。

“来人,把扰乱堂问之人带下去。”

“是…”

“大人,求你明察呀,大人…呜…”

贺母嘴巴被塞住,被拖了下去。

贺曼看着,心里紧了紧,贺母异常的激动,不愿柳絮的案查,大哥异常的沉默,柳家的拒见,那些不对劲儿的地方竟然是这个吗?因为是她大哥谋害了柳絮…。?这一可能性,纵然是贺曼这等冷心冷肺的人,此刻也不由颤了颤,若是真的那就太可怕了。

贺枝,贺刚,垂首苦笑,该来的终究躲不掉!

“钱氏,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所于本官听,不得有丝毫隐瞒,一点虚言!否则以律法论处。”

“是!”钱梦白着一张小脸儿,开始供述,“因为小女画艺不错,平日里闲着没事儿,经常去我家开办的学堂里教孩子们画画。而,一个多月前,贺鑫来到学堂教书,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小女开始跟贺鑫接触。开始最初,小女单纯只是为贺鑫的才学折服,时常向他讨教学问,只是后来…。”钱梦说着顿住,低泣出声。

“后来如何?”

“只是后来,我感觉到自己对贺鑫好像有了别的心思,发现自己会不由自主的总是想到他。那时我明白我可能是喜欢上他了,也知道我不能再去见贺鑫了。因为我清楚,他已经有了妻子,他妻子还已经有了身孕。而我,虽不是什么高门小姐,却因家父经商有道,家中小有薄财,也是娇贵着长大的,我从没想过要去做谁人的妾。”

钱梦说着,脸上隐忍,克制,痛苦等各种神色逐一显露。让围观的人,足够看到她当时的纠结,还有决断,“我很明白,我就是再喜欢贺鑫,跟他也绝对不可能在一起,我不愿意降了自己的身份,也不愿意去伤害那个无辜且同样深爱贺鑫的女人。明白这些,我就开始远离贺鑫,可是…。”

钱梦看向贺鑫,眼泪滑落,眼中带着爱恋,还有痛苦,懊悔,“可是,在我已决定远离他的时候,贺鑫却开口对我说,说他喜欢我,说他想娶我为妻…。”呜咽,“我挣扎过,躲避过,拒绝过,可最后…。我妥协了,因为我爱他,因为他的承诺,他说不会委屈我…”

女子的哭泣的声音,传到每个人的耳朵,各人听着,看着那躺在柳家正门中央的棺木,各人各种滋味,却无一人对钱梦感到怜惜。

柳絮一尸两命,她的情爱算个屁!

对于钱梦无怜惜,无同情,对于贺鑫那就是绝对的憎恶!男人三妻四妾就算再理所当然,可在妻儿惨死的情况下,贺鑫的理所当然无人可以接受。纳妾,和谋害妻儿命,那完全是两个概念。

“继续!”

“是…”钱梦应,继续道,“因为喜欢,所以我屈服了,我甚至给他说愿意为妾,只要能给他在一起就好,可他说不愿我去受那份委屈,不想我比谁第一头…他说了很多,我被他的话打动了,听了他的话,去找了个那个小乞丐来,可是我也只是找了人,至于其他,都是贺鑫一手安排的。”

钱梦哭泣道,“柳氏是他带来镇上的,柳絮出事儿后是他带她去的那家医馆,这一步一步的,能控制全局的只有他,呜呜…。当初他让我找那个小乞丐来,我本以为,他只是要散播一些什么谣言,让柳氏死心而已。可我没想到,他竟然做的这么狠,早知道是这样,我怎么也不会听从他的话…落得柳絮没了命,而我…失了身,丢了命,还背负一辈子都无法偿还的愧疚…”

钱梦哭的心痛,伤心不已!

众人听着,神色不定!虽然对钱梦无多少同情,但对她的话却也无多少怀疑。

确实,当日带柳絮去镇上,包括给她用歹毒之药的那个医馆,都是贺鑫陪着的,这些钱梦就算是有心谋算却也是鞭长莫及吧!

看来,谋害柳絮的人,真的是贺鑫无疑了!

“贺鑫,你个畜生,你不是人…”柳胜再也忍不住痛骂出声,“我家絮儿那点对不住你,你要这么对她?你怎么能这么对她,就算不想要她了,你休了她也成,为什么连让她活命的机会都不给?更何况她还怀着你的孩子,虎毒尚且不食子,可你…连自己的妻儿都不放过,你…你该死,该死…”

“爹,知府大人会给絮儿主持公道的…”柳振拉住柳胜,眼眸赤红,看着贺鑫,杀气腾腾。

“求知府大人,给我女儿主持公道,求知府大人给我女儿伸冤…”柳胜跪倒在地,用力磕头,痛哭。

“求知府大人给我妹妹主持公道,惩治恶人,告慰家美在天之灵…”柳振,柳煦磕头,高呼。

门外围观的众人,听着柳胜的哭声,心软的妇人门都不由跟着抹泪。贺鑫实在太歹毒。

“求知府大人为柳家姑娘伸冤…”

“求知府大人主持公道…。”

一时之间可谓群情激奋。

贺枝脸色泛白,心口收缩,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吗?她的大哥,竟是那样狼心狗肺之人…

贺曼低着头,不敢抬头!真怕这会儿有人对着他们丢臭鸡蛋。

钱梦垂首,低泣,一副伤心难抑的模样。可心里却是放松了很多。

“大家肃静,肃静…。”

张源开口,下面才慢慢平静下来!

