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圆/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絮儿…。是你来接我了吗?”声音颤颤,眼泪溢出,带着微笑,沉痛,懊悔,“絮儿,谢谢你还愿意见我…。对不起…对不起…”

“哥,你快醒醒,哥…。”

“鑫儿,我是娘呀,呜呜…”

“大哥,大哥…”

各种声音传入耳中,眼前的身影消失,贺鑫一急,眼睛睁开来,“絮儿,别走,絮儿…。”

“哥,你终于醒了…”贺枝眼睛泛红,哽咽。

“枝子…。”贺鑫看着贺枝神色恍惚,他记得他已撞了墓碑,这会儿这会儿应该已经在阴曹地府了,“枝子,你怎么会在这里?絮儿呢?絮儿在哪里?”说着,眼睛四处寻找。

贺刚看着,眼睛酸胀,背过脸,掩住眼底的泪花,“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贺枝面皮发颤,嘴角哆嗦,不知该说什么。

“鑫儿,我的儿,你不要吓娘呀,呜呜…你怎么能做出那样事,你这是要娘的命呀…”贺母想到那倒在柳絮墓碑前,满头,满身都是血的贺鑫,贺母大哭。

贺鑫看着痛哭的贺母,慢慢回神,抬手,触摸额头,感受到那抹痛意,缓缓闭上眼睛,眼角水色溢出,苦笑,失望,他竟然没死吗?

*

“有学堂书生的证词,有药房伙计家人的供词,现钱氏父女的罪行已成立,钱氏父女也均已画了押,认了罪。而贺鑫…”柳振抿嘴,眼底盈满复杂,“他当时说的都是真的!”

一时被诱惑是真,从未谋害过柳也是真!

案子突然来了个大反转,柳氏父子三人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再加上亲眼看到贺鑫在柳絮坟前撞碑自缢…。

对于贺鑫,恨意减缓。但,却仍然无法原谅!

人都有犯错的时候,可却不是所有的错,都有弥补改过的机会。柳絮已死,对于贺鑫他们无从谅解…

柳胜沉默,良久,望着某处淡淡道,“絮儿,不要去恨他,也不要再牵挂,安心的去吧,早点投胎,下辈子托生一户好人家,过点儿好日子…”柳胜说完,抹了抹眼睛,哑着嗓子道,“天色不早了,你们也去歇息吧!”

“好,爹你也早点休息!”

“嗯!”

柳振,柳煦离开,柳胜起身,走到柳絮生前所住的屋子,静坐良久,拿出旱烟,一个人对着屋子自言自语,说着那属于柳絮的过往…

*

“主子,夫人,贺鑫过来了!”

蔺芊墨听了,沉默少卿,点头,“让他进来吧!”

“是!”

“小民给郡王爷,郡王妃请安!”贺枝扶着贺鑫一起跪下。

“坐吧!”

“谢郡王妃!”

蔺芊墨看着略显拘谨的贺枝,眼底划过什么,而后隐没,“过来有什么事吗?”

“小民特向郡王,郡王妃谢恩。”贺鑫说着,跪下,叩首,“谢郡王爷,郡王妃救命之恩!”

贺鑫已知道,他的案子已了,罪名也已消。而在他撞碑后,救了他的人是蔺芊墨。虽不懂她为何要这么做,并且还救他!

蔺芊墨看着跪在地下,曾经意气风发,满心抱负的青年,此时满身寂寥,满眼沧桑的样子,淡淡道,“柳絮不想你死,我只是遵从她的遗愿而已,你不要感激我。”

贺鑫听了,抬眸,满目苍夷,“郡王妃曾说过,只要思念不断,缘分就不会断,这是真的吗?”

蔺芊墨眼帘微动,静默,片刻,开口,“或许吧!”

闻言,贺鑫嘴角溢出一抹笑意,眼睛湿润,带着满足,“谢郡王妃!”

