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去换了!别乱招人!/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璟和蔺芊墨离开,知府张源,县太爷孙麒均是大大松了口气。在凤郡王在汶山的这段时间,在连续发生那么多事之后,他们不敢奢求有功只求无过就好。

特别是孙麒,心里的大石总算是落下了,这些日子,他就怕那一日郡王爷一个心气不顺砍了曾肖想郡王妃的孙麟出气。现在好了,终于不用日夜为儿子的小命担忧了。

“老爷,现在郡王爷既已离开了。那,麟儿是不是可以从牢里出来了?”县府夫人小心翼翼问,说完,见孙麒眉头皱起,赶紧道,“妾身只是担心牢房里太过阴寒,潮湿对麟儿的身体不好。老爷想好好教育他的心情,妾身可以理解,也完全认同。只是,就算是要教育也得让他有个好的身子骨来承受不是。”

“妇人之见!”孙麟厉声道,“你以为郡王爷人走了,就可以有恃无恐,为所欲为了?”

“老爷,妾身不是那个意思…”

“我告诉你,郡王爷就是离开汶山了。万一哪一日他来了兴致,他张张口马上就能知道在他离开后,我们都做了些什么?”

孙麒厉声道,“徇私枉法,哄骗郡王,为官无道…这些随便一个罪名压下来都足够让我丢了乌纱,掉了老命。等到那个时候,那阴暗,潮湿的牢房,孙麟要待的就不是一年了,而是一辈子了…”

孙麟一番疾言厉色的训斥话出,孙夫人瑟瑟不安的蔫了,在一年和一辈子的对比下,那点小贪心,瞬时变成了大满足,急声认错,“妾身知道错了,妾身都听老爷的,老爷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看着这个护短时胆儿大,遇事儿胆小的妇人,孙麒心里有那么些发堵,太好哄的妇人,让人糊弄起来都缺少一份成就感。

他还有好多既能表现自己睿智,又能适时拍郡王爷马屁的经精语美言还没说出来呢!她这就服从了,真是…都不给人表现的机会,让人郁郁啐!

看着孙麒皱着眉头,盯着自己变幻不定的眼神,孙夫人心里紧张,她不是都已认错了吗?怎么还这么看着她。?孙夫人惴惴不安,“老爷,可是妾身哪句又说错了吗?”

“没有!”能说是你妥协太早了吗?不能,不然显得他多变态。孙麟绷着一张脸,起身,“你好好反省一下吧,我去牢里一趟!”

闻言,孙夫人脸色一变,反射性开口,想阻拦,“老…”刚吐出一个字,被身边的嬷嬷拽住。

“夫人,老爷这会儿心里正不痛快,你要是把这个也说出来,那不是火上浇油嘛!”嬷嬷压低声音,紧声道。

孙夫人抿嘴,心里腹诽;老爷最近越来越精明了,她不过是求个情,老爷这么快就猜偷偷到她去牢里见过麟儿了!

孙麒要是听到孙夫人的腹诽之言,一定会呸她一声。他猜到个屁,他去牢里只是想去处置一些人而已。

至于孙麟那个兔崽子,他可是一点儿想去见的意思都没有,每次去见听到鬼哭狼嚎的真是够死了!看到孙麟那没出息的样子,孙麒就满肚子的火气,实在怀疑,他这样一个伟岸的男人,怎么生出那么一个孬货…除了在女色上才生出些恶胆儿,其他时候都是软蛋!这样的儿子,真他娘的人让人闹心。

他一定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这辈子才摊上这么个吃心的小子。孙麟带着一股郁气往牢房走去。刚走到牢门口,那嘤嘤嘤的声音就传来出来。

“璟公子,奴家是你的三妞,你看妾身今天这个装扮怎么样?”揽镜自照,声音绵软侬娇。

“璟公子,奴家想你了,你什么是来接奴家回去呀?”满满期待,顾盼生姿。

“璟公子,璟公子,可怜奴家对你深情一片,却连你名字都不得知。”无限委屈,垂泪求怜,“还有那蔺芊墨,你可弄死她了吗?她可死了吗…”

说着,绵软的声音一变,侬腻的语腔陡然尖利起来,“她可一定要死,绝不得好死,那样奴家跟璟公子才能长相厮守,这样我才能做郡王妃…。郡王妃,郡王妃。这位置只能是我的,是我顾三妞的,哈哈哈…。”

“见过郡王妃!给三妞郡王妃请安,郡王妃万事如意。嗯,都起来吧!”自说自话,自我臆想中,顾三妞大笑开来。

孙麒面无表情,看着里面蓬头蓬面,自己生生把自己折腾的疯了的女人,眼底一片冷漠,如看一个死人!

