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肖映/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屋内气氛沉寂也不过瞬间,足以让人感到其中异样之后。肖老夫人看了一眼蔺芊墨,开口,“让大姑娘进来吧!”

“是!”婆子应。

不一会儿,一个人儿缓缓走进来,映现蔺芊墨眼帘,只见来人…。

一张标准的瓜子脸,一双迷人的桃花眼,一个眼神既是一种风情,挺俏的琼鼻,动人的红唇,无需张口,既带着一丝欲言还休的味道。五官精致,肤白无暇!

一袭淡紫色的垂地长裙,腰间用玉白色的腰带高高束起,更显体格修长,身姿妖娆,婀娜多姿。

一头乌发,也只是简单的梳了个坠马鬓,一根精巧的玉簪子为饰品,搭配同色的耳环,整个人显得清雅又素净,跟人很舒服的感觉。

风情,样貌,身材…。

蔺芊墨看着,啧啧…活脱脱的一个大美人,一朵即将绽放的美艳娇花呀!

“孙女给祖母,母亲,婶婶…。”肖家大姑娘微微屈膝,对着家里的一众长辈问安。

蔺芊墨听着,表情柔柔,真是连声音都好听呀!

“好孩子,快起来…”肖老夫人带着疼惜的伸手把肖大姑娘扶起,满脸慈爱,看着蔺芊墨道,“这是我的大孙女,单名一个映。”

说完,不待蔺芊墨问好,马上就对着肖映道,“这就是你璟表哥的娘子!”

肖盈听了,起身,走到蔺芊墨身边,俯身行礼,“映儿给表嫂请安!”

蔺芊墨伸手把人扶起,十分之温柔道,“映儿表妹请起。”

“谢表嫂!”肖映起身,抬头,撞入蔺芊墨那双墨黑的眼眸,带着盈盈笑意,满满柔色!意料之外的温善,让肖映表情有瞬间停滞,不知该作何反应。

而屋内的其他人,这个时候也不约而同的静默了下来,静静看着蔺芊墨,等待她的反应。

“映儿表妹长的真是漂亮!”蔺芊墨目不转睛的看着肖映,毫不掩饰眼中的惊艳,惊叹道。

一众人:…。蔺芊墨那发直的眼神,眼中的惊艳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她们就不相信,她们刚才做出的反应,她就没察觉到点儿什么。

肖映儿垂眸,“不过是蒲柳之姿,当不得表嫂一句夸奖!”

看着蔺芊墨晶亮,带着满满欣赏的眼神,凤璟嘴角无意识的扯了扯,意味不明!

“映儿表妹真谦虚。”蔺芊墨说着,拉起肖映儿的芊芊玉手,笑眯眯道,“真是肤若凝脂,香肌玉骨呀!”语毕,还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蔺芊墨这做派,让人猛然想到街头羞堪一幕!

流氓调戏小娘子!

这感知一冒头,不少人嘴角抽了抽!

她们想象过蔺芊墨众多反应,比如;探究,疑惑,好奇,猜疑等等,反正就是没想过蔺芊墨会是这种,这种类似…调戏的反应。

看着蔺芊墨满脸惊艳,爱不释手的样子,肖老夫人觉得眼睛都开始疼了,其他人亦是感到别扭。

肖映儿不由抽回手,略显不自在!

凤璟嘴角太阳穴处跳了跳,情绪不明。

肖老夫人看着蔺芊墨,感到费劲,对肖映儿招手,道,“你也许久未见你璟表哥了,来见个礼吧!”

“是!”肖映垂首,顺利脱离蔺芊墨那个怪圈儿,走到凤璟跟前,屈膝,“表哥!”

凤璟神色淡淡,“表妹无需多礼。起来吧!”

“是!”

这一问一答,看不出丝毫异样。蔺芊墨腹诽;就凤璟那张脸,他若是不想你看什么,那你就是把眼睛瞪瞎了也无用。

肖老夫人一时感慨道,“这丫头小的时候最是喜欢跟着璟儿,每次璟儿来,她都跟那小尾巴似的,黏璟儿黏的紧紧的。现在大了,见着璟儿反而越发拘谨了。”说着,眼睛似有似无的看向蔺芊墨。

凤璟和这肖姑娘关系很是亲厚!肖老夫人这话是要告诉谁呢?

蔺芊墨笑眯眯听着,表示,听不懂!

看着蔺芊墨那嘴角含笑,完全无任何波动的表情,肖远之妻,肖映之母,杨氏眼神闪了闪,笑着开口,“母亲,璟儿和映儿的情分那是从小就积攒起来的,是什么时候都生疏不了的。现在这样也不过是各自都大了,恪守礼数那也是必须的。”话中有话的安慰着肖老夫人那失落的心。

任何时候?意指哪怕凤璟成了亲有了妻子以后,他和映姑娘的情分也是不会断的!这话…。蔺芊墨笑眯了眼,表哥,表妹嘛,身上流着同色的血嘛,自然是怎么都断不了了,嗤!