“钱氏,你说的这些可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

“回大人,小女有贺鑫曾写于我的情诗,这算吗?”钱梦从袖带里拿出几张纸,递上前。

“呈上来!”

“是!”

张源看了一眼,递给衙役,“下去核对笔迹。”

“是!”

“除此之外可还有其他?”

“我…。”钱梦顿了一下才道,“小女记得,贺鑫的腰间,和小腹下各有一颗黑痣!”

嘶…。

看来是真的有了首尾之和了,不然,一个大男人那种私密之处的印记,她如何会知。

“带贺鑫下去查证!”

“是!”

片刻,衙役回来,禀报,“回大人,贺鑫身上印记,与钱氏所说完全相符。”

衙役话出,下面对贺鑫骂声一片。

钱梦垂首,眼底划过一抹淡淡笑意。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名声没有命重要。只要不死,她有的是办法翻身。

“大人,钱家丫头,还有药馆的伙计带来了。”

“带他们上来!”

“是!”张源看向钱家丫头,“去寻找小乞丐的时候,钱氏是如何吩咐你的?”

“回…回大人,姑娘就说找一个乞丐,领给贺秀才看看。”

“只有这?”

“绝不敢欺瞒大人!”

张源看着医馆伙计,“柳絮的药可是你动了手脚?”

“回大人,是…是小的!”

“为何这么做?”

“是…是贺秀才吩咐的。”

张源听了,吩咐,“拿上供词,让他们画押!”

“是!”

钱梦默默听着,心总算是稳了下来。

“贺鑫!”

“小民在!”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贺鑫看向钱梦,静默良久,开口,“大人,钱氏说的都不是事实!”

“哦!你说。”

“最先勾引小民的是钱氏,是她以为我引荐县考大人为由,引诱小民跟她在一起。为了春试时,能够一举得中,对于钱氏的丢出的诱惑,小民心动过。可仔细想过之后,我拒绝了,对她,更不曾喜欢过。所以,对于她所言的我主动求娶她,这根本是莫须有的谎言。”

贺鑫说完,钱梦看向他,苦苦一笑,什么都没说。落在别人的眼中,钱梦那一眼,满满苦涩,对贺鑫无情的无言控诉。

贺鑫看着,眼中冷意更浓。

张源听了,淡淡道,“那对于你身上的印记,她是如何知道的?”

“那是…。她在小民的饭菜之中下了药,我在不自觉的情况下,才跟她做下的孽事…”

听听贺鑫这话,再看钱梦那凤眼樱唇的娇媚样儿…。呵…没人相信贺鑫的话。一个貌美的大姑娘,算计着你一个穷书生做那种事。?退一步说,就算是真的,可若是你真不愿意,能成事儿?这种事儿,男人强迫女人简单。可女人强迫男人。男人就是不挺矛,入巷子,女人还真强不了。

“她于你下药,这事儿你可有证据来证明!”

贺鑫沉默,摇头,“没有!”

“可有认证?”

“没有!”

贺鑫无法证明自己的无辜,如此,就算他不承认自己谋妻害子,在钱梦等人的证据中,也已足够给贺鑫定罪!

最终结果也是不负众望。

贺鑫被判谋妻害子,被判处死刑,三日后处斩!

小乞丐,斩立斩!

医馆伙计,斩立决!

钱梦监禁一年,其丫头监禁三个月!

案子结!民众打呼,知府大人英明神武。柳氏父子三人,叩谢知府大人大恩!

贺母当场晕死,贺鑫看着那漆黑的棺木一言不发,未曾喊冤!

张源听着那高呼声,脸上无任何得意之色,只是扫了一眼堂下钱梦一眼,神色莫测…

两日后,午后,牢房中!

“钱氏,有人来看你。”

一年的监禁对于钱梦来说太久了,正在琢磨着如何尽快出去的钱小姐,听到女监的叫声,起身,一脸谦和,道,“可是我爹来了吗?”

“出来就知道了!”女监长伸手把她拉出来,看着扣住自己胳膊的手,钱梦皱眉。

对这女监她可是使了不少的好处,所以这两日她对她也一直是客客气气的,怎么这会儿…

在钱梦疑惑间,竟见这女监长带她往男牢房走去。想到那些听闻,说女犯人在牢狱中任意被人糟践之言,钱梦脸色不由变了,怎么都不愿意往前走了,“大姐,这是要做什么?”

