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凤璟你是大人了/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蔺芊墨完全不友善的眼神,凤璟想到昨晚失控的疯狂,摸摸鼻子眼底划过一抹虚色,却又忍不住笑开,带着一丝自得。男人的小矫情,男人满足后的愉悦,对自己能力满意,本能的骄傲,这些,凤某人也全部都有。

所以,此时看着蔺芊墨因他累趴在床上爬不起来的样子。那控诉,气闷的表情,凤璟理所当然的把它当成是蔺芊墨对他另类的赞扬。厚脸皮铸就好心情!

凤璟嘴角含笑,眉目含情,一点儿不掩饰他那春风得意,同心舒畅的好心情样儿,走到蔺芊墨身边坐下,自然的抚摸着她脸颊,看着她柔柔开口,“哪里不舒服?我给你揉揉!”说着,顺着这个理由,手就往被子里摸去。

蔺芊墨低头,对着凤璟胳膊,张嘴就是一口!现在全身上下,她最有力气的,最有攻击力的也就这满口白牙了。

可惜她那点儿力道,对于凤璟来说,完全跟挠痒痒差不多,且直接痒到心里,凤璟跟安抚小狗似的,抬手拍了拍蔺芊墨的头,低声道,“别挑逗我!为夫身体可不是铁打的。”

蔺芊墨听了咬的更用力了。

凤璟低低一笑,“你若是真的想,为夫也愿意效劳。”说着,想到昨夜的美好,心口一热,热血荡漾,顺从脑中所想,拉开被子,翻身上床,把蔺芊墨拉在怀里。只是,在看到昨晚那一身的春光嫩肉,此时处处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后…

凤璟脑子里那‘再来一次’的念头瞬时被打散了,有那么一点儿不确定的问,“这些…都是我弄出来的?”凤璟感觉他昨晚上已经很隐忍了,怎么还会出现这么多痕迹?

听着凤璟那怀疑的口气,蔺芊墨捏碎他蛋,“不是你弄得?难不成是我自己撞出来的?还是说,你怀疑昨晚只是一场梦,现实却是我红杏出墙了?”

“咳…。”

“呜呜…都说得不到的都是最好的。这话果然一点儿不假。我这才被吃了,就遭遇了怀疑。凤璟你个负心汉,无情郎,薄情郎,大尾巴狼…。”

凤璟:…。看着趴在床上撒泼的蔺芊墨,凤璟默默移开视线,望着床幔,眼底满是笑意。

“就跟那喝醉的人从来都说自己没醉一样,就跟那流氓却自认是风流倜傥一样;郡王爷一直以为自己高大上,可其实呢?你本质实际却是狼!还是一个在床第间什么都不懂得狼,一个小登科,冲锋陷阵没错,可你非要搞得跟上阵杀敌一样吗?呜呜呜…可怜的我,昨天晚上没阵亡,今天还能睁开眼睛,我上辈子是积攒了多大的福气呀!”

蔺芊墨哭诉着,数落着,手在凤璟身上揪着,拧着!拧不到…抿嘴,该死的,这是肉吗?他是练了一身盔甲吧!

看蔺芊墨欲泄愤,却找不到出口,郁闷不已的样子,凤璟勾唇一笑,隐没,淡淡道,“不是为夫想粗蛮,是夫人昨晚一直叫我快一点儿,我也只是听令行事而已!所以,夫人这番怪罪,为夫实在冤枉的很。”

闻言,蔺芊墨瞪眼,“我是让你快一点儿结束!”

凤璟听了,扬眉,一副恍然大悟样,“这么说,是为夫误会了?”

看着凤璟那故作态样儿,蔺芊墨不想跟他说话了,男人已经开始不要脸了。且脸皮这东西一旦舍了,就别指望他在重新有了。

“凤英,凤英…。”

“我让凤英去镇上给你买吃的去了!”凤璟很是用心,又贴心道,“夫人有什么需要吩咐为夫就好!”

蔺芊墨听了,看着凤璟,目光森森,“凤璟,你已经是大人了,小孩子的把戏已经不适合玩儿了!知道吗?”当男人化身为狼的时候,什么柔情蜜意,什么两人世界。蔺芊墨一点儿都不觉得美好。这满身的痛,满身的痕迹就是最佳证明。

“昨天晚上夫人可是不是这么说的!”凤璟颇为好心提醒道,“昨晚夫人说我是你的小亲亲,好哥哥,大宝贝儿…。”

“凤璟,你给我闭嘴…”凤璟这话就跟点了炮捻子一样,蔺芊墨瞬时炸毛了,小宇宙爆发了,那酸软无力连翻身都觉得吃力的身体,瞬间潜能大爆发,充满了战斗力,那是羞耻的力量。

抬腿对着凤璟一脚踹去,伸手拉过被子,把自己完全包裹起来,头埋进去,做乌龟去了。

对于那些恶寒的字眼,蔺芊墨怎么都无法接受是从自己口中说出的。想说凤璟绝对是胡言,可脑中的记忆告诉她,她真的说了。

虽然是被凤璟诱惑着,利诱着说的。可就是因为这样才更憋闷呀!她竟然相信了那份哄诱自己的话,说什么,只要她叫了,他就不做了。而她,就这么说了,娘的,这证明了她是有多脑残呀!明知道猪一辈子都不可能上树,她怎么还去做了猪!

