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肖家/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璟的外祖家——肖家!

其外祖父肖荥,虽武功不行,但脑子却是极好,堪称足智多谋,狡诈百变。曾也是国公爷麾下一员智将任军师一职,深得国公爷的看重和信赖。

也因此,当初在众多高门女儿家中,国公爷选中了肖氏做凤腾妻的原因。(为了下一代儿孙的脑子)。

而肖荥在与国公爷结为亲家的那一天,在战事告捷的那一天,便婉拒了皇上封赏,毫不犹豫请命卸去了军师一职,并隐退京城去了自己的故乡陵城。

皇上对此很满意,但凡跟国公爷结亲的,或牵扯深的人,太有实力的他都不喜欢。对于肖荥的识相心中满意,但面上却不想冷了为他打江山的将士,既无视肖荥的婉拒,封了个爵位给他。

爵位也就是名头好听而已。完全无一丝实权。

对于皇上这种做给他人看的手段,肖荥心知肚明。面上却是痛哭流涕,感恩着接受了。

其实,肖荥选择隐退,跟淡漠完全权势无关。他只是懂得兔死狗蒸的道理,懂得一个人若是贪的太多,最终或许就会失去所有。所以,他选择了以退为进。

同时,他也明白,皇上不喜欢国公爷身边围绕太多精干,又手握实权的人。所以,他在皇上寻找理由贬罚,除去他之前,先卸去了自身的威胁。

不过,他也知道,就算他隐退了,可只要有国公爷在,肖家的荣耀就不会少。

乱世出,安世隐,这是跟着武将最好的出路。

乱世他愿为枭雄,安世他愿闲散过日。

睿智的下属,深谋远虑的亲家,国公爷对于肖荥很满意。只可惜…

想到肖荥国公爷眼中溢出惋惜,感慨,“那老小子大概就是脑子用的太厉害了,耗费心力太多,才会落的个短寿,早早的就这么去了!”

凤老夫人也为肖荥感到可惜。更重要是,两年前肖家随着肖荥的过世,没了那份压制,子孙也渐渐浮躁起来。

想着,凤老夫人眉头皱的更紧了,若肖老夫郑氏是个懂得随机应变,有头脑,有手腕,能压住事儿的还好,偏偏那郑氏…。凤璟的母亲就是随了她的性子!

耳根子软,又无主心骨,看着听话,很多时候又很固执,敏感。秉性不坏,心底也不赖,但办事儿的时候却总是办不到正道上。分辨不出其中是非严重性。

想到郑氏的性子,想到凤璟母亲最近总是有意无意的提到娘家,凤老夫人就觉得头痛,“都说夫妻之间都是互补型的。我看亲家家夫妻两个,那心眼恐怕都被肖荥一个人长全了。”所以,郑氏才那么没脑子。

皇上年事已高,皇子们逐渐年长,在这越发敏感动荡的时候,肖家竟然想着来京城!并鼓动肖氏来游说。

就凤老夫人来看,若是想通过参与皇子夺位之争,来谋求那泼天的权势富贵,那跟寻死没多大差别。

“那是凤璟的外祖家,看在肖荥的面上,我也不能一刀子就砍掉他们。”国公爷没太多情绪道,“只要不是太过分,我也愿意护着他们一分,若是太不识相,我只会看着办,你不用操心。我还就不相信了,肖荥那么的好笋,就没生出一颗能看的苗来。”

凤老夫人叹了口气,抑制不住有些担忧!

国公爷倒是无所谓,“不必烦恼,谁家还没有两门闹心的亲戚。”说着,灌了两口茶水,砸吧砸吧嘴道,“只希望他们长点眼色别惹到凤璟那小子,不然…”哼哼一笑,“除了他外公,对于肖家其他人,他可不会在意!”

凤老夫人闻言,“这种事儿还是不要让凤璟伸手的好,肖家再怎么样也是他的外家,他动了谁,都会让他背负上不少流言蛮语!”

国公爷听了莫测一笑,“我倒是觉得挺好。身为凤家的当家人,若是太过完美反而不是什么好事。随性一些,任性一些,多些短处,留些不轻不重的把柄,不是挺好吗?”

