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回京/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亭子里两个女孩相对而坐,一个十五六岁生的眉目柔美(张源四女嫡出张婷),一个十四五岁生的秀美俏丽(张源五女庶出张娇)。

“姐姐,你不是对郡王爷,郡王妃很好奇吗?”张娇清脆的声音,带着满满的娇俏,喜悦,低声,神秘道“想不想知道他们是什么模样?”

“浑说,是我好奇吗?明明是你自己好奇的不得了。”张婷轻斥,却无怒意。对于这个从小就没了生母的庶妹,张婷心里有着一份怜悯,再加上张娇自来特别和她近亲。也因此,张婷对她,比其他庶出的就有了一份宽容。

张娇嘻嘻一笑,“姐姐说的是,是我好奇!所以,我根据随行侍卫的描述,让人画了他们的画像。”说着,从身后丫头手里拿过两个卷轴,展开,放在张婷面前,“姐姐你看,这就是郡王爷和郡王妃。”说着,眼睛紧紧盯着张婷。

“你这丫头也太大胆了,要是让爹爹知道了,可有你好…”画上人映入眼帘,张婷不设防备,心头一跳,要说的话顿住,眼中惊艳显露无意。

张婷的反应,张娇看在眼里,轻轻笑开,眼中极快划过一抹异色,又瞬时消失无踪,恢复原来单纯,娇俏态,“姐姐,你看,这郡王爷长的可真俊,郡王妃也长的好漂亮呀!”

听到张娇的声音,张婷回神,神色有一丝不自然,快速收敛,急忙转头看向张娇,见她无所觉,张婷不自觉松了口气,心里有些发虚,不由故作态,轻斥道,“你这丫头浑说什么,郡…郡王爷,郡王妃那是我们能随意非议的吗?”

“嘿嘿…”张娇一笑,低声道,“我这不就是跟姐姐说说嘛,在其他人面前我可是不会。”毫不掩饰的相信和亲近。

张婷笑了笑,“你呀,就皮吧!小心爹知道了训你一顿。”

“姐姐,爹爹要是训我,你可一定要帮我求求情呀!”张娇拉着张婷的胳膊,撒娇,依赖。

“我可是不管…”

“姐姐…”

“好了,我答应还不成嘛,你别晃了,我都都晕了。”

“嘻嘻…。我就知道,姐姐最好了!来,我给姐姐锤锤胳膊。”

“你就会给我讨好卖乖!”

“那是因为姐姐对我好嘛!”为张婷捶着,漫不经心,随意道,“姐姐,母亲明天要去给郡王爷,郡王妃请安,你也跟着去吗?”

闻言,张婷眼睛不由扫了一眼画像上,那风光月霁,如仙一样的男子,心头跳了跳,极快移开视线,不答,反问,“怎么?你想去吗?”

张娇抬头看着张婷,笑嘻嘻道,“我不去,我身份不合适,也不该让母亲为难。所以,姐姐要是去的话,回来给我说说就行。”言语讨巧,并不着痕迹的表示出,她对于郡王爷可是没一点儿他想。

张娇从来就是这样,对于自己的身份不会怨,不会不满,也不自卑。很有自觉,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这种懂事,乐天派的性子,总是让人不由疼爱她一分。

张婷眼里怜惜色更浓,声音越发温柔,“妹妹想知道什么!回来我说给你听。”

张婷身后的丫头听了,神色微动,带着一丝意外,小姐不是说她不去吗?怎么…。想着,眼睛不由看向桌上的画像,看了一眼,赶紧垂眸,不敢再探究。

“什么都行,姐姐说的我都爱听!”张娇笑眯眯道。

张婷笑了笑没说话,有些心不在焉。

“姐姐,时候不早了,你明天还要赶路,赶紧去休息吧!”说着,起身,看着蔺芊墨的画像,神秘,小声道,“姐姐,我觉得郡王妃还没你长的好看呢!”

闻言,张婷心口微微一颤,“你这丫头又浑说!”

“嘻嘻,我说的都是实话,在我眼里姐姐是最漂亮的。”说完,笑着跑开了,而桌上那两幅画像,她已经遗忘。而张婷好似也忘了一般,未曾提醒。

只是看着张娇的背影,轻斥一句,“这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说着,眼睛却不由看向蔺芊墨的画像,不自觉的比较…

亭子里两姐妹的对话,悉数传入张源的耳中,他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沉寂,良久,开口,“张茂!”