那些话她在话本上看过不少。而且看着的时候觉得还挺火热,挺有情调,挺有气氛的。可当自己说出来时,狗屁的火热,情调,气氛统统没了,就剩下恶寒了。

那感觉…。“我不想活了…”什么洞房花烛,什么初次美好,没有,屁也没有,完全是黑色的记忆。她感觉到了来自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看着缩在被子里如蚕蛹一样的女人,凤璟低低笑开,伸手连被子带人一起抱起,“我带你去沐浴!”

凤璟说的贴心,可蔺芊墨却多疑的听出了言外之意,‘一起洗’。

“凤璟,把我放下来,不然,我一定把你扎软!”

凤璟听了笑了笑,眸光流转,柔光满溢,“你不是想吃乳鸽吗?我让凤英跑远路去给你买了!”

“谁稀罕!小小一个乳鸽就想收买本姑娘,不可能!”

“是吗?”其实凤璟想说,你已经不是姑娘了,你是真正的夫人了。不过,想到蔺芊墨刚才那一脚的力道,这话他识相的咽下了。

“当然…。”有骨气的话表达完,蔺芊墨从被褥中拱出来,露出两只眼睛,傲娇问,“买了几只!”

“三只!”

“郡王爷可真是大方!”

“我两只你一只!昨晚我出力比你多,这一点儿夫人必须承认!”

蔺芊墨听了,觉得长见识了,必须承认,对于夫君,她又有了新的认知。夫君,就是给你抢床铺,抢吃食的货!还是那个把你肚子弄大,然后告诉你,你怀孩子,他憋的真的很辛苦,到了找通房,纳妾的时候了。然后嘴上还说着,夫妻要同甘共苦呀!

哼,男人!

“凤璟,脱光晚上见!”

听着这主动的话,看着蔺芊墨那寒光闪闪的眼神,凤璟淡笑,“夫人身体不适,今天晚上要好好休息!”

蔺芊墨哼了他一声!他这关怀的话,配上这邀功的口吻,实在是让人感动不起来。

*

“娘,你说,我们要不要去给郡王,郡王妃磕个头,请个罪呀?”顾大宝看着王翠英,心神不安。

顾二宝,顾二妞听了,也同时看向王翠英,心里那个不安呀!

王翠英沉默片刻,摇头,“我们磕的那个头,人家也不稀罕。所以,没必要去给人家添不痛快!”

“可是,这样郡王爷会不会治我们一个大不敬之罪呀!”顾大宝皱眉道。

“是呀!娘。”顾二宝附和着,“还有三妞的事儿,我们怎么也该去认个罪什么的吧!”

“郡王,郡王妃若是要治罪,我们早就遭罪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王翠英说的肯定,其实,心里却是一点儿也不确定。这样说,更多的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

“娘说的是!”顾二妞点头。

顾二宝却是担心多多,“郡王爷,郡王妃过去没治我们的罪,或许他们是在等着我们主动去领罪呢?”

顾二宝这么一说,几人本就不稳的心,更是吊了半桶水似的,咣当个不停了。

一时沉默!

王翠英咬了咬牙道,“明日我去向郡王,郡王爷请罪!”

“娘你自己去吗?”

“书上不是说什么,子不教父的过吗?现在你爹不再,那自然一切错都是我先担着。所以,我一个人去就好。”王翠英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老脸,幸亏三妞跟她长得不像,如此,郡王妃见了她,应该不会迁怒太多才是吧!

想着,王翠英心里溢出苦味,“没想到他们身份竟然这么尊贵,若是早知道…”

“娘,那些有的没的你就别想了。现在,郡王爷,郡王妃没有因三妞的事情降罪给我们,那已经是开恩了!”顾大宝沉稳道。

顾二妞点头,“大哥说的对,娘,这个时候你可是不能再想其他呀!”

“我知道,我就是…就是那么一说!”王翠英叹气,“是我有眼无珠,识不得贵人呀!”