国公爷溢出一抹嘲弄,当初若不是凤璟的身体受损,这郡王头衔,包括手中权力,恐怕均不会那么早,那么顺利的就封赐下来。

凤老夫人听言,眼底划过什么,叹息,不再多说什么。

*

看着一身灰衫打扮的蔺芊墨,阴嗜扫了一眼凤璟,带着恶趣,嘲笑,“好好的一个玉少年,偏偏被打扮成了灰老鼠。凤爷你这心眼是不是也太小了些?”

凤璟继续用饭,对阴嗜的话充耳不闻,更没搭理他的意思。

阴嗜转头看向蔺芊墨,“你不是最能吗?怎么这么轻易就被拿捏住了?连穿衣服自己都做不得主了!”

蔺芊墨听力,掀起眼脸看了阴嗜一眼,不咸不淡道,“装扮的那么精致,招人做什么?盼着被捉去小怜馆么?”

一阵见血,阴嗜瞬时黑了脸儿,咬牙切齿,“说这话之前,先看看你相公那张脸…”

“天生丽质,丽质天生,你羡慕呀!”

“羡慕个屁!等着吧,早晚成小怜馆的一份子!”

“进去一次就是不一样呀,看来你对小怜馆的审美很了解呀!”

“蔺芊墨…”阴嗜摔筷子而起,横眉竖目。

蔺芊墨懒懒看了他一眼,轻哼,“干嘛!咬我呀?”

“你这女人,揭人伤疤你有瘾是不是?”

“一戳你伤心事你就跳脚。以己度人,看着我身灰衣服,就应该看的出我的郁闷,没事儿总是戳我伤心处干什么?”蔺芊墨夹一口青菜到嘴巴里,狠狠嚼着,看着阴嗜,“这都是你自己不吐好气换的,该…”

阴嗜噎,抿嘴,死不认错,狠狠瞪着蔺芊墨表达心中不满。

看着阴嗜跟蔺芊墨你来我往,斗的不亦乐乎的样子,凤璟开始觉得有些碍眼了。特别阴嗜目不转睛瞪着蔺芊墨的样子,那是理直气壮,理由充分的盯着人看。

在凤璟抬眸看向阴嗜的那一瞬,蔺毅谨敏感察觉到气氛开始不对劲儿,虽然不知这感觉从何而来,不过…

蔺毅谨伸手拉住阴嗜,正色开口,“阴嗜,这都到陵城了,离京城也不远了,你那里要忙的事儿还有很多,就不用特意再送我们了。我看,吃了饭你就赶紧回去吧!等京城的事结束了,我就回潍城找你。”

“怎么?你也觉得我碍眼了?”这话充满怨气。好像被谁伤了心了。

蔺毅谨摆手,“怎么会?我是担心你不在,阴家那些老头们又搞什么花样来?”

阴嗜面无表情,冷哼,声音透着一股阴冷之气,“阴家那些贪心的老货,就是我在,也挡不住他们耍花样。哼,等着吧,要是惹恼我,我把整个阴家都给它端了,他们不是稀罕大房那些东西吗?都给他们陪葬下去…”

“阴嗜,不可冲动!就是要毁了他们,也不能把自己搭进去。已经忍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

阴家金玉起家,钱庄,典当行,阴家主营。

阴嗜可谓典型的富三代,含着金钥匙出生。托生的好,生活却并不平顺。波折随着母亲离世,继母入门,阴嗜十岁开始波澜就不曾断过。

随着他的年龄越大,越被人难容,且手段越发残忍,血腥。

失母,父忙有心无力护。娇妹烈子,终究抵不过一众恶狼的算计,在阴嗜和同胞妹妹去给母上坟之日,遭遇截杀!

其妹身亡当场,阴嗜身负重伤,堪堪躲过一劫,却辗转被人卖入了小怜馆,几欲遭人羞辱。纵然心中愤恨滔天,却无法挣脱当时不堪之境。就在阴嗜欲跟人拼个你死我亡,也不愿遭受那等耻辱之日,蔺芊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如此,阴嗜才有了以后。

他既不死,那么,别人就必须死!他要那些曾谋害过他的人,害死了他妹妹的人,必不得善终!他要用他们的血为他妹妹添坟…

看着阴嗜眼底涌现的戾气,蔺毅谨叹了口气,那种感觉他能体会,也能理解,“阴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好起来又如何?珍儿她也无法复活。”阴嗜说着,看着蔺芊墨,眼底满是复杂。每次看到蔺芊墨,他都不由想到珍儿。不是因为她们相像,只是因为她和珍儿一样都曾经历经苦难。看到她,会心疼,却不敢显露!