凤璟若是对映姑娘有什么想法,就他那霸道的性子。他和映表妹早就成双成对了,哪里会有她什么事儿?所以,她们这番意有所,别有含义的话,还有不遗余力想引她探究,引她去追究的表演…。白费了!不,也没白费,她确实有些好奇了。

见蔺芊墨还是那副雷打不动的笑模样,肖家众女眷:…。深深怀疑,这女人不会是个傻的吧?

“大嫂,你这话说的可是没错。不过,当着外甥媳妇儿的面…可是会引起误会的。”肖磊之妻,冯氏十分含蓄提醒道。

误会?不就是想引她误会吗?

蔺芊墨露齿一笑,满满的纯善,无邪,懵懂,求教,“误会什么?”

冯氏:…。当然是误会映儿跟你相公有一腿呀?这话能说吗?不能,冯氏噎的不行。

众人表情略显尴尬,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应。只怀疑,蔺芊墨到底是真的不懂还是家的不懂!

见她们均是一副消化不良的模样,蔺芊墨面露思索,而后恍然,有些不好意思,连连道,“相公和映儿表妹关系亲厚那是好事儿!”说着,看向肖映儿眼神灼灼,“映儿表妹长的这么漂亮,连我都喜欢呢!”

凤璟压下想蹂躏某人的冲动,继续一派风轻云淡状。

站在蔺芊墨身后凤英,眼底沉色散去,垂眸,掩住眼中溢出淡淡笑意。

蔺芊墨的种种反应,让肖家的人越来越不适。男子中,脑子腐的够厉害的主儿,甚至邪恶的想。不会是因为凤璟不行,所以,使得这小娘子已经开始喜欢女人了吧!想着,抖…

肖老烦人看着蔺芊墨越发不得劲儿,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不少。

肖远轻咳一声,屋内怪异气氛被打破,既适时开口,“娘,你们陪着外甥媳妇儿,在这里说话吧!璟儿许久未来了,我带他去府中转转。”

肖老夫人听了,忙不失迭开口,“好,好,你们去吧!”

“璟儿,走吧!”

凤璟起身,走到蔺芊墨身边时,揉了揉她头发什么都没说抬脚走了出去。

看着凤璟的动作,那难掩的宠溺,屋内的女眷眼里难掩惊色。虽然肖氏来信中有提到凤璟对他的这位夫人,并不是无所谓。可…。当亲眼看到,凤璟这样冷淡的人做出如此亲昵的动作,还是惊讶不已呀!

肖映儿一直低着头,让人看不清神色。

凤璟离开,本来她们准备了很多话,想跟蔺芊墨好好的唠唠,不遗余力增加点不平稳因素什么的。可现在,被蔺芊墨这么一弄,她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蔺芊墨的反应完全超出她们的预料,看来,需要从长计议才稳妥呀!

对着一众笑的干干的肖家人,蔺芊墨笑的甜蜜蜜,拿出看钱财的热乎劲儿,可劲儿的盯着她们,试图用眼神幻化出几个大字——亲人呀,你们都是我的亲人呀!

“唔…。大媳妇!”

“母亲…”

“我头这会儿有些疼,想进去躺一会儿,你好好招待璟儿媳妇。”说完,不待其他人说什么,扶着跟前婆子的手,就往内间走去。

“娘,你好好歇着,这里你就不用担心了,媳妇都会办好的。”杨氏也就来得及说这一句话,肖老夫人的身影就已不见了。

蔺芊墨满脸担心道,“外祖母她老人家没什么事儿吧?要不要找大夫过来瞧瞧呀?”

冯氏腹诽:还不都是作出来的。

杨氏:都是被你吓出来的。

其他人:看来一时半会儿,祖母是见不得这外孙媳妇了。

心思各异,面上却是笑意不减,“你外祖母这是见到你和璟儿太高兴了,一时情绪激动才会这样,无碍,休息一下就好了。”

蔺芊墨听了放下心来,“只要没事儿就好。”说完,笑意浓浓道,“见到外祖母我也是很高兴呢!特别是几位表妹…”说着,眼睛滴溜溜在肖家几个女儿身上打转。

杨氏:忽然觉得她也有些头痛了。

“娘,表嫂第一次到我们家里来,我和姐姐带着她到处转转吧!”肖珂儿自告奋勇开口。

杨氏听了瞬时觉得身上一松,觉得这个时候与其忙着跟蔺芊墨拉亲近,倒不如先赶紧着再了解了解她这个人再说,如此,干脆的应下,“珂儿想的周到,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去吧!招待好你表嫂,逛逛就好,千万别累着了。”

“我知道了娘。”肖珂儿干脆应下,“姐姐走吧!”

肖映儿摇头,“你先陪表嫂过去吧!我去看看祖母,随后就过去。”

“那行!”肖珂儿说完,亲热的挽住蔺芊墨的手走了出去,边走边道,“表嫂,我带你去看看去花园看看,那里面可是有不少…。”

肖珂儿的声音逐渐远去,而花园两字却落入了某个人的耳中。

肖映儿对着杨氏道,“我去看看祖母。”

“你去吧!”