“老爷!”

“一会儿让伺候四小姐,五小姐的嬷嬷到我书房去一趟。”说完,又交代一声,“动静小些,不要声张。”

“小的明白。”

张茂离开,张源招来两个护卫,低低吩咐了几句,挥手让他们离开。

“娘,明日什么时辰启程去见郡王妃呀?”

张夫人忙活着,随意回应道,“辰时就出发!”

“那我也一起去好不好?”

张夫人听了,转头看了张婷一眼,“你不是说不想去吗?”

“我那不是因为有些不舒服嘛,现在无事儿了,也想跟着娘一起去见识一下郡王妃的风采。”张婷不自觉的避过郡王爷的不提。心跳有些快,有些心虚,不敢直视张夫人的眼睛。

张夫人听言,却未做他想,点头应下,“行,想去就去吧!”

闻言,张婷笑开,雀跃难掩,“那我也去准备一下去。”

“去吧!”应着不忘交代道,“天气凉,记得多穿一件衣服。”

“我知道了娘…”说着,人已经走远。

张夫人摇头,带着宠溺,“真是,都定亲还跟孩子一样。”说着,继续忙碌开来,“都给我细致些,小心点…”

“是,夫人…”

回到自己院子的张娇,关上门的那一刻,脸上的笑意同时无踪了。纯真,娇俏亦无踪,阴沉,嘲弄,讥讽,各种阴寒情绪眼中足以映现。

而她身边的丫头兰芝却已习以为常,五小姐是多么两面性的人,这两年她已了解的彻底。

走出这扇门时,张娇是那个不谙世事,单纯,开朗,善良又可爱的五小姐。是看到一个虫子都会吓得尖叫,看到小鸟受伤都会哭泣的纯良少女。

可在这一扇门的后面,张娇却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可怕之人。阴沉,狠毒,极端,仇视一切,真实的她,若是看到那受伤的鸟儿,她定会笑着扒光它的毛,然后用刀子一点一点的割掉它所有的骨和肉…

那种残忍,兰芝初次见到时,曾经吓得病了好几日,几个月都在做噩梦。可现在,她已经习惯了,或者可以说已经麻木了,甚至感觉自己也早已不是正常之人了。

“兰芝!”

“小姐!”

“你说,若是我的四姐姐对郡王爷起了心思的话,那位情深一片的表少爷会如何呢?”

“表少爷定会伤心,而后退亲!”

张娇听了咯咯笑开,带着兴奋,期待,还有冷恶,“我可是不想四姐姐跟表哥退亲。”

兰芝听了,眼神微闪。

张娇看出了兰芝的不解,轻轻一笑,道,“你以为我千方百计搞出郡王爷的画相,就是为了诱惑四姐姐?然后促使张婷跟表哥毁亲?”

兰芝沉默,亦默认。

“还是说,你觉得我是喜欢上了表哥?这样做,就是为了取而代之?”

兰芝依旧不答,默认!

张娇喜欢兰芝这份不多言的坦诚,心情大好,笑眯眯道,“其实,我是喜欢表哥没错。但,我却一点儿不想我亲爱的四姐姐跟表哥毁亲。”

兰芝不明白!对于这位小姐的思想,她从来就没明白过。

张娇好心情的跟她解惑,“四姐姐心有他属,我想等他们成亲后再捅出来,想来那个时候一定会更加有趣。在男人得到后,不太稀罕的时候再说出来,那时得知自己被戴了绿帽子,表哥心情一定会更加美妙,四姐姐也一定会更加幸福,哈哈哈…。”

兰芝明白了,确实是五小姐的作风,无论动物,还是人,张娇最喜欢不是看他们死,而是喜欢他们生不如死的过程…

“那时,我这个善良,体贴的妹妹就该出现了。给四姐姐送去温暖,给表哥送去温柔。”张娇眼神灼灼,各种期待,带着恶意,“在四姐姐为我感动,表哥对我心动的之时…。我该怎么做呢?是做表哥心头的那个人,让四姐姐狼心痛致死?还是,斩钉截铁的拒绝。然后,做表哥求而不得,心心念念的那个人,让张婷这辈子都活在我的阴影之下,狼狈不堪的活着呢?兰芝你说那个好?”