这种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生出的,当他发现时已经存在。所以,当初在高崖之上,他才会宁愿随着她一起拼死一战,也不愿意独自离开。

他不知道这单纯只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其他…。阴嗜也不愿意探究,或者说不敢探究,因为就是探究清楚了,明白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他只要确定一点儿就好,那就是蔺芊墨于他而言是不同的。从她在小怜馆将他救出的那天起,她就已是不同的存在。

看着阴嗜闪烁隐晦的眼眸,凤璟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蔺芊墨看着阴嗜那变幻不定的神情,觉得关于小怜馆她还是不要再提了,被仇恨折磨着的孩子,心理走向很危险呀!

“咳咳,那个…。”

蔺毅谨开口,话未出,就被人打断了,“璟儿!”

听到声音,凤璟眼中颜色散去,余留一片寡淡,转眸,看着满面笑容走进来的几个人,神色淡淡。

凤和,凤英上前一步,微微颔首,“肖大爷,肖二爷,大公子,三公子,六姑娘!”

听了两人对一众人的称呼,蔺芊墨眼神微闪,身份明了。

“凤和,凤英,许久不见了。”肖家大爷,肖远笑着问,“国公爷他老人家可还好吗?”

“是!”简单回应,即退下,站在一侧。

“早几日你母亲来信就说你快回来了,我和你大舅舅几人生怕错过,日日过来等,没想到今儿可才把你等来。”肖家二爷,肖磊看着凤璟,满脸慈爱,笑眯眯道,“不过,好在没错过,不然,你外祖母定会说我和你大舅舅办事不利,连迎个人都做不好,哈哈哈…”

“璟弟,这一路可还顺利?”肖远嫡出长子肖铭,看着凤璟亲近道。

“嗯!”

“那就好!”肖磊嫡出长子,肖飞略显拘谨道。

“璟哥哥,怎么没看到表嫂呀?姑母不是说你跟表嫂一起回来的吗?”肖远最小嫡女,肖家排行老六的肖珂儿。看着凤璟,带着期待,带着好奇,问着,眼睛打量着阴嗜,蔺毅谨等人。

肖家几人听到肖珂儿的话,均是看向凤璟,“璟儿,外甥媳妇跟着你一起回来了吧!”

凤璟点头,不待他们再问,即淡淡道,“稍等片刻。”说完,抬脚往楼上走去。

蔺芊墨,蔺毅谨几人跟随在后都去了楼上。

对于凤璟的脾性,肖远,肖磊,包括肖铭,肖飞都了解,也习惯了他这种冷淡,所以完全不以为意。倒是跟凤璟接触甚少,才十五岁的肖珂儿,惴惴不安看着肖远道,“爹爹,可是我说错什么话了吗?璟表哥他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你璟表哥就这样的性子。”

“真的吗?”

“嗯…”

楼下的对话似有似无的传入耳中,蔺芊墨不由笑了笑,小表妹,情表哥什么的,古代了不得存在,大多的真爱都在其中呀!

看到蔺芊墨嘴角上扬的弧度,凤璟移开视线,看向凤和,“收拾一下。”

“是!”

“夫人,属下给你梳妆!”

蔺芊墨还未开口,凤璟淡淡道,“听唤!”说完,拉着蔺芊墨走进屋内。

“刚才笑什么?”凤璟随意问,伸手拿掉蔺芊墨头上丑丑的灰帽子,满头青丝滑落,如瀑布一样散开,一种景致,一种风情,凤璟喜欢。

“就是小表妹呀,璟哥哥!”蔺芊墨拿捏着嗓子,娇滴滴,笑嘻嘻道。

凤璟把玩着蔺芊墨的头发,感受发丝在手心的滑顺,轻痒之感,听到蔺芊墨的话,微微扬眉,嘴角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你这样子,我很喜欢!”

蔺芊墨心头微动,眨眼,故作不懂。

“盯住每个靠近我的女人,若是发现谁窥觑我,记得告诉我,我会离她们远点儿。”

“这种事儿还用我告诉你?你自己就感觉不到吗?”