人都有那攀权富贵,升官发财,一夜暴富,一生安逸的念想。有人当做目标在努力,有人却当做目标在算计。而,顾三妞明显是后者,失败了就要承受自己作下的苦果。

在顾三妞利用孙麟去算计蔺芊墨清白的时候,孙麒就已想好了上百个处死顾三妞的方法。

而过去一段日子之所以留着她,是想着,郡王爷或郡王妃或许会有什么别的指示,比如,先好好折磨她一番,让她生不如死的活着,再死掉什么的。可现在看来,人家是连折磨她的兴趣都没有。如此,也没有再留着她的必要了。

“李三!”

“老爷!”

“去,把她送到男监牢。”

闻言,李三眼帘微颤,送到男监牢那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事后把这个给她吃了!”

李三接过药包,垂首,“是!”

“记得派人去顾家说一声,任何关于郡王,郡王妃的事都给我少提,对他们没好处!”任何事自然包括了郡王妃差点被孙麒算计一事。

李三心里明了,点头称是。

孙麟看了一眼还在那里咒着郡王妃死,念叨郡王爷情郎的顾三妞,眼里溢出嗤笑,转身离开。

顾家得到顾三妞突然暴毙身亡的消息,心里都不好过。虽然知道她最后不会落下什么好结果,可就这样死了…。

“娘,明天我去衙门把三妞的尸身带回来,不管如何也得给她安个坟,不能让她做了孤魂野鬼。”顾大宝红着眼睛道。

王翠英抹泪,点头,“带回来也不用操办什么,就直接下葬就好。”

顾大宝,顾二妞,二宝几人听着都有些心酸,生前没做什么光彩的事,死后也光彩不起来。人呐…恶事真是不能做呀!

*

凤璟,蔺芊墨等已启程回京,却一点儿不急着赶路,走走停停,完全一副游山玩水的架势!

自在的时候可是不多了,这一路自然要好好把握!为了方便,蔺芊墨干脆扮成了男儿,凤璟也随着蔺芊墨折腾,那份风度,那份包容…

蔺毅谨:…好妹夫!

阴嗜:…。惧内的!

蔺芊墨:…好人呀!

凤英,凤和:…不表态,只接受!主子怎么都好。

夸奖,吐槽,淡定接受,几人这份感知,在听到凤璟对蔺芊墨装扮的形容时,什么风度,什么包容,都成了屁,原来凤璟是个思想灰暗见不得人的。

那一日,情况如下…

一身白衣,乌发束起,手执玉扇,蔺芊墨装扮好自己。站在凤璟面前,摇着扇子,对着他撩眉一笑,颇为自得,风度翩翩道,“璟公子觉得我这形象如何?”

凤璟,蔺毅谨,阴嗜,再加上自己,蔺芊墨觉得这画风,妥妥的四大才子呀!

凤璟上下看了一眼,不疾不徐,风轻云淡道,“去换了!”

蔺芊墨觉得这造型很好,不服气凤璟那一口否决,“为什么要换?”

“像个受!”

像个受!三个字一出!

蔺芊墨面皮抖动,抽搐。

门外听墙角的几个人…

阴嗜狂笑不止!爱上了凤郡王的犀利!

蔺毅谨瞬时低头,肩膀耸动不停。虽然很想为妹妹出头,可这个时候他实在开不了口。

凤和,凤英即刻垂首,表示,他么真的什么都没听到,可就是管不住上扬的嘴角。

听到外面的声音,看着蔺芊墨眼里马上就要沸腾的怒火,凤璟拉起她的手走到内间,隔绝外面那些闹心,碍眼人。进屋,门一关,凤某人反手把蔺芊墨拉倒怀里,明骚一句,“就是受,也是我一个人的受!”