兰芝直接道,“第二个好!”直接捅一刀跟一辈子钝刀子折磨,张娇肯定喜欢第二个。

兰芝话落,张娇笑开,开心不已,“兰芝果然了解我…”

兰芝淡淡道,“有一件事儿小姐有没有想过?”

“你是想说,万一郡王爷也对张婷生了心思?”

“是!”

张娇嘿嘿一笑,“若是郡王爷对一个定了亲的女人都能起心的话,那只能说郡王爷足够风流倜傥。这样一个风流倜傥的郡王爷,张婷必定也不过只是一时的玩物罢了!如此,看她守着郡王妾的身份,在那遥远的京城,后半辈子都独守空房也不错。到时候我一定携带一室儿孙,常常去探望四姐姐!四姐姐肯定很高兴…”

兰芝听了没再说话!

张源在书房,以关心为头,故作平常的询问了近身伺候张婷,张娇两个嬷嬷。得到的都是略带恭维的回答,张源深深看了张娇的嬷嬷一眼,见她言辞含蓄,却也无丝毫异常之处。

如此,也未再多问,就让她们回去了。

张源皱眉,“难道说是我想太多了?还是我对但凡关注到郡王爷的事都太过敏感了?紧张了?”

毕竟张娇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以乖巧示人的,从未发现她做过什么腌臜的事。这么想着,张源还是无法心安,因为关系到郡王爷的事儿都不许出一点儿错。

虽然他也太相信一直可爱的小女儿,会是满心算计的人,可在这事儿上小心无大错,探听一下也很有必要。

“大人!”

刚才派出去的两个护卫回来,张源点头,“说吧!”

“是!”一护卫禀报,“四小姐在准备明日去见郡王,郡王妃的衣物,其他并无异常。”

相比这个护卫的干脆利索,去探听张娇的护卫,就是满脸的紧绷,惊骇不定了。

张源看着眉头一跳,“五小姐哪里如何?”

“回大人,五小姐哪里…”护卫压下心头的震惊,把张娇和兰芝的对话,逐一说了出来。

说完,张源抑制不住眼前黑了一下,那一瞬间,想到了毒蛇…

另外一护卫听得傻呆了!那反差…犹如小白兔与眼镜蛇的对比!让人一时候无法相信。

张源面皮紧绷,本来只是不安才做的探查,没想到竟然真的探查出自己女儿如此可怕的一面。张源压下心头那股寒意,沉声道,“此事都给我咽下,任何人都不许再提及,包括夫人!”

“属下明白!”

“好了你们下去吧!”

“是!”

两人退下,张源静坐良久,起身,往张娇院中走去。

“给老爷请安!”院中婆子,丫头看到张源赶紧请安。

“嗯!都起来吧!”张源面色如常,随意道,“你们小姐呢?”

“回老爷,五小姐这会儿不在院里。”

张源眉头皱了一下,“不在?她去了哪里?”

“五小姐说要给四小姐买礼物,刚带着兰芝出去了。”

闻言,张源眉心不由跳了跳,不快,训斥,“都这个点儿了,怎么可以让五小姐出去?去,速速把五小姐找回来。”

见张源面色不快,丫头,婆子赶紧应,“奴婢这就去。”

“五小姐回来带她来见我!”

“是!”

然,一个时辰后,张源也未等到张娇,却等到了这样一个消息。

兰芝死了,张娇失踪了!

这消息在张府迅速引起了轩然大波。张夫人神色不定,张婷关心不已。她们不疑有他,认定了张娇是遇到危险,被人劫持了。

而张源却是完全相反,特别是探过张娇的屋子,确认金银之物,包括一些值钱的东西全部都不翼而飞后,心更是猛然沉了下去。

他探听张娇的事儿被张娇知道了,兰芝是张娇杀死的为防止她泄露更多秘密。张娇逃了!

“张茂!”张源刚说完,顿住,抿嘴,“我亲自去,你带上人随我一起去找五小姐。”

“是!”