“我没闲工夫去看她们,更没闲心去探究她们的心思!你一个人已够我操心的了。”

蔺芊墨听了,张口在凤璟胸口咬了一口,“小黄本上那些有的没的给我少学。油腔滑调,甜言蜜语都会活学活用了,再以后岂不是要学着勾搭人了…”

“一直都在勾搭你!”

“这话说的真流氓!”

凤璟低低一笑,腻歪一句,“我喜欢你紧张我的样子…”

“自作多情!”

“好好拘着自己的男人,别给其他人机会,知道吗?”

蔺芊墨听言,哼了一声,手指点着凤璟的胸口,“有些事儿是我拘着,看着就有用的吗?那一天璟哥哥自己想给人家机会了,恐怕我拦都拦不住。”

“这种带着醋意酸意的话,听着甚至顺耳,舒心!”凤璟奖励般的,在蔺芊墨唇上狠狠亲了一下,表示自己的满意,愉悦。

“厚脸皮,不要脸…”蔺芊墨说着,自己笑开。

看着蔺芊墨的笑脸,凤璟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那光滑,柔嫩的触感,让人爱不释手,“肖家…我并不在意的存在。只是他们身上流着我外祖父的血,算是牵着一份亲戚情分,至于其他,端看他们自己的本分。他们若安分,你就客气一分。她们若是失了分寸,你无须隐忍,委屈自己。端看身份,不论尊卑!”

凤璟的话很简单,肖家当她是外甥媳妇,她就当肖家是亲戚,若不然…就只看身份了。蔺芊墨这郡王妃的头衔,足以压倒肖家所有人。

明白凤璟话里的意思,更明白他这份用意,蔺芊墨柔柔一笑,踮起脚尖,在凤璟唇上亲了一下,“相公这番话说的极动听!”

“跟着我,多了一份束缚,不能再多一分委屈。我喜欢看你嚣张的样子。”

蔺芊墨听着,这个心跳…“相公适可而止吧,我有些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男人的好听话,真能令人晕头转向呀!

*

楼下,肖家几个人两壶水都喝完了,还未见凤璟下来。就算对凤璟有所求,可这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痛快。特别是肖远,肖磊这两个自诩长辈的人。

“璟儿这么久还不下来,看来需要准备的东西应该不少。”肖远看向肖铭,肖飞道,“你们两个上去看看,也去帮帮忙。”

“好!”

两人刚起身,肖珂儿眼睛一亮,欢喜开口,“璟哥哥他们来了。”

“让舅父久候了。”

“没有,没有,呵呵呵…”肖远脸上一点儿不耐之色都没有,笑呵呵道,“是我想的不周全,刚才应该随着你们一块上去帮帮忙的。”

凤璟没说话。

肖磊看着站在凤璟身边的女子,微笑开口,“这位就是外甥媳妇吧?”

当初凤璟成亲的时候,他们也都是去了的,只是那个时候蔺芊墨身体不好,他们也不方便近身相看,也不过是远远观望了一眼。所以,对于蔺芊墨的长相,他们还真是模糊的很。

“墨儿,这是为夫的两位舅父,表哥,还有六表妹。”凤璟牵着蔺芊墨的手,为她逐一介绍。

蔺芊墨一一个见礼。

几个人笑着应下,眼睛却是不由看着凤璟紧握着蔺芊墨的那只大手!一种显而易见的在意。几人看的清楚,脸上不显,心中各有思量。

而后,凤璟又为他们引荐了蔺毅谨,阴嗜。自然又少不了一番寒暄。

看着均是满脸笑容,相互客套的几个人,气氛倒是不错。

“表嫂,你长的真好看。”肖家唯一在场的女性,肖珂儿自然而然的担起跟蔺芊墨套近乎的重任。张口一句真好看,这样的万能的夸赞,相信没有一个女子不喜欢。

蔺芊墨微笑,“表妹真会说话!”

看着蔺芊墨的笑脸,肖珂儿好像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伸手挽住蔺芊墨的胳膊,就撒起娇来,“人家说的可是实话,表嫂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子都好看。”

原来六表妹说话,喜欢使用夸张语法!