“娘,就算早就识的贵人身份又能怎么样?”顾大宝很务实道,“就我们这些人,文不成武不就的,没一处拿的出手的能耐,遇到贵人,也入不了人家眼。结果跟现在一样,不会什么改变。”

顾二宝听了,不假思索接话道,“就算是入不了人家眼,最起码也不会得罪人家吧!弄得现在心惊胆战的。”

顾二妞听言,垂眸,苦笑。若是早就知道,或许三妞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事吧!贪念一旦起,她不会有什么顾忌,甚至连失败都不会考虑。那成为贵人的欲望,能支撑一切,支配所有!说不定后果更严重,连全家都会牵扯其中。

“做错事儿的又不是你,你不安个什么?”王翠英瞪眼。

“那…那我也不安呀!”顾二宝结巴了一下,腹诽;他可是差点去勾引郡王妃呀!虽然没真的做,可想起当时那差一点儿…顾二宝还是忍不住腿软。

想着,咽口水,颤颤道,“我现在天天晚上做噩梦,梦里清一色的刽子手,手里拿着大刀,玩命的追我呀!每天早上醒来,我都是一身的冷汗。再这样下去,不用等到郡王爷来治我的罪,光那梦,都足够把我吓死了。”

王翠英听了,训着安慰道,“没出息的玩意儿,那梦都是反的,你怕个屁呀!”

顾大宝拍了拍顾二宝的肩膀,道,“平生不做亏心事儿,夜半不怕鬼敲门。你不用自己吓唬…。”

顾大宝的话还未说完,顾二宝就青着一张脸,紧张忧恐道,“我就因为做了亏心事儿才害怕呀!”

顾大宝:…。

顾二妞;…。看着顾二宝那怂样,不由想,其实怂点儿也挺好,不会犯什么大错!三妞就是因为太胆了。

“娘,明天你请罪的时候也带上我吧!让我去给郡王爷磕几个头,那样我也能心安,说不定晚上就不做噩梦了!”顾二宝怂怂道。

“那是郡王爷,你以为是辟邪神呀!对着磕头就不做噩梦了…”

顾大宝面色紧张,“娘,慎言,慎言…”

王翠英晃过神,脸色变了变,“呸呸呸,看你害我说了什么!”说完,对着顾二宝踢了一脚,“你这混账玩意儿,赶紧给我滚出去,让你这嘴上没把门的去请罪,那还不得罪上加罪呀!滚…”

对比顾家的犹豫不定,张家在得知凤璟,蔺芊墨身份后,就只剩下庆幸了。张桃犯下那样的错,只死了她一个未祸及家人,已是一份恩典了…

*

看着瘫软在软榻上,眼底泛着青色,无精打采的蔺芊墨,凤英不由开口道,“夫人,属下会一套简单的拳法,学来强身健体,夫人可想学学?”

蔺芊墨听了,掀了掀眼皮,腹诽;学好了跟凤狼在床上对练吗?

“夫人,要不属下先打给你看看?”

“不想学!”

“那夫人最近可有什么想吃的没?属下去给你买!”凤英问着,眼里透出一股异样的灼热,期待。特别期望听到蔺芊墨回答,她想吃酸的,或辣的!

看着凤英那眼神,蔺芊墨嘴角歪了歪,“凤英,你真的是我见过的,最合格的护卫!”

“当不得夫人夸奖,这都是属下应该做的。”凤英谦虚着,接受了表扬。

“不过,你这养肥了夫人,送给主子宰了的做法,是不是太偏心了些呀!”蔺芊墨托着下巴,认真问道,“凤英呀!你家主子是不是在练就什么功夫呀?”

“这个属下不清楚!”

“就是采阴补阳呀!”

“咳咳…这个没有!夫人您想太多了。”

“是吗?”

“墨儿,你看为夫今天打了什么?”

听到声音,蔺芊墨抬眸,看着俊美英挺,精神奕奕的凤璟,动动自己两条绵软的双腿,蔺芊墨呢喃,“绝对的采阴补阳!”几天她丢了半条命,成就了凤璟这幅成熟男人魅惑样儿。

“你看,喜欢吗?”凤璟把手里的东西提到蔺芊墨面前。

“这是白狐?”

“嗯!皮毛还不错,到时候给你做双护手的。”

“郡王爷真是有…”

“护手晚上戴!”

听到这话,蔺芊墨那敷衍的夸奖,都说不下去了。晚上戴,她还怎么挠死他!

这几天凤璟就跟那抽大烟上瘾的人一般,到了晚上无论她说什么,都挡不住他的折腾,还说什么要向话本中的人看齐,什么一晚七次,一次两个时辰,她说那是混扯,他却非说她喜欢看那样的,必定是喜欢那样的。

天天拿着那本破书当由头,给自己找理由。蔺芊墨被闹腾的火大了,晚上的时候就可劲儿的挠他。初时看到凤璟背上那被她抓出来的道道痕迹,蔺芊墨还心虚了一下,担心了一下,觉得这样暴力不好,万一练就出了暴力倾向多忧伤。

谁知道凤璟却说,书上言,女人喜欢到极致,动静深处都是这样。她这是满足,亦是对他满意的表现。

当听到这句话,蔺芊墨就一个想法,一定要挠死他!