虽是自己的女儿,可在清楚张娇真实秉性的那一刻,张源对于张娇的失踪生不出一丝担心,更多是感到了一种浓浓的不安,甚至生出一股威胁感…

*

对于张家的事,凤璟,蔺芊墨自然一无所知。他们不可能时刻盯着每一处的人。

来请安的时候,张源也只带了张夫人和三个儿子,至于张婷,张源以她即将成亲,不宜抛头露面为由,不容商量坚决的拒绝了。

对于张源等人的一行,凤璟平淡的接受,说了几句话,就让他们离开了。这只是一场平常的请安礼而已。没人多想,更不曾想却被暗中毒蛇盯上了。

凤璟认识到他开始几天确实是过来,折腾的太狠了些。既,在随后的几天除了过过手瘾,过过嘴瘾倒是真的没再做什么。蔺芊墨悠哉了几天,也乐意被当猪圈养着,吃了睡,睡了吃…然后等着被吃。

看着面色红润,气色大好的蔺芊墨,凤璟心情愉悦,闻到了收获的味道。

凤英看着蔺芊墨圆润的小脸儿,心里生出一股成就感,感到离抱小主子越来越近了。

而蔺毅谨看着蔺芊墨眉目间过去没有的媚色,再看凤璟那眉宇间的餍足样儿。明白在他昏迷的两天中发生了什么,心情低落,看着凤璟各种不顺眼,却是敢怒不敢言,斗不过,心里又不是滋味,只能摆脸色。

阴嗜看着凤璟,脸上也是各种不愉之色,可在两招之内落败于凤璟手下之后。再看到凤璟时,那心情…。算得上是又爱又恨了。爱他的身手,恨他的霸道小人之道。如此,阴嗜看到凤璟不是哼鼻就是瞪眼,偶尔还说两句挑衅之言,想引他动手,可惜凤璟从来不搭理他。

蔺芊墨看着三个男人那孩子气的相处方式,表示鄙视,当乐子看,并时不时的添点儿火,上点儿柴。

“蔺毅谨,我看你最近书画可是退步了,有空去画画璟公子的美体,再练练吧!”

蔺芊墨这么一说,蔺毅谨眼睛大亮,凤璟对着蔺芊墨笑得意味深长…蔺芊墨皮紧,嘴巴欠,身体偿!

惹不得,那就恭维…

“阴嗜呀!你不是说你在武学上造诣非同一般吗?怎么面对我相公,却是连三招都接不了呀?”

跟着蔺芊墨,凤璟混了这么久,阴嗜的脸皮那也是练出来了,各种惊言逆语,在蔺芊墨的影响下,那也是信口拈来。继而听到蔺芊墨嘲笑的话,冷哼一声,抚着肚子,大言不惭道,“那是因为你侄子在我肚子里,我不敢用力,我那是让着你相公!不然…。哼…”

蔺芊墨啐,“不要脸…”

阴嗜听了,冷笑一声,“我被你相公下药迷昏那两天,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

阴嗜话出,蔺芊墨抓起一个茶杯对着他丢了过去,“你个妇人!”

阴嗜轻易抓住茶杯,嗤笑,“你个败柳…”

蔺芊墨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同时抓住旁边的扫把,对着阴嗜挥过去,“阴嗜,你个死婆娘给我站住。”

“呸,我傻呀!站在那里让你打!”

“过来,看在我侄儿的面上,我绝对不打死你!”

蔺毅谨在一边看着,眼里满是笑意,故作忧伤开口,“墨儿呀!我现在才知道阴嗜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我的,而是另有其人呀!所以,什么侄儿的面你不用看,直接打死他吧!”

闻言,蔺芊墨叉腰,怒吼,“阴嗜你竟然敢对不起我哥,玩儿红杏出墙!你给我等着,看我不打死你。”说着,挥着扫把,追去。

阴嗜满院子跑着,叫着,“既然被你们发现了,那我也不瞒着了。不错,这孩子确实不是蔺毅谨的,他真正的父亲是凤璟!”

孩子这身份一揭晓,凤璟微微抬了抬眼帘,看了阴嗜一眼,一眼满是嫌弃。

凤和嘴巴抽了一下,凤英无反应,看着蔺芊墨越发期待,夫人赶紧怀吧!