内间

肖老夫人按着额头,皱眉,脸上带着清晰的嫌弃之色,对着跟前的嬷嬷不愉道,“怡儿(凤璟母的闺名)到底是在想什么,这样的媳妇她也能拿来给璟儿做媳妇儿吗?她可真是不顶事儿,当初璟儿和映儿的事儿连一句话都说不上。现在又让璟儿娶了这么一个愚笨,不着调的媳妇儿,她可真是…”

嬷嬷轻轻为肖老夫人捶着腿,轻声道,“老夫人您也别责怪大小姐,郡王爷这是赐婚,大小姐纵然不愿意也阻止不了呀!”

闻言,肖老夫人眼里溢出怒色,嘴巴动了动,可最终不敢说国公爷一句,只能捏着软柿子,使劲儿抱怨,发泄心中不满,“若是她当初能拿住点儿事儿,映儿两年前就是郡王妃了,哪里还会有赐婚一说,哪里还会有那什么蔺芊墨什么事儿!”

肖老夫人越说,心里越是不快,“都是她这个做女儿的,做母亲的无能。不但帮衬不了娘家,连儿子的亲事都插不上一句话。娶到这么一个媳妇儿,她就等着丢人吧!唔。”

“老夫人你怎么了?”

“想到那蔺芊墨,我这头真是有些疼了。虽然早就查探过,知道她是个不怎么样的,可不靠谱,不着调这种程度,也实在是…。”肖老夫人憋了好一会儿,才憋出几个能表达心情的字眼,“真是家门不幸呀!”

老嬷嬷听了,赶紧劝慰道,“老夫人,要老奴来看,蔺芊墨这样的人做郡王妃也是挺好的。”

“什么意思?”

“脑子不灵光,人也笨笨的不着调。这样的郡王妃,大姑娘才更有发挥的余地呀!”

闻言,肖老夫人眼睛一亮,“你这么说也是…不过,璟儿对她好像挺看重的。”

“郡王爷就是再看重她,又有什么用呢?就郡王爷的身体情况,又不能给她儿女傍身,最后的福气,看的还不是看谁有能耐,谁能支起郡王爷的后院,拿住国公府的中馈吗?老夫人,比起她,大姑娘管家的才能可是强上太多了。”

肖老夫人听着,心里那股郁气疏散去不少。映儿那样貌,身姿比起蔺芊墨可是一点儿都不差。重要的是映儿可是比凤璟的娘有手段,有本事多了。

等到映儿入了凤家门,她就再也不用担心了。就算是国公爷不在了,她们肖家也可紧紧攀附住凤家,享一世荣华。

“大姑娘,您来了!”

“嗯!祖母呢?可歇下来吗?”

“映儿呀!进来吧!”

“是!”

肖映走进来,在老夫人身边坐下,关切道,“祖母哪里不适?孙女给你按按。”

“不用,不用,我挺好,刚才就是被那谁给气闷了一下。”

那个谁,指的是何人,几人心知肚明。

肖映儿没接话,表情舒缓下来,“祖母没事儿就好。”

肖老夫人听了,眼里满是怜惜,叹了口气,“好孩子,让你受委屈了!”

肖映儿摇头,眼里满是敬慕,感激色,“有祖母护着,孙女哪里会受什么委屈。”

这种被人敬慕的感觉很好,肖老夫人心里对肖映的怜惜,不由更甚了些,伸手拉住她的手,郑重道,“你放心,这次祖母一定会让你如愿的。”

“孙女又让祖母费心了…”肖映儿说着,眼底溢出苦涩,怅然一笑,“其实,只要祖母不嫌弃孙女,我觉得这样也挺好…”

“你这傻孩子说什么呢!”

“孙女不想因为自己,让璟表给对祖母生出什么不满来。”

“璟儿不会不满,我这也是为了他着想。”

“祖母…”

“你就别瞎想了,祖母都会办好的。”

肖映儿听了垂眸,没再说什么。

花园中

看着院子中,已吐出嫩芽的花花草草,蔺芊墨用心欣赏着那即将勃发绽放的美。

“这院子我祖父种了很多的奇花异草,可惜现在不是季节,不然,嫂嫂看了肯定会喜欢。我听我姐姐说,以前璟表哥对这些花也很是喜欢。”肖珂儿带着一丝遗憾,不经意说起曾经肖映儿和凤璟的过往。

蔺芊墨淡淡一笑,就是不接她那不经意提起的话茬。自己好奇,却更想看她们郁闷。所以,绕弯子的话她一个字也听不懂。

“外祖父肯定是爱花之人。”

肖珂儿笑了笑,只是笑的明显有些勉强,“是呀!表嫂若是夏天来,就能看到这花园的景致了。嫂嫂,我带你去那边看看。”

“好!”

继续走着,听着肖珂儿的介绍。直到…

看着不远处晃动的人影,听到其中对话,蔺芊墨不由缓缓笑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