“把这个处理一下!”

“是!”

“药可买回来了吗?”

“回主子已经买回来了。”凤英把一个瓶子递给凤璟。

凤璟接过,伸手抱起蔺芊墨,往屋里走去!

蔺芊墨看着天上白花花的太阳,窝在凤璟怀里也懒得动弹。凤某人晚上放肆,白天还是挺乖的。现在她真懒得走路。所以,她没必要表现的太敏感,免得适得其反,让他生出什么别的念头来。

“来,把这个擦上!”

“这是什么?”

“药,擦上你会舒服些!”

蔺芊墨听了,白了他一眼,“原来郡王爷也知道我不舒服!”

“晚上舒服太过,确实是会留下一点儿不适。”凤璟一本正经道。

蔺芊墨:…。

凤璟勾了勾嘴角,揽着蔺芊墨的腰身,轻轻给她揉着,“今天晚上你好好休息!我不闹你。”

“你昨天也是这么说的!”

“昨天说的假话,今天说的是真话!”

“从哪里可以证明?”

凤璟抬手捏了捏蔺芊墨小脸,看着她眼底下的青色,眼底溢出一抹怜惜,“这几天我太过了,以后会克制些。你可是要陪我走一辈子的,我可不想你伤到你!”

“所以说,为了长期使用,循环使用,你老终舍了点儿恩典出来!”说着,伸手用力抓住凤璟衣襟,恶狠狠道,“还有,你刚才那话的意思,可是说,本姑娘不能满足你?”命都折腾的剩下半条,你还在这里说克制。?

“不,夫人能力很足,我很满足…”凤璟说完,笑出声来,伸手把蔺芊墨按在怀里,忍不住一顿揉搓,“墨儿,来,叫句好哥哥…”

“叔叔…”

“这称呼你晚上叫时我也异常喜欢!”

“滚…”

凤璟听了抱的更紧,低头,对着一顿乱亲!

凤英听到屋内隐隐约约传来的声音,嘴角溢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手忙活的更快了。小主子不远了,不远了…

*

“夫君,你看,明天带这些去见郡王,郡王妃可以吗?”

张源听了,看着桌上摆放的那些物件,逐个看了一遍,眉头皱了一下,“把那夜明珠,红珊瑚都给去掉。”

张夫人听言,愣了一下,“这里面可就这两件最贵重呀!若是去掉了。那…”

“就是因为太过贵重才要去掉。”

张夫人不解,“我不明白!”

“你想想这夜明珠和红珊瑚的价钱,那是我一个知府可能买的起的吗?”

闻言,张夫人一怔,瞬时恍然,脸色变了变,紧张道,“夫君说的是,是我疏忽大意了。”说着,指着其他几件套同样价值不菲的物件道,“那我把这些都换掉吧!”

张源摇头,“这些就留着吧!”

“可这些价钱也不低呀!跟老爷的饷银不符呀!”

“过犹不及!”张源莫测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为官的没有哪一个是清廉的。郡王爷对于这也点自然清楚的很,所以,我若是一副高洁清苦样儿,那反而失了真,更易引人反感。适当显露一些,或许更好!”

张夫人却是担心道,“可万一郡王爷要是不喜,要借着这个由头,向老爷问罪该怎么办?”

“郡王爷若是想问罪,有的是由头,不差这一个。”张源官场沉浮这么几年,有些事儿清楚的很,“官场上的人大家都差不多,只要多少还记得为官的根本,没得罪什么贵人,就不会有太大的祸端。这些年来我做的如何,我心里有分寸,你也不用太担心了。”

“官场上的事我不太懂,我都听老爷的!”

“嗯!”

“你重新找些我们当地的土产补上,郡王妃对吃食好像特别喜欢,投其所好送上些不多。”

“我知道了,我这就吩咐下人去准备!”

张源听了眉头皱起,不赞同,“吃食你亲自去准备,入口的东西不比其他,容不得一丝大意,这一点儿你应该知道才是!”

张夫人明白过来,羞愧,“是…是妾身不是。”

张源看着,郑重提醒道,“上点儿心!”

“是!”

张源交代完,离开。张夫人吁出一口气,一直被人巴结着,这巴结人还真不习惯!

张源走出院子,对着身边的近侍道,“夫人那里我不放心,你派两个人暗中看着些。”

“是,老爷!”

“下去吧!”

“是!”

近侍离开,张源刚欲往书房走去,却在听到小亭子里的对话后停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