蔺芊墨没说话!屋内一时沉寂。

良久,贺枝开口,声音略带沙哑,“郡王妃…。”说着,顿了顿,看着蔺芊墨道,“我可以还叫你墨姐姐吗?”

蔺芊墨柔柔一笑,“当然可以!”

贺枝抹去泪珠,笑了,感激,诚恳道,“墨姐姐,这些日子谢谢你!”

蔺芊墨摇头,“都是跟师傅学刺绣的学费!”

贺枝听言,眼睛湿润,压下心里的波动,“我们今天过来除了向墨姐姐道谢之外,也是来向墨姐姐辞行的。”

“什么时候走?”

“明天!”

蔺芊墨点头,“一路顺风!”

“墨姐姐你也要保重!”

“嗯!”

凤璟看着贺鑫离开的背影,淡淡开口,“这辈子都未做好,有何资格渴求下辈子!”

蔺芊墨听了,转眸,“这话郡王爷刚才怎么不说给贺鑫听!”

凤璟转眸,看了蔺芊墨一眼,不咸不淡道,“我是说给你听的!”

蔺芊墨眼神微闪。

凤璟风轻云淡道,“这辈子我会做好,下辈子你别乱跑!”说完,抬脚,走了出去,走出老远,蔺芊墨声音从背后传来…

“凤璟呀!如果要预定下辈子,那,能不能先把聘礼拿来呀!”

凤璟脚步凌乱了一下,抿嘴,转头,看到站在门口笑意盈盈,灵动俏皮的女孩,硬邦邦道,“聘礼就是本郡王!”

“不稀罕!”

“蔺芊墨,有一点儿你最好明白。”

“请郡王名言。”

“对于强迫人做些我想的事,本郡王并不是不会!”

蔺芊墨听了咯咯笑开,“在这一点儿上,我们真是心有灵犀!”

凤璟闻言,眼帘微动。

蔺芊墨看着他,勾唇一笑,“凤英,除了杏花,其他干花都拿来,我要沐浴…”

“是!”

凤璟看着蔺芊墨笑颜如花的小脸,缓缓勾唇,眸色深谙,流光溢彩,“或许,杏花由为夫自己来用更有味道…”

得到准信儿的凤某人,对着凤和道,“今日无论何人求见,都拒了!五丈之外,我不想看到人出现。”教训在前,这次提前屏退所有可能出现的障碍。

“是,主子!”

“把这个给阴嗜,蔺毅谨的饭菜里。”说完,又加了一句,“都加进去!”彻底清除明确的障碍。

凤和看着手里的药包,嘴角不可抑止的抽了一下,这一包下去,要睡三天吧!

主子这小登科,不会准备玩儿命吧?豁出自己的!加上别人的!这动静搞得是不是有点儿太吓人了呀!

凤和想着,忍不住含蓄道,“主子,这个…。行军打仗讲究的是一个全力以赴,必杀齐上,要一个速战速决。可这事儿它完全是相反的。它要的是一个缓缓图之,是一个持久战,岳池就越好,所以,主子您可不能用力过猛,切记来日方长…。”

凤璟听了,淡淡瞥了他一眼,“你觉得本郡王会速战速决?”

“不,不,属下绝无此等想法!”

凤璟抬手,凤和抹汗不敢再多说,疾步离开。

凤璟坐在软椅上若有所思,沉默良久,从抽屉里拿出几本书。赫然是蔺芊墨看过之后,念叨许久却怎么也找不到的那几本小话本。她的美公子,俊书生,原来都被凤某人封杀,潜藏了!

看着书面上的图画,凤璟还真是不屑看,这画质,这情节,比国公爷当初送给他看的差远了。想着,翻开来,将就着看吧,找找上面的错误和缺点也不错!抱着此等高大上的想法,凤璟开始一页一页的认真翻阅…

看着看着,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一晚七次,一次两个时辰?