蔺毅谨瞪眼,质问,“凤璟,你…。你怎么勾引自己的嫂子?”说着,面部抖动着,忍的难受。

“凤璟,你竟然还喜欢男人?”蔺芊墨惊讶,“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阴嗜抚着肚子,叫器道,“我们早就在一起了,郡王爷说,等我把孩子生下来,就把你休了!”

阴嗜一句话说的,纯粹恶趣!

然,那个休字一出,凤璟眼睛眯了眯,蔺芊墨也猛然想到了什么。

两人对视一眼,凤璟起身,从蔺芊墨手里拿过扫把丢在地上,拉着她往屋里走去。

阴嗜大叫,“凤璟你说过要休了她的,我可都记着的,你可不能反悔!”

蔺毅谨哀嚎,“墨儿呀!我可怜的妹妹…”

凤和:…。“蔺公子,阴少爷适可而止吧!”

凤英面无表情道,“我去准备迷药!”

闻言,阴嗜被凤英气笑了,“你这谋算人的话还能不能再明目张胆些…”

凤英听了,点头,看着阴嗜的肚子,既道,“你这孩子主子不想要,过来喝药吧!”

阴嗜嗤笑,“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属下。”

“夫人是我的主子,我自然护着。至于你,红花伺候!”

“你这女人…”

蔺毅谨听着凤英的话,心里暖暖,对于真心护着蔺芊墨的人,他都怀着一份感激,既笑道,“确实该灌红花!”

“你这男人…”

凤和在一边听着,望天,眼底淡淡笑意流淌,一群越来越不着调的人。可,这种日子却真好,让人前所未有的感到愉悦…可惜,这样的日子却注定无法长久。让人遗憾…。

屋内,凤璟看着蔺芊墨,直接了当道,“休书呢?”

蔺芊墨听了,唏嘘道,“我们名不正言不顺的就这样睡了呀!”说着,轻笑道,“我若是现在叫非礼,那郡王爷可就是名符其实的流氓呀!绝对的强抢民女呀!”

凤璟伸手勾住蔺芊墨的腰身,淡淡道,“衙门归附在本郡王旗下,小娘子在叫之前,最好先考虑一下的好。”

蔺芊墨扬眉,“如此说来,我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所以,你只有一条路,休书交出来!”说着,又风轻云淡的加了一句道,“就算衙门的人会管,等到小娘子提到我面前,我也做好了监守自盗的准备。识相点儿吧!”

蔺芊墨啧啧,眼中笑意盈盈,抬手捏了捏凤璟的脸颊,“璟公子这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实力够,脸皮才厚!”凤璟别有含义道。

蔺芊墨点头,十分认同,“确实,连阴嗜都怀上你的孩子了,关于郡王爷的能力还真没什么可怀疑的了。”

“少废话,休书呢?”

“现在没名没分的是我,你急什么!”蔺芊墨抚了抚自己的头发,笑嘻嘻道,“可以名真言的梳姑娘头了!”

凤璟手指缠扰,把玩着蔺芊墨的发丝,淡淡道,“墨儿,你该知道找一份休书对我来说并不难。”说着,眼睛扫了一眼身后的床铺,意图毫不掩饰,大手也随着不安分起来,用行动证明,他可不是说说而已。况且他也确实老实了几天了,禁欲的滋味很考验定力,并不好受。

蔺芊墨:…。若是在这种事儿上被人拿捏,她是不是太没出息了点儿?但凤璟这积攒了二十多年的欲望,一遭解冻,食髓知味,狼性甚足。所以…

抬手,揽住凤璟脖子,蔺芊墨笑眯眯道,“相公,能不能用休书换点特权呀?”

“想要什么?”

“嘻嘻,就是…。”

看到蔺芊墨脸上的笑,不等她把话说完,凤璟既道,“晚上无可退让,夫人就不必开口了。该疼你的时候,我一定会疼你,但一个月夫人也总是要容许为夫吃几顿饱饭不是。”

这话说的真是又体贴,又可怜!蔺芊墨却觉得,凤璟所谓的‘疼你’绝对是一语双关的,完全不能相信。

看着蔺芊墨满是怀疑的眼神,凤璟淡淡道,“我就是现在答应你了,等到了晚上也肯定做不到的。就算是立字为据,我也绝对守不住!”

蔺芊墨一噎,对这话绝对的相信了,坦诚的都让人无言以对了!