“好了,时辰不早了,你外祖母肯定等急了,璟儿这几天赶路也累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是,是,有什么话咱们回到家里再说…”

“嗯…”

“你这死丫头,给我站住,站住…”

还未走出客店,不远处怒吼声传来,引人侧目,不由转头看去。

只见一个中年汉子手里拿着擀面杖,追着前面一个蓬头蓬面,浑身脏乱的丫头,跑着,叫着。

“死丫头给老子站住,你听到没…。”

被追的丫头却是头也不回,盲目往前跑着,两只脏兮兮的小手,抓着一个包子狠命的往嘴巴里塞着,跟饿死鬼投胎一样。

“你这丫头,终于抓到你了。”中年汉子抓到人,看着一脸惊惧,却还不忘往嘴巴里塞包子的丫头,瞪着眼睛,怒吼,“这个时候你敢给我吃,给我吐出来,吐出来…”

中年汉子说着,手里的擀面杖就落在了那如小乞丐似的丫头身上。

小丫头被打,疼的面部有些扭曲,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泪水划过脸颊,脏兮兮的被冲刷出一道道的白痕,看起来越发狼狈不堪。然,纵然如此,她仍然不忘嚼着口中的吃食,用力吞咽。

“你这混账玩意儿…。”中年汉子看着,感觉被挑衅了,脸上怒气更炙,手里的擀面杖挥的更快。

这一幕落在周边人的眼中,大家神色各异,有的摇头,有的叹气,有的面露怜惜,有的不以为然,众人表情不一…

肖珂儿一副被吓到的样子,紧紧拉着蔺芊墨的胳膊,不敢看,不忍看,眼里满是怜悯之色,“嫂嫂,那人好可怕,那女孩好可怜…”

蔺芊墨垂下眼帘,未说话。

蔺芊墨的反应,让肖珂儿眼底划过一抹意外,继续道,“嫂嫂,你也觉得那女孩很可怜是不是?我们去帮帮她吧!”肖珂儿想看到蔺芊墨一个明确的态度。试探试探她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蔺芊墨听了,抬眸,看了肖珂儿一眼,无意义的扯了扯嘴角,然后看向凤璟,继续沉默。

意思很明显,她是个以夫为天的女子。

肖珂儿可不敢去问凤璟,不过,身为女子看到这样的场景,就算是畏惧丈夫不敢轻易开口,最起码也要露出点儿怜惜之色吧!可她…。她就不怕人家觉得她太懦弱,又太冷情吗?

想着,眼睛不由看向凤璟。蔺芊墨如此,凤表哥是什么感觉呢?看着凤璟依旧寡淡,看不出丝毫情绪的表情,肖珂儿失望了。

算了,蔺芊墨如何她暂时管不了。但她自己却不想被人当成是冷血无情的人。继转头看向肖远,满脸不忍道,“爹爹,那女孩好可怜呀!再被打下去,肯定会被打死的…”

肖铭听了,脸上带着无奈,还有纵容,取笑道,“这丫头从小就是个心软的,最看不得就是这类事儿。偏偏自己是女儿身,不然,恐怕早就去打抱不平了吧!”

这话,绝对不是说给肖家人听的。

肖珂儿俏脸一红,娇嗔道,“哥哥真是,这个时候还取笑人家!”说着,拉着肖铭的胳膊晃了晃道,“哥,你去帮帮那小姑娘吧!”

“你呀…”肖铭说着,眼睛却是看着自己爹。明显是等肖远表态。

肖远眉头皱了皱,那女孩可不可怜的,他还真没什么感觉,不过,在他地界上,还是在凤璟的眼前发生这样的事,却是肖远不想看看到的。他可不想让凤璟觉得他无能力,连个陵城都治理不好。

“过去看看!”

肖家几人跟上,凤璟站在门口,却是一点跟着去的意思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儿?”

看到肖远等人,那中年汉子脸色一变,“肖…肖大爷!”

“嗯!”肖远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厉声道,“你这当街打人成何体统?”

“肖大爷明察呀!不是小民要打她,实在是…”中年汉子,急声道,“实在是这死丫头不成样子,她没钱买包子,光明正大的给我讨要,看在她可怜的份上,小民也会给她一个,可她…一声不吭的,我掀开笼子,她一把手就抓了过去,看看她这双脏手,那么猛的一抓,那是生生毁了我一笼包子呀!”

肖远凝眉,看着被打趴在地上的丫头,沉声道,“是你偷了他包子?”

脏丫头使劲儿摇头。

“你这丫头,还敢不承认…”

肖珂儿在一边看着,不平道,“就算如此,你也不能打人呀!”