女监长一句话不说,提着钱梦直接往前走去,就钱梦那小身板,轻易就被人控制住了。

“你要做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欺辱我,以后可是不会得好。”

对于钱梦的话,女监长充耳不闻。走到地方,直接把人丢下,跪地请安,“草民给郡王爷,郡王妃请安!”

听到这话,趴在地上的钱梦心口一跳,遂然抬头,看到眼前两人,特别在看到凤璟后,本惊疑的眼神,染上一抹惊艳,好俊美的男子…。

“要不要给他也下点药,掳到你的帐下呀?”蔺芊墨坐在软椅上,看着钱梦笑眯眯道。

蔺芊墨说完,额头上挨了一下。

钱梦回神,迅速收敛神色,叩首,“小女见过郡王爷,郡王妃!”

蔺芊墨俯身,抬手,托起钱梦下巴,使她抬头,看着眼前这张青春逼人的小脸,蔺芊墨感叹道,“都说大千世界百杂碎,这话果然一点儿不假。这年纪,这长相,怎么看都是一朵骄洁白的白莲花,可谁能想到私下里却是一个小淫猫呢!那俊美书生,温柔表哥的,在这年代也就是话本里才有,可没想到钱梦小姐倒是让我看了一把现实版的。”

蔺芊墨话出,钱梦眼眸紧缩,脸上却是一派无辜,茫然,纯白,“小女不明白郡王妃在说什么?”

“开办学堂,供养书生?十个书生,一半儿成了你的裙下之臣,那滋味如何?是不是特别的酸爽呀?”

凤璟听到蔺芊墨这话,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多睡男人,这事儿他可不喜欢蔺芊墨去好奇!抬手,捂住她的眼睛,把她的手从钱梦下巴上拿开,淡淡开口,“她的下场就是例子,这事儿绝不可为,也不值得多问,好奇!会脏了口舌。”

那作态,好似蔺芊墨多看钱梦一眼,都会跟她一样变坏似的。

“凤英!”

“是!”凤英上前,看着钱梦面无表情道,“学堂中养了几个面首,还满足不了你,新鲜劲儿过来,就把主意打到了贺鑫的头上。他的躲避,你当做一种挑战,一种乐趣。尔等女人,淫荡两字不足以形容你。你就是十足的变态。”

“公堂之上,你用贺鑫从书上抄录的诗,充作他给你的情诗。饭菜中下药与贺鑫有了首尾,并记下他身上的特征,派人暗中传递给柳絮,把她伤心,伤感当乐子看,当成自己的成就来积攒。”

“却又在贺鑫反悔,拒绝你的诱惑,并离开学堂后。致使你心生不满,怀恨在心,不接受自己比不上柳氏。一怒之下,找来小乞丐撞上柳氏,并买通药方伙计,让他把止血药换成了通血之药,致使柳絮一尸两命。这是你对贺鑫拒绝你的惩治,这是你给自己顺气的手法。”

“而后,在官府的人参与进来后,看事情变得难以收拾,你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乞丐灭口,牵制药房伙计家人,威胁他栽赃贺鑫。做好一切,你再来一招先发制人,主动去投案,把一切都推到贺鑫的头上,试图掩过自己的罪恶。”

凤英说完,冷冷给出结论,“桩桩件件,一步一步,种种事件,杀了你都太便宜你!”

而钱梦心里彻底慌了!这些事儿他们如何会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恶心的女人…”从不说人口舌的凤英,忍不住再次骂了一句。

“郡王爷,这…。这一定是误会,一定是哪里出了错,那些事儿我没做过…。郡王爷…”说着,伸手就要去抓凤璟的衣摆,然,手刚伸出,人就被凤英踹了出去。

“肮脏的女人…”

“该走了!”凤璟皱眉,开口,那女人思想太脏,多呆一会儿,对蔺芊墨都是一种坏影响。

蔺芊墨转头,看向牢房里,脸色灰寂,满脸泪花,痛苦慢慢外溢的贺鑫,淡淡道,“一时的虚荣,一时的犹豫,换来一世的分离,妻儿死不得其所,这结果你可觉得满意吗?”

“对于柳絮来说,你是比她命都重要的人。而对于钱姑娘来说,你不过只是一个玩具,是一个乐子而已…”

蔺芊墨说完,抬脚离开。

“絮儿,絮儿…。”低吼,沉痛,懊悔,悲鸣,那种毁天灭地的哀伤,清楚传入耳膜。

蔺芊墨脚步微顿,伸手拉住凤璟的手,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凤英把牢房的门打开,把钱梦丢到贺鑫面前,随着走了出去。

当夜…

钱梦死了!

下药的伙计死了!

钱梦之父钱坤也死了!

一座坟前,一座墓碑前,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痛哭失声,满心的痛,满声的悔,撕心裂肺的哀嚎,夜半时分闻之惊魂,听着揪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