其实,关于那份休书,蔺芊墨给不给凤璟都不会影响到什么。因为那份休书,是凤璟用特殊的墨水写的,等到了一定的时间,上面的字迹就会消没无踪再无痕迹。

所以,那所谓的休书,含蓄的讲,那就是凤某人早已预谋好,对蔺芊墨根本就没打算放手。而往直白了讲,就是那休书就是凤某人哄着蔺芊墨玩儿的。

而这实话,这事实,凤璟不想说,因为说了没一点儿好处。他可不想蔺芊墨总是怀疑他!

蔺芊墨从跟风璟成亲的那天起,就是他认定的妻子,从来就没改变过。以后更加不会改变。

“夫人可以也用它讨要些其他东西,为夫或许会答应!”

“我讨要个面首你也会答应吗?”

凤璟听了,面色淡淡,“夫人还想着面首,看来为夫晚上还是不够努力,不能让夫人满意!”

“嘿嘿…没有的事儿,开玩笑,开玩笑!”蔺芊墨干笑。

“休书给我,我就相信夫人的玩笑!”

蔺芊墨听了,干脆把发簪拿下,拧开,从里面拿出休书。

凤璟看着扬眉,“夫人藏东西果然有一手!”

“都是郡王爷训练有方!”若不是凤璟清空银子的速度太快,她何至于挖空心思找地方藏。

休书在凤璟手心里化为灰烬,而后,心情颇好,低头在蔺芊墨唇上亲了一下道,“夫人,天色也不早了我们早些休息吧!”

“凤璟…。”

“我相信了夫人的笑话,可却没说晚上不努力…”凤璟轻易把蔺芊墨带到床上,软香温玉子在怀,忍着了好几天的凤某人,下腹起火,肝火上升,脸皮豁出,张口歪曲一个理由,就不撒手了。

看着每每这时才显年少情热,焦躁不可待,血气方刚,越发赖皮不讲理的凤某人,蔺芊墨感觉,调理身体刻不容缓,是绝对的当务之急,孩子呀…

自在悠闲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

嘴上很少说甜言蜜语的凤璟,用身体极致的表达着他的热情!不经意中,点点滴滴中表示着他的在意。让蔺芊墨越发习惯着他的存在。虽然蔺毅谨,阴嗜常常捣乱,凤璟一般都是无视之,等到他们过分时,凤璟直接上手。

蔺逸谨,阴嗜也犹如上瘾了一般,以挑战凤璟的容忍度为乐子,时不时的来个升级版,被揍得趴下后,老实几天,然后接着来。

看他们如此反复的作,蔺芊墨很有兴致,凤和已懒得阻止,凤英已看的腻歪。

三个大男人,天天鸡飞狗跳的,满地鸡毛,种种幼稚,更多自在,日子别样的有滋有味,让人越发恋恋不舍…然,该来的却还是挡不住!

“韩老夫人死了,她外祖母的身份在哪里摆着,你们被要求回京。”凤璟看着蔺芊墨,蔺毅谨,把手里的信函递给他们,淡淡道。

蔺毅谨皱眉。蔺芊墨没说话!

静默,片刻,凤璟看着蔺芊墨开口,“来汶山已将近五个月,皇上已第三次开口提及我回京!”

蔺芊墨听了眼帘微动,三次!也就意味着无法再推脱了。不然,就会令人做他想了。

凤璟知道蔺芊墨喜欢这里,只是…。这个时候总是无奈。

“等到以后有机会,还可以出来!”

听了凤璟的话,蔺芊墨抬眸,浅浅一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夫唱妇随,哪里都好!”

确定蔺芊墨眼中并无排斥之色,凤璟面色舒缓开来,抬手抚上蔺芊墨柔嫩的脸颊,淡淡道,“总有一日,会有一份自在!”

闻言,蔺芊墨心口微动,笑开,“会一直期待!”

“嗯。”

蔺毅谨在一边看着,心里也松了口气,嘴角溢出一丝笑意。夫妻过着日子,相互体谅,相互包容,才会幸福!

咄咄相逼,一味寻求自己的圆满,那样就算再相爱,也难长久!

只是,这里的日子,真是让人舍不得呀!不知何时才能再重复这份自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