轻哼一声,“无白日,一日统共也才十二个时辰,哪里来的十四个时辰,中间也不吃不喝吗?混扯…”说完,丢开。

这书完全无概念,更重要的是…给蔺芊墨带去了错误的认知。若是她按照书本的认知去比对,那…。岂不是会对他能力产生怀疑?书中可乱写,可他却还是要吃喝的!

杜撰此等妖言惑众之书的人,实在该问罪!可惜他发现的太晚,掐断的太晚了。蔺芊墨肯定都看完了。

凤璟皱着眉头,继续翻看下一本。看着那置于女子腹下的黑颅,凤璟眉头皱的更紧了,还有这等姿势?再看图画上女子欢喜的表情,凤璟神色不定,女人喜欢这等方式?

带着疑惑不定的心思,继续翻看,当看到同样的姿态,只是换成是男人时,凤璟某处不由紧了紧,忍不住轻咳一声…他要是提出此等要求的话?蔺芊墨是会咬死他?还是直接扎软他?

咳…。是他想太多了,蔺芊墨根本不会搭理他!不过…凤璟松了松衣襟,继续往下看,此书还是有需要钻研的地方的。

良久…。

四本书翻看完,凤璟转头看着窗外残留的阳光,有些焦躁,今天是二十四个时辰吗?为何太阳还未下去!

呼…。吐出一口浊气,无论做任何事儿,操之过急都是大忌!不应该急躁,不应该…

“凤和,准备水,我要沐浴!”

“是!”

他就是急了,管它什么大忌不大忌!

晚饭时,看着一桌子的大鱼大肉,阴嗜眼睛一亮,垂涎欲滴,“终于看到给人吃的了。前几天那满桌子的绿,那分明是喂兔子的。”说着,迫不及待的夹了一块肉塞嘴巴里,“嗯,不错,不错!”

蔺毅谨看着,笑了笑,“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吗?怎么这么多好吃的?”

凤和腹诽;能让你们连睡三天三夜,好好休息一下的好日子。

“就是平常的日子!”凤英面无异色,平淡道。

两人听了,也不再说话,大吃起来!

看着两人的吃相,凤和摇头,一个手持万贯家财的富家公子,一个相府的少爷,看到点儿肉都激动成这样,看来,过去一阵子真是被主子给虐惨了。

凤英默默给凤璟,蔺芊墨各夹了一筷子肉放在碗中,“主子,夫人,你们也用饭!”多吃肉,才有力气呀!

蔺芊墨看着碗中的肉,转头看了凤英一眼,笑眯眯道,“今天这菜好像特别丰富呀!”不就是小登科嘛,要不要搞得这么张扬动地的。本来她也是期待的,可这么一搞,让她有种吃断头饭的感觉。什么情调都没了。

凤英一本正经,脸上分毫不显其他,只道,“夫人最近劳心劳力,应该好好补补了!”

“凤英真是有心了…”

“都是属下应该做的。”

凤璟一直不开口,当然了,平日里吃饭凤郡王也极少开口说话。只是平日里可没见凤璟对肉菜特别钟爱,今天才两句话的功夫,一个鸡腿都已进肚了。

蔺芊墨看着,忽然不想说什么了!高雅的讲,凤郡王为了小登科已做好了劳心劳力的准备。若是低俗的说,此人色心全起,连平日的优雅都不要了。

蔺芊墨摇头,开始吃饭,刚张口…

噗通两声…

蔺毅谨,阴嗜先后倒下!

蔺芊墨定住…

凤璟淡淡道,“这几日他们也累了,也该歇歇了!带他们下去。”

“是!”

蔺芊墨还未开口,凤英,凤和提溜着两个人已没了踪影。

蔺芊墨:…。场子清的真彻底!