“是,是…”

“我没有偷他包子,那包子是他给我的,他想让我给他做妾,我不愿意,他就用这方法陷害我逼我就范。”脏丫头哑着嗓子道,“既然都是要死,我不想做个饿死鬼,所以,我明知道他不还好意,我还是接了那包子…”

脏丫头说完,肖珂儿眼睛都红了,“好可怜…”

听到肖珂儿的话,脏丫头眼泪瞬时掉了下来,对着肖珂儿伸出了手,可在快要碰触到她裙摆的时候,又堪堪停了下来,脸上满是自卑,哽咽,“临死得小姐一护,小民也算是值了。”

肖珂儿听了,眼底划过一抹自得。

“我问你,这丫头说的可都是真的?”

“不…。她在浑说…”中年男子极力否认,然,那闪烁的眼眸却泄露了事实。

几人看的分明,脸色也沉了下来。

不远处,阴嗜看着凤璟,眼里带着一丝讥讽道,“你这舅舅,表哥,表妹什么的,倒是都挺善良的。”

凤璟没说话。

那边肖铭把那中年汉子斥责了一番,肖珂儿满脸同情之色,带着那个脏兮兮的丫头走了过来。

“嫂嫂,这丫头实在可怜的紧,连个去处都没有,所以我想着把她带回府里给她安排个差事儿,这样也算是给她个安稳,不然,我还真是无法安心…”肖珂儿看着蔺芊墨,笑意盈盈道。

肖珂儿把自己的良善解说的很细致。

蔺芊墨微笑听着,不忘捧场夸赞一句,“表妹想的周到。”

说着,看向那浑身脏兮兮的丫头,当视线在落在她手上时,蔺芊墨眼睛微闪,看着她笑了笑,未说其他。

“哦,这是我的郡王妃嫂嫂,人特别好,你不用害怕。”肖珂儿体贴的,抚慰着那拘束不安的丫头。

蔺芊墨嘴角勾了勾,这话说的,好像这小丫头之所以这么不安,都是被她吓的一样。她做什么可怕的表情了吗?她很凶吗?

还有这郡王妃嫂嫂?这郡王妃三个字是不是点的太亮了点呀!就差说,你要是能巴上郡王妃,保管以后吃香的喝辣的,再也没人敢欺负你。虽然不想承认,不过,她确实被这小表妹推销了。

有种她做好人,自己来买单的感觉呀!

蔺毅谨眉头皱了皱。阴嗜眼底满是嘲弄。

凤璟看了肖珂儿一眼,既移开视线,“走吧!”

凤璟开口,其他人不再多说什么,一行人往肖家走去。

*

到了肖家,又是一番寒暄。

肖老夫人看着凤璟,又是抹泪,又是欢欣的,把见到凤璟的那份激动,表现出了一个极致,透彻。

凤璟却反应淡淡,偶尔点头,却极少开口。至于被感动的痛哭流涕,抱头痛哭什么的,那更是不可能会有了。

好在肖家大部分人都清楚凤璟的秉性,也没人觉得肖老夫人这种单方面激动的情形尴尬。

在凤璟聆听肖老夫人心声的空挡,蔺芊墨静静站在一边,看着身边的一众人。

肖夫人一共生了三子一女。

三个儿子均已娶妻生子,孙子有的都有了孩子,肖家四代同堂,家里的人可谓不少。

蔺芊墨刚才跟着认了一圈的人,真心没记住几个。

肖老夫人感觉哭的差不多了,眼睛都有些疼了才止住,对着凤璟骂了一句小没良心的,接着拉过蔺芊墨的手,就是一通的夸,身边的媳妇,孙女也都跟着附和。

那一箩筐的好听话袭来,还真是…甚是悦耳!就算是假的而已无所谓,只要她当成是真的就好。不过,她比较期待还是见面礼就是了,钱财之物更实在。

“老夫人,大姑娘来了!”

外面婆子一声报,屋内顿时一静,而肖家一众人竟然同时向着凤璟看去。

而后有人看向蔺芊墨,眼神那个复杂。

这异常,这诡异,这大姑娘的不同寻常,跟风璟的非同寻常瞬时扑面而来,信息量之大,简直是挡都挡不住,忍不住引人探究呀!

蔺芊墨转眸看向凤璟。

凤璟还是那张波澜不起的俊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