说完,不等蔺芊墨瞪眼,还嘴,低头在她唇上狠狠亲了一下,哑着嗓子道,“风情太盛,勾人精魂,去换了!别乱招人!”

蔺芊墨:…。看着眼前时刻发情,随时准备脱衣,玩儿奔放的凤某人。开始怀念过去那个虽恼人,却寡淡的男人了!

男人一旦腐起来,那速度,超越光速!

京城*九皇府

赫连逸看着手里的信函,沉暗的眼眸划过一抹柔光,她要回来了吗?不打打搅,守着就好!虽然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但…总算还有一个人可以牵挂!这样也挺好,挺好…

国公府

凤老夫人拿着信函,脸上喜色难掩,“总算是要回来了,总算是要回来了…”说着,看向齐嬷嬷道,“你带上人,这几天把郡王爷的院子好好的再打扫一遍,精细着点儿,不要留了潮气!”

齐嬷嬷笑着应下,“老夫人放心,老奴这就去安排人。”

“好,去吧!”

看着凤老夫人那欢喜的样子,国公爷哼了一声,一副看不惯态,“他是闲散了半年,又不是去行军打仗,没吃苦,没功劳的,也值得你这么劳师动众,牵肠挂肚的!”

凤老夫人听了,撇了国公爷一眼,人家都说老小孩,老小孩,这话果然一点儿也不假。明明自己也惦记的不得了,现在人回来了,他又开始拿乔了。

凤璟不在的这半年,国公爷就跟那被点着的炮仗一样,对着凤家的那些个子孙,那是看到谁就训谁一顿,逮到谁就骂谁一通,没一个他看顺眼的,没一个能让他满意的。

并且,每次骂人,训人的时候,都不忘捎带上风璟。当然了,捎上凤璟也不是夸他,而是把风璟当做标本一样,比对着,从头到脚的大骂。

开的的时候,搞得凤家的人都胆战心惊的,差点得出;在凤家千万要做跟风璟相反的人,否则一定会被国公爷嫌弃死。

可国公爷的骂声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凤家的人也都明白过来了。国公爷哪里是嫌弃凤璟,那分明就是惦念的厉害,才会不断的提起。

明白过来,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不过却也疑惑,以前凤璟在京城待的时间也是有限,怎么从来没见国公爷这么焦灼过。这次怎么…他们搞不懂原因是什么?

原因吗?国公爷自己清楚,凤老夫人也多少猜到了。国公爷现在年纪越发大了,他怕了,怕凤璟这次还恢复不了,怕自己等不到凤璟恢复的那天…

对于国公爷的心口不一,凤老夫人已经习惯了,也不去捅破,只是笑着道,“这次墨丫头也跟着一起回来,想来以后应该不会再想着离开了。”

国公爷听了,哼了一声道,“若是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他还能做什么?”

跟国公爷聊天,凤老夫人准备自说自话到底,“唉,也不知道璟儿的身体到底如何了?凤和,凤英这次连信儿也不透露,真让人着急。”

国公爷听了没说话!就他来看,蔺芊墨跟着回来,要么就是凤璟的身体还未好,因需继续治疗她才跟着回来的。

要么就是凤璟身体已好,所以,她才接受了凤璟的那片心意,愿意跟着他回来。

不是国公爷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觉得,一个女人明知道男人不行,还心甘情愿的跟着他,一辈子守活寡,那太难!

而对于这两种结果,虽然国公爷十分期待是后者。然,不欺骗自己的讲,凤璟还未好的可能性却更大些。毕竟,若是好了,凤和,凤英早就禀报了。现在这样瞒着…。国公爷心口发沉,是不想他失望吗?

看着沉寂下来的国公爷,还有那眉宇间越发厚重的沉重,凤老夫人嘴巴动了动,劝慰的话在舌尖上打了转,最后又咽了下去。凤璟的身体,于国公爷来说是一个心病,任何人,任何安慰都无用。

无声叹了口气,适时候转移话题,“凤和信上说,这次他们不打算再走水路了,这就是要绕路回京了。这样一来,是不是要路过陵城?”说着,看着国公爷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

陵城——凤璟的外祖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