“多吃点!”凤璟把一块鱼放在蔺芊墨碗中。

“郡王爷可真是体贴…”

就算这话带着软刺儿,凤璟也完全好心情的全部接受了,且筷子一转,把鱼从碗中重新夹起,递在了嘴边,越发体贴道,“我喂你!”

蔺芊墨:……看着凤璟那殷勤的样子,蔺芊墨腹诽;这个时候若是她说,她又来月事了。那,凤某人不知道会不会直接掀桌而起!

此后…

蔺芊墨吃两口,凤璟加一块菜递在她嘴边,说一句,“多吃点儿!”

口中说着,多吃点,眼里巴巴写着,别吃了!眼是心灵的窗户,凤某人此刻心里想到全部都是,办事儿,赶紧办事儿!

骚年!凤仙分分钟成了纯骚年!不忍直视…

凤璟觉得他真的不差这一会儿,真的…。心里这么想着,话却脱口而出,“墨儿,你吃饱了吗?”

“没有!”蔺芊墨觉得,她真的饱了。

“那再吃点儿!”

“天色还早,我想休息一下再吃!”

蔺芊墨话落,凤璟瞬时出手,轻易把人拦腰抱起,淡淡道,“那就明天早上再吃吧!”

“我想今天吃…”

凤璟充耳不闻,抬脚,三步作两步往房间走去。其实,凤璟想直接飞过去的,不过,他不想表现的太急切,他可不是蛮横粗野之人…

“凤璟…。唔…”话还未说出,眼前景色一变,再睁眼,映入眼帘的是那充满眩迷之色的床幔,还有凤璟那张俊美无上的脸。

“墨儿…”

听听这缠绵的声音,诱惑的还是直接!

“凤璟!”

“嗯!”

凤璟在应,可看他飘移的眼神,不老实的大手,蔺芊墨很确定他根本就没有在听,可就算如此,蔺芊墨觉得她有必要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

“凤璟呀!你看,在这件事上,你是第首次,我也是初次,所以,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先探讨一下…”

“确实该探讨。”说着,手一动,蔺芊墨衣服滑落,凤璟眼神一暗,开口道,“这里好像又长了?你觉得呢?”凤璟看着眼前的美景艳处,目光灼灼,认真的探讨道,眼中寡淡早已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火星燎原之色。

蔺芊墨不由瑟缩了一下,想赞一声郡王爷真男儿。可想到那无法避免的一痛,蔺芊墨怎么想都觉得这第一晚无法美好!特别凤璟这副准备发狠的样子,蔺芊墨这会儿没出息的退缩了,觉得,或许再等两日更不错…

“凤璟,我觉得…。唔…”

刚开口,言语被吞没,男人已红了眼,哪里还会听得到你说的话。

蔺芊墨暗想,男人初次难长久,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尴尬坎,凤郡王肯定也不例外。如此,她配合一下应该结束的更快。

翌日

蔺芊墨被饿醒,躺在床上,拖着酸软无力处处都刺痛的身体,翻身都吃力…蔺芊墨望着床幔做总结。该猜对的她确实猜对了,凤某人确实也没避过那套理论,初次结束的很快。只是…她算对了这个,却算错了他恢复的速度。她这边善解人意,体贴入微的,安慰的话刚说完,那边人家就已经恢复了精力。并且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牟足了劲儿的折腾…

想到这个,蔺芊墨眉头跳了跳,被折腾惨时,她好像被某人要求着,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好像连亲哥哥什么的,都说出来了…

嘶…。呲牙,捶床,初战她不止是惨败,丢了阵地也就算了,反正她是自愿的,可怎么能把气节也给丢了呢?古人云,夫妻之间,自来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到东方,她这股风,彻底被灭了。

“墨儿,醒了!”

听到声音,蔺芊墨转眸,看着眼前春风满面,眉目含笑,什么寡淡,什么风轻云淡都没了的男人,蔺芊墨眼睛不由眯了眯,这一刻凤璟在蔺芊墨眼中退化成异形